“你認識。”

“我一個都不認識。”

“我去你媽的。”王敢拍了一巴掌。

“但是我有朋友是專門研究古文字的,我可以找他看看。”

王浩聽到這話,眼睛一亮,“你這個朋友可靠嗎?”

童南天挺了挺胸膛,“實不相瞞,相當的可靠,她可是我的好戰友。她要是不可靠,那就沒有可靠的人了。”

“誰啊。”

童南天有點靦腆的低着頭道。

“我女朋友。”

“操!死胖子,你啥時候找了個女朋友,老子咋不知道。”王敢罵罵咧咧道。

童南天有些靦腆,“也找了不久。就這幾個月找的。”

“什麼時候帶來,幫咱們看一看這個東西究竟是啥。”

王浩道。

童南天搖頭,“暫時叫不來。”

“爲啥?她有事嗎?多少錢,我出錢請她。”

“這不是錢的事情。”

“那是爲啥?”

童南天靦腆的低着頭,有些害羞道。

“我們還沒有約好見面呢。”

王浩和王敢兩個人反應了半天才反應過來。

“我去你媽的死胖子,你他媽網戀對象你說個der!”

王敢上去就是一腳。

童南天縮着脖子,“三哥,網戀也是愛情。”

“我愛你嗎個麻花兒情!”

王敢氣的又是一巴掌,打的童南天肥肉震顫。

王浩也是哭笑不得。

“算了,還是我自己找辦法吧。”

王浩收回目光。看向了秦淑儀。

秦淑儀本來還挺痛苦,但是聽到王浩幾個人的聊天之後一時間忘了痛苦。

王浩輕輕揉了揉秦淑儀的腦袋,一直以來,王浩已經把秦淑儀當成了妹妹看待。

今天的事情,王浩不可能放過秦文昊的。

既然秦文昊要玩,既然秦文昊不把王浩放在眼裏,也不把銀州市放在眼裏,那王浩就得讓秦文昊知道知道,在銀州市,王浩不點頭,他就沒有放肆的份兒。

“召集銀州市江湖上的人,就說有人跑到咱們銀州市來撒野來了。” 夜正沉。

濃墨夜色之下,整個銀州市籠罩在朦朧燈光之中。

路上行人來來往往。

因爲已經是深秋了,氣溫逐漸降下來了,所以路上的行人並沒有那麼多了。

但是能夠在路上時不時的看到幾輛車朝着同一個地方而去。

最終都匯聚到了一家夜總會。

王浩嘴上叼着煙。

王敢坐在旁邊,看着不斷往包廂裏面走進來的人。

秦舒怡眼睛大大的瞪着越來越多的人,雖然這些人他都沒有見過,但是進來之後報了名號之後,她基本上都聽說過。

都是江湖上有一號的人物。

秦舒怡第一次覺得王浩在江湖上的地位可是比她想象中的高了很多。

哪怕是一些成名已久的老人進來之後,見了王浩還是得恭恭敬敬的叫一聲二爺。

王浩一根菸已經到了盡頭。

看着今天來的一幫人,加起來有一百多號人。

爲首的正是羅麻子。

“各位,王某先感謝今天各位能給我這個面子。”

王浩站了起來。

“二爺這是說的什麼話,你就直說什麼事情吧。”羅麻子率先開口道。

其他人跟着附和。

“就一件事,山北省秦家的人把手伸進了咱們銀州市。”

"操!秦家!在山北省囂張就算了,還跑到了咱們銀州市撒野來了,給他一點臉了。"

說話的是一個大漢,臉上坑坑窪窪的,三十多歲,看起來風風火火的,一副看誰都想幹的表情。

羅麻子道,“二爺,究竟是怎麼回事?”

王浩道。“之前,他們就來過一次,但是上次被我們擋回去了,不知道你們 還記不記得那個吃胎兒的洪老怪?”

“記得,肯定記得,當初正魔兩道聯手誅殺他的時候我就在。三爺當時也在呢吧,我們親眼看到他死了,怎麼忽然提起來洪老怪了二爺?”

說話的還是剛纔的那個連傷坑坑窪窪的中年人。

中年人叫東郭驍,乃是銀州市形意拳的大家,脾氣暴,性子直,路見不平把刀就幹,當年和王浩不打不相識,後來關係就很好。

在銀州市也算得上是一號人物。

"他還沒死。"王浩道。

這句話讓原本還熱鬧的包廂裏面徹底安靜了下來。

"二爺,你開玩笑呢吧,我可是親眼看到的那個洪老怪死了的,屍體都被大卸八塊了,我當時還借了把刀上去捅了一刀來着,就是羅麻子給我借的刀,不信你可以問一問羅麻子。"

羅麻子也是點點頭。

“對啊二爺,我們在場的有不少人是當初參加圍剿的人,當時正魔兩道罕見的一起聯手殺的人,他不可能沒有死。”

羅麻子道。

“我之前就親眼看到過他,還和他交過手,不過現在已經是死了。”

王浩道。

“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二爺?”

東郭驍問道。

"我二哥沒有說錯,前段時間,我們將門的確是抓到了洪老怪。"王敢接着道。

“三爺,當初殺洪老怪的時候你也在場啊,怎麼可能沒有死嘛。”羅麻子拍手不解問道。

王敢嘴上叼着煙,"只有一種解釋,那就是當初死的那個不是洪老怪,是有人頂替他死了。"

“那這一次呢,是不是真的?可別又是假的。”東郭驍問道。

王浩點頭,“這一次是真的。”

“那就好,當初這個老東西差一點就突破了臻化境,真的就差那麼一點,當時那個場景我真的是畢生難忘。

那天我還感覺,有好幾道不知道從哪裏來的殺氣盯着洪老怪。

感覺江湖中的好多臻化境上一次也是出現了,就差出手了。

不得不說,臻化境是真的牛嗶,人還沒有露面,就能夠感受到他們在了,那種氣勢上的碾壓真的是太厲害了。”

東郭驍道。

其他的幾個參加過圍剿洪老怪的也是跟着一起點頭。

“二爺,你怎麼突然就提起來了這個洪老怪,這個和山北省秦家有什麼關係?”

羅麻子重新把話題帶了回來。

所有人看向了王浩。

王浩重新點了根菸。

“秦家之前再給洪老怪找女人。”

“操!”東郭驍一拍桌子。

"秦家這是想要和整個江湖中人對着幹嘛?"

王浩放下打火機,“秦家現在今天已經和我交過手了,現在估計在全城找我。”

“他媽的,在咱們自己的地盤上被一幫外來人追,還是追二爺,真他媽的找死。”

東郭驍第一個不爽了。

"他們人現在在哪裏,

我們這就去找。"

東郭驍站了起來。

王浩看了眼時間,掏出手機。

“所有人,兵分三路,地點我已經發給你們了,老三一路去我剛說的是這個到地方之後,碰到帶槍的基本上就是秦家的人沒跑了,碰到之後打就完事了,麻子帶一路去高速路口卡住,提防秦家回去。

最後一路,跟着我,去醫院找人。”

“二爺,那火車站和機場不用堵嗎?

“不用。他們有人身受重傷,坐飛機坐火車肯定要遭受盤查。”

王浩分發了任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