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惜一下子連呼吸都困難起來,只覺得輿轎中的空氣似乎在瞬間被抽空,她口中還含著紅梅香餅,剛想開口說話,一道黑影就從她的頭上籠罩下來……

強大的壓迫感讓她渾身動彈不得,葉惜剛想開口抗議,溫濕的柔軟印在她的唇瓣上,葉惜身子一僵,大腦瞬間處在當機狀態。

五年了,這五年時間,北冥澤在這種方面君子的連葉惜都忘了曾經公主殿下也是個無恥之徒,以至於,唇畔被被侵犯時她又忘了反應,這樣的後果,自然就是讓對方隨心所欲的長驅直入。

葉惜的口中還含著紅梅香餅,紅梅的香氣在她的口中瀰漫,北冥澤有些貪婪的吸了吸,雖然是以這種方式品嘗的,但是那紅梅香餅的香味,的確是在舌尖上開了花……

北冥澤很滿意這樣的品嘗方式,此刻沒有絲毫覺得不妥,他甚至有些沉迷這樣的味道,不光是覺得香,還有一種讓他極度舒暢的暖意。

然而,如此愜意的美食品嘗過程,卻總是被人打攪。

「殿下,是否可以起轎回府了?」

輿轎外,黑煞站在哪裡等待了半天也沒有聽到主子的命令,只能開口提醒。

正是黑煞的這一句話,讓完全處於獃滯中的葉惜一下子回過神,她猛地伸手將北冥澤奮力推開,接著狠狠的擦了擦唇,恨不得將自己的嘴巴直接擦掉一塊皮才好!

此刻,北冥澤雖然對自己的行為有些意外,卻並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他反倒是意猶未盡的舔舔嘴唇,詭美的雙眸鎖定著葉惜,點頭道:「味道不錯!很合本宮的胃口!」

葉惜雙眼冒火的瞪著他,大聲吼道:「不要臉!!!」

話說完,葉惜才不管眼前這位殿下危險不危險了,她直接起身就跳出了輿轎。

外面站著的黑煞正因為裡面傳來的聲音,而感到萬分奇怪,心中猶豫著要不要掀開帘子查看一下情況,手才剛伸過去,葉惜就直接撲了出來。

「惜少??」

黑煞看著臉色異常難看的葉惜,開口詢問道:「發生什麼事了?殿下可還好?」

一聽這話,葉惜心裡這一肚子怨氣瞬間就找到了發泄點。

「好!好的很!你們家殿下英明神武實力高強,他能有什麼事?就是我死了,你們殿下也肯定是安然無恙,虧你還是他的手下,這麼簡單的狀況都看不出來嗎?白痴!」

噼里啪啦的大罵了一通,罵的黑煞整個人都蒙了,可葉惜根本就沒有給他再次開口詢問的機會,把人罵完后,她立刻飛奔著離開了。

獨剩下黑煞一人無比尷尬的矗立在輿轎外,指尖輕觸著帘子,突然變得那麼燙手。

看惜少這反應,輿轎中發生的事情恐怕不簡單,他此刻要掀開帘子去看個究竟嗎?殿下恐怕會不喜吧!?

或許不光是不喜……指不定還會勃然大怒……

為了自己的小命,黑煞思來想去還是放下手,默默退到一邊,等待著北冥澤的命令。

輿轎中的北冥澤輕輕撫了撫自己的唇,視線又落回食盒中,看著剩下的那些紅梅沉默片刻。

最後,他勾唇一笑,玉手上靈光閃現,學著葉惜的方法,北冥澤輕輕捏起一朵紅梅。

「這世上……唯有愛和美食不可辜負么?」

薄唇輕輕咬開紅梅香餅,北冥澤品嘗著,陷入深深的思考中。

「回府吧!」

北冥澤幽涼的聲音從輿轎中傳來,所有的血衣衛都默默鬆了一口氣,黑煞立刻讓人起轎。

「黑煞,去把小野貓給本宮抓來!」

「是!主子!」

剛剛在心裡鬆了一口氣的黑煞,片刻都不敢耽誤的應了下來,轉身就立刻奔著葉惜跑開的方向追去。

————分割線————

當公主殿下的輿轎到達公主府後,葉惜在自己的兩名丫鬟的注視下,黑著一張臉朝自己院子走去。

「少爺?」竹香一看葉惜不對勁,立刻著急的追了過去。

「哎?哎?少爺,竹香姐,等等我!」

蘭香有些茫然的看著兩人離開,隨後也慌張地跟了上去。

等這主僕三人離開后,我們的公主殿下才從輿轎中不緊不慢的走下來,高貴優雅,不可方物!

