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小川道:「看本座心情。」

九姨:「……」

厲飛雨也有些看不下去了,上前道:「雲少,這……,都是一場誤會。」

李雲霄從那魔化狀態下徹底恢復過來,淡淡道:「誤會?好大的誤會啊,差點命都丟了。」

莫小川一聽,內心更是湧起無邊怒火,想到李雲霄剛才差點殞命,身上的冰冷之氣更甚,寒聲道:「雲少,這梅谷之人敢如此冒犯你,我看他們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不如讓天武界從此減少一個宗門勢力吧。」

「磁」

九姨倒吸了口冷氣,聽得渾身發冷,哀求的目光望著厲飛雨。如今也只有憑藉厲飛雨的面子,看看能不能挽回局面了。難怪對方敢肆無忌憚的殺死妙玄宗少主,原來也不是省油的燈啊

厲飛雨也沒轍,如果是面對李雲霄還好說話,但是莫小川強橫的實力和完全不講理的樣子,讓他手足無措,不知道從哪下手,還是只能對李雲霄道:「雲少,所謂不打不相識,只是一些誤會而已,何況剛才梅谷之人雖然強橫,但若說要傷到雲少,我看還差的很遠吧?不如大家和氣的談談,梅家一向與世無爭,跟任何勢力都牽扯不上什麼恩怨,唯獨和我們商盟交道打的多,雲少又何必苦苦相逼呢。」

李雲霄道:「即使如此,剛才之事也就罷了,就當沒發生過。」他看著遠處梅冬兒一臉的茫然之色,似乎有些失神,道:「妙玄宗之事我會一力承當,你們梅谷到時候把責任全推到我身上來便可。但是我朋友這事今天必須說清楚了。」

九姨聽得重重鬆了口氣,給厲飛雨投去一個感激的神色,道:「一切好說

她也發現了梅冬兒的存在,雙眉微微蹙起,立即令人下去重新設宴,換了個小院。

同樣的豐盛,同樣的招待,卻不一樣的氣氛,顯得十分的冷場。

九姨凝視著梅冬兒,道:「你是……宛白的女兒?」

梅冬兒站起身來,低著頭道:「正是,宛白之女梅冬兒見過九姨。」

九姨臉上浮現出一片寒氣來,哼道:「你能活到現在,倒也算是命大了。

李雲霄眉頭一皺,道:「這什麼意思?」

梅冬兒臉上露出凄苦之色,道:「還是我來說吧,冬兒天生五正缺奇的身體,本應是活不過十歲的。」

李雲霄驚道:「五正缺奇?世上竟然真有如此缺陷的體魄,但是我觀你狀況,並無異樣啊。」

梅冬兒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也許是病已經好了?」

「哼,五正缺奇乃是天下有數的絕症之一,就算是九階大術鍊師也束手無策,如何會自然痊癒。不過你能活到現在也算是奇迹了,原本當年你是要同父母一併受罰的,正因為你這體魄,我母親大人才饒你一命,逐出梅家,想不到你竟然還敢找回來」

九姨臉上隱隱浮現出怒氣,道:「若非你母親當年之過,梅家也不會陷入今日之兩難境地,而現在你又出來闖禍,先得罪妙玄宗,后又跟一群人大鬧梅谷,你們母女當真是我梅家的剋星啊」

「砰」

李雲霄手中一隻玉盞被捏碎,冷然道:「九姨,這話說的真難聽啊。我現在肯坐在這聽你唧唧歪歪,全是看在冬兒的面子上,你以為就你這張老臉,我會賣情面嗎?再讓我聽見不舒服的話,就別怪我扇你老臉了」

九姨氣的七竅生煙,卻又不敢對李雲霄如何,一張臉陰沉的要滴出水來。

厲飛雨急忙圓場道:「大家既然坐在一起,就好好談,切莫再動手了。盡量和聲和氣的將問題解決了,皆大歡喜才是。」

梅冬兒和聲和氣道:「當年窩婆婆將我帶走,還有一封家母的遺書,五年前窩婆婆去世時我才知道。我正是尊重母親大人當年的遺願,想要回歸梅谷。讓我回歸梅谷,是母親大人最大的期望。」

「不可能」

九姨怒道:「你母親犯下滔天大罪,沒有將你一併受罰就已經是天大恩情了,還想回歸梅谷,只要我還是梅家家主一天,就絕無可能」

李雲霄皺起眉頭來,九姨的態度如此強烈,難道梅冬兒之母當真做過什麼人神共憤的事?就算自己以武力強行讓她回歸,日後也是一大隱患,不由的問道:「當年那宛白到底做了何事,讓九姨如此痛恨?」

