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拳頭,在昨天,他看不出半點蹊蹺,拳頭就是拳頭,一下子便轟到他的面前;可今天,他卻看出了楚雄拳頭的一點移動軌跡,感覺到那拳頭的速度,似乎慢了不少。

可是,楚雄元力恢復,氣血旺盛,又是在暴怒之下出拳,可以說比昨天隨意打出的暴雨拳威力更強,斷沒有速度會變慢的說法!

只能是他自己的原因。

難道是因為他元力增加,境界上升?

看起來這樣的解釋最合理,可楚玄覺得還是和涅槃秘技有關係,昨晚他的眼睛被暴雨拳擊中過,受傷極重,為了治好眼睛,讓元力不外泄,他對眼睛施展了數十次涅槃秘技。

涅槃秘技能讓氣血、肉身更強,可以承受更多的元力,那會不會讓眼睛這個部分,也變得遠勝於常人?

楚玄隱隱覺得,這種可能性極大。

念頭瞬轉,楚雄已經衝到離楚玄僅有五步之距處,嘴裡正狂吼不已,「廢物,別以為你能修鍊、能打敗楚力就很了不起,在我面前,你什麼都不是!昨天我可以打得你吐血,今天,我照樣可以!」

「你說了就算嗎?」

「當然!」

「那你還說過要打得我站不起來!」

「你……」楚雄瞬間想到昨天發生的事,臉上火辣辣的痛,就像被人狠狠打了一耳光,然後重重踩了幾腳,楚雄惱羞成怒地吼道:「該死!」

話音剛落,暴雨拳綻放!

七七四十九顆拳頭雨點強勢襲來,楚玄眼裡精光猛閃,雖然他沒有看出暴雨拳的所有軌跡,卻看出了一些漏洞,這些漏洞,足夠楚玄躲過。

但是,楚玄不準備閃躲,楚雄想一拳將他打倒,他便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一拳將楚雄干倒在地,哪怕為此受傷!

砰砰砰砰砰……

楚玄肩膀、腹部、右胸、眼睛等部位都被拳頭連續擊中,轉眼間,四十八顆拳雨落下,最後一顆拳雨,一如昨晚,轟向楚玄心臟部位!

「哼,就這麼一點實力,也敢在我面前囂張,真是活得不耐煩了!廢物,給我去死吧!」楚雄得意萬分,覺得楚玄就是一隻任他踩殺的爬蟲。

楚雄相信,這一拳砸下去,楚玄必死無疑,他腦海里已經浮現出楚玄被他打落擂台,狂吐鮮血,雙眼瞪著他,想要說恨他的話,可話還沒說完就死掉的畫面!

就在這時,楚玄動了,於狂風暴雨中擊出一拳。

這拳,一往無前,九死不悔!

穿過呼嘯拳風,悍然撞在楚雄拳頭上,楚玄那高品質的兩百五十多鈞元力,轟然炸開,爆發出數倍威能,遠比暴雨拳強。

砰!

楚雄拳頭頓時被轟得皮開肉綻,血濺骨碎。

緊接著,楚玄暴強一拳轟開他的手臂,重重擊在他的心臟部位。

啪——

百十條裂紋以楚雄心臟為中心蔓延出去,形成一張密集的血淋淋的蜘蛛網!

楚雄狂吐鮮血,根本不能接受正在發生的事實,驚吼道:「不可能,你一百三十鈞元力,怎麼會打退我?」

「誰說我只有一百三十鈞元力?」

楚玄冷聲反問,拳頭一動,楚雄身子便往後暴退,比他衝上來的速度還要快出許多,不出意外,定會落到比武台下。

這一幕,如平地驚雷!

那些認定楚玄必死無疑的楚家眾人大吃一驚,嘴巴大得能同時塞下兩個雞蛋,楚玄這個在他們眼中的廢物,竟然把煉體三重境的楚雄打退了,打吐血了。

楚銘、楚雲容俱都震住,眼裡滿是驚訝,他們看得分明,楚玄那一拳爆發出來的元力,絕不止是一百三十鈞,至少也有兩百鈞。

難道先前擊打測元石的時候,楚玄隱藏了實力,沒有全力擊打?

