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霍方乙氣勢一變,整個人慢慢地虛化起來,原本有血有肉的人竟然變得虛無,讓不少觀戰者紛紛瞪大了眼睛!

「扭—轉—乾—坤,移—形—換—位!」

四個洪亮的大字忽然間在榮雪兒身後響起,還在加大真元輸出的榮雪兒如受雷擊,當場噴出一口鮮血!

「女暴龍,你長得還算不錯,你不是說我**嗎,那好,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是如何**的!」忽然間霍方乙出現在榮雪兒的身後,單手一抄順勢摟住了榮雪兒那如同細柳般的腰身,另外一隻手更是在榮雪兒的翹臀之上狠狠地捏了一把

「你,你個臭**,我殺了你!」霍方乙奇迹般的破開八色四方劍域,榮雪兒震驚不已,沒想到霍方乙竟然趁機輕薄與她,當即銀牙緊咬,手持秀劍對著霍方乙連刺數劍!

看著劍影閃閃,真氣縱橫,霍方乙不敢大意,腳踩浮光步抽身後退「這簪子真漂亮,不如就留給我當定情信物吧!」

榮雪兒雖然逼退了霍方乙,但是那如同瀑布般的烏黑長發猛地披散了下來,長發一直到腰間,柔順烏黑髮亮,簡直要比某洗髮水代言明星的發質還好上幾分!

但是,此時榮雪兒滿眼噴火,死死的盯著不遠處手持玉簪的猥瑣青年!

「刷!」

光影一閃,榮雪兒快速殺向霍方乙,手中秀劍連連揮動,數十道上百道璀璨如何的犀利劍氣呼嘯而去!

但是霍方乙的浮光步法乃是天下少有的極速身法,縱然榮雪兒先發制人,但也未能得手!

一瞬間,霍方乙從榮雪兒身邊閃過,在那高聳的雙峰之上狠捏了一把,接著騰身後退拿著一件潔白的絲質肚兜,用力地嗅了一口還帶有體香的肚兜!

「榮雪兒仙子,就算我英俊瀟洒玉樹臨風,也不用見了我就脫這麼私密的衣服啊,我受之不起!」說罷,霍方乙順勢鬆手,讓那件潔白的絲質肚兜,隨著吹拂過金華城主峰峰頂的山峰遠去

一切都來得太快了,榮雪兒已經亂了分寸,根本不可能有效的抵擋住霍方乙的招數,即便兩人修為相差不多,霍方乙此時絕對是立於不敗之地的!

「,這麼猥瑣的人,怎麼能讓他參賽!」山下不少青年修者紛紛叫嚷了起來

「青年高手大賽就是這個規定,只要有能力夠條件,人人都能參賽,不服你去和他打啊!」同樣也有人反對道

暗戀榮雪兒的青年修者不在少數,而被霍方乙忽悠下注的人同樣不少,雙方立刻分成兩大派,劍拔弩張的氣氛逐漸升溫!

「死結巴,臭**,我要殺了你!」自己的貼身衣物,被人神不知鬼不覺的脫去,榮雪兒當即玉面通紅,銀牙緊咬,雙眼都快噴出火來

「不不不和你玩玩了,但但你要知知道,結結結巴是無無無敵的……」忽然間,霍方乙又恢復到那種說話結結巴巴的狀態

說罷,身形一晃,手刀一斬狠狠地擊在了榮雪兒的後腦之上,榮雪兒當即兩眼一翻昏死了過去!

眾人誰也沒想到,原本機關算盡,佔盡先機的榮雪兒竟然這樣敗給了霍方乙,不少隱藏在觀眾席的參賽青年強者卻將霍方乙排列在勁敵的行列之中!

第二戰,霍方乙勝 六十四強入圍賽第一天的初賽很快便結束,最後一戰青頑道人以壓倒性的實力,直接晉級!

沒有了金華城李家的騷擾,張小帥的日子過得還算舒坦,閑來無事就帶著王楚瑜在金華城個個繁華的地方溜達!

靜極思動時就和青頑道人與霍方乙討教兩招,六十四強入圍賽的這段時間,張小帥的日子倒也過得充實無比!

很快,幾名被張小帥視為勁敵的人物紛紛登場,張小帥則放下手中的事情去金華山的中央廣場觀看比賽!

