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掉頁面,暫時將心中的疑惑放下。近來把信宇收購案的事情解決了才是正事。

她問財務部要了些相關的預估,又找曉莉等人開了個短會。原本打算約季庭深吃個晚飯的,結果他要回季宅,夏知若就自己開車回了北苑,買了些菜準備回家自己弄。 神,天神,引出萬物的存在,是為不死者,不死不滅,橫貫時間長河而巍然不動的偉大生靈,他們不老,不死,永不消亡,與世長存。

然而,眼前的一幕,卻驚呆所有了所有在場的神靈。

他們獃獃的,一時間不知所措。

第一次知道,原來這個諾大的宇宙中真的還有使神靈徹底消亡輪迴的手段,本以為神王才擁有的能力,現在卻"chiluo"裸的出現在眼前,由不得他們不驚恐,不害怕。

「這……這……」

黑暗神靈的首領索羅斯,驚恐的瞪著眼睛,虛空中站立的身體,情不自禁的向後退了幾步。

「雖然仍舊沒有徹底殺死,但是這種情況已經等同消亡,活下來的那一絲殘魂,也只是苟延殘喘罷了,沒想到,實在是沒想到,這個宇宙居然還擁有如此詭異的手段,偉大的意志啊,我們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一個處於一片金燦燦光環中的生靈,喃喃自語著。在他的身邊,光環環繞的地帶,無數的生靈被禁錮其中,他們滿臉驚恐的掙扎著,卻發現,一切都是徒勞,整個身體,開始一寸寸的消融,似乎融入了光環中一般。

「不管怎樣,我們需要更加龐大的血肉,偉大的意志想要跨越空間而來,必須有無盡的血肉為祭品,以久遠的靈魂為引子,我們戰氣世界終有一天,會重新屹立在這片大地,時間不遠了!」

「萬界歸一……」

光環中的生靈,最後的聲音,已經低不可聞,整個身影漸漸的模糊起來。

「沒想到,這些近乎上古的傢伙也來了,看起來競爭對手頗多啊。不過也好,只有足夠的神靈鮮血才可以徹底的打開通往最終道路的門戶,裡面的秘寶,只能屬於本皇,敢於爭奪者,嘿嘿~」無盡的黑暗中,黑色的魔影在閃爍。魔影手中拿著一枚晶瑩血色晶石,臉上露出了陰森的笑意。

這是魔皇,此刻的局勢還沒有徹底脫離他的掌控。

無論是外來的神靈,亦或是一切魑魅魍魎,鬼鬼祟祟的詭異之物,甚至是那些所謂的幕後黑手。上古神靈們,都在他的計劃之下。

「混沌神池,嘿嘿,說到底也只是上古時代,深淵敗退後遺留下來的詭異東西,論起對深淵,還有那些惡魔的了解。誰人可以超出魔界數十萬年的研究,哼哼,混沌神圖,終究不過是表面之物罷了!」

魔皇的臉色越發的陰險,他掏出了那枚泛著混沌霧氣的地圖,若有所思。

此刻,這片諾大的戰場之中,無數類似於魔皇的生靈在暗中計算著什麼。說到底,即使是花神和那位稱之為賢者的老人,也只是這些狡猾傢伙的手中棋子罷了。

花神他們固然強大,但是當信息不對稱的時候,也只能悲哀的淪為棋牌上的存在。

星空無盡的遙遠處~

轟~

一個足足有千米高的巨人,一拳轟碎了一片隕石地帶,身體面對急速飛行的隕石。根本毫不避讓,就這麼橫向霸道的沖了過去。

在他的身邊,無數的星辰幻影環繞,星辰的光輝似乎都凝聚在了他的身上。一縷一縷的墜落而下,每一絲都能壓塌一片世界,重若千鈞,強大的幾乎不可思議。

星之泰坦!

