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止怒笑道:「與你無關。我一看到龍輕寒,就知道是她在搗蛋。不過能與智慧龍一戰,被她捉弄也值了。」

旁邊的龍暴烈不滿的說:「你和智慧龍一戰倒是痛快了,我卻被連累的跟龍閑心打了一場。結果龍閑心這傢伙還真能打,我根本沒佔到什麼便宜。」

龍止怒哈哈大笑,說:「不滿意,那你也可以跟華子良打一場嘛。我可明白告訴你,當時我連萬仞峰巒境都用出來了,也只打了華子良一頓拳腳。最後,還被他用我的境界之力把我給困起來了。」

龍暴烈搖頭:「你當我傻呀!跟智慧龍打,那不是自找沒趣嗎?也就是你這樣以戰鬥為樂的傢伙,挨了揍還覺得痛快。」

「不找比zi更強的對手,哪裡能體會到戰鬥的真正樂趣呀!」龍止怒搖頭嘆息,一臉「你不懂享受戰鬥樂趣」的表情。

與龍族長老們暫時沒什麼多說的,而且龍執意他們也要回去照顧那些幼年龍族。龍執意他們十個是常駐隱龍谷,但照顧幼年龍族的事情則是長老會成員輪班,今天恰好輪到他們十個。龍執意有事可以走開,沒別的事自然要儘快回去當幼兒園的園長。

放出龍止怒,確定他meishi之後,華子良等便與龍執意他們告辭,轉向龍閑心他們的住處。

龍閑心他們幾個同住在一片範圍不大的叢林里,大家算是鄰居。

他們出生的時間比較早,當年龍族在大陸與三族爭鋒的時候,幾人也都叱吒風雲過,龍閑心還是一座龍城的城主。到現在,以前的事情都成了過眼煙雲,他們的姓名也成了抱殘守缺失意無趣,還有閑得meishi瞎操心。

不過,早出生也有一點兒haochu,就是龍族的成婚禁令管不到他們。龍閑心曾經是龍城城主,當年也吸引了不少女龍族的青睞,最後娶了一個叫龍幽明的女龍族。龍抱殘和龍失意、龍守缺和龍無趣則分別是一家。

龍幽明的興趣是尋幽訪密,探索諾拉的未知世界。從這個方面來說,她和龍探幽等龍族倒是興趣相近。但龍幽明並沒有因此和丈夫鬧什麼矛盾,也沒鬧婚變的想法。實際上,龍幽明還曾經配合丈夫,封印了實力跑去大陸探查各國的地形地貌。

諾拉雖然有傳送陣可用,但國家層面的爭鬥,充分利用地形讓對手處在不利的境地,也是很有效的手段。龍幽明雖然對丈夫所做的事情不感興趣,但在做zi喜歡的事情時,還能幫上丈夫的忙,她也是很心甘情願的。

龍輕寒帶人趕到龍閑心他們的住處時,龍閑心已經等得有些不耐煩了。他這裡是最後一個被拜訪的,又是對信息的掌握最不充分的,龍輕寒必須把很多事情都理順了,才會帶華子良他們來拜訪。

看到龍閑心他們,龍輕寒也不多說什麼廢話(她也擔心言多有失,被龍閑心等人從zi的話語里找到什麼破綻),笑著打了招呼以後,立刻就讓華子良把龍涉川和龍戰天放出來。

龍涉川和龍戰天一脫困,首先找地方方便。他們可不是龍族,兩天不吃不喝問題不大,兩天沒有方便可有些憋得難受。

等他們一身輕鬆的回來,龍戰天fen的瞪著眼睛,說:「華子良長老,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挑起大陸與潛龍城的紛爭嗎?」

龍涉川卻比龍戰天有頭腦,打眼一瞅,在場的有龍輕寒這個魔頭,他就把一半事情推理了個**不離十。抬手制止住fen的龍戰天,龍涉川有些無力的問:「這次的事情,應該和龍輕寒有些關係吧。」