九姨咬牙道:「不光是我痛恨,梅谷的每一個人都對其痛恨入骨」

「哦?願聞其詳」李雲霄眉頭擰的更緊了,似乎十分棘手。

九姨沉思了一陣,才緩緩開口道:「這事原本關係我梅家的核心秘密,但既然雲少問了,我便直言。先前說過,我們梅家之人具備強大的對寶物的鑒定之力,三分一靠血脈,三分之一靠功法,還有這最後三分之一,便是靠無定河

眾人都是靜靜的聽著,也是十分好奇,那什麼無定河更是從未聽過。

梅冬兒一聽,似乎想到了什麼,臉色變得怪異起來。 「那無定河乃是一神秘之處,就流淌在這梅谷之下。我梅家之人必須從小就在無定河中修鍊鑒定之術,才能獲得神異,擁有鑒定天賦。而通往那無定河的入口,是一扇門,不知存在多少年,也不知從何時就開始屹立在那的大門

「每次我梅谷有女嬰誕生,一旦長到五歲,就必須打開大門進入到那無定河中修鍊,吸收河水之力。天賦高的三四年乃成,天賦低的需十年以上功力才有小成。也許是修鍊了此種功法的緣故,所以我梅家女子世世代代與外人結合,生下來的都是女孩。」

李雲霄愕然道:「還有這種事?我明白了,是不是你們結婚之後,這種鑒定神術就會傳到男子身上?」

九姨閃過一抹紅暈,點頭道:「雲少真是聰慧,正是如此。男女結合之後,便會在男方體內種下功法的胎元,隨著男方不斷修鍊漸漸生長,最終成就鑒定之術,其中過程極為複雜,便不一一道來。」

九姨的目光收回,看了一眼梅冬兒,冷然道:「可就在十多年前,你母親生下你后不久,竟然將通往無定河那扇大門的鑰匙遺失了」

梅冬兒臉色發白,情緒似乎有些激動。

李雲霄道:「遺失了?那豈非這十多年來,梅家再也沒有人修成鑒定神術

九姨搖頭道:「當年宛白遺失鑰匙后,我母親大怒,將他和梅冬兒的父親一起打入無定河底,而那扇大門這十多年來便是由我母親大人以一己之力強行撐開,十多年來從未關上。而我母親大人也在去年勞力過度,終究是坐化了。

原來有如此隱情,難怪梅谷之人對梅冬兒如此冷漠。

梅冬兒愧疚道:「對不起,九姨,我替我母親大人向您和老家主道歉。」

寶貝芳鄰 「道歉?你的道歉能讓我母親復活嗎?你的道歉能讓那關上的大門再次打開嗎?」

九姨情緒越來越激動,忍不住怒道:「你母親不僅讓我失去了母親大人,而且還梅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之中,直接後果就是失去鑒定神術,從此在大陸上銷聲匿跡」

氣氛一下子僵了起來,李雲霄也皺眉不語。厲飛雨更是異常吃驚,照這樣話說來,現在的梅家之人就是身懷鑒定神術的最後一代人了,這不僅是影響到梅家本身,更是同時影響到商盟的運作情況。

李雲霄突然道:「九姨,你想要煉製絕世利器,就是為了斬開那扇大門?

九姨重重的點了點頭,鑒定道:「正是,若是無法斬開那扇門,梅家的鑒定神術將從此斷絕」

李雲霄皺眉道:「既然是有形之物,那定然是破壞之道。其實你們何須如此麻煩,花費重金聘請數位武帝巔峰的強者前來,豈非效果更佳?」

九姨苦笑道:「雲少是真不知還是故意的?武帝巔峰,這世上有幾名武帝巔峰的存在,我區區梅家就算是傾盡家財也未必請得動。我先前的設想便是集合梅谷所有力量,打造一柄神兵利器,若是能夠有足夠的天照闕金為料,我想應該能夠斬開的。」

她眼中再次露出期許來,道:「我看雲少剛才那柄北天寒星鐵打造成的寶劍,而且是九階存在,若是肯割愛的話……」

「不用說了,絕不可能」

李雲霄斷然回絕道,那北天寒星劍關係到他煉製天劍圖,每一柄都是珍貴無比。

九姨頷聲道:「若是我讓梅冬兒重回梅家呢?」

她看的出來李雲霄對梅冬兒十分愛護,不管是友情也好,還是其他什麼情愛也罷,只要能夠解決梅家當前的大問題,其他一切都不是問題。

梅冬兒心中一震,那可憐巴巴的目光望向李雲霄。

李雲霄道:「那柄劍對我來說異常重要,是不會割讓的,但是我可以想辦法嘗試幫你們打開那扇門。」

九姨眼中露出失望之色,道:「雲少剛才那一劍的確驚天動地,但還不足以劈開那門。若是最終依然無法的話,我就只有指望商盟協助了。」

厲飛雨道:「萬寶樓定然會全力協助,只不過武帝巔峰的力量即便是我萬寶樓也無法動用,但是物資各方面會盡其所能的。不過,我看雲少神通著實不小,九姨倒是真的可以⊥他一試,或許會有意外的效果也說不定。」

