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火宮的康兀也是臉色陰沉不定,剛才那股威壓下,別說一戰,不能發抖就是厲害了,但他還是冷哼道:「武帝之威,豈是你我能夠揣測的?你不覺的來的人物越厲害,就證明諾亞之舟出現的可能性就越大么?」

鄒辰嗤笑道:「那也得有命取才行,目前的狀況已經超出了我的預計了。祝你們玩的愉快,我先回去了。」

康兀身子停了下來,臨空而立,盯著鄒辰道:「你是說,你要退出?」

鄒辰感受到了對方身上的不善之意,臉色也沉了下來,哼道:「怎麼?難道還不許了?」

兩人的氣氛有些劍拔弩張的感覺,這時一起跟著出來的上百名武者,也全都停了下來,開始認真思考起來。

他們先前也是好玩湊熱鬧,不少人都不明白是要做什麼,但一路過來也都各個清楚了,竟然是為了傳說中的諾亞之舟,一時間各有心思。剛才的滅世之威他們也是察覺到了,各個臉色發白。

「很簡單嘛,人各有志,願意走的走,願意留的留。」

另外一名加入進來的武尊強者捋著鬍鬚道:「強扭的瓜不甜,願意繼續走的,就站到康兀一邊,想回去的,就跟著鄒辰吧。」

他說完,自己一步就站到了康兀身後,笑道:「既然都出來了,沒弄個清楚明白,我是怎麼也不會回去的。哪怕真把命搭在這妖原上,至少也是為諾亞之舟而死,死得其所!」

他這話立即引得不少人贊同,反對的也極多,很快人群就分成了兩半,還有一些猶豫不決的。

鄒辰冷冷的看了那些猶豫不決的人一眼,其中還有不少武王武君修為的,頓時忍不住嗤笑起來道:「若是現在不跟上,等會怕是單獨走出妖原的實力都沒有,就這樣的人還想窺視諾亞之舟?你妹的怎麼不去窺視天地風雲榜,不去窺視十大武帝封號呢?」

這一下立即把所有人都點醒了,剩下那些人全都臉色大變,羞憤的基本全部跑到了鄒辰身後。還有一些已經戰隊了的也紛紛出列,跑到鄒辰身後。

康兀的臉色陰沉的難看起來,他對於前面的未知之數也是十分忐忑,希望炮灰能多一些好壯膽,現在一下就跑了一大半。

鄒辰露出一臉的冷笑,幸災樂禍道:「康兀,就此告辭。祝你找到諾亞之舟,稱霸天武界,到時候可別不認識我了,哈哈哈!」

康兀氣惱的怒道:「若能得到諾亞之舟,老子第一個就殺了你!」

「哼!」

鄒辰冷冷的嗤笑一聲,不以為意,帶著大批的人就要原地返回輕歌林地。

突然一道冰冷的聲音不知道從哪傳來,在妖原上迴響道:「諸位,既然來了,就出點力吧。那諾亞之舟還真有可能會出現哦。」

「誰?!」

鄒辰心中大驚,急忙四下望去。

康兀也是臉色一變,在場的一百多人,竟然沒有發現虛空中藏了人,即便現在聽到了聲音,也完全撲捉不到對方的位置,一個個全部警覺起來。

「呵呵,諸位實力都不俗,沒有必要瞻前顧後的,我們幾個還打算找諸位幫個小忙呢。」

就在妖原上,不知何時突然出現了五個人影,服裝有些怪異,淡藍色的夾襖披在身上。五人是何時出現的,竟然沒有一人知道,而且完全察覺不到他們的修為。

「你們是何人?!」

鄒辰冷然喝問道,心中萬分警覺起來,越是這樣莫名其妙的人,越是十分難纏。

而康兀則是雙瞳都放大了起來,似乎認出了這五人身上的奇特的服飾,臉色要說多難看就有多難看,連呼吸都有些急促起來,額頭上更是爆出豆大的冷汗,淋淋而下。

另外那名武尊強者震驚道:「康兀,你認識這五人?」

那五人目光含笑的望著康兀,輕笑道:「雷火宮的康兀?」

康兀摸了下額頭的冷汗,憨然的笑了幾下,一臉討好的樣子道:「想不到五位大人也來了,早知道的話我這渣渣也不會跑來丟人現眼了,不若這就隨鄒辰回去了算了。」

眾人都是一暈,他們幾名武尊強者,幾乎就是所有人的領袖,現在竟然如此低聲下氣的討好眼前這人,哪裡有半點骨氣的樣子,不由得一個個鄙視起來。

而鄒辰和那名武尊強者則是心中大震,康兀的為人他們是十分清楚的,可不是什麼善渣啊,這五人到底什麼來頭,竟然讓他如此卑躬屈膝!

