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森點點頭,沉悶的聲音再次響起:「能與你們一起戰鬥,我感到很榮幸……」

阿肯聞言心中一涼,艾森作為一個智者,他講出這種貌似臨別遺言的話來,可見這次場景『存活』任務,想要完成,是基本不可能的!

果然,在損失了四隻精英屍怪后,煙囪里的屍怪都急匆匆的退了回去。按照它們的智慧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果斷決定。這隻能夠說明,阿肯分析的對,它們身後有一個非常聰明的傢伙在指揮它們。

精英屍怪的攻擊,重新聚集到屋頂上的窗戶上。這裡本來是軒轅星和幾個遠程攻擊持戒者的陣地。此時十多隻屍怪開始用利爪狠命破壞窗戶,和相比大門那裡較薄的牆壁。這城堡的樓頂,也有一個智者在指揮。正是那個帶著紅羽毛寬檐帽的智者。

紅羽毛眼神凌厲,只過了三十秒,他便分析出了這裡能夠支持的時間,於是向艾森傳訊彙報:「如你所料,所有屍怪都在攻擊樓頂薄弱部位,預計十分鐘後防線被突破!根據你們在樓下的戰鬥情況,我們全部死亡,也拖不過五分鐘!」

艾森看了手中一塊懷錶,「炸藥準備情況怎麼樣?」

紅羽毛回道:「二十桶炸藥已經到位,我們是要撤退嗎?」

艾森命令道:「堅守時間八分鐘,然後引爆炸藥,引信時間二十秒。你們撤到第二防線引爆炸藥,引信時間35秒。然後退到第三防線,等候我的命令!」 紅羽毛答應一聲,繼續指揮樓頂的持戒者尋機反擊。

艾森將樓下的持戒者都招募到一起,大部分退到地下室,這裡還有一條地道,可以逃跑轉移。不過看樣子是用不上了。艾森原本是以為,持戒者所要面對的威脅可能是無休止的追殺,沒想到這第一波突襲,還是有時間限制的。

樓頂的精英屍怪對屋頂的破壞比預計還要早了一分半鐘。因此紅羽毛在艾森的命令下提前讓持戒者們撤退,並引爆了二十桶黑色炸藥!

「轟轟轟!」幾聲連續的爆炸,將整個城堡頂部都掀翻了!連帶樓板都被炸得裂開!退到大廳第二道防線的持戒者,立刻點燃了大廳中的火妖引信,也退到地下室里。

十五秒后,連環的爆炸聲再次響起,只把地下室的頂部震得「索索落落」掉下無數石塊和灰土。讓人以為整個城堡都要被炸得坍塌了!

地下室,兩個身材幹瘦的持戒者一副阿拉伯人的打扮,他們面貌幾乎一樣,兩隻眼睛都泛白。背靠背的盤膝坐著。口中喃喃的彙報道:「樓頂爆炸……精英屍怪死亡五隻……嗯,糾正為四隻,重傷三隻……」「大廳第二防線爆炸……精英屍怪死亡兩隻,重傷一隻……」「屍怪回復速度極快……除死亡消失以外,已經全部恢復……搜尋時間,預計三分鐘……接近時間二十秒……」

十八秒鐘,地下室的鐵門被猛烈的撞擊起來……

艾森站在門口,那些屍怪的利爪隔著粗大的鐵柵欄,只差五公分就能夠抓到他。不過就是這五公分,也是一道天塹!

艾森身後,五六個力量型持戒者毫不猶豫的沖了上去,用手中的長矛對著門外猛刺!他們都學乖了,刺擊時只針對一隻屍怪,力圖殺死一隻!因為即便是重創這些屍怪,它們也能夠很快恢復!

艾森和阿肯紅羽毛等智者,很快分析出,這些屍怪攻破這道鐵柵欄的時間為6分21秒。而距離本次突襲的時間為5分12秒。如果己方負責攻擊輸出的持戒者抓緊時間,還能夠殺死三四隻精英屍怪!

