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看,這戒指估計是哪個高手在附近戰鬥死去后掉落在此地的,不過年代久遠了,這戒指上的禁制也壞的差不多了,應該可以破解的,小子,你估計又要發了。」豬爺也忍不住開始搗鼓起戒指來。

楚大少爺高興地搓起白狼的狼頭,道:「小白啊,你簡直是尋寶神獸啊。」

小白是這幾日楚大少爺給白狼取的名字,雖然白狼對此並不滿意,不過楚大少爺自顧自叫起來,白狼也無可奈何。

只見小白被楚大少爺搓的毛髮凌亂,不過一臉驕傲地咧嘴輕嚎,似乎在向楚樂邀功。

楚樂笑道:「等會抓些野味,讓你嘗嘗楚大爺的手藝。」

說話間,豬爺忽然激動地道:「好了好了。」

楚樂忙蹲下身子湊過去問道:「有什麼東西!」

「哇塞,發了發了!」豬爺激動無比,說道,「小子,這戒指的主人是個煉丹師,而且在你們大陸絕對算是數一數二的煉丹師,這裡面還保存著許多珍貴的藥材,還有一本丹道大典,我看了下,絕對是頂級的煉丹法,小子,你發了啊。」

「煉丹師!」楚樂心中不禁震驚無比。在這個武道盛行的大陸,還有幾種職業最為受人歡迎,煉丹師無疑就是其中一種,一名優秀的煉丹師,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受到各種勢力的盛情招攬,據說紫雲帝國的御用煉丹師,連皇帝見了都對他禮讓三分。

「你是說,我可以當煉丹師?」楚樂問道。

豬爺正色道:「小子,你可知道煉丹和煉器最為需要的功法是那種嗎?」

楚樂不假思索道:「火系功法吧。」

豬爺道:「不錯,而你如今的體質,就是天生的煉丹師和煉器師,可惜之前我對此一竅不通,但是有了這枚戒指,你的體質就能最大程度地利用了。」

楚樂道:「這樣的話,會不會影響修鍊?」

豬爺搖了搖頭道:「小子,如果是一個資質愚鈍的人,那麼專心於修鍊一途自然是最好的選擇,但是你不是。對於一個天才來說,額外修鍊另一道,不但不會影響你的修鍊,還能成為你的一大助力,之後你就會知道的,煉丹師,無論在哪裡都是極為吃香的存在。當然,煉丹一途,等你回去后我們再行商議,如今你先把修為提升上去再說。」

「好吧。」楚樂聽完豬爺說的,不禁也有些小期待。不過他也知道,如今自己的當務之急,是把實力提升上去。

「這枚戒指藏在玉墜的空間里,以你現在的實力,還是不要用這東西好。」豬爺說道。

「玉墜還有個空間?」楚樂好奇道。

豬爺道:「當然,不過你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打開它,我可以替你先打開來存放這枚戒指,等你到了武宗境界,應該就可以打開一部分空間了。」

楚樂聽了點了點頭,他也知道財不外露的道理,便讓豬爺收起帝器戒指。

……

「楚家主,你說要找你們家公子,這一找可是找了兩天了,難不成要我們這般等下去?」楚家議事大廳,玉仙宗一名長老有些不耐地對楚天說道。

「趙長老稍安勿躁,小兒頑劣,這幾日不知又跑哪裡去鬼混去了,本來玉仙宗大長老之女要與我兒結親,乃是我等高攀,在下又怎麼敢有絲毫怠慢。只是你也看到了,我這小兒品行,實在難登大雅之堂,這幾日我派人去尋找,他卻在各地惹事生非……」

楚天還未說完,只見一名楚家侍從慌慌張張跑進來說道:「稟族長,少爺昨日昨日潛入城主府欲要對城主家千金行不軌之事,被城主府抓住教育一頓,我等趕到時,少爺已經奄奄一息,只是當我等欲要將少爺帶回時,卻被少爺用計逃脫。」

