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魅頓時在地上將頭一低,若是她還有法力,她定要將自己隱身個徹底,奶奶的,她此刻是真明白了,這個獃子是真的傻,而且不是一般的傻。

千魅低頭仍能感覺一個個目光在身上移動,東方滄琦看她可愛的舉動,一陣忍俊不禁,這丫頭盡然還會害羞,呵呵。

百里泠寒臉上亦是閃過一絲玩味。

「何人在喧嘩。」太監尖細的聲音傳來,讓千魅很想罵娘,叫什麼叫,又不是老娘我。

「嘻嘻,皇兄你來了!」東方寧兒立馬化身鄰家小妹妹撒嬌的跑向皇上東方滄明。

「是那個那個女人剛剛不僅對寧兒不敬,寧兒寬宏大量不與她計較,沒想到她竟然對皇兄也不敬,竟然不跪皇兄,皇兄乃一國天子,遵受國人跪拜,天經地義,她竟然視皇權於兒戲,皇兄這次你可一定不能輕易就這麼饒恕她。」

「哦?何人?」東方滄明俊逸的眉頭一皺,渾身的王威嚴盡顯,皇家的威嚴豈可被挑釁。

東方滄琦臉色一驚,淡笑道:「呵呵,皇兄莫怪,初次進宮一些禮儀她可能還不懂,過些時日練習一下就好,今天是個喜慶的日子,萬不可為了一些小事影響了情緒。」

「對,皇上還是早些開宴吧,再不開。這些外使們可能就要等不及了哦。」狄天樂也是嬉笑著一張俊臉在一旁附和。

依然低頭的千魅頓時有種想哭的衝動,完了,這不求情還好,就算求情為何不找個路人甲說,或者路人乙也行,幹嘛要這兩位大神親自求情。

這豈不是更麻煩。

果然,所有人一看衛淇國戰神,少女心中的紅樓公子,竟然同時為一女子求情都極為震驚,這靖王可是萬年寒冰一個,不苟言笑,現在竟然會為了一個女子求情,太不可思議了。

前妻的贈品:契約啞妻 千婉亦是震驚了,同時眼神狠狠的嫉妒著,憑什麼?她不過是個如此不堪的人所有人卻圍著她轉,她是衛淇第一美女,第一才女,卻被所有人無視卻還要擺出一副知書達理的樣子,她好恨,好恨,

千魅!我千婉一定不會放過你。此刻她顯然已經將四姨娘的告誡忘得一乾二淨了,心裡,眼裡只有嫉妒。

東方滄明須臾一笑,但是心裡卻是震驚萬分,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讓他這個從來不近女色的皇弟和那個流連花叢的狄家少爺都如此在意。

「呵呵,不急,朕倒是對這個女子挺感興趣的,不知是哪家的千金啊。」

「感興趣你妹!」千魅用只能自己聽見的聲音罵道。

一旁的包子嘴角一抽,這個傻娘親什麼時候才能變得聰明點啊。

「嘻嘻,娘子,你說什麼?」百里泠殤聽見千魅咕噥著,疑惑的問道。

「說你妹!你給老娘閉嘴,都怪你!」千魅稍稍歪了一下很低的腦袋,狠狠的瞪了那個無辜純善的臉,低聲罵道。

百里泠殤頓時滿眼含淚的閉上嘴,實在不明白自己什麼地方做錯了。

眾人讓出條路,直通千魅面前。

「喏,就是她,千魅。」

東方滄明剛抬起的步子一頓,轉頭問東方寧兒,一臉的疑惑,:「你說她是誰?」

「皇上,她正是臣女的大姐,千魅,剛剛從外院回來,不知宮中禮節,衝撞了公主,還望皇上恕罪。」

這時一直備受冷落的千婉似乎抓住了時機,忙上前,知書達理的說到,極盡表現自己,希望自己能在眾人面前脫穎而出,不要忘記雖然她是庶女,但是因為幾年前再在一次花會上,大放光彩,直接被東方滄明給予很高的評價,瞬間如同明星一般,成為京都熱門話題,此時她眼中閃爍異色,看著那個明黃-色的偉岸身影,表現的脫俗出塵。

