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是一定要殺的。不過,你的記憶對我有點用,所以,你不會死的那麼容易。」沈天衣咧嘴一笑,有點陰寒的味道,蚩鳩聞言,頓時眼瞳狠狠一縮,想要自爆元神,但是沈天衣豈會讓他得逞,四條龍影飛射而出,頃刻間沒入蚩鳩的眉心之中……

將蚩鳩的元神禁錮起來之後,沈天衣便是一把將他的身體抓了出去,提在手裡,對著五玄門的方向而去……

回到五玄門的時候,又是傍晚時分了。只不過,以沈天衣的元神境界,即便在黑夜之中,行動也不會受到半分影響。抓著蚩鳩進入了洞天大陣,和白崢等人打了一聲招呼后,沈天衣便是選了一個房間,暫且閉關起來。

「搜神術!」

手掌緊貼在蚩鳩的頭顱之上,沈天衣元神一動,便是開始掠奪蚩鳩所有的記憶……

一個小時后,沈天衣方才低吐了一口氣,將手掌從蚩鳩的頭頂移開,蚩鳩的元神記憶,太龐大了,以致於他用了一個小時方才將其的記憶全部讀取完畢。

從蚩鳩的記憶之中,沈天衣也是對靈界有了一個初步認識。知道在靈界之中,宗門林立,大小宗門竟有數萬千之多,但主要的,便是三方勢力群體,分別為靈界本土的修仙勢力群體天靈聯盟,這也是靈界之中,最大的勢力聯盟。其次,便是妖界聯盟,這個聯盟,便是由靈界本土的妖獸和地球界遷徙過去的妖獸,共同結合形成的聯盟。而三大聯盟當中,勢力相對而言最弱的,便是道盟!道盟的組成,便是從地球上遷徙過去的修仙團體,聯合組成的。

三大聯盟之間,各有爭鬥和矛盾,碰撞時有發生,連宗門被滅,都是常有之事,總之,整個靈界,並不太平!甚至可以用混亂來形容。而蚩鳩在靈界,只是墊底的存在,雖然在靈界也生活了近七十八年,但對靈界大勢的了解卻是並不清晰。只知道一些概況之事。所以,沈天衣也得不到更多有用的訊息,只是知道一些基本的東西,譬如,在靈界當中,修仙者的交易,都是靈石來充當貨幣之用的,而靈石又分四等,分別是下品靈石,中品靈石,上品靈石,以及極品靈石,據說,靈石之上,還有一種蘊含著更為精純靈氣的一種晶體,只不過,以蚩鳩的見識,卻不知道那種晶體到底是什麼,不說見,連名字都沒有聽到過,只知道有這種東西存在……

花了一夜時間,沈天衣方才將蚩鳩的記憶完全消化乾淨,而他也得了幾個最為關心的信息!

第一個,就是赤狐五人,在靈界之中,背後並沒有什麼大勢力,只是一個小團體,其中唯有他們的老大赤狐,身份有些神秘,連蚩鳩也不知道赤狐的出身究竟是怎樣,更是不知道赤狐其實一個半妖之體。他們兄弟六人的結合,也是因為一場碰撞,而不打不相識,最後皆是拜服赤狐,認了赤狐做老大,跟著赤狐後面,也幹了不少搶奪的勾當,只不過最後一次,他們看走了眼,搶了一個硬點子,結果最後雖然那人拚死自爆,將讓他們陷入重傷,而後,那人家族之人追來,將他們被迫逼入了空間裂縫當中,這才來了地球界……

第二個信息,就是赤狐最後搶奪的那個目標,便是看重了對方拍賣到的一部功法,名為不滅元神!而這部功法,在到了地球界之後,便是被韓童所得,赤狐都沒有來得及修鍊。

這第二個信息,讓沈天衣的心情無端一緊,口中叨念了許久『不滅元神』四字,總覺得當日擊殺韓童之時,有什麼地方被自己忽略了去,可是一時也想不起來了。但按照韓童當時那種情況,沈天衣並不認為韓童的元神還能真的不滅。