「呵呵,楚家主,你這兒子大前日才剛去盜了萬寶閣,前日又去強搶民女,昨日倒是越發厲害,竟然連城主千金都欲行不軌。」趙長老一臉冷笑,也不知是何意思。

「孽障,孽障啊,趙長老,你看吾兒如此頑劣,我都替他感到羞愧,實在不敢讓貴宗大長老千金下嫁這等痞兒,我看不如這般,我族中大長老之子楚峰一表人才,更是貴宗弟子,比起我那兒子強了不知百倍,您看不如……」楚天一臉痛惜孩兒不爭氣的樣子,隨後又似乎十分誠懇地請玉仙宗另擇良婿。

趙長老聽了卻是搖頭道:「呵呵,楚家主,說實話,你這兒子的品行我也略有耳聞,雖然我也不願意大長老的千金如此委屈,但是這次提親卻是大長老欽定的,我可不能做主改了新郎人選。楚家主,我看既然令郎找尋不到,你就替令郎做了主不就得了,反正這樁婚事無論如何都是楚家得益,退一步講,就算楚家主想要拒絕,也得掂量掂量能否得罪的起玉仙宗大長老。」

趙長老終於是不願在拖延,直接攤牌。

楚天眉頭緊皺,他這幾日在趙長老面前不斷抹黑那個不知道跑哪去溜達的兒子的名聲,就是想能否將提親的對象改成楚峰。

本來以楚峰的條件,比起楚樂不知道好多少,楚天以為應該頗有希望,卻沒想到玉仙宗的大長老卻不知為何親自指定要向楚樂提親。楚朝雲他們竟然有這般能耐,能夠請動玉仙宗大長老,這實在是匪夷所思。

然而不管楚天如何不願,他知道如今已經沒法拖延,楚樂不在,他實在不願替楚樂做主,但是他也知道,這件事若是做不好了,可能楚家從此就完了。

此刻議事廳的氣氛沉悶無比。

「楚家主,你意下如何?」趙長老的聲音再次響起,楚天雖然面色鎮定,但是內心卻是不斷地掙扎。於楚家而言,這事他是無論如何必須答應下來的,但是他畢竟是楚樂的父親,他當年已經對不起楚樂一次,如今難道要再讓他娶一個無比醜陋而且還是殘廢的妻子?

「楚家主,大長老在我來之前已經說了,若是楚家主不願,楚城,以後就不必叫楚城了……」趙長老悠悠地道。

這句話宛若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楚天整個臉色忽然變得蒼白如紙,隨後緩緩閉上眼睛,道:「告訴大長老,我同意這樁婚事……」

「你這頭死豬怎麼不早說!」

遠在斷魂森林的楚樂可不知道自己竟然莫名其妙攤上一門親事,他此刻正在被一隻三品的妖獸追擊。

三品的妖獸,通常來講相當於高階武師的實力,然而就像同等境界的人有強弱之分,不同的妖獸依據血脈不同,在同等境界實力也可能天差地別。此刻追擊楚樂了,就是一頭三品變異妖獸血紋蛇。

之前楚樂得到神秘戒指之後,白狼似乎又發現什麼,帶著楚樂找到了一株血色紅花,一看到那紅花,豬爺便告訴楚樂這是能讓武尊九品直接晉級武宗的破元丹的藥材之一血紋花。

楚樂聽了就知道這是個好東西,直接就把這花連根拔起,卻不想突然背後一涼,若不是反應及時,便要葬身突然躥出的血紋蛇蛇口。

「誰叫你這麼衝動。」豬爺跟在楚樂身後悠哉悠哉地跑著,似乎一點也不怕血紋蛇。

楚樂身上此刻負重幾百斤,沒辦法在樹木間騰躍,只得不斷躲到不同的樹木後面躲避血紋蛇不時吐出的毒液。那血紋蛇毒液一碰到樹木軀幹,便聽得「嘶——」的聲音,一顆顆樹木竟被劇毒溶化,一顆接一顆倒下來。