只是……上前扶他的黑煞,卻從自家主子的唇瓣邊,看出來一些不對勁。

那紅梅香餅,似乎為殿下的薄唇……染上了過深的顏色……

「黑煞,去通知白煞做準備。」

剛走下來,北冥澤就開口了:「本宮也該去會會「他」了!打著本宮的名號,跟一位郡主提親,呵……真是當本宮死了么?」

北冥澤輕聲冷笑著,如同從地獄里爬出來的怨靈……

「是,主子!」

黑煞低著頭,恭敬達到。

「恩……!別忘了去刑堂領罰!」

北冥澤輕飄飄的補上了一句,語氣看似平淡,黑煞卻明白,主子這是已經在給自己下最後通牒了,若再犯,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死亡。

「是!」

黑煞應下,飛身一躍,就跳出府外,直奔刑堂而去!

豪門錯愛:逃離狼性總裁 而在葉惜的院子里,兩名丫鬟看著葉惜那一張黑的不能再黑的臉,視線最後定格在葉惜那張微腫的紅唇上!

時間過去了很久,房中一直維持著詭異的氣氛!

最後,還是竹香忍不住先開口了:「少爺!你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說,跟公主殿下一起去看一個人嗎?為何……」

為何少爺你的嘴腫了,臉色還那麼難看,作為跟在你身邊這麼多年的丫鬟,真的是無法騙自己說,少爺你的嘴是被打腫的……

後面這些話竹香沒敢說出來,但是她的眼神,已經明確想將這些意思傳達給葉惜。

「竹香,什麼都不準問了!你們兩個誰敢問我,我就罰誰!明白了嗎?」

「少爺,不用這樣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讓你火氣這麼大?」

蘭香站在一旁,立刻不怕死的開口道。

。 聽了這話,葉惜臉一沉。

「竹香!立刻去找飛揚,告訴他今晚血衣衛有福了,他們今天的衣物全部歸蘭香洗了。」

「啊?什麼?少爺!我不要,憑什麼要我給他們那群臭男人洗衣服?」

蘭香立刻哀嚎道。

「是!少爺!」

竹香才不理會蘭香的哀嚎,她立刻應下葉惜的話,轉身就朝門外走去。

「等等啊!~竹香姐,你不會真的要去說吧?」

蘭香的哀嚎聲響徹整個院子,讓遠在另一方的飛揚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分割線—-

一個月之後,瑞城正式進入寒冬。

清晨,葉惜穿著冬襖,手中拿著一顆火系晶核,悠閑的漫步在公主府中。

「少爺!這麼大冷天的,你在府里閑逛什麼啊!」

竹香跟蘭香也一人手中拿著一顆火系晶核,跟在葉惜身後說道。

「看雪景啊!大自然賦予的美,才是真正巧奪天空的絕作!你們沒有經歷過我們那個時代,不知道空氣污染的危害啊!」

葉惜說道這裡,突然停了下來,伸手摺下身邊梅樹上的一枝梅。

看著梅枝上的雪,還有那迎著嚴寒盛開的梅花,葉惜輕輕嘆氣,想到曾經所在的二十一世紀,大多數人在冬天都帶著防毒面具出門的場景。

那時候的人類,為了錢,有多不在乎自己生存的世界呢?

「少爺!那不是紫靈郡主嗎?」

葉惜正看著手中的梅枝出神,身後的蘭香卻突然驚呼起來。

「恩?紫靈郡主么?」

葉惜意外的抬起頭,朝前看去。

果然,見到了一襲紅色的身影出現在公主府的走廊上,為她引路的,正是黑煞。

葉惜想到了一個月前,北冥澤突然半夜來找她,帶給她冥熙的回復。

這件事讓葉惜很是意外,本以為公孫紫靈的事情多半沒有什麼希望了,卻沒想到冥熙竟然同意插手,只是,要他們不能輕舉妄動,一切都等冥熙的安排。——-

雖然公主殿下帶來的消息很不錯,可葉惜是不怎麼高興的,畢竟自己怎麼找冥熙都找不到,這位公主殿下卻似乎可以隨時聯繫到他,若不是因為自己知道公主殿下的真身,她都要懷疑聖王殿下和這位公主殿下之間是不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了。

如今,一個月過去,他們一直都按冥熙的吩咐沒有輕舉妄動,那此刻黑煞為何引公孫紫靈進來了呢?是因為事情有什麼其他的進展么?那為何沒有通知她?