第三個信息,就是赤狐五人曾經的確去過葯楓谷的生死關,但卻因為所修鍊的功法,和識別禁制的要求不符合,被拒絕傳送……而赤狐等人滅掉葯楓谷的原因,竟然只是懷疑五玄器當中的朱雀針在葯楓谷,起初並不是沖著生死關而去。這一點,讓沈天衣心中也是極為的憤怒,只是因為懷疑朱雀針可能存在葯楓谷,就逼迫武林高手滅了葯楓谷,好狠的心!而御龍宗被滅,也是同樣的原因,就是蚩鳩等人懷疑青龍劍在御龍宗而已。只不過,蚩鳩等人沒想到,玄器並不在他所盯上的兩個勢力當中,而玄器主人,卻生於這兩大宗門之中……

一切,彷如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災難,但如今終歸是有了結局。

大仇得報,沈天衣整個心情也是輕鬆了下來,心境似乎也是得以升華不少。一直以來,報仇的念頭,都是沉重的壓在沈天衣心頭,讓他不敢有絲毫的鬆懈。

看著眼前眼神空洞無神的蚩鳩,沈天衣剛剛輕鬆下去的臉龐,又復變得冷漠起來。

「離魂!」

沈天衣心頭一聲低喝,四條血龍影便是從蚩鳩的腦袋之中飛掠而出,那四龍旋繞而動的血色光團里,一道人影正憤怒的被困其中,正是蚩鳩的元神。

「蚩鳩,你兄妹五人害我葯楓谷一脈,今日一切都該結束了,這一切,也是你們曾經所為該遭受的報應。你,死於我手,可有怨言?」沈天衣看著蚩鳩的元神之身,淡淡的問道。

「哼,要殺便殺!若是時間倒流,我定然會殺你的葯楓谷寸草不留!我真後悔,當年明明看見沈毅將你送出谷外,卻沒有殺了你!」蚩鳩臉色猙獰的怒吼道,眼神里充滿了不甘和後悔,後悔當年不該大意,以為一個凡人之子,根本不可能對他造成威脅。

ps:今天完,明天繼續。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當年你發現我父親將我送出谷外而放過我,並非是你還有一點良心,而是因為你根本不在乎,你要的只是朱雀針的下落,而且,你也根本不會想到,一個喪失了家族勢力的孤兒,即便長大成人,也不可能會對你們有所威脅。」沈天衣淡淡的說道。

「不錯。我當年的確沒有想到會有如此結果。」蚩鳩自知必死,也不會怕沈天衣,而是冷冷的回應道。

「既然如此,你死有餘辜,便安心去吧。」沈天衣淡淡一笑,四龍元神對著蚩鳩的元神狂沖而去,頓時,蚩鳩的元神便是發出一陣陣的慘叫之聲,因為,四條血龍影,竟然在吞噬著蚩鳩的元神之力,四條血龍影,直接將蚩鳩的元神之體撕扯成了四份,那般裂魂之痛,足以讓已經將生死看透的蚩鳩,也是痛苦的喊叫出聲……

沈天衣只是冷漠的看著這一切,對於這個將自己害得家破人亡的人,他並不會有一絲的同情心。四龍元神,可以從沈天衣的本命元神當中補給元神之力,也相當於沈天衣的第二元神,但這個元神卻僅僅作為輸出使用,即便吞噬了別人的元神,也只會增長四龍元神的元神之力,並不影響到沈天衣的心智。能夠影響到沈天衣心智的,唯有他的本命元神,這也是沈天衣以前從來不會去吞噬別人的元神,但如今卻讓四龍元神吞噬別人元神的原因。

吞噬得到的元神之力,沈天衣將會作為攻擊輸出釋放開去,並不是融入他的本命元神,自然不會有問題了。這就像是一顆毒藥,吞入肚子里,會讓自己被毒死,但是只是撿起來,存放起來,之後再用它去對付別人,自然就不會傷害到自己了。