這些精英屍怪或者也是知道時間有限了,也不顧鐵柵欄內的武器致命刺殺,發瘋一般的攻擊鐵門!竟然把這個時間縮短到5分48秒!但即便如此,也是趕不上突破這道防線了。在付出了三隻精英屍怪的死亡后,攻擊時間到!

眾持戒者心中儼然有一頂銅鐘被敲響「當——」,那些精英屍怪忽然集體發出一聲慘烈的哀嚎,攻擊鐵柵欄的爪子慢慢透明,但仍然在揮舞著,試圖抓到裡面的人類。不過突襲結束的鐘聲被敲響,就好像空間之門的倒計時讀完,屍怪們帶著無比悲痛的表情慢慢的淡化,消失在一眾持戒者眼前……

隨著那些恐怖屍怪的消失,持戒者們都是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呆立在原地數十秒鐘,似乎還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或者剛剛只是集體做了一個噩夢,現在才剛剛醒過來!

「哐嘡——」被屍怪們攻擊的已經破損不堪的鐵柵欄,忽然毫無徵兆的倒下。震動聲讓這些久經沙場,看慣了生死的持戒者們,竟然集體嚇了一跳。有的甚至發出了急促的驚叫!不過任何人都沒有對驚叫的人露出鄙夷之色,因為他們也是嚇壞了……

此時,戒指發出了提示:本次未知威脅解除,持戒者死亡2人,精英屍怪死亡13隻,剩餘精英屍怪將計入下次攻擊中……預計下次攻擊時間為……5天後……

大家得到這個戒指提示,心立刻被提了上來!有定力差的持戒者已經開始咒罵場景和持戒者世界了。這樣殘酷的一次突襲,這麼多智者集體布局,才堪堪度過。這樣的可怕攻擊竟然在五天後,又要來一次!還讓不讓人活?!

哦,還要加上這次沒被幹掉的對手,那就應該比這次還要可怕!而持戒者們所依賴防禦的城堡已經被炸毀了!這不是要命么?!

「奶奶的,那些老傢伙要我們死還不如直接來殺了我們!費這麼大功夫幹嘛?!」

「上帝啊!這是想把我們折磨成什麼啊?!」

「真主保佑!我們一定會頂住的……」

艾森沉悶的聲音從面罩后響起:「這才剛剛開始……弟兄們,好自為之吧……」眾人聽他所言,全都默然……

走出城堡,滿目都是被火藥炸毀的城堡斷壁殘垣。這種樣子的破壞,只不過抵禦了一次『存活』任務的攻擊!而現在距離場景『英西大海戰』的正式戰鬥,還有一年多的時間。如果這樣強度的攻擊,每隔五天來一次……

大家都不敢想象了!

「休整10小時!智者悟者5小時后開會!」艾森發出命令。

持戒者依舊分為兩個陣營,原地休整。張凡則與聞訊趕來的英國士兵解釋。這一次精英屍怪的襲擊,所有場景追隨者都茫然無知,他們只是盲目的跟隨持戒者行動,但卻都沒有看見那些恐怖的屍怪!而那些屍怪也沒有攻擊他們,而且似乎沒有看到他們。

就連在現實世界已經死亡,在持戒者世界歷史場景中復活后的奧斯陸也是如此。他連一隻精英屍怪都沒看見,只看到大家一臉恐慌的對著空氣奔波戰鬥,後來把城堡給炸了。所有的戰鬥經過,都是聽艾森傳訊說的。

令人驚訝的是,在監獄地牢里的拉德里,竟然也被一隻精英屍怪攻擊,因為拉德里也是一位忍力守護者。不過這傢伙被關在牢房裡,那隻精英屍怪費勁手段,也沒有能夠在半小時內把有拉德里防守的鑄鐵牢籠給破壞掉!反而被拉德里逮住了一個機會,用鐵鏈,將它的腦袋給拽了下來!他這時才在心中感激老大艾森和阿肯。原來他們雖然有用他來探查威脅來源的想法,也在最大限度的保護他。

