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兩千兩……」

正所謂價高者得,拍賣顯然是最合適的方式,不過多時,南宮凌宇就入手了三千兩,真可謂賺的盆滿缽滿。

他剛才拿來買石的銀子也不過一兩,一下子就翻了三千倍,看得眾人是各種眼紅!

那少女遙遙的看著南宮凌宇,唇角勾勒的越來越大,似乎在笑……

嘲諷南宮凌宇的那人有點站不住了,光禿禿的頭頂一直在冒汗! 嘲諷南宮凌宇的那人有點站不住了,光禿禿的頭頂一直在冒汗!

不過他還就是不相信了,他能一直好運下去!

南宮凌宇意味不明的瞥了他一眼,開始開第五塊,這一次,又是一塊中級寶石,黃色的中級寶石。

兩千兩銀子成交了……

這在這賭場里都已經實屬罕見了,但是南宮凌宇仍然沒有停止,開始開第六塊,第七塊,第八塊,第九塊……

居然通通都是中級寶石!

周圍圍觀的人已經完全石化了,一開始他們還會鼓掌,發出吶喊聲,可等到後來,震撼已經讓他們完全說不出話來,只能像一個木偶獃獃的站著,嘴巴張得老大,完全發不出聲音!

眼下只剩下最後一塊了,那人的脊梁骨也漸漸硬氣了起來,這最後一次機會,他就不信這小破孩還能翻盤不成?

只有歐陽紫玥知道,最難受的事就是先被拋的很高,充滿了希望,然後突然墮入絕望的那一刻,人有多難受!

南宮凌宇又望著那人笑,笑得他毛骨悚然的,「你……你笑什麼笑……」

南宮凌宇不理會他,開始兀自開最後一塊原石,這一次他真的是很專業,很內行的在切石,只切了薄薄一層,突然釋放出絢爛且奪目的光芒,讓所有人幾乎都睜不開眼睛!

一陣頭暈目眩之後,好不容易才看清,居然是——紫色,最高等的寶石!

不等南宮凌宇發話,那人已經雙膝一軟,直接給跪下了!

汗水猶如下雨一樣,瘋狂的流了下來,幾乎匯聚成河……

南宮凌宇輕嗤一聲,「你還欠我兩個字……」

「師……父……」他不斷的對南宮凌宇幼小的身形磕頭,心裡卻沒有尷尬,只有美滋滋的!

現在他才知道南宮凌宇根本就不可能單單是運氣這麼簡單,他一定有深不可測的實力!

如果能拜這麼一位高人為師,他就發了,大發了,這一輩子都衣食無憂了……

可是南宮凌宇卻高傲的從他身前走過,「我可沒有你這麼蠢的徒弟!」

—————————————————————————————————————————

這最後一塊紫色高級寶石賣了一萬兩,南宮凌宇走到歐陽紫玥跟前,將那些銀票都給她,「我早說過了我沒有帶錢的習慣!」

歐陽紫玥:「……」

原來他一直空手出來,都是靠這樣的方式,空手套白狼的!

三人雄赳赳,氣昂昂,賺的盆滿缽滿,準備離開賭場的時候,身後響起一個聲音,「慢著——」

居然是那賭石攤的老闆,他瞪著他們三個,「把我的錢交出來!」

「什麼叫你的錢?」歐陽紫玥心中已經猜到幾分,但還是慢條斯理的問道。

「你們剛才開出的原石都是我的,當然錢也是我的了!」那老闆臉部表情很猙獰!

「開什麼玩笑,這原石我們已經買下了,自然是我們的東西!」小甜心也被那老闆的話給惹火了! 「開什麼玩笑,這原石我們已經買下了,自然是我們的東西!」小甜心也被那老闆的話給惹火了!

歐陽紫玥也忿忿道,「你有見過你去吃飯,然後花了錢,老闆再要吐出來么?」

「不……這可不一樣!」那老闆的眼神在南宮凌宇身上上下逡巡,「你們一定有什麼絕技,這樣才會將我手中那些好的原石給騙走!」

「什麼叫騙,我們可是光明正大買的,好伐?在場所有人都可以替我們作證!」歐陽紫玥說得很有道理,所以其他人都湊上前來,表示願意替她們作證!

