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再強也是別人的獵物!

鍾楚歪著眼睛看著驢魔王,它和九天聖尊把自己收做了徒弟,為的也不是等到自己強大之後,再把自己分著吃了么。

如果說能有什麼方法,不被獵殺,那就只有變得更強,不,應該是最強。

強大到讓別人不寒而慄,強大到能震撼住整個土域!

這就是自己存活下去的唯一希望,也只有這樣才能找回小婉,保護小晶!

。。

。。

嚴冬與嚴小晶告別了鍾楚,他們離開了地下室。

他們要去打聽一下外面的風聲,看看在鍾楚弄碎了那塊石頭后,是不是遭到了官府的緝拿。還要去神都學院內院接受內部的測試,雖然他們已經成為了那裡的學生,但是作為他們老師的神王院長,還是想確切的了解一下未來自己學生的實力。

他們走在街市上,看到街頭角落處果然貼著許多告示。

在靈石碎裂之後,那些學院的高層並未惱怒,而是對這個弄碎靈石的孩子,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這些神王級別的院長們,也都從未見過這樣的事情。他們聽著黑袍們的報告,感到有點摸不著頭腦。

或許他們真的想搞清楚這是怎麼一回事!

或許這又是一個第一次,在他們的記憶中,能創造第一次的人,一定不會是一個平凡的正常人!

在前兩天第一輪初試還未結束時。鍾楚的名字與序號被單獨的張貼了出來,他已經進入了第二輪的測試。

現在城中的人幾乎都知道了,從北原來了一個少年,沒有修為,也沒有神念!

但他把測試場的探神靈石給弄碎了,他叫鍾楚,此刻這個名字在帝都中,已經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連皇帝陛下都聽說了這件事。

帝都城中居民製造八卦消息的效率驚人!

有個占星人說,在十三年前夜觀天象,見到一顆璀璨的大星墜落到北原雪野,他掐指一算,那人命中缺木,所以名字中定會有「木」字出現,果然這個孩子叫鍾楚!

有個修行失敗的大修強者說,自己在北原遊歷時,遇到北原遠古瑞雪獸,他與那瑞雪獸大戰三百回合,終是擊殺了它,但自己也收了傷。在自己原地調息時,一個孩子闖入,自己的精氣倒灌給了那個孩子,那個幸運的孩子好像就是叫鍾楚!

還有人說,這孩子是人族四大仙派中,落花坊主楚依依與東洲雷鳴帝國二皇子鍾天離私通后,楚依依生下的私生子,因為他的名字里包含了這兩個人的姓氏,就叫鍾楚!

當然還有更加離譜的,讓嚴冬與嚴小晶不得不佩服帝都大媽們的想象力。

。 神都學院內院中,在一座高大的建築物旁,早已擺好了兩塊試境靈石與探神靈石。這兩塊石頭是專門為那四名不需測試的名門後代準備的,他們手中有五大帝國皇帝御筆親薦書,這是他們特權。

神都內院本屆招收的學生只有他們四個,還餘下一個空缺,加上往屆還未結業的,將共有十六人在內院修行。

這神都學院共有學生一百五十七人,但這隻有十六人的內院,建築面積與神都學院外院的建築面積幾乎同等大小。

四大學院內外院服裝上也存在明確差異,內院學生身著純白色修士服,外院學生身著灰色修士服。

四大學院之外的其他學院學生,統一穿著青黑色修士服。

這是地位與實力的劃分,為的就是彰顯等級,因為這裡是天|朝帝都,是等級區分最為嚴格的地方。等級就是這裡的秩序,誰都別想去撼動!

等嚴小晶與嚴冬趕到時,另外兩個人早就等在了原地,也是一男一女。

他們看著嚴小晶與嚴冬從遠處急匆匆的走來,向他們點頭致意,尤其是那個女孩子,長得特別清秀可人,與嚴小晶的俏皮可愛完全不同。

她有著嬌嫩的尖下巴,身穿一件黛色滾邊琵琶襟襖,腰束刺繡鑲邊宮裙,身披絲金枝線葉紗素軟緞。黑亮的濃髮,頭綰別緻,輕攏慢拈的雲鬢,膚如凝脂,艷比花嬌。她一身的富貴相,卻顯的極為平易可親。