「沒錯,」龍輕寒點了點頭,說:「這yiqie都是我的設計,和三族長老會沒有任何關係。至於華子良,也是我局中的一顆棋子。」

龍涉川點點頭,說:「那就沒有什麼問題了。華子良長老,你要在龍島呆多久?」

他問這一句卻不是無的放矢。潛龍城一直想建立三族的第四大帝國,最大的障礙就是三族長老會。華子良身為長老會唯一的龍階長老,而且在與龍涉川的戰鬥中展示出超絕的戰鬥力,想必在三族長老會有很大發言權。

現在華子良又是以個人身份來的龍島,受三族長老會的制約應該最小。如果潛龍城能和華子良先建立起良好的個人關係,在關鍵時刻總會有些haochu。 龍涉川zi,當然是希望華子良能夠在龍島多呆一段時間的,好給潛龍城一些下功夫的機會。至於華子良抓了他和龍戰天的私仇,龍涉川也顧不得那麼多了。何況,中間都是龍輕寒在搗鬼,嚴格來說華子良也是受害者。在沒有確定華子良對潛龍城的態度如何之前,計較太多不好。

華子良還沒有開口,龍輕寒已經搶先說:「華子良他們在大陸還有些事情,恐怕不好在龍島呆多久。」

龍輕寒答應了龍玉蠍要幫忙的,如果華子良老呆在龍島不回大陸,這忙她可怎麼幫呀!

龍玉蠍不是龍族,離開龍島之後,可不能像龍輕寒這樣隨意返回,甚至還能帶人來。龍玉蠍是住在潛龍城的龍血獸人。可她沒參與龍橫野龍涉川他們的謀划,回大陸又沒走流浪貴族那條線,而是陪她被放逐的弟弟一起回去,和潛龍城也就沒什麼關係了。

所以,龍玉蠍想通過傳送陣回龍島的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硬闖肯定不行,傳送陣在大陸那頭可是有龍族守著呢。找別的理由吧,一下還真不容易。除非龍玉蠍肯像她zi說的那樣,回龍島讓龍族把她封印起來。

不過那樣的話,龍玉蠍就算給拴死在隱龍谷了。以她的性子,不到最後shizai沒得選,才不會走這條路。

因此,龍輕寒要完成zi答應幫龍玉蠍的事,只能鼓動華子良早點兒回大陸。只要華子良肯走,龍輕寒zi要從龍島脫身,其實很容易找到門路。

只是華子良剛剛明白zi被龍輕寒糊弄了一大圈。要說他也沒吃什麼虧,但心理上的壓力太大。所以,現在華子良對龍輕寒的任何建議都心存警惕。龍輕寒說他要回大陸,華子良立刻警覺的看了她一眼,說:「也不會那麼快,我來龍島還真有些事,應該會呆一段時間。」

龍涉川笑道:「這樣啊。有時間的話,希望華子良長老夫婦能來潛龍城坐坐。說起來,龍白石也是從潛龍城返回大陸的,這裡也有他生活過的地方呀。你們來龍島不去kankan也有些說不過去。」

龍靈仙被不少人當做龍白石的女兒,龍涉川這樣說,倒也合情合理。

龍靈仙代丈夫應下龍涉川的邀請。龍玉蠍不在,她可不敢保證妹妹就不會對zi下手,也擔心中了龍輕寒的圈套。這方面的專業技能龍靈仙也很缺乏,只好用最笨的方法,盡量和龍輕寒的安排反著來,以避免中計。

當然,什麼都反著做也很危險。那樣的話,龍輕寒只要把zi的意思反著表達,就能把你帶到坑裡。龍靈仙也是在想清楚了以後,才這麼明確的提出了zi的意見:龍輕寒在龍島用的是龍族形態,大家都知道她的厲害,想設什麼圈套,應該更加困難吧。

龍涉川得到華子良和龍靈仙的肯定回應,暫時沒有別的事情要說,微笑著向眾人告辭后,便帶著龍戰天返回潛龍城。龍閑心他們幾個龍族一直挺關心潛龍城,住的地方離那裡不算太遠,以龍涉川和龍戰天的實力,結伴橫穿這段叢林倒也沒什麼危險。

