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了幾遍后,她彷彿終於說服了自己,露出堅定不移的表情。

是了,帝君對她一往情深,她怎麼能懷疑帝君對自己的感情呢?

這一切,都只是君慕顏想要挑撥自己和帝君罷了。

「姐姐,那逍遙門的人實在是欺人太甚了,你絕對不能情誼放過他們。」花碧月捂著自己臉上的傷口,咬牙切齒道,「尤其是那個君慕顏,簡直不要臉到極點,再這樣下去,墨導師就真的要被她搶走了。」

花想容臉色陰沉,慢慢咬緊了牙關,「碧月,你放心吧,明日我就會去登玲瓏塔。」

「玲瓏塔?」

花想容冷笑一聲,「你不知道嗎?在星辰學院有一個規定。新入學的修者,只要能在三個月內進入玲瓏榜前十,又是新生中的第一名,就能向學院提出任何一個要求。」

花碧月聞言猛地瞪大了眼睛,激動的呼吸都微微急促了,「姐姐你的意思是,只要你進了玲瓏榜前十,就能……就能……」

「呵,到那時,我會讓星辰學院直接關閉搖光分院,就算不能關閉搖光分院,我也會讓他們把君慕顏去逐出星辰學院。」

花想容臉上滿是憤恨狠厲之色,「君慕顏既然自己要當不要臉的小三,就別怪我下手無情。」

「這是真的嗎?姐姐,這可是關閉搖光分院啊,這麼離譜的要求,星辰學院真的回答應嗎?」花碧月強壓下心中的激動問。

花想容點頭道:「你有所不知,當年歐陽卿剛剛進入星辰學院,一直被一個女子糾纏,那女子的身份地位甚至比歐陽家還高,似乎是來自紫雲界的貴女。歐陽卿不勝其擾,卻對此毫無辦法。可後來,那貴女不知弄壞了歐陽卿的什麼寶貝東西,終於惹怒了他。」

「於是歐陽卿一氣之下,花了一個月進了玲瓏榜前十,最終行使權利,將那貴女逐出了星辰學院。今日我若沒有見到歐陽卿,還想不起來這件事。」 「住嘴!」

皇甫辰絕一聲低呵,這般失態還是史無前例的。

丫鬟掩著口笑了笑,可這笑也是十分勉強,皇甫辰絕這一掌雖然沒斷了她的筋脈卻也打斷了幾根骨頭,稍微喘氣都覺得胸口疼痛,更何況是笑。

「我們公主說,王爺何必自欺欺人,為了得到鳳炎賠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不值。」

「值不值不是你家主人說了算。」

聲音愈發冰冷,顯然已經動怒了。

丫鬟心有餘悸的後退了一小步,接著咬著唇說:「你殺不了我,如果我死了,那麼王爺就與凰女真正的翻臉,到那時別說是天下,恐怕香澤國也難保……」

皇甫辰絕眯起狹長的眸子,寒光迸射,周身一股凌厲的寒氣夾雜著殺氣愈發的明顯。

她不過是個小小的丫鬟,未必有她說的那麼重要,殺不殺對於皇甫辰絕而言不過是反手之間的事情。

不殺她,是因為有話要她傳給軒轅珍兒……

「軒轅珍兒在哪?」

殺氣收斂,丫鬟以為她真的嚇唬到了皇甫辰絕,有了些底氣的說:「這就不關王爺的事情了。我們家公主只說會參加王爺的大婚,另外在讓奴婢告知沐九兒可能已死的事情。別的再沒有交代。」

皇甫辰絕懷疑是軒轅珍兒設計抓了沐九兒,無法判斷軒轅珍兒的行蹤,那就無法證明是不是軒轅珍兒的詭計。

至於軒轅珍兒這番假情假意給他傳來的信息,他還是保持懷疑的態度。

如今香澤國因為妖龍屠城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需要提拔人才,另立儲君,穩定民心,重整朝綱。

若沐九兒真的在你新月城的話……

那麼她就真的凶多吉少了!

「本王大婚之日,凰女駕臨,自然是無任歡迎,告訴你家主子吧。」

那丫鬟趾高氣揚的離去。

皇甫辰絕強忍住額上跳的歡快的青筋,一拳砸在面前的牆壁上,由於力道控制的剛剛好,躲在外面的陌北歌身上只是落了一層灰。

陌北歌本打算告訴皇甫辰絕他的猜測卻沒想蹲牆角聽了這麼一耳朵,又被皇甫辰絕弄了一身灰,也算是平了。

「你信不信她的話?」

「信不信都要去一趟。」

陌北歌詫異的挑眉,沒想到野心那麼大的皇甫辰絕會撇下這些爛攤子趕去新月城?