當蚩鳩的元神被四龍血影吞噬的絲毫不剩的時候,沈天衣便是將四龍血影召回體內,進入了血色龍紋之中。

「呼!」

沈天衣低吐了一口氣,口中喃喃低語道:「母親,孩兒已經為您報了大仇,之後,孩兒就該想辦法讓您蘇醒過來,讓我們一家團聚了。」

微微失神了一會,沈天衣便是起身走出了房間,本想將赤狐的幾件法寶煉化了去,不過,昨日為了追殺蚩鳩,那小聚靈陣尚未破去,所以今天還要和白崢一起去破了聚靈陣。不然,洞天大陣的危機,便是會一直持續下去。再者,他在這邊也待了快一周時間,也想要早點趕回去,看看父親和小姑之間的進展……畢竟,父親的大限之期已經將至,若是父親還是過不了心中那一關,他就只能採取一點別的措施了……

總之,他絕對不會讓自己的父親,就這樣死去。

出了房門,沈天衣便是找到白崢等人。燕長風和張衡已經蘇醒過來,並且元神創傷都好了七八成,最為可惜的是,姚秋洪前日回來之後,竟然因為這一次的危機,深感壓力,回來后閉關一日,便是在沒人指導的情況下突破了,真正也踏入了歸靈境層次!這倒是意外之喜!

「現在秋洪也突破進入了歸靈境,等破了聚靈陣之後,為師便前往一趟毒巫門。也該讓夜雨來一趟五玄門了。」眾人聚在一處,白崢笑呵呵的說道,顯然姚秋洪的突破,讓他也是極為開心。

「師父,讓風夜雨來此,可是為了五玄絕殺陣?」張衡心中一動,便是問道。

沈天衣、燕長風、姚秋洪三人也是看向白崢,而南宮心柳、雷老虎則是臉色惑然,他們並不清楚五玄絕殺陣是什麼,也不知道風夜雨又是何人。

白崢點頭笑道:「不錯。想要組成五玄絕殺陣,必須要五玄器之主盡皆踏入歸靈境才可,如今秋洪已經進入歸靈境,時機已到。而且,你們早些熟悉一番五玄絕殺陣,也只有好處,沒有好處。將來應付魔劫,也會輕鬆一些。」

姚秋洪聞言,則是臉色一紅,他是最後一個突破進歸靈境的,自然認為是他拖慢了眾人學習五玄絕殺陣的進程。

沈天衣遲疑一下,還是開口道:「師父,待解決了小聚靈陣之後,徒兒還需要回去一段時日。可能不能長留在門中。」

「無妨,你有事便先回去吧。為師將五玄絕殺陣的布陣之法以及你的主位告訴你,你回去之後,在腦海推演一番,待有了空閑,再與他們合練陣法。」白崢知道沈天衣在世俗當中還有不少事情,也沒有勉強他。

「謝師父。」沈天衣連忙謝過,隨即又是從空間戒指當中取出一個布袋來,那布袋一出,頓時一股濃郁的靈氣撲襲而出,讓張衡幾人一驚,而白崢自然知道布袋之中裝的什麼,但臉上也是掩飾不住激動。凝丹境,作為一個修鍊了兩百多年的修鍊者,白崢自然也很想跨入這一層境界!只不過,地球界的靈氣,不足以讓他突破而已。如今,這個機會來了!他如何能夠不激動呢。

「師父,給。」沈天衣笑著將布袋遞給白崢,那布袋之中,存放的便是整整一千塊靈石!

「謝了!」雖然是徒兒相贈,但是白崢還是道謝了一句,隨即將布袋收取進了空間戒指當中。

「師弟,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你忍心看著師兄落後你太多嗎?趕緊的,嘿嘿!」張衡通過那驚人的靈氣波動,再有白崢激動的神情,豈能不知道那布袋裡裝的什麼,當即搓著手,對著沈天衣嘿嘿笑道,那意思,也是明顯了,你給了師父那麼多,好歹也我這個師兄一點吧!