不得不說二百五十六名參賽者被刷下去一半后,剩下的人不管哪一個都是修為高深的青年強者,人人皆有一身不俗的修為!

但是,和張小帥注意的六個人比起來還是差了那麼一點,絕刀門林不空,飛刀又見飛刀,只要出手必將引得天地色變,例無虛發,刀刀斃命!凌空寺小和尚凌空更是一個神秘的人物,雖然年紀不大但是每次登場給人帶來的那種滄桑感,都會讓人產生錯覺,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個十四五歲的小和尚而是一個活了無盡歲月的得道高僧!

不知為何,小和尚凌空在什麼時候都緊閉雙眼,就算遇到強敵的時候也同樣與此,一聲佛號,一聲善哉,敵手竟不能堅持三個回合!

任天堂,依舊生猛的一塌糊塗,似乎不斷多強大的敵人,都只是伸出一根手指迎敵,一指之下對手筋骨盡斷,五臟俱損,一場輕描淡寫的戰鬥就這樣畫上句號!

還有就是張小帥一直注意的那個被霞光籠罩看不清容貌的女性修者,始終都是那樣神秘,沒有人知道她的姓名與長相,即便是與她交戰的對手也同樣如此,根據青頑道人調查,與那神秘女子交戰的修鍊者被其強行抹去了記憶,當真是個神秘無比的女人!

閑來無事,張小帥與霍方乙在高升客棧的大廳內,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試圖想從這個結巴嘴巴里套出點消息來,沒想到張小帥一問道霍方乙的師門問題,霍方乙就岔開話題與張小帥談人生哲學,聊詩詞歌賦!

「好啊,你這個死結巴在這裡,姐妹們,大家一起上閹了他!」忽然間,一聲嬌喝打斷了張小帥與霍方乙的談話

扭頭一看,竟然是慧心劍齋的藍玉兒與自稱海外散修的榮雪兒正領著一大群女性修者將張小帥與霍方乙團團圍住!

「噗……」

見到此情此景,張小帥當即把喝到一半的茶水噴了霍方乙一臉,霍方乙更是直接,原本就結結巴巴的腔調,現在就只能說一個字!

「女女女女女女……」霍方乙驚愕的看著眾多女修者

「各位,那都是賽場上的事情,何必私下尋仇傳出去豈不是讓人笑話!」張小帥連忙打圓場做個和事老說道

「對!」霍方乙很是直接的點頭

「哼,和這樣猥瑣的**在一起的人也不是什麼好鳥,姐們們給我滅了他們!」誰知道聽到張小帥的話,榮雪兒火氣更旺,直接拔出秀劍氣勢洶洶的沖了上來!

「喂,你們還講不講道理,我……」張小帥知道和這個女暴龍幾乎是講不了什麼道理的,像這種沒有安全感看誰都像**的人,縱然渾身是嘴也是徒勞

「幾位美麗的姑娘,其實我本性善良,之所以會幹出這樣的事情,都是這個號稱魔中之魔的傢伙指示的!」感覺到雙方火藥味越來越濃,霍方乙飛速的在石板上寫道,同時義憤填膺的指著張小帥說道

「我靠!」見狀,張小帥當時就想衝上去拍死霍方乙這個敗類

「幾位施主,畢竟都是賽場上的誤會,我看不如就大事化小小事化無吧,到時讓這位霍施主給諸位陪個不是,揭過這一篇豈不是更好!」就在這個時候,在客房裡剛剛調息完畢的青頑道人連忙上前解釋道

「是你!」看清來人後女暴龍榮雪兒的雙眼幾乎都快噴出火來,深深記得來人正是前些年被自己打斷幾根肋骨的青頑道人!

「幾位姑娘,其實我們兩個都是無辜的,我們之所以會幹這些事情都是這個自稱白面*的色道士逼迫的!」看到青頑道人前來化解,霍方乙連忙寫道

「沒錯!」張小帥十分贊同的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就連前幾天結巴兄,摘走的肚兜也是他逼著我們乾的!」

青頑道人還沒說什麼,就已經被扣上了無數頂大帽子,當真是有理說不清,臉色緋紅,顯得手足無措,這種事情只能是越描越黑,還能怎麼解釋!