「千魅?」東方滄明回頭看了一眼千斯遠,呢喃道。

須臾,踱步走過傾城絕色的千婉,至千魅面前,看著眼前一襲紫色的女子,蹲在地上,頭深深的埋著,旁邊還緊緊地挨著兩個一大一小的身影,全都跟千魅一樣低著頭。

千婉眼中快速閃過一絲得意,暗想皇帝這次肯定不會饒過她。

百里泠寒嘴角一陣抽搐,他這三弟當真是對那個女子上心啊,心中不由一嘆,也不知是好是壞,這女子雖然看起來不凡,但也是不象平常女子,希望不要給他帶來危險才好。

「抬起頭來!」東方蒼明高挑的身材,居高臨下的站在千魅面前,淡淡的命令。

千魅一愣,你讓老娘抬老娘就抬啊!

包子和百里泠殤頓時一起抬頭,兩張臉,皆是清純俊美,只是一個稚嫩未脫,一個如詩如畫,皆是讓東方滄明一愣,驚詫的說到:「三皇子為何如此啊,這又是誰?」

對上包子精緻稚嫩的小臉,非常的驚訝。

百里泠殤見有人問自己,忽然想起之前包子一直喊自己爹爹,於是乎下意識的回到,

「他是殤殤的兒子。」語不驚人死不休,百里泠殤一句話,將所有的下巴都給震掉了。

孩子的爹爹?

敢情這千大小姐五年前就跟這三皇子,

還別說,眾人細看,這眉眼還真有三分相似,紛紛點頭,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此時百里泠寒已愣在了當場,滿臉的震驚。

這,這怎麼可能。

初次見到那個孩子時還真沒覺得,現在兩人動作相同,臉同時抬起,登時被比較起來,還真的有點相似,可是殤殤什麼時候離開青越國了嗎?他幾乎每天都能見到他。

不可能的!

否決了心中的想法,可是依然止不住微亂的心跳。

「你的兒子?」皇上東方滄明顯然有些驚詫,不敢相信,這個傻子會有個這麼大的兒子,他不是至今未婚嗎?

「誰敢跟老娘搶包子。」千魅終於忍無可忍,刷的抬起頭來,站了起來。

「娘子!」一看千魅怒火衝天的站了起來,百里泠殤弱弱的喊道。

東方滄明只覺眼前忽然快速一道紫光閃現,一個清麗傲然的女子便站在了自己的面前,雖然沒有一絲裝飾,白凈的臉上帶著一絲怒氣,眼睛靈氣逼人,東方滄明不知心中劃過一絲什麼,快的來不及抓住。

「你閉嘴!」千魅對這百里泠殤就是一陣罵道。

都怪他,自己今天又不知道會有多少麻煩。這場中的女子幾乎都是一副惡毒嫉恨的眼神看著她,是個人都能看明白,這就是*裸的因愛嫉妒。

百里泠殤幽怨的看了千魅一眼,最終還是閉上了嘴。娘子在生氣,顯然還是生他的氣。

聽到千魅的低吼,百里泠寒幾不可見的皺了一下眉,這丫頭火氣好旺盛哦,不知道三弟會不會被欺負呀。

------題外話------

感謝親們的支持,也感謝親們的建議,湘簾一定會努力碼字,努力寫文,

不過湘簾還是希望親們多多點擊,多多收藏,多多評論,湘簾第二輪推薦已經開始了,沒收藏的小夥伴們要開始了,開始收藏吧,點擊吧,湘簾會很高興的,嘻嘻,么么噠…

… 「你就是千魅?千斯遠的女兒?」東方滄明似乎並不在意千魅的大膽,眼中微微帶著趣味,淡淡的問道。這似乎跟他想象中的不同啊。

千魅這才看清眼前場面,偌大的地方都是人,大臣,女眷,丫鬟,太監,侍衛,似乎都齊了,圍成一個很大的圈,在看著自己,而面前這位,身穿明黃的龍袍,九五之尊的人應該就是皇上了吧,東方滄琦的皇兄?

