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這聲爆喝,那塊足有水桶粗細,半人之大,沉重千斤的青石竟是被中年大漢徒手舉起,高過頭頂,丟在飛瀑之下的水潭中。

看的周圍人一片叫好喝彩聲,眼神中布滿驚疑和激動。

要知道這個大漢先前還是手無縛雞之力的窮酸書生啊,這才堪堪一個月時間,竟然有千斤之力了!

「哈哈哈!」中年大漢暢快淋漓的大笑,看著自己傑作心中儘是驕傲之色,心中原本的晦氣一掃而空:「老子終於也可以成為仙人了!」

「恭喜老書生,你竟然進步如此神速,成為第三個千斤之力的!」

「對啊,老書生。你先入宗門一步,日後小弟追隨你去,你可要給我們多多照顧!」

眾人皆是一臉羨煞之色,驚喜不已。

老書生哈哈笑著,道:「一言為定,放心吧。我不會忘記你們的。」

起初,他們對自己能否成為仙人還抱有懷疑,但一個月來,每日晚上服下徐浩師兄賜給他們的仙藥之後,所有人的力量都有顯著的提升。

千斤之力,這在以前他們是想也不敢想的,就算白岩古鎮上的護衛長,也不過才千斤之力而已!

可是事實擺在面前,現在誰還敢不信?

一切都是徐浩師兄的功勞,我們果然來對了地方。

此刻徐浩在眾人心中的地位,幾乎已經被神話。所有人都對他馬首是瞻,言聽計從,打心眼裡折服了。

徐浩滿意的拍拍手,溫和的笑道:「嗯不錯,恭喜你老書生,你是第三個被本派收為的正式弟子了!以後你的仙途不可限量。」

「多謝徐浩師兄知遇之恩,鄙人銘記在心!」老書生感激涕零,手指激動的都有些顫抖。

徐浩交代道:「你先下去收拾下行李吧,呆會兒跟著我去拜山門,在進山門之前還有份重禮送你。」

「是!」老書生連連點頭,絲毫不敢忤逆徐浩之意,一想到即將能夠學習功法,成為仙人。他這輩子做夢都會笑醒。

徐浩轉頭繼續看著大家道:「你們繼續努力修鍊,按照我的吩咐,每日服下一碗湯藥,過不了多久也向他一樣,成為仙人。明白了沒有!」

「是!」眾人羨慕嫉妒,鬥志昂揚的大喝。

看到不斷感激著自己的眾人,徐浩心中不住冷笑連連,一群蠢貨,死到臨頭還不忘感激我。

試藥築天丹必須要有千斤之力,這是最低的底線。所以徐浩才會不惜代價,煉製孟公湯給他們喝,試圖讓他們快點達到可以試藥的地步。

不過孟公湯的確效果顯著,現在已??在已經被眾人視為神葯,若是能夠的話恨不得一下喝上數十碗,直接成為仙人。

不過——

因為怕大家暗地裡爭搶,導致這些試藥者無法都成長起來,所以徐浩每日必須親眼看到大家喝下之後才肯離開。

蘇寒拉了拉楚南,激動而又羨慕的看著老書生,問:「楚南大哥,我什麼時候才能夠擁有千斤之力,也被收為正式徒弟啊!」

這一個月以來,蘇寒眼睜睜看著一個又一個的同伴,達到了千斤之力被收為正式弟子,離開了此地。蘇寒此刻心癢難耐,恨不得馬上擁有那份力量,被收進去。

楚南呵呵一笑,搖頭道:「勤學苦練,總有一天能夠成功的。」

……

徐浩並未對這些人徹底放心,為了監管他們,這一個月以來都住在離眾人五裡外的獨立院落。

他還特地在這些人中挑選了幾個隊長,以獎勵孟公湯為名,讓他們互相監視,一旦出現問題立刻彙報給他。

很不幸,楚南被選為隊長之一。

今日凌晨,恰好蘇寒頓感腹痛,難以忍受。楚南沒轍之下,只好去找那徐浩。

「徐浩師兄?」楚南站在院落外叫了幾聲,卻無人應答。

楚南推開門走了進去,緊接著微微一愣。

只見院落中的二人正摟在一起,互相肆無忌憚的撫摸著,一個是徐浩,被徐浩抱在懷裡的,是一名蒼雲派女弟子,這個女弟子長的稍有姿色,但此刻衣衫不整,胸口半露,一臉紅暈,嬌喘連連。