燕長風和姚秋洪雖然沒有開口,但同樣也有一點眼熱。有了靈石之後,他們的修鍊速度定然會更加快捷一些。

沈天衣自然不會吝嗇,他會當著張衡等人的面前送給白崢千塊靈石,就已經準備好了。

「呵呵,師兄,我也很窮的,你可不能壓榨我太多。這點小小心意,你可不能嫌棄少了。」沈天衣一笑,隨即也是掏了一個布袋出來,遞給張衡,只不過,那布袋的體積,只有白崢的十分之一,裡面放了百塊靈石。

「哈哈,很多很多了。謝謝師弟啦。」張衡原來以為沈天衣頂多給他十幾塊靈石呢,沒想到沈天衣竟然給了他這麼多,頓時滿心歡喜的將布袋收了起來。

「燕叔,這個給你。」沈天衣又給了燕長風一個布袋,比張衡的大了一倍,而張衡也知道燕長風和沈天衣之間的關係,除了師兄弟之外,燕長風也同樣是沈天衣的師父,比他多一倍,也是正常。心中並無不舒服的感覺。

燕長風只是一笑,便是收了下來。隨即,沈天衣又給姚秋洪一百塊靈石,這才走向雷老虎。

「雷前輩,這裡有十塊靈石,我現在再將突破歸靈境之中關於如何讓靈魂產生蛻變的一些心得傳給你,一會,你便在五玄門中嘗試突破吧。」沈天衣將一個迷你布袋,遞給了雷老虎。

雷老虎沒想到自己也有份,頓時連忙相謝。而這時候,沈天衣的元神之力也是對著雷老虎的眉心傳入一股信息而去,便是他對於靈魂蛻變為元神的一些心得感悟。畢竟,雷老虎的境界已經到了,而且只是從先天之境突破進歸靈境,只要有法導引,想要成功突破並不是難事。

雷老虎接受了沈天衣元神傳過來的信息之後,便是迫不及待的拿著靈石,去閉關衝擊突破了。

南宮心柳顯得有些緊張,雖然她師父將她託付給了沈天衣,可是她也不知道沈天衣會不會真的幫她,現在見沈天衣將所有人都發放了靈石,並且還傳授了雷老虎靈魂蛻變之法,只剩下自己一個人,她的心便是嘭嘭連跳,頭都低著不敢抬起來了,心想著,要是沈天衣也給自己靈石,自己到底要不要接受呢?自己之前對他態度不算好,要是直接接受了,不是顯得自己皮厚嗎?

可是等了一會,南宮心柳也沒見沈天衣對自己說話,頓時有些疑惑,偷偷的抬眼看了一眼沈天衣,但見沈天衣正走到白崢面前,對著白崢說道:「師父,我們出去毀了那小聚靈陣吧。辦完事後,我也好回去。」

白崢聞言一愣,看了一眼南宮心柳,心中奇怪,這南宮心柳與雷老虎境界相當,天衣怎地給了雷老虎靈石,卻獨獨不給南宮心柳呢?

張衡、燕長風、姚秋洪也是心中疑惑,但是沈天衣不給南宮心柳,他們也不好說什麼,必經過靈石珍貴無比,或許,是沈天衣和南宮心柳之間的關係不夠親密,不足以讓沈天衣贈送給她靈石吧。但這樣,無疑會讓南宮心柳心中很是尷尬。

白崢人老成精,自然也不會點出來問,只是點頭道:「那我們就動身吧。長風、張衡、秋洪,你們三人隨我和天衣一起。南宮姑娘,你不是要煉製獸血丹嗎,在大陣拐角那邊的森林裡,有著不少凶獸,你但可去殺獸取血,不必客氣。」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白崢說完之後,便是向外走去,眾人多停留在這裡一分鐘,便是讓南宮心柳多一分的尷尬,至少,白崢等人都注意到南宮心柳螓首低垂著,那兩側臉頰早已血紅無比,顯然,也是因為沒有得到沈天衣贈予靈石而感到尷尬、羞憤的很。

