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就是說,對方剛才又獲得了五十萬功勛值!

金色大廳之中,將他們這些來自各大星宇的佼佼者們分為五類,初學者、熟練者、資深者、精英者、特選者。

一次獲得五十萬功勛值,就算是資深者都很難取得,只有精英者、特選者才有這樣的把握。

夜涼辰臉上羞窘交加,他一直將那個神秘生靈視為對手,多次邀戰,可是對方根本不理睬他。

「我涼辰……」只習慣地說了句自己,夜涼辰就沒說別的,然後鐵青著臉,直接邁步走進了青銅門。

陸昊在他背後聳了聳肩,然後,一群生靈來將他圍住。

「法則神兵,竟然是法則神兵!」

「你能鑄造法則神兵?這太好了,能不能幫我鑄造一柄法則神兵,我願意付出非常高的代價!」

圍上的人很多,其實如果真要兌換,在宇宙意志那裡,花上一二十萬功勛值,也可以兌換到法則神兵。

但是絕大多數智慧生靈,都將自己的功勛值換成了實力,而不是法則神兵這樣的外物。

因此,能夠鑄造法則神兵,在這裡絕對受歡迎。

「我能鑄造法則神兵,但是你們也看到了,夜涼辰出十份材料,我才鑄成了兩件,另外,我還需要從中抽取功勛值……」

見這些智慧生靈都圍上來,陸昊臉上帶著笑意。

這是他在大庭廣眾下將法則神兵交給夜涼辰的真實目的,他要將這些智慧生靈,都變成替他搜集各個星宇珍貴材料的苦工。

事實上,十份材料,他至少能鑄成五件神兵,這麼算來,他能凈賺三件神兵。

一件加料了的法則神兵,在宇宙意志那兒,可以兌換五十萬功勛值,對他的修行會有很大幫助。

這樣一來,他終於可以把主要精力放在提升自己的武道實力上。

要知道,他的對手,可不是那些神王境,他必須要在最短時間內,讓自己面對不朽強者也擁有足夠的自保之力。

此時他尚不知,自己所在的四象星宇中,四位不朽強者,已經準備滅世重啟。

有了充足的功勛值,他就如饑似渴地投入到修行中去。

原本對他來說非常昂貴的時間比兌換,現在也被他大手大腳地揮霍起來。

至於種種道蘊,他更是一個接一個地兌換出來。

雖然說,道蘊並不能讓他立刻增加偽大道之力,但以他的悟性,基本上兌換出五到十個同類的道蘊,便能掌握一種新的偽大道之力。

不知不覺之中,地、星、光、暗、水,五種偽大道之力,都被他掌握了。

「不對,不對,現在掌握道蘊,對提升我的戰力幫助不大,我似乎走錯路了!」

在完全掌握了水之道蘊之後,陸昊停止這方面的探索,陷入深思之中。

「這些道蘊,只是讓我有了更多的方法,但沒有增加這些方法的實力……不象我的複合秘紋,我的複合秘紋能夠發揮出一加一大於二的效果!」

很快,陸昊就意識到,自己陷入了一個誤區。

他此前掌握冰火兩種道蘊,並成功將二者融合為一種複合秘紋,複合秘紋的威力,比起單純的冰火任何一種,要大出兩倍!

後來還加入了風之道蘊,則比單純的任何一種要大出五倍。

所以他誤以為,自己多掌握一種道蘊,便可以讓自己的攻防威力大增。

剛開始地之道蘊沒有增長,他以為是道蘊不合,可連接著星、光、暗、水,都沒有增加他的攻防威力,讓他意識到,自己陷入誤區了。

增長他實力的,並不是道蘊,而是他的複合秘紋,只有讓自己的複合秘紋將其餘道韻的秘紋吞噬融合,才能使其威力翻倍增長!