果然,皇甫辰絕說道:「我不在的這段日子,攝政王府跟輔佐小煜就——」

「我去!」

陌北歌直截了當的打斷皇甫辰絕的話,此人一肚子的花花腸子,他當日中蠱毒昏迷不醒將府里一大攤子的事情全部交給他也就算了,如今又找機會開溜,雖然明著說是皇甫辰絕信任他,可殊不知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他乃是南燕的太子,白白在香澤國浪費青春,這算是什麼事兒!

看到皇甫辰絕眼梢一挑,陌北歌更加的堅定,「新月城,我替你跑一趟,她身上的傷你治不了,我可以。」

皇甫辰絕沉吟,「你能這麼想,很好。」

陌北歌,「……」

這下陌北歌才醒悟過來,皇甫辰絕根本不可能將朝中的事情交給外人打理,這麼說只是刺激他而已…… 花碧月倒抽了一口涼氣,「那可是紫雲界的貴女,星辰學院的院長和導師們難道能同意嗎?難道就不怕紫雲界的人報復?」

花想容嗤笑一聲,眼中卻洋溢著極度自信的光芒,「這規矩,是當年建立玲瓏塔和星辰學院的人留下的,原因已不可知,但這個規矩卻是連星辰學院的院長和導師也無法干涉的。」

「只要進入玲瓏榜前十,就有資格登上塔頂,在塔頂上,我就能直接通過神識表達出自己的意願。到那時,玲瓏塔的器靈就會直接替我完成心愿。」

哪怕她是想讓君慕顏死,玲瓏塔器靈也一樣會完成她的願望。

但花想容也沒有如此惡毒的心思,她只是想讓君慕顏遠遠的離開,別再出現在帝君面前。

花碧月聽著花想容的描述,想象著君慕顏和搖光分院的人被凄慘驅逐出學院的模樣,興奮地簡直無法在飛劍上站穩。

不過,很快她又想起來,「可是姐姐,三個月內就要進入玲瓏塔前十,你真的能做到嗎?」

花想容眼中閃過一抹掙扎,但隨後又咬緊牙關,「我原本並不想用那樣急功近利的辦法,那樣會對我未來的修行,有大的阻礙。但如今為了……卻顧不得了。」

「君慕顏,你對我造成的傷害,我必然要你十倍奉還。」

而花碧月眼珠子轉了轉,也緩緩露出一個陰險狠辣的笑容。

既然姐姐要登玲瓏塔,她自然也要幫一把。

……

花碧月沒有回自己的開陽分院,而是直接前往歐陽明珠所在的玉衡分院。

兩人秘密交談了一陣后,歐陽明珠立刻趕去見魏天明。

聽到歐陽明珠的話,魏天明一雙眼睛都亮了起來。

「你說的話當真?」魏天明激動道,「花想容真的有辦法在三個月內進入玲瓏榜前十?」

歐陽明珠道:「花碧月是這麼跟我說的。還說她姐姐至少有六成把握。舅舅,只要花碧月擁有行使那個權利的能力,咱們就能關閉搖光分院,將逍遙門和凌宇笙那賤人一起逐出星辰學院!哈哈,離了星辰學院,沒了學院規則的保護,我倒要看看,他們還能如何囂張!」

魏天明激動的卻還不只是歐陽明珠說的這些。

他原本正擔心著該如何才能關閉搖光分院,讓翟院長滿意。

卻又害怕會得罪墨導師和雲瀟公子。

如今當真是瞌睡了有人送枕頭。

若是花想容當真能在三個月內進入玲瓏榜前十,搖光分院就關定了。

哪怕墨導師和雲瀟公子生氣又如何?

這可是星辰學院的規定,自己只是按規定辦事,何錯之有呢?

===

慕顏並不知道花想容、魏天明他們的打算。

她只是心中憋著一口氣,想要找帝溟玦算賬。

只是,到了傍晚,帝溟玦還沒有回來。

倒是終於失蹤好幾天的洛雲瀟卻出現了。

逍遙門眾人昨日在外頭瘋玩的開心。

今天見到洛雲瀟,一個個徹底蔫了,誠惶誠恐地受了一頓教訓,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 炮彈的製作過程她沒有經驗,也沒有實戰經驗,也不知道自己憑著理論製作出的這些炸彈究竟威力多大。

但對付這些個沒見識的盜賊應該不是問題吧?

看到哪裡盜賊多,一個炮彈干一窩!