「你,你們還敢提這件事情,我殺了你們!」聽到這件事情,榮雪兒當即玉面通紅,杏眼一瞪,拿著秀劍就朝著青頑道人刺去!

「嘿嘿,**會武術,誰也擋不住!」忽然間,只聽到霍方乙那猥瑣的聲音響起,浮光步法運轉到了極致,轉瞬間就消失到了茫茫人海之中,再一看,張小帥與青頑道人不分先後的消失不見!

這件事情,只不過是一個小插曲,但是在張小帥與霍方乙的不斷栽贓陷害后,青頑道人無奈的已經被他們綁在了同一架戰車之上!

幾乎同一時間,以榮雪兒與藍玉兒為首的女性修者在金華城內成立了追殺猥瑣結巴及其同黨聯盟!

日過一日,今日終於到了六十四強入圍賽的最後一戰,最後一戰中有一個張小帥格外關注的人物,那就是手持大鐵劍的戰魂!

「散修者,空空子!」一名年輕道人介紹道

「姓氏已忘,名為戰魂!」身材挺拔魁偉的戰魂冷聲喝道「比賽開始!」老輩高手宣布

「戰魂你死定了,你還記得上一場比賽被你三劍斬成十八段的人嗎,那是我的胞弟!」比賽剛剛開始空空子邊雙眼赤紅的大吼道

「我不需要知道死人的名字,你和你的胞弟在我面前不外乎土雞瓦狗,不值一提!」戰魂冷漠的說道

「那好,你就去死吧!」隨著一聲咆哮,空空子便分出數十道殘影,從四面八方朝著戰魂衝去

數十道殘影,形態各異,手中拿著刀槍劍戟,斧鉞鉤叉,十八般兵器盡數出場!

但是,戰魂巍然不動,好死一尊魔像,氣場遠勝空空子「哼,身外殘像,小道爾,給我破!」

剎那間,戰魂鐵劍橫空,橫掃而出,一道璀璨的劍光向著空空子的數十道殘影掃去!

璀璨的劍光上帶有泯滅性的氣息,無聲無息間,首當其衝的便是空空子數十道身外殘像手中的兵器崩碎,而且崩碎一直蔓延到數十道殘像之上!

「啊……」

一聲慘叫驟然響起,一大蓬血霧瀰漫金華城主峰峰頂,再一看除了一地的碎屍再無他物,戰魂背起大鐵劍頭也不回的走下峰頂!

第六十四戰,戰魂勝! 鐵劍橫空,空空子竟然連一招都沒有接下,戰魂真的是強得一塌糊塗,出手狠辣無情,整個人就像是他身後背著的他把大鐵劍一般冰冷無比!

「太太太**了!」戰魂強勢登場,一劍劈碎了對手,讓人感到深深的震驚,霍方乙驚愕的喃喃道

「此人生性兇殘,出手狠辣,看來今後還會有不少青年強者會死在他的劍下!」青頑道人則給出這樣的評價

「沒錯,真是強的一塌糊塗,就跟開了外掛一樣**!」張小帥也很是驚訝,甚至在想自己的不壞金身是否也能接下這一劍!

不管如何,這一屆的金華山青年高手大賽第二階段就這樣結束了,為了均衡實力舉辦方提議停賽一天,準備制定出三十二強準決賽的賽製表,對此眾人自然沒有多說什麼!

近來由於幾名青年強者的橫空出世,強勢出場,使得對手非死即傷,舉辦方若是再不及時均衡比賽雙方的實力,被那些死去傳人的大門派找上門來的話,金華城的青年高手大賽恐怕在這一屆就要辦到頭了!

其實,也有不少人,暗自慶幸,慶幸自己不是和那些心狠手辣出手無情的傢伙對戰,沒有人不怕死,即便是被打敗的人也同樣如此,慶幸自己遇到的是那種宅心仁厚的人!

比賽結束后,張小帥一行人慢慢走下金華城中央廣場,可是沒走多久,靈覺敏銳的張小帥便發現前方正有一群人等著他們!

「兩位兄弟,停下,前面似乎有人正等著我們呢!」張小帥的修為雖然不是三人中最高的,但是靈覺絕對是三人中最為靈敏的,方圓百米之內,不用眼睛去看,不用耳朵去聽,也能清清楚楚的感知到周圍的一切!