葉惜手捏著梅枝,疑惑的看著一臉激動的公孫紫靈從走廊上走過,因為葉惜所站的位置剛好是公孫紫靈視線的盲區,只要葉惜自己不主動現身,公孫紫靈基本上看不到她的,所以這一路上,公孫紫靈都沒有和葉惜打過招呼。

「少爺!郡主這表情,要不要這麼高興啊?就連從你這裡得知聖王殿下願意相助時,都沒見她這麼興奮過……」

蘭香站在一旁忍不住嘀咕道。

「也許……殿下真的有什麼好消息告訴她吧?」

對於這一點,葉惜也是頗為意外。—–

「由黑煞引路,她是去見公主殿下么?她見公主殿下不是向來有多遠就跑多遠的么?今天這一臉的激動之情,難不成是聖王殿下還親自跑來召見她了?」

蘭香看著公孫紫靈走過去,就是對她那一臉的激動神色看著不順眼,那表情,實在是太像那些見到聖王殿下就犯花痴的女生了。

蘭香這一句無心之言卻讓葉惜和蘭香同時轉過頭,兩人的視線都緊緊的盯著蘭香,彷彿要將蘭香看個洞出來。

「怎……幹什麼?少爺……竹香姐……我、我可是實話實話……」

蘭香被兩人這麼一盯,頓時緊張起來了,她完全就不知道自己說的有什麼不對。

看著蘭香這幅反應,葉惜和竹香默契的對視了一眼,竹香跟是默默的沖葉惜點了點頭。

「呵……」

葉惜移開視線,擺弄著手中的梅枝,冷冷一笑。—

「少爺?」

蘭香一臉茫然,不知道自家少爺為何會在瞬間做出這麼詭異的笑臉。

葉惜在蘭香的注視下,優雅的伸手朝著梅枝上的那朵梅花摘去。

梅花入手,葉惜拿到眼前看了看,最後冷冷一笑,一口將梅花丟入口中。

「冥熙……」

每到冬季就以各種理由消失,害她五年來,每到秋冬季就要受公主殿下的無限的迫害,如今他竟然在這寒冬時節出現了,卻是為了別的女人,光是想想,她葉惜這一肚子的無名之火,就蹭蹭的往上竄啊~~!

「走!我們也去問問挑剔的公主殿下,今天又想著吃些什麼來折騰我了!」

葉惜隨手扔掉那一截梅枝,轉身就朝著北冥澤所住的院子走去。

竹香二話沒說,立刻跟了上去,只有蘭香一臉茫然的站在原地發愣,知道葉惜和竹香快離開她的視線了,她才慌忙追上去,一邊追一邊還不忘大叫:「少爺!你這是怎麼了啊?等等我……等等我!」

主僕三人離開后,他們原本所站的位置,飛塵和飛揚兩人意外的出現了。

「飛塵……你有沒有覺得惜少似乎發火了?」

「我看像!」

「你說惜少發火是為了什麼呢?是因為咱們澤殿,還是因為熙殿啊?」

「我看像!」

……

「像你個頭啊!問你是為了誰呢!我總覺得惜少這反應不太對啊!」

「你管惜少是為了誰發火,總之都是咱們的殿下不是?快走吧!我們快去稟告殿下,惜少怒氣沖沖的來了,要殿下小心應付!」

「說的沒錯!快走!」

片刻后,兩人的身影就消失在原地。

—-分割線—-

葉惜帶著蘭香和竹香一路直奔北冥澤的院子,只是,這人走到了院子外,葉惜卻猛的停下了腳步。

「少爺?怎麼了?為何不走了?」

蘭香一路是追過來的,好不容易追上,主子又猛的停了下來,她當然是忍不住開口問了。

哪想,這一問,換來的就是葉惜冷冷一眼。

蘭香脖子一縮,立刻退到竹香身後,乖乖的閉嘴不敢再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