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菲亞不禁蹙了蹙小瓊鼻,道:「你現在還是先擔心擔心這些人吧,他們雖然只有二十多號人,但是憑藉我們兩個人,想要解決掉他們,還是需要花費一些時間的,而且我看出這些人的實力比不弱,如果唐先生在這裡沒有做什麼布置的話,我們很容易栽在這裡。」

艾德里安卻是一臉肯定的說道:「不,他既然讓我們來這裡,那他就肯定做好百分之百的準備,雖然我和他認識不到一個小時,但是我相信他不是那種信口開河的人。」

「好好好,你說怎麼樣,就怎麼樣,我聽你的,如何?」索菲亞沒好氣的說道,「但是唐先生布置的那些人在什麼地方呢?你能不能把他們叫出來呢?」

艾德里安卻是搖了搖頭,道:「我並不知道他們在什麼地方!」

所非要登時咯咯嬌笑起來:「艾德里安,我就是喜歡你這副老實耿直的樣子,其實真的一點都不像是殺手,什麼話都會說出來,一點也不藏著掖著,說什麼就是什麼,不像其他那些人,什麼話都藏在肚子裡面,讓人捉摸不透。」

「其實我覺得這樣挺好的!」安德里安緩緩的說道。

「沒錯,我也覺得這樣的你挺好的!」索菲亞也使勁點了點頭。

段明飛也在幾名保鏢的陪伴下,來到炎月組織的前面。他看了看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人,頗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你們這又是何必呢?我們的對手僅僅是唐軒,可是你們卻在這樣的情況下,和他站在一起,這能夠說你們太傻,還是應該說你們不識趣呢?」

安德里安看了他一眼,道:「哦?你就是他們的首領?「

段明飛低下頭,朝著自己的衣服看了幾眼,微微點了點頭,道:「沒錯,我就是他們的首領,炎月組織的首領段明飛,這次是奉命解決你們兩個人的。那伙人太有錢人了,即便是你們這兩個剛剛和唐軒有點關係的外國人,此時也被列入必殺名單,一個人一千萬米元。我原本不想殺你們的,但是我是炎月組織的首領,我必須要給下面的兄弟一個說法。」

「謝謝你!」安德里安忽然開口道。

「沒關係,等等,你說什麼?」段明飛半張著嘴巴,有些驚訝的說道。

總裁爹地你欠削 「我謝謝你們剛才開車追趕我們的時候,沒有開車傷人!」安德里安理直氣壯的說道,「如果你們一旦開槍的話,肯定會有很無無辜的民眾被你們殺死,所以就沖這一點,我一會一定會饒你一條性命的!」

段明飛聽到他說的這一切之後,登時有些傻眼了。

這個外國男人是不是腦袋進水了?

現在是自己要殺死他們兩個人,怎麼到了他的嘴裡面,反而變成他們要殺死自己呢?難道自己這邊二十多號人還解決不了他們兩個人嗎?

段明飛登時擺了擺手,道:「你少和我胡扯這些沒用的,我段明飛雖然是殺手,但是我也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盡量不把無辜的民眾牽扯進來,和你們沒有任何的關係,而且你也別把自己想的太偉大。現在你們兩個人已經被我們團團包圍,你們覺得還能夠從我額手心裏面跑出去嗎?所以你別以為剛才說了那麼一番大道理,我就會放過你的。對於無辜的民眾我是不屑理會他們,但是你們是他們所要的人,我必須要除掉你們!」

艾德里安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道:「難道你認為憑藉你們這二十多個人,就可以殺死我們嗎?那也有些太自不量力了吧?現在就讓我見識見識你們的手段好了!」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大吼一聲,整個人已經縱身躍起,朝著段明飛他們這些人撲了過去。

段明飛看到他一個人敢挑戰自己炎月組織,登時倍感驚訝,連連叫道:「沒有想到外國人裡面竟然也有這麼有種的男人,簡直可以和我段明飛一比。既然你想男人般的死去,那我就成全你,都不要開槍,我要先和他比劃比劃。」

