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晴空萬里的天空,此時烏雲密布,時不時還有幾道閃電劈下,那破碎的虛空被這一望無際的烏雲籠罩,看不出它是否已恢復,還是隨著這磅礴的能量橫掃,繼續加大裂縫!

突然兩人齊齊出招,隨著兩人雙手往前用力一推,磅礴能量形成淡藍色光球相撞到一起,而閃電也在這光球快撞到一起的時候猛然劈下。

「轟!!!」巨大的爆炸聲響起,虛空應聲坍塌,撕開了幾道大大的口子,在地面的人還感覺地面有微微的震動,可想而知,這兩人的修為有多變tai!

但這兩人未理會破碎的虛空,他們仍就互相大打出手,磅礴能量肆意摧毀著義莊的一切!

「轟!」那是義莊建築物坍塌的聲音,坍塌的建築物還冒出大量的煙塵,待煙塵散盡,義莊包括周圍的東西全都被移為平地!但虛空中打鬥的兩人仍舊未停手。

一波接著一波的磅礴能量掃出,然後相撞震碎虛空,玉蓮早在他們大打出手的時候飄到了另一邊,要不被波及到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而另一邊,無痕帶著他的魔兵前去妖界,想要打個妖界錯手不急,但魔界去妖界的路恰好也過義莊這個地方,正好無痕趕上了這一場大戰。

不由分說直接朝龍逸蕭出手,觀戰的玉蓮看到就跳出來阻止,她可不希望她的逸蕭受傷,看到玉蓮出來阻止,無痕眼裡的殺機一閃而沒。

對著玉蓮便狠狠的攻擊,他現在不想要玉蓮來幫助自己統一六界,而是想殺掉這個讓六界打破和平的女人,其實他更想殺的是龍逸蕭,什麼得天妖者一統六界,全是龍逸蕭編輯出來的謠言!這是那人告訴無痕的。 是誰這麼告訴無痕?他這麼告訴無痕又是何目的?那人這麼告訴無痕之後是否也這麼告訴了別人,他這麼做的目的又是什麼?這隻有操縱這個陰謀的人才知道!

戰鬥還在持續,突然閃出一個全身裹在黑衣裡帶著面具的人,生生阻止了他們的戰鬥,看著腳底被夷為平地的義莊,無痕率先問道:「你是誰?為何要阻止我們?」

那人沒回答,只是留下一句充滿疑問的話:「小心遭人算計!」留下這一句話,黑衣人便離去。

無痕與童雲楓相視一眼,他們都從對方眼裡看到了疑問,但那人既然這麼說了,那他們就暫且離去,好調查清楚那消息來源是否正確!

浩浩蕩蕩的兩隻隊伍離去,虛空中只剩下龍逸蕭與玉蓮兩人,龍逸蕭還在深深看著那黑衣人離去已消失不見的背影!

玉蓮飄到了他身邊輕輕問道:「逸蕭,在想什麼?」

龍逸蕭回過神,看著玉蓮柔聲道:「我在想那人為何這麼一說,冥王與魔尊突然對我們發動是否與這有關。」

玉蓮點點頭,表示她明白了,隨後又問道:「逸蕭是不是知道了那人的身份?」

龍逸蕭點頭:「若沒猜錯那人就是天帝!」

————————————

帶著隊伍離去后的無痕與童雲楓,他們回到自己的地盤后紛紛派人出去調查,但調查出來的結果,那傳言果真是有人故意散布的,而散布謠言的正是龍逸蕭!

這讓他們心底的疑惑更深了,龍逸蕭為何要散布這一個謠言?是不是他早有了統一六界的野心?只是利用天妖出世這一個事情來讓它界先大打出手,他好坐收漁翁之利?還有那黑衣人的話又是何目的?

但不管怎樣,無痕與童雲楓都同時下了一個決定,無論怎樣,龍逸蕭與玉蓮這兩人不能留!還有妖界也必須要滅掉,還有人界蜀山,要斷了龍逸蕭的後盾才行!

