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

「我也是你家的啊。」

這人真是。

一路上,許先生都在嘗試說服她要對他好,聽到阮阮停了車就快步下車。許先生太令她窒息了。

不過阮阮還是忽略了電梯是要等這一事實。

「這麼想早點回到家對我好啊?」

已經走到落跑阮阮身邊的許先生俯在她耳邊輕聲說道。

啊呸,許司覃突然下流啊這是。

阮阮不想回去了……反正有種不好的預感,她剛剛應該呆一一家的。

「我們說好的,適應期。」

她還能掙扎一波。

許先生,你得做一個有原則的律師。

「哦,我喝酒了。」

那又怎樣?

「我喝醉了。」

阮阮:我怎麼沒看出來?

「你要照顧我。」

阮阮沉默地走進電梯。耍無賴呢。

復仇撒旦別愛我 「還有啊,我要向你學習。」

又牽上手了。

「學習什麼……」

「鬧騰。」

許司覃你怕不是真的醉了?

甩開他的手,為了自己的人身安全,她要遠離許司覃。 第289章詭異的楊家

中都,北冥焱一個人正坐在一個酒館之中,聽著周圍人群的議論聲,悠然自得的輕酌杯中之物。

周圍毫無營養的議論聲讓北冥焱感到無聊,索性留下一些銀錢,直接離開。

「主人,我們什麼時候動手?」

屠戮和飛影隱藏在暗中,沒有人能夠看到他們。屠戮所得到的那部古籍中,記載了不少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暗殺之術,其中隱匿身形的手段良多,對於屠戮和飛影來說,想要隱藏起來,漫過眾人的視線,實在是太容易了。

「不急,楊家乃是遠古時期陣法大家流傳下來的家族,楊家府邸肯定陣法繁多,其中不免有你我都無法應付的強大陣法。對了,上次瘋魅給你的那份楊家的資料還有沒有,我要看看,找一下陣法的突破點。」

「有。」

聲音落下,北冥焱的懷中突然出現了相當厚的羊皮紙書。北冥焱摸了摸那羊皮紙書的厚度,額頭頓時冒出一絲冷汗。這得多少信息,才能弄成這麼厚的一本書,這還是一分資料么!

「先找個地方落腳,我需要好好看一下,這本書……啊不是,是資料,有些厚……」

暗中屠戮和飛影對視一眼,無奈一笑。那份資料確實有些太厚了,足足半尺的厚度,就算北冥焱日夜不停的看,恐怕沒有個幾天幾夜也難以看完。

一路沿著熟悉的路線,北冥焱再次回到了傅家。站在傅家門前,北冥焱望著眼前的朱漆大門,心中不禁感嘆,中都之人奢侈享受,就算不是最強的世家,臉面也是做的足夠,周圍房屋瓦器全部都是琳琅之玉,耀眼而又華麗,只不過也只是金玉其外罷了。

「清風,出來接我。」

北冥焱放開心神,在傅家府中找到了傅清風的位置,隔空傳音,根本不費絲毫力氣。

本來因為被封印了實力,整日無所事事而在書房看書的傅清風陡然聽到耳邊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待想起來之後,臉上頓時浮現出一絲興奮。

「北冥,你在哪?」

「你家門外。」

雖然傅清風沒辦法傳音詢問,但是以北冥焱的實力自然不用擔憂,回應之後,便在門外靜靜等候。

「北冥,進來!」沒多久,傅府大門便從裡面打開,一臉喜色的傅清風四周小心翼翼的看了一遍,這才讓北冥焱進入府中。

「清風,我看你怎麼這麼警惕,是不是又出什麼事了?」

北冥焱奇怪,轉頭看向周圍,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

「咦,北冥,你的眼睛好了?啊,不對,不是說這事的時候。你不知道,自從瘋魔殿與荒天城開戰以來,瘋魔殿對中都的注意力就鬆了很多,楊家也有機會在暗中做一些手腳。你知道的,因為你和楊家的關係,瘋魔殿特意沒有封印楊家之人的修為,這也導致現在楊家在中都一家獨大,甚至開始在暗中勾結聯盟軍的人,要一起對付瘋魔殿。這段時間以來,中都之人是有苦不敢言,楊家之人猖狂無道,滅絕人性,最近正在以各種理由抓捕實力被封印之人,似乎是因為楊家偶然得到了一份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邪惡陣法。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最近倒霉的終究是原本的五大家之四。」

「這麼說,你們傅家也被楊家覬覦了?」

北冥焱皺眉,隱約感覺事情有些不對。楊家本就是遠古時期流傳下來的陣法大家,又怎麼會偶然得到一分遠古陣法,而且還是十分邪惡的陣法。楊家之人雖然在中都猖狂,但是卻也不敢離開中都,畢竟他們也要擔心瘋魔殿會注意到這裡,不應該這麼猖狂才對。

