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貴客?」楊冰心頭冷笑著,不過,他臉上依然微笑著,「我一個區區名不經傳的小人物,豈能算是貴客,貴派太抬舉我,如果,沒有其他的事情,那麼我就先告辭了。」

楊冰可不想和兩個看門弟子多浪費唇舌,說完最後一句話就要向前衝去,二人將手中的劍擋住楊冰,眼中閃過一絲凶光:「你當我們山海派是什麼地方?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你們這是什麼意思?」楊冰被二人一鬧心頭也窩火了,「難不成我進入山海派那一刻起,就成了被軟禁的囚犯不成?早知道是這樣,我還真不該來這裡。」

「二位少俠。不要為難楊先生,這事讓我來。」這是楊冰最不想看到的一個人,也就是那個說客黃山,沒想到這傢伙跟蹤的速度倒是很快。

「楊先生。」黃山一步一步緩緩朝著楊冰走來,臉上帶著複雜的神色,「你的北京的一切都是我負責。你這樣不辭而別,讓我很難做人啊。」

「黃先生,我真不應該來北京,早就聽說帝都乃龍潭虎穴,我偏偏不聽,非要來這兒,現在弄得是左右為難,而且還害了黃先生你,實在是慚愧慚愧。」

楊冰這話中充滿著譏諷的語氣。黃山豈有聽不明白的道理,他走到兩個守門人身前說:「此時由我負責,二位少俠就行個方便,不要讓楊先生不愉快。」

兩個守門人似乎很給黃山面子,二人不再阻攔楊冰,黃山帶著楊冰走了幾步路之後低聲說道:「楊兄弟,站在我的立場,為了我的利益。我很想說服你加入我們。」

「呵呵,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可是。站在正義之士的立場上,我真的很佩服你,佩服你的忠誠,這幾天我也想通了,正如你所說的,中原武林人才濟濟。多你一個充其量不過是錦上添花,沒有多大意義,可是,對於丹麥那彈丸小國,你是不可或缺的。今天,我老哥給你說句實話,你的時間不多了,以山海派為首的中原武林恐怕不會願意你久留,即便是湘西恐怕也不行,上面給我們下達的命令是,如果不能拉攏你,就格殺勿論。」

「果然是如此!」對於中原武林或者說是中-南-海的計劃,楊冰並沒有感到驚訝,可是,對於黃山的坦白,楊冰卻是不可理喻,「為什麼要告訴我這些,你泄露了最高機密,上面會責罰你吧。」

「責罰也許會,不過,你沒必要擔心我,你的處境比我更不妙,你也看到了,歐洲魔法協會精銳並出,現在東西方都要對你不利,你帶著一個小女孩可是非常危險的。」

「如果換成是黃先生你的話,你該怎麼做呢?」

黃山思索片刻之後嘆口氣說:「沒有辦法的辦法,那也只能暫時投靠美國,山姆大叔缺少你這種人才,他們一定會非常高興接納你給你提供庇護,第二個選擇就是俄國,不過,俄國和美國二者之間,美國也許要好一些。」

「我沒打算投靠美國人,放心吧,很快我就會離開中原,畢竟,這裡已經沒有我挂念的東西了,我要告訴你的是,我的方向很明確,我沒有迷路。」

辭別了黃山之後,楊冰對於黃山充滿了感激,他萬萬沒有想到,這個在他心目中卑鄙無恥的政客在瞬間竟然變成了胸懷寬廣的偉人,楊冰可以確定的是黃山那番話絕對是發自內心。

「爸爸去哪兒?」楊書一個簡單的問題讓楊冰愣住了,還能去哪兒,當然是找另外一半封神榜,不過,當然不能帶著楊書一起去,楊冰找到宋英的住處之時,宋英正在大門口,看樣子應該是在等候他。

「呵呵,你想要做什麼就去吧,你對我武當大恩大德,我宋英沒齒難忘,在你回來之前,我一定會好好保護好你的女兒,下次你回來不必要來這裡,直接去武當山找我吧,我武當上下恭候你的光臨。」