…………

5小時候,一場沉悶的會議,在城堡廢墟里召開。沒有任何激烈的爭論,幾乎每一個守護者心裡都沉甸甸的。

「如果我們能夠安排得當,全殲這些屍怪也是可能的!至少最後它們沒剩下幾隻。」利雅得站起來笑道,他試圖打破這樣的沉悶氣氛。

不過並沒有人買他的賬,紅羽毛智者懶懶的回答:「可那樣的戰果,是我們消耗了60%好不容易籌集到的物資,才做到的。況且,我們不知道它們下一次的攻擊烈度有多大。如果我猜得不錯,至少要比這一次提高5%以上!按這樣的攻擊強度,我們憑目前手中的資源,五天後的損失,會達到10人左右……」

「資源是可以籌集的……」利雅得聲音變得很小。

「籌集……」紅羽毛都懶得解釋了。這次艾森籌集的物資,用了整整一周!如果沒有這些物資,恐怕這次就要損失一半人手!話要說回來,要是場景沒有回歸歷史就好了。憑艾森團隊在整個地中海的呼風喚雨,這些資源就算多100倍,也不再話下。看來這場景是早就準備把團隊所有的背景資源都封掉,才搞這一出的!

和紅羽毛智者一樣想法的還有張凡團隊的人,如果自己沒有要求回歸歷史。這點物資算個屁啊!這還不算艾森那邊的。現在一回歸歷史,原來好不容易掙下的那份江山背景,就這麼化為泡影了!阿肯腸子都悔青了!而且這還不能透露出來,不然恐怕要被艾森團隊聯盟的人給抽死!不過阿肯感覺艾森頭罩后的眼神,似乎總有一些讓他寒毛豎起……

不過因為這些怪物的出現,很多人都跟紅羽毛智者一樣,以為是場景故意將歷史回歸,好提高大家生存的難度。

在場的到底都是身經百戰的守護者,心智之強大,遠超普通人。沉默了幾分鐘,也都平復了情緒,開始陸續提出自己的謀划!不過都是集中在如何利用城堡的那條地道做文章,想法都很保守,不過要擔負這麼多精英持戒者性命的計劃,肯定都會保守一些。

即便是以大膽古怪著稱的阿肯,想到那些恐怖的精英屍怪,自己團隊恐怕應付不過來,提出的計劃,也是非常保守。但大家的計劃都是建立在首次精英屍怪攻擊的強度、時間和方式上的。或者他們都預估了余量,最大的余量是這次攻擊強度、時間的三倍!

「你們的計劃,太讓我失望了!」艾森帶著面罩,看不出表情,但他的語氣確實很有些無奈。 重生之幸福寶典 「你們只是考慮這些不會動腦子,只是肌肉強大的精英屍怪。卻沒有想到它們身後的組織者么?那個能夠把我們逼到鑽進老鼠洞里的智慧生物!」

所有人都是鴉雀無聲,不過他們這些智者難道真的想不到那個可怕的指揮者么?只是又有什麼辦法呢?這麼多守護者卻落入了絕對的下風,即便想干點什麼,力量不夠又有什麼辦法呢?人家就是一力降十會,你又能怎麼樣?!

何況那些精英屍怪即便殺光了,又能怎麼樣?人家還是能派出更多的來。而自己這些持戒者,是一個就少一個啊! 「如果只是這樣一個鑽地道的計劃,我用得著讓大家費時間商量么?」艾森一拍桌子,震動出一層空間漣漪,「那麼,散會!半小時后再繼續!」

等大家都走後,艾森卻慢悠悠的走到張凡團隊駐地,「釋凡隊長,我們能談一下么?」艾森很禮貌的欠身問道。

「當然……」張凡不知道艾森葫蘆里到底埋得什麼葯。於是便跟著他走到一個僻靜處。「艾森女……哦,閣下,你找我有什麼事呢?」

艾森隔著面罩看了張凡一會兒,方才淡淡的說道:「如果在這些人當中,還有能讓我完全信任,並托扶使命的人,恐怕就唯有你了……」

張凡心中一動,微笑著回應道:「你這麼說,很讓人誤解你要把我們團隊送到一個危險的處境中啊……」

面罩后的艾森或許笑了,但聲音依舊沉悶,「確實如此。因為這裡沒有比你們團隊更能去經歷風險的團體了。即便是我的核心團隊成員,也不如你們。」

張凡盯著艾森看了一會兒,把臉轉向自己團隊的方向,「我想你說的也許是實情。但犧牲我可以,犧牲他們,我不能同意。」張凡明白在這個節骨眼上,艾森不會說假話,自己的團隊無論從凝聚力還是實力構成,確實要比任何一個單獨團隊強大得多。但是,為了這麼多持戒者,自己就應該讓夥伴去送死嗎?