那個男的裝束樸素,一張臉長得特別方正,他不苟言笑,眼神凌厲,倒是與嚴冬的冷漠有幾分相像。

「我叫紫韻!」那個打扮華貴的女孩子率先說道。

「嚴小晶!」

「嚴冬!」

那個紫韻的女孩子盯著他們二人,然後問道:「你們是兄妹么?」

嚴小晶掃視了一眼嚴冬,光看性格就不知道是親兄妹。

「哦,我們是堂兄妹!這位是?」

嚴小晶看著旁邊那個結實的少年,他竟然一句話都沒說,連一點表情都沒有,莫非是個嚴冬第二,最討厭這種一副苦瓜臉的人!但她還是問道。

這個少年瞟了一眼嚴小晶,然後吃力的張開嘴,結結巴巴的報上自己的名字:

「柴。柴柴。柴宗。進!」

「柴宗?進!」嚴小晶差點笑出聲來,不過覺的這樣做很是沒禮貌,便忍了下來。

「對。對對!柴。柴宗進!」

還沒等他們交流完,一個中年男人與一個老者,從建築大廳中走了出。

邊上有人提醒道:「院長大人出來了,都注意點禮節!」

這門口站著的四個人,見到兩人正向他們走來。

這四人恭恭敬敬的面向那個頭髮花白的長者,行了一個大禮:「學生,見過院長大人!」

只見那個老者吃了一驚,不一會便哈哈大笑起來。他笑呵呵的問道:「你們當真見過院長大人?」

四個少年互相對視,正在不明白什麼狀況的時候,旁邊有人再次提醒道:「錯了錯了,旁邊這位才是顧青元院長大人!」

四人簡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這個結實的中年男人就是院長大人呀!在印象中那些喜歡教學生的大修強者們,不都是一些頭髮花白的老頭子們么。雖然有不多武修者的天賦超然,年紀輕輕就突破了天境,可是這些早早成為大修強者的年輕修士,都沒有什麼耐心去教學生的。

這個院長大人並沒有覺得尷尬,反而笑著說:「哈哈,這已經多少次被認錯了,看來下一次真的得打扮一下,好讓年紀顯的大一點!」

「院長大人,年富力強,豈是我們這種糟老頭子能比的!」這個白衣老者在一旁恭維道,而後才說道:「那我們開始吧!」

顧青元稍微的拱一拱手,點頭說道:「那就有勞佟執教了!」

佟執教看著他們,慢慢說道:「測試規矩都懂吧,只測境界與神念!」

「懂!」

「那開始吧!」

他們一一的上前測試,但是那兩塊靈石並沒有任何的顏色變化,因為它們被佟執教給壓制住了,測試結果不會讓他們自己知道,這也是他們的特權!

是為了保護這些名家大族孩子們的自尊心!

這裡內院的修士只要突破望雲境界就可以結業,最早的三年達成,最長的那個還在這裡面修行,比現今皇帝陛下在此修行三十年的時間還長。

外院只需突破巔峰地境就可結業。

巔峰地境距離望雲境雖然只是一個層次,但相差的卻是一個大境界。有些人註定不能成為強者,只能行走在地面上,只能望雲興嘆!

紫韻努著嘴巴,一臉失望的說道:「真想知道自己是什麼樣的結果!」

因為她有著一股奇特的血脈,要等到三年後,她十六歲大婚時,由少女變為人婦,她的族人才會告訴她那是什麼血脈!他們總是小心翼翼的把她保護起來,連這次進入神都內院都有三名強者在暗中保護著她,雖然顧青元向她的族人一再承諾不會有什麼事發生!

一開始她的族人就讓她選擇北辰通館,因為那裡的學生只有女生,只有去那裡她的族人才會放心,她的純潔至關重要!他們會為她選擇夫婿,決定她的婚期,甚至是新婚之夜洞房花燭的時辰!

她從記事起就被說教,那是幾萬年來留下的傳統,她必須為了整個家族做出犧牲,因為她的家族中,已經很久沒有出現這種血脈了,有些勢力已經在蠢蠢欲動!

終於,上天送來了她。所以,她不能有所選擇!

她早已經默認了,只不過,有點不情願。她對那些所謂的愛情故事,還是有那麼一些的憧憬,因為她還是一個豆蔻少女,在自己最好的年華里!