「什麼,艾斯離開了北京!」風斯聽到這個消息非常震驚憤怒,「在我的計劃里,他應該會留在山海派以便於得到東方異能者的庇護,告訴我尼雅,我們應該怎麼做?」

「風斯大人,對於艾斯的離開,我並不感到驚訝,我很了解他的性格,獨立的他將其他人給與他的庇護認為是一種恥辱,等結束和東方異能者之間的戰鬥,我們就找到艾斯殺掉他。」

「尼雅女士,你知道嗎?中國是一個巨大的國家,相當於幾十個義大利,想要從這麼一塊神秘巨大的領土上找到艾斯,那是幾乎不可能的。」

「我們強大的情報網能夠提供給我們艾斯的蹤跡,我猜測東方異能者不會允許艾斯這種特殊的存在,對於我們的即將展開的殺戮,山海派不會有任何的阻攔,更多的時候也許是提供幫助。」

風斯點點頭笑道:「尼雅女士,我不得不說你分析的很正確,除了艾斯之外,他那個混血吸血鬼女兒,我們也要毫不猶豫地殺掉,當然,這樣神聖的儀式,當然要交給你光明之女尼雅。」

「飯桶,飯桶!」趙晨大發雷霆將兩個看門人罵的狗血淋頭,「連一個楊冰都看不住,你們兩個還有什麼用處!」趙晨那扭曲的臉看起來特別猙獰,哪有在外那種風範。

「罷了,罷了!」江海擺擺手說道,「既然是黃山送走的,也不能責怪你兩個師弟,這事自然有上面負責,我早就猜測到這楊冰不會受到任何的束縛,只是沒有料到,他會提前離開,更沒想到那個黃山竟然會放手,這可不是他的風格。」

趙晨帶著疑惑的神色看了看江海:「楊冰會去哪兒?難不成是湘西?」

「呵呵。」江海笑了笑搖搖頭,「晨兒,你被怒火沖昏了頭腦,若是平時你可不會做出這麼幼稚的判斷,他楊冰可不是傻子,他去哪兒都不會回去湘西。」

「我們該怎麼辦?」

「怎麼辦?當務之急當然是天下會盟為重,不過,現在需要你去跑一趟,你去和那幾個番邦異人商量一下,中西方較量點到為止即可,不必要斗個你死我活,就像方才的佛道之爭,這樣對我們都沒有好處,他們應該會很樂意接受這條件。」

趙晨是何等聰慧之人,憤怒之後的他立馬恢復了冷靜,帶著微笑點了點頭,對於師傅的話中話心領神會。(未完待續……)

… 而且他們飛的軌跡還聽別緻,拐著彎兒就奔了東,巡邏小組裡頭又跟出去了幾個人,但還留著倆人在。猴子咬了咬牙,心裡這個急,都走了,你倆還留著幹啥!

不過就在他抓耳撓腮的當口,陳飛他口中輕吟,那倆人便驟然失神。就這失神的當口,猴子他貼上倆人後背,各自也貼了個珠子,心裡了聲,「走你」,這倆人也被送走了。

跟著虎牙小隊的人一忽而上,奔著那桿兒海神三叉戟就去了。

巫山一馬當先,雙手一攢將它握緊,卯足了吃奶的勁兒就要往上拔。體內的巨人血脈更是被催發到了極致,但是這海神三叉戟首先它重啊,而且它很特別,血脈離王族越遠,它就越沉。

巫山的血脈跟那王族差了一個生物系,這海神三叉戟落在他手裡就跟個大樓似的,肌肉都快撕裂了也搬不動。這也是江佑一沒想著的地方,如果是佑一在這兒,他有霸下的祝福,那可是搬山之力,沒準兒還真能撬動。

不過如今巫山雖然沒有搬山之力,也沒有王族血脈。但是他的體內,有的可是丘陵巨人的血脈。

丘陵巨人如今是稀世罕有,因為他們的繁衍能力差,差的跟巨龍似的。而他們繁衍能力之所以這麼差,有一種說法講的就是他們的能力太強,強的遭天妒。

它們是大地的寵兒,那小小的身軀裡頭可蘊含著群山之力。當然這個蘊含倆字說的也是微妙,它只說了有,但沒說就一定能用。它是需要自我挖掘的,丘陵巨人族所有的修鍊功法都是在挖掘自身的潛力,但真能完全挖掘出來的人,至今也只有傳說里的那位始祖:山地矮人王。

巨人族的始祖是個矮人,聽起來像個笑話,但其實不然。

高矮是相對的,您得分參照什麼。身高兩米算不算高?相對於尋常人來說,那確實算高了,但是您拿長頸鹿來比呢?拿高樓來比呢?

