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這事你是不是給我一個說法?”老和尚說道。

“是要有個說法,但卻不是我給你,而是你給我!”羅煥天爭鋒相對。

徒兒,師傅今天就告訴你們一個道理,那就是很多時候說不通的時候,那就手底下見真章,誰的拳頭硬誰就是真理!老和尚說完身體消失不見,下一刻已經到了羅煥天的身邊。

凌風的眼睛都沒有捕捉到老和尚的軌跡。老和尚跟羅煥天的打鬥凌風也是看不到的,只能看到空中能量波動頻繁,但卻看不到二人的身影。

凌風想想也是,如果這樣的高人還像自己一樣,拳拳到肉的打法,那就太不像回事了。

“師兄,師傅能夠打敗那個黑傢伙嗎?”凌雲一臉擔心的問道。

“應該可以,我看到師傅非常的從容,應該不會有事的,放心吧!凌雲!以後師兄不在你們身邊,你一定要好好的照顧師傅。”凌風看着空中說道。

“放心吧,師兄!師傅說過,我的天資有限,所以讓我快樂生活就好,所以我會一直陪着師傅的。”凌雲懂事的說道。

突然凌風感覺到,空中出現了第三股力量,緊接着第四股,第五股,這是怎麼回事?

“地獄修羅?今天就讓你入地獄。”羅煥天的聲音傳來。

“哼,你居然早就有埋伏?今天這是一個局。這麼多年了,你還是沒有長進,師傅當年說的對,對你我不應該仁慈。”老和尚說道。

“師傅?那個老不死的!當年就看不起我,說我天資有限,哈哈哈!他可曾想到有一天我會成爲東莽城之主,而他最看重的你卻破衣爛衫,獨守着那座破廟。”

“唉!師弟這麼多年,你還是沒有悟透,當年你的天資絕對在我之上,師傅是恨鐵不成鋼,你太看重外物跟享受,他才說你天資有限,你可知他圓寂之前,最最掛念的卻是你,他說你最有可能走到那一步,只可惜你被豬油蒙了眼。”老和尚有些落寞的聲音傳來。

“哈哈哈!如今我功成名就,呼風喚雨,要什麼有什麼,這就是我的道。不然我苦修多年,爲的是什麼,爲的難道是破衣破廟,一盞孤燈終老嗎?”

凌風突然有種錯覺彷彿在那裏的是自己一般,很多時候他也會想,也會在捫心自問自己的道是什麼?他甚至想過進入至尊學院是不是就是自己最好的出路,現在看來不僅是自己最好的出路,或許能夠讓自己真正弄懂好多事情,在很多時候你只有跳出自己看自己,纔會真正的看懂自己,真正的理解自己的道。

這一刻凌風心中清明,身體跨過了化神境界那道坎。

“孺子可教也,爲師甚慰!”老和尚的聲音再次在凌風的心底響起。

“既如此,我就成全你們!師弟我不忍殺你,你還是好自爲之吧!讓你們知道爲何都叫我地獄修羅!”老和尚的聲音就跟從地獄中傳來,透着一股寒意。

凌風卻感覺到十分的熟悉的氣息,難道師傅也是來自於地獄。

“怎麼可能?你怎麼已經跨過了那道坎?”羅煥天驚恐的聲音傳了出來。

隨即天空中那些能量波動散去,老和尚的身影顯現出來。“師傅!那個大老黑呢?”凌雲率先跑了過去,問道。

“被師傅打跑了,咱們走!”老和尚笑眯眯的說道。

“師傅?”凌風欲言又止,老和尚朝着他擺了擺手。

論天資,你絕對不是最好的,可以說你連凌雲都不如,可是你卻有別人都沒有的道心,修仙與其說修的是仙,倒不如說修的是心。很多時候人們都去注重天資聰穎,但卻忽略了一個人的心,心性不行修仙就是禍害,所以你要切記。

老和尚的聲音再次在凌風的心頭響起,凌風沒有說話,看着老和尚領着一臉笑意的凌雲在前面走着。凌風突然心裏有種想要跟凌雲換一下的衝動。

緊走幾步,凌風也拽着老和尚的另外一隻胳膊,老和尚微微的笑了一下,臉上浮現出滿足的神色。

你是應劫之人,這是天註定,爲師能做的就是替你消除一個對手。老和尚說着朝着一臉天真的凌雲努了努嘴。

凌風驚的長大了嘴巴!難道凌雲也是應劫之人?老和尚點了點頭!