「可我若在這金色大廳中融合秘紋,不就是將之透露給了宇宙意志,我想利益最大化的目的,就實現不了……對了,我可以外出做任務。」

陸昊心中一動,他想到一件事情。

因為那些不朽強者的緣故,對於宇宙意志,陸昊同樣不敢百分百信任,所以,他要融合秘紋,最好的方法,還是到宇宙意志無法直接關注的地方。

與那代表宇宙意志的光團聯絡后,陸昊面前,出現了一堆任務選項。

別的智慧生靈,都是通過這些任務來獲取功勛值,而陸昊自己,則還是第一次。

這些任務選項,少說也有數千萬條,而且源源不斷,小到去某個星球秘境完成某種布置,大到協助某個星宇完成星宇重啟,應有盡有。

但陸昊對這些都沒興趣,他直接選擇了其中的一大類。 「宇宙拓殖……極度危險任務,注意,可能與其餘宇宙智慧生物相遇。」

宇宙拓殖任務,在整個任務分類中是回報比較高的。

將本宇宙的生靈傳播到另一個宇宙之中,便可以幫助本宇宙蠶食鯨吞對方。

如果另一個宇宙沒有誕生宇宙意志,那這種開拓就是送來的功勛,但可惜的是,沒有自身意志的宇宙少之又少。

所以,這種拓殖,很多時候,都是在與別的宇宙意志戰鬥。

「所以這類任務最危險,但這也是唯一有可能擺脫宇宙意志監視的任務。」

陸昊並不希望自己的全部秘密都被宇宙意志掌握,在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後,他做出了決定,選擇一項宇宙拓殖任務。

「建立靈魂渦旋,將這個瓶子里的魂靈,撒在一處星宇之中。」光團閃了閃,一個瓶子浮在陸昊面前。

陸昊抓住這個瓶子,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裝備,然後點頭:「可以開始!」

隨著他的確認,這間門室之中,光芒猛然閃動起來。

這一刻,陸昊意識已經停滯,根本無法知道過去了多少時間,也不知道自己身處何方。

當這種意識停滯的感覺消失后,他定了定神,便看到自己正處在一片虛空之中。

「星空靈氣……與我們的宇宙相當,星域密布程度……」

陸昊在確認自己已經被傳送到別的宇宙之中,立刻開始用神念探測周圍。

這是一個不遜色於他所處宇宙的大天體,而且大多數恆星都處於青壯時期,證明這個宇宙很穩定,也很強大。

陸昊現在的神念,已經可以按光年來探索周圍。

因此他很快感應到,以自己為中心,一場可怕的空間風暴正在擴散。

只要有神王境強者,必然可以感應到這種空間風暴。

「這可能就是我從一個宇宙穿越到另一個宇宙引起的空間震蕩,如果這是在一個星域之中,僅憑這震蕩,恐怕就能讓一個大星域變成宇宙塵埃!」

這種極為強烈的空間震蕩,讓陸昊苦笑起來。

就象是黑夜之中的火把,這種震蕩,絕對是向這個宇宙的強者指明了自己的位置。

果然,僅僅是十息不到的時間后,陸昊就感應到,至少有三股強大的神念從他身上掃過。

不朽強者!

陸昊方的宇宙意志,自然不會任由對方不朽強者降臨擊殺陸昊,這可怕的空間震蕩,就是逼迫對方不朽強者將主要精力用在維持空間平衡之上。

這些不朽強者本人或許不會立刻降臨,但可以肯定,他們已經將陸昊的位置傳遞給了陸昊附近的神王強者。

想來現在,已經有許多神王強者向著這邊蜂擁而來了吧。

陸昊臉上浮起苦笑,不過隨即向著最近的一個小星域飛去。

即使是宮殿飛梭,現在也沒有他的飛行速度快,因此,他直接撕開空間,以超過光速數萬倍的速度進行衝刺飛行。

不朽強者的定位之下,他做的任何隱匿自己行蹤的安排,都是白費力氣。

而且陸昊不覺得,自己現在的實力,還會怕一般的神王強者。

十天之後,第一位神王強者出現在陸昊身外千萬里處,遠遠觀察著陸昊,看到陸昊那可怕的穿梭空間速度,那位神王強者沒有草率下手。

陸昊也沒有理他,任何是全力飛行,僅僅一天,就將那神王強者甩得不知何處。

哪怕不朽強者指引,這些神王強者的速度,不可能比得上掌握了風之道蘊的陸昊。

所以他們只能傳出消息,組織強者,在陸昊前進的方向進行攔截。

又過了二十天,陸昊終於接近那個小星域。

此時在小星域中,已經聚集了十位神王強者。

「入侵者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不朽存在會召集這麼多神王來抵抗,而且要求我們不惜代價,將入侵者攜帶的物品毀去?」

一個神王境強者向同伴們發言詢問,另一個年長的神王強者嘆了口氣:「你新晉神王才只有萬載,所以不知道這是什麼,此前也發生過……」

在這些土著神王的口中,陸昊這樣的,自然是入侵的惡魔。

這個星宇,已經不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惡魔」出現,每一次,都意味著一場可怕的血雨腥風。