炎月組織的那些成員聽到他這句話之後,都幾乎傻眼了。

自己這些人都是殺手,又不是什麼江湖中人,何必講那些江湖道義呢?只要一梭子子彈打過去,就可以讓這兩個外國佬死的不能再死,何必和他們來這些虛的東西呢?不過誰讓人家是首領呢?所以很多準備開槍的槍手也都紛紛放下槍,讓首領和對方對決。

段明飛雖然是炎月組織的首領,但是身手相當的不錯,而且還是明勁五重境界的實力,可以說現在炎月組織的局面都是被他一拳一腳打拚出來的,和其他幾個殺手組織的首領有著巨大的區別。他低吼一聲,已經張開雙手,暗暗蓄積著一股強大的勁風,朝著艾德里安的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攻勢迅猛,力道磅礴,絕對不容小視。

艾德里安能夠走到現在,可以說也是從不斷的廝殺中洗禮出來的。如果說單打獨鬥,他從來沒有害怕過任何人,更何況,他天生神力,面對著同樣明勁五重境界的段明飛,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害怕,也是揮動著雙手,和對方廝殺在一起。

索菲亞看著艾德里安和段明飛兩人交手,心裡卻多了幾分忐忑不安和擔心。

雖然她知道艾德里安西想要戰勝這個段明飛,還是沒有問題的,可是炎月組織裡面不光只有一個段明飛,還有二十多個成員。他就算是能夠取得最後的勝利,又有什麼用呢?還不是會被一梭子子彈打死嗎?那個唐軒不是說會在這裡做好布置嗎?可是自己什麼都沒有看到,那這算是什麼布置呢?如果艾德里安出現什麼意外,自己非要把對方殺死不可。

「可惡的唐軒,華夏男人果然沒有可信的!」索菲亞小聲嘀咕了一句。

「首領到底是不是這個外國佬的對手哦?」

「我們炎月組織是首領一拳一腳打拚出來的,他什麼風浪沒有見過?這個外國佬對於首領來說,也不過是幾巴掌的事情,根本就翻不起什麼風浪的。」

「可是我看這個外國佬似乎有些不簡單。」

「不簡單個屁,不過塊頭比較大一些罷了。」

……

那些炎月組織的成員也知道首領平時的態度都是十分和藹的,所以他們說話也有些肆無忌憚,彷彿不是在執行什麼殺人任務,而是在看首領和對方切磋功夫一般,一個個在那裡閑聊起來,還對他們兩人的招數進行了點評,彷彿華山論劍一般。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

艾德里安和段明飛兩人已經交手三十多個回合,已經漸漸進入關鍵時候,不過勝利的天平已經漸漸傾向於艾德里安這邊。畢竟他的優勢實在是太突出了,即便段明飛實戰經驗老道,每一次面對著對方的進攻,都能夠化險為夷,但是面對著對方十分變態的力氣和堅硬無比的防禦力,還是感覺到心有餘而力不及。

段明飛臉龐已經浮現出一抹潮紅,額頭已經滲出大量的熱汗,粗粗的喘著氣,道:「好本事,我還真的有些小看你了,我段明飛殺人無數,可是像你這麼難以對付的對手,我還是第一次遇到。我承認,單打獨鬥,我不是你的對手。」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他,他已經準備急速朝著後面退去,然後讓自己炎月組織的成員開始消滅掉這兩個人。

可是艾德里安剛才之所以要和對方廝殺,目的就是想要挾制住對方,然後逼退這些炎月組織的成員,所以怎麼可能讓他返回去呢?他雖然平時不怎麼喜歡說話,但是卻並不代筆著他沒有腦子,所以他大吼一聲,一個箭步衝過,右手伸出,想要抓住對方的肩膀。

