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域滅殺!

李嘯天的心中微微的一聲暴喝!腦中魂力猶如潮水一般的瞬間就將三人完全的包裹了起來。

碰碰碰……

就在那幾人還沒回神的時候,李嘯天的重劍就已經帶著雷霆萬均之勢,將三人完全的拍飛,甚至就是那護體罡氣此時都是破散不已!

黑洞劍仙 「哼!」

李嘯天一招擊飛三人之後,身子沒有一絲的停留,腳下流雲靴一晃,身子瞬間的對著那還在發獃的血夜南撲去,手中重劍也是再次的舉起!

嗡……

感受著面前傳來的陣陣氣息,血夜南此時也是回神過來,看著面前的李嘯天心中好似是想到了什麼!

一想到這裡眼神中就是瞪的大大的!

書中也是在順間就出現了一把烏黑的短槍!

這槍長約五尺,槍尖鋒利,一股淡淡的威能也是在這槍上面傳出!

這槍赫然是法器無疑了,而且看起來,似乎還是一件不錯的法器!

「血破長空!」

隨著這血夜南嘴中的一聲暴吼,一陣強大的威能,也是在其身上散發出來。

只見其腳下在地面上一踏,一人一槍就好似在那劃破天空的烏黑閃電一般,對著李嘯天的身子直直刺去!

而且此時這血夜南到也不是泛泛之輩,其修為竟然也是破靈三階無錯了!

碰……

長槍和重劍在瞬間的就是撞擊了一起,爆發出了一陣璀璨到了極致的光芒。

那血夜南的身子在剛剛相撞的瞬間,就是倒飛了出去,口中的一口鮮血也是不停的噴出!

那手中短槍此時也是無力的插在了地面上上!

刷……

李嘯天手中重劍一負,身子一晃來到了柳菲菲的面前!

「我沒事!」柳菲菲此時面色上可以說是一片潮紅,她知道李嘯天會保護自己,但是她沒有想到,李嘯天竟然會為了一句話,就將這些人完全的擊殺!

她看著這些,心中自然的就是認為這是李嘯天太過於在意她,要吧怎麼會吃飽了撐得呢?

見柳菲菲沒事,李嘯天也不再多說什麼,身子再次的朝著那邊的血夜南飛去。

碰……

沒有任何的遲疑。李嘯天的腳掌直直的將這剛剛爬起來的血夜南再次的踢到在地!

「小子,你知道我是誰嗎?」看著面前的李嘯天,長期活在宗門萌音下的他根本就沒有一絲絲的害怕。

因為他是血煞宗宗主的兒子,沒有誰剛招惹他!

「血煞宗嗎?少宗主嗎?」李嘯天的嘴角掛起了一抹譏諷,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這樣的膿包,天天被打了,立馬就是報出自己家門的名頭。,從而來為虎作倀!

「那你還不放開我!小心我讓我爹弄死你,還有這個女人也是我的!」這血夜南到也真的是有本事,在這個時候了,心中還想著柳菲菲!

其實這不是他又本事,這完全的就是遺傳的,他自小和他老子一樣的好色,一看見美女就走不動道。

而且在玩了之後,還會將這女子作為爐鼎,來提升自己的修為,這樣的方式可謂是慘不忍睹!

要不然就憑他的資質,可以現在就到達破靈三階的修為,這其中不知道害死了多殺女子,讓多少人家破人亡,妻離子散。

「好!我放了你。」李嘯天的嘴角在次的簽出了一抹弧度,手中重劍在此的舉起。

「你想做什麼?」感受著那重劍上傳來的道道威能,血夜南的心中頓時就是狂跳不已。

那重劍在其眼中變的越來越大!

突然在其眼神中閃過了一抹決絕之色。

「血盾之術!」

只見其嘴裡急忙的一聲大喝,身子上瞬間就是冒起一一團血舞!

刷……

身子在瞬間也是消失在了原地!

「李嘯天,你就等著我血煞宗的瘋狂報復吧!」

一道聲音也是在這林中響起。

…………

給讀者的話:

小槍兩更來了,回到家中鎖事太多,今天又在市裡看我小妹,故此晚了一點,求見諒。另外求收藏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極品劍尊》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極品劍尊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血盾之術!

看著那化作一道血色流光消失在這裡的血夜南,;李嘯天的眼神中微微的一閃,他沒想到竟然還有這樣奇妙的功法。

在一個大意之下,才讓這血夜南逃脫,這樣的話自己以後和這血煞宗,可以說是結下了生死世仇吧!

「李嘯天!」柳菲菲此時也是來到了李嘯天的面前,其眼神中有著微微的擔憂之色,這血煞宗的勢力,雖然是沒有八玄宗強大,但是其若是成心的要找李嘯天的麻煩,那這事情還真的是不好辦啊!

但是在她的心中有著一個疑問,那就是這血夜南是怎麼知道李嘯天的真實身份的。

雖然她心中不解,但是李嘯天的心中卻是十分的明了,自己帶著柳菲菲和刀疤等人大鬧了萬窟城不說。

還在羅雀城中引起了那麼大的動靜,最重要的是在羅雀城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雖然表面看起來是十分的平靜,但是李嘯天心中知道,此時怕是有著不少的勢力都是同時的注意上了自己。

而且自己手中的重劍就是一道明碼招牌!

根據以上的種種這血夜南可以發現自己的身份也就不奇怪了。

但是此時的李嘯天卻是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想這些,即便是去想,此時也是來之不及了。

實力!

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著實力才可以代表一切,才可以說話。

有了足夠的實力才可以去守護自己想要守護的,在這一刻李嘯天迫切的想要提升自己的實力。

有了實力才可以面對以後的危機!

畢竟自己還有著那麼多的事情要去做,好有著那麼多的人要自己去守護!