梅冬兒突然道:「九姨就讓雲少試試吧,而且我父母當年被沉入無定河中,我也很想早日去祭拜,甚至打撈他們的遺骸。」

九姨道:「遺骸是肯定沒有了的。無定河就連我母親大人也無法潛入太深,普通女弟子也只能在最表層進行修鍊,以我的實力當年最多也只能潛五百米而已。你父母是被施展了重力術,直接沉下去的,估計早已屍骨全無。」

梅冬兒聽的心中一陣發酸,流淚道:「母親大人所犯之罪甚大,冬兒無法替其開脫,但願能去努力一番,實在不行哪怕是祭拜一下也好,了我心中之願

九姨冷哼道:「那也得能將大門打開才行,雲少若是願試的話,就請隨妾身而來。」

九姨帶著眾人穿行了片刻,來到一處梅花林內,芳香四溢。

林中隱藏著一個精緻的小傳送陣中,外形十分古樸。

九姨道:「這便是通往無定河的傳送陣,無定河的具體位置在何處,梅家歷代先輩想盡辦法也未能找出來,唯有此傳送陣中記載的一個空間坐標才能傳送到達,諸位請上去吧。」

李雲霄訝異的看著那傳送陣法,絕不是當代之物,梅家的傳承也應該十分久遠了,而且很可能就是得到那神秘的鑒定之力開始,才傳承下來的。

幾人走入陣中,九姨開始施展法訣激發陣法,很快便射出各種光芒,眾人直接消失在梅林內。

下一刻,便出現在一片白晝的空間之中,四處全是蒼茫白色,延伸到無窮遠處,而在這白晝之中,直挺挺的一座大門巍峨聳立。

「這」

李雲霄暈了,苦笑道:「果然是一座大門,除了門之外,好像什麼都沒有。這種空間之地,應該是上古大能之士開闢出來,現在已經不知流失在什麼地方了,唯獨通過梅林那坐標才能進來。梅家歷代先人找不到空間所在之地也十分正常。」

九姨道:「可不是。雲少說講和梅家先祖推測的一模一樣,為此這空間坐標異常重要,一旦遺失,整個梅家的鑒定神通將徹底失傳。這便是那通往無定河的大門了,雲少可有法子破開?」

幾人都是走上前去,開始用手撫摸起那大門來,通體都是古銅之色,摸上去也是十分普通的金屬,似乎看不出什麼端倪。兩個巨大的門環在數米高的地方,難以夠摸。

「奇怪,這只是普通的黃銅啊,難道是上面有強大的禁制,這才導致無法破開?」

莫華源首先就提出了疑問,但是在他敲擊和神識查探之下,卻沒有發現任何端倪,「雲少,你可有發現?」

李雲霄抬起頭看著高聳的門,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九姨可是試過,無論如何攻擊,都無法撼動這銅門分毫?」

九姨慚愧道:「真是如此,甚至九階玄器也動用了,而且導致一名武帝強者被玄器反噬的重傷,都沒有在這門上留下任何痕迹。」

厲飛雨大吃一驚,駭然道:「武帝強者動用九階玄器都不行?那這門……,就算是武帝巔峰來了,也未必能夠轟開啊」

九姨苦笑道:「所以梅家已經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李雲霄道:「我明白了,這扇門並不在此地。」

「什麼?」

他的話立即讓眾人一驚,卻又陷入了沉思。九姨驚道:「雲少之言何意,可否詳盡說明?」

李雲霄點了點頭,道:「這門就如同傳送陣一樣,是鏈接兩地的樞紐,他必然是有個實體立在其中一方空間內,而在另一方投射出一道投影來。」

九姨心中一片冰涼,怔怔道:「你的意思是說這門不是實體,而是投影?怎麼可能,這明明摸上去都有感覺的」她難以接受這個現實,如果真是這樣,那梅家就永無打開此門的期望了。

李雲霄輕笑道:「誰說投影就一定是虛體的?為何就不能投出實體來呢?

