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北宇一群人頓時恢復了自由。

可他們保持那姿勢太久了,腿腳都麻痹,一獲得自由,頓時狼狽的跌坐在地上。

慕顏舉著剛剛完成的畫作給他們看,「怎麼樣?對你們自己的造型還滿意嗎?」

侍衛長和眾侍衛一看到畫中自己的形象,頓時眼前一黑,恨不得昏死過去。

這這這,抬高了雙腳,與另一個男人靠在一起的男人怎麼可能是自己?!

還有那妖嬈又嬌羞的表情,自己哪裡會那樣!

這樣子若是讓人看到,他們從此以後就不用做人了!!直接找塊豆腐撞死吧!

侍衛長臉色鐵青,就要衝過去搶奪慕顏手中的畫。

慕顏卻嗤笑一聲,打開了馬車的窗戶,「這畫我閉著眼睛都能臨摹出好幾幅呢,若只是我一個人欣賞,真是太浪費了。 至尊神農 不知道若把這些畫都丟出去,供大家一起欣賞……嘖嘖,只在這裡傳播太浪費了,等回頭進了大城鎮,我一定要多臨摹幾幅。」

「不要——!!」

「不許丟出去——!!!」

「啊啊啊——!這些畫若是讓人看到,我以後還怎麼活啊!」 幾個大男人外加兩個侍女再也沒有了幾個時辰前的囂張,跪在慕顏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懺悔自己的罪過。

讓世人看到這些跟他們臉長得一模一樣的人,卻擺出如此羞恥的姿勢,他們以後還怎麼做人?

別說在皇宮當侍衛,就算出門都沒臉出去了!

「這位女俠、女王、女神仙,我們知道錯了!求你將這畫還給我們吧!」

慕顏冷笑道:「你們抓無辜女子過來讓她們脫衣畫畫的時候,不是玩的很開心嗎?現在知道求饒了?」

幾人匍匐在地,不停懺悔。

此時侍衛長真是悔的腸子都青了。

路遇一個美女,本以為帶回來能討好三皇子。

沒想到最後帶回來的卻是個煞星,侍衛長現在想起自己剛剛赤~身~果體擺出的羞人姿勢,就恨不得一頭撞死。

可就在眾人哀哀哭泣求饒的時候,馬車裡卻突然響起一個興奮的聲音,「美,太美了,如此神韻,如此布局,如此色調,這般驚艷的畫作,只該天上有啊!」

洛北宇手上拿著慕顏畫的畫——

還是畫他穿著薄紗,雙腿交疊,妖嬈咬唇,美人卧榻的姿勢。

可洛北宇非但沒有憤恨羞怒,反而看的兩眼發亮。

一下子撲到了慕顏面前,「師父,求您教我,如何才能畫出如此有神韻和靈氣的畫作。我研究了作畫十幾年,本以為已窺得門檻,如今看到師父的畫作,才知道自己有多渺小。」

慕顏嘴角抽搐,她覺得自己是遇到神經病了。

一旁的侍衛和侍女們,臉色更是紅橙黃綠紫交錯縱橫,無比精彩。

慕顏抬腳將人踢開。

洛北宇卻巴巴地爬上來,完全不管自己身上的衣服敞開,是不是露出了重點部位,「師父師父,您缺錢還是缺玄葯,徒弟都能孝敬您,只要您願意指點小徒一二。」

慕顏扭頭,額頭青筋直跳,「小寶,我們走!」

這種蛇精病,她惹不起還躲不起嗎?

馬車帘子掀開,小寶的身影出現,走到慕顏身邊,乖乖讓慕顏牽著。

慕顏打開馬車窗戶,正要直接跳出去。

洛北宇卻大呼小叫著撲過來,「師父,小師兄,不要走啊!只要你們肯留下來,我什麼都願意答應你們!迷霧森林裡的寶貝你們要不要,我,我們此行所得,我都可以貢獻給師父您啊!」

一旁的侍衛長只覺得眼前一黑,恨不得把自己的主子一巴掌拍死。

慕顏卻是停下了腳步,眸中精芒一閃而逝,「你們要去迷霧森林?」

「是是是!」洛北宇一見慕顏真的停下了腳步,立刻瘋狂點頭,嘴巴連珠炮的道,「迷霧森林在幾個月前忽有流星墜落,前幾日又五彩霞光漫天,這是由重寶出沒的跡象。所以我父皇才派我去森林裡探查。」

