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死我了,這傢伙當真難纏,」豬爺心有餘悸地道,

「怎麼樣了,」楚樂收起幻眼問道,

豬爺道:「應該暫時把那個妖獸的意識壓制住了,這應該只是妖獸的分神,如果我沒猜錯,這頭妖獸必定是已經靈智大開的活了上千年的妖獸,主頁我也是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壓制住他的分神,不知道能壓制多久,」

楚樂看著昏迷過去的魚人公主,道:「她沒事吧,」

「沒事,不過本體的意識太虛弱了,需要一段時間才能重新恢復些許精神力,估計要昏迷上一會,不過幾天之內,那個妖獸的意識應該難以衝破封印,」豬爺說完,便回到玉墜中休息了,

楚樂心道:「既然這樣,先讓海羅姑娘幫她找個房間休息好了,」之前不知道魚人公主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如今大概知道了情況,既然豬爺說了魚人公主體內的妖獸意識暫時不會出來作祟,也沒有必要一直捆著她,」

楚樂將魚人公主的事情告訴了海羅后,海羅先是一陣驚訝,原來之前府里瘋傳的楚大師的古怪癖好只不過是誤會而已,倒是自己居然還跟風腦補了不少,想想都覺得羞愧,

海羅先是派幾名侍女安頓好魚人公主,又派人稟告了海傾天魚人公主已經回到城主府的事情,

海傾天先是驚訝一陣,畢竟魚人公主突然回來,海傾天並不知道魚人公主是不是也中了魚人的異術,

不過既然楚樂說沒事,那暫時應該沒問題,海傾天也就沒再追究,不過還是派人加強了魚人公主房間周圍的警戒,

楚樂見魚人公主暫時安頓好,便把她交給侍女們照顧,自己只需等待她蘇醒過來便可,如今他需要關心的,還是青媱的情況,

回到屋中,青媱不知道什麼時候轉醒了,見到楚樂回來,從被窩裡面探出頭道:「相公,回來啦,」

「嗯,好些了沒,」楚樂探查了一番青媱的體內情況,看樣子似乎好轉了不少,只是不知道有沒有落下什麼隱患,青媱的身體情況自己實在有些不明所以,明明看上去並沒有什麼問題,按理說施展那能力對她來說也並不算太大的負擔,但是卻讓她虛弱了許久,看來這丫頭一定有什麼隱疾,只是不肯告訴自己,楚樂又不好逼問,實在有些頭大,