紫韻回過神來,向四周看了看,發現她的那三個保鏢還在遠處,他們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像影子一樣緊緊的跟隨著她。

她嘆了一口氣,對著嚴小晶說道:「測試完了,好無聊,你們要去哪裡?」

「去一個廢墟下面的地下室!」嚴小晶吐了吐舌頭,咯咯笑道,「你想跟我們一起去么?那裡有趣的人,還有動物!哈哈!」

那個地下室,的確有嚴小晶說的這些人與物。石頭剋星鍾楚,貪吃的遲不飽,還有會說話的驢魔王!

嚴小晶很喜歡紫韻身上這股自然而然的親近感,那是一種渴望與人交往的真誠感覺,沒有一絲的摻假。因為紫韻真的喜歡跟同齡人在一起,可是自小開始,她的身邊一直是長輩的大道理,她已經被隔絕了好久。

「你們真的能帶我一起去么?」她眼神中閃著光,那是一種深深的感激。

嚴小晶握住她的手,點點頭說道:「當然是真的!哈哈。」

嚴小晶能感覺到紫韻的手在微微的顫抖。

他們三個結伴而行,向著崇文院方向走來,身後的那三個人不遠不近的,緊緊的跟隨著他們。

。。

。。

驢魔王一下從睡夢中驚醒過來,它掙扎著起來,對著正在研究《玄元經注》的鐘楚和遲不飽說道:「有人來了!」

遲不飽一點都不在意什麼人不人的,但是很氣憤那些來方便的人。

他無奈的說道:「來個人什麼大驚小怪的!這荒廢的崇文院,都快成了街上行人的公共廁所了!」

「矮胖子,來的是武修強者!啊呀,還不止一個!難道老子暴露了么?我身上還有獸族的聖兵呢,這下虧大了!」驢魔王急得在原地打轉,一個勁的在抱怨:「跟他們拼了,不行不行,這幅驢蹄子拿不起魔龍之齒!把魔龍之齒祭出來,用威壓碾死他們,不行不行,這要是有接近天境修為的強者,威壓不會起什麼作用!」

遲不飽受不了驢魔王的不停嘮叨,他不耐煩的說道:「哎呀!你這會說話的驢好煩呢!躲起來不就完了么!剛幫這小子弄懂了幾句,你這一絮叨,全忘了!」

「躲去哪裡?快告訴老子!」

「最後一個房間,書架後面有一個坍塌了很久的密道,那裡的磚石都是用金烏原石燒造的,也不知道誰修的,更不知道通向哪裡。去那裡吧!」

「哎呀,你早說呀,害的老子擔驚受怕這麼久!想不到這地方竟有金烏原石密道,想當年魔敖那王八蛋就是在牢籠城裡,挖了一條金烏原石地道,去私會獸王王后,結果被老子給揭發了。哈哈,魔敖那王八蛋到死都不知道是老子搞的鬼!」驢魔王此時笑的已經合不上它那碩大的驢嘴,舌頭都耷拉了出來。

遲不飽與鍾楚一臉鄙夷的看著它,這驢還有打小報告的本事!

驢魔王看著他們兩個的表情,心裡很是不爽。

「老子不是你們想的那樣下作!算了,改天再給你們解釋,老子先去避避風頭!」

說完,就一溜煙的跑了進去,只聽一陣書架倒塌的聲音,與一陣驢的慘叫,而後是一陣咒罵,再後來就一點聲音都沒有了。看來它是藏好了。

「金烏原石是什麼東西?」鍾楚問道。

遲不飽捧著鍾楚的書,頭都沒抬,說道:「啊,一種神念穿不過去的礦石而已。各大皇城與名族大派的密室,一般就是用這種礦石提煉出的金烏磚石堆砌。對於我們這種沒有秘密的人來說,根本沒有什麼用!」