那五人中的一人笑道:「既然來了,就為諾亞之舟的出世做點貢獻吧。原本也用不上你們,但是剛才那滅世之威太過駭人了,我們師兄弟幾個商量了下,還是找你們出點力更為妥當一些。」

康兀訕訕笑道:「我們這些渣渣能有什麼用,幾個大人太高看我們了。」

那人輕笑道:「放心吧,就算是一卷衛生紙,一條內褲,也有它本身的用處。再者,廢物利用,也是我們最擅長的事。」

眾人一聽,全都怒火上涌,這五人也太把自己當回事了!就算他們有什麼了不起的來頭,自己這裡上百人,武尊強者也有三人之多,實力之強已經不在一個幫派之下了。這五人莫非以為自己是武帝不成,居然敢如此蔑視大家! 那五人中的一位取出一面黑色的幡來,往長空中扔去,迎風招展,在天空中展開,遮天蔽日。

那長蟠上印著許多古怪的符號,在那些符號中間卻是幾個古怪的印記封著一張怪異恐怖的臉孔,那臉孔由金色的筆墨勾畫出來,鮮艷逼人,給人一種震人心魄之感。

「嗞!」

這一下所有人都倒吸了口冷氣,駭然的張大眼孔!

這幅圖案一出,所有人都是一顆心不斷的沉了下去,立即明白了那五人的身份。

在整個西域之中,甚至天武界,沒有人不認識這副圖案。正是七大超級勢力之一的噬魂族!

這五人竟是噬魂族的強者!

一百多名武者一個個臉色發白,先前的怨氣全部一掃而空,剩下的只有無盡的恐怖在內心中蔓延開來,仿若死神降臨了一般。

噬魂族在七大超級勢力中是極其獨特的一個存在,也是最為神秘的一個,他們與外界的交流十分稀少,有點半遁世的感覺,但卻威震一方,與萬星谷一起君臨西域。

若論勢力滲透之廣,高手數量之多,也許萬星谷更佔上風,但若是恐怖程度,天武界的武者寧願對上十個萬星谷高手,也不想碰一個噬魂族人!

因為這個變態的種族修鍊的秘法竟然是抽取魂魄!

而且最讓人膽寒的是,他們並不是吸收死者魂魄,而是活生生的抽取生魂,無論是妖獸還是人類,被他們抽去魂魄的數以萬萬計。

原本這樣一個歹毒邪惡的門派,早就該引起公憤被滅才對。而且聖域在數萬年來也的確針對噬魂族進行過不少打擊,特別是幾千年前一次大規模的征討,將整個噬魂族斬盡殺絕,後來又冒出一名噬魂族的強者,帶領著殘餘力量反撲,將整個大陸弄得腥風血雨。

特別當時的聖域之主,所在的宗門被一屠而光,徹底的從大陸上消失了。而現在噬魂族所居之地,正是當年那個宗門的靈山大川。

也是自那次事件后,噬魂族開始收斂了自己的行為,哪怕是抽人魂魄也會適度而行,以免在大陸上引起過度的憤怒。而且行事也變得低調起來,與外面宗門的接觸非常少。

「大人!我們無冤無仇,萬事和為貴啊!」

康兀驚恐的看著那黑色長幡在空中招展,直接改天換地把整個天空都變成黑色,恐怖的氣息在大地上瀰漫開來,連他的領域張開,都無法阻止那種力量滲入。

其他武者就更別談了,一個個渾身發冷,哆嗦不停。

在噬魂族的名頭之下,就已經不戰先寒了!