傳說中的山地矮人王那是太古十大帝王之一,與第一代海王齊名的存在。而太古它有一個特點,相對於現在來說,那一切都是放大的。

尤其是那些個荒古眾神,個個兒都是頂天立地的存在,身高不足十米你都不好意思出去見人,腦袋沒個一兩米高,你自己都得把它打腫了先。神是高大的,荒獸是彪悍的,所以這個山地矮人王他就只能自稱是矮人了。

其實按著傳說里的記載,荒古之神泰坦死後身軀化作的十萬大山,而其精華則凝結成了一匹擁有血肉的生靈,這些生靈就是山嶺巨人。而它們的王者,山地矮人王那是泰坦臨死前的一口心頭血。身高十三尺,長的跟泰坦一般無二,簡直就是它的猥瑣版。

山地矮人王那是真正擁有群山之力的存在,但是它卻沒能留下任何的後人。那是因為傳說之外更有一則秘聞,它的血脈不純潔。

泰坦的那一口心頭血是落在了地上,然後才化成的山地矮人王。但是在此之前,那塊地面兒上,還躺著一個人類的祖先,一個先民。

小小的先民被劈頭蓋臉澆了那麼一通,他當然沒別的下場,直接就被煉化了,從此就融在了那口心頭血內。也就是說,山地矮人王他的體內,也擁有人類的血脈。

因為這個,他沒有後代。所以,山嶺巨人從不與外族通婚。當然,這則秘聞真假難辨,可是那條規矩卻是一代一代,嚴格的傳承了下來。

而且,也正是因為這則秘聞,才有了巫山的誕生。

山嶺巨人傳到如今,已經是人丁衰弱。而且它們種族的最高戰力也是一代不如一代,平穩遞減就沒起過什麼波瀾。一直傳到如今,別說群山之力了,它們的族長都得憑藉著祖傳的戰甲才能勉強擁有個搬山之力。

這就讓它們的族人不得不去沉思一個問題,為什麼它們的始祖,山地矮人王就能夠擁有全部的群山之力呢?說它是擁有泰坦心頭血吧,但其實當時也有那麼幾位也沾染了心頭血的,只是量不多而已,但這差距就好比螢火對星月,泥石比高山,那就不是一個量級的。

而且這麼多年傳承過來,山嶺巨人是嘗遍了天下各種奇珍異寶,尋遍了世間所有的泰坦遺迹,但都沒個卵用。最終,它們就只剩下了一條路。

發展進步,要從娃娃抓起。

它們抓捕了一批人類,男人女人都有,強迫他們與自己結合,產下了一批後代。然後存優去劣,留下了十個孩子集中培養,其餘的孩子就被流放了出去。

這個檢測的標準,就是體內的巨人血脈濃度。巫山就是被流放的孩子,他體內的巨人血脈比較稀薄。這些流放出來的孩子,大多都死在了暮色森林。巫山能活下來,一個是他命好,遇到了猴子。

另一個就是他的命太特娘的好,吃到了果子。

暮色森林號稱神國十大禁地,但是這麼多年還是有一茬兒接著一茬兒的探險隊冒死進去,為的就是那裡頭的格式樣兒的珍奇異果。

巫山命好,瀕死的時候吃到了一個,而且他自己至今都不知道自己當時吃的是什麼果子。但是因著那個果子,他第一次激發出了他體內的力量,而且是搬山之力。

否則的話,他當時不可能一拳打死一隻飛熊。

在這些年裡,那等力量巫山雖然不曾爆發出來過,但是每到危急關頭,巫山他所能爆發出來的力量,也從來都沒叫人失望過。所有的這一切,包括當年的一拳打死飛熊,猴子都在場,都親眼見過,所以在所有人都緊張、焦慮的時候,他是一點兒也不見擔心,並且對那巫山是充滿了信心。

他相信,慢說這海王三叉戟只是個分身,就算它當真擁有一海之力,巫山他既然能搬山那一樣能倒海。

「加油啊!」他是不敢出聲,但心裡頭已經替巫山吼起來了,「干特娘的啊!」

「干!」巫山他好像真聽著猴子心裡的那一聲怒吼了還,雙臂暴漲,身形驟起,兩眼瞪的通紅,那是不管三七二十一,張嘴就吼出來了:「特娘的!」 安頓好了楊書之後,楊冰馬不停蹄趕上了去西寧的飛機,他的目的是昆崙山,根據畫中神秘女人所說,封神榜的另外一半在昆崙山的某個地方。