「驢魔王穿著斂神斗篷,又用聖兵壓制神念,怎麼還怕被識破?」

「你不知道魔龍之齒的來歷吧!魔龍之齒感應能力之所以超強,並不因為它真的是魔龍的牙齒,這個世界哪裡來的真龍?至於傳說中的靈界有沒有就不得而知了。」

遲不飽想來一會兒,又再次說道。

「魔龍之齒其實是狗的牙齒,傳說百萬年前初代獸王最先統治土域,上古妖獸噬天吞地獒犬逃離靈界,被初代獸王制服,養做了寵物,取名魔龍。後來這隻倒霉的狗死了,因為它的一顆牙齒十分獨特,便被製成了戰刀,沒想到經過百萬年,這把戰刀有了靈性,就變成聖兵魔龍之齒了!」

「別聽他胡說,這就是神龍的牙齒!」地道中傳來驢魔王的驢叫。

遲不飽回頭看看,未做理睬,又對鍾楚說道:「切!騙鬼呢!所以魔龍之齒對兵器的感知力極強,只要是能引起魔龍之齒顫動的兵器,那自然不是一般的兵器,這也是這驢跑的快的原因!」

「那來的人還是不能發現驢魔王啊!」

「這說明來的人中,定有一人攜帶的東西,讓笨驢感到了恐懼!」

驢魔王爭辯道:「來的人有聖兵啊,矮胖子! 總裁好凶勐:前妻躺下,別鬧 會跟魔龍之齒的神念產生共鳴的!」

「莫非是人族四大仙派?」聖兵只有人族四大仙派才有,梅蘭宗的聖兵已經被梅傲雪捲走了。

遲不飽疑惑的想到,「四大仙派怎麼會來帝都?」

。 隨著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門外傳來了嚴小晶的聲音。

鍾楚與遲不飽原本已經做好了絕不開門的準備。

怎麼會是嚴小晶?鍾楚很疑惑,她怎麼會和驢魔王感知到的那些危險人物在一起?

「鍾楚開門啊!」嚴小晶已經叫了很長時間的門,她知道這門是有點厚重,通向下面的階梯也是很長,她又加大了氣力,使勁的喊道:「鍾楚!」

鍾楚小心的透過門縫,向外張望著,除了嚴小晶與嚴冬之外,還多了一個漂亮的小姑娘。此時這個小姑娘也正在通過門上的縫隙,向裡面觀瞧。她已經迫不及待想見識一下裡面的人與物了,竟然藏在這樣一個地方,肯定很是有趣!

鍾楚仔細的觀察著,除了他三個沒有任何人在裡面。他剛把門打開,只覺的得面前一陣狂風略過,那陣風奔著地下室而去,直吹得地下室中的書頁搖動。

只有紫韻自己知道,這是自己的三個保鏢中最厲害的一個,他是提前起進去探查情況了。每次都是一陣風,年紀一大把了,還這麼劇烈的活動,也不怕閃了老腰,真是討厭的老傢伙!

三個人跟著鍾楚來到了地下室,還未等鍾楚有所表示,紫韻就按耐不住了。

她看著鍾楚與遲不飽,搶先說道:「你們好,我叫紫韻!你們就是小晶說的有趣的人么?哈哈!」

她看著遲不飽穿著的很是邋遢,左手中拿著一塊烤羊腿,右手拿著一本書,滿嘴都是油漬,不禁咯咯的笑了起來。

她的笑聲讓遲不飽很是不舒服,這分明是在嘲笑他,哪裡來的一個這麼沒禮貌的小姑娘。名字倒是不錯,叫什麼紫韻,聽著倒是有一番韻味,不過這點禮節與素質可就真不敢恭維了!

看她的穿著,應該是個富貴人家的孩子,怎麼家教這麼差?竟然當著我的面嘲笑我,我什麼樣子,礙著她什麼事!

「請問這位姑娘,來到寒舍有何貴幹?」遲不飽不滿的問道,嚴小晶與嚴冬隨便帶人來,應該先問問他自己的意見。這姓嚴的兩個孩子也真是的,不拿自己當外人,富貴人家的孩子素質都不怎麼樣!

紫韻一路上聽嚴小晶給她講述著這個地下室中好玩的事情,還有一頭會說話的驢呢,不過嚴小晶沒有告訴她驢魔王的真實身份。

「不是說有一頭會說話的驢么?」紫韻眨著眼睛看著嚴小晶,她已經四處看了好久了,除了地上的幾根驢毛之外,她什麼都沒有找到。

嚴小晶也是十分納悶,她看著鍾楚問道:「對啊,驢魔王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