華子良也起身告辭。龍輕寒已經恢復龍族形態,又把zi的局揭穿,現在卻不好同他走在一起,只有龍靈仙和賽洛跟他一起走。

不過華子良帶著精靈撫養大的孩子的名頭,把叢林當作後院也不會引人懷疑。所以,龍閑心等也沒說送送他們,就讓他們離開了。

嗯,這麼多年下來,龍島的高階魔獸已經學會了尊重龍族在這裡的超然地位,見了龍族繞道走,絕對不敢主動發起攻擊。

不過,對潛龍城那些龍血後裔,龍島的高階魔獸可沒什麼尊重的意思。有了機會,它們會毫不猶豫的獵殺幾個做點心。龍輕寒不跟他們一起走,龍靈仙又是人族形態,如果沒有一個合適的理由,還真不好解釋華子良他們能放心大膽的在龍族居住的地方任意走動。

回到龍靈仙的那個山谷,他們先是用魔法給賽洛構建了一座安全的住宅讓他住下,又從山谷里尋了些食材讓賽洛zi處理了當作食物,然後,夫妻倆才把賽洛單獨留下,遠遠的躲到山谷的另外一邊。

比起上次被魔法屏障保護(拘禁)起來,這次賽洛受到的待遇可好了太多。只是賽洛並不太在意這些。他是盜賊的兒子,就算還沒跟父母進樹林做盜賊,但這些基本的樹林生存技能他平時也在有意加強練習的。

雖然這裡是叢林不是樹林,但那些樹林生存技能同樣也是有用的。很多在樹林里分佈的低階魔獸品種,在叢林里繁衍得同樣也很好。

賽洛掌握的樹林生存技能,還是可以保證他短時間內在叢林里安然無恙的,不管安全還是食宿都不會有太大問題。龍島的叢林對他來說,其實也不會更兇險。所以,賽洛並不是特別需要華子良和龍靈仙給他準備這個安全舒適富足的林中住宅。

如果讓賽洛zi選,他寧肯選龍靈仙在魔法陣上的悉心指點。

可惜,這個要求至少暫時很難滿足。賽洛小心翼翼的提出來以後,龍靈仙倒是不吝於指點他一下的。畢竟,她也接受了賽洛算是zi弟子的事情。

只是華子良可沒那麼多耐心dengdai。食宿都準備好,確定賽洛即使獨自一人在這裡生存一段時間也沒有問題以後,華子良甚至顧不上跟賽洛解釋,只說了一句:「賽洛你zi在這裡呆著呀,哪裡也別去,等我們回來。」然後拉起龍靈仙就走。

龍靈仙只來得及向弟子表示了一個歉意的微笑,便被丈夫扯出了門外。出門以後,華子良居然扯著妻子用了個空間跨越,把龍靈仙嚇了一跳:龍族用空間跨越,還從來沒有帶著其他人一起用的。

因為空間跨越使用起來太複雜,還涉及到個人天賦。多個人干擾,不只跨越容易失敗,還容易傷到人。

華子良這次也算是超水平發揮了,帶著人還在兩三秒內就用出了空間跨越,而且一下跨越出去兩百來米。

龍靈仙被丈夫的急切弄得有些好笑,又很感動。來到山谷另一邊,龍靈仙輕巧的掙脫丈夫的手,吃吃一笑,圍著華子良旋轉了一圈,身上的龍族戰衣已經變化成一頂小小的帳篷,把她和華子良都包在裡面。

一夜顛鳳倒鸞,可讓華子良見識了龍靈仙瘋狂的一面。開始那幾回,龍靈仙比華子良還主動,根本等不及他施展里爾的秘技。情緒激動起來,華子良甚至壓不住她,反而被龍靈仙翻到了上面。這是不是傳說中的逆推?