凌風臉上帶着很大的疑問。但是老和尚沒有回答,只是對着凌風輕輕的一笑,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爲師不知道做的對還是錯?這是爲師最任性的一次決定。

突然凌風聽到喧鬧的聲音,擡頭一看,前面密密麻麻的站滿了人,各色各樣的服侍,讓凌風目不暇接,凌雲一臉的興奮。

這裏的確有熟人,凌風看到了龍敖雲等人。就在凌風繼續尋找熟識之人的時候,突然整個蒼穹發出震顫之音。

凌風就看到蒼穹彷彿被人用劍劈開一樣,出現了一個巨大的裂縫,從裂縫中出來了一座類似山峯的物體。

這座山通體被白色的靈氣繚繞,在隱約間有三個大字浮現,這三個大字,凌風想要仔細看清楚,但是卻感覺到有股凜冽的鋒芒之意,這三個字應該是被人用劍刻畫之上的,上面帶着濃濃的劍意。

只是看上一眼都能讓人心神失守,凌風左右看了看,發覺有好多人口鼻出血軟倒在地上,人事不省。好強的劍意,這三個字寫的就是“至尊峯!”

這樣一座看不到邊際的山峯居然是至尊學院,那應該怎麼上去呢?就在凌風疑惑的時候,突然一條寬闊的石板路出現在衆人面前。

“所有被至尊學院選中的弟子,可以登上至尊路,其餘人等請回吧!”一個如同蒼穹之音傳來,衆人心頭一震,恢復了清明。

凌風看了一眼老和尚,眼中淚水落下,一旁的凌雲已經泣不成聲。凌風擡頭看着老和尚。

我懂你的意思,對於凌雲我已經做了安排,你不必擔心,去吧!記住修仙先修心。

凌風點了點頭,邁步走上了石板路。 隨後想要揮手跟老和尚告別,可是凌風回頭時,卻發現後面空空如也,哪裏還有老和尚等人的身影。

在他身後是越來越小的城鎮,這座山峯或者說學院正在升空,凌風如果不是看着底下的景色,真的感覺不出來這座山在動。

在他的身邊站滿了各色各樣的人,雖然有認識的,也有不認識的,但是凌風知道,這些人都是天之驕子,也都是來至尊學院報道的。

難道要進至尊學院還必須走完面前這一條石板路。一衆人等也都不明所以,面面相覷。

隨後,有人率先向前走去,凌風沒有動,而是停了一會兒,這纔跟隨着大部分的人一起走着。

這些石板路好像沒有盡頭一樣,凌風走了一個多時辰後,發現了問題所在,看起來每一步是邁出去了,但實際上卻並沒有動彈,還是在原地,也就是說一直在原地踏步。

也並不是只有凌風看出來了,身邊還有好多人也發現了問題的所在,都停下腳步,有的甚至蹲下身子敲打着石板,在研究。

“這位兄臺,可看出什麼問題了?”突然一個聲音響了起來。凌風一看是一個白白的小胖子,臉上掛着笑,一臉真誠的問道。

“並未發現,您有何發現?”凌風回到。

“在下落文元,敢問兄臺高姓大名?”

“不必客氣,在下凌風。”

“這條路名爲登天路,只有有毅力有恆心,道心堅定之人才能走上去。”落文元說道。

“登天路?你爲何告訴我這些?”凌風早已經習慣了懷疑一切,這倒不是多疑,而是生活告訴了他,不懷疑就會吃虧。

“因爲我覺得在這些人裏面,你是道心最爲堅定的。所以想要跟兄臺結伴而行?不知道兄臺意下如何?”