沐九兒略有成就的懷揣著剛剛製成的這些純手工的炸彈,在虎爺的陪同下走出煙花鋪子。

這場戰鬥已經進入了白熱化,盜賊各個呲牙睜目,四名大漢也是酣暢淋漓,星辰已經將那把神器巨神斧祭出,神器之威非常人能夠抵抗,沐九兒深有體會的看著星辰雙手握住那把巨神斧橫劈出去!

地上煙塵滾滾,數名盜賊被這股神威掀出數米遠,卻是毫髮無損……

沐九兒看的是目瞪口呆,明明巨神斧跟鳳炎都是神器,可鳳炎的威力卻要比這巨神斧大多了,不對……沐九兒想哭,哪怕是隨隨便便的一件神兵都比這個強啊!

「九兒!看在我快要為你赴死的面上,幫我一把!」

星辰快哭了,早知道他不逞英雄了,要知道這把巨神斧有千斤之力,扛上一下就得累趴下……

「嗯,的確很好看,這戲碼太枯燥,咱們來點新鮮的。」

沐九兒拿出一顆簡易製成的炸彈在地上的焚火上點燃,接著順手拋給星辰。

星辰接過一看差點給丟出去,沐九兒給他一個球是要鬧哪樣!

「扔出去!離你越遠越好。」

「什麼意思啊?」

星辰困惑,這個東西到底是有什麼作用?她進去忙了這麼久就是為了製作這個?

虎爺也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其餘的人主意到星辰手中的那個酷似球卻要比球小還冒著氣的東西同樣疑惑。

「別問,快,朝他們扔出去!」

「哦。」

星辰想也不想在那炸彈快要燃爆時直接擲出。

那顆『球』在空中劃出一個弧線,接著就不見了蹤影。沐九兒料到了所有的情況,她忽略了星辰的臂力以及他是第一次用,可能還不知道怎麼投擲安全以及能夠威脅到敵人。

盜賊不知道這些人到底玩什麼把戲,拿起那把獠牙短刀就是硬攻。

「砰——」

『轟』的一聲發出徹響天地的聲音,一團巨大的紅光『嗖』的一聲急速發出。

猶如紅色的閃電一樣,衝擊力大的連他們腳下的土地都顫了三顫,所有人腳下一個不穩,跌倒在地,接著就聽到就是噼里啪啦的震天響。

「轟轟」史無前例的爆炸聲音,在這一片大火之中響起。

前方的大火,受到衝擊的土地,將那盜賊在地上放的火徹徹底底變成了焚城之火。

這威力……

那些盜賊像是嚇呆了似的,沒想到這突如其來的變動,前方的火勢大了起來,隱隱可以看到城門口已經被炸平……城門守著的是他們成百上千的兄弟啊!

在場知情的人,除了沐九兒,其餘人都露出驚恐之極的表情,還沒有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星辰踉踉蹌蹌的爬起來,耳朵一陣嗡鳴,張了張嘴活動了下下顎,乾巴巴的問:「出什麼事情了?」 小師叔果然是全世界最兇殘的人啊!

可唯有慕顏一個人,被洛雲瀟折騰了,卻非但沒有萎靡,反倒是越挫越勇。

整個人身上都燃燒著騰騰的殺意。

啪嗒聲響,又一個劍陣碎裂。

凜冽的殺氣在空氣中飄散。

逍遙門七人齊齊打了個寒戰,「總覺得小師妹突然變得和小師叔一樣可怕。」

「小師妹到底受什麼刺激了?」

凌宇笙欲言又止。

他總覺得,這件事應該跟新來的墨導師有關。

「嘖嘖,這都是小師叔被弄壞的第四塊陣盤了。」

看著碎裂的陣盤,慕顏難得有些愧疚地看向洛雲瀟:「抱歉,小師叔,你的陣盤又被我弄碎了。」

她是知道,這樣一個陣盤煉製成功要耗費多大的心神和精力。

哪怕是如尹修這樣的煉器大師,也沒辦法輕易融合十道劍氣,將他煉製成劍陣。

更別說,小師叔給她的,都是四十道劍氣以上的陣盤。

洛雲瀟靜靜看著她,溫潤的眸子,宛如承載著星光。

只是,還不等他說話。

一個尖細的嗓音就冒了出來,「美顏顏,你也知道主人煉製陣盤辛苦啊!你都弄壞四個陣盤了,要如何賠償呢?我看不如就以身相許吧!」

「你跟著主人,這樣我們也就能朝夕相處,相親相愛了。MUA,快來,讓本大爺親一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