「快了,只要真正得到裡面那件東西,泰坦一族的輝煌,必將重現天日,破壞之主勢必會重新降臨這個世界,到時候曾經的背叛,惡魔,毀滅……」

「哼哼!」

星之泰坦大踏步的向前走著,身影恍惚間,便消失在了無盡黑暗的星空之中。在他的身後,漫天的星辰光輝,散落一地,異常的耀眼。

嗖~

一座恢弘的宮殿,如同一道流星,在天際間閃過,恐怖的破壞之力,蔓延而出,一路上撕裂星空,萬物遇之而消亡。

「破壞,不遠了,我感受到了,另一半,另一半……」

「只有我,才能成為真正的破壞之神,敢於阻攔者,盡數死!」

宮殿中,一個滿頭白髮的男子,猛然睜開了眼睛,破壞之力在眼中蔓延流轉,透露出的氣息,讓人無盡的恐懼。

他的眼眸開闔間,霸氣凌然且冰冷無比。

手中遙遙一指,破壞之力涌動,瞬間宮殿外界哦空間撕裂,諾大的建築直接鑽入了虛空之中,消失不見。

同一時間,無數隱秘而強大的存在,甚至詭異的勢力,都開始向著戰場中前進而去,靈魂血焰即將形成,此刻是到了聚集的時候了。

「走吧,該我們登場了,摘桃子的時間到了,花費了大力氣,堵住了神界的通道,如果得不到裡面的東西,簡直枉費了我們的一番心血!」

一片無邊無際廣袤的位面中,巨大的黑色山峰,矗立在天地之間,如同筆直的巨劍,一眼望不到邊,幾座巨大的懸浮宮殿,正靜靜的漂浮在這座山峰的頂端,每一座建築,都散發著莫測的威壓。

黑暗神山!

亞神界中,無論是久遠的古代,亦或是現在,都稱之為禁忌般的存在。一個令生靈提起名字,也要顫抖的禁地。

「是啊,該我們出發了呢,奴家可已經迫不及待了啊!聽說,奴家的小索羅斯乖乖糾集了一批黑暗神靈,正在那裡耀武揚威呢,人家十分想看看,此刻小乖乖的英姿啊。」

一個似乎是精靈,但是全身浮現出黑色花紋的女性,舔著漆黑的嘴唇,嬌聲嘆氣的說著,她的樣子在一座宮殿中顯現而出,看上去有一種奇異的美感。

如果有外人看到,必定會大吃一驚,因為這居然是一頭黑暗精靈,曾經一度被稱為為不詳與禁忌的存在。

而且眼前這頭黑暗精靈,那遍布全身的奇異花紋,並不是裝飾之物,而是稱之為血脈詛咒的恐怖東西,即使神王來了也不可消除的東西。

說道黑暗精靈,上古時代,一些光明精靈背信棄義,放棄了精靈族銘刻在靈魂中的精靈諸神的信仰,轉化為墮落精靈,這些墮落精靈只是普通的存在,種類眾多,著名的有血精靈,半精靈等等,而更進一步的墮落者,比如信仰惡魔甚至深淵的傢伙,則會成為更加黑暗的存在,也就是黑暗精靈。

一種堪比惡魔的傢伙。

殘忍,嗜殺,背信棄義,喜怒無常,這些在惡魔身上能發現的東西,在黑暗精靈身上,也被體現的淋漓精緻。

然而,黑暗精靈,並沒有所謂的血脈詛咒花紋,只有那些屠戮過精靈諸神的精靈,才會形成這種東西。

所以,眼前這個黑暗精靈,她的過往,一定精彩無比。

其他的幾座黑暗宮殿,隨著這位女性黑暗精靈浮現出身影,也紛紛的投影而出,有的是一頭惡獸模樣,有的是普通的人類,更有的只是一株植物。

當所有投影盡數出現后,他們的目光全部停留在了宮殿正中心上,那裡漆黑混沌一片,瀰漫著一絲絲的黑色濃霧,在場的每個人看去,眼中都抑制不住的浮現出一種名為恐懼的神色,身為比一般神靈還要強大的他們,心中的恐懼卻怎麼也消除不了。