「相公,我們出去透透氣好不好,」青媱道,

楚樂道:「想去哪,」

「還沒在七海城好好逛逛呢,反正現在魚人也沒有什麼動作,不如我們去玩玩,」青媱道,

楚樂道:「你啊,這才是你出來歷練的真正目的吧,」

「嘻嘻,」

楚樂道:「行了,穿好衣服走吧,」

「相公最好了,」

……

七海城大街之上,隨著和魚人戰事頻頻告捷,七海城也總算恢復了不少生氣,大街之上開始恢復往日的熙攘,

「這七海城應該也有萬寶閣吧,」雖然大街上又不少販賣各種奇珍異寶的商鋪,不過在紫雲帝國,想要買到真正的好東西,還是得到萬寶閣裡面,

「哇,相公,你看這衣服好奇怪呢,上面的花紋好像魚眼睛,」

「這個掛墜好漂亮,」

「咦,這個叫冰糖葫蘆嗎,」

青媱意外的對一些普通的東西十分好奇,讓楚樂不得不懷疑她難道以前從來沒有出過家門,

「相公看,那裡有一家妓院誒,我們要不要去玩玩,」

青媱忽然指著前方一座妓院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周圍的人側目,

楚樂趕忙掩面拉著青媱離開…… 一百三十二

楚樂帶著青媱遠遠逃離妓院門口,這才無奈地道:」我說我親愛的娘子,我曾經以為天底下已經沒有比我離經叛道的了,不過如今我發現我錯的離譜,「

青媱楞楞地道:「為什麼,」

楚樂掩面無奈地道:「因為我眼前有一個行事比我更加離譜的,」

青媱道:「相公是在誇我嗎,」

楚樂道:「你可以當做是的,」

「嘻嘻,相公真好,」

「……」

楚樂總算明白眼前的女人是絕對不能以常人的邏輯去度量的,於是便放棄了對她說教的打算,帶著她一邊問路一邊朝著萬寶閣的方向前去,

按理說,七海城作為紫雲帝國東北最為富裕的大城,這裡的萬寶閣規模一定不會太小,加上七海城臨海,萬寶閣之中應該會有不少海獸屍體之類的東西販賣,楚樂此次前來,就是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更好的吞噬的材料,

萬寶閣的金色大招牌遠遠就把楚樂的目光吸引,

「這麼豪華,」楚樂看到萬寶閣那比起楚城的規模大了三倍不止的巨大樓閣,頓時有了種鄉下人進城的感覺,

「這位客人止步,此處乃是萬寶閣,按照我們的規矩,,」

楚樂帶著青媱正要踏入萬寶閣,便被一名看門老者攔了下來,

作為萬寶閣的常客,楚樂自然知道萬寶閣的規矩,

隨即他從戒指之中取出萬寶金令,

那看門的老者看到金光閃閃的令牌,頓時大吃一驚,

「原來是貴客,失敬失敬,李掌柜,有貴客來了,」老者不敢怠慢,趕忙請出了七海城萬寶閣的掌柜,

「來了來了,」一名略顯臃腫的中年男子大腹便便從內間走出,一眼便看到楚樂手中閃爍的金光,

「原來是持金令的貴客,」李掌柜頓時露出了精光,「失敬失敬,七海城之前似乎沒有看到如此年輕的金令貴客,不知道兩位貴客尊姓大名,」

「在下楚樂,這是我妻子,」楚樂道,

「楚樂,哦,好像前日楚城分店的萬掌柜曾經交代過,原來您就是皇城之外拿到萬寶金令最年輕的那個楚少爺啊,」掌柜道,

楚樂聽了掌柜的話,心道:「莫非皇城也有人比我還年輕的時候就拿到萬寶金令,不過想來倒是正常,皇城乃是紫雲帝國各大家族勢力雲集的地方,有一些勢力的後代從小就已經繼承一大筆財富,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楚樂道:「掌柜的,不知道最近萬寶閣有什麼好東西沒有,」

「好東西,自然是有的,不是我自誇,在紫雲帝國,除了皇城的那家,就在沒有其他萬寶閣的規模能和鄙店相比的了,公子想要的,我想本店應該都能滿足,」掌柜的倒是頗有自信地道,

楚樂道:「哦,掌柜的這麼有信心,那不知道,可有什麼八階以上的妖獸的屍體,」

掌柜的聽了,道:「八階以上,自然是有的,不瞞楚少爺說,不單單是屍體,明日我們這裡即將舉辦一場拍賣,其中就有一頭九階海獸的屍體,至於是什麼海獸,還請恕我賣個關子,」

「活的,」楚樂聽了倒是心中一驚,九階的海獸是什麼概念,那是相當於高階武聖級別的存在,雖然不知道萬寶閣是用什麼方法弄到九階的海獸屍體,不過既然有知道了這個消息,楚樂自然是不可能錯過的,

「既然如此,那不知道掌柜的可否透露一下這頭海獸預計要多少靈石才能拍下,」楚樂心中不禁對那九階海獸感到十分有興趣,若是九階海獸自己能夠吞噬的話,那麼應該能獲得很不錯的能力的,

掌柜的道:「自然是可以的,根據以往的記載來看,九階海獸大概能拍出十萬中品靈石的價格,「

」十萬中品靈石,」楚樂聽了心中一驚,一塊中品靈石,大概相當於一百塊下品靈石,也就是說,九階海獸的價格,大概在一千萬下品靈石左右,

「看來,我得煉製些六品丹藥了,」楚樂心中打定了主意,也幸好自己如今已經擁有了六品煉丹師的實力,否則的話,只怕要錯過這次機會了,

「掌柜的,既然如此,我明天再來造訪,」楚樂道,

掌柜的點了點頭,心道這個看上去年輕無比的客人,竟然如此身價雄厚嗎,他原本以為楚樂能擁有一枚萬寶金令的底線,也就是一百萬下品靈石就到頂了,沒想到,楚樂竟然似乎對那九階妖獸極其有興趣一樣,

