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煌正想著,小寶被送了進來。

看到發燒昏迷的小娃娃,七煌皺了皺眉,嫌棄地嘀咕:「人類就是脆弱麻煩!」

雖然這麼說,可他還是將小寶小心抱過來,又取過瓷瓶,倒出藥丸,送到小寶嘴邊。

然而就在這時,七煌的手指碰觸到小寶的額頭。

雙目忍不住微微睜大。

這……不是普通的受傷生病。

而是,而是這小子體內的血脈之力被激活了。

七煌收回丹藥,「看」了一眼外面正準備與皇甫尊戰鬥的慕顏,眉頭死死皺了起來。

事情麻煩了。

……

皇甫尊的視線一一掃過五人,隨意一揮手。

一炷點燃的香插入一旁的草地中。

雨水打落在香上,卻絲毫沒能將上面的小火星熄滅。

「一炷香,你們一起上吧。」

皇甫尊漫不經心道:「只要你們能撐到這柱香燃盡而不倒下。我會親自為你們開啟蒼穹之門。」

慕顏看了一眼師兄弟四人,沉聲道:「大家準備好了嗎?」

冷羽沫揮了揮手中的紅蓮奪魄刀,「雖然還沒搞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但打一架就能判定考核結果,這是我最喜歡的解決方法了。」

「六師姐,我們準備好了。」

慕顏手一揚,天魔琴在空中翻滾幾圈,最終落在她正前方。

瑩白修長的手指在琴弦上猛然撥動。

激揚的琴音在雨幕中轟然炸裂。

五條銀色的能量線從天魔琴飛射而出,分別沒入五人體內。

幾乎同一時間。

三重【力量領域】激活!

三重【烈焰領域】激活!

三重【絕對空間領域】激活!

三重【鏡生領域】激活!

四重【星辰領域】激活——!! 「哈哈,老大,那個傻叉,還以為你真要給他賠禮呢,哈哈,這下有他好果子吃了,嘎嘎,笑死胖爺我了……」李咬金誇張的大笑著,想象著唐風見到黑焰巨鳥時的表情,差點沒笑噴了。

「呵呵。」江離也是忍不住笑了笑,然後道:「好了,我們快走吧,那隻黑鳥太強了,離得越遠越好。」

以黑焰巨鳥的實力,黑風門之人怕是要全軍覆沒了。

「內谷快要開啟了,我們只要進了內谷,應該就可以徹底擺脫黑焰巨鳥了。」

三人全速前進的情況下,沒有多久,便趕到了他們的目的地,梅雨林。

突然,在三人的前方,一道幾乎透明的光幕攔住了三人,光幕很薄很不明顯,幾乎是透明的,若非幾人眼尖,怕是就裝在上面了。

「哇,老大,這是什麼?內外谷的界壁么?」李咬金大幹感好奇,更是伸出一隻手指,童趣的想要去捅一捅它。

「住手,不要碰它。」江離面色一變,急忙上前推開李咬金,使他的將要觸碰到光幕的手指抽了回來。

「額?」胖子李咬金略帶迷茫的看向江離,「怎麼了老大?你推我幹嘛?」

一旁,劉丘也是很不解的看向江離。

江離也不說話,元力一動,將身側的一支樹杈擊飛,直奔內谷。

「滋啦~」

一聲宛如雷電的輕響,樹枝落在了那層薄如蟬翼的光幕上,頓時,一道白色閃電一閃而逝,再看那樹杈,已經變成了黑灰,紛飛消散於空中。

「嘶……」李咬金和劉丘幾乎是同時倒吸了一口涼氣。目光驚恐的看了看那光幕,又看了看江離,一陣后怕襲上心頭。

這,剛才若不是老大推開李咬金,那此時李咬金豈不是也要跟那樹杈一般,變成飛灰了?