肯定是這樣!

否則,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楚玄是斷然不可能修鍊出上百鈞元力的。

楚宏天和一幫長老眼裡的驚訝也不少,他們不是沒見過越階戰勝的人,實際上,對於一些大家族子弟來說,打敗比他高一重或者兩重小境界的對手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上門相公:嫡女捧上天 可這事發生在楚玄身上,就是百分之百的不正常,楚玄只是一個不能修鍊的廢物,他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奇迹之事?

除非……

楚宏天、楚浩威兩人眼裡閃過陣陣精光,他們同時想到了楚玄已經死去的爺爺楚青山,能讓一個廢物短時間變成如此厲害的武者,多半是楚青山那個老傢伙給楚玄留下了什麼寶貝。

人群當中的楚浩鋒,一愣之後,滿眼殺機,不管楚玄是怎麼做到這一步的,可以肯定的就是楚玄成長太快,短短時間就能力敗煉體三重境武者,若是再給他成長的時間,那他這個煉體七重境的人豈非也不是他的對手?

而他和楚玄之間的仇怨,已經是不死不休之局。所以,一定要趁此機會將楚玄給打殺,將楚玄扼殺在嫩苗之時,絕不能給他成長的機會。

念頭瞬間閃過,楚浩鋒重重往地面一踏。

頓時,比武台震動。

眼看就要退落比武台的楚雄,因著這一震,退勢止住,身子前趴在比武台上。

刷——

楚玄冷眼看著楚浩鋒,他受著傷痛,聚渾身元力於一擊,就是想一拳將楚雄擊敗,擊落於比武台,本來他的計劃已經成功,可是,楚浩鋒竟然暗中出手阻止了楚雄的擊落。

「楚浩鋒,你好大的膽子,敢破壞家族……」

楚玄喝聲還沒有說完便被打斷,只聽楚浩鋒吼道:「楚雄,趕緊爬起來,你絕不能認輸,特別是向一個廢物認輸!你就算是死,也要給我站著死!」

楚浩鋒說得豪壯,其實是在提醒楚雄該吞服力暴丹,他的話音剛剛落下,楚浩威就站起來,大聲喝道:「十!九!八……」

一團怒火,從楚玄心裡熊熊燃起,楚浩威看起來是在倒計時,實際上就是想揭過楚浩鋒破壞規矩一事,是在幫楚雄。

楚浩威看到了楚玄的怒火,卻是不屑一顧,他絕不允許楚玄冒出頭來,否則,她孫女兒就將成為笑柄;而且,他孫女兒對楚玄那麼好,楚玄都沒將寶貝給送出來,這個仇他也必須要報;當然更重要的是,他想趁此機會看看楚玄是不是真的有什麼寶貝。

「六!五!四……」

楚浩威繼續數著,但速度卻越來越慢,顯然是在等楚雄恢復。

楚玄眉間深鎖,雖然他相信剛才那一拳給楚雄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楚雄在短時間內爬不起來,但是,楚玄覺得事情不會這麼簡單。

既然楚浩鋒阻止楚雄掉下比武台,那麼,楚雄身上多半就還有底牌。

他的底牌會是什麼?

楚玄暗中瘋狂修鍊起來,不管楚雄還會出什麼怪招,只要擁有足夠的元力,一切魑魅魍魎,皆是虛幻!