要做到這一切,就必須要有足夠的實力!

想到了這些,此時李嘯天的心中反而是平靜了下來,不管以後怎麼樣,心現在的當務之急是先找到那天狼草在說!

畢竟這樣的奇物,不是在哪裡都有的,這次既然得到了消息,那麼就一定不可以錯過!

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再次的帶著柳菲菲朝著這黑曜之林再次的前行!

至於那血煞宗的幾個小嘍啰,李嘯天也沒有去官,就讓他們在這裡自身自滅就好了。

但是以他們此時的情況怕是多半沒有機會再走出這裡了。

畢竟這裡的妖獸可不是那麼好招惹的!

對於這些李嘯天才不會去管!

難道他還要去救那些曾經想要殺他的人!

這簡直就是個笑話嗎!

柳菲菲此時心中可謂是十分的混亂,她雖然高興李嘯天可以為她出頭,但是這樣卻是在無意間,讓李嘯天陷入了陷阱!

她的心中十分的自責,同時心中也是暗暗的下定了決心,以後不管怎麼樣,有書名事情自己不可以在完全的依賴李嘯天。

雖然她想就這麼一直生活在李嘯天的翅膀下,但這樣若是會將李嘯天推入險境,這就不是她心中想看見的了。

所以她要成長!

咕咕……

突然之間響起了一聲咕咕的叫聲!

刷……

聽見這聲音,李嘯天手中的重劍瞬間就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防止這什麼妖獸的偷襲!

但是等了片刻再者四周都是無比的安靜!也沒看見什麼妖獸出來!

噗嗤……

柳菲菲本來是通紅的臉頰,此時見李嘯天緊張的模樣,在也忍受不住,噗嗤的輕笑出聲!

額……

李嘯天聽見柳菲菲的輕笑之聲,回頭微微不解的看了一眼!

咕咕……

然而此時卻是再次的響起了那一聲奇怪的叫聲。

「哈哈哈……」此時的柳菲菲在也是忍受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本來還以為就是她自己餓了,還覺得十分的難為情呢。但是沒想到此時在李嘯天的身上也是出現了這樣的聲音。

額……

此時的李嘯天面色上也是十分的尷尬,剛才本來是想著烤一下那大地石熊的,但是沒想到被那血夜南出來攪黃了。

也就沒有了那興緻,但是沒想到的是,此時自己的肚子盡然是提出了抗議的聲音,這讓他也是十分的無奈!

環視了一下四周也沒看見有什麼可以用來充饑的東西!



呼呼呼……

突然在李嘯天兩人旁邊草林中響起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刷……

看見哪裡的異動,李嘯天甚至是沒有一絲的猶豫,腳下流雲靴,瞬間的化作了一道光芒,帶著他來到了那聲源之地!

「今天可算是有吃的了,哈哈哈……」然而剛剛去到哪裡之後,李嘯天的眼神就是微喜,出手如電的在地面上抓了一隻看起雪白的小兔子!

沒想到正在為吃什麼著急,此時就有食物送上門來,這簡直就是好事啊!

「李嘯天那個……」然而就在李嘯天心中想著今天要怎麼吃了這兔子的時候。柳菲菲卻是來到了李嘯天的面前,表情可憐兮兮的看著李嘯天!

「怎麼了?」李嘯天此時完全就在想著,是紅燒還是熱烤,哪裡注意到柳菲菲面色的異樣。

「那個你看這小兔子這麼可憐,可不可以把它放了啊!」柳菲菲此時說出這話,腦袋都是完全的抵在了自己的胸口,她知道在這個情況下,說出這樣的話,是多麼強人所難,但是要她把這麼可愛的小東西吃掉,她心中真的是不忍!

「卧槽!」聽見這話,李嘯天的心中就是一聲大罵,這他媽都什麼時候了,她還有心思去在乎這些,但是看見柳菲菲此時那可憐兮兮電費樣子,心中也是微微的一軟!

「算你走運!」李嘯天惡狠狠地對著手中的小白兔道了一句,將其緩緩的放在了地上,眼神還不捨得看了幾眼,這可是香噴噴的肉啊。

可是此時沒有了!

看了看李嘯天此時的模樣,柳菲菲的心中也是大為的過意不去,畢竟自己的要求實在是有些那什麼了。

「哎,走吧!」李嘯天無奈的看了一眼此時的柳菲菲,淡淡的說道。兩人再次忍住腹中飢餓朝著前面走去!

此時的李嘯天不知道。在這位黑曜之林之林的另外一處路口,一個人影在這裡不停地徘徊著,面色上的神色也是十分的糾結!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那錢黎懷,他此時的渾身都是鮮血,顯得十分的狼狽。

不過這樣的狼狽,卻是掩蓋不了他面色上的糾結。

他自從和李嘯天等人分開之後,就在這林中瞎晃蕩這,不時的也是會遇上一些妖獸的襲擊。但是這對於他破靈七階的強者來說,完全都不是事。

在他身上的鮮血,幾乎都是那些妖獸的,沒有一點是他的。

但是他此時之所以會徘徊在這十字路口上!

是因為,在這裡一邊是繼續深入這黑曜之林,一邊是離開這裡。

他心中在不停地問著自己要何去何從!

他相信自己要是回到了陰煞門,自己在那大人物的幫助下,也是可以強行的將李嘯天放在自己腦海中的奴印去除。

可是在他真的要選擇的時候,他猶豫了!

他不知道要怎麼辦了,在他的心中他不想自己是別人的奴隸,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了別人的手中。

但經過和李嘯天這短暫的相處之後,他開始厭惡自己以前那樣的生活,他羨慕李嘯天們這樣的真性情。

尤其是刀疤等人對追隨李嘯天的那種狂熱之感,讓他的心中十分的震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