下定決心,無痕立即派人前往冥界洽談合作事宜,童雲楓也派人前往魔界洽談合作事宜,雙方派出的人恰好在半路遇上,他們都說出了各自主子的目的。

待他們準備返回告知自己主子這事情的時候,又碰到了來自天界的人,天界與他們的目的是一樣,都想先滅妖界后是人界蜀山,很快三方領頭人便見了面!

無痕、童雲楓何軒轅羽幻相約在天山見面洽談合作事宜,這一天天空飄著絲絲細雨,但這卻影響不到這三人,三人經過洽談之後,決定魔界攻打妖界。

而冥界攻打人界蜀山,天界派兵兩方支援,但是想到佛界對這是一直沒有任何反應,擔心佛界最後來一招,那他們的辛苦就白費了!最後決定天界去攻打佛界!

商定好之後,次日他們便出兵,打算打他們讓他們來個措手不及!但龍逸蕭早已起了疑心,他已悄悄做好了準備,他坐鎮蜀山,玉蓮坐鎮妖界,面對外敵攻擊,本來如膠似漆的兩人沒辦法只好分開! 無痕帶著一群魔兵前往妖界,妖界入口處是一個茂密的樹林,在他一聲令下,一群魔兵紛紛使出力量攻擊保護妖界的結界,沒一會便攻破了保護妖界的結界,一群魔兵趕忙沖了進去。

但無痕卻停住了腳步,他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妖界的結界何時那麼容易攻破了?沒等他多想,衝進妖界的一些魔兵被打飛了出來,裡面還不斷的響起慘叫聲。

緊接著便有大批妖兵衝出來,來勢洶湧的他們奮力的砍殺魔兵,沒多久妖界入口便堆滿了屍體,鮮血灑滿了四周。

見此情況,無痕明白妖界早有防備並且設下陷阱,就等著自己的大軍跳入陷阱!他趕忙叫上還活著的魔兵撤退,那些魔兵不敢戀戰,都紛紛往後退。

而妖兵們也沒有追上去,返回妖界入口處防守。退到了安全地帶,無痕查看了一下人數,發現他帶來的魔兵已經死了三份之一,他轉身看著守在妖界入口處的那些妖兵。

他想一個光球把那些妖兵全部拍飛的時候,周圍忽然冒起漫天大火,而且大火來勢兇猛,沒一會就燒到他們的腳前,無痕趕忙衝天而起,避開這大火的攻擊。

隨著他的衝天而起,那些魔兵也紛紛跟隨,速度快的都逃了一命,速度慢的全都被大火活活燒死,無痕低頭看著腳下的漫天大火,不禁的冒出一身冷汗。

那火可不是普通的火,而是三味真火,是不燒毀一切就不會滅掉的三味真火,除非放火人控制它不讓燒毀一切!但看這火的形式,是不燒毀一切不罷休!

對方使用火攻這一方法,讓無痕很是頭疼,而且他帶來的魔兵還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一出兵便受到如此打擊,這讓他很是惱火,猛的他雙掌用力往下一拍,一股無形的磅礴能量傾瀉而出。

「轟!轟!轟!」一連串的爆炸聲響起,妖界入口處煙塵瀰漫,隨著煙塵散去,守在妖界入口處的妖兵,全被無痕打出的能量炸得殘缺不全,有些甚至被炸得粉碎!

但這還沒完,無痕又聚出幾道流光朝妖界內丟去,但想象中的爆炸聲沒有響起,被丟進去的流光被一股能量反彈了回來,被反彈的流光一直朝無痕的方向去。

無痕看見他丟進去的流光被反彈回來,他趕忙閃身避開,他是避開了,可他身後的魔兵卻避不開!

「轟!轟!轟!」原本剩下不到三分之一的魔兵又被炸去一半,這讓無痕徹底暴走!