對於神秘女人為何知道那麼多,楊冰心中也是充滿了疑惑,她既不是中國人也不是日本人,正宗的漢語以及對於華夏文化的了解,讓楊冰對她身份充滿了好奇,可是,女人堅決不肯說出自己的來歷。

兩個小時之後,飛機在西寧機場降落,對於這個高原大都市,楊冰只是有所耳聞,儘管充滿了好奇,可是,現在可不是觀光的時機,隨意休整了片刻之後,楊冰便隨意找了一輛貨車朝著目的地開去。

貨車在荒原上飛速行駛著,遠程的高山連綿□♀wan□♀書□♀ロ巴,a↑nshu≡ba.,身處的地方卻是平坦無比,到底是高原景象,果真是美不勝收,這貨車司機對於楊冰非常熱情,一路上和楊冰有說有笑,楊冰明白這是自己塞給他的錢起到了作用。

行駛了大概幾個小時之後到了山腳下,天色也逐步晚了下來,楊冰從車上下來了,一個人朝著山上走去,楊冰抬頭看了看上方的山坡,這就是崑崙山脈的東部。

昆崙山一直是中國的神山,中國絕大多數的神話故事都和昆崙山脫不了關係,換成是以前,楊冰還真是當做神話在聽,可是,自從他成為了異能者之後,他才意識到傳說和所謂的謠言才是真實的。

神話中的神仙自然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神仙,他們都是人類,擁有著強大異能的人類,所以上,中國的神仙相貌都是黑髮黃皮膚,而西方的神都是金髮碧眼。

此時正是夏季。楊冰越往高處走太陽光越來越大,青藏高原所處的海拔高度使得這裡的白晝時間特別長,走到半山腰的時候,就跟中午時分差不多,不過伴隨著海拔的上升,氣溫也驟然降低了下來。

當眼前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湖泊之時。楊冰便停住了腳步,湖泊在陽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煞是美觀,可是,讓楊冰駐足的不是美景,而是不遠處湖畔的幾個身影,一路上走來都是荒無人煙,此時能夠看到幾個人這不得不讓楊冰好奇。

雪山派?楊冰忽然想到這個門派好像就是位於崑崙山脈,難不成這幾個人都是雪山派的門人?楊冰看到了對方,對方卻是沒有看到楊冰。

楊冰眼力驚人。雖然距離很遠,卻是看的一清二楚,不遠處是一男一女,男的正坐在湖畔,看那打坐的姿勢就像一個修鍊者,而女的從湖裡打水送給男的喝,還幫男的擦汗,儼然一副恩愛情侶。

楊冰對二人的身份充滿這好奇。於是朝著二人所在的地方走去,才走了一半。忽然偎依在一起的情侶從地上跳躍了起來,二人身後的樹林中鑽出十個身影將二人圍住,二人除了背後的湖泊已經沒有了退路。

十個身影都穿著統一的綠色長袍,這讓楊冰意識到另外一個門派—青鬼派,也是屬於魔門的一個分支,雖說勢力比起黑月教和血鬼堂有相當大的差距。不過,在青海這一塊也是赫赫有名的門派,能夠在雪山派的眼鼻子底下存活的門派自然有些本事。

「聖女,請跟隨屬下回去,也讓屬下對門主有個交待。」為首的是一個中年人。他對於那女子很是恭敬,從他的說話中已經表明了女孩的身份。

既然是聖女,這女孩也讓楊冰多看了幾眼,只是,女孩被男的摟在懷中,也看不到廬山真面目,不過,看那背影卻是很有誘惑力,而男的正好是面對著楊冰,那男的大概在二十上下,長相也算英俊。

「孫叔叔,你放過我們吧,你是看著我長大的,你忍心看到我羊入虎口嗎?」說話的是那個女孩,女孩的聲音聽起來非常悅耳讓人如沐春風。

「聖女,屬下有命在身,今天無論如何也要帶你回去,如果,你乖乖跟我回去,我會考慮放過柳天這小子,如果你冥頑不靈,那麼我只能殺掉他。」

「孫伯虎,要殺我就放馬過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那個叫柳天將懷中佳人輕輕推開,右手握拳拳頭上散發出一股股的白氣。