艾森並沒有節張凡的話,只是自顧自說道:「你應該可以看得出。我們這次場景中的所有持戒者,一定都在面臨生存的危險。也許不光是我們這些高級持戒者和守護者。那些低級持戒者也許也在面臨相應的問題。乃至其他場景中的所有持戒者,都是如此。」

「我一直都在想,為什麼那些老傢伙要讓我們面對如此困難的局面?甚至是必死的局面呢?我得出了一個答案。這個答案也許你們也知道。那就是,我們這個持戒者世界恐怕要面臨其他空間可怕存在的攻擊!而我們這些持戒者,哪怕是其中最優秀的守護者,卻都們沒做好這個準備!」

聽到這裡,張凡沉默了,他自從得到書妖的分析后,再加上『不列顛空戰』場景中所遇到的破界者,深知此間奧妙。

艾森繼續說道:「這次來自靈界底層的精英屍怪,突破了空間障壁,來到持戒者世界中。就意味著其他空間的怪物也能夠到來。它們會是什麼呢?地獄里的惡魔?還是你們佛教所說阿修羅道的修羅?不管是什麼,應該都不是現在的我們所能夠應付的!」

「這些精英屍怪突破到這個空間后,實力大增。而我們呢?幾乎喪失了85%來自場景的戰鬥力。所有追隨者,哪怕是召喚強者,都被無視。再強大的道具。都只剩下最基本的攻擊力。暗金道具跟灰色道具沒什麼兩樣!」

「技能呢?對於那些屍怪來說,簡直是一個笑話。這次我們沒有人受傷,我想要是有人受傷了,估計連場景中的藥物和補給,以及醫治技能,都不會有用!該死的場景還封印了我們在試煉場景獲得資源的能力!」

「我們下次也許能夠在保守的防禦下,能夠全身而退。那麼,再下次呢?我們的物資總有用完的一天。而我們還沒有後援!敵人卻永無止境!」艾森在這裡頓了一下,然後深吸了一口氣,忽然問道:「你說,我們該怎麼辦?」

張凡被他問得一怔,然後思索了很久,方才回答道:「被動的防禦,永遠沒有主動的進攻有利!如果是我來做決定,或許應該去找出這一切的源頭,將之殲滅,我們才能真正的生存下去!否則一切計劃,都是在慢慢的等死!」

艾森哈哈大笑:「你果然很老實!哈哈哈!那些智者,都他媽是混蛋!就算早就有了這個答案,他們也都不會說出來。」

張凡也笑了,「他們都是聰明人,聰明人怎麼會把自己置於被動的位置上?如果誰提出來的話。那麼必然要給出一個解決辦法的。而這個解決辦法,很有可能讓提出這一點的團隊,面臨非常危險的任務——去探查危險的根源!」

「準確的說,是誘惑出危險的源頭!」艾森糾正道。

張凡搖搖頭,「我們團隊是不會去的!因為,以後的戰鬥你們還需要我們。如果最強的團隊犧牲了的話。萬一還有更多的生存考驗,你讓誰去應付呢?」

艾森呆了一下,驚訝道:「你的智力提升很多啊!想不到悟者就是悟者,總要比我們這些智者考慮的深遠!不過找不到危險的源頭,一切都是空談。只要找到一次,那麼以後,即便再遇到什麼生存考驗,我也能夠推算出來。第一次總是未知的,也是最危險的!」

張凡想了一想道:「這樣吧,光派我們一個團隊去,實在是太不公平,損失也很大。因為一個團隊建立是不容易的。但只要這個團隊的靈魂還在,那麼就會有一個種子,團隊就還能重新站起來。我提議,每個團隊抽調出一個持戒者出來,組成一支特別行動小組。去完成這個危險而又必要的任務!」