段明飛看到對方的舉動之後,臉色驟然大變。

他又怎麼會不知道對方的意圖呢?如果自己被對方抓住的話,那這次的任務將會預示著失敗,自己還有什麼臉面在殺手界裡面混呢?他不愧是混跡殺手界的老江湖,老油條,在關鍵的時候,總能夠想到一些與眾不同的東西,所以他身子一扭,猶如毒蛇一般,險險的避開對方迎面這麼一抓,然後右手一甩,一把匕首已經朝著不遠處的索菲亞激射過去。

「可惡!」

段明飛看到對方竟然偷襲索菲亞,臉色驟然大變,急忙朝著後面退了幾步,張開右手,想要抓住那把匕首,可是速度還是稍微慢了一些。這把匕首貼著他的掌心穿了過去,距離索菲亞越來越近,而且對方根本就沒有想到段明飛會把目標轉移到自己的身上,她的臉色瞬間就變白了,想要躲避也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這千軍一發之際,卻見到這把匕首忽然受到什麼重物的撞擊,「噹啷!」一聲,直接掉落在地面上,還輕輕的彈了幾下。

艾德里安愣住了,索菲亞愣住了,就連段明飛也愣住了。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人能夠用有這麼大的本事,可以在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做出這麼迅捷的反應,而且段明飛扔出這把匕首的目的雖然是轉移艾德里安的注意力,可是他也是蓄積了一股強大的內勁,殺傷力還是極大的,根本就不可能有人擋住的。

不過段明飛終於回到自己成員的身旁,心裡多少踏實了一些。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閣下到底是什麼人?還望出來一見,我段明飛在這裡有禮了。」

看書輞小說首發本書 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人也是驚魂未定的朝著周圍掃了幾眼,想要看看剛才那個救了索菲亞的人是誰,可惜卻並沒有看到任何多餘的人影。

段明飛看到自己說了半天,竟然沒有人理會自己,登時心裡也是暗暗有些火大。

自己怎麼說也是炎月組織的首領,對房間竟然擺出這副架勢,也太不把自己放在眼裡了吧?還是他認為他能夠拯救面前這兩個人呢?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既然閣下不願意露面,那就休要管我們的閑事!」說到這裡,略微停頓片刻,一臉猙獰的說道,「動手,給我解決掉他們兩個人。」

「唉,真的好沒趣啊!」

就在這個時候,距離他們大約有十幾米遠的一棵大樹上面,傳來一名女子清脆的聲音,緊接著便看到她從樹上縱身跳到地上,緩步朝著他們這些人走過來,沒好氣的說道:「本來我們就知道這裡沒有什麼高手,都是一群菜鳥,大家都不想來的,誰讓我划拳輸了呢?」她又瞪了艾德里安一眼,道,「你說你這麼大一個男人,連這些菜鳥都搞不定,你說你還有什麼用呢?我如果是你的話,早找一塊豆腐撞死算了。」

艾德里安看到救了索菲亞性命的竟然是一個漂亮的年輕女子,登時有些驚訝的說道:「是,是你救了她?這,這怎麼可能?」

這名漂亮女子微微聳了聳香肩,道:「為什麼不能是我?」

艾德里安倒不是對女人有什麼意見,只是覺得殺人這種事情,還是男人來的比較妥當,女人即便是再厲害,又怎麼可能是男人的對手呢?就比如說克洛迪雅,或者是索菲亞,她們兩個人。雖然她們實力很強,但是卻絕對不是自己的對手。

他發現這個漂亮的女子年齡似乎比索菲亞還要年輕幾分,可是氣勢卻比自己強大出許多,讓他心裡也是暗暗有些吃驚,急忙問道:「你,你到底是什麼人?」

「哦,不好意思,我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羽月美沙,是r國人,被他指派到這裡,保護你們的安全!」這個漂亮的女人笑眯眯的說道。

沒錯!

她就是羽月美沙!