「楚瑜,你帶著小玉先回高升客棧等我們!」張小帥低聲對王楚瑜說道,聞言王楚瑜乖巧的點了點頭,跟著人群迅速離開金華山!

「張施主,是什麼人?」青頑道人已經隱隱在空氣中捕捉到了瀰漫的殺氣

「是是是啊,不不會是金華城李家那那些老不死的吧?」霍方乙則更加明顯,后脖子上都起了雞皮疙瘩,很顯然這個自稱會武術的**,早就心生警兆

「不是,等我好好看看!」聽到二人的問話,張小帥搖了搖頭,全力調動靈覺,向著殺氣的來源看去,一看不好,一看之下,張小帥的心都涼了半截

倒不是,張小帥害怕什麼,而是那種陣仗讓張小帥感到發自內心的恐懼,一張巨大的橫幅上赫然寫道:「殺**聯盟!」聯盟的後面竟然畫著一把正在淌血的大剪刀!

「還真是陰魂不散啊,竟然是女暴龍那伙人把我們堵在這裡了!」過了片刻,張小帥苦笑了起來

「風緊,扯呼……」一聽到女暴龍三個字,霍方乙當時就嚇的一縮脖子,浮光步法施展開來,整個人如同電光一般衝進了旁邊的原始叢林之中,轉瞬之間就消失的不見了蹤影!

「張施主,正所謂秀才遇見兵,有理說不清,貧道還有些要事要辦,先走一步!」很顯然,青頑道人是怕極了女暴龍榮雪兒當即一聲急急如律令,借著水遁逃離當場!

這場景,當時就愁壞了,張小帥自己本來就什麼都沒幹,卻像做了賊一般要不斷躲避,以榮雪兒和藍玉兒創建的殺**聯盟!

而且,張小帥既不會浮光步法那樣高超的身法,也不通曉五行遁術,被榮雪兒等眾多女修者在金華山下一堵好似瓮中之鱉!

「媽的,小爺身正不怕影子斜,還怕這幾個臭婆娘不成!」想了片刻,張小帥注意一定,便硬著頭皮向山下走去,本來自己就是被霍方乙栽贓陷害的,難道那個榮雪兒真的殺人成性,好壞不分!

現在金華山上還是人群涌動,下山的人絡繹不絕,張小帥混在人群中什麼都不看,只管低頭走了!

「站住!」但是,還是被眼尖的殺**聯盟成員給認了出來!

聞言,張小帥也不回頭,也沒停下,反而走得更快!

「說你呢,站住!」見張小帥不理不睬,走得更快,一名女性修者上前,拉著張小帥的胳膊嬌喝道

「姑娘,正所謂男女有別,男女之間授受不親,就算你非常喜歡我也不能強行拉郎配呀,請你還是自重點吧!」見被人拉住,張小帥一臉輕鬆寫意的說道

見張小帥被人攔下,榮雪兒上前喝道:「喲,現在還知道男女授受不親,哼,你們這些男人每一個好東西,快說另外兩個敗類去哪了!」

「什麼敗類?姑娘你是不是認錯人了,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張小帥表現的很是無辜,事實也確實如此

「你倒真是能裝啊,你不是號稱魔中之魔,專門指使別人為你拐騙良家婦女供你淫樂,現在怎麼裝的這麼無辜!」榮雪兒得理不饒人的吵吵道

「你真的冤枉我了,姑娘請你們自重些!」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願望,張小帥的忍耐已經到達了極限

「哼,別以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一直跟在你身邊的那名女子到底是怎麼拐騙過來的,如實招來,否則本姑娘就讓你馬上變成太監!」女暴龍榮雪兒冷聲喝道,同時一隻手還擺出一個剪刀的形狀來回舞動

「姑娘,我們是真愛!」張小帥無語,腦門上青筋暴起

「胡說,明明就是你用了什麼妖術控制了對方,像你們這種*,什麼喪盡天良的事情干不出來,既然你不招供,本姑娘先殺了你,再去挖出那兩個敗類!」榮雪兒的聲音越發的冰冷

當即張小帥勃然大怒,自己何曾被人如此冤枉過,從來沒發生的事情卻讓榮雪兒說成了事實,殺意不加遮掩的爆發了出來「哼哼,這世界總是有那麼一種人明明自己是蛆,就認為這個世界就是化糞池,真是可笑!」

