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必了。」逍遙皓天一口回絕。

那李皓然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後會有期。」

這兩艘最大的船隻漸行漸遠,韓衣與逍遙皓天遙望看不見對岸的大河,並不打算馬上出發,歇息了一會,待到那乾屍徹底燒成灰燼后,才伐舟而去。

「那李皓然不簡單,其真實實力在我之上,為人處事光明磊落,算是個正人君子。」在船上,韓衣向逍遙皓天說起了那白衣男子,同時還將那兩伙人當中較為突出的人介紹了一番。「趙雨飛與那付傑看似君子風範,其實都是些道貌岸然的虛偽小人,這一點想必逍遙兄已經深有體會。」

逍遙皓天莞爾一笑,點了點頭,隨後問道:「那名青衣女子叫什麼名字?」

潛規則 「青衣女子?」韓衣原是一本正經的表情瞬間如翻書一般改變著,那雙本就被臉上的肉擠成細小的眼睛,如今眯成一條線,露出男人本色的說道:「你是不是覺得她美若天仙?尤其是那一雙長腿,嘖嘖…真是尤物啊…」

逍遙皓天還以為自己聽錯了,眼珠子瞪得大大的。

「兄弟你這是什麼眼神?咳咳…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男歡女愛這有什麼不可以談的?你難道沒聽說過一句話?男人之間少不了的話題,便是談女人…咳咳…兄弟你這表情就不對了,你這樣只會讓我認為,你至今還未碰過女人!」韓衣之前所塑造的美好形象瞬間破碎,談起女人這個話題,他就原形畢露,滔滔不絕,一個勁的說不完。

逍遙皓天是一陣無語,這話雖說得不錯,男人之間少不了的話題是關於女人,可他如今沒有多大的心思,想著方才死村之事,他不相信那些人會是死在封玲之手。

可被吸盡精元,不是她所為又會是誰?

思不明想不通,他一陣頭大,甩了甩頭后便躺在船上望著灰暗的天空,夜幕已經悄然來臨,夕陽早已落下。

「那雙長腿,嘖嘖…真心不錯呀,若隱若現,讓人浮想聯翩…」韓衣還在那侃侃而談,自我陶醉其中。

耳邊除了嘩啦啦的流水聲外再無其他,一叢蘆葦在前方隨風搖擺,借著月華勉強可以望見,前面兩艘船隻早已遠去,想必已經行進過半。

韓衣還在嘀咕著沒完,說完那青衣女子之後,又介紹起了哪個門派的幾大美女,哪個家族的幾大美女,滔滔不絕,而且自得其樂。

逍遙皓天懶得理會他,催動武氣駕馭船隻快速前行,黎明之前應該可以到達。

黎明到來,二人終於來到河對岸,這剛一上岸,只見遠方飄著一股濃煙,還有陣陣刺鼻的腥味。

「怎麼回事?」韓衣收斂之前的嬉笑表情,慎重的說道,隨後二人快速趕往了過去。

只見又是一具具乾屍堆積如山,此時正被大火燃燒著,點火之人正是那白衣翩翩的李皓然。

「這裡發生了什麼事?」韓衣明知故問,但還是想確定一下。

李皓然緊皺眉頭,「跟上一個渡口一樣,被人吸盡精元而死。」

「這吸人精元之人動作在我們之前,那有可能他就在我們前方!」鷹鉤鼻的趙雨飛說了一句,逍遙皓天聞言心中一動,有些焦急起來,望向那數十名少男少女,將他們的表情收入眼底。