「這」

這個概念讓眾人一下子難以接受,但細細思量之下,覺得也卻是有可能存在。虛實原本就沒有明確的界限,若是足夠強大的話,投影出實體也不是沒有可能。

九姨失神道:「若是如此……,若是如此……,那我梅家豈非永無希望了

她臉色灰敗如土,根本不願接受李雲霄的這個推斷。但內心卻是毫無懷疑的相信了起來,因為正如莫華源所說,這僅僅是普通的黃銅大門,而且上面沒有任何陣法禁制。她們動用九階玄器和武帝之力,都無法撼動分毫,一點印記都不能留下,這根本是說不過去的。

但若是李雲霄講的那般,那就完全解釋的通了。

九姨只覺得一陣天旋地轉,整個人怔怔失神。 李雲霄笑道:「九姨不必如此,普天之下能人異士頗多。即便這門是投影出來的實體,在沒鑰匙的情況下照樣能夠穿梭過去。」

「此言當真」

九姨猛地從那絕望頹然之中清醒過來,激動的抓住李雲霄的手,徹底失態了,但她完全顧不上這些,「雲少所言當真?你真有辦法通過這門?」

李雲霄搖頭道:「我不行,但我知道有人可以做到。」

「哦,是誰?」

厲飛雨萬分好奇,搶先問道。對於天武界的一些絕代強者和奇能異士,他自認為知道的極多,卻也想不出誰能破解這種情況。

李雲霄的臉色變得有些凝重起來,甚至眸子中閃過一絲戰意,一字字道:「普天之下,對於空間之術研究最為徹底,最為強大的那人,舉手抬足之間,便可輕鬆在數個空間之中穿梭,甚至他的本體身在何處也無人得知。即便他出現在你眼前,栩栩如生,但也很有可能同時出現在數個不同之地,卻全是真身

一起跟來的小玄子忍不住道:「這麼厲害?天下間哪會有如此厲害的本領」他說完后,便縮回了腦袋,悄悄吐了下舌頭,因為他發現整個四周一片寂靜,每個人臉色都變得萬分凝重。

厲飛雨咽了口口水,震驚道:「雲少說的莫非是……」

李雲霄點頭道:「正是那人。這扇門我想還是有不少人能夠破解,但若是那人的話,是一定可以的。」

九姨臉色也有些發白,似乎是被那個名字震驚到了,稍稍回過神來,苦笑道:「雲少開玩笑了,即便那位大人有如此神通,但我區區梅家有何本領請的動他前來。」

厲飛雨點頭道:「怕是萬寶樓出面,那人也未必會賣面子。」

莫小川沉默不語,只是靜靜的看著李雲霄,心中沉思不語。

梅冬兒萬分好奇,她同小玄子一樣,聽得雲里霧裡的,忍不住問道:「你們說的那人到底是誰呀?」

莫華源嘆了口氣,道:「還能有誰這天下將空間之術運用的出神入化,傳聞已經無限接近十方神境,在數十年前的天地風雲榜中,以排名第二的驚世戰績,被聖域賜予封號『虛空,的那位武帝大人」

「磁第二武帝卓清凡」

梅冬兒也嚇了一跳,被這個名字震驚到了,臉上湧起一片潮紅。

那些名字已經如同神話一般,幾乎只在傳說中存在。天武大陸的武者,有太多太多是聽著這些經天緯地的名字成長起來的。

莫小川冷哼道:「雖然我不否認卓清凡很厲害,但排上第二,我看至少是靠了些運氣的。」

他臉上露出不服之色,自然是替古飛揚覺得不服。在他內心古飛揚永遠是最強大的,就算是傲長空,也不認為能打敗他師傅。

莫小川的話讓眾人一陣冷汗淋漓,全都是無語,不知道如何接話。

敢於點評十大武帝之人,全都是無知無畏的妄人,但眼前莫小川那強絕的實力,卻顯然和妄人不符。

李雲霄沉聲道:「卓清凡實力強橫,排名第二,此位不虛。」

莫小川身軀一震,看著李雲霄,這個天下間沒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夠放入他眼中的絕代強者,竟然也對卓清凡如此推崇,讓他有些意外。

眾人更是互相望了一眼,都是一臉的迷惘和無語,看樣子似乎李雲霄對卓清凡還很熟的樣子,都是眉頭輕皺,覺得十分妥,卻又不好說什麼。

莫華源更是心中大驚,對於李雲霄的身份有諸多猜測,卻也逐一排除。無奈自己的大哥如何都不肯透入,更讓他好奇難耐。

九姨苦澀道:「厲公子,萬寶樓可有可能輕動卓大人出手?」

厲飛雨苦笑著搖了搖頭,道:「九姨未免太看得起萬寶樓了。卓清凡乃是十大武帝之中行蹤最為飄渺不定之人,哪怕是聖域出面,你見到他本尊降臨,也未必是實相。」

九姨知道此言不虛,對李雲霄道:「雲少可否再舉薦一人?」

李雲霄沉思片刻后,道:「還有幾人也許能破此局,我卻沒有把握。但是相邀他們,絕不會比找卓清凡更容易。還有一個途徑可以嘗試,那邊是天下機關傀儡之術無雙的世家,千葉世家,也許能夠破開這種實像投影困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