一個女人,帶著兩個孩子,這麼形單影隻的,也是頗不容易的!

「哼,你們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那老闆立刻招了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圍了過來,然後一左一右,夾攻她們。

他看著歐陽紫玥,估量著她可能會有兩把刷子,所以他一使眼色,想讓那兩個他雇傭的男人先把南宮凌宇和小甜心作為人質!

但是他又豈會知道南宮凌宇和小甜心的厲害,不過兩人還沒出手,反倒是又一群人悄無聲息的把這兩個五大三粗的男人,包括老闆在內給圍了起來!

「你們……你們是幹什麼的……」那老闆嚇得臉色蒼白,卻是被後面的一群人給直接提了起來。

「我是這個賭場大老闆的女兒。」 天上掉下個美嬌娘 原本借錢給南宮凌宇的少女站了出來,她真的是個這麼厲害的白富美!家財萬貫!

她原本溫婉的眼神驟然變冷,橫著那已經站不穩的可憐男人,「你不過是一個賭石攤的老闆,就敢這麼為虎作倀,我們賭場的生意就是這麼被破壞了……」

那老闆現在才知道厲害關係,連連跪地求饒,「小姐,不要啊……不要啊……我……也是一時財迷心竅!」

「我們賭場一直是童叟無欺的,不能因為你這一顆老鼠屎,就壞了一鍋粥……所以……」她一使眼色,立刻有人將那老闆的手臂給卸下,讓歐陽紫玥徹底感受到了這些人的行事果決!

「咔嚓——」一聲,那老闆疼得面色蒼白,汗如雨下,他卻連忙俯下腦袋,不停磕頭,「謝謝小姐不殺之恩!」

「滾!」等到那老闆慌不擇路的逃出去,那少女又恢復了十分溫和的笑容,大步走到歐陽紫玥他們這邊,微笑,「你們好,我叫田夢琪。」

一點都沒有白富美的高傲架子,讓歐陽紫玥徹底的喜歡上了這個做事時果決,交友時又非常真心的少女!

「歐陽紫玥。」

「小甜心。」

「南宮凌宇。」

他們三人也紛紛報上名字。

田夢琪笑了笑,「看樣子,你們應該是外地人,不知道找到住處沒有,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去我家住。」

「當然可以……」歐陽紫玥立刻微笑著說道,如果能在她家住,多多少少可以省下一點盤纏,然後去開家店鋪。

並且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店,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問田夢琪的呢! 並且在一個新的地方開店,她還有好多事情要問田夢琪的呢!

——————————————————————————————————————

於是三人跟著田夢琪去了她家,白富美不愧是白富美,一座漂亮的府邸,還是在城鎮最中央,依山傍水,若是這樣的房子,這樣的豪華裝修,當真可以在現代賣到上億了!

走到大門口,看著門前那兩座威風凜凜的石獅子,歐陽紫玥猛然想到一個問題,「不知道,我們匆匆而來會不會打擾到家父?」

田夢琪的眼色有絲黯淡,她搖搖頭,「我爹爹已經不在了……」

歐陽紫玥很適時的停止了這個問題,緊隨在她身後走進那府邸去。

裡面果真更是別有洞天,跟外面看到的奢華完全不同,這就像是一顆酒心巧克力,裡面更有驚喜!

鞦韆架,大片大片的花園,還有漂亮的葡萄藤……裡面則是像個樸實無華的莊園,竟然還可以看見小羊,小馬在裡面走來走去!