他身形一閃,便進入妖界內,隨後妖界內便不斷響起慘叫聲,剩下的魔兵也沖了進去,一場慘烈的戰鬥拉開了帷幕!只見無痕身如獵豹穿梭在密集的妖兵之中。

鮮血染紅了一地,僅剩的魔兵已被眾多的妖兵殺死,這些魔兵死後,圍困無痕的那些妖兵紛紛撤退,沒多久,空曠的場地上只剩下無痕一人,那些妖兵全部圍成一個大圈,把無痕圍在中間,無痕臉上滿是怒容! 這時圍住無痕的妖兵,突然間閃開了一條路,從這條路走出了幾個人,為首的是玉蓮,跟在她身後的是何為情與姬雪櫻,他們緩緩的朝無痕走去,而無痕只是站在原地沒有動作。

待玉蓮離無痕只有幾步遠的時候,她輕輕開口道:「你走吧!我不殺你,只希望你以後別再帶人來攻打妖界,我不想看到有更多的生命無辜喪生!」

這一句說得無痕有些動容,妖與魔本身就沒有太大的差別,都同樣冰冷無情而且嗜血,然而這個天妖能說出這麼一句,證明她心底是善良的,但無痕一想到那個傳言,他就想不計一切的殺掉眼前人!

不過如今的情況他很明白,單槍匹馬的他如何能殺掉玉蓮,更何況他還摸不清玉蓮的修為究竟有多深!但今日殺不了不代表明日殺不了,他就先回魔界!

想至此,他對玉蓮說了聲:「多謝!」隨後一甩衣袍,大步的離開妖界。

等無痕離去不遠,何為情不解的向玉蓮問道:「天妖大人,為何要放過他?不怕他放過他之後他又再帶兵來攻打妖界嗎?」

玉蓮看著無痕離去的方向,嘆了聲氣道:「我只是不想看有人死,我放他走希望他能明白,戰爭會造成生靈塗炭,這對任何一界都沒有好處!」

這句話不大但也不小,還未走得很遠的無痕恰好聽到,他的身形微微頓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的離開,直至他的身影徹底的消失,圍在這裡的妖兵也撤了去。

玉蓮、何為情與姬雪櫻三人回了妖殿,回了妖殿之後,何為情便去開啟陣法,妖界入口處緩緩升起一道肉眼看不見的屏障,只要這道屏障一升起,無論是誰,修為再高也無法攻破!

這也妖界雖一直被它界踩在腳底,但也無法徹底覆滅的原因!

妖界這裡的戰鬥雖結束,但人界的戰鬥還在白熱化之中,蜀山腳下遍布是屍體,不管是人還是飛禽走獸,都密密麻麻的堆滿了蜀山腳下。

其中冥兵的屍體站大部分,蜀山弟子只站一小部分。蜀山入口窄橋處,龍逸蕭與童雲楓正處於激烈的戰鬥,兩頭各站著自己的人馬,他們齊齊抬頭看著天空。

因為龍逸蕭與童雲楓的戰鬥是在半空中展開,天空的烏雲壓得特別低,時不時又有幾道閃電劈出來,但這絲毫影響不到這兩人,彷彿那些閃電是透明的!

磅礴能量不斷在半空中炸開,虛空被炸破碎后又復原,然後又被炸破碎,兩人的身形時而相撞到一起,時而分開,七色流光不斷從他們身上併發出。

他們的戰鬥不知持續了多久,絲毫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而陳天機的身影時而出現在地面觀戰,時而消失不見,但夜秋風一直在這觀戰!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人激烈的戰鬥有了變化,原本快速的動作如今都變慢了,但那攻擊依然很強烈,彷彿一定要把對方殺死才甘心!但殺死對方談何容易! 「轟!砰!砰!」突然一聲巨響,半空中戰鬥的兩人掉了下來,砸中還發出一聲巨響!

「噗!!!」童雲楓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隨後搖晃著身子站了起來,他身後的冥兵想要上前扶住他,可卻被他阻止了,他堂堂的冥王,受了點傷就要人來扶,這讓他威信何在?

童雲楓站起來之後,龍逸蕭也站了起來,但他的臉色很不好,似乎在隱忍著什麼,童雲楓深深看了一眼龍逸蕭,帶上他僅剩的冥兵撤離了蜀山。

童雲楓一干人離去后,龍逸蕭再也忍不住,一口鮮血噴了出來,有些鮮血還滴到了他的白衣上面,遠處看起來猶如盛開的梅花,陳天機見狀趕忙拿出一顆丹藥讓龍逸蕭吞下。

等龍逸蕭吞下丹藥后,一行人便回蜀山上面,隨後龍逸蕭便閉關療傷。

無痕與童雲楓發動的攻擊都失敗而歸,而軒轅羽幻那裡也好不到哪去,一連幾天,別說是攻進佛界,就連佛界的一個人影都見不著,他們全都被結界擋在佛界入口外面!