艾森搖搖頭,「這個方案,我不是沒有想過。但我們分屬兩個陣營。無法結盟,團隊通訊無法建立。而且臨時組成的團隊,又很難配合默契。加上隊員之間恐怕還要勾心鬥角。對任務完成的效果,恐怕很不利。而且更危險!」

「不!」張凡反駁道,「你的計劃我有些明白。這支團隊其實只是一個誘餌。主要是把指揮那些精英屍怪的指揮官找出來,然後進行斬首行動!所以你希望最強的團隊去做。不過你想過沒有。這次行動誘餌才是最重要的!我們完全可以把誘餌和斬首行動的突擊隊分開來。而不是捆綁在一起啊!」

艾森聽得很認真,不過張凡所說,他作為智者是都想到過的。但他依舊認真聽著。試圖從中找出自己沒想到的地方,但很遺憾,張凡不是智者,對於小範圍布局,永遠要比智者差很多。悟者的優勢在於,把控大局,建立深遠的影響。

不過艾森還是聽出來了,張凡是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團隊置於危險中的。這一點,即便艾森把張凡團隊誇上天也沒用。

「好吧,你說得很有道理。我們待會兒會議上再把這個問題解決掉。」艾森見無法讓張凡妥協,只好匆匆結束這次會談,客氣的與張凡分開。

但張凡剛剛與艾森分開,書妖便傳訊道:「其實你應該答應他的……」

張凡一愣,「那是他的陰謀,我們會很危險啊?」

書妖淡淡的說道:「你難道忘了一句話:最危險的地方,反而是最安全的。看上去這次找尋誘惑危險的根源十分可怕。但你們都忘了。那位精英屍怪的指揮者,是有智慧的。智慧的另一個涵義就是可以溝通。其實無法溝通的屍怪才是最可怕的……」

「你的意思是?……」張凡蹙眉道。

「我們才幾個人,你認為那個指揮者會更願意對付誰?」書妖的話很誅心。

「但失去了艾森他們,我們就要單獨面對危險了!」張凡雙眉鎖得更緊了。

書妖解釋道:「你沒見到這次出現的精英屍怪數量與守護者相同嗎?這就說明,危險的強度只會隨著持戒者的數量減少而削弱……」

張凡細細想了想,「還是不行。艾森的團隊聯盟,也是人類持戒者世界的一份子。如果失去了他們。這次生存的試煉,就失去了意義。而且我們將來最主要的對手,是那些可怕的破界者啊!我不能因為只顧自己團隊的利益,就把那麼多同屬一個空間的夥伴給賣了!到時候難道就我們幾個,去跟那些來自阿修羅道的持戒者戰鬥?!」

書妖聞言沉默了,要比鬥智,他自認絕不輸於艾森。而且在有心算無心的情況下,他有把握像在梵蒂岡的『絕望牢獄』中那樣,再坑艾森一次!而且這次,他絕沒有負疚感,因為是艾森先忽悠張凡的。

不過張凡的話,讓他深思……

張凡雖然沒有可怕的推演能力,也沒有無孔不入的布局本事。但他的智慧是深遠的。考慮的問題深度,已經遠遠超過自己和艾森。而且他的深謀遠慮,並非仁慈的空想,而確實是團隊將來要面臨的問題!現在的對手,不代表永遠是對手。以後很可能是友軍啊!現在圖眼前利益,坑了艾森,以後恐怕就會成為砸了自己腳趾的那塊石頭!