正當楚浩威數到「三」這個數字時,楚雄緩過勁來,掏出力暴丹一口吞下。

當即,一股龐大的元力氣息從楚雄身上散發出來。

楚玄敏銳的感覺到,這股氣息,比楚雄之前的三百多鈞元力都還要強,很有可能是四百鈞。

楚浩威見狀,嘴角揚出冷笑,大喝道:「繼續比試!」

「我不服!」楚玄狂吼,楚浩威眉頭一皺,冷聲喝道:「你敢質疑本長老的決定?」

「你本就錯了,為何不敢質疑?」

「楚雄並未落下比武台,且在十秒之內已經站起,本長老所說繼續比試完全符合規定,有何錯?你又有何不服?」

「就是不服!」楚玄義憤填膺,「若非楚浩鋒暗中出手相助,楚雄已經掉下比武台!若非大長老數數極慢,十秒早過!大長老,請問,我憑什麼要服?」

「你是看到了楚總管出手?還是有楚總管出手的證據?」楚浩威聲音冰冷,但楚玄的目光更冷,楚浩威又道:「如果沒有證據,就不要亂說話!否則,別怪本長老無情!」

「那楚雄在比試之中吞服丹藥又如何說?」

「為了公平,你也可以吞服丹藥,如果你有的話!」楚浩威滿臉冷笑。

「公平?哈哈哈哈……」楚玄放聲狂笑,笑聲中蘊藏滔天怒火,「楚雄被人阻止落台,你不去追究,反而數數包庇,這就是公平?一個數一秒,你數了七個數卻數了十五秒不止,這也是公平?比試之中不得吞服丹藥,違者取消資格,你不執行反而欺我沒有丹藥,讓我吞服丹藥來顯示公平!楚浩威,你欺人太甚!」

「住口!不然……」

「不然就要殺了我嗎?」楚玄冷笑,轉頭看向一直沉默的楚宏天,「家主,何以服眾?」

楚宏天別有意味的笑了,楚玄還想用家族大義這一招來壓他,可是,現在情況已經變了,楚青山留下的寶貝也很重要。

而且,這麼多人對付楚玄一個,只要下禁口令,消息就不會傳出去!

再說了,楚玄屢次利用他,又豈能不付出代價?

楚宏天笑道:「楚玄,這件事是他們不對,不過,只要你足夠的強,他們就是玩再多的手段也沒有用,成大事者,當歷經磨練,我相信你能做到。」

這話一出,楚浩威冷笑更甚,家主看似在誇獎勉勵楚玄,給楚玄戴高帽子,實際上就是斷了楚玄的退路,讓楚玄不得不和楚雄比試。

楚浩鋒是徹底放鬆下來,楚玄已經受傷,且元力消耗一空,絕不是吞服了力暴丹,元力暴漲到四百鈞的楚雄的對手,楚雄必然能一拳殺死楚玄。

楚家子弟當中不少人長長鬆了口氣,他們之前都罵過楚玄廢物,或多或少都欺負過楚玄,如果讓楚玄繼續變強下去,那他們不是要低頭服軟嗎?

現在好了,楚玄絕不可能一飛衝天了,他剛才所創造的奇迹也就是曇花一現,現在的他,除了一死,別無他途;楚雲容也是這麼認為的,所以,她睜大眼睛,坐看楚玄去死。

此刻,楚玄心中冷笑凜烈,似一劍寒十州! 楚宏天的回答,並未出乎楚玄的意料,他們已經撕破臉皮,不顧他爺爺的救族之恩要將他驅逐出楚家,自然就不會放過這個機會。

不過,他質疑楚浩威,喝問楚宏天,目的並不是讓他們懲罰楚浩鋒,判楚雄敗。他真正目的是拖延時間,藉機修鍊龍虎訣,恢復更多的元力!

先前那一拳將他體內元力抽空,讓他身體處於十萬分饑渴狀態,以至於修鍊出元力的速度快了許多。

便在剛才短短的對話當中,他已經修鍊出了五十鈞元力!

這時,楚雄露出滿臉猙獰笑容,邊走向楚玄邊厲聲喝道:「廢物,你真是夠讓我吃驚的……」

「你一個手下敗將,有何資格喊我廢物?若我是廢物,那你是什麼?垃圾!渣質!廢物不如!」

楚玄這話,似萬千利刃,插入了楚雄心裡最痛處,無論楚雄表面上怎麼不承認,但他心裡清楚剛才是真的敗了。

胸口的密布血痕,就是證明!

