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昊天目光一寒,他也感覺到有人跟蹤了,隨即轉身喝道:「出來吧!」

樹枝顫抖,從後走出一高一矮兩人,都有鍛體六層的修為。

較矮的那個正是他買東西的那個攤主,葉昊天不由一笑:「原來是你,還真是巧,逛個野路也能遇見熟人!」

那攤主卻是不言不語,與同伴將葉昊天前後包圍了起來。

攤主問道:「我有個事問你,只要你能告訴我,我保證相安無事!」

「正巧,我也有個事問你!」葉昊天道,遲疑了下,問道:「你先問還是我先問?」

他同伴可沒有那麼好的耐心,逼近兩步,厲喝道:「小子,少唧唧歪歪,趕緊將那竹筒之秘說出來!」

「好,沒問題!」葉昊天點頭,待兩人神色一喜,他又帶些玩味兒說道:「但你們先告訴我是在哪找到那個竹筒的!」

「你果然知道!」那攤主不再遲疑,沖同伴打了個眼色,兩人同時沖了過來,打算先制住葉昊天再說。

攤主大步向前橫起拳頭砸了過來,他相信全力一拳足以讓葉昊天重傷垂死。

拳頭在眼中不斷放大,葉昊天嘴角冷笑,同樣一拳襲上。

「砰!」

兩拳相交,各自退開數步,葉昊天感覺拳頭髮麻,心道,這些時常與妖獸廝殺的冒險者果然不能與林隕那種二世祖相比。

攤主更加心驚,碾壓的局面根本沒有出現,勢均力敵等於他已經輸了。別忘了他是鍛體六層,而葉昊天只有鍛體三層。

「你到底是什麼人?」攤主警惕。

葉昊天不管他,彎腰躲過身後一拳,反手一拳掃了出去。

「啪啪!」兩聲輕響,那人被震退數步。

葉昊天得以竄出兩人的夾擊圈,望向兩人眼神中有著慎重。這是他修鍊孔武鍛體訣以來最強的敵人。

攤主兩人對視,目中震驚。他們反覆確認無誤,葉昊天確實只有鍛體三層,但那力量卻是不弱於他們,且戰鬥意識也極為驚人。

收起了心中最後一分輕視,攤主一扭身子,如若游蛇,發出嘶嘶輕響,雙掌靈活多變,靈芒閃爍,竟是泛起一層淡淡的青光。

靈力外放,這攤主已觸摸到了鍛體七層的門檻,這無疑是個極為不好的消息,外放靈力后,戰技增幅一倍有餘。

葉昊天雙腳輕輕一踏,身子猛然向後飄飛數米,單腳撐地一個翻越,便是襲到了另一人的近前。

那人大驚,雙手交叉向上一托。

葉昊天口中怒喝,孔武鍛體訣運轉到了極致,暴露的皮膚下似乎有一點點金芒隱現。

袖袍甩動,藉助下沖之力「啪啪!」連續六聲輕響。

那人只覺一股蠻牛之力襲來,他的雙臂驀然一疼,雙腿彎曲便跪到了地上,陷入泥土之中。

攤主臉色一變,快速轉身營救同伴,但葉昊天對其不管不顧,兀自一拳轟到了那人胸口。

同一時間後背猛然一疼,如同被毒蛇咬傷,竟然是麻痹了一下,然後斜斜的飛了出去。

「蠻山!」攤主驚怒,因為他的同伴已雙目泛白倒在了地上。

這是他一起探險的隊友,多年生死險境闖蕩的夥伴,堪比親生兄弟。

他大恨,眼眶發紅的撲向剛剛爬起的葉昊天。

葉昊天身子有些佝僂,腰背運轉還有些不靈活。若不是時常受小塔鞭撻,他也受不住這一擊。

袖拳再出與攤主對拼一記,他向後拋飛,嘴角溢出了鮮血。

現在對戰鍛體六層巔峰還是有些太過勉強了。

葉昊天目光冷靜,生生扭轉著身子躲避攤主攻擊,但那極為薄弱的外放靈力卻令他擦之即傷。

不多時身上便多出數道尺長的傷口,鮮血一直流淌,亦有疼痛感覺。

於此同時,距離葉昊天與攤主交戰的一里之外,一老一少兩道身影也戰到了一起。

青年拿出了一直藏在袖口中暗自催動的一張符籙。

「符籙?還是二階符籙!」老者大驚,連連後退。

……

這時夢雪對在攤主手下苦苦支撐的葉昊天說道:「小傢伙,我助你!那邊快結束了!」

葉昊天臉色一震,隨即不再閃躲,兩隻袖子被他舞得獵獵作響,毫無花俏的砸向攤主。

攤主冷笑,便欲後退躲開,但卻驀然感覺一股巨力加身,身形一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一雙鐵袖撞在身上。

