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時候,他們就感到了一股十分強大的氣息從龍舟上面傳了出來,然後看到周圍的虛空像是被蒸騰了一般,開始泛起了陣陣漣漪。龍舟綠光一閃就瞬間放大,將那些衝過來的中州帝國的高手全部承接在上面。

接下來,眾人就看到那龍舟上面一直默默無聞的葉楓,突然間睜開了眼睛。

眼睛犀利至極,透露著一種無比深邃的神秘。

緊接著,眾人看到他的眉心的那支比黃金更加堅硬的金色的弓箭,竟然開始慢慢融化,在葉楓的眉心前面,慢慢化成了一陣唯美的光雨!

千萬兩家卻是看得呆了,因為他從來沒有看到過如此讓人驚心動魄的場景。

葉楓站起身來,先是給其他人每人幾顆丹藥,然後掃了一眼剛才說話的人,淺淺地說道:「挑起中州帝國與千萬兩家的戰爭?這句話你也配說?那我要是說你們千家和萬家今天來到死亡魔淵的人,將沒有任何人走出去呢?」

葉楓語氣平淡,但是帶著無比的自信,同時也充滿了威脅的意思。

「就憑你?」

那人冷哼一聲道:「若是就憑你們這些貨色的話,那你們就等著受死吧!」

「是么?」

葉楓一挑眉毛,卻是沒有再說話,而是伸手一揮,用實際行動證明了自己的話。

「轟!」

四座手型的大山十分突兀地從千萬兩家的頭頂上方毫無徵兆地砸了下來。

這就像人手掌中的四個手指連在一起,但卻是四座連接起來的黑色山峰的模樣,重重地砸在了千萬兩家的人的頭頂上方!

兩家的高手都被突如其來的變故笑了一跳,但馬上想起了葉楓之前所說的話,全部驚出了一身冷汗。

尼瑪這傢伙並不是在吹牛!

「轟!」

第一次攻擊還沒有結束,第二波攻擊就已經到了。連續兩次,如同山嶽傾塌一般犀利的攻擊,讓千萬兩家的高手無暇抵抗,瞬間就被砸落了幾個人,如今只剩下了千萬兩家的領頭人物,看上去應該同時是戰魔九級的強者。

也知道這個時候,百里塵楓才算是明白了,葉楓的真實修為,竟然從戰魔五級又突破了兩級,已經到了戰魔七級!

這種修鍊速度,真的不是一個妖孽一詞就能夠概括的了的,這簡直就是孽障。

葉楓自然不知道百里塵楓想什麼,只是看著還艱難地停留在石壁上面的兩個領頭人物,多少有些意外,「不愧是戰魔九級。不過,就算你是戰聖也不行,想殺我們,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話音剛落,葉楓右手一伸,翩然間就打出了一巴掌。

錯嫁如意郎 這一次出手,並非是五嶽獨尊,而是他憑藉力量純粹凝結出來的一個力量手掌。

這手掌被他控制在手中,更加的隨心所以,似乎並非要用靈魂控制,而只要是心思一動就可以了。只是讓人有些奇怪的是,這個手掌的顏色竟然是暗黑色。之前葉楓漆黑如墨的玄氣他們是見識過的,如今打出來,竟然出現了第二中顏色。

要知道,一個人力量的顏色可是不會隨便更改的。

同時讓人們感到有些震撼的是,這個看起來普普通通的手掌上面,似乎是凝結了十分恐怖的力量,透露著一種毀天滅地般的氣息,隨著葉楓的動作,很是輕盈地朝著對方兩個人印了過去。

對方兩個人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的眼中看到了凝重。此刻他們知道,作為兩個家族的領軍人物,即便是自己能夠活著回去,也難逃一死,因為他們的領隊讓帶來的所有的高手全部葬身於此。於是,他們開始拚命了。

「拼了!」

兩個人幾乎一起說了一句話,然後雙手一震石壁,身體倏忽間就變得輕盈起來。只是這種輕盈比之平常,要顯得笨拙了許多,因為此刻深淵底部的那股巨大的力量仍舊是一如既往地存在著。