那兩伙人皆眉頭一挑,紛紛點了點頭,爾後二話不說就快速前進,離開這個渡口村莊。

逍遙皓天心中擔憂,若真是封玲所作,那她現今就有危險!被這些人追上,可不會有什麼好下場,那些人的表情與眼神已經說明一切。

這般想著,他緊隨其後跟了上去,韓衣似乎意識到了什麼,追了上去后低聲問道:「你是不是知道是誰所為?」

逍遙皓天搖了搖頭,隻字不說,韓衣本想繼續詢問下去,可見其表情異樣,便將心中的疑惑吞下,二人快速前行,施展著各自的步法。

「咦?你這步法…」韓衣自知實力比身邊的這少年要強絕,可對方速度竟與自己相差無幾,甚至有過之,他當即放慢腳步,故意落後,細細打量起那少年行走的路徑步法。

「這…竟然如此詭異,若不細看,還真發覺不了。在這靈氣匱乏的土地上能人不少,看來是卧虎藏龍。」他嘀咕著。

逍遙皓天心思並不於此,以至對韓衣的嘀咕充耳未聞以及驚訝的眼神仿若無睹,神情緊張擔憂,同時還有一絲期待,希望那吸人精元之人不會是封玲。

二人一路飛馳,很快就追趕了上來,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30章偷襲!!!

小鎮安靜無比,只能聽見火焰燒著物體的聲響,還是那熟悉的乾屍堆積如山,被熊熊烈火包裹著,點火之人是李皓然,此時一副盛怒的表情。

不單單是他,這裡的數十人或真或假的都表現出憤怒之情,在人群中長相還算出眾的趙雨飛陰陽怪氣的說道:「如若讓我抓住這作惡多端之人,定讓他不得好死!」說這話的時候,還轉頭望來,目標正是那逍遙皓天。

這話雖然是說那修鍊魔功之人,但對準的卻是逍遙皓天。

韓衣將這一切看在眼裡,他踏前一步,橫在逍遙皓天面前,怒目望去,那趙雨飛才收斂起戲謔的眼神,與身邊的人交談起來。

「絕不能讓這等喪盡天良的事繼續發生,此修鍊魔功之人一直趕在我們之前,這裡的血液還未凝固,想必就在我們前面,只是不知是哪個方向。」其中一名男子分析著,隨後又提議道:「我覺得我們應該分成幾路人馬去追尋,這樣才不會被那修鍊魔功之人逃脫。」

此話一出,得到了許多人的認同,李皓然點了點頭,召集他那一伙人,隨後將六人分為兩隊人馬,分別向東南兩邊而去。

而另外一伙人,領頭的顯然是青衣女子,名為胡璐,只見其沉默不語。

趙雨飛上前一副大義凌然的表情說道:「我們是不是應該也要分為兩隊人馬?這等人神共憤之事,不可再讓其發生了。」話罷之後,他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期待與狠辣。

胡璐沉吟了片刻,隨後也同意了,緊接著領著其餘三名女子往北邊而去,他們還約定三日後在風城相聚。

待到她們四名女子走遠后,趙雨飛深深地回頭看了逍遙皓天二人一眼,隨後與兩名同伴交談起來,片刻后便也出發向西方向而去。

「你說要不要做?」望著那趙雨飛三名男子的離去,韓衣突然來了一句。

此話的意思逍遙皓天自然知曉,他點了點頭,道:「既然對方作踐自己伸出脖子來了,豈有不砍的道理?這樣未免太不給其面子了。」

「哈哈…逍遙兄弟,正合我意啊…」

一炷香的時間過去后,那些乾屍徹底的被火燒成灰燼,二人這才慢悠悠的上路,選得方向自然是西邊,二人自然也知趙雨飛最後那一眼的意思,恐怕此時正躲在暗處觀察這自己,想要看走二人哪個方向,他們才好出擊。

「哼!真是得來全不費工夫!你們既然要自尋死路,那我就成全你們。」在暗處的趙雨飛陰陽怪氣的說著,其身後兩人顯然以他為首。

身後左邊的那名男子,身子較為矮小,名為楚南,右邊那人是張環。

張環皺著眉頭,低聲道:「趙大哥,真的要連韓衣也一併解決?」

一旁的楚南顯然也有些不同意,「韓家可不好惹…」

趙雨飛冷哼一聲,對著二人怒視一眼,「在這個靈氣匱乏的地方,你們還怕他不成?再者說,在這裡殺了他,回到神界誰查得出?今日之事,只有你知我知他知,不會再有第四人知曉。你們難道忘記了,韓衣在真界是怎樣瞧不起你們的?到了這裡,大家都是武皇巔峰,還有什麼可怕?」