啪啪六響,攤主吐出一口血箭,氣息萎頓。

「說,你在哪裡得到竹筒的!」葉昊天襲上揪住他的衣領。

那攤主卻是嘴中鮮血猶如泉涌,譏諷的看了一眼葉昊天,身子緩緩的癱軟了下去。

「哎!咬舌自盡了?」葉昊天懊惱。急忙將兩人的儲物戒指拔下來,顧不上傷勢便隨著小塔的指引疾奔過去。

「轟隆!」天空傳出一聲悶響,一團陰雲彙集。

老者臉色大變,狠狠的攻向了對方。

青年抵擋不住,吐血敗退,奄奄一息。

這時,「咔嚓」一聲,人腿粗的電弧打到了老者身上。

「啊~!」

慘叫聲傳出好遠,半晌,老者渾身漆黑的倒在了地上,口吐白沫。

就在這時,葉昊天恰巧趕到,只是掃了一眼便衝到老者身邊,一拳打爆了他的腦袋,順手扯下儲物戒指。

他還在猶豫殺不殺青年之時,卻是聽到夢雪喊道:「快跑,你的老仇人來了!」

葉昊天迅速的拉下青年的儲物戒指,便衝進了叢林中。

數息后,葉旭堯帶著三個黑袍老者來到了此地。

掃了一圈,他懊惱的道:「來晚了!」

一劍斬掉了青年的腦袋后,看著黑風山冷冷的道:「給我搜!」

……

到了晚上還沒找到,葉旭堯只得帶人返回。

這時,葉昊天躲在一處隱秘的山洞中。

從入定中醒來,葉昊天便有些興奮的拿出四個戒指。

四個戒指各不相同,那兩個探險隊員的樣式相近,紛呈白色。而那老者的呈銀色,那灰衣青年的更是猶若玉質一般。

上品儲物戒指!葉昊天兩眼發光,心裡直樂呵。<

。 儲物戒指也是有高低之分的,比如葉昊天自己的與探險隊員的都是最低級別的下品戒指,裡面的空間不大,一間屋子大小。

每上一個層次空間便以十倍計。

夢雪此時也化作蘿莉蹲到了一邊,喜滋滋的看著四個戒指,見葉昊天拿著那個上品戒指,撇嘴道:「沒經驗,清點收穫,肯定是要從最差的開始!」

說罷便是拿起那兩個下品戒指一抖。

裡面多是一些妖晶與妖獸材料,金子到也有些,大約五百來金的樣子。

葉昊天將金子收起,那些妖獸材料都裝了回去,只挑選了兩顆賣相不錯的妖晶。

「咦!這是什麼?」葉昊天摩挲著一張羊皮紙問道。

「藏寶圖!」夢雪頭也沒抬,然後埋頭在那些雜物中翻找。

葉昊天心中一喜,又聽夢雪說道:「可惜只有一部分,先收著吧,運氣好說不定能有些用!」

說著小塔又拿起了那枚玉質戒指。

「嗯?不是說從差的開始嗎?」葉昊天疑惑。

夢雪翻了個白眼,說道:「煉脈期修士的戒指都有神念禁制,你現在能打開嗎?」

「呃!」葉昊天一滯。

「嘩啦啦!」但目光隨即便被吸引了過去,那青年的戒指中,東西居然堆成了一個米多高的小堆。

「我靠!這是誰家的二世祖?」葉昊天有些發怔。

灰衣青年的身份絕對不簡單,至少也如同葉旭堯那般是一個修鍊世家的天才。

光是金子都有近兩萬之多,另外還有各色瓶瓶罐罐和數個錦盒等。

最終葉昊天將目光放到了那些錦盒之上,錦盒共有五個,都是兩個巴掌左右的大小。

其中一個錦盒中就是兩顆堅杞子,另外的還有三本書冊秘笈,但被夢雪收起來了,不給他看,說是現在修為太低,不能好高騖遠。

最後一個錦盒中還泛著淡淡的靈光,裡面居然是一張巴掌大小的黃紙。通體散發著淡淡靈光,一筆筆晦澀的紋路讓人一看便覺頭暈目眩。