葉楓聽到對方說了一句拼了,立刻笑了,「跟我拚命?你還不夠資格!」

說著,印在空中的巨大的手掌如同一陣清風一般颳了過去,狠狠地印在了已經飛在了半空中的兩個人的身上。

「噗噗!」

詭異的是,剛剛觸碰到那兩個人,兩個人也連續打出了幾個恐怖的掌印在葉楓的手掌身上,但是並沒有一掌明顯奏效,反而,兩個人的身上莫名其妙地綻放了幾朵血花,然後臉色慘敗無比,朝著地面墜落而去。

而他們墜落的過程中,一個人莫名奇妙地各自喊了一句話。

「玄氣。」

「靈魂力量。」

所有人倒是聽到了這兩句話,但是沒有明白這句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看到了死亡世界的情形?

葉楓聽到之後,則是明顯帶著幾分詫異,小聲道:「他們竟然能夠看出了我融合了兩種力量,也算是不錯了。」

說著,他轉頭環顧一周,知道此次前往死亡魔淵的千家和萬家的人已經全部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只是在他環顧的過程中,又看到了魔焰門、小林寺、陰陽門的人。其他的還有許多不知名的勢力,據葉楓猜測,恐怕應該有百里塵楓口中所說的裂雲宗的人。

不過他不會計較這個,因為等到得到奇寶的時候,以前凡是對他出手的勢力,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然後他伸手一招,龍舟迅速擴大,說道:「讓中州帝國剩餘的人也上來吧。」

百里塵楓點頭,然後看向石壁,打了個手勢,那些人全部到了龍舟上。這讓其他仍舊是依附在石壁上面的人看得十分眼饞。然而他們卻不知道,即便是沒有龍舟,葉楓、和尚等六個人也不會懼怕這死亡魔淵了。因為吞噬了金色和黑色的果子之後,這空中的吸力和土地的腐蝕性對他們已經失效。

只是葉楓還有其他的打算,即便是消滅了千家和萬家,也並沒有從龍舟上走下來,只是抬頭看了看深淵上方,淺聲道:「他們快來了。」

「誰?」和尚不明所以地問道。

「葉家。」葉楓倒是沒有隱瞞。

只是百里塵楓聽到這句話的時候,眉毛一挑,瞬間明白了他為什麼不從龍舟上走下去了。原來他還下了這麼一招暗棋。

不等和尚繼續發出疑問,葉楓轉身問小蒙:「你這算是徹底反出萬家了么?不然他們不會對你下追殺令的。」

小蒙倒是沒有忸怩,也沒有委屈或者矯情,反而是大大方方地點了點頭,那神情里多少帶著幾分自豪,似乎她反出萬家是一件多麼值得驕傲的事情,道:「必然是反出來了,並且永遠都不回去了。即便是回去,也是殺回去。」

葉楓點頭:「好!到時候殺進萬家的,不會只是你一個人。還有和尚、暢談、百里塵楓、雲林,還有中州帝國和整個龍庭。」

小蒙聽到這裡,有些激動,但沒等她繼續說話,就聽到頭頂上方傳來一個聲音:「但願我葉家沒有來晚!」

說話間,小蒙等人就看到一伙人站在一條不知道是什麼材料製成的船上,從上而下,翩然而至。最後落在了深淵的地部,與龍舟並列。

果然是早有準備的!葉楓看著葉家的人站在船上,心頭喊道。

「恩?降龍木?」

葉家的人剛剛落下,就看到了葉楓這邊,卻不是看他們這幫人,而是對著葉楓等人腳下的龍舟露出了垂涎的神色。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不滅戰魔》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不滅戰魔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第206章中州葉家

當那些人剛剛降落下來的時候,葉楓突然感到體內血液突然間有些沸騰的感覺,他當即明白過來,這是葉家的血脈的緣故。

葉家的人,果然個個強大啊!