一千萬下品靈石,那可是武聖級別的高手一般才捨得花的價錢,

不過掌柜的也不好多問,便道:「如此,我就在店裡恭候了,」

楚樂點了點頭,隨後又在萬寶閣中購置了一些藥材之後,便帶著青媱離開了,

「相公可是要拍下那個海獸,」楚樂很早就告訴了青媱他身上的秘密,青媱自然知道這個海獸對於楚樂意味著什麼,便出聲問道,

楚樂點了點頭,道:「不錯,看來今天要趕回去煉丹了,」

青媱道:「十萬中品靈石而已,我戒指裡面好像還有很多極品靈石呢,回去找找就是了,」

楚樂聽了,雖然早就知道青媱十個大財主,不過當聽到她說極品靈石都不知道有多少的時候,幼小的心靈頓時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咳咳,丫頭,雖然我知道你很土豪,但是作為男人呢,我還是不應該習慣花女人的錢的,」楚樂大義凜然地道,

「好吧,」青媱道,

楚樂道:「走吧,我們也逛了挺久的了,你總該玩夠了吧,」

青媱道:「嘻嘻,和相公一起怎麼玩都不夠呢,」

楚樂捏了下青媱的鼻子,道:「明天再帶你出來,」

「好哇,」青媱拍手道,

「回去開爐煉丹了,」

「我也要玩我也要玩……」

「……」聽到青媱也想要煉丹,頓時楚樂心中有種不好的預感,

……

深夜,

即使已經快要到了半夜,萬寶閣附近的大街上依舊有許多人來來往往,

掌柜的正在櫃檯之前打盹,忽然感覺身前多了一道人影,

「你是,」

掌柜的差點被嚇了一跳,這人不聲不響地大半夜穿著一身黑袍來到自己面前,像個鬼魅一樣,

「我是來賣丹藥的,你們這裡,收六品丹藥嗎,」

一道雄渾的聲音傳來,雖然掌柜的看不清來人的臉,但是聽聲音應該是個中年人,不過這身形似乎瘦弱了點,完全和聲音不搭,

不過,掌柜的可沒時間在意這些細節,當他聽到」六品丹藥「,頓時眼冒金光,

「六品丹藥,收,收啊,有多少收多少,」掌柜的激動地道,六品丹藥那在紫雲帝國都是有價無市的,除非是到丹會請動老怪物煉製或者通過特殊的渠道偶爾能得到一兩顆,其餘時間基本上是見不到的,

「幫我估個價格,」那黑袍人取出一個玉盒道,

掌柜的接過盒子,立刻判斷出這玉盒中絕對有不少於五枚丹藥,如果都是六品的,那價值絕對在五十萬中品靈石以上,

當掌柜的顫顫巍巍地打開玉盒,頓時嘴巴長得老大,隨後激動地對著旁邊一名小斯喊到:「快,快把黃大師叫來,」

萬寶閣專門負責鑒定丹藥的,赫然是一名五品煉丹師,不過平日里這個姓黃的丹師一般很少出現,只有當遇到一些珍貴的丹藥,萬寶閣才會請出黃大師,

剛從睡夢之中被叫醒的黃大師有些不耐地來到櫃檯之前,不過當他的眼光剛一撇到玉盒之中的丹藥,頓時整個人困意全消,

「這,這是,六品丹藥,」

黃大師頓時整個人呆若木雞, 一百三十三

鑒定花了足足三個時辰,直到天已破曉,黃大師才勉強對將丹藥的品質和藥效做了確認,對於他一個五品丹師而言,要在不損毀丹藥的情況之下將六品丹藥鑒定完全,三個時辰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這幾枚丹藥,品質絕對在紫級以上,至於藥效,應該是回復類的,只是恕老夫才疏學淺,分辨不出這丹藥具體是什麼,還請這位高人告知丹藥的名字,」黃大師恭敬地對著身前的黑袍人道,