徐浩的一隻手正伸進女弟子的胸口裡揉捏著,另一隻手伸進了她的下面不斷挑逗。

楚南一時間進退不得,不知該怎麼辦。

而此刻,二人也發現楚南這個不速之客,女弟子驚呼一聲,躲進徐浩的懷裡捂緊胸口。

徐浩眉頭陡然皺起,怒斥道:「誰他媽讓你進來的,滾出去!」

楚南心中一動,立刻裝出驚慌之色,大聲說:「我我,我什麼也沒看到!」說著便手忙腳亂的往後退,被門檻絆倒滾了出去。

楚南在門外等了半響,才再次聽到徐浩的聲音:「進來吧。」

楚南再次走進去后,發現二人已經分開,女弟子也整理好凌亂的衣裳,但站在徐浩身後,沒有離開的意思。

徐浩正襟危坐,看著楚南的目光中露出不快之色,板著臉問:「你有什麼事情找我?」

他正慾火難耐,馬上進入好戲時,突然間被楚南打斷自己好事,由此可見他此刻心情多麼糟糕。

徐浩雖只是後天之境,實力在蒼雲派並不算出眾,但他身為雲仙長老的葯童,近水樓台先得月,平日里少不了有人來找他辦事,求取些丹藥,或者在雲仙長老面前替人說說好話。

也有不少頗有姿色的女弟子找上門,以自身為資本勾引徐浩,試圖得到些好處。

所以徐浩雖然地位低微,但也算是過的生活滋潤,招招手便有女弟子主動送上門,嘗盡魚水之歡。

楚南做出低眉順眼、毫無心機狀,害怕的說:「我,我不是故意的,徐浩師兄。我剛才什麼都沒看到!」

「行了,」徐浩皺皺眉,壓著怒火道:「你有什麼事情,沒事趕緊滾。」

楚南顯得有些驚慌,結結巴巴道:「是,是蘇寒他生病了,小腹墜痛難耐,徐浩師兄你趕緊去看看吧。」

聽著這話,徐浩心中冷笑。少年之體,服下孟公湯,孟公湯藥性霸道,想來是出現副作用了,一點也不大驚小怪,不痛才叫奇怪。

「這沒什麼事兒,疼一會,忍忍就好了。你趕緊下去吧。」徐浩風輕雲淡的吩咐著,混不在意。繼而伸手又在女弟子屁股上揉捏兩把。

「這……」楚南見他一心都放在女弟子身上,無意管這件事情,自己若是再插嘴的話,想必會惹的他不滿。便識趣的點頭,正準備出去。

這時——

門外又走進來一名蒼雲派弟子,目光在楚南身上掠過,看到那女弟子時也並沒有大驚小怪,最後看在徐浩身上,道:「徐師兄,你怎麼還在這裡。忘記今日的靈石之賽了?趕快跟我走吧!」

徐浩聽著這話,眉頭瞬間就鎖緊起來。

此刻他慾火未消,恨不得馬上跟女弟子**一番,哪裡有心情管別的事情。

怎的今日事情一個接一個找上門?徐浩心中怒意難耐,將女弟子拉扯在自己懷中,女弟子象徵性掙扎了下便順服了。

只是這輕微的掙扎,更挑起徐浩的**,不耐煩揮手道:「算了,我還有事情這次不去。你自己去吧!」

「可是……」這弟子皺眉道:「前幾次徐浩師兄你就沒去,若是此次再不去,會不會被長老責罰?」

聞聽此言,徐浩心中一凝,無奈的嘆氣。長老如果真的責罰下來,事情可就麻煩了,但現在他只想將這懷裡的小**按在胯下,狠狠的蹂躪,哪有心思去參加什麼靈石製作。

忽然——

徐浩煩躁的目光看到楚南的瞬間立刻亮了起來,舔舔嘴唇指著楚南,道:「那麼這樣,不如讓這小子替我去一次。」 第059章鑽研功法

無論妖修、武修又或者是道修,想要源源不斷提升自身修為,補充內力。

除了打坐冥想之外,還有種更好的辦法,那便是吸納靈石。

靈石與楚南的蘊魂玉有異曲同工之妙,可以存儲更濃郁的玄黃之氣,在短時間內滋補人的軀體,採補內力。

但是——

靈石只能在打坐冥想中,聚中注意力,才能緩緩灌入內力,在與人戰鬥廝殺中並不能使用。

可以將靈石理解為激發打坐冥想速度的消耗品。

而楚南的蘊魂玉卻是不同,他可以在戰鬥中源源不斷的供給持有人,而且是二階靈器,可以反覆使用。

這一點是本質性的區別。

當然了,有了靈石的供給,這個可要比打坐冥想迅速的多。

所以靈石一向都是修者必不可少之物,而且製作比較複雜、艱難。供不應求,在修者之中都算是緊俏之物。

對於修者來說,黃白之物對他們已如石頭一樣,並未有絲毫用途。所以靈石也被眾多修者當作交易時必不可少的替代之物。

楚南手頭裡有六顆一品靈石,這都是大師姐平日里給他的。

他倒是沒覺得有什麼用,因為在千影門中玄黃之氣濃郁,還有數個靈源存在,再不濟還有蘊魂玉。

所以楚南對靈石並不是很在意,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像他這樣走狗屎運。

蒼雲派雖然貴為風月大陸七大門派,也有靈源的存在,但是畢竟人數眾多,並不像千影門一共七人,坐分兩個靈源。

這些珍貴靈源之處,都是僅僅供給於內門弟子或者長老。

而且這些弟子還必須是為門派立下大功,才會獎勵他們進入靈源修鍊一些時日。

連內門弟子都如此困難,外門弟子更是想也別想,所以靈石對於他們來說,可謂重中之重。

楚南隨著那弟子一路翻山越嶺,穿過幾條空中迴廊,讓楚南都嘖嘖稱奇。

這些迴廊都是搭建在蒼雲山和附屬山峰的頂峰。

迴廊的兩端相接在不同山峰峰頂,懸空而掛,迴廊下便是萬丈深淵,深不可測,恐怖至極。

寒風凜冽,吹的迴廊來回搖晃,楚南的心也跟著盪起來。

心說這搖搖晃晃的,要是突然間迴廊斷掉的話,自個兒豈不是粉身碎骨了?