「不是覬覦,是針對。」說著,傅清風臉上露出一絲愁苦。「我傅家之前就與楊家不兩立,如今楊家稱雄,自然會針對我傅家。我傅府原本有修為之人上千,但是最近也只剩下幾百人了,全部都是被楊家之人抓去的。說起來,我老爹似乎對你和瘋魔殿很是不滿,畢竟瘋魔殿之人也是因為你的關係才沒有封印楊家之人的修為,這才導致了現在的局面。你先跟我來,去我的房間慢慢聊。」

說著,傅清風鬼鬼祟祟的帶著北冥焱一路躲過所有人的注意,來到了傅清風的房間,這才終於放心下來。

「最近楊家大門之外一直都在向外面流淌著鮮血,每次到了深夜,還能夠看到楊家府邸之中不時的閃動著一絲絲血紅色的光芒。從楊家傳出來的血腥味,割了幾條街都能聞到,也不知道楊家究竟殺了多少人,又是什麼樣的邪惡陣法,導致了現在的局面。」

傅清風從自己的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壺清酒,與北冥焱對飲,臉上滿是痛恨的神色。

「楊家之人無道,太過猖狂,似乎那陣法已經準備的差不多了,最近的動作越來越大,似乎根本不在乎瘋魔殿之人是否會注意到他們。情況,似乎很不妙。」

聞言,北冥焱臉色頓時嚴肅下來。事情的發展,似乎已經超過了他的意料,隱約間,北冥焱有一絲不好的預感。

「不過,說是陣法,但是中都之內卻也沒有任何人知道究竟是不是陣法,這也是別人的說法,只能暫且相信。不過,我不太相信是陣法,陣法的話,所閃動的血光應該不是那個樣子的。」

「那是什麼樣子的?」

北冥焱注意到傅清風臉色的怪異,開口問道。

「就是,高高低低,有的地方比較亮,有的地方比較弱。經過楊家的時候,有時還能聽到一些沙沙的聲音,還有一絲像是利劍割破空氣的聲音,非常的詭異。」

北冥焱沉思,如果當真如傅清風所說的那般,那麼楊家得到的就絕對不會是陣法,陣法不應該會是這樣的情況。

「而且,最近楊家似乎也開始抓捕很多平凡的人,似乎非常需要人的血肉一般。一開始的時候,他們還只是暗中,但是到了現在,幾乎已經算是明目張胆了。現在整個中都都是人心惶惶,已經有不少人家想要搬離中都,但是卻無一例外,全部都被楊家發覺,抓了起來,不知道怎麼樣了。」

傅清風唉聲嘆息,但是北冥焱只覺得心中的預感越來越不好。

「鮮血……屍體……高低不平的血光……破空聲和沙沙聲……我好像知道這個東西,但是,想不起來了……」

本書源自看書惘 第290章猜測

北冥焱臉上滿是苦悶,在自己的印象中,似乎有一樣自己曾經見過的東西非常符合傅清風所說的模樣,但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了。

「怎麼了,北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麼?」

傅清風見到北冥焱的模樣,開口詢問,很是不解。

北冥焱搖了搖頭,道:「不知道,你說的情況如果都是真實的話,那麼這樣東西我肯定見過的,但是,想不起來了。我明明就感覺到,這樣東西,我非常的熟悉,但是,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不過我可以確定,這樣東西,我肯定知道,而且非常熟悉。」

「非常熟悉?那你快好好想想,這麼邪惡的東西,一般不會太多的。需要那麼多人的血肉,這根本就是有違天和。」

傅清風也嚴肅起來,如果能夠提前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對他們來說這是非常有利的事情。而且最近楊家的行為越發的猖狂,根本不懼瘋魔殿會注意到他們,這也間接的說明了這個不知名的東西的強大,一旦爆發出來,怕是後果難以想象。

「主人,我想,我知道是什麼了。」

暗中的屠戮和飛影突然現身,把傅清風嚇了一跳。認清楚來人之後,傅清風這才放心下來。

北冥焱阻止想要開口抱怨的傅清風,目光看向開口的屠戮,問道:「你說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了?」

屠戮肯定的點了點頭,道:「是飛影告訴我的,她比較了解,讓她來說吧。」

「飛影,你說。」北冥焱將目光轉向飛影,卻見到飛影的臉色異常的嚴肅。平日間都保持冷漠的飛影竟然會擺出這樣的表情,可見事情的嚴重已經超過了預料。

「是喋血草,主人你從天炎沙地中帶回來的喋血草。我曾經和清雅姐姐一起觀察過那種植物,以血肉為食,繁衍迅速。屠殺獵物的時候,那喋血草的草葉上會冒出淡淡的紅光。尤其是那株幾乎進階成為喋血王草的植株,夜晚的時候,它散發出來的血光最為明顯。捕食獵物的時候喋血草會發出沙沙的聲音,這是它們在吞噬血肉,攻擊的時候也會因為葉片的凌厲,從而發出破空聲。如果傅清風說的都是真的,我可以肯定是喋血草無誤!」

聞言,北冥焱頓時愣住了。

喋血草,那個曾經給整個遠古帶來巨大恐慌的植物,也是他從天炎沙地中帶出來的恐怖植物。

「可是,喋血草已經近乎滅亡了,整個天下,應該只有我們冥凰門才有喋血草的存在啊!」北冥焱不解,不明白為何楊家會得到喋血草的種子。「等等,冥凰門裡那個楊家的姦細……喋血草被放在山後的熔岩地脈旁邊,這麼說,那個姦細的目標並不是神凰傳承,而是……喋血草的種子!」