千魅心中一陣緋腹,果然是一家人,這皇家的基因果然是好啊,俊男美女的。

身長八尺,風姿特秀,修朗的眉,黑金色深邃的眼眸,俊美非凡的臉龐,白皙的膚色不似東方滄琦古銅色的渾厚,卻自有一番霸氣,上位者的威嚴自然的流露出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自己。

千魅看了東方滄明半響,眼角微眯,閃過一絲什麼快的驚人,淡淡的回到:「正是魅兒。」

「皇上,正是微臣的女兒,魅兒還不行禮!」跟在皇上身後的千斯遠趕忙上前回話,瞪了千魅一眼,低聲斥道。

「皇上叔叔,你長得好好看哦。」正當千魅想拒絕的時候,比眾人矮一截的包子,突然走到東滄明面前,睜著一雙清純無辜的大眼,滿是膜拜的說。

東方滄明一愣,眾人亦是一愣,千魅更是一愣,不明白兒子要幹什麼。

「你叫朕什麼?」將千魅行禮的事放在一邊,東方滄明臉上露出俊逸傲然的微笑。

「叔叔啊,娘親說見了帥帥的男子都要喊叔叔。叔叔不喜歡嗎?」

千魅臉上頓時一陣烏鴉飛過,這孩子說謊都不臉紅嗎?

狄天樂俊眉狠狠的抽了一下,這小屁孩見了他為什麼就喊大嬸?難道長得不帥嗎?摸摸自己的臉,狄天樂心中很是鬱悶。

「喜歡喜歡,哈哈,有趣有趣,你叫什麼名字?」東方滄明很是有趣的問到。

「我叫包子,娘親說我的臉長得很像包子,是真的嗎?」

「的確有點像,哈哈。」這個孩子還真是有點可愛。

盯著包子肉肉的臉蛋,東方滄明笑的異常開心,讓眾人有些莫名。

身後緊跟的貼身太監,一個個臉上如同見了鬼似的,皇上已經好多天都沒這麼開心過了,沒想到這個孩子卻讓他如此的高興,早知道就去找一些孩子來了,也不必要每天看著皇上陰翳惡臉。

身後的千婉,眼中深深的嫉妒,手心緊緊地握著,皇上竟然沒有發怒,竟然沒有殺了她,現在竟然還喜歡起了她的野種,賤人賤人,都是賤人。

「皇兄時間不早了,該開宴了,是不是要移駕慶和殿。」東方滄琦見東方滄明心情很好,忙岔開話題說道。

「不行啊,皇兄,那個賤。無禮的人…」

誰知東方滄明似乎沒聽見東方寧兒的埋怨,深深看了一眼千魅,擺了擺手說道,「擺駕慶和殿。」

眾人緊跟其後。

獨留東方寧兒,依然站在原地,滿臉惡毒的看著千魅,「賤人,不要得意,本公主一定會得到他的。」

「公主似乎忘了本皇子還在場啊。」

原來剛剛百里泠寒並沒有跟隨眾人離去,而是依然在一旁,似乎怕自家三弟受到危險,因為他們帶過來的侍衛是不能進來的,現在只有他來化身侍衛,保護他這個傻子三弟了。

「二皇子,你可要想明白了,他不過是一個傻子,那個女人也不過是一個沒有任何背景權利的廢物,現在本公主能看上他那是他的福氣,亦是你們青越的福氣,你何樂而不為呢?」

東方寧兒話一說完,百里泠寒平淡的眸光蹙地變冷,溫潤的面孔亦是逐漸的陰沉,猶如暴風雨來臨。

不曾想千魅竟然比他還快,在她剛說完的瞬間,快速閃身至她面前,

「咔嚓。」一聲,清脆的骨裂聲音響起。

「啊」還沒痛苦的叫出聲,就被千魅立刻點主了啞穴,只能痛苦的嗚嗚聲。

「什麼狗屁的公主,下次再讓老娘聽見一個傻字,老娘擰斷的就不是這隻手了。」千魅清秀的小臉此刻煞氣騰騰,陰寒萬分,眸光冰冷刺骨直擊東方寧兒心底。

提起她的手將她扔給愣住的侍衛,冷淡的說:「你們公主剛剛說話噎著了,一不小心就將手給扭著了。你們帶她去到太醫院好好的醫一下。」把好好二字加了重音,她在指縫劍夾了一根針,那根針上可是塗了葯的,當初千婉和千晴可是都有親身體會那種痛苦,現在也讓你嘗嘗,讓你惹到本小姐。

什麼?說話噎著了能把手給扭了?