「堅持原則,合作共贏,才是度過這次難關的良方。」張凡嚴正的說道。

「你的話很像中華的外交辭令……」書妖不再作聲。

半小時后的會議上,艾森直截了當的拋出了尖銳矛盾。既然大家都不肯主動提出來,只有他這個臨時的指揮官做決定了。焦點問題一出,立刻引來廣泛的爭論。這些智者早就明白問題的所在,只是自己不敢提。都是偽裝保守派。實則裡面激進派還是占絕大多數。 大家都知道防禦等死,即便是最明哲保身的持戒者,也知道並不是上策!因為這些精英屍怪是躲不了的。不像是歷史戰爭,只要完成既定的場景任務,就可以貓起來。

現在問題浮出水面了,然後智者們就開始互噴,相互扯皮打太極,最後大家也知道時間緊迫,沒時間無休止的推諉。於是草草的結束爭論,進入如何公平安排人手的環節。現在兩大陣營,英國方面只有張凡和利雅得這個團隊聯盟。

因為他們兩個團隊的號召力也不夠,也不知道如何聯絡本陣營的其他持戒者,所以只有9個人,相對在談判中佔據弱勢。而西班牙陣營,因為艾森早就建立了團隊聯盟,而且還在進入場景后,一得到任務,就第一時間聯絡其他持戒者,因此人數眾多。勢力很強。

不過在據理力爭下。雙方達成協議,除了個別獨行俠,或者兩三個人的小團隊。凡是三個人以上的團隊,都必須出一到二人加入特別行動組。張凡團隊名義上只有四人,和利雅得團隊人數相同。當然利雅得也不會說破張凡團隊藏匿了一個持戒者。因此,張凡團隊和利雅得團隊各出一個持戒者加入。

這隻持戒者特別行動隊,人數不能太少。按艾森的意思,最好要有8人。但在目前情況下,最多只能夠湊滿6人。利雅得團隊自然是殺神沃夫出馬。因為那個大塊頭是防禦士,而且謹慎膽小,這樣的特別行動無法勝任。莉莉絲是個小女孩,利雅得更不放心。唯有沃夫獨來獨往慣了,也只有他出馬。

張凡團隊卻派出了軒轅星,這讓了解他們團隊構成的人,都很鄙夷。認為這是張凡阿肯在排擠非核心成員。當然艾森和利雅得二人除外。他們知道阿肯雖然會這麼做,但張凡絕對不是這樣的人。

如果不是此人確實有實力,或者有其他特殊能力,以及運勢非常高。張凡是不會讓他去送死的。雖然軒轅星也不明白為什麼會派自己去。但他還是充分相信了張凡。

軒轅星認為張凡書妖和阿肯,都是智者和悟者,當然不能前往。綠翼是個女子,單獨出任務還是不如自己方便。而且自己是斥候,隱蔽能力要強很多。除了自己,團隊也確實沒有人可以勝任了。

如果換了以前的軒轅星,恐怕早就疑慮叢生了。因為幾乎每次有最危險的事情,阿肯總是讓他去。他還不知道自己有六翼金蠶蠱護身。

阿肯本來也想讓綠翼去,因為綠翼的身份很特殊,特別是那個時不時出來嚇人的古裝綠翼。但因為利雅得團隊似乎沃夫也是和綠翼一樣的角色,這兩個傢伙就不用在一起大材小用了。留一個在身邊,還能以防萬一。

臨行前,阿肯張凡再三交代了軒轅星一些注意事項,就連書妖也透露了很多自己剛剛分析出,還未經證實,甚至張凡阿肯都不知道的持戒者世界中不為人知的秘密。讓軒轅星要是遇到危險時,好有個借鑒。

最後阿肯在軒轅星耳邊低語了一句,讓軒轅星驚詫不已的話,「如果你覺得自己已經真正身陷險境,走投無路,再也無法擺脫的話。不要自殺,就索性向最危險的對手衝過去,讓它殺你!你就能夠平安脫身了!切記!你是絕對不會有事的!」

說完這句話,阿肯早就捂住了腦袋,他受到了場景的禁言結界的嚴厲懲罰!現在軒轅星的那條開後門的護體六翼金蠶蠱,已經成為持戒者世界必須保守的秘密了。

六人團隊中,紅羽毛智者是他們的領隊。這支隊伍可以說是非常強悍!能夠讓他們隸屬的團隊放心讓其單獨出這樣任務的人,都是可以不依靠團隊生存的核心高手!的那也正因為如此,他們的自視很高,甚至有些目中無人。這樣的團隊是很難管理,並統一行動的。因此作為領隊的紅羽毛智者,壓力非常大!