諾拉一天的時間很長,四十個小時還多。他們今天的良辰美景又開始的比較早,這一夜對華子良和龍靈仙來說,足足有二十四個小時。

這二十四小時里,兩人總共只睡了不到八個小時,而這八個小時還被六次激情分成了五段。如果不是華子良還保持著一些地球上的習慣,每次激情過後總要有一段時間的困頓期,他們恐怕連這八個小時也睡不到。龍族完全可以連續幾天不眠不休的。

最後幾次,華子良終於說服龍靈仙悠著點,耐心的等他慢慢使用里爾的秘技。直白的說,就是別再那麼一激動起來就把華子良逆推,讓華子良表現出主動的態勢。說shizai的,龍族的強悍可不是蓋的,即使龍靈仙小腹隆起不太方便,主動起來華子良還真按不住她。

龍靈仙在上面的時候,倒是不用特別在意隆起的腹部。換了華子良主動,那就要小心一些了。為了避免壓住龍靈仙的腹部,華子良選擇了側躺的姿勢。

這和兩人以前習慣的姿勢有些區別,第一次他們都有些不夠盡興(話說回來,龍靈仙積極主動也是第一次,那效果可不是一般的好)。

雖然不是很盡興,但丈夫即使激動起來仍然小心翼翼的照顧zi身體的舉動,還是讓龍靈仙感到很溫馨。所以,再一次開始的時候,她並沒有告訴華子良,其實這種程度的衝擊,對她肚子里的孩子根本沒什麼影響,而是微笑著側轉身體,任由丈夫擺布。

有了第一次的經驗,第二次的時候,他們就有了水乳交融的感覺。食髓知味的兩人休息了一陣子后,又這樣進行了一回。他們還有些意猶未盡,可惜良宵苦短,這個時候已經天光大亮,立刻起床都有些嫌晚,更別說還要休息一陣子了。

雖然一晚上折騰了五六回,真正休息的時間比較短,但兩人起來都是神清氣爽,臉上絲毫沒有睡眠不足帶來的陰影和倦怠。

龍靈仙收回戰衣的變化,仍然妥妥貼貼的穿在身上,和華子良一起向山谷走去。

他們出來的時機剛剛好,龍輕寒正從半空中飛過來。看到兩人,龍輕寒在空中興奮的揮了揮手,颼的落到他們面前。 龍輕寒已經去他們給賽洛準備的住處轉了一圈了。龍族其實沒有很固定的住所,他們大都是在一片zi喜歡的叢林里停留下來,每天晚上回到這裡休息,大致的範圍不會錯,但具體住哪兒可不確定。

所以,看到那處魔法建築,龍輕寒想當然的認為:昨晚華子良和龍靈仙就住在這裡。她一時興起,想直接闖進去小小的跟兩人開開玩笑。

這在龍輕寒看來,可根本不算捉弄人。華子良和龍靈仙這麼久沒見面,見面之後會做些什麼,有過類似人生經歷的龍輕寒就是用腳趾頭去想也能想得到。既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就算被她撞破,那也不能叫捉弄吧。

所以,龍輕寒也沒打招呼,用足了力量,甚至用上了她能用出的最強境界之力,直接朝門撞了上去,打算一口氣衝進華子良和姐姐的卧室。

很遺憾,龍輕寒疏忽了一件事。她回到龍島以後雖然解除了一部分封印,但龍族長老會還沒來得及把她的封印完全解除(龍輕寒懷孕了,也可以享受這個待遇),所以,眼下她最多只能發揮出超階的實力。

而龍靈仙呢,早就完全解除了封印,完全可以施展出zi的全部實力。昨天龍靈仙趕時間,又擔心賽洛的安全,索性用zi最強的力量幫他構建了這處魔法建築。雖然沒有人主持,但這處建築也不是隨便一個龍族就能一下撞開的。何況,龍輕寒現在只能算超階呢?