「老,老大,你怎麼知道這光幕具有攻擊性的?」李咬金看著江離,目光深處帶著感激,神色卻是不解的道。

「是啊老大,你怎麼知道的?」劉丘也一臉的好奇。

「很簡單,一般這種秘境外內間隔的界壁,屬於自然形成的界壁,都帶有攻擊性質。」江離對黑白二胖這兩個追隨者從來都不吝賜教,有機會便會為他們增長知識。

「界壁分為兩種,一種自然形成,一種人為形成,例如這海谷秘境的界壁,它就屬於自然形成,而另一種,人為形成的界壁,一般都是無上強者留下的遺址秘境,為節省力量,這種人為界壁則不會具有攻擊性質,只具有阻擋作用。」

「還有,你們看看那裡。」說著,江離伸手指了指那光幕下方的地面。

李咬金和劉丘順著江離的手指一看,頓時心頭一緊,暗道:「都怪自己太大意了,這麼明顯的異常都沒注意到。」

在光幕的下方,累累的白骨,大部分都被風沙腐化了,黃禿禿的,顯然是年頭很久了,不仔細看,根本無法發現,同時,還有一些帶著血肉的,雖然很少,卻異常扎眼,很明顯,他們都是最近死於光幕之下的。

這些白骨,有人族的,有蠻獸的,堆積在地上,形成了一片明顯高於地面的空白帶。

「走,我們離開這裡吧,估計再有兩三個時辰,這層光幕便會消散了,屆時,我們就可以進入內谷了。」看了一眼後方的天邊,江離有些不放心,帶著黑白二胖順著光幕的邊緣,向遠離黑焰巨鳥的東方狂奔而去。

數十裡外的一處山林中,有一行人,為首者是一位樣貌絕美,風姿卓絕的女子,她的俏臉帶著冰冷,眸子靈動有神,卻閃爍著漠然,不過不知為何,此女子卻給人一種嫵媚婉約的感覺,一身綠色長裙飄飄若仙,整個人似是乘風而行一般,美艷的不可芳物。

在這女子的旁邊,是一名身材矯健的大漢,體格魁梧,面色嚴肅,給人一種剛直不屈的視覺衝擊,在這個大漢身後,還有十餘名手拿各種各樣武器的男子,每個人的氣息都在元素境三層以上,這樣一支隊伍,可謂很是強大了。

「快看那邊,那是什麼蠻獸?」突然,一行人止住了腳步,紛紛看向了遠方平原之上的一隻黑色大鳥。

「鏗。」長劍出鞘,一行人如臨大敵,那隻黑鳥的氣息實在是太強大了。

「這裡很遠,而且它似乎在追逐著什麼,不會發現我們的,收起殺氣,不要驚擾了它。」

為首的女子青衣如葉,美麗高貴,一頭烏黑靚麗的頭髮柔順的搭在肩膀上,似比綢子都要光滑,白嫩的瓜子臉上很淡定,沒有任何緊張和恐懼,如水般的眸子望向那平原深處的天空上,那小如黑芝麻大小的黑鳥,眉頭輕輕皺了起來,」這,似乎是墮焰鳥……「

語氣有些不敢確定,因為,她實在無法相信,在這南域的一個很普通的秘境中,會有這種等級的蠻獸。

「是誰招惹了它?你聽它的鳴叫,充斥著憤怒和悲傷,它的氣息如此狂暴,恐怕,是有人觸碰到了它的底線,將它激怒了。」魁梧大漢低聲在女子身邊道。

「這隻黑鳥,應該是一頭遠古凶獸的後裔,冰冰,不如我們去搜尋一下它的巢穴,說不準能夠找到它的蛋卵,帶回去,若能孵化成功,那絕對是一隻強悍的守護蠻獸啊!」想到此處,男子的聲音有點激動。

這個男子,在隊伍中的年齡最大,資歷應該也是最大的,而且他的修為似乎也與那為首的女子不相上下,境界怕是在元素境八層以上。

「遠遠地綴著,不要靠近,千萬不能讓它發現,否則我們必將出現傷亡。」青衣女子眸光流轉,紅唇白齒,聲音很動聽,美如凝萃,不可方物。

這群人是什麼來頭?太古蠻獸的蛋都能孵化不成?