「哎呀,我怎麼忘了,還有南宮島主這一份靈石沒送呢。」就在白崢等人走到大殿門口的時候,沈天衣突然一拍腦門,驚叫道。

「……」白崢等人皆是無語的看著轉身而回的沈天衣,他真的是忘了嗎?南宮心柳那麼大一個活人在那裡,豈會看不到。

「這小子,成心讓人家小姑娘難受是不是。」白崢和燕長風心中皆是苦笑不已。隨即搖搖頭,一行人先行出了門。

沈天衣走到南宮心柳面前,將迷你型的布袋在手裡拋了拋,然後笑道:「南宮島主乃是大度之人,應該不會介意我一時忘卻的過失之罪吧。」

「該死的混蛋,他根本就是故意的!」南宮心柳低垂著螓首,雙拳緊緊的握著,那香肩都是因為情緒激動之下,顯得瑟瑟輕抖。眼瞳之中,不禁早已有了淚珠打轉。從小到大,她南宮心柳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委屈,何曾被人這樣的逗弄和戲耍過?

倔強的心理,讓她咬了咬牙,低著腦袋哼聲道:「謝謝沈少俠的心意,但不必了,我會自己努力修鍊,以求突破的。沈少俠還有事情辦,我就不打擾了。」說完,南宮心柳就是轉身要走,卻是被沈天衣擋在了前面。

「沈少俠,你這是什麼意思?」南宮心柳冷聲道。

「沒什麼意思,不過,我怎麼聽著這一聲沈少俠,感覺那麼刺耳呢,似乎,你對我的稱呼里,蘊含著濃濃的怨氣啊!」沈天衣輕笑道,隨即盯著南宮心柳,又是說道:「南宮島主,為何你說話,連頭都不敢抬起,該不會是哭了吧?」

「你混……哼,那是因為我不想看到你!」南宮心柳本想大罵一句『你混蛋』,可是想想還是算了,以後自己跟這樣的人劃清界限,不與他說話就是,省得自己生氣。只不過,她心中委屈,即便冷哼出聲,還是顯得有些顫音。

沈天衣心中咯噔了一下,心道,這妮子真哭了啊!他原本只是想跟南宮心柳開個玩笑,順便打擊一下她內心的那種高傲性子,只是沒想到,這妮子的心性太差了些,連這點小委屈都扛不住,就要哭鼻子了。頓時無語,好歹對方也曾是一島之主啊,怎麼就這麼容易哭了呢?第一次見到的南宮心柳,雖然不像南宮薔薇那般驕橫,可是卻也給人一種內心極為高傲的感覺。而這種人,豈會因為一點小玩笑就哭鼻子?但,眼下南宮心柳確實是哭了,這是他沒想到的。

「咳咳,那個不好意思啊,我沒想到這個小玩笑,居然會讓你受了委屈。」沈天衣乾笑道,其實,他就是想要讓南宮心柳受點委屈的,免得這女人天天對他冷臉相迎,還一直高高在上的樣子,只是,沈天衣只想讓南宮心柳受到小委屈,讓她知道不對自己好,她就沒福利而已。而此刻南宮心柳都哭了,沈天衣心腸也是軟了下來,不忍逗她了。或許,每個人的心理承受力都不一樣,要是沈天衣和南宮心柳位置互換,他頂多就是覺得有些尷尬和不爽而已,絕對不會哭……

「我……我沒受委屈,那靈石是你的,你愛給誰給誰。對不起,我還有事情,你別擋我,不然我不客氣了。」南宮心柳雙肩輕顫著怒道。

「那我現在就愛給你了。」沈天衣一笑,隨即也不避諱,直接拉起南宮心柳的手掌,迅速的將布袋放在南宮心柳掌心之上,不等南宮心柳掙扎甩開手,就是怒聲道:「這靈石你要也得要,不要也得要!要是雷老虎突破了,你還沒突破,我就痛打你PP一頓,然後將你送回你師父那裡去,我說到做到!哼!」

說完,沈天衣身形一閃,就是消失在了大殿之中,氣得南宮心柳『啊』的尖叫一聲,聲音綿長,憤怒無比!