於是,「嗵」的一聲,像子彈一樣撞上去的龍輕寒,又像子彈一樣反彈了回來。

幸虧昨天龍靈仙被華子良拉著走得太急,既沒有在門上布置攻擊魔法陣,也沒設置隔音魔法陣。龍輕寒被彈飛以後,大門並沒進一步的反擊。

而且,聽到門外有聲音的賽洛,也停下修鍊,跑到門口小心的問道:「誰呀?」他明白得很,如果來的是華子良和龍靈仙,肯定會zi開門,不會鬧出這麼大的動靜。

既然動靜這麼大,來的肯定是別人,搞不好還是魔獸。沒有確定對方的身份和來意之前,賽洛可不會輕易開門。

龍輕寒揉了揉被撞的有些痛的肩膀頭,暗自慶幸沒有外人看到剛才那一幕:她在龍島可是名人,誰不認識呀!剛才傻呼呼的撞門卻被反彈回來,別人的玩笑沒開成,反倒被人捉弄了一下,這事發生在她龍輕寒身上,那些被她捉弄過的人知道了,還不得笑掉大牙?

聽到賽洛的聲音,龍輕寒用很平靜的聲音回答道:「是我,龍輕寒,你的老師。華子良和我姐姐呢?他們還沒起來嗎?你去幫我看一看。」zi闖進去開玩笑的事情看來是沒戲了,不過,龍輕寒可以鼓動賽洛試試。

賽洛一聽是龍輕寒來了,趕緊打開門,說:「華子良長老和龍靈仙老師昨晚沒有住在這裡,我也不知道他們去了什麼地方。龍輕寒老師,請進來吧,或許等一會兒他們就該回來了。」

龍輕寒搖搖頭,說:「不用了,我去找他們。賽洛,你zi把門關好。」說完,龍輕寒便飛上半空,繞著山谷飛行起來。

華子良和龍靈仙呆的地方其實挺醒目。那是當然,好好的叢林里憑空多出一頂帳篷,在空中離老遠就能看到。龍輕寒也是被那座建築吸引了注意,才沒留意到在山谷另一邊就有異常qingkuang。

眼下知道兩人不在魔法建築里,龍輕寒飛起來打眼一掃,便發現了不遠處的帳篷。她正往那邊飛過去,龍靈仙已經收回龍族戰衣,和華子良穿得妥妥貼貼的走了過來。

龍輕寒剛吃了一頓閉門羹,看到華子良和姐姐,卻是笑得全無半點芥蒂。落地之後,也絲毫不提剛才的窘事(這種事情說出來,不是zi給zi製造笑料嗎),甚至沒再說起要華子良儘快返回大陸的問題。起初,龍輕寒急急忙忙趕來找他們,可就是想說這個的。

不僅如此,龍輕寒還笑著向華子良推薦了幾個龍島上的風景,建議他有空帶著龍靈仙去kankan。

這才是龍輕寒做事的真正風格。她絕對不會把zi的真實目的直接告訴對方的,而是先順著你的想法提出意見建議,削弱了你的警惕性之後,盡量用間接的方式讓你zi朝著她的目標行動,不知不覺中落入圈套。

如果沒有這個本事,在龍島人人都提防著龍輕寒,她還怎麼捉弄人呀?

華子良果然有些降低了警惕性。畢竟,龍輕寒也與他有過肌膚之親,還懷著他的孩子,而且也沒什麼因愛成恨的糾葛發生。就算龍輕寒現在換了個形象,華子良內心深處,對她也是有種親近感的。

雖然已經知道了龍輕寒的真性情,華子良多少有種「我們倆的關係這麼特殊,總該有些特殊待遇」的想法。只要龍輕寒沒有表現得那麼明顯,華子良還是相信她不會捉弄zi的。

聽龍輕寒指點他們遊山玩水,華子良眉頭一皺,有些遲疑的說:「這樣恐怕不太好吧。」

龍輕寒微微一愣。她是真的有些驚訝:「難道子良居然看破了zi的計謀?可這不對呀!真正的布局還沒展開,連我zi都不知道將來會怎麼發展。現在只是鋪墊,剛才的話從任何方面來說都沒有問題,他到底看出什麼來啦?」