孫伯虎一愣隨後冷笑道:「寒冰真氣!不錯啊,看來你得了不少何文宇那個老鬼的真傳,到底是嫡傳弟子啊,何文宇給你開了不少小灶吧。」

何文宇?楊冰聽到這個名字又是一驚,這不是雪山派掌門的名字嗎?只不過,此時何文宇還在帝都參加天下會盟,他的徒弟怎麼和青鬼派的聖女搞在一起秀恩愛了,以楊冰的邏輯思維能力很快就想到了事情的大概來龍去脈。

那聖女一把抱住柳天哭泣著:「天哥,你身負重傷不能在打下去了,如果在打下去,你會死的。」

「靈兒,若是不能和你在一起,我活著還有什麼意義,今天就讓我放手一搏。」

「哈哈哈,幼稚的小子,就算今天我放過你,讓你們兩個離去又如何,你們之間的私情能夠被容於世嗎?雪山派會放過你們嗎?山海派會放過你們嗎?靈兒,你就聽叔叔一句吧,你們是不可能在一起。」

「等等!這裡除了我們之外,似乎還有其他不相干的人。」楊冰的存在終於引起了眾人的注意,那孫伯虎朝著楊冰的方向看了過來,「哪來的閑人既然今天你看到了不該看到的,那麼今天就饒你不得。」

兩個屬下朝著楊冰飛奔了過來,腳下呼呼生風看來功力應該不賴,楊冰依舊站在原地不動,直到二人來到了楊冰身前,二人不由分說一人站在一邊將楊冰架住朝著孫伯虎走去。

楊冰也沒有反抗任由二人制住,二人走到孫伯虎身前說道:「孫長老,這小子面生的很,應該是一個不知死活的驢友。」

「驢友?」孫伯虎走到了楊冰身前,稍微端詳了一番,便帶著陰冷的神色冷笑著,「小子啊,沒見過這種針式吧?你們知道我們是什麼人嗎?」

楊冰搖搖頭裝糊塗說:「你們是隱藏在昆崙山的恐怖分子吧,看你們的服飾也很像哦。」

「哈哈哈。」楊冰的話引起在場所有人哄堂大笑,孫伯虎走到楊冰身前沖懷中抽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彎刀在楊冰身前比劃著,「告訴你,你口中那些恐怖分子給我們提鞋都不配,嗨還看不出,你小子有些膽識,遇到這種場面都不怕啊。」

楊冰帶著諂媚的笑容:「我只是一個外籍華人來昆崙山旅遊的,希望,你們能夠放我一馬,我發誓不會告訴任何人,我在這裡所看到的一切。」

「喲外國人啊,還看不出來啊,失敬失敬啊,難怪你膽子那麼大,原來是個海歸啊?啊哈哈,小子把你的美國護照給我看一看,到底是長什麼樣子的。」

「沒問題!可是,我不是美國籍,而是歐洲國家的。」楊冰從褲袋中拿出了自己的證件交給孫伯虎。

孫伯虎接過楊冰的證件掃了一眼:「歐洲國家?老子看不懂這些洋文。」隨後他將證件扔給楊冰,「不管你是什麼外籍華人,來了我這裡狗屁都不是,要死之前還有什麼遺言。」

「奇怪。」楊冰從地上撿起證件塞入了衣袋中,看了看孫伯虎一眼搖搖頭嘆口氣說道,「我一直以為自己名揚四海,走到世界任何一個角落都會有人認識我,沒想到是我太自大了。」(未完待續……)

… 「孫長老,和這小子啰嗦什麼,讓我來結果這小子,好繼續辦正事。」其中一個押解楊冰的嘍啰一邊說著,右手變換成一個鷹爪形狀朝著楊冰的脖子處抓來。

只見一道罡風吹過,那個嘍啰的手腕處被齊刷刷的切斷,那右掌被楊冰捏在手裡,那個嘍啰過了好幾秒才反應過來,他發出一陣撕心裂肺的哀嚎,一道血柱從傷口處噴射出來。

「你們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楊冰學著剛才孫伯虎的語氣質問道。

「遇到高手了!」孫伯虎心中暗忖道,他早就應該想到一個普通人面對這種陣勢竟然絲毫不畏懼,這絕非用什麼外國籍能夠解釋的通,以孫伯虎的眼力竟然無法看到楊冰是怎麼出招的。

「慢著。」青鬼派其他門人見同伴被傷想要上前攻擊,卻是被孫伯虎喝住了,他看了看楊冰帶著疑惑的神色問道,「你是哪派的高手,看閣下的身手也絕非是無名之輩,可是,在我記憶中卻是沒有你這個人。」

「哈哈哈。」一陣狂笑在樹林中響起在山谷中回蕩著,原本平靜的湖面上泛起一陣陣的波瀾,來人的功力至深可見一斑,這個狂笑之人到底是什麼人?