北冥焱一掌拍在面前的桌子上,心中暗恨,只是不知道為何楊家竟然會得到喋血草的情報。

「主人,在你和父親離開的那兩年裡,聯盟軍曾經有人特別深入冥凰門,知曉了喋血草的存在,也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們才知道聯盟軍一直在暗中針對冥凰門。也許,當時喋血草的存在已經暴露出去了,只是我們不知道。楊家近日不是和聯盟軍有所勾結么,我想,聯盟軍應該是把喋血草的存在,告訴了楊家之人。然後楊家派人來冥凰門做姦細,目標便是喋血草的種子。」

飛影不斷的推理,但是卻讓傅清風和北冥焱心中越發的感覺不妙。

「聯盟軍是由各大勢力聯合而成,其中有不少勢力都是從遠古時期便傳承下來的,宗門內部肯定有一些古籍,記載了喋血草的存在,所以聯盟軍才知曉了喋血草的情況。混蛋,竟然被算計了!」北冥焱悔恨不已,當初就不應該被璐璐所勸倒,將喋血草拿了出來,否則也不會演變成現在的情況。萬一喋血草沒有清理乾淨,在暗中任憑其發展的話,後果將會是不堪設想的。曾經的遠古時代,諸強林立,但是卻依舊讓喋血草帶來了巨大的恐慌,最終還是至強者聯合出手,這才沒有讓喋血草的恐怖繼續下去。

但是如今的大陸,又怎麼可能再出現那種時期的至強者,又有誰能夠阻止成長起來的喋血草。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就不能等了,今晚,立刻出手!」

北冥焱眼中閃爍著一道道冷光,楊家的作為,將會毀滅整個大陸!

「可是,楊家內部陣法無數,我們還沒有找到破解的辦法。如果有什麼強大的陣法我們不能對付,很有可能讓我們有去無回啊。主人,此事萬萬不可衝動!」

屠戮焦急的開口,對於他來說,北冥焱和飛影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用整個大陸來換取北冥焱和飛影的安全,也許屠戮真的會這麼做。

「來不及了,清風,我修書一封,你幫我找人送去冥凰門,就是落凰嶺的位置,你應該知道吧。」

聞言,傅清風點頭,立刻起身離開,去找可以信得過的人。

「今夜,飛影跟我去一趟楊家,我們先確認一下我們的猜測是不是真的。屠戮,你去荒天城,找瘋魅,把我們的猜測告訴她。不行,暫時不能著急,你和我們一起去楊家,確認一下情況。如果我們的猜測是真的,你立刻去一趟荒天城,把消息告訴瘋魅,我想她應該知道喋血草的恐怖的。就算她不知道,瘋魑也在那裡,以我們和瘋魔殿的關係,他們應該不會為難你。這件事情確實不能衝動,只是希望我們的猜測並不是正確的吧。」

北冥焱重新坐下來,卻發現自己面前的桌子已經被自己之前那一掌拍成了齏粉。

無奈嘆了一口氣,北冥焱察覺到自己有些慌亂,只好暫且讓自己平靜下來,也好應對晚上的行動。

「好!」

一旁,屠戮和飛影答應一聲,同時開始幫北冥焱一起分攤那本厚厚的資料。多掌握一些東西,對他們晚上的行動,也好多一些便利與幫助。畢竟,萬一真的存在強大的陣法,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火龍王,這件事情,你有什麼看法。」

北冥焱一邊細細觀看著手中的資料,一邊暗中詢問真正的上古生靈。

「你們的猜測和我一樣,也許真的是喋血草。事情有些大條了,我找一下黑狐,你們晚上的計劃暫時更改一下吧,好好獃在這裡,我找上黑狐,去去就來。」

說著,火龍王化作頭髮絲一樣的紅色光線,繞到了飛影與屠戮之間,將自己剛才所說,又重複了一遍,這才和同樣化成一條頭髮絲一樣的黑狐飄然離開,轉眼之間,便不見了蹤影。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想來想去,阮阮想看看手機。

許司覃應該給自己留了消息才是。

然而沒有。

她想多了,許先生對她也就是挺好的,沒有那麼好。

她自己安慰自己。

然而三小隻群里這是在聊些什麼?除了罵自己阮阮想不出劉小念和林小椋能聊出幾百條消息的理由。

可是林小椋不是……還生著氣呢吧……

她啥也不敢說。

默默爬樓好了。

翻到下面,無意發了個林之椋的表情包。

要死了。

急急撤回。

群里瞬間變冷。

阮阮等了許久。

劉小念:那什麼?我來緩解一下氣氛?

林小椋:我明天回法國。

劉小念:你懂我嗎?

林小椋:懂。

阮小阮不敢說話。

不是,這倆人就不能私聊去嗎?

搞得她……很想說些什麼哎。

林小椋:阮小阮。

這是叫她還是單純的打了幾個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