她們在接到唐軒的電話之後,便對於唐軒的分散敵人力量的計劃產生了爭執,絕對即便對方有五個組織,那又有怎麼樣呢?只要大家聯合起來,照樣把他們干翻,沒有必要分散他們的力量,可是唐軒一項都是說一不二的人,他們即便是再反對,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所以最後對於如何支援阿金和克洛迪雅,以及艾德里安和索菲亞他們這兩路產生爭執,覺得這兩路因為沒有唐軒的存在,所以敵人的實力肯定很弱,不值得過去,所以最後爭來爭去,決定以划拳來決定輸贏,結果最後落到小白他們幾個人和羽月美沙的身上。

羽月美沙現在怎麼說也是暗勁一重境界的實力又怎麼會把炎月組織這樣的實力放在眼裡呢?她滿不在乎的打著哈欠,沒好氣的說道:「本來划拳的時候,應該是我贏得,結果他們幾個人使詐,我就被打發到這裡了,看你們兩個人似乎沒有受到什麼傷,可是你們的速度也太慢了吧?我在這裡足足躺了二十分鐘,都快要睡著了。」

索菲亞看了看對方,有些疑惑的說道:「難道唐先生只請你一個人過來?」

「是啊,這裡只有我一個人,難道你嫌人少嗎?」羽月美沙擺了擺手,很不滿的說道,「他們都不想過來,那就只有我過來了,其實對付他們這些人,真的用得著我嗎?唉,頭疼頭疼,為什麼這麼多瑣碎的事情非要找我呢?還不如待在酒店裡面睡覺,一個女人如果睡覺時間不夠的話,會變醜的,我可不希望他討厭我。」

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個人都傻眼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們兩個人面對著炎月組織二十多號人的時候,都是說不出的緊張和害怕,可是對方卻絲毫沒有任何害怕的意思,就彷彿出來散步的一樣,這差距也太大了吧?

索菲亞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可是,可是他們有二十多號人,你一個人似乎有些不夠,我們是不是應該想個對策,先離開這裡再說呢?」

誰知道羽月美沙沒好氣的說道:「不過是二十幾個廢物,有什麼大驚小怪的?我帶你們離開這裡就是了,」她朝著段明飛他們這些人擺了擺手,道,「好了好了,這裡沒有你們的事了,你們可以離開了。我今天心情不好,別逼我動手哦。」她說著這句話的同時,便要帶著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人離開這裡。

段明飛頓時差點被羽月美沙活活的氣死。

這個r國小妞的膽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把自己炎月組織的二十多號人看成是擺設,她真以為她能夠憑藉一個人的力量挑戰我們炎月組織的二十多號人嗎?簡直就是痴心妄想。

他緊咬著牙齒,大聲叫道:「你走可以,但是留下他們兩人。」

羽月美沙眉頭輕輕一挑,饒有興趣的說道:「哦?如果我不同意呢?」

段明飛一臉瘋狂的叫嚷起來:「那你們三個人都統統留在這裡好了,開槍,給我殺死他們,一個不留!」他朝著那些槍手下達著命令。

那些槍手聽到他的命令之後,都紛紛舉起手槍,朝著他們三個人激射過去,無數的子彈簡直就像是子彈雨,把他們三個人都籠罩起來。

羽月美沙卻是擋在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人的面前,一個人承受著這麼多的子彈。

艾德里安和索菲亞兩人都嚇了一大跳,想要出口提醒她一句,可是卻發現這些子彈在距離羽月美沙還有半米遠的時候,都紛紛掉落在地上,彷彿被什麼東西擋住一般。

艾德里安臉色驟然大變,失聲叫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是她的內勁把這些子彈擋住了!」索菲亞很快就看出其中的原理,低聲說道。

「什麼?用內勁把這些子彈擋住了?這,這怎麼可能?」艾德里安驚訝的差點讓下巴掉在地上。因為他知道憑藉自己的內勁,根本就擋不住子彈的射擊,更不用說對方一口氣激射出幾十發子彈,這也就是為什麼現在許多殺手組織裡面還有大量槍手的原因。

即便那些習武者達到明勁五重境界,也抵不過一顆子彈!