不敢面對現實的楚雄,立馬狂暴了,「廢物,你別得意,馬上我就會把你變成真正的廢物,死得不能再死的廢物。」

「呵呵!」楚玄嘴角儘是不屑,「先前你殺不死,現在你覺得就能殺得死嗎?」

「當然殺得死!你體內元力都枯竭了,還受了那麼重的傷,而我現在有四百鈞元力,對付你一個沒有元力的廢物,怎麼可能殺不死?」

「因為你不行!」

「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話!老子一拳就能打死你,你居然說我不行?」

「說你不行,你就不行!」

言之鑿鑿中,楚玄又修鍊出了十多鈞元力,體內元力快達到七十鈞,正當楚玄想著如何繼續拖延時間之時,楚浩鋒冷喝道:「楚雄,你愣著做什麼?還不趕緊出手!」

喝聲驚醒了楚雄,楚雄猛然想起力爆丹的藥效只有三發鍾,剛才已經浪費了好幾十秒,楚雄不敢再耽擱,捏緊拳頭再次往楚玄衝去,狂喝道:「廢物,我馬上就送你下地獄!暴雨拳!」

還是這一招!

所不同的是,在四百鈞元力的支持下,雨點變大,速度更快,威力更強。

暴雨襲來,楚玄卻在想著楚浩鋒的那句大喝聲,楚浩鋒那麼急的催促楚雄趕緊動手,是為什麼?

莫非是楚雄不能長時間保持四百鈞元力?

是了,丹藥總有一個藥效期,特別是這種強行提升元力的,多半都有時間限制,等時間一過,楚雄不僅維持不住四百鈞元力,身體還會因為過度消耗而變得極為虛弱。

如此一來,那就更要拖時間了,拖到楚雄藥效衰弱,拖到他自己修鍊出足夠多的元力。

到那時,再行雷霆一擊!

而要拖時間,那就必定不能硬抗,他元力就是再純,再將近六倍的差距下,硬碰硬只有死的命。

所以,要閃要避!

暴雨拳屬於範圍型攻擊,閃避難度極大,特別是在楚雄吞服丹藥讓暴雨拳威力變強之後,難度更上一層樓。

先前楚玄能看出來漏洞,此刻卻有些模糊,在這樣的戰鬥中,是絕不能模糊的。

楚玄想到了自己對於能看出暴雨拳一些漏洞的猜測,立馬毫不猶豫地將涅槃秘技施展於眼睛部位。

七十鈞元力瞬間被消耗到不足十鈞,一股熱流涌在右眼,傷勢恢復一大半的同時,楚玄看向暴雨拳的模糊感還消失了不少。

果然是這樣!

涅槃秘技能夠讓眼睛發揮出更多更厲害的功用!

這一切,不過電火火石之間而已。

前方,蘊含著凜烈殺機的暴雨,即將砸下,楚玄嘴角卻勾勒出春風化雪般的笑意,模糊感大去之後,那些個漏洞又清晰地呈現在他眼前。

楚雄不知道這一剎那間楚玄身上發生了什麼,他只看到了楚玄的笑容,只感覺到自己受到了羞辱,氣急敗壞地吼道:「死到臨頭還在笑!我要你哭的機會都沒有!」

「你不行!」

「還敢說老子不行,去死!」

楚雄暴雨拳將楚玄籠罩,在他認為里,下一瞬間楚玄就將身中幾十拳,吐血而亡!

可就在這時,楚玄連踏七步。

每一步都踏在暴雨拳的漏洞處,最後一步落下,楚玄已經踏出了暴雨拳的籠罩範圍,楚雄的所有暴雨,全部落在空處!

楚雄拳頭滯在空中,整個人就像丟了靈魂一樣,他想的是楚玄必死,可結果楚玄卻是毫髮無傷,他連楚玄的衣角都沒有碰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