「派你?」慕顏忍不住搖頭。

覺得赤焰國皇帝大概腦子壞掉了,否則怎麼會派這麼個不著調的蛇精病去迷霧森林探查。

洛北宇眸中精光一閃,微微挺直了脊背,「師父,你可別小看我。我今年只有二十歲,卻已經是地級初階的武者了。」 不過只一息,他就諂媚笑道:「當然,我無論如何都是比不上師父和小師兄的!」

「更何況,我們去又不是想要搶奪真正的稀世靈寶,只是想要湊湊熱鬧,撿撿便宜罷了。迷霧森林中可是有許多珍貴玄葯的……以我的身份,只要不跟那些大門派的人搶奪,也沒人會對我動手。」

「這一次異寶出世,肯定眾天之驕子云集,或許還能見到不少美女。我可是聽說了,連景橙國的那個天驕宮千雪都會過來。啊,只要想到見了這些美人,會有靈感作畫,我就激動的不得了。哪怕什麼寶貝都沒得到也值了,師父你說是吧?」

慕顏眸光微暗,嘴角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

她聽說過迷霧森林嗎?

當然聽說過!

可以說,這世間沒有人比她更熟悉迷霧森林。

前世的時候,也是流星墜落,五彩霞光漫天。

赤焰、景橙、黃耀三個國家的眾多強者齊聚迷霧森林,想要尋找這現世的寶貝。

後來證明,那寶貝真的珍貴無比,世間罕見。

因為那竟是一顆即將孵化的聖獸蛋。

在演武大陸,有野獸,有異獸,有靈獸,但從沒有人見過真正的聖獸。

聖獸,那是只屬於修真大陸的。

可想而知,誰得到了聖獸,誰就能在演武大陸橫著走。

慕顏那時候只是個不起眼的玄級武者,來到迷霧森林也只是跟宮千雪來見識見識的。

根本沒想過要爭奪什麼聖獸蛋。

但沒想到,最終聖獸蛋卻陰差陽錯落到了她的手中。

想到這裡,慕顏臉上的笑容,變成了深深的嘲諷。

那時候的自己多傻啊!

明明得到了世人夢寐以求的聖獸蛋,只要滴下鮮血,就能讓聖獸認主。

可就因為宮千雪的幾句花言巧語,和她期盼的眼神。

自己就眼巴巴把聖獸蛋送給了她。

後來聖獸孵化,成為宮千雪的契約獸,也讓她縱橫演武大陸,從此再無人能抗衡。

「娘——」耳邊突然傳來小寶軟軟的呼喚聲。

慕顏猛地從冰冷的仇恨中回過神來,低下頭看到小寶盈滿關心的大眼睛,不由心中一軟,所有的仇恨都被溫暖所沖淡。

抱起小寶,慕顏輕笑道:「正好,我也要去迷霧森林,那就同行一段路吧!」

「師父你肯留下來,真是太好了!你們還愣在那裡幹什麼,還不快去準備酒菜!」

飛魚服侍衛和宮女們哀怨地看了自家殿下一眼。

又畏縮地看看慕顏和小寶,才轉身悻悻離開,去準備酒菜了。

……

「師父,你和小師兄都好厲害啊!我可是個地級初階的強者,竟然連你的一擊都接不下……還有小師兄,看上去才四五歲,可是竟然能打敗我的侍衛長。師父你叫什麼名字啊!是來自哪個國家的?」

慕顏悠哉地吃著酒菜,一邊給小寶夾菜,一邊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

被這一眼看的,洛北宇立刻渾身僵直,有種毛骨悚然之意湧起。

自己偷偷打探師父來歷的企圖被發現了。

洛北宇想起慕顏的手段,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洛北宇想起慕顏的手段,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不過,他心特別大。

見慕顏已經吃完了飯,立刻興奮道:「師父師父!那你現在能教我作畫了嗎?為什麼你畫人物的時候能把神韻抓的如此相像。」

慕顏喝了一口茶水,慢條斯理笑道:「當然是因為你的參照物選的不對。」

「不會吧?我選的可都是實打實的美女,還讓她們穿上薄紗輕絲刺激感官……」

見慕顏幽冷的目光望過來,洛北宇立刻指天誓日道:「師父,我發誓,那些美女都是自願的,我付了豐厚的報酬。只有看到師父你,實在太漂亮誘……咳咳,總之,我第一次犯錯,就被師父你逮到了。」

慕顏嘴角勾了勾,「美女你都看慣了,又哪裡能刺激你的感官。難道你不覺得,昨日你那些侍衛擺出的造型,都很別緻有趣嗎?是不是特別有畫畫的慾望?」

洛北宇眼前一亮,「師父說的不錯,尤其侍衛長,若是穿上**的宮裝,一定別有一番風味,哈哈……師父你真是太厲害了,我這就去叫人進來。」

看到這傻皇子興奮激動地跑出去,馬車外立刻傳來一陣憤怒而絕望的哀嚎聲。

慕顏端起茶杯輕抿了一口,笑容慵懶而邪肆。

惹了她還想這麼容易全身而退?呵呵,未免也太天真了!