眾侍衛絕倒。

百里泠寒瞬間傻眼了,一臉的震驚,顯然是被千魅的舉動嚇得不輕。

她竟然?

包子眉頭輕佻,似乎一點也不意外。

百里泠張大著一張嘴,愣愣的看著千魅,娘子,剛剛因為別人罵他生氣了嗎,還是生了很大的氣,就像每次小寒一樣。

走到百里泠殤面前,千魅無視他呆住的表情,

「記住,只有老娘可以叫你傻子,其他任何人都不行,下次若是在見到有人喊你傻子,你就讓你那個小風子侍衛給我狠狠的教訓他知道嗎?」

「娘。子。」輕輕的喊出,百里泠殤目若秋波,點點晶光閃爍。

百里泠寒眼裡閃過一絲欣羨,亦帶著一絲欣慰,某些心似乎要放下了,看來他還有最後一件事要辦。

------題外話------

親愛的讀者們,最近有沒有懷念我們的超級*oss——修魘呢?是不是都在猜測他在幹嘛?為什麼還不出來找女主?與女主的交集什麼時候開始?

嗯嗯,親們表急,馬上就會到來,撫住心口,耐心等待,嘻嘻

… 御花園的亭台樓閣花海清然,蓮花清淡,荷香淡淡,假山池水比比皆是,一眼望去所有美景盡收眼底,千魅感嘆著從古自今皇帝建造皇陵,不管是地理位置還是山水格局都是極其的考究,之前她找到的那個極陰之地大片區域內都是皇陵,建造皇宮亦是如此,大興土木耗費人力物力財力,只為能夠保住自己的位子,卻不明白,風水輪流轉,明年又會到誰家呢?

千魅殊不知今天她想到的這個問題真的在某個時間段出現了,當然,這是后話。

慶和殿位於御花園的一個大殿,千魅等人順著人流走了進去。

「大姐姐,大姐姐,這裡!這裡!」老遠就聽見千碧那丫頭呼喊的聲音,千魅尋聲就要走過去。

「三弟,你不能去,那是家眷坐的地方,你要跟著為兄一起,不可亂跑。」百里泠寒對這百里泠殤說到。

「不要,殤殤不會亂跑,殤殤只要跟娘子一起啦。」百里泠殤不依不撓。

千魅看著他不樂意的模樣,但也只此事非等閑,遂說到:

「去吧,沒有你的位置,你若是想見我,就等宴會完了之後,我陪你回去便是。」

第一次娘子沒有直接拒絕自己,第一次娘子不是帶著很兇的口氣,第一次娘子主動說要陪她回去,第一次,

怔住了半晌回到,

「好。」

百里泠寒氣的差點吐血,自己苦口婆心的說了半天不及某人一句話。

某個獃子眼神立馬亮了起來,眉如墨畫,朗艷獨絕,世無其二,讓千魅心神一動,抬手在他面上摸了一把,惹得他臉上痴痴一笑,看他嬌羞的樣子,千魅很是爽朗的大笑一聲,離去。

百里泠寒眉間不自然的抖了抖,這個女人還真是驚駭世俗,看著殤殤一副傾慕的樣子,心裡泛起酸水,那個每天纏著自己的,聽自己話的三弟,現在竟然全都轉移到了另一個女子身上,心中不免有些鬱悶。

千魅帶著包子坐在了千斯遠的身後,和千碧坐在一起,那丫頭從見到她開始就特別的激動,興奮,旁邊還有一個空座,千魅想應該是千婉的吧。

果然,不一會千婉就走了過來,對著千魅柔柔的說到:「大姐姐,婉兒可以坐在這嗎?。」

納尼?

千魅臉上閃過一絲疑惑。

「魅兒,婉兒可是你妹妹,你怎麼能這麼欺負她,她不過是想和你坐在一起罷了,你不讓她坐在這,將讓她去哪,今天這麼多王公貴族在場,萬不能失了禮數,否則我可不輕饒你。」千斯遠以為一直都是千魅欺負千婉,於是一張臉很是陰沉,冷聲對這千魅說到。

千魅那是瞬間明白了,她是故意的,故意這麼說,好讓千斯遠對自己的印象徹底變壞,但是她不知,千斯遠的寵愛對她來講根本什麼都不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