索菲亞卻是使勁點頭道:「沒錯,她的確是用內勁擋住了那些子彈,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她的實力要遠遠比我們強出許多,甚至是暗勁境界的實力。」

「暗勁,暗勁境界?」

饒是艾德里安一直都保持著冷靜的心態,此時的臉色也徹底變了。

因為這是自己這輩子一直追求的目標,可是想要達到暗勁境界,那是何等的艱難?可以說一百個明勁境界的高手裡面,能夠有一個人達到暗勁境界,那就已經是奇迹了,更不用說想要成為明勁境界的高手,也是相當困難的。

索菲亞深深嘆息了一口氣,道:「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唐先生只派她一個人過來了,因為只要有她一個人,就絕對沒有人能夠傷害到我們,這些人現在算是栽在她手裡面了。」

羽月美沙自然已經聽到他們兩個人的對話,不過她並沒有放在心上,而是擋住對方第一波子彈的進攻之後,一臉微笑的說道:「看來你們這些人還真是不聽勸,那我只有把你們統統變成屍體了。」她右腳猛地一踩地面,剛才那些掉落在地面上的子彈紛紛的彈起來,距離地面足足有一米多高。她右手猛地一甩,那些子彈立刻朝著段明飛他們激射過去。

段明飛他們怎麼會想到這個女人如此的彪悍呢?十幾把手槍都殺不死的對方。

他看到對方竟然遙控著這些子彈,反而朝著自己這邊射擊過來,登時臉色大變,急忙叫道:「趕緊趴下,這個女人太厲害了。」

炎月組織的那些成員聽到他這句話之後,二話不說,都紛紛的趴在地上,可是還是有一部分人速度稍微慢了一拍,結果就被這些子彈打穿了身體,變成了馬蜂窩,無數的子彈眼不斷的噴洒著鮮紅的血液,彷彿開閘的洪水,而他們一個個都是眼眸圓睜,直挺挺的倒在地上,直到臨死的那一刻,他們都不明白,這個女人為什麼子彈打不死呢?

僅僅一眨眼的功夫,炎月組織這邊便死了七八人,戰鬥力喪失三分之一。

羽月美沙輕輕搖了搖頭,有些失望的說道:「看來我的技術還是要稍微差一些,我原本是準備一口氣把你們全部殺死的,結果還是有這麼多的漏網之魚,那我只有再次動手殺死你們了。」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她已經緩緩的抬起右手。

段明飛知道自己剛才下令開槍,已經激怒對方,可是對方一旦出手的話,那自己這邊僅剩的這些人肯定都會被對方殺死的。為了能夠給炎月組織留一點點實力,所以他急忙說道:「這位,這位小姐,請你先住手,我,我知道我們不是你的對手,不過請你給我們一次機會。如果你能夠放過我們,我願意把我的所有資產,一億米元全部奉獻給你。」

「哦?你這是收買我了?」羽月美沙半眯著眼睛,反問道。

「不,我們是用錢來買自己的這條性命!」段明飛一字一頓道。

「如果我拒絕呢?」羽月美沙問道。

段明飛深深吸了一口氣,道:「那我們將會和你誓死對抗到底!」

羽月美沙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一般,說道:「哦?你說什麼?要和我誓死對抗到底?你以為憑藉你們幾個人,就有資格和我對抗嗎?你們不會是在開玩笑吧?」

「我們,我們沒有其他的選擇,只有以命相搏!」段明飛也知道自己這些人實力很弱,但是這個時候怎麼能夠弱了自己的勢頭呢?所以他也是斬釘截鐵的說道。

看書王小說首發本書 羽月美沙的身上忽然爆發出一股股強大的殺氣,冷冷的說道:「既然這樣,那你們就動手吧?我倒要看看你們能夠有什麼本事。我剛才已經給過你們機會,可是你們自己不珍惜,那現在就別怪我心狠手辣了!」

她是什麼人?