「康兀你別做白日夢了,還不快出手!」

鄒辰反而是最先醒悟過來的,他怒吼道:「他們是要拿我們祭煉生幡啊!大家一起出手,我不信上百號人干不掉他們五個王八蛋!」

人在將死之時的潛力是無窮的,鄒辰一帶頭,頓時所有人都覺悟起來,紛紛拿出兵器怒吼著沖了上去。

「噬魂族的王八蛋,老子殺你全家!」

「就算是死,也要拉你們做墊背!」

「只要還有一口氣在,就要殺上你們噬魂族,將你們徹底剷平!」

康兀也憤怒的陰沉著臉,衝天而起將領域張開,雙手之中雷火閃動,醞釀著極強的招式。另外那名武尊強者也是咆哮一聲,手中浮現出一根大棒,一圈圈的五彩力量散開,沖著那五人就砸了過去。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背水一戰,若不能勝,等待他們的將是生不如死,被活活抽取魂魄,永不超生!

「桀桀,很好,很好,都給我憤怒起來吧。」

其中一人開心的笑道:「唯有憤怒的靈魂,才是最為強大的。諸位師弟準備好了,等會怕我一人之力煉不動這麼多生猛的魂魄,一起出手幫我煉製。」

「是,張紹天師兄!」

另外四人應聲道,眼中也全是殘忍的殺氣,露出猙獰之色。

「五彩初雲棒!」

「雷火動天劫!」

「王練劍訣斬!」

三名武尊當先就攻擊到了,這時候沒有人敢藏拙,全是至強的一擊,三人聯手之下,天空中直接射下三股霸道的力量,轟隆隆的要震開這詭異的環境。

其餘上百人在這三股力量的震撼之下,全都心生鼓舞,大吼著跟著衝上,一時間光芒璀璨,威力四射。

張紹天眼中射出激動的笑意,大笑道:「哈哈,不錯,就是要這副姿態!」

他單手捏訣,身上的氣息變得強大起來,似乎和天空中那黑色的長幡有所感應,一股力量在這詭異的環境里蔓延,對所有的武者都造成負面影響,讓所有人感到極度得壓抑沉悶,好像在蒸籠里一樣。

身後的四名噬魂族師弟一個個飛了起來,朝那些武者掠去,臉上滿是譏諷的嘲弄之色。

張紹天另外一隻手在長空中划訣,一道弧形的光芒從空中閃過,隨他心意而動,口中輕念道:「定!」

那三道強大的攻擊變得緩慢起來,而鄒辰三人則是身體一滯,居然被詭異之力鎖定的無法動彈了。

「嗞!怎麼回事?!」

鄒辰大驚失色,只見天空中緩緩的落下三道綠色的光束,將他們三人全部籠罩其中,那種感覺十分怪異,只覺得腦子開始有些昏沉起來。

這時三人的攻擊也隨之落下,張紹天眼中掠過一絲厲芒,他雙手都呈現出古怪之色,無法迎戰,臉孔猙獰的大吼一聲,周身撐開一道絕強的防禦,將自己裹在其中。

這正是噬魂族秘法的最大缺陷,抽取生魂的時候必須全副心神,無法分身迎敵。

「轟!」

三名武尊的攻擊直接轟在他的防禦上,震出強大的光芒,張紹天雙目中儘是冷然之色,站立在那一動未動。三人的全力一擊,竟然還破不開他的防禦!

「哼,低階武尊,也只有這種程度了!」

他輕蔑的冷哼一聲,目光冰冷下來,雙手開始變幻法訣,念道:「纏絲魂縷,抽!」

鄒辰三人渾身一驚,心中湧起一種失落感,好像什麼東西在開始遠離自己而去,想要抓卻無論如何都抓不住,而且隨之消失的,還有意識。

「不!」

突然間鄒辰猛地咬碎舌尖,雙目通紅,爆發出最後的一絲力量,怒吼道:「老子就算是魂飛魄散也決不讓你得逞!」

他的識海瞬間恢復清明,整個人倏然膨脹起來,元氣如同大海一樣從丹田內湧出,灌滿全身,竟然是要自爆!