不過看著那領路的弟子一臉淡然,好像司空見慣了,楚南的心也就跟著放下。

這迴廊乃是蒼雲祖師劈山而立,將魔金之鐵、九妖根筋抽出,混雜在一起親自淬鍊而出的混合物,堅韌無比,屹立千載不倒,楚南是杞人憂天了。

穿過迴廊后,楚南終於來到一處宏偉的建築處。

濃郁的靈氣自宮殿內往外溢出,楚南不禁暗暗乍舌,一路走來整座蒼雲山??雲山,恐怕就屬這裡的靈氣最濃了吧。

「好了,這裡就是制靈殿了。」弟子在宮殿面前駐足,回頭跟楚南交代:「呆會兒進去后,你不要亂跑亂問,跟著我走。千萬要記得——裡面的靈石千萬不能私自帶出,否則的話必將會廢除功力,逐出山門!你聽清楚了沒!」

蒼雲派貴為大派,自然佔據著靈石源頭採集地。將這些靈石挖出之後,煉製成為品階靈石。長老們自然是不屑去幹這種事情,所以都交給弟子們來做,每一名弟子每隔一段時日,必然要來此地煉製一些。

因為怕有弟子心存貪念,悄悄偷取靈石,所以其規定極為嚴格,一旦發現有藏私者,嚴懲不貸。

等著楚南點頭后,那弟子這才帶著他進了門。

在接待弟子處接到牌子,弟子將牌子遞給楚南。

楚南拿過看了看,發現這牌子上竟然寫的是徐浩的名字,上面記錄著他前來制靈殿的天數。

沒想到這也能代工,楚南心中好笑,自己倒成了免費的勞動力了。

進入制靈室后,有一排排桌椅,這些桌椅上堆積的都是半透明的晶體。

弟子與楚南站在一起,交代他說:「好了,你隨便選一個位置坐下,看見那旁邊的封靈刀了沒?激發封靈刀的靈性,然後根據岸上符文開始雕制。可以慢,但是絕不能毀壞!」

說完這話,弟子便打著哈欠,坐到楚南不遠處的制靈桌上,開始製作靈石。

楚南坐下之後,握著這封靈刀,待內力灌入刀鋒之後心中微微一驚,這封靈刀竟然是三階靈器。

那弟子先做了一遍師範,用封靈刀在無色半透明晶體切下一小截,晶體被破壞后,蘊含在晶體內部的靈氣頓時四溢。

弟子眼疾手快,立刻運轉封靈刀,在晶體表面刻下符文,封靈刀表面華光一轉,華光順著刀鋒注入符文後,靈氣便被封印在晶石之中。

看他的手法,熟能生巧,想來是經常幹這種事情。一個半成品靈石便誕生了。

楚南看的眉頭一挑,原來這封靈刀竟有如此力量,能夠將靈氣封印住,不讓其外泄。嘖嘖,真是個好寶貝。

楚南又研究著這符文,是一種簡易的封靈禁制,配合著封靈刀將靈氣封印在晶石之內。

以後若是想用,修者便將內力灌入晶石內,衝破這條禁制便能夠吸納靈氣。

看到這幕,楚南一邊嘖嘖稱奇,心中陡然閃過一個念頭!

若是這封靈刀能夠封住靈氣,那又為何不能封住內力!

在修者廝殺中,須臾片刻便能決定勝負。

如果自己能夠將對手內力封印住,讓其無法施展功法,哪怕就算丁點兒時間,也足矣讓自己佔盡先機!

無論多麼厲害的修者,一旦內力被封印住后,就徹底淪為粘板上的肉——任人宰割了!

這個念頭讓楚南砰然心動,心跳不斷加速,血脈噴張。

不過既然有人煉製出封靈刀,想來應該思考過這個可能。

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行不通之處,否則豈不是人人都能夠逆天了?

但這念頭始終在楚南心中揮之不去,心裡暗暗記住,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實驗一番。

因為第一次製作靈石,楚南有些生疏。那封靈刀很不好操作,時不時便會多切一塊,有時少一點。

不過楚南銘記那人的話,慢工出細活,絕對不能破壞晶石。

做了十二個后,才漸漸有了些手感。

楚南一邊製作著靈石,一邊將符文死死記到心中,試圖回去之後自己再另外鑽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