「混蛋!混蛋!你有什麼資格打我!我只是來幫你忙的!啊啊啊——混蛋!」南宮心柳簡直要抓狂了,這傢伙逗耍了自己,連一點道歉的意思都沒有,還敢威脅自己!被送回去,那師父又會怎麼說她?她可是跟南宮清荷保證過的,一定好好的追隨沈天衣,為師姑求得天香豆蔻而努力……而且,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如果突破不了,她相信那無恥的傢伙真的會打她的PP!

「可惡的傢伙,我不會讓你得逞的!」南宮心柳憤怒的哼聲道,一把抹掉眼中的淚水,她認為,這是沈天衣想要摸她PP而故意設下的圈套,先是激怒自己,然後再送靈石,這樣自己就不會接受他的靈石來突破,這樣一來,自己短期內就難以突破,就給了他打自己PP的借口……

一定就是這樣!南宮心柳堅定的認為是自己所猜想的這般,否則的話,沈天衣既然逗弄了自己,為何又將靈石硬塞給自己呢?

南宮心柳緊緊的握緊了手中的布袋,哼了一聲,隨即也走出大殿,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閉關衝擊歸靈境來,早在進入五玄門之前,沈天衣已經將靈魂蛻變的心得感悟傳給了她,為了的就是讓她先行感悟,等理解了蛻變的含義后,突破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

沈天衣步出大陣之後,見白崢四人都在大陣之外等著自己,也是尷尬一笑,道:「師父,出發吧。」

「就等你了,走。」白崢笑了笑,沒有多說什麼,年輕人的事情,自有年輕人自己去處理,他也不想干涉其中。

一行人朝著靈蛇山洞而去,張衡頓時有些忍不住八卦的問了起來:「師弟,你跟那個南宮心柳究竟是什麼關係啊,我之前還以為你們也是一對呢,現在看起來貌似不像啊。反而像是你們之間還有過節的樣子。」

「額,過節沒有。只有她性子有些傲,對我有些不服,讓她受點委屈而已。」沈天衣笑道,也沒有避諱的意思。

「哦,這一招叫欲擒故縱的追法,是不是?」張衡笑眯眯的問道。

「追法?」沈天衣一頭黑線,隨即道:「師兄,你想多了。我跟她之間,不存在你想的那樣。」

「嘿嘿,怎麼可能了。你師兄我好歹也是五玄問天注的傳人,雖然未得精髓,不解問天大道,卻也會幾分相面之術。以師兄我來看,你們二人頗有夫妻之相,結合也是早晚之事。」張衡嘿笑道。

「……」沈天衣嘴角抽了抽,相面之術,難道師兄改行當神棍了不成?

果然,白崢本來不打算多言的,聽了張衡的話后,差點鼻子都氣歪了,頓時回頭對著張衡喝道:「你那叫不學無術!哼,五玄問天注,乃是以玄玄之術,一窺天道,你倒是好,不用心鑽研,卻是來搞這些旁門之術。真是氣煞為師!」

「咳咳,師父,我就是跟師弟開個玩笑,開個玩笑啦。」張衡連忙訕笑著解釋一聲,之後便不敢多言了。

一行人去了靈蛇洞,那小聚靈陣果然還在,雖然青紋碧靈蛇有心想要取走吸靈陣器,可是她的肉身已毀,只剩下元神之力,想要取走吸靈陣器,卻也沒能耐破開小聚靈陣了。以前,青紋碧靈蛇自然也知道吸靈陣器的存在,但是她並沒有去破壞,而且她壓根也沒打算會讓赤狐回來收取,只是想著別人之物她來用而已。等赤狐來收取的吸靈陣器的時候,她就直接殺了赤狐,奪了吸靈陣器。然後將吸靈陣器當中的能量收為己用。但是她沒想到之後的事情,會發現她沒想過的變化……