眾人急忙點點頭,對女子的話很是信服,那感覺,就好像女子的決定就一定是完全正確的,不會出現任何失誤一般。

與此同時,在秘境的另一個山谷中,有兩個黑衣人並肩而行,有說有笑的,似乎秘境之中的險惡沒有為他們帶來任何壓力。

這二人打扮雖然不同,但性質卻極為相似。

個子稍高的之人,衣著寬鬆,臉上帶著黑色面罩,腰間挎著一把長劍。這人全身上下透露著冰冷的氣息,眸光偶一轉動,便有殺氣瀰漫而出。

此時,若是江離在此,一定會認出來,此人不是那生性狠毒的孤木還會是誰?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妖族龍祖》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妖族龍祖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狂烈而駁雜的能量在一瞬間席捲了整片被雨水浸潤的草地。

也讓皇甫尊猛然瞪大了眼睛,露出震驚的表情。

「竟然每個都有三重以上領域,還有世間罕見的【絕對空間領域】和【鏡生領域】。這幾個小傢伙真是……一次次讓我刮目相看啊!」

尤其是小丫頭,少主要認的主人,君慕顏。

如果他沒有看錯。

那把琴,還有她的領域,與蒼穹之門內溢出的能量,是來自同一個地方的。

……

第一個發動攻擊的是冷羽沫。

血色刀氣衝天而起,在空中化為紅蓮綻放。

在養魂池中重新淬鍊過的紅蓮奪魄刀劇烈震動著。

一道道繁複的紋理出現在刀刃上。

每一條紋理都閃爍著耀眼的紅芒。

這是冷羽沫第一次駕馭升級后的紅蓮奪魄刀發揮出去全部威力。

她的額頭上滲出細密汗珠。

靈力就像有自己的意識開始涌動。

腦海中自然而然就出現了一個名字——

「【獄火煉魂】——!!」

轟——!!

地獄紅蓮一朵朵綻放,如流星雨般朝著皇甫尊落下。

皇甫尊露出幾分驚詫的表情:「能從無殤宮取走【紅蓮奪魄刀】也便罷了,竟然還能自行參悟【無殤火焰訣】……」

他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已經不得不退避。

紅蓮獄火哪怕是他也不敢硬抗下來。

只是皇甫尊剛退出一步。

地面就像是活了一般,瞬間凸起四面高牆。

就連腳底下,也有無數土刺蜂擁而出。

皇甫尊騰身飛起。

啾——!

一聲清脆的鳥鳴響徹長空。

火紅的畢方鳥不知何時已經飛到皇甫尊上方。

巨大的羽翅伴隨著灼燒的火焰,朝著皇甫尊狠狠拍下。

皇甫尊瞳孔縮了縮。

竟然是神獸畢方。

千鈞一髮之際,他已經來不及閃身躲開。

周身立刻幻化出一個透明的防護罩。

轟——!

一聲巨響過後,防護罩碎裂。

但同時畢方鳥也被衝擊波震退了數十米遠。

皇甫尊剛要喘口氣。

突然心中一凜。

下一刻,就見一個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他身後。

【雲絲綾】化為的絲線近乎透明。

不知何時已經纏繞上他的手腳身體。

細細的鋼針在他根本沒來得及反應的時候,就朝著他的眼睛飛射而來。

【絕對空間領域】第三重衍生技能——瞬移。

皇甫尊瞳孔猛然一縮。

再也來不及思考什麼,全身氣勁猛然爆發。

巨大的爆破,讓周圍的雨絲幾乎化為翻滾的巨浪。

凌宇笙猝不及防,幾乎被這爆炸氣浪迎面撞上。

幸好在此時,慕顏的【聖手織天】技能落下。

堪堪擋住了衝擊,讓凌宇笙幸免於難。

但發起了這場靈力爆破的皇甫尊可就沒那麼幸運了。

他倒是沒受什麼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