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瑤,你要走了嗎?」她同事一見她提包的樣子就知道她這是要回去了。

「是啊,」白夢瑤甩了甩手中的包。

家裡還有人等著吃飯呢,我得回去做。

「呵呵……」她同事忍不住的笑出了聲。

「給你老公吧?」

「對啊,」白夢瑤也是大方的承認,恩,未來的老公。

他們雖然都是想早些結婚的,不過,有些東西還真的是急不來,就比如他媽媽選的那個日子,說是找算命的算過了,是一個好日子,古代的人都是講究黃道吉日的。

現代的人,好像也是不落後的。

她將包背到自己的肩膀上,從裡面拿出了自己的自行車鑰匙。

其實她還是比較習慣騎自行車的,又輕快,又能減減肥。

公司的車她給爸爸了,唐俞折說要給她買一輛,就是也不會開,也不想學,騎個自行車就行了,多環保的是不是。

她怎麼走的這麼早,一新來的員工拉了一下自己同事的袖子。

「大家現在都是在忙,為什麼她就能走,還不用給經理請假。」

那同事呵呵一笑,「等你混到了她這份上,你也可以像她一樣自由來,自由早退了,想什麼時候上班,就什麼時候上班,不過,她還是挺不錯的,沒有將自己的特權用的徹底,早上來的一直都很早,還會幫我們打掃衛生。」

「在整個公司里的風評還真是不錯了。」

新來的員工聽的有些迷糊。

「你還沒有告訴我,她為什麼可以這麼自由啊?」

「為什麼?因為她拿了三個國內金獎,一個國際優秀獎,你說為什麼,人家有名氣了啊。」< 新來的員工總算是的明白了。而他在心裡暗暗的發誓,自己一定要好好的加油,爭取也是做一個自由的上班者。

白夢瑤將自行車鎖好。停在了一邊的車保管站里,進了一家大型超市裡面。現在還不到11點。,不過她的動作也不能太慢了才對了。

她從超市裡買回了新鮮的蝦仁還有菜,又是騎著自行車跑回家,不過,路上卻是停了下來。

就見一個老太太倒在了地上,卻是沒有人敢扶。

其實這樣的閑事,她本來是不想管的。

但是,不管又是感覺心裡過意不去。

她將車子停在了一邊,走近一看,到是意外了,這個人不是別人。竟然是金母。

而此時,她有種想要一走了知的衝動。

救她,不救,救還是不救。

她感覺自己還是一走了知的好,說實話,她挺恨金母的,當初如果不是她推了她一下,她就不可能摔到,如果不是她,她就不會死,那那個都快要出生的寶寶也不會死。

她們金家欠了白夢瑤太多太多的東西。

不管他們想用什麼償還都是還不起的。

這個金母就是一個心理變太的,總感覺她搶了自己的兒子一樣,沒有一天對她有過好臉色。

所以,她真的壞心的有種讓她就這麼死了的感覺。

這樣世上就少了一個壞人了。

也算是出了她一口惡氣。

她轉身就走,只是過了一會,她又是折了回來。

拿出自己的手機,她拔通了120的電話。

「恩,是一個老太太,快60了,有高血壓,心臟也有一些問題,但是不嚴重,現在暈了,」打完了之後,她收起了自己的電話,就這麼蹲在金母的面前。

說實話,有好幾次,她真的想要抽金母這張老臉幾嘴巴子。

每次見到這張臉,她會會想到,過去,她對於她的種種刁難與侮辱。

但是,最後她還是什麼也不做,就這樣等著救護車來,不一會兒,救護車已經來了,她也是跟了上去,她拿出手機,很不情願的拔通了一個號碼,說來也是奇怪,她的手機裡面並沒有存金遠的號碼,但是,卻是記的。

有些東西,那是刻在骨子裡的喜歡,而有些,卻是印入靈魂中的厭惡。

只是,響了半天,這都是沒人接。

總算的這是有人接了,卻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金遠,我是白夢瑤……」結果她的話還沒有說出來,電話那頭傳來的是一個女人的吼聲。