一個小聚靈陣,在青紋碧靈蛇巔峰之時,隨意一口水箭就能破掉,但是白崢等人足足耗了一天工夫,方才將小聚靈陣終於轟破了去。

看著著聚靈陣破毀而去,顯露出來的只有一個碧綠的蒲團狀的東西,沈天衣等人也是一陣愕然,雖然他們都知道了吸靈陣器這種東西,但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玩意兒。

「赤狐已死,這吸靈陣器也是無主之物了,天衣,便由你來取了吧。」白崢笑道。

「不了,師父,赤狐的兩件厲害法寶,都在我這裡。這吸靈陣器我便不用了。還是你們誰喜歡誰留著吧。」沈天衣搖頭拒絕道。雖然赤狐是他殺的,可是眾人也出了力氣,他也不好好處獨佔。

「這東西若非是鍾乳靈泉的存在,在地球界基本也沒有用處。到了靈界之後,方才能夠顯現出它的作用。長風,既然天衣不要,你便收著吧。」白崢看向燕長風笑道。

「師父,還是給小師弟吧。」燕長風笑了笑,看了一眼姚秋洪道。

「不不不,還是燕師兄收著吧。我也用不上啊。」姚秋洪忙道。

張衡納悶,怎麼沒人說給我啊!不過,真要給他,他也不好意思收取的,雖說吸靈陣器在地球界是個雞肋法寶,但到了靈界卻是一件好東西,眾人謙讓,並非是不喜,而皆是不好意思罷了。

沈天衣見狀,便是笑道:「師父,你日後也會前去靈界的,您便收著吧。這吸靈陣器當中還有不少靈氣存在,對你衝擊凝丹境,興許還有作用的。」

微信關注”和閱讀”,發送「免費」即享本書當日免費看 最終,吸靈陣器便是被白崢收取了去。當然,眾人也不會忘了鍾乳靈泉。

五人走到鍾乳靈泉之地,看著那一汪清潭,潭口如缸,並不大,潭中約莫有著半尺水深,而這些水液,並不是真正的水液,而是靈氣液化之後形成水液,稱之為靈液! 在我買下銀河系之前的日子 這種靈液,飲之便可以煉化成體內靈力,助增修為!

「這潭中的靈液,足以抵得上三百塊的靈石了。若非那青紋碧靈蛇突破凝丹境消耗了不少,否則真是一筆巨大的財富。但即便現在所剩的這麼多,也足以稱得上是財富了。」白崢笑道。

「是啊,倒是被那妖獸浪費了不少。」沈天衣介面笑道,隨即眉頭皺了皺,又道:「師父,這裡的靈氣,在向外散溢。但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卻並沒有感覺到靈氣外溢,反而有水箭發出。那時候我以為是陣法,如今看來,當時這裡應該是被人下了禁制。而且還是一種雙重禁制,一重防止別人靠近的攻擊禁制,而另一重,應該就是防止靈氣外溢的封禁禁制。只不過,後來青紋碧靈蛇衝破禁制逃了出來。這才使得禁制被破,靈氣外溢。讓我好奇的是,這禁制究竟會是何人所布置的呢?還有,隔壁那邊,有著一堵炙熱石壁,彷如有火焰騰涌其中,如今看來,也該是一處禁制才對。」

「不錯,那裡的確是一處禁制,而且,沒有凝丹境後期的實力,恐怕都無法將之擊破。能夠布下這種強度禁制的人,定然是萬年之前的前輩了,不會是今世之人,所以,採集這裡的靈液,便不用顧忌了。」白崢笑道。