黑色的霧氣,赫然是恐懼之力。

「出發吧,神界的通道,封印不了多久,在眾神殿的神界大軍徹底來臨之前,我們必須取得混沌神池中的寶物,要不然一切的計劃,都將落空!」

「不想被在未來的歲月,被無盡的封印環繞,各位,盡全力吧!」

黑暗的霧氣中,一對泛著猩紅色的眼眸突然睜開,射出了兩道紅光,耀眼之極。發出的聲音沙啞無比,只是聽著就讓人毛骨悚然。

一隻巨大的黑色爪子,轟然探出,恐懼之力隨之環繞,向著無盡虛空投射而去,下一刻,被無盡封印封鎖的亞神界,悄然的裂開了一道縫隙,幾乎沒有驚動任何人。

「死亡之翼大人的實力又增加了,或許不久的將來,吾等就可以稱大人為恐懼神王了!」

外界這些黑暗宮殿中浮現的身影,一個個恭維道,只是他們眼中的恐懼,卻怎麼也掩飾不住。

「去吧,順便把我那個調皮的女兒找回來!」

黑色恐懼霧氣緩緩的收縮,再也沒有的聲音。

眾多黑暗神靈叩首,隨後身影盡數消失。

良久以後,黑色霧氣中,一個披著黑色風衣的男子,從中浮現。

「掙脫了我的封印,這是已經適應了恐懼之力嗎?」

「有意思,真是有意思,我的女兒啊……」

「恐懼之力,不愧為深淵中的頂級能力,只要徹底得到它…..」

「一個全新的神系,將在我的手中誕生,不久之後萬神殿必將有本座一個席位,神王境界,嘿嘿~」

黑衣男子冷笑著,身後一對巨大的黑色羽翼豁然張開,恐懼之力蔓延。

小世界中~深淵中~

正艱難前進的巴爾,探索遺迹的墨菲斯托,中央魔域寶座上的迪亞波羅,三者同時心中一動,冥冥中,他們感覺到人生中最大的危機即將到來。

「警示嗎?居然讓自己三具身體都感到了危機,成神之路最大的劫難就要來了嗎」

「到底是什麼?」

……(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調整一下狀態,恢復更新,度蜜月完成,以後應該沒有這麼長時間的事了,明天或後天,開始更新,好幾天沒寫了,去整理一下思路。

順便,度蜜月,只是訂婚,然後度蜜月,所以也就沒告訴大家,說是度蜜月,其實只是去女方家親戚等等,轉了轉,正好十一放假,沒有告訴大家,抱歉哈,順便跪求大家的心裡祝福,嘿嘿。(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閱讀。) 季庭深在公司加了會兒班,這才離開公司,車直接開進了前院。下車,從裡面拿出兩個禮盒。

季爺爺正在客廳里逗魚,季奶奶讓人把一株盆景搬了進來,拿著剪刀修剪。

「老爺子,你看我剪的,」季奶奶偏著頭左看右看,怎麼看怎麼滿意,「你說我要是年輕的時候干這個,說不準現在就是有名的花藝師了!正好那時候家裡還有個花園,連原材料都是現成的。」

季奶奶越說越來勁,嘆息了幾聲,「可惜了……當年沒經住你的誘惑,稀里糊塗嫁了人。」

季爺爺又往魚缸里散了點魚飼料,幾條魚兒靈活地擺動尾巴,前去搶食。

他側身,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番季奶奶的傑作,對她豎起了大拇指,「不錯不錯,現在也不晚啊……」

一邊在心裡可憐剪刀下的那株盆景。

「那是。」季奶奶得意地放下剪刀,正好看到季庭深從前院進來,臉上堆滿慈祥的笑,「回來啦?」

「奶奶,」季庭深將手中的禮盒放下,「謝銘寄回來的,他沒辦法親自過來,就讓人準備了這些。」

季爺爺點點頭,「這孩子有心了,還惦記著我們兩位老人家。他身體現在怎麼樣?」

「挺好的,一直都在注意鍛煉,時不時會去醫院複查,沒什麼大礙。」

管家見季庭深回來了,連忙去廚房招呼上菜,不一會兒,菜就一一端上了餐桌。

「庭深,先吃飯,你也有段時間沒回來了,我今天特意讓廚房的阿姨去買了你喜歡吃的魚。」季奶奶讓他挨著自己坐下,將季爺爺擠到了對面。

季家習慣了食不言,直到季爺爺放下筷子,才慢慢說道,「你爸最近來了消息,過兩個月就回來了。」

「兩個月?」季庭深挑眉,他記得上次也說的是兩個月吧?