完全的原生態……

田夢琪看到她們眼裡的驚艷,笑,「這都是我爹爹還在世的時候擺弄的,現在我雖然很用心的在保持,但還是變化不少……」

「已經很美了……」歐陽紫玥笑著說道。

然後又往裡走,終於到了廳堂,古色古香的廳堂,牆面上掛著各種不算名貴的畫,落款都是「夢琪」,「這是你畫的吧?」

歐陽紫玥細細端詳。

田夢琪略帶羞澀的點點頭,「小家之作,貽笑大方了!」

「不會,很漂亮啊,就連我這個沒文化的人,都覺得很漂亮!」小甜心搶著說道。

歐陽紫玥:「……」

「小甜心,你不要亂用詞語。」

一個超級大的圓桌,很快便擺上了至少有二十盤菜,滿滿當當的。

歐陽紫玥愕然,「其實,小姐,我們吃不了這麼多,這也太鋪張浪費了點……」

「沒關係,我不是特意為你們準備的,平時我也是這麼大一桌用膳,然後一個人吃未免有些無聊,今天才覺得有點生氣……」田夢琪笑了笑,眼底閃過一抹黯然。

歐陽紫玥開始能夠體會到她的悲傷了,擁有那麼大的賭場,但是卻孑然一身,就連自己的爹娘也不在身邊,這該是有多麼可憐……

看著那些菜,小甜心和歐陽紫玥很快開始大快朵頤,她們都是對美食沒有抵抗力的人,然後南宮凌宇一直很優雅的在夾菜。

田夢琪看了他幾眼,似乎都欲言又止,但最後,她還是把自己的問題提出來了。

「為什麼,你可以知道原石裡面的寶石呢?」她好奇的問。

南宮凌宇抬了抬眼,正對上她閃爍的眼神,「不知道,但是就是能看見……」

田夢琪微笑,「我還是第一次遇到你這麼神奇的人。」

南宮凌宇點點頭,沒多說什麼。

…………

用膳過後,田夢琪又帶他們去了就寢的地方,給小甜心準備了一間粉色的夢幻公主房,給歐陽紫玥準備了一間素雅的房間,給南宮凌宇準備了一間很高貴,裡面有不少書籍的房間。 用膳過後,田夢琪又帶他們去了就寢的地方,給小甜心準備了一間粉色的夢幻公主房,給歐陽紫玥準備了一間素雅的房間,給南宮凌宇準備了一間很高貴,裡面有不少書籍的房間。

三人都對此安排很是滿意,看來這個田夢琪真是觀察入微,把他們的喜好都看出來了……

—————————————————————————————————————

夜深的時候,歐陽紫玥翻來覆去,仍舊沒有睡著。

她腦子裡仍然在回想著那天南宮凌宇差點就要被催眠的事,不弄清楚她仍舊是不甘心,最終,那件事被小甜心給破壞了,但是不弄到一個結果,她始終是難以心安。

於是,她趁著這一次,幾人都分開住的機會,想著現在時間也這麼晚了,小甜心一定睡定了,於是她決定悄悄潛進南宮凌宇的房間!

她沿路走著,走著,終於走到南宮凌宇的房間門口。

一面雕花木門,看上去很高雅,她敲了敲,沒回應,再敲了敲,裡面突然聽見什麼翕動,她皺了皺眉,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她連忙裝作離開,實則準備從窗戶潛進去。

透過窗戶結果正看到一個蒙面黑衣人揭開被子,看著似乎是昏睡不醒的南宮凌宇,抬起頭,驟然向他的眼睛插去!

歐陽紫玥嚇了一跳,「小心……」

她一叫出聲,順利的將那蒙面黑衣人的視線集中到了她這邊,而南宮凌宇瞬間睜開了眼,原來他竟然只是裝暈,根本就沒睡著,他就著跟那蒙面黑衣人打鬥起來!

你來我往的,兩人虛影幾乎看不清,歐陽紫玥見狀,也連忙破窗而入,助南宮凌宇一臂之力,終於成功將那黑衣人雙手給反剪在身後!

南宮凌宇走到她身前,撕下她的面罩,看到那張臉,他一點都不驚訝!

似乎一切都在他意料之內,可是歐陽紫玥有些不淡定了,怎麼是你?

眼前竟是邀請他們來的田夢琪,此刻她面無表情,可是眼底竟然隱隱的閃動著釋然!

「你為什麼要害南宮凌宇?」

「我並沒有想要害他,我要的不過是他的一雙眼睛。」

「為什麼你要他的眼睛?」

「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