「我警告你,白夢瑤,不許再給金遠打電話,怎麼,你還想要腳踩兩條儲吧,少做夢了,」說著,啪的一聲,那邊已經掛斷了電話。

白夢瑤將放下了手機,她抿緊了自己的紅唇,她想,如果現在李錦在她的面前的話,非得噴她一臉的口水不可。

她再是拿起了手機,拔通那個號碼。

她才不會那麼沒品,去消想金遠那種人物,她又不是吃飽了撐的,管這種閑事做什麼,有時間,還不如回家看電視去,搞的現在裡外不是人,還要受人氣,

她白夢瑤欠了他們什麼了。

而另一頭,電話始終都是不接聽。

要不是就不接,要不就是直接掛機,最後還真狠,直接關機了。

白夢瑤放下自己手機,如果這裡不是醫院,她真想罵人了。

再好的脾氣也會有自己的底線,而金遠一家子極品真的都是觸到她的底線了。

不一會兒,醫生過來了,讓她交住院費,白夢瑤的用力的長深吸了一口氣。

好,金遠給她記的,欠她的錢,一分也不能少還。

她拿出了自己的卡,直接就交了三千塊,她也不差這三千塊,但是,給誰也不可能給金遠那一家子。

完了,她這交完了錢才是想到了什麼,她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都是這個時候了,12點多了,唐俞折八成都要餓死了,她連忙的拔通了唐俞折的電話。

「俞折,我今天有些事,過不去了,你自己去外面吃好嗎?」她將背知在身後的牆面上,實在是感覺抱歉的很,困為她答應過了,可是現在卻是反悔了。

「沒事,我去外面吃些就行了,」唐俞折是有些失望,畢竟他可是很長的時間沒有吃過蝦仁餃子了。

他輕輕的點著桌子。

「是不是,公司里有事耽誤了?々他感覺有些不對,以白夢瑤現在的情況,她是很自由的,想去就去,不去也可以去,是有急事嗎,嚴重嗎?

「這個……」白夢瑤抬頭看了一眼天花板。

「俞折,我感覺我腦子有些抽了。」

「恩?」唐俞折愣了一下,

「怎麼了?」

白夢瑤將自己路上遇到了金母的事,還有金家那個極品的未來兒媳婦,以為她想要腳中兩條船,不接她電話,直接掛機,還有她交了住院費的事,通通都是倒給唐俞折聽。

其實她並不是心疼那幾千塊錢。

現在的幾千塊錢對她來說,不過就是她銀行存大的一個小小的零頭。

問題是,花給誰都可以,她就是不想花給金母,還有看看那個李錦說的什麼事,她對金遠余情未了。

未了,哪裡來的未了的,他們都沒有情,哪來的八情,哪來的未了。

她越說越氣,一會把自己的臉都氣的紅了,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她這是在和電話那邊的人吵架呢。

「所以,你說我,是不是腦子抽了?」

這樣啊,唐俞折輕輕揉了一下自己的眉心。

「瑤瑤,不管怎麼樣,我知道你的心一直都是善良的,不喜歡是不喜歡,不過,這認識的總是不能見死不救,救了就救了,咱家也不少那些錢,至於那個金遠,那是他們的事,只要咱們做到問心無愧就行了。」

而他實在是不知道白夢瑤怎麼對金遠那一家子,這麼的不待見的。

就像是天生有仇一樣。

可能就是天生的吧。

反正他也是挺不喜歡那一家人的。

他將文件放在一邊,看起來,他要過去一次才行,否則,還不知道那丫頭把自己給氣成什麼模樣了。

白夢瑤這剛掛完唐俞折的電話,又是給公司里打了,還好,把苦水向唐俞折倒了不少,她也沒有那麼氣了,不則,她都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吼人,不要怪她。< 「經理,恩,麻煩你去告訴一下金遠,就說他媽現在在醫院裡面,地址是xx,讓他快些過來。」