情急之下,龍輕寒就有些口無遮攔了,說:「到了龍島四處遊覽一下有什麼不好的?難道你就想跟昨晚那樣,和我姐姐整天窩在床上呀!」

龍輕寒捉弄人,更多的是靠一環套一環的陷阱,在平時的言語上可沒那麼小心翼翼。偶爾的失語,反而有助於化解目標人物的戒心。

至於剛才那番話所涉及的含義,完全就是龍輕寒猜到的。她也是過來人了,華子良和龍靈仙數年不見,見面后的第一個晚上會發生什麼事情那不是顯而易見的嗎?何況,他們還特意把賽洛留在山谷一邊,去過zi的兩人世界。

當然,龍輕寒只猜到這個也說不出剛才的話。華子良和龍靈仙是夫妻呀!夫妻之間的正常生活,那可沒什麼好指摘的。剛才龍輕寒話里話外,可透著點兒指責華子良放縱無度的意思。

華子良被龍輕寒說的有些臉紅,要反駁吧,想想昨晚的表現,他還真沒底氣開口。

龍靈仙卻很坦然的說:「我和子良數年未見,天天窩在床上也不錯呀。」

龍輕寒哼了一聲,說:「靈仙姐姐,你就是幫他說話。平時你在龍島,也沒有整天窩在一個地方不動呀!」

華子良趕緊把話題岔開,說:「我的意思,不是說四處遊覽不太好,只是賽洛怎麼辦?總不能把他關在那裡吧?而且他還要學習呢,也不好帶著他到處遊玩。」

「這有什麼難的?」龍輕寒笑著說,「讓賽洛去隱龍谷不就沒問題了?幼年龍族都是在那裡學習的,賽洛去了也有不少玩伴,總比跟著你們當拖油瓶好吧。」

「這可以嗎?」華子良有些不解的說,「隱龍谷那不是龍族的地盤嗎?」

「行不行你問靈仙姐姐好了。」龍輕寒把問題推給龍靈仙,盡量讓zi隱身到幕後。

龍靈仙點點頭,說:「沒有問題。潛龍城也有一些孩子在隱龍谷學習,以前龍玉蠍就是在隱龍谷和我們認識的。賽洛要學控魔師和魔法陣的本事,在隱龍谷更容易把基礎打好。進階的知識,我和輕寒偶爾指點一下就可以。」

華子良暫時按下心頭的疑問,說:「那咱們先帶賽洛去kankan吧。」

隱龍谷。今天值班的是另外幾個龍族長老,不過聽說華子良過來了,龍執意笑呵呵的從zi的住處迎了出來,主動帶著幾人四處參觀。

隱龍谷名字雖然是谷,但實際上是涵蓋了數條小山脈的一片廣大地區。山脈間的那些小山谷如同一道主幹上擴展的分支,越分越多越分越細,即使是龍執意,也無法精確的說出隱龍谷到底包含了多少條分支的小山谷,以及這些山谷加起來總共有多長。

那道主幹,也就是主谷倒是很清晰明了。在群山之間蜿蜒著延伸出去兩百餘公里,最窄的地方也有兩三公里寬,有些地方寬至數十公里,形成一個山間小平原。

不是妖、魔族的話,進出隱龍谷就只有主谷的一端,也就是龍族長老會重點防範的這一頭。其他地方倒是也能進入隱龍谷,但不管是用飛還是用走,都要經過不少高階魔獸盤踞的叢林。

這些龍島的高階魔獸可比大陸上的同類難說話得多,智慧生物想不受打擾的偷偷越過它們的地盤,根本沒門!

就算龍族和精靈借道,它們也要拉足了架勢,施放出zi的威壓來。打它們是不會主動打,找上龍族和精靈,它們也自知不是對手。但虎死不倒威,這架子不能倒。這樣一鬧,差不多也就通知了隱龍谷:有人想不走大門接近。 龍族的幼兒園,就分散在隱龍谷主谷的幾個大的山間平原上。

那些說是幼年龍族,其實他們也有了三四十歲的年紀(龍族的正常生長發育可比三族慢得多,兩百來歲才算剛剛成年),普遍能發揮出六、七階的實力。再加上龍族本身的天賦,這些幼年龍族可是活躍得很。fanzheng有很多龍執意等龍族長老都不知道的細小山谷,他們可清楚得很。