“您過獎了,如果落公子不嫌棄,那就一起吧!”凌風倒也大方,不管以後會發生什麼,既然對方主動請求,自己沒有拒絕的道理。

二人並肩前行,落文元是一個很健談的人,很快凌風就瞭解了落文元的底細。落文元出自東莽城的一個小宗門,但是因爲天資聰穎,被至尊學院選中,也算是讓他的宗門光宗耀祖了一番。

凌風一邊跟落文元有一搭沒一搭的聊着,一邊思索。這次來到這兒,讓凌風有些想不明白的是,原本在地獄實力高超的化神境界修士,在這裏或許還不如一個闢海的修士戰力強橫,凌風也就此詢問過老和尚,老和尚說這是功法跟所修煉吸收靈力的濃郁度有關係。也就是說是地域跟功法的原因。

凌風跟落文元二人走了半天,路上開始出現垂頭喪氣的人,有的乾脆躺在石板上,有的發狂一般的嘶吼着,有的搖頭開始向回走。

“已經有人心浮氣躁了,你我二人必須堅持住。”落文元說道。

凌風淡淡的一笑,微微點頭。還是步履輕鬆的繼續走着。

一天過去了,兩天過去了,在路上碰到的人越來越少,有時候會遇到有人在那裏抓狂一般的大聲吼,隨後就會被一道光圈給傳送走。

落文元也有些憔悴了,臉上開始出現懷疑的神色,他心中懷疑,這條路到底能不能走完。

幾天的相處,凌風覺得這個落文元人真心的不錯,雖然有時候有些幼稚,到卻是一個不錯的朋友。

凌風走上前,拍了拍落文元的肩頭,落文元迷惘的眼神重新浮現清明。

這樣的路一直走到第四天頭上,凌風遇到的人越來越少,凌風心道:不會就這樣都被淘汰了吧?如果是這樣,能夠留在至尊學院的能有幾人。這樣的石板路不增加任何困難,只是讓你枯燥的重複一件事情,就會讓你接近崩潰。尤其是沒有其他的朋友在,只有你一個人孤獨走的時候。

而此時在一座大殿之內端坐着幾位白髮白鬚的老者,這些人看年紀都要有百歲高齡,但卻精神矍鑠,面白如玉,尤其是眼睛炯炯有神,閃放着璀璨的光芒。

他們都坐在蒲團之上,在他們的中間是一面一人多高的銅鏡,銅鏡中出現的正是凌風等人登天路的畫面。

幾位老者一邊看一邊評頭論足,其中一位說道:“這一次至尊學院重啓招生大門,可以說是肩負重大的使命,現在看來這一批人,能夠堪大用的並不多。”

“我倒覺得還好,譬如有一位身穿白衣的小姑娘,如果沒有猜錯,她應該是已經滅絕的神瞳水木家族的人,她的神瞳也已經開啓了,所以登天路她是最輕鬆的,第一個就通過了,現在已經被瞳叟給帶走,收爲弟子了。”

“嗯,大家看這個名叫文軒的也不錯,一個學劍的好苗子,手上無劍,但身體卻自有一股凜冽的劍意,這可是化身爲劍的前兆,此子天賦異稟。”一位霸氣外露的老者說道。

隨後衆人又點評了幾人,突然有人驚奇的說道:“難道真的要有大事發生嗎?很多早已經滅絕的種族之人出現了,這裏居然有個開錢眼兒的小胖子。”衆人都跟隨他手指的方向看去,看到一個一身金黃色衣服的小胖子,晃悠着自己肥碩的身軀,嘴裏嘟嘟囔囔的。

該死的師傅,說我進來就可以看到大哥的,這都找了三天了,還沒有看到,看我出去了不把他的鬍子扒光,說不定可以賣幾個錢,這老東西別看穿的破破爛爛的,但是渾身是寶。想到這裏,小胖子居然開心的笑了,錢眼兒睜開,人家都是見錢眼開,他卻想到錢就開眼了。