葉楓略微掃了一眼對方一共十三個人之後,心頭有些感慨,因為其中竟然包含了三個戰魔九級的強者,四個戰魔八級,剩餘的六個人,都在戰魔五級到戰魔八級之間。雖然他並不懼怕,也不認為對方的實力究竟是多麼的強大,但相比千家萬家此次派遣的人的實力來說,葉家的陣容真的是十分的龐大。

那些人所在的,是一條銀白色的不知什麼材料製作而成的船體,上面畫滿了各種形狀的月亮,似乎應該被稱為銀月船。

這銀月船看起來十分龐大,體重定然不小但卻能夠在如此鬆軟,以至於能夠與弱水相比的土地上面,倒是讓葉楓稍微有些吃驚。當然,只是一個恍惚,他就從驚訝的神色中走了出來。因為這時候對方有人開了口。

「中州帝國的人?」

對方一個戰魔八級的人開口問道。語氣中沒有多少客氣,反倒是充滿了居高臨下的霸道,但隨即,那人的眼睛里充滿了驚訝的神色:「中州帝國的皇子竟然也來了?」

百里塵楓淡然一笑,站出身來,說道:「怎麼,難道普天之下只有你們葉家能夠去得?」

那人有些詫異地看了百里塵楓一眼,臉色立刻陰沉了,說道:「我說中州帝國的皇子,說話底氣不要這麼充足,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給自己招致什麼樣的禍患。」

「你威脅我?」百里塵楓道。

「沒有。」那人笑了:「我只是好心提醒,千萬不要以為自己的背景足夠強大,認為自己的勢力足夠震懾所有人。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這個世界上,永遠存在著比你強上百倍的人。既然百里皇子認為我在威脅你,唔,就算是吧。」

狂妄!

足夠狂妄!

百里塵楓看著對方一共十幾個人,看起來勢單力薄的樣子,但是他心裡同葉楓一樣清楚,這些人隨便出來一個都能讓自己這邊造成很大的損失。

「對,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這個世界上,永遠存在著比你強上百倍的人。既然你們知道這樣,那就不要在這裡裝逼。」突然有一個十分淡漠的聲音響起,「唔,裝逼遭雷劈。」

「誰?!」

那人聽到后,臉色刷一下就變了,從方才的無比孤傲瞬間就變成了無比的憤怒,但讓他有些憋屈的是,憑藉他戰魔九級的修為,竟然不知道這句話到底是誰說的。

只是,說話的人自己走了出來。

「真是可笑,自詡自己有多麼的強大,到頭來,連誰在罵你都不知道,難道是在自吹自擂?」

葉楓一邊笑一邊搖頭:「既然如此,我看你們還是滾回葉家去吧。」

那人看了看葉楓,似乎沒有想起這個人到底是誰來,於是陰沉地說道:「既然知道我們是葉家,你還敢這麼說話。真是不知死活!」

「嘖嘖嘖。」葉楓多少有些無奈地撇了撇嘴,道:「說你白痴你還真像是一頭豬一樣,唔,豬都比你強。」

「你敢罵我!」那人瞪大了眼睛。

「不是嗎?」葉楓像是看笑話一般看著那人,問道:「你方才說你是來自葉家?」

「對,就是葉家。怎麼,怕了?」那人說出葉家二字的時候,臉上明顯帶著幾分得意,看來以往憑藉這兩個字作威作福真的是習慣了。

葉楓真的是無語了,但是他懶得跟對方周旋,直接問道:「葉家算是什麼東西?」

「你果然是在找死!」那人雙腳一踏,凌空飛起,直接朝著葉楓奔襲而來。

之前若不是顧忌這深淵底部充滿了巨大的吸引力,他早就衝過來收拾葉楓了。他要讓所有人都知道,並不是隨便哪個人都能夠挑釁葉家的。葉家,無論在什麼時候什麼地方都必須是一個絕對強者的代名詞!

只可惜,他今天遇到的是葉楓。

雖然他是從葉家走出來的,但是他的父親和他都已經徹底地走出了葉家。

對他們來說,這個時候的葉家已經跟他沒有了多大的關係。如果說還有一些關係的話,可能是敵人的關係。因為葉家派人將他的父親親手打下了深淵,至今生死不明。

葉楓看到那個人被自己激怒,不禁冷笑一聲,雙手一震,一串詭異的手印就從中完美地演示出來,然後,就在衝過來的那人的頭頂上方,突然出現了一座漆黑如墨的陰雲

而仔細一看,那並不是什麼陰雲,而是四座實質化的力量山峰!