對他來說,黑袍人能夠拿出如此多的六品丹藥不心疼,並且這些六品丹藥明顯都是出自同一個人之手,種類也是完全一樣,應該就是這名黑袍人煉製的了,

「這個名字,我還沒想好,」那黑袍人道,

「沒想好,」

黃大師聽到黑袍人的話,得出了一個可怕的結論:這個丹藥,竟然是黑袍人自己研究出來的,

「大,大師,這是您自己研製的丹藥,」黃大師仍然有些不敢相信,能夠自行研製六品丹藥的,至少也得是七品吧,難道眼前這人,竟然是一個七品煉丹師,如果不是七品,那麼只能說眼前這人簡直是煉丹界的鬼才了,黃大師頓時瞪大眼睛,不知道該用什麼表情面對,

「不過是煉丹的時候突發奇想改造了一種五品丹藥之後煉製的,至於名字嘛……想個霸氣點的好了,就叫六未帝皇丸好了,」

「這名字,怎麼感覺有點奇怪,」黃大師的心中覺得這名字似乎有些彆扭,不過也說不出哪裡奇怪,便點了點頭,道:「想不到,老夫有生之年竟然能見到如此宗師級別的人物,不知道在下是否有幸,能得到大師指點一二,」

黃大師目光中流露出敬仰崇拜的光芒,期盼著黑袍人的回答,

「天色已經不早了,還要回去歇息,改日若是有空,倒也不是不能指點你一番,」黑袍人道,

黃大師一喜,趕忙鞠躬道:「多謝大師,」

「誒誒,黃大師,你還沒告訴我這丹藥要用多少錢收購呢,」掌柜的在一旁看著黑袍人和黃大師說了半天,終於忍不住道,

「哦哦,瞧我這記性,掌柜的,這丹藥乃是難得一見的極品,依我看,一枚至少要二十萬中品靈石,」黃大師道,

掌柜的一聽,頓時有些肉痛,

「掌柜的,不是我誇口,這丹藥一枚二十萬,絕對是只賺不虧,老夫敢打包票,只要這幾枚丹藥拿到皇城的分店去拍賣,到時候絕對能拍出天價,而且能夠拍賣如此多六品丹藥,對於萬寶閣的聲譽有多大作用,掌柜的也是清楚的,」黃大師道,

掌柜的聽了,頓時想通了關節,能夠做到七海城的萬寶閣掌柜,他可是人精一個,只是他對於六品丹藥並不是特別了解,因此才猶豫不決,聽了黃大師的話,他也就不再猶豫,當下對著黑袍人道:「這位大師,既然如此,這總共六枚六品丹藥,我們以一百二十萬的中品靈石價格收購,你看如何,」

「可以,」黑袍人倒是很乾脆答應了,

「如此便成交了,對了,這位大師,既然你已經和我店進行了如此大額的交易,按照本店的規矩,可以贈與您一枚紫金令,是比萬寶金令更加高級的令牌,特權也更多,甚至於紫金令在紫雲帝國之外的萬寶閣都能夠通用,」掌柜的道,

黑袍人點了點頭,掌柜的當即讓人取來一枚紫金令還有一枚裝著一百二十萬中品靈石的儲物戒指,恭敬地交給黑袍人,

黑袍人接過東西后便離開了,留下一臉好奇的掌柜和黃大師,

「不知道,這位前輩是丹會的哪位高人,不過也是奇了,丹會的幾名六品丹師老夫也有一面之緣,但是這個大師的體型,我卻是沒有什麼印象,」黃大師疑惑道,

掌柜的道:「這次拍賣會,我們可是廣邀各大勢力,甚至於紫雲帝國之外的勢力前來參加,會不會是其他帝國的煉丹大師,」 天國的水晶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