「天啊,要是大爺我被這劇毒碰到,豈不是要化成水了……」楚樂看見那毒液的可怕威力,邊躲便道。

「小子,你當混沌祖獸白白給你吞噬的嗎?你現在的身子,還會怕血紋蛇的劇毒?」豬爺看不下去,一臉看著白痴的表情看著楚樂說道。

「你是說我不怕它的毒?」楚樂聽了不禁大喜,若是這毒真的對自己沒影響,那就好辦多了。

楚大少爺突然停住身形,那血紋蛇見楚樂不再躲避,似乎有些意外,隨即它試探性地又朝著楚樂吐出一箭毒液。

楚樂也沒自大到不閃不避,他右腿一蹬,整個人朝著一旁掠去,只不過畢竟身上負重太大,依舊有一些濺射的毒液沾到手上臉上,出乎楚樂意料的,除了一點點發熱的感覺,自己的皮膚幾乎絲毫無損。

見這毒液果真對自己無用,楚樂心下大定,手中忽然火光乍現,雙腿一蹬,猛的如箭一般朝著血紋蛇射去。還在為自己的毒液竟然沒能傷到楚樂大驚的血紋蛇沒想到楚樂突然反擊,閃躲不及之下被火雲掌直接印在七寸之處。

血紋蛇一聲尖銳的嘶鳴,楚樂只感到血紋蛇體內一股巨大的反震之力傳來,自己竟整個人被震開。

然而血紋蛇也被楚樂的火雲掌掌力侵襲,此刻體內宛如火爐一般灼熱無比。

然而妖獸畢竟是妖獸,當它受到傷害時,非但沒有變得虛弱,反而更加兇猛。

血紋蛇竟不顧自己體內的傷勢,血盆大口大張,欲要將楚樂吞入腹中。

楚樂卻不驚反喜,腳下一發力,整個人騰躍到空中,忽然整個身體開始變得通紅,隨即身上衣衫化為灰燼,只剩下貼身的軟甲和纏繞周身的緞帶。

彷彿自煉獄而生的烈火,忽然將楚樂包圍,此刻的他,赫然化作一團無比炙熱的火焰。

「天火流星!」

楚樂化身的火焰,宛如流星一般,朝著撲面而來的血紋蛇的巨口急速墜落。

只見一道火光殘影宛如流星隕落劃下的剎那星痕,從血紋蛇的巨口而入,將血紋蛇洞穿。

「這小子這招,真絕啊——」在一旁觀戰的豬爺都不禁發出了讚歎。 化身人形的楚樂喘著粗氣,趕忙回頭看向身後,只見那巨蛇被洞穿之後竟開始熊熊燃燒起來。

司火神獸的能力實在可怕,幾乎只要被自己的內力侵蝕之後體內就會被霸道的火焰力量不斷吞噬,直到最後整個身體都燃燒起來。

只不過楚樂似乎忘記了一件很嚴重的事情,現在的他處在樹木茂盛的斷魂林中,這般肆無忌憚地使用了火系武技的後果,就是就是當血紋蛇身上的烈火開始波及到周邊的樹木。

吞噬了司火神獸的能力的楚樂,雖然尚不具有孕育出混沌祖火的能力,但是他所釋放出來的火焰又豈是尋常火焰能比,即便斷魂林的樹木不比尋常,卻也在天火流星的烈焰之下開始蔓延開火勢,轉瞬之間,原本寂靜的森林便被火光籠罩。