被他這麼一說,楚南與張環登時惡由膽邊生。想起在神界之時,二人用熱臉去討好那韓衣,後者竟然絲毫不領情,視自己如空氣所在,如今想來不免有些生氣,便痛下決心,好好的羞辱他一番。

出了那個村落後,往西邊的方向有一條小道,兩旁載滿了參差不齊的樹木,雖現今已是初秋,這葉子大部分依舊蔥綠,只有偶爾泛黃的樹葉落在地上。

逍遙皓天與韓衣行在小道之上,佯作莫不在乎,其實將敏覺提升到了最高點,哪裡稍有動靜,二人的耳朵都會輕微的扯動一下。

「逍遙兄弟,等一會你可要小心,畢竟那些人是武皇巔峰的實力。」韓衣細聲叮囑道。

逍遙皓天點了點頭,這並不是開玩笑,這差距猶如天塹。

「你看那隻所謂的火魔獸獸真有武皇實力?若是沒有,哥這條性命可能就不保了,逍遙兄弟可不要害人啊…」韓衣為了讓已方二人表情更輕鬆點,便打趣了一句。

「放心,絕對不會讓你被人當豬宰了的。」

「……兄弟,你這話就不對,哥這麼苗條的身材,怎麼可以用豬來形容?起碼也要,叢中之王才行呀。」

「嗯,我也深感同意。不應該用豬,應該用熊,而且還是狗熊!」

「噗…兄弟你怎麼可以拐彎抹角的罵人?你這個連女人還沒碰到過的…處雞。」韓衣回擊道。

「什麼是處雞?」逍遙皓天不明所以。

「沒有長大。」

「……」

由於距離甚遠,趙雨飛三人並沒有聽見那二人的談話,可見其神情自若,渾然不知已方正在慢慢靠近,不免心中一喜,這兩個傢伙也太掉以輕心了!這樣也好,直接來個出其不意,免得麻煩!

他們三人正慢慢地靠近,分三個方向呈三角形,圍攏而來。

越來越靠近,同時做了個手勢,眼神交匯了一下后,便一同攜帶武器殺出。

可剛一現身,望向那羊腸小道,方才還在暢談的二人卻消失得無影無蹤,三人同時心中一忐忑,暗道不好!

逍遙皓天背生雙翅飛天而上,帶著韓衣絲毫沒有負擔一般,二人旋即躲在大樹上。

趙雨飛那三人皆是一驚,方才還能聽到那兩人談笑聲在耳邊響徹,如今卻人跡難尋,憑空消失了一般,向四處張望卻空無一人。

「不對!」趙雨飛意識到不好,趕緊驚呼出聲,三人登時向對方跑去,皆是一副惶恐的表情。

風徐徐吹過,樹葉沙沙作響,同時還有他們三人有些緊張到呼吸很大力的聲音。

「怎麼回事?!」趙雨飛嚷道,他們此時並不好受,只覺自己像是被毒蛇盯上了,那種明知危險隨時可能到來的滋味很不好受,可又不敢有何動彈,深怕露出自身薄弱之處被對方有機可乘。

「這…」韓衣站在一棵大樹樹杈上,臉色震驚的向著對面一棵樹上的少年傳音著,「你…不簡單吶…」

逍遙皓天並未回應,而是指了指下方的那三人,準備伺機出手。

而此時,火魔獸顯現而出,只見它化作一道火紅的虹光,彷彿流星墜地一般轟砸而落。

二人緊隨其後,縱躍而下,亮出各自的兵器,幽幽發亮。

趙雨飛三人矚目四望,渾然不知危險已經來到,當那團火球一般的身影即將砸中他們時,剎那間感覺頭頂上方炙熱無比,紛紛抬頭望去,臉色猛然大變。

「在上方!」身材較為瘦小的楚南驚呼一聲,他率先反映過來,雙腿一蹬,向前方撲去。

「砰…」

正中那躲閃著的楚南,只將其橫在胸口處的兵器砸出一個凹槽,同時他的身子如斷線紙鳶般橫飛而出,在空中連吐了幾口鮮血,結實的落在地上,摔了個狗吃屎。

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趙雨飛與那張環剛要暗自慶幸,就覺一陣刺痛頭皮的罡風從上方席捲而來,二人來不及反映,只將兵器高高舉起,同時武氣噴涌而出,想以此來阻擋那迅猛的攻擊。