這打完了電話,她才是感覺鬆了一口氣。

她告訴自己再忍會,等到那姓金的來了,她就可以走了。

靠在一邊的牆上,白夢瑤不時的看著表,都是半個小時過去了,怎麼還沒有來,公司離這個醫院也不算是太遠,就算是用走的,也應該是走到了才對了,而她淡淡的撇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金母,說實話,對她實在是同情不起來。

雖然她這樣子實是有些可憐,但是有一句話的很好。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白夢瑤站直了身體。

好了,她可以走了。

外面的門砰的一聲被推開了,這麼大的響聲,這些人到底明不明白,他們現在是在哪裡,他們是在醫院,不是在商場。

「媽,媽,你怎麼樣了?」

金遠幾乎都是連滾帶爬的跑了過來,不斷的大聲叫著金母。

白夢瑤翻了翻眼睛,不會去找醫生嗎,還有,現在只是掛著點滴,如果是重病,早就不在這裡。

李錦這一見白夢瑤,果然是情敵見面分外眼紅。

她這似乎是想起了什麼,臉一陣青一陣白的。

「白夢瑤。你在這裡做什麼?」

她突然來的質問,還讓白夢瑤莫名其秒,她在這裡做什麼,她能在這裡做什麼,她不過就是送金母過來的好人,不然,她能在這裡嗎?

「我知道了,」李錦冷笑著指著白夢瑤

「是你,是你,撞了阿姨是不是?」

白夢瑤不知道李錦這是哪裡來的智商,她怎麼撞,她拿什麼撞,人嗎,金母那麼胖的,都可以頂她兩個了,就算是要撞,也是金母撞她。

「夢瑤,你……」

金遠也不敢置信的看著白夢瑤,「你為什麼要這樣?」

「為什麼,還用說嗎?」

李錦徹底了發揮了自己那種可以說是天馬行空的想象力,「當然是報復你的,她不過就是嫌你不要她了,找了我,這種女人心腸還真是太歹毒了,這樣的事都可以做的出來。」

白夢瑤拉開了門,實在是不想跟這種智商有問題的人啰嗦什麼。

而這時,金母也是幽幽的轉醒,她這一睜開眼睛,就見到自己的兒子在眼前了。

「阿遠,這怎麼了,我在哪裡啊?」

「媽……」金遠見金母醒了,連忙抹了一下自己的臉

「媽,你沒事就好了,你現在是醫院裡昵。」

「什麼,醫院:」金母睜大了一對牛眼。

「這是醫院,我怎麼到醫院來的,這有多貴的?」

「媽,我還要想要問你,你這是怎麼回事?」金遠連忙的問著金母,「你好好的人怎麼跑到醫院裡來了?」

「我……我……」金母這一時間還想不起來。

這時李錦跑了過來。

「阿姨,你說是不是她,是不是她撞的?」她這手指直直的指向白夢瑤,

金母眯起雙眼,果然的是看到了一個人,在看清那人的長相之後,心口不由的來了氣,對,是她,就是她,就是她撞我的,如果不是她,我怎麼可能在這裡。

而不管怎麼樣,哪怕是把黑的說成白的,白的說著黑的。

這個黑鍋她一定要讓白夢瑤背不可。

他這兒子一個月才賺多少,這一進醫院,可就大幾千沒有了,這多讓人心疼的。

反正這錢他們是絕對的不能出的,再一想,如果這個女人當初願意跟了她兒子子的話,那車子不就是他們的了,那房子也不是他們家的,那還用和著跑這麼遠的路去買菜嗎?

所以,都是她的錯,都是白夢瑤的錯。

當唐俞折急急忙忙趕到了醫院裡時,白夢瑤正面無表情的坐在一邊的椅子上,她雙手抱著自己的胳膊,臉色也是沉到了極點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