季爺爺像個小孩子般撇撇嘴,「這次應該是真的吧,這兩人要是再不回來就派人把他們抓回來。」

自從季禮青將公司扔給庭深之後,就帶著夫人一直在外面旅遊,只有過年附近才回來,這次連過年都沒回來,簡直比他們老倆口過得還瀟洒。

季庭深笑笑,父親之前也跟他說過,但時間未定。

「您有空也多出去走走,別在家裡悶壞了,多讓些人跟著。」

季奶奶擦擦嘴道,「別擔心我們,我們現在都習慣了,哪裡還比得年輕的時候?現在就想待在家裡,總覺得去哪兒都記掛著。」

「公司的事情現在怎麼樣了?聽說最近在收購信宇。」季爺爺很少過問公司的事,這次也是碰巧認識趙卓。

季庭深:「一直在推進。應該就是最近的事了。」

「趙卓在最初創業的時候我見過他一次,當時覺得應該會有成就,結果沒想到後來走偏了。」季爺爺也不再多言語,讓人把菜撤下,祖孫三人在客廳里聊天。

季庭深放在一旁的手機突然振動起來,他看了眼來電顯示,接聽。

電話那頭的人不知說了什麼,季庭深的臉色突然凝重起來。 慢慢的深入,越往下,越發黑暗,路途越發艱險,巴爾每前進一步如同踏上刀山火海一般,未知的能量,近乎化為了實體刀刃,道道切割在巴爾黑色的鱗甲上,發出鏗鏘有力的金屬撞擊聲。

此刻,他的身體表面已經出現細微的裂紋,這是能量刀刃撞擊了無數次后發生,承受了數以億萬計的撞擊而生。

噗~

一片黑色的胸口鱗片碎裂,殷紅的鮮血噴濺而出,巴爾臉色驟然一變。

不可以在下去了,再下去絕對十死無生,沒有絲毫生還的可能。

「該死,就這樣放棄?我的傳奇之路……」

巴爾喃喃自語著,眼神流露出一絲很辣的神色,他看著下方,仍舊如同深淵一般,漆黑近乎看不見地底,只可以感覺到,那裡面,無盡黑暗的深處,冥冥中有一股莫測而龐大的力量在其中徘徊,如同九天之皓月,烈火中烹飪的金晶,蟄伏著,卻又隨時處於爆髮狀態。

而也正是這股力量,在不斷的吸引著巴爾,吸引著他體內的毀滅,甚至虛無,毀滅核心蘊含在胸口巨大的黑色晶石中,劇烈的跳動著,連靈魂都在顫抖,某種莫名的東西,在靈魂深處浮現,如同汩汩而出的泉涌,融入了身體的各個部位中。

「這是……」

巴爾被靈魂中的異動驚駭,念頭迴轉間,仔細的探查靈魂,卻發現沒有任何異常,但是那種冥冥中有什麼東西溢出來的怪異感覺,卻越發的明顯。

憑藉近乎媲美傳奇精神的靈魂實力,居然察覺不出異常,這件事不可思議。

「這到底是什麼?」

巴爾沉吟著,他發現,靈魂的異常。似乎並沒有給他帶來什麼危害,反而卻不斷的促進他自身的實力在提升。

身體,靈魂,血肉,甚至規則。

「算了,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順其自然吧。」

沒有任何發現的巴爾,也只能無奈的繼續向下前進,無論這個異常到底是什麼,只要到達黑暗深處,總會弄明白的。

一萬米,兩萬米。三萬米~

巴爾默默的計算著,前進的阻力越發的龐大,到了這個地步,此刻的莫名能量,幾乎化為了實質性的符文,它們就如同雪花一般,飄飄洒洒的飛舞在空中。看似沒有威力,甚至連一絲氣勢也沒有散發出來,但是巴爾卻明白,這些古怪的能量符文,簡直如同催命鬼一般,只要輕輕的一絲移動,牽一髮而動全身,漫天的轟炸隨時到來。

「能量凝聚成了符文?不是規則。不是法則,只是單純的能量,靠著強有力的能量爆炸,用力與數量的結合,生生的讓強大的生靈止步,簡直簡單狂暴至極!」巴爾感嘆著,身體蘊含著虛空夾層中。一點點的挪動著,不敢有絲毫的波動。

最簡單的力量,當達到一定的極致,同樣讓神靈也無可奈何。

這就是最簡單法則體現。

以力破萬法!

十二萬九千九百九十九米~

還差一步,就可達到十三萬米的層次。

「那或許是一片新的天地,甚至蘊含著無盡的瑰寶與秘密,是路的盡頭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