「你,你說什麼,有種你再說一遍!」聽到張小帥的污言穢語,一向自持極高的榮雪兒怎能忍受,手中秀劍顫抖,恨不得當時就給張小帥身上戳幾個透明窟窿

「說你有何,明明自己就是給白痴,卻亂給別人扣帽子,臭婆娘,真以為我不會殺你嗎,我今天是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警告你,再敢找我的麻煩……」說到這裡,張小帥狠狠地鑽了攥拳頭,手骨劈啪作響,兩列的殺意,竟然掀起陣陣寒風,正殺**聯盟的女性修者連連後退

「就找人把你**一百遍啊一百遍,哇哈哈哈……」忽然間,那如同實質般的殺意散去,空氣中只剩下張小帥是大笑聲

「剛剛,我感覺自己要窒息了!」就在這個時候,一旁的藍玉兒心有餘悸的說道

沒錯,其實不僅是藍玉兒如此,在場的殺**聯盟每個人都是如此,張小帥曾經獨自一人殺得金華城李家家族老輩高手望風而逃,一天之內連斬二十名李家青年高手,如同殺神一般的他,殺氣如同實質攝人心扉! 張小帥一路風馳電掣,快如光影,半柱香的時間便來到金華城外,但是總感覺身後有人跟著自己,轉念一想,有可能是那些「殺**聯盟」的女修者,但是很快張小帥就否定了這個念頭,那些女修者雖然修為不錯,但絕對快不過自己!

「刷!」

想罷,張小帥縱身一閃,一頭鑽進一處茂密的樹林中!

「刷、刷!」

張小帥剛走不久,兩條黑影如影隨形般的跟了上來,根本不帶半點猶豫!

「恩?那小子人呢?」兩條黑影跟了數十米后,忽然停下了身形,其中一人疑惑的說道

「是不是,跑到前面了?」另一個人問道

「不,足跡確實是一路延伸過去的,但是我感覺不到那小子的氣息了!」剛剛感到疑惑的人搖頭道

見到此情此景,躲在暗處的張小帥急得直咬牙,對方的靈覺真是好敏銳,自己還特意做了一些假足跡,迷惑他們沒想到卻失效了!

「小子,你不用躲著了,我知道你就在這裡,出來吧!」忽然間,兩人中一人忽然看向張小帥躲避的地方低喝道

但是,張小帥不可能出去,這完全是誘敵之計,想要騙自己出去,張小帥隱去氣息一動不動地趴在原地,猶如一座石像一般!

「轟!」

可是誰知道,見張小帥沒有反應,對方抬手就是一道剛猛的掌風轟來,剛猛的掌風如同狂風掃落葉一般,將張小帥身邊不足三十厘米處的灌木打得粉碎,驚得張小帥一身的冷汗!

「你大爺的,我這不出去肯定會被他們打出翔來,怎麼辦,我啥時候得罪這兩個來路不明的高手了?」趴在原地一動不動的張小帥暗暗考慮是不是出去

「大哥,看來這小子真的已經逃走了,我們還是去別處找找吧!」就在張小帥猶豫是不是出去的時候,忽然聽到其中一名尾隨者的話讓他冷靜了下來

「難道是剛剛我的靈覺感覺的方位不對?」聞言,剛剛轟擊張小帥躲藏地點的人喃喃自語道

當確定兩個人的氣息越來越遠之後,張小帥翻了個身,剛剛著實給他驚出了一身的冷汗,但是張小帥就是想不到自己得罪了什麼人!

「你大爺的,幸虧他剛剛打偏了,否則這一掌下去,哥們就算不死也會被他們打廢半條命!」當兩名尾隨者的氣息徹底消失后,張小帥悄無聲息的離開那片灌木叢,同時口中抱怨不斷

「鏗鏘!」

忽然間,張小帥感覺到一股冰冷犀利的殺意瞬間從遠處襲來,驚得張小帥連忙趴下身子,一聲金鳴過後,張小帥頭頂上方的樹木被一道陰冷的刀芒斬斷,幾根碎發更是隨著刀芒漣起的罡風飄向遠方!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