她可是九幽邪門裡面的赤星聖女,也幫組織執行過許多任務,雖然不能說殺人如麻,但是死在她手裡面的人絕對不在少數。雖然說她跟了唐軒之後,那股暴虐的氣息已經收斂許多,但是這並不表示她就不會輕易殺人,更何況這些人都是殺手,即便殺死他們,似乎唐軒也不會怪罪自己,那自己何不練練手呢?

段明飛他們這些人登時都感覺到羽月美沙身上爆發出來的氣勢,真的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彷彿要把自己吞噬到一般。他們原本剛才已經趴在地上,可是現在卻感覺到自己背上猶如一座泰山壓著一般,讓自己幾乎都喘不過氣來,臉龐都已經憋得紅彤彤的,和喝醉酒差不多,渾身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樣的實力?竟然會釋放出這麼恐怖的氣勢!

段明飛他們這些人心裡說不出的懊悔和害怕。

如果說他們遇到的是比自己稍微厲害一些的高手,那自己還能夠有拼一拼的能力,可是這個女人的實力比自己高出那麼多,瞬間就可以秒殺掉組織裡面的所有人,那還如何去拼?大家見過野狼和老虎拚命的,可是見過綿羊和老虎拚命的嗎?

如果剛才人家已經答應放過自己的時候,自己沒有下達那個命令,那該有多好?可是世界上什麼葯都有,偏偏就是沒有後悔葯。看來這次炎月組織真的要毀在自己手裡面了。

「這位小姐,我能否向你提出一個要求呢?」段明飛忽然開口道。

「哦?你現在還有資格和我提要求嗎?」羽月美沙似笑非笑道。

段明飛被她這句話噎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對啊。

自己向人家提要求,可是又有什麼資格呢?一般都是勝利者向失敗者提出要求的,哪兒有失敗者向勝利者提要求的道理?那自己還有什麼提出要求的依仗呢?

段明飛略微思考片刻,道:「我,我可以告訴你們是誰把這個任務交給你們的。只要你們把他們解決掉,我相信一段時間裡面,絕對沒有人敢找他的麻煩了。」

「哦?原來你的依仗是這個,可是除了你之外,似乎還有其他四個組織的首領,我為什麼要聽你告訴我呢?似乎有你和沒有你,意思不是很大,如果你只能夠拿出一點這些東西,那就太沒有什麼誠意了!」羽月美沙一臉微笑的說道。

「我,我……」段明飛原本是想繼續說錢的,可是剛才已經說過一次,人家根本就沒有放在眼裡,自己在說一次的話,那豈不是自討屈辱嗎?可是自己除了這兩個依仗之外,也沒有其他可以讓對方答應自己要求的資本了。

誰知道就在這個時候,艾德里安忽然走到羽月美沙的面前,沖著她深深一鞠躬,道:「這位美麗的小姐,我能否幫他求個情呢?」

現場的其他人看到他的這個動作之後,都愣住了。

因為段明飛這些人是來殺死艾德里安和索菲亞的,他怎麼會幫段明飛他們求情呢?這太古怪了吧?簡直比太陽從西邊出來還要古怪。

段明飛也有些摸不著頭腦的問道:「你,你在幫我求情?」

「沒錯,我希望這位小姐能夠放你們一馬!」艾德里安斬釘截鐵的說道。

羽月美沙頓時對這個外國人的興趣增加了許多,饒有興趣的問道:「哦?你讓我放了他們這些人?為什麼?他們剛才差點殺死你們,你知道嗎?」

「我知道,如果不是你的出現,我們肯定被他們殺死了!」艾德里安肯定的點了點頭。

「那你為什麼還要幫他們求情呢?似乎沒有任何的理由!」羽月美沙反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