眉目如畫,神態安詳,沒有亡故人常見的青臉白唇,血痂遍布,骨瘦如柴,更無陰沉的死氣發散。

反而面色紅潤,唇若點絳,肌膚勝雪,隱隱約約透露出一股勃勃生氣。

氣色甚至比之生人還要好些。

彷彿真的只是在安睡,等待某一時刻便會轉醒,重臨人世間。

牛蠻伸出左手,手心朝上,五指攤開,向上屈伸、彎曲、回攏,一股無形的氣勁將夢冰雲輕柔地托起,飄出棺槨,懸浮半空。

一陣微風拂過,柔順烏黑的髮絲隨風而動,白衣勝雪,襯託夢冰雲如同墜落人間的仙子,聖潔,寧靜。

「九玄彌羅,聖心四象,截天斷地,造化靈機,一點生機藏日月,半縷精魄還復生。」

盯著面前靜靜漂浮的身影,牛蠻忽然面色一肅,雙手串蝴蝶一般飛舞不停,手指連動,指訣如飛,一道道玄妙的法印或急或緩,自牛蠻手中飛出,被牛蠻打入夢冰雲體內。

旭日東升,朝霞片彩,時間一點一滴地過去,牛蠻手下的動作也越來越快,最後竟只剩下片片殘影。

快到極致。

「九九化生,返本歸元!」

牛蠻一聲厲喝,手上動作猛的一頓,旋即以一種極為扭曲的方式徒地一轉,對著夢冰雲的眉心一點。

一點流光自指尖躍躍欲出,熒光如火,清暉爍爍,一股玄奧氣息驀然生出,自夢冰雲體內傳出。

一道青光自其體內散發而出,彷彿受到號召,與牛蠻指尖靈光相呼應。

這是牛蠻兩年前初到玉京時,藏在夢冰雲體內的一道法力,為的便是今天。

雖然洪玄機被牛蠻一絲神魂控制,但做戲做全套,對於夢冰雲,牛蠻並未因此而手下留情。

只是吩咐洪玄機在夢冰雲身死時以秘法護住其肉體內的殘存生氣。

又命其提前在此地布下一門地元聚魂陣法,以牛蠻體內那道法力為引,聚攏天地間沒有溢散的殘魂,汲取大地精氣滋養身軀。

而今,終於時機成熟。

「夢冰雲,此時不醒,更待何時?」

牛蠻一聲大喝,聲音如悶雷在心頭炸響,滾滾雷動。

「醒來!」

「醒來!」

……

聖心復元術,牛蠻當初自風雲世界得到帝釋天的《聖心訣》后,結合自身所學,參悟諸般秘法創出的秘術。

藉助大地、山川、草木等自然之力,只要肉身完好無缺,便可以神秘力量導引,聚集天地一點殘存遊離的生機,達到類似於「起死回生」的效果。

當然,牛蠻這門秘法比起帝釋天的《聖心訣》而言不知強大多少倍,雲泥之別。

凡事皆有度。

似這種逆天秘術要順利施展,自然也有諸般限制。

其一便是肉身完好,且亡者死去不超過兩年。

其二便是有蘊含強大生機的靈物為引。當初,帝釋天是以體內鳳血為媒介,而牛蠻卻是以秘法截留自身殘存生機。

其三便是這種秘術有殘缺,被施術之人會被施術者操控,生死不由己。

「嗯!」

一聲輕嚀突兀響起,恍如花開,輕微又格外引人注意。

夢冰雲悠悠轉醒,雙眼朦朧,茫然地望向四周,良久才找好焦距,目光緊緊盯著牛蠻。

卻是一場生死夢,記憶消散,雖然起死回生,但腦子空白一片,茫茫如一張白紙,一時半刻難以想起往事。

唯有日後等待時機,或者隨著時光流逝,慢慢將養恢復。

「嗒!」

一點血珠被牛蠻彈出,在空中劃過一道優美弧線,沒入夢冰雲體內。

這滴精血不過來自一位不知何時死於牛蠻手中的散仙,內里力量溫和,卻是最為適合夢冰雲。

她先是道心被破,一身傳承自太上道的精深修為毀於一旦,根基毀壞,又經歷生死,身體虛弱不堪,內里早就一團糟。

牛蠻既然要用她,自是希望她越得用越好,否則以她的身體,即使迴轉過來,怕是蹉跎數年,也要油盡燈枯。

這自然不是牛蠻希望看到的。

雖是記憶殘缺,但夢冰雲修鍊的本能還在,得了精血滋養,她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變化著,氣血充盈,陽血氣剛,滾滾如潮。