「我們十位神王,背後還有不朽強者,難道對付不了區區一些惡魔?」

「區區一些惡魔……你是不知道這些入侵者的厲害,他們的實力,遠勝過一般神王,就是強勢神王,在他們手中也沒有什麼抵抗之力!」

那位老資格神王的神情有些慘淡,說到這時,甚至已經失去了膽氣。

而年輕神王大吃一驚:「那麼說來,我們這些……」

「我們這些來此,不過是牽制阻撓,為真正的強者趕到拖延時間。」

就在他們對話之中,陸昊已經趕到了。

這麼長時間地飛行,他已經徹底適應了這個宇宙的運轉規律,一身實力,哪怕受此方宇宙意志的壓制,也能夠發揮出七八成。

「我不想多造殺傷,你們退下。」

面對十位神王強者,陸昊平靜地傳出神念。

但這神念,卻在虛空中掀起了一場神魂風暴!

這十位神王強者根本無法阻擋,他們瞬間不由自主,向後倒飛出去。

足足倒飛了百萬里之遙,他們才控制住自己,一個個神色駭然。

「這怎麼可能,這樣的強者,我們連牽制他一息都做不到!」

「神魂之力上,我們完全被碾壓,根本不可能是他對手,還是放棄吧,等來更多的人再說!」

「愚蠢,這樣的對手,除了強勢神王甚至不朽存在,一般神王就是再多,也只能送死!」

這十位異宇神王,毫不猶豫都開始逃散。

不朽存在雖然可怕,這來自其它宇宙的「惡魔」也不遜色,不朽存在離得遠,而這位「惡魔」卻就在眼前。

陸昊見他們都逃走,也不追趕,向著這個小星域中的一顆恆星衝去。

這顆恆星,便是小星域的太陽。陸昊沖入其中之後,直接將自己帶著的一樣東西展開,這東西,就是所謂的靈魂渦旋。

藉助於太陽的能量,將靈魂渦旋展開,緊接著,就進入了漫長的準備階段。陸昊從宇宙意志那裡得知,靈魂渦旋完全展開,需要足足十天時間。

「接下來,看這個星宇的真正強者,能不能在十天時間內趕到了,在這之前嘛……我還有一件事情要做。」

陸昊在太陽之中,用神念掃過周圍,然後猛然一縱,藉助一道太陽風的掩護,沖向了虛空之中。 虛空之中,陸昊已經隱住自己身形。

這是他結合次元匿蹤術和三體小星域的隱匿光環,自創的一種秘技。

這秘技沒有任何威力,最大的作用,就是躲避神念掃描,事實上,如果靠近用肉眼,就能清楚地發現陸昊。

但現在不朽存在們只能用神念來掃描陸昊的位置,所以當陸昊消失后,他們的神念一遍遍在小星域中四處搜尋,卻什麼也搜不到。

確認自己這樣可以躲開不朽強者掃描之後,陸昊飛遁而走,直接沖入一片小行星帶,選了個稍大的小行星鑽了進去。

然後又是一座隱匿大陣,被陸昊布置出來。

他嘴角浮起淡淡的笑,這次來,完成宇宙意志的拓殖任務只是幌子,他真正目的,還是為了提高自己的實力。

至於宇宙意志的任務,能幫它完成那就更好,完成不了,陸昊也不在乎因為失敗而扣除的那點功勛值。

所以在這隱匿大陣中,陸昊立刻開始突破。

一個秘紋從他頭頂閃了出來,這是暗之道蘊。

暗之道蘊形成的秘紋光符,本身也是若隱若現,陸昊凝視了一會兒,然後張開嘴,複合秘紋鑽了出來。

這複合秘紋彷彿有自己的意志,一看到暗之道蘊形成的秘紋,頓時一震,然後飛撲了過去。

而暗之道蘊秘紋則是惶恐不安,左閃右躲,可面對複合秘紋,卻無法逃離,很快被撲倒。

推倒容易,融合卻難。

雖然複合秘紋輕易就制住了暗之道蘊,完全吞噬融合,卻足足花費了八天的時間。

當融合完成後,整個宇宙猛然震動起來,天籟鳴響,陸昊收回秘紋,飛身就走。

這種震動,連宇宙意志都有可能驚動,他布下的隱匿大陣,根本不可能瞞得住。

果然,他前腳才離開,回到了太陽之中,後面便有不朽強者的意志降臨。

「這種波動……有能助宇宙晉陞的東西誕生在這顆小行星上!」

「一陣隱匿大陣,該死,剛才發生了什麼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