而且那結界任憑他們怎麼攻擊就是攻不破,反而還被一次次的反彈回來。

直到第五天,軒轅羽幻等人再次對那結界發動攻擊的時候,沒想到年宇炎的身影竟然出現在他們眼前,他們紛紛停下攻擊,做出防備的樣子。

而年宇炎只是對他們微微一笑道:「天界太子,別白費心機了,佛界不是那麼好攻的!爾等還是回去好好修鍊,別參與到這些陰謀之中來,你們只會是陰謀中的犧牲品!」

年宇炎說完這話便不在理會他們,轉身便消失在原地。

這些人都一臉疑惑,紛紛猜疑年宇炎這話是何用意?就連軒轅羽幻也一臉疑惑,他也弄不明白年宇炎的意思!不過他心中已經起疑,暗中一定有人操縱這一切!

但操縱這一切的人是誰?他又有何目的?這一個真要好好調查才行!

年宇炎離去,沒多久軒轅羽幻帶著那些天兵也離去,回到天界,意外的看到宮瑛前往未央宮,軒轅羽幻沒有叫她,而是悄悄尾隨在她身後!

一路前往未央宮的宮瑛,在經過一處花園的時候,她的身形微頓了一下,然後又若無其事的朝未央宮的方向去,她這一細微的變化,軒轅羽幻看在眼裡。

他還想追上去,可他明白自己的身形已經暴露,他只好撤退。

來到未央宮的宮瑛,向天後報告著這幾日她暗中看到的一切,得知龍逸蕭受傷閉關,天後的臉上露出了一個深深的笑容,她的目的就要達到了!

宮瑛站在一旁,看到天後露出那樣的笑容,她眼裡閃過一抹殺機,但很快就消失,喜悅中的天後並沒有注意到宮瑛眼裡一閃而過的殺機!

片刻之後,天後吩咐宮瑛繼續注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宮瑛領命便離去。只是她離去之後,未央宮內又出現了幾人,而且全是統一的黑色勁裝,墨色長發全部綁成馬尾! 他們全是天後培養出來的暗衛,只聽天後一人的命令,此次天後召他們出來,只是叫他們密切注意各界領頭人的動作,必要時製造一些麻煩給他們,讓他們斗得更加厲害!

那幾人領了命令便消失在未央宮,隨後天後也離開未央宮,她來到瑤池后便派人去把軒轅羽幻給請來,她已經知道軒轅羽幻從佛界回來了!

沒多久,軒轅羽幻便來到了瑤池,看到正在品茶的天後,他便走到天後面前露出做為一個兒子該有的笑容道:「母后,找兒臣有什麼事?」

天後放下手中的茶杯,慈祥笑道:「幻兒來坐,這段時間辛苦了,攻打佛界很累吧!」

軒轅羽幻一邊坐下一邊道:「母后,兒臣不辛苦,只是這段時間沒有空來陪母后,父皇又閉關了,母后一個人怕是孤單了!」

「母后不孤單,只怕幻兒忙壞了忘記母后的存在!」天後拉著軒轅羽幻的手,輕輕的說著,一番客套之後,天後終於說到了正題:「關於那個傳言,幻兒信幾分?」

軒轅羽幻沉默了一陣子才回答:「七分信,三分懷疑,若說龍逸蕭真的有統一六界的野心,為何他一直沒有動作,若說他沒有野心,好像他又對一切了如指掌!」

天後點點頭,表示她也贊同軒轅羽幻的說法,軒轅羽幻頓了一下又繼續道:「母后,不管如何,我們一定要想辦法將人皇除去,還有天妖,她現在是站在龍逸蕭那邊,不除掉她對我們很是不利!」

「嗯,除掉天妖這事就交給母后,幻兒只需專心對付人皇,還有佛界也要防一防!」

「是,母后,沒什麼事兒臣就先離去,兒臣要好好計劃如何對付人皇!」軒轅羽幻說完就站起身告別。

「去吧!母后等你好消息!」天後揮揮手,示意軒轅羽幻先去忙。等軒轅羽幻離去之後,她看著軒轅羽幻消失的方向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