「完了,好像鬧大了!」楚樂沒想到自己施展的天火流星後患這麼嚴重。

「小子,快逃。」豬爺忽然化為一道光芒回到玉墜中,催促著楚樂趕緊逃跑。

楚樂二話不說,趕忙拚命往斷魂林外方向跑去。

「這火不會把整座森林都燒了吧?」楚樂邊跑邊傳音道。

豬爺道:「當然不會,這森林方圓數千里,裡面必定居住著許多水系土系妖獸,你這點修為的火雖然不比尋常,但也不至於威脅到整座森林,畢竟這森林存在這麼久,肯定有無數修鍊火系功法的武者來過,發生火災也肯定不止一次,若是沒有強大克制火焰的妖獸存在,肯定早就被燒沒了。」

「好吧。」楚樂聽了心中踏實許多,畢竟這森林是許多武者前來歷練的地方,若是自己一把火毀了大半,自己良心也會不安。

後方的火焰蔓延地越發迅速,不斷地有妖獸的驚叫傳來,許多隱居穴中的妖獸紛紛跑出洞外,驚慌失措地四散逃去。

正當罪魁禍首楚大少爺逃離出不小一段距離時,忽然發現一直跟在身邊的白狼不知跑哪裡去了。

卻聽的身後一道震天動地的巨吼傳來,楚樂只覺得耳膜都快被震破,不禁道:「什麼妖獸!」

「怎麼回事?這氣息——」豬爺忽然在玉墜中驚呼。

楚樂一邊狂奔一邊問豬爺:「難不成是高階妖獸?」

豬爺道:「小子,你看來氣運用盡了,那是六階的赤金猊,乃是土系妖獸裡面極為兇悍的一種,一旦認定了目標就會追殺到底的。只怕之前一直在這附近地底沉睡,被你驚動了。」

「什麼,六階妖獸!」楚樂感到全身汗毛乍立,六階妖獸乃是相當於人類高階武宗境界的存在,已經不是自己可以力敵的了,就算是豬爺附身也只能爭取逃命。

「吼!」

金色毛皮的巨獸從地底下破土而出,彷彿一座小山丘般魁梧的身軀立在火海之中,那熊熊烈火沾染到它的皮毛,竟然無法將其燃燒。

赤金猊怒吼一聲,周圍土系靈氣瘋狂凝聚,竟憑空化作無數巨石朝著火海落下,將整片被火勢吞沒的區域盡數覆蓋。

只是一瞬之間,原本勢不可擋的大火便被掩埋撲滅。

大火被撲滅之後,赤金猊鼻樑微動,似乎在嗅著什麼氣息。

隨後赤金猊似乎嗅到了什麼,巨大的頭顱朝著某個方向轉去。

亡命奔跑的楚大少爺忽然覺得背脊一陣發涼,不禁回頭望去,正好和赤金猊目光相對。

「吼——」

震天巨吼再次想起,豬爺在玉墜中大喊不妙。

只見赤金猊那龐大的身軀忽然衝天而起,在楚樂目瞪口呆地注目禮之下,像一座山嶽一般從天而降,直接朝著楚樂的位置砸落下來。

危機關頭,豬爺的趕忙將楚樂身上的負重全部撤去,楚樂只感覺全身忽然一輕,整個人以數倍於方才的速度逃離原地,堪堪和躲過了赤金猊巨大的身軀親密接觸的機會。

「豬爺,靠你了。」楚樂雖然躲過一擊,但是如今赤金猊巨大的身軀近在咫尺,他知道實力差距太大,只能讓豬爺附身。

「知道了!」豬爺當機立斷,直接接管了楚樂的身體。

在豬爺附身之後,楚樂修為忽然暴漲,至今變成了一品武宗境界。

比起上次楚樂的身體,如今已經復原的身體能讓豬爺的力量發揮出更多。豬爺附身之後,赤金猊驚訝地發現眼前那個自己的目標忽然變強了不少,速度更是不可思議地暴漲。

整個人化作一道火光一路飛馳。

然而即使楚樂的修為直接漲到武宗一品,比起赤金猊來說仍然差距甚大。

赤金猊再次從地上彈起,縱身一躍竟然越過飛馳的楚樂身體落到他身前不遠,隨後一陣咆哮,天空之中再次落下無數巨石。

豬爺大吼一聲,身前忽然出現一枚靈戒,他飛快地從中抽出一把火紅長劍,只見天空之中忽然百道劍影閃過,在一剎那間天地變得火紅,隨即無數落石爆裂開來,豬爺附身的楚樂的身影從無數碎屑中穿梭而過。