沈天衣等人也是點點頭,也對,能夠布置出這般強度的禁制,定然不是如今這世界上的人,若是有這樣的人還存在著,那人實力也太可怕了些。

既然沒有了顧忌,眾人自然就開始採集靈液了,不一會兒,便是將靈液採集乾淨。之後,白崢又是在靈泉外布置了一個封禁禁制,若干年後,這裡依然再次聚集一些靈氣。若是他們不再地球界了,可以讓後人來此再取靈液。若是不封禁起來,那麼靈液剛產生,就會散逸開去。

「師父,我們去隔壁那炙熱牆壁看看?」收了靈液之後,沈天衣便是建議道。

白崢一笑,便道:「那便去看看吧。」

燕長風、姚秋洪都沒有見過炙熱石壁,心裡也是有些好奇,而張衡也隨白崢一起去看過,倒是沒有那種好奇心了。

一行人來到炙熱石壁跟前,但見那石壁之上,岩石呈現著赤紅之色,散逸著滾滾熱浪撲襲而出,即便是沈天衣和白崢如今的實力,也不敢靠近那石壁太近。

「這石壁上的禁制之力,竟然比生死關中的禁制之力還要強大,這究竟是何人設置的呢,而他這樣做,又是為了什麼呢?」沈天衣心中疑惑的想道。

「天衣,你想要儘快突破進凝丹境!而且,不僅是你,還要將你的同伴實力也儘快提升上去。」歐辛子的聲音有些興奮的傳來。

「師父,怎麼了?莫非,這石壁之後,有好東西?」沈天衣頓時眼神一亮的問道。

「不錯,若是為師所料不錯,這石壁之內,定然被人封印了靈火種子。而靈火種子,不論是對於修仙者而言,還是對於煉器師而言,都是一種強大的助力。但凡靈火,溫度都是奇高無比,若能將之得到,無疑多了一種強有力的攻擊手段。而對於煉器師而言,也可以藉助這種高溫靈火,融化很多難以融化的礦物!不過,靈火和靈泉一樣,乃是天地孕育而生,有靈生,必有妖物伴生,所以這石壁之內,定然有著一隻兇猛的火焰屬性的妖獸。所以為師才讓你趕緊提升實力,若是實力不夠,千萬不要想著打開禁制,一旦那禁制被打開,凶物必定而出,那時候對於你們而言,反而就是滅頂之災了。」歐辛子道。

「靈火,火焰妖物?」沈天衣聽得一愣一愣的,知道歐辛子也不可能騙自己,當即深吸一口氣道:「師父,我知道了,我會儘快提升實力的。」

「嗯。等你達到凝丹境,為師便傳授你煉器之術,那時候,嘿,即便你去了靈界,也是一塊香饃饃,即便是陌生的新環境,你也會成為眾多勢力拉攏的對象。所以,好好努力吧!」歐辛子笑道。

沈天衣心中不禁一陣火熱,他原本還擔心去了靈界之後,自己又要成為墊底般的存在了,不過,如果掌握了煉器之術,那就不一樣了。從蚩鳩的記憶里,沈天衣也是知道,即便在靈界,煉器師和煉丹師的地位也是極高的,而且,這種職業還特別的稀少。而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便是關乎元神之力了。

元神之力,雖然隨著修為的提高,都會越來越強大的,可是,並非是元神強大,就一定能夠成為煉器師的。唯有元神凝練度極高的人,方才能夠成為真正的煉器師或者是煉丹師!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做詳細介紹,後文再行解說。

「這禁制的強度,我們也無法破開,便任其存在吧。之前的青紋碧靈蛇便是例子,如是貿然打破這種禁制,對我們未必有利。」此刻,白崢看了一會禁制后,便是笑道。他本無意來此,只是沈天衣等人好奇,方才過來的。現在眾人都見到了,也該回去了。

眾人聽了白崢的話,皆是深以為然,要是貿然打破這石壁上的禁制,也跑出來一隻凝丹境的妖獸,那就危險了。

「師父說的是,在我們沒有絕對把握之前,萬不可輕動這裡的禁制。」沈天衣是知道其中利害的,當即也是附和一聲。

其他人也無異議,便是開始回返五玄門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