閉關療傷幾日的龍逸蕭終於出來,另他沒想到的是,當他一打開房門,便看到思念了幾日的人兒站在房門外,她還是一如既往的穿著,就連髮型也沒變化。

看到龍逸蕭安然無恙的出來了,玉蓮趕忙向他走進幾步,輕輕的柔柔的喚道:「逸蕭,傷勢可好了?蓮兒很想你!」

第一句先是問傷勢,最後才說出自己的思念。聽到玉蓮說很想自己,龍逸蕭馬上露出一個顛倒眾生的笑容,然後把玉蓮緊緊摟在懷裡,天知道他這幾天有多想念他的蓮兒!

被緊緊摟住的玉蓮,微微皺媚,使勁的推開龍逸蕭。感受到懷裡人兒的掙扎,龍逸蕭知道是自己把他摟得太緊了,他趕忙將玉蓮鬆開了,但並未放開。

被摟得快喘不過氣的玉蓮,此時終於能呼吸新鮮空氣,等氣順之後,她在龍逸蕭胳膊上狠狠一掐,然後氣哼哼的道:「你想謀殺啊!把我摟得那麼緊!」 被掐的龍逸蕭悶哼一聲,隨後鬆開玉蓮看著她幽怨道:「蓮兒你下手真重!胳膊都腫起來了!那麼久不見你,讓我抱一會都不行!」

玉蓮不吭聲,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見他已經沒有事,轉身打算去找陳天機玩,可她才轉身沒走到兩步,龍逸蕭便閃身到她面前,一臉受傷道:「蓮兒,你這是要去哪裡?不管我了嗎?」

玉蓮挑眉看著他反問道:「你都沒事了還要我怎麼管你?」說完不等龍逸蕭回答,她便快速的閃身離去,而她站的地方只留下一道殘影!

看到玉蓮已消失,龍逸蕭一陣氣結,他當然知道玉蓮走得那麼急,是去找自己的師傅陳天機,他就不明白,他師傅那裡究竟有什麼東西那麼吸引她?

他真想把玉蓮帶離蜀山過著沒人打擾,與世無爭的生活,只是如今的情況容不得他這麼做,他必需要弄清楚好端端的,冥界怎麼突然就攻打人界蜀山,而魔界也攻打妖界!

難道是有關於『得天妖者,一統天下』這個傳言?可這個傳言是無稽之談,自從六界誕生之後,六界間也誕生一個平衡契約,那便是只要任何一屆被滅掉,它界也將面臨著毀滅!

這一個還是他師傅陳天機告訴他的,至於陳天機是何人?他又是如何得知?龍逸蕭至今都沒弄明白,好幾次他旁敲側擊的問,依然得不到結果,他師傅口風緊得很!

龍逸蕭搖搖頭,甩掉這一番思緒,隨後便去找夜秋風,蜀山大權可都是在他手中!但他剛剛離開原地幾步遠,突然整個大地都劇烈的顫抖了一下。

覆蓋在蜀山上空的結界泛出一層淡紅色的光芒,那光芒時而強時而弱,龍逸蕭暗叫一聲:「不好!」隨後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剛找到陳天機的玉蓮,大地突然顫抖了一下,玉蓮差點站不穩摔倒在地,好在她修為高,很快就將身形穩住,此時她也注意到了蜀山上空的景象,陳天機也一樣注意到了!

他面色凝重,很快身影便消失在原地,玉蓮不知道原因,她快速的跟上陳天機,正當他們往一處特別偏僻,地勢特別險峻的地方去的時候,碰上了急速趕來的龍逸蕭,而龍逸蕭身後還遠遠跟著夜秋風!

相視一眼便一起往目的地趕去,最後他們停落在一處看似雜草叢生,實則那雜草卻是按著某種陣型生長的!

而那雜草叢生的陣型四周是茂密的樹林,那樹林並不是很大,一側後方是蜀山,一側後方是斷崖,龍逸蕭等人站在蜀山這一側,另一側卻站滿了天兵!