韓衣虎背熊腰,很難想像他的身手竟可以如此敏覺,那兩把燦爛生輝的劍本要劈砍而下,一個側身,生生的轉化過來,向張環橫砍而去。

本文由小說「」閱讀。 第31章螻蟻一般的存在!!!

逍遙皓天也毫不示弱,竟能在倒轉身子的情況下腳踩虛空,蹬蹬蹬的一連踏出數步,身子往右邊移動,長劍劃下的動作也改變成了斜劈,目標正是那之前一直不屑自己的趙雨飛。

趙雨飛與張環二人始料未及,惶恐至極,只覺那原本刺痛頭皮的罡風從左右兩邊而來,還未被攻擊到,大臉就疼痛起來,大臉率先被那風勁劃出傷口,鮮血赫然流出。

「嘭」「嘭」……

情急之下,那張環探出一手從懷中取出一張金黃的紙,向自己身上一貼,登時閃耀起一道屏障,包裹著二人,攔住了那兩道迅猛的攻擊,爆發出沉悶的爆炸聲。

未能偷襲成功,逍遙皓天不免有些失望,可萬萬沒想到那張環竟留有這麼一手,而恰時韓衣傳音而來,「這一張符咒恐怕是張環的長輩給予他的保命護符,恐怕那趙雨飛與楚南也會有類似的東西。」

逍遙皓天聞言便釋然,他的身子此時也落在了地上,還未立定,『一渡千里』踏出,如夢如幻,串串殘影,只叫人看的是眼花繚亂。

方才所發生的一切說來話長,卻只是發生在短瞬之間,也就是火魔獸撞飛楚南,後者還未摔在地上的那一刻。

趙雨飛驚魂未定,雙目一瞪,一道還未攻擊而至,就刺痛眼睛的攻擊風勁感覺撲面而來,他當即雙腕一翻,手持的那把寶劍橫空懸浮而起,還閃爍著微亮的光澤。

「卑鄙小人!」倒是趙雨飛顯得較為從容,他與逍遙皓天之間差距甚大,雖開始是有些措手不及,但由於絕對實力,一開始便不落下風,二者持平著。

所以才得以有那麼一絲時間,可以齜牙咧嘴的喊出這麼一句話。

逍遙皓天聞言不禁冷笑一聲,「真是可悲,方才你們還要偷襲我二人,如今又說我們卑鄙,不覺得太可笑了嗎?」

事實雖是如此,但趙雨飛並不這麼覺得,「你們二人跟在我們身後,若不是想要擊殺我們,又豈會偏偏選擇這個方向?」

「哈哈哈…為什麼會選這個方向,大家心照不宣,你又何必要在這樣的時刻為自己挽回面子?難道這樣就可以讓我們收手?你真是太天真太可笑了。」話罷之後,逍遙皓天不再言語,跟這樣的人說太多的話只是浪費口舌,還不如手上見真招。

仰仗著步法的神奇奧妙,又加上開始時打的對方應接不暇,以至能與對方斗得個旗鼓相當,如今實力精進,自然有所長進。

「吱吱…」火魔獸幻化成真是大小,體大如虎,那四肢爪子強勁有力,每一爪抓下空間彷彿要撕破了般。

楚南根本無法抵禦,妖獸原本就比同級人類要強,更何況眼前的這獸不同於這個世界的妖獸,而是上古火魔獸!

同級無敵,以一敵二不在話下!

「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