馬車緩緩前行,三日後,在洛北宇的侍衛被折磨的生不如死,恨不得挖個地洞埋了自己的時候,迷霧森林終於到了。

……

迷霧森林之所以叫做迷霧森林,是因為這裡一天到晚,都是迷霧重重。

越到森林深處,迷霧越是厚重,人在裡面幾乎伸手不見五指。

但迷霧裡的異獸,卻早已習慣了這樣的環境。

而人類武者想要在裡面行走,只能不停用玄氣感知。

可想而知在裡面會有多危險。

但迷霧森林儘管危險,裡頭卻有不少的珍稀玄葯。

平日都有不少低階武者進來搜尋。

更何況如今天降異象,證明肯定有重寶出世,所以就連高階武者都齊齊聚集在這裡。

「師父,小師兄,這邊有乾淨的青石,你們坐!」

洛北宇殷勤地招呼慕顏和小寶過來,一邊給她們擦掉青石上的露水。

三皇子殿下的侍衛長扶額,對他們主子的蠢萌樣簡直不忍直視。

他到底還記不記得,自己是赤焰國的三皇子啊?

慕顏卻完全沒有受寵若驚的模樣,抱著小寶施施然坐下來。

洛北宇又道:「師父,你和小師兄休息一會兒,徒弟我去為你採藥。這迷霧森林外圍的玄葯雖然完全不能跟裡面的比,可是在外面也能賣到大價錢了!」

洛北宇正要離開,突然從迷霧裡竄出一個毛茸茸的影子。

森林裡都是厲害的異獸,洛北宇的侍衛立刻警戒起來。

可當他們看清這毛茸茸的影子時,眾人都傻眼了。

那居然是只兔子,長耳朵長毛,只比成人的兩個巴掌稍大一點。

一雙圓溜溜的淡紅色眼睛掩藏在雪白的毛髮后,卻完全沒有精光,反倒顯得傻乎乎的。 尤其是它跑起來,小屁股一聳一聳,四肢短腿左搖右晃,更是蠢萌的不得了。

洛北宇見慕顏盯著蠢兔子眼睛發亮,立刻殷勤道:「師父,你喜歡這兔子嗎?徒兒抓來給你當寵物好不好?」

在他看來,慕顏就算再厲害,也只是個十八九歲的少女,喜歡兔子這樣可愛的毛茸茸小動物是正常的。

慕顏確實眼睛發亮,不過她想到的是爆炒兔肉、紅燒兔肉。

洛北宇一揮手,飛魚服侍衛立刻撲了上去。

誰知那看似緩慢遲鈍的兔子,在他們撲上來的時候,卻總能精準的避開。

就在侍衛長發火要動用異能的時候,蠢兔子突然鼻頭動了動,隨後嗅一下……竄到了小寶懷裡。

小寶面無表情,小手一抓,把兔兔拎起來,「娘親,我給你做爆炒兔肉。」

兔兔立刻抖了兩下,淡紅色的眼睛中光芒閃了閃,突然張開嘴吐出一顆青色的果子。

看到這果子,慕顏和小寶還沒反應,一邊的洛北宇和他的侍衛卻已經忍不住驚呼出聲,「啊,竟然是青嬰果!!一顆拇指大的青嬰果,在鬼市上可是能賣出天價的!」

而這顆青嬰果,至少有成人拳頭那麼大小。

兔兔彈動了一下四肢,從小寶手裡掙扎著跳下來,用小短腿撥著青嬰果推給小寶。

那雙淡紅色的圓溜溜眼睛里,似乎閃過討好與親昵的光芒。

小寶抬頭看看慕顏,慕顏看著兔兔的目光若有所思,正要說話,突然嘈雜的腳步聲,從剛剛兔子出現的方向傳來。

「小姐,快來看,那隻偷了我們青嬰果的死兔子,果然在這裡!」

話音剛落,幾道身影齊齊出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