武生

武徒

武士

武師

……

一直到靈肉合一,熬煉骨髓的大宗師境界才堪堪停下。

不僅受損的根基補足,修為更是火箭一般地躥升。

「多謝主人再造之恩。」

夢冰雲上前對著牛蠻拜道,隨著牛蠻擺手,起身立於牛蠻身後。

「此間事了,我也不在逗留,這是一滴天仙精血,你可服用,將這具肉身悄悄突破至人仙境界,爾後憑著這人在大乾身份廣積天材地寶,一面協助那楊盤壯大大乾,讓其儘可能的強大,一面藉助其力量,熬煉這具肉身,儘可能地撈盡好處,提升修為。」

牛蠻再次拿出一滴精血,對著洪玄機吩咐道。

旋即便身子一動,帶著夢冰雲破空而去。

……

大乾九十九州,恆州,方家祖屋。

平靜的虛空布帛般被撕裂,一道裂縫出現,牛蠻身形一閃,出現在方家祖屋內,以他如今修為,只要不是造物主級別的強者,別想發現他。 楚修塵的眉頭頓時的一簇,厲聲喝道:「你們吵什麼?」

一股自然的與生俱來的威嚴頓時瀰漫而出,嚇得那個大夫一屁股的做到了地上。

楚修塵方要說話,懷中的女子卻是嚶嚀一聲,嬌軀輕輕的一顫,美眸緩緩的睜開。

你妹的白靈,你們就不能靜上一會,讓本小姐好好的享受一下這久違的溫馨?

眼看這楚修塵即將暴怒,她只好悠然的醒轉藉以扭轉這樣的一個似乎是一觸即發的狀態。

「白靈……」虛弱的聲音出口,似乎是馬上就要掛了的氣息:「不要吵了……我們回家去……」

「怎麼回啊?」白靈甚是配合的苦兮兮的湊上來:「三小姐,把你的身子是這般的虛弱,怎麼還能走回啊?」

「我送你們回去吧……」楚修塵連忙的低聲說道:「我的房子已經這樣了,想來還是需要臨時的找個住處……」

「不如你們就暫時的住到我的家裡吧……」洛舞煙有氣無力的凝眸溫情無限的看著面前的羽睫深幽,唇語呢喃:「我的家裡雖然是簡陋一些,可是終究的還是可以住人的……」

「我們的家?」肉包子頓時的甚是興奮的湊上前來:「我們的哪一個家啊?」

白靈頓時的一手捂住了他的嘴,訕訕道:「這樣倒是挺好的……這位公子,麻煩你先代我照顧一下我們家的小姐,我回去收拾一下……」

說著,也不管人家是否同意,隨手的拎著肉包子的衣襟將他直接的拎了起來,一溜煙的近乎小跑一般的飛速的離去。

若水瞠目結舌的看著那主僕二人的自作主張,臉色頓時的微沉,低喝道:「這是我們的家,我們哪裡都不去,就在這裡……」

「娘親,那我們晚上睡在哪裡啊?」躍躍的小臉微微的揚起,疑惑道:「要是下雨了怎麼辦呢?」

洛舞煙滿臉的愧疚的看著楚修塵,眸光似水,帶著無限的誘惑溫馨:「是我的到來才引發了你們房子的倒塌……就讓我彌補一下我的過錯吧……只是,你們明日的婚禮……」

楚修塵似乎是一時之間沉溺在了那一泓的凈水之中一般,只是痴痴的看著她的眼眸,竟然的忘記了回答。

若水的心頓時的一沉,楚修塵竟然是依舊的這般的對他,這絕對的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眸光微垂,落在了女兒的身上,略一用力,頓時的將躍躍推到了在楚修塵的身上。

受到驚嚇的躍躍頓時的「哇」的一聲的哭出了聲,也是頓時間的將楚修塵的魂魄給直接的拉了回來。

人家的女兒哭了,洛舞煙自然的是不好繼續的在賴著人家的那個名義上的爹