然而當豬爺卻依舊眉頭緊鎖,因為他看到,赤金猊的下一波攻擊已然到達。

從茂木叢生的地面,忽然平地鑽出無數巨大的石錐,宛如千萬利劍一般從地面激射而起。

「奶奶的!這赤金猊是要進階到七階了!」豬爺忽然全身泛起火光,整個人變成一團熊熊巨火,隨後火焰忽然分裂成無數火苗,朝著四周飛散。

那一道道石錐失去了目標,一個個掉落在地面上消失不見。

而無數四散的火苗中,有一道火勢驟然變強,隨後化作了楚樂的身影,朝著遠方遁去。

只是赤金猊再次朝四周嗅了嗅,似乎又追蹤到楚樂的氣息,整個身軀衝天而起,在楚樂,不,此刻是豬爺惱怒聲中落到了豬爺前方。

不待豬爺反應,赤金猊雙目之間,忽然一道縫緩緩張開。

「我的天!三眼赤金猊!」豬爺慘叫一聲,全身氣息陡然間不斷攀升,他的身前,忽然出現了一面金色巨盾。

轉瞬之後,赤金猊的第三顆眼睛中,一道充斥著毀滅氣息的可怕光芒瞬間將楚樂的身影吞沒。

一切,只是發生在短短數息之內,當光芒消散之後,斷魂林外圍,一道百丈寬,深不見底的巨坑赫然出現。

赤金猊來到巨坑身邊,鼻尖動了動,似乎沒有嗅到楚樂的氣息,露出了憤怒的神情。

在離赤金猊數里之外,一道身影忽然憑空出現。

「噗——」楚樂張口吐出一口鮮血,癱倒在地上。

「小子,這赤金猊不但是要進階七品的妖獸,更是赤金猊中的王者三眼赤金猊,剛才那一擊的威力,已經不亞於高階武王了,我為了抵擋那擊,強行動用了王器級別的寶物,還施展了武王才能施展的挪移之術,你的身體已經透支了……」

豬爺無奈地聲音從玉墜中傳來。

「想不到啊,小爺的運氣竟然在今天用光了。」楚樂倒在地上虛弱地說道。

只是如今自己已經毫無反抗之力,萬一赤金猊找到自己,便只有死路一條。

「我們離赤金猊不遠估計它很快就能找到你了。」豬爺有些沉重的聲音傳來。

楚樂顫抖地支撐著身體坐到地上,檢查了下自己的身體,似乎此刻體內已經因為過度透支而一片糟。

「看來你只能向玉墜許願了。」豬爺道。

楚樂眉頭微皺,道:「我若向它許願要一個讓我身體恢復的東西,應該不難吧。」

豬爺道:「這倒不難,不過為什麼不直接許個讓你擺脫困境的願望?畢竟就算你恢復了身體,也不過跟之前處境一樣,躲不掉赤金猊的追殺的,倒不如賭一把。」

楚樂卻忽然露出堅毅的神色道:「豬爺,我雖然這些年渾渾噩噩地過日子,但是卻比誰都渴望著有一天能變成強者。如今我好不容易才有了這個機會,我不會隨便拿來賭的。」

豬爺好奇道:「難道你有辦法脫困?」

楚樂道:「我來之前,跟你研究過我們所處的斷魂林這個位置的地圖吧。」

豬爺道:「不錯,你小子當時還把所有值得注意的地方都記了下來。」

楚樂道:「你可記得,斷魂火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