衆人臉上都流露出開心的笑容,這一次的確是人才輩出,看來真的天無絕人之路。

“不知道那個身居永生的小夥子怎樣,換他的影像!”坐在稍遠一點的一個眉毛有一尺多長的老者說道,眉毛遮擋住臉,看不清楚容貌。

此時的凌風,正跟落文元有說有笑的走着,一臉的輕鬆愜意,就像是一個觀光的遊客,彷彿不是來參加報道的。

“嗯,還算不錯,中上之資!”長眉老者說完就繼續低頭不語,也不再看鏡子中影像。

凌風跟落文元卻有些不同的感覺,因爲他們在跨出一步的時候,突然到了一個山門所在,就彷彿一步就到了,原先三天三夜的走路,就爲了這最後的一步一般。

山門不是很高大,也不是多麼氣派,就跟把一座山峯掏空了一般,上面四個大字至尊學院。

在大門的旁邊是一個圓形的噴泉,裏面噴出的不是泉水,而是一股股揮散不去的白色霧氣。

“這是可以斬斷自己過去因果的,斬因斷果池!”落文元說道。

“奧,不知道有何奇妙?”凌風問道。

“它可以了斷你的因果,如果別人試圖藉助他人的肉身前來,將難以承受此泉水。”落文元解釋道。

這時候已經有一人,在經過池水的時候,身體化作了肉泥,凌風可以看到他的神魂被池水吸了進去。

“這人就是附身在別人的身體之上的,可惜原本之人的神魂一死,要不然倒還可以進入至尊學院。”落文元說到。

“文元兄,你怎麼知道這麼多?”凌風問道。

“這還都要拜這本書所賜,我在城中購買的。”

凌風一看居然是至尊學院報道指南。

邁過斬因斷果池,在凌風前方出現了一座類似傳送門的所在。凌風看了一眼落文元,落文元說道:“這裏就是封念門,經過這裏你就會有一個全新的開始,不管你來自哪兒,記住的只有在神州大陸的經歷,其他的都會忘記,封掉你的念想!”

商先生今天也想公開 凌風看了看周圍,本來以爲不會有太多人到達這裏,現在看來自己低估了衆多青年才俊,來到這最後的估計也得有幾百人的樣子。

這裏居然還有幾個熟人,龍敖雲師兄弟五人居然都在,看到凌風看他們,還了一個惡狠狠的眼神。凌風報以微微一笑,這倒讓龍敖雲五人,身體明顯的呆楞了一下。

突然凌風感覺到一股凜冽的冷意襲向自己,讓凌風身體忍不住打了一個寒戰。凌風隨着感覺去尋找,看到了文軒那一張殺人的臉,眼中要噴出火來,凌風相信如果可以,此刻文軒肯定會毫無顧忌的衝過來跟自己動手。

但是現在凌風倒也不怕他,給了文軒一個我等你的眼神,文軒冷哼了一聲。

“大哥!大哥!”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還不等凌風反應過來,一個大肉球就衝了過來,把凌風緊緊的抱住,凌風不用看都知道是誰,肯定是錢眼兒,除了他沒人有這噸位。

忽然凌風感覺胸口一顫,彷彿有個聲音在呼喚他,他身體不由自主的看向前方,在前面不遠處有一個一身白衣的姑娘,最有特點的是她沒有黑眼球的眼睛。

“清清!”凌風大聲叫道!

女子莞爾一笑,如同夏天的荷花。身子輕盈的如同仙子一般,撲進凌風的懷抱。

小胖子錢眼兒噘着嘴巴,眯縫着眼睛看到。

這個姐姐好漂亮啊!可是大哥也太重色輕友了,居然不理我,把我推開就去抱那個姑娘了,真是的。

此刻,再多的話語都是多餘的,兩個人緊緊的擁抱在一起。 凌風緊緊的抱着水清清,突然感覺好溫暖,好安心,心中無線柔情,水清清也是。當這個日思夜想的人兒出現在她面前的時候,她幾乎不能自已,這個人還是讓她那麼怦然心動。

不管有多麼強大的敵人,不管有多少的困難險阻,只要是有凌風在身邊,就都不再是問題。

突然凌風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鬆開緊緊抱着水清清的手,在人羣中尋找,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倩影,只是這人一臉冰霜冷冷的看着凌風,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瓔珞,在她的身邊,是一臉邪氣的君亦邪。

凌風朝着君亦邪點了點頭,想要跟瓔珞打招呼的時候,發覺瓔珞撇過頭去,率先走進封念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