「二階符籙!好東西!」夢雪說。

「什麼是符籙?」葉昊天疑惑。

「符籙是法氣期修士為後輩弟子製作的一種手段,可攻可防!」夢雪解釋道:「將自身的攻擊封入符紙之內,一經催發能有莫大的威勢,二階符籙可抵煉脈期高手一擊!」

「這麼強!那豈不是多幾道符籙便可走遍天下了!」葉昊天震驚。

「沒見識!」夢雪譏諷:「憑你這點修為,就算給你符籙你也沒有足夠的靈力去催發!」

天地有恆,有得必有失!

二階符籙雖是強力,但催動起來也是相當麻煩,鍛體期修士的靈力薄弱,只能當做殺手鐧來使用,若是煉脈期修士還不如自己攻擊來得便捷。

不過饒是如此,葉昊天也欣喜若狂了,只要修為提升,等靈力足夠催動,這張二階符籙就是一大殺手鐧啊!

「咦!三春谷白曉大師輕啟!」葉昊天手持一個信封,目光猛地一震。

爺,別猥瑣了 吶吶著道:「我們可能捅大簍子了!」

大師,一般是法氣期修士的尊稱。那三春谷更是一個仙宗,一想到那灰衣青年跟一個仙宗大師有關,他就心底發寒。

「瞧你那慫樣,一封拜師信有什麼好怕的?」夢雪斜瞥了他一眼,語不驚人死不休:「正好你冒充了他,去拜那個勞什子大師做師父!」

「啊!」葉昊天一楞。

想了想還是將那封信收了起來,夢雪看透了信封禁制,通過裡面的內容得知這灰衣青年與白曉大師沒見過面。冒充也大有可能,不過不到萬不得已葉昊天是不會冒險的。

將所有的收穫整理好之後,夢雪又嚴厲了起來:「明天一早開始熬藥,即日開始修鍊!」

葉昊天也是慎重的點點頭,黑罡風暴指不定什麼時候就爆發了,到時候就要進入黑風遺址之中。

在這之前他要竭力提升實力,才有可能斬了那黑風城少主,暫緩姨娘之危。

翌日,葉昊天在山洞中搬來一塊巨石,將其掏空形成了一個大澡盆。

然後由夢雪出手煉製藥液。

堅杞子堅硬如鋼,若不是夢雪強力,恐怕憑他的實力要破開表皮都是很難。想到這裡他不由有些慶幸,怔怔的望著夢雪目中湧現感激之色。

若不是遇上夢雪,他可能再無前進的希望。

「別這麼看著我,我是為了人皇!」夢雪斜睨他說道。

「嗯!」葉昊天點頭,從夢雪的隻言片語中,他也是知曉了一點點隱秘,人皇之道修鍊非常艱辛。

夢雪的存在就是為了培養出新的人皇。而在這天地間,還有另外幾個更為強大的傳承之靈。

這是一種競爭,若是他不能得到人皇之位,夢雪很有可能就此消弭於世間。

「進去吧!」良久,藥液製成后夢雪拍了拍手說道。

葉昊天點頭,扒光了衣服便小心的跨進澡盆中,藥液珍貴,他不想有絲毫浪費。

進入之初只覺藥液冰涼,隱有寒意。可進入之後,葉昊天便覺一股極端的炙熱襲來。

如同有烈火烘烤,全身的每一個毛孔都得到了藥液的洗禮,每一塊肌肉都有灼燒之痛。

他使勁的咬著牙,但依舊不自覺的渾身顫抖。

「還不夠呀!」夢雪喃喃自語。

隨即又拿出一個玉瓶,倒入了一些漆黑色散發著惡臭的液體。

「這是什麼?」葉昊天問道。

「毒藥!」夢雪咧嘴一笑,顯得很是開心。

「什麼?」葉昊天驚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