「恭迎門主。」青鬼派幾個一干人等聽到了笑聲全部都跪倒在地,一臉嚴肅莊嚴的表情,來人竟然是青鬼派的首領,也難怪有著如此強大的功力。

「孫長老。」一陣勁風吹來。樹林間走出來一個身影,這人赫然就是青鬼派門主元讓,他帶著斥責的語氣。「你有眼不識泰山,連楊冰楊先生你都不認識。」

在來中原之前,楊冰對於各門各派的有過大概的了解,其中對於魔門各派了解的比名門正派更多一些,對於元讓也是略有耳聞,此人江湖名號青鬼,此時會面果然是百聞不如一見。元讓也是一身綠衣,只不過。卻是一身綠色的軍裝,這個大魔頭竟然穿著士兵的迷彩服。

「楊冰。」柳天看向楊冰的眼神似乎帶著一些其他的含義。

元讓緩緩走到楊冰身前抱拳說道:「楊先生勿要見怪,我這般屬下個個孤陋寡聞,竟然連你都不認識。若非是我出來,恐怕,此番他們十個人已經是一堆屍骨。」

元讓的話樣孫伯虎眼中露出一絲不悅,這毫無疑問是對他的一種貶低,他孫伯虎自認為功力也不差,不過,給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反駁門主的話,忽想起門主的種種手段。他就不寒而慄。

「元門主言重了,像我這種卑微之人,不認識我很正常不過了。只是,如若是我真是一個普通人的話,恐怕此時真是一具屍體,希望,元門主讓多多管制屬下,不能見人就殺吧。」

「那是自然自然。不知道楊先生此時不在繁華帝都參加武林大會,卻是跑到這荒無人煙的崑崙。」

「嘿嘿。」楊冰擺擺手笑著。「我自由散漫慣了,受不了那些名門正派的繁文縟節,早就聽聞華夏神山崑崙之名,這不趁著這次機會來看看,我無意參與華夏各大門派之間的任何糾紛。」

「呵呵,如此甚好,一點點家務事,讓楊先生見笑了,小女元靈生性頑劣,楊先生也是做父親的人,必然知道為父不易,當初靈兒出生之時,我和楊先生有著同樣的遭遇,當然,我沒有楊先生那麼好的本領,能夠從萬里之外安然無恙脫身。」

「唉別提了,都是為了女兒,現在,那些洋人還沒有打算放過我,他們也來到了帝都,雖說明面上說是中西方文化交流,實際上,他們是來對付我的,一次來了十個高手,這是要致我於死地,他們還說了只要我交出女兒,就既往不咎。」

「聽到沒有,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柳天。」元讓這話顯然是對元靈和柳天說的,「這楊冰還能來中國避難,你柳天可沒有他那麼多的退路。」

「你就是楊冰?」元靈看了楊冰一眼,「久仰大名啊,今日相見卻是讓我有些失望。」

楊冰尷尬笑了笑:「你這話說的,在你想象中,我應該是什麼樣子的呢?英俊瀟洒,玉樹臨風?如果說是這樣的話,我只能說他媽的腦殘韓劇看多了。」

「楊先生請見諒,小女缺乏管教,若是哪裡冒犯,還清多多包涵,在這裡,我有一個疑惑想楊先生為我解答。」楊冰看著青鬼元讓那恭敬的樣子,不由有些疑惑,這個中年大叔有什麼疑惑還要請教自己呢?

「人活一世是為了什麼?」

楊冰笑了笑目光瞄向了元靈,此時元靈正面對著他,這女孩大概在二十歲左右,生的非常水靈,那雙透明的眸子就如同眼前明亮的湖泊一般,一個天然美的女孩。

「我在歐洲的時候,有個人和我說過,人活在世上是為了後代,為了後代,我們可以犧牲一切,包括所謂的愛情親情甚至是性命,當然這是自然界任何一種生物的使命。」

「呵呵,不愧是海歸,年紀只比小女大了兩歲,這精神境界卻是不可同日而語,若是小女有你一半的智慧,那麼我就謝天謝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