張紹天一驚,怒道:「你這個渣渣,既然被我擒住了就得認命!生魂之氣,鎮壓!」

那道困住鄒辰的光束突然變大了一倍有餘,顏色也變得鮮艷起來。

「哈哈,沒用的!就算是武帝來了,也無法阻止我自爆了!噬魂族的畜生,來世定然將你們殺的一光二盡!」

鄒辰絕望的大吼一聲,身體發出一道強光,猛地爆炸開來。

「轟!」

巨大的震響在空中爆開,那道綠色光柱也隨之變淡消失不見。張紹天眼中充滿陰霾之色,恨得咬牙切齒!原本鄒辰的魂魄是三人之中最強的,現在損失掉了,讓他心疼不已。

康兀和另外那名武尊則是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雙瞳逐漸渙散起來,身上的靈魂被一絲絲剝出抽離,吸入那長空之上古怪的臉孔中。

這時那四名噬魂族弟子鬼魅般的在空中閃現,分別出現在四方天空上,一個個神色冰冷的捏著訣印,四人中間很快浮現出一個偌大的符文,緩緩壓了下去。

下方上百名武者一個個驚駭不已,鄒辰的自爆讓他們心情沉入低谷,但也不甘束手就擒,紛紛衝天而起,往那四方陣腳上殺了過去。

那四名弟子雖然一臉的傲然,但看著上百人衝殺過來,還是內心閃過惶恐之色,急忙將全部力量灌入陣法之中。他們只要維持那符文的力量,就足以鎮壓所有人。

而這符文也是從這桿噬魂幡中抽取而來的,並非他們四人之力,僅僅是維持的話,就算是低階武尊,也很難破開!

「不好,他們要自爆玄器了!」

有幾名武皇巔峰的強者,在絕望之中將心神煉製的玄器逐一爆開,那產生的威力之大不弱於武尊一擊了,將那中央的符文震得恍惚不定。

這一下給了所有人希望,紛紛效仿起來。玄器雖然重要,但那裡重要的過性命?一時間全是玄器自爆,驚人的力量從下方衝起,四人結下的結界開始崩潰起來。

「大師兄,不好了,結界要崩塌了!」

一名師弟驚慌失措起來,雖然他也是一星武尊,但那上百名拚命的武者,光是那股自爆玄器的狠勁,就讓他倒吸了口冷氣,心中生出愜意來。

「廢物!你們四名武尊,就算沒有結界也可鎮壓他們!」

張紹天氣不打一處來,這四名師弟全是宗門內的精英弟子,噬魂族本就外出較少,他們更是第一次出門,基本沒有什麼實戰經驗,一看對方發狠,就心虛了。

四名師弟一聽,這才沉下氣來,身上的領域之力在噬魂幡內張開,層層疊加在一起,果然把那群武者再次鎮壓下去。 這一下四人更是狂傲無比,一個個看著其中掙扎的武者,殘忍的大笑起來。

他們第一次和宗門外的武者對敵,這種將對方壓制在領域內的快感,覺得異常的舒暢,特別是那些人暴怒猙獰的面孔,還有絕望悲憤的怒吼,都和以前抽取的那些妖獸一樣,給他們極大的刺激之感。

噬魂族的修鍊法門,早就讓這些人變得極度的冷血和自私。

很快,張紹天將康兀兩人的魂魄全部抽取出來,吸入了噬魂幡內,兩具空洞的屍體從天空上掉落下去。

一名師弟看著那上百名武者,冷笑道:「別喊了,輪到你們了。以你們的渣渣修為,能夠祭煉大師兄的噬魂幡,也算是一種榮譽,值得你們下輩子都炫耀的事了。」

張紹天冷漠的看了眾人一眼,那眼神就如同看著家畜一般,陰冷道:「損失了一名武尊,把你們全部補上也不夠啊!」

他一個訣印打出,那天空上詭異的臉孔開始活靈活現起來,好像一縷淡淡的青煙,慢慢從空中下來,張開大嘴,竟然朝著那群武者吃去。

「嗞!」

所有武者全都嚇得魂飛魄散,這種情況別說見過,簡直就是聞所未聞!

但在四名武尊的領域之下,而且玄器基本爆光了,施展不出半分力量來。眼睜睜的看著同伴一個個的慘叫著被吞噬掉,下場是屍骨無存!

「哈哈哈!」

空中儘是四名師弟歡快的笑聲,笑的讓人毛骨悚然!

在一聲聲的慘叫和咒罵中,上百名武者沒有絲毫的反抗之力,被那詭異的臉孔吞噬一空,一根骨頭都沒有吐出來。五名噬魂族人好像是司空見慣了這種場面,竟然沒有一人動容,全都是漠視的冷笑。

那張臉孔吞噬完所有人後,面容開始扭曲起來,似乎吃飽了的樣子,不斷的變換形狀,極為古怪。

四名師弟都是看著天空中那臉孔的變化,說不出的複雜之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