即使是幼年龍族,他們也已經表現出了不少成年後的性情。有些幼年龍族愛扎堆,跟什麼人都能玩到一起。比如龍輕寒當年就是這樣。

有些幼年龍族則喜歡一個人靜靜的修鍊和思考問題,或者從龍族長老那裡多學一些本領。龍靈仙就是后一種。如果不是這樣,她也沒可能成為龍族之中唯一能一天之內(確切的說,是四十小時之內)連續使用十次空間跨越,並被龍族長老會譽為「最接近智慧龍的龍族」。

要知道,天賦雖然大家都有,但刻苦的程度不同,最後能發揮出來的程度也不一樣。比如龍椒璃,同樣的時段內,她就只能用一次空間跨越,距離也沒龍靈仙遠。龍輕寒甚至根本連空間跨越都用不出來。

當然啦,這樣一來,龍靈仙在同一代的龍族之中,就沒有龍輕寒那麼有知名度。她的名聲只在龍族長老會才比較響,與她同時在隱龍谷學習的龍族,幾乎沒幾個知道她。

龍靈仙就像學校里只知道悶頭學習的好學生,平時不調皮搗蛋,但也不怎麼和其他學生來往。老師喜歡,在老師中間的名氣很大。

不過龍族,即使是幼年龍族,也根本不把龍族長老會放在眼裡。龍靈仙在龍族長老會中的名聲,對她在整個龍族之中的名氣並無任何幫助。

除了幼年龍族,隱龍谷里確實還有一些潛龍城過來的孩子學習。上次華子良過來,只是在谷口稍稍呆了一會兒,沒有進谷遊覽,倒是沒看到這些潛龍城來的孩子們。

今天龍執意帶華子良等參觀遊覽隱龍谷,走了一段路以後,終於看到了一個潛龍城孩子的學習點。

龍族佔了隱龍谷作幼兒園,並沒有把這裡的魔獸清理掉。fanzheng龍島的高階魔獸不會襲擊龍族,即使是幼年龍族也很安全。至於那些不太懂規矩的魔獸,基本也沒能耐給龍族造成什麼威脅。

但龍血三族的孩子不是龍族,他們在隱龍谷不能隨便跑,只能在相對安全的地方呆著,並要隨時得到某些龍族的保護才行。

華子良這次看到的,是一個有十四五人的小型學習點,附近甚至還有一排為他們準備的小木屋。在隱龍谷可不能隨便給這些孩子們構建魔法建築,引來太多高階魔獸的話反而麻煩。

龍靈仙敢給賽洛住魔法建築,那也是她只需要照顧賽洛一個人,不太怕麻煩。隱龍谷里一個龍族長老要照顧好幾個潛龍城的孩子呢。

華子良看了一會兒,終於向龍執意提出想讓賽洛也來隱龍谷學習的事情。即使有龍靈仙和龍輕寒前面給出的定心丸,他還是有些擔心龍執意是否會接受這個提議。畢竟潛龍城的孩子有龍族血脈,算是與龍族有幾分淵源。但賽洛可沒這個條件,龍族長老會能同意嗎?

想不到龍執意很爽快的說:「沒有問題。賽洛想學什麼,他的天賦主要偏重於哪些方面?」

「賽洛是控魔師,具體位階還沒有鑒定。他還在學習魔法陣。那個,他並沒有龍族血脈。」到最後,華子良還是很小心的補充了一句。他擔心龍執意是出於誤會才答應的這麼痛快。

「這和龍族血脈沒有任何關係。其實,不管什麼種族,只要能來到隱龍谷,我們都歡迎,龍族並不是一個保守的種族。龍族長老會也不是一群古板僵化的老不死。」龍執意笑著解釋道。

「是啊,龍族長老會當然希望多點兒三族的人來隱龍谷學習呢。那樣不是可以增強三族的實力嗎?也有助於減弱龍族的生育限制。」龍輕寒在一旁毫不客氣的揭穿了龍執意的真實想法。

哎?還真是這個道理呀!可龍族長老會為什麼不主動找些三族的成員來隱龍谷學習呢?華子良忍不住追問了一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