最後,大家都很好奇。艾森到底有什麼辦法能夠把精英屍怪的首領吸引出來。就連書妖也無法分析出艾森的這個後手。如果對方不露面,依舊是幾隻精英屍怪追殺,這隻精英團隊派出去又有什麼用呢?

但艾森並沒有任何動作,紅羽毛智者就帶隊離開了。看來艾森一定是交代了他什麼,才讓紅羽毛智者如此有把握,能夠把精英屍怪的指揮者給勾引出來!

然後艾森又組建了第二支隊伍,都是由非守護者組成的!他們的任務是跟隨在前一支隊伍之後,準備隨時做接應。因為智者們發現,第一次精英屍怪的數量與守護者數量一樣,那麼很可能這些普通持戒者不會吸引它們的攻擊。當然,這也是一次賭博。如果賭贏了,那麼就多出一支奇兵!

這一支隊伍,大多數團隊都很願意派人,因為這麼做,至少能夠讓自己團隊的普通隊友安全一些。綠翼也被張凡安排了進去。綠翼不想離開團隊,因為現在團隊就只剩下三名戰鬥力比較弱的智者和悟者了。不過被張凡阿肯再三勸說,她也只好答應。

兩支部隊分派出去后,離別的場面令人心碎。雖然沒有任何眼淚和說不完的臨別贈言,但只是一個簡簡單單的擁抱,那悲壯的氣氛,也讓這些叱吒歷史場景的持戒者們扼腕長嘆。因為這一次,誰也不知道是否將是永訣?

剩下的基本都是守護者了,雖然人數不多,但都是絕對的精英。他們將在原地,依靠城堡的地道,建立防禦陣地,吸引大多數精英屍怪的攻擊!

…………

五天轉眼便到,分成三組的持戒者,在五十公里範圍內,互為犄角,互相聯繫,只等待新的可怕襲擊!

不過,這一天竟然安然無事……

第二天,依舊風平浪靜……

第三天,風和日麗……

第四天,萬里無雲……

第五天,…………

持戒者們開始騷動了,一種感覺荒謬的情緒的開始蔓延開來…… 埋伏本來就是一件很考驗耐心的事情。對於那些忍力和定力較高的持戒者來說,這幾天並不算什麼。但對於普通持戒者,特別是忍力和定力都比較低的持戒者來說,五天的埋伏,就是一個極限了。雖然還不至於崩潰,但至少在思想上有了懈怠,戰鬥力開始下降了。

艾森立刻發出警戒,他感覺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場景發出所謂五天後的攻擊信息,很可能就是誤導大家。這五天後,過半年也是五天後!讓所有人都會有這種錯覺。然後襲擊在大家最鬆懈的時候,發動!

當心中的戰鼓敲響的時刻,已經是十天後了!事實上,就連艾森都開始懷疑,攻擊還會不會到來!結果正當大家準備集中休整的時刻,心底的戰鼓忽然敲響了!臉色大變的艾森急忙讓大家各就各位,但可怕的事情發生了!

一群精英屍怪突破空間障壁,出現在第一支特別行動隊眼前!而普通持戒者分隊和守護者分隊,都沒有遇到任何威脅!他們這次將會持續攻擊一個小時!

但是,那支六人分隊,卻被團團包圍!並且在他們發回一次精英屍怪出現的報告后,第一時間,團隊通訊完全中斷!

艾森急忙讓所有人趕去……

那是普利茅斯港郊外的一處山坡古堡,這裡安靜的好像修道院。一點沒有戰場的痕迹!那六個持戒者生死不知還罷了。更令人疑惑的是,那些精英屍怪如果消滅了他們,為什麼沒有來追殺其他持戒者?!

一刻鐘后,第一批到達的是那些普通持戒者,他們搜尋了整個古堡,這裡有幾處持戒者野營篝火的痕迹,還有一些打鬥的跡象。因為持戒者和那些精英屍怪死亡,不會留下屍體,所以線索不多。但那些精英屍怪如果殺光了他們,不可能憑空消失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