為首的是軒轅羽幻,那些天兵手中都拿著一樣很奇怪的寶器,而且他們還正用著那些寶器攻擊雜草陣法!(暫且先叫雜草陣法!)

看到此情景,龍逸蕭等人都非常氣憤,陳天機更是惱怒一吼:「都給我停下!否則後果自負!」

但那些天兵假裝沒聽到,繼續攻擊雜草陣法!這讓陳天機差點氣得七竅生煙! 惱怒中的他,直接幾道流光打出,擊中那些攻擊雜草陣法的天兵,隨後飛身上天盤於雜草陣法上空,目光凌厲的盯著地面上的那些天兵。

「不想死的趕快給我滾!否則別怪老夫大開殺戒!」這一句充滿了警告!

然而軒轅羽幻根本不理會,繼續下令攻擊雜草陣法,他的目標是龍逸蕭,至於這個童顏鶴髮的老頭,他覺得修為不高沒必要理會,但,往往輕敵便先失一機!

陳天機看到軒轅羽幻竟然不把自己放在眼裡,難道他忘了在天界搶親那天,天後可是道出了他的身份?可被無視他真的很不爽,他氣急直接一揮手,以氣化劍,直直射向地面的那些天兵,就連軒轅羽幻也不放過!

看到以氣化成的劍射下來,軒轅羽幻趕忙躲開,才剛躲開有幾道氣劍便射穿他剛才所站的地方!

「噗噗噗!!!」那些來不及躲開的天兵紛紛被射中,而且他們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急發出便死翹翹!只是一下子,軒轅羽幻帶來的一萬天兵便折損去三分之一!

軒轅羽幻完全震驚,他沒想到陳天機竟然這麼厲害!以氣化劍,連他這麼高的修為都做不到,由此可知陳天機的修為有多變tai!

見死去不少的天兵,解氣的陳天機就停止攻擊,淡淡掃了一眼死去的天兵,然後向軒轅羽幻問道:「軒轅霸天他兒,還要繼續攻擊嗎?」

呃……把人家老頭的名字都叫出來了!地上的龍逸蕭幾人很是懷疑,這陳天機是故意這麼叫的,還是不懂他的名字!到底如何旁人是無法猜透的!

震驚中的軒轅羽幻回過了神,再次看向陳天機的時候,才想起搶親那天天後說出過他的身份,原來是蜀山創始人,怪不得修為那麼變tai!

再三考慮,軒轅羽幻決定撤離,一聲令下,一大群人便騰雲駕霧的離開,直到他們完全離開后,盤於雜草陣法上空的陳天機便降落下來。

面對著雜草陣法,手一揮,那些雜草全部消失不見,露出那個陣法的真面目!

那陣法的線條走勢很像一個太極八卦圖,仔細辨認它不止是像,而且那就是太極八卦圖!此圖非常巨大,若是人站上去,絕對能容下一萬人以上!

此陣名為太極八卦陣,此陣看似簡單,但大陣中還有無數個小陣,那些小陣全部是殺陣!若不是懂陣法的人根本看不出,誤入此陣只有一條路,那便是死路!

但若是懂陣法的人,只要找到陣眼,把陣眼破壞掉,陣法就無法正常運行,但這個陣法的陣眼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這個陣法不下十個陣眼,但只有一個陣眼是破解這個陣法的!

其它陣眼則是用來掩飾的,若誤擊到那些掩飾的陣眼,將會受到這個陣法強烈的攻擊,所以之前軒轅羽幻他們選擇在陣法外用法寶攻擊,沒有敢進入陣中的原因,他雖懂一點陣法,但他連攻了幾個陣法才攻到真陣眼! 這是蜀山上空結界會發光的原因!

陳天機看了一眼已有些漏洞的陣法,便對身後的幾人吩咐道:「逸蕭,你跟為師補修這個陣法,秋風,你就帶著玉蓮去檢查其他陣法,若有破洞便補修!」

龍逸蕭與玉蓮倒是沒意見,但是夜秋風卻有點苦逼道:「老祖宗啊!我修為那麼低,讓我如何補修這麼大的陣法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