山峰一經出現就迅速下落,朝著那個人的頭頂重重地砸落下去。

「葉城小心!」

有人看到這座山峰形成得十分詭異的時候,當即明白了葉楓並不是什麼好惹的,既然他明白自己一方人就是葉家的人,那麼他一定會有把握從自己這些人的手中逃脫出去。

當然,顯然他們判斷有點點失誤,因為葉楓根本就沒想要逃跑,而是想要殺死這些人。

全部!

「轟!」

三座漆黑的大山轟然砸下,直接印在了那人的後背上面。那上面的力量太大,將那人砸了個趔趄,然後徑直朝著地面墜落。

那人臉都綠了,絕對沒有想到對方竟然能夠使用如此犀利的招式,竟然能夠將力量化作烏印!

可惜這時候已經晚了,憑藉他自己的能力,根本不足以從如此龐大的力道下面掙脫,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往下墜落而無計可施。

沒辦法,這深淵地下的吸力太大。

就在這時候,銀月船上的其他人動了。他們自然是看出了葉楓的古怪,也絕對沒有想到他一出手就是如此奇異的戰技,只是當他們看到出手的葉城真的不慎中招的時候,當即慌了,立刻出手。

出手的這人倒是有些聰明,因為他再出手之前,已經隨手扔出了一塊木板,剛好仍在葉城的腳下。

葉城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一巴掌拍散了葉楓的四座大山之後,腳下猛地一踏木板,將那木板踏進土壤消失不見,而他自身卻是借著腳底傳來的巨力騰空而起,反向銀月船跳躍。

而幫助他脫離困難的那人,已經瞬間到了葉楓的面前。

他憑藉戰魔九級的修為,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地面上傳來的巨力,然後奔襲到了葉楓面前,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巴掌。

在他的眼中,方才葉城之所以在葉楓手頭上吃虧,完全是因為他的馬虎大意,沒有將葉楓當一回事,但是他不一樣。他做事一向謹慎,無論對手多麼弱小,他都會全力以赴。

所以這一次出手,是痛下殺手!

葉楓自然是感覺到了對方手掌上面傳來的毀滅性的力量,立刻知道他起了殺心,當即心頭一冷。

下一刻,他雙手一揮,一道暗灰色的力量從雙手中噴薄出來,一下子衝到了對方的雙手上面。

以掌對掌!

「嘭!」

那人帶著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被葉楓的雙手震飛出去,然後聽到其他人的一陣驚呼。

「怎麼可能!」

那人心頭掀起了驚濤駭浪,因為他在與葉楓對掌的那一刻,明確知道他的修為不過是戰魔七級,但是他手上傳來的力量,卻是遠遠超出了戰魔九級!

所以自己才在與他對了一掌之後,立刻被震飛,此刻他的雙手,已經被對方的力量給震斷了!

只是,讓他更加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現了。

原本他以為葉楓能夠使用如此強大的力量,一定是動用了什麼樣的禁忌古術,而一般來說,使用禁忌古術是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此刻葉楓體內的力量一定是被耗空了。而當自己身體倒飛出去的那一刻,身體不斷下落,葉家的人若是看到,一定會來解救自己,所以心頭除了驚駭之外,並沒有多麼的擔心。

只是下一刻,他就立刻經出了一身冷汗。

因為比葉家人更先來到他面前的,是葉楓。

「既然方才你對我起了殺心,那麼現在你可以去死了!」

葉楓冰冷的聲音從他的耳邊響起,然後那個人就看到葉楓揮動著墨色的手掌拍了下來。那雙手上面似乎是充滿了滾滾的魔氣,又像是跳躍著的火苗,充斥著高溫狠狠地印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之後,他感覺到胸膛上面突然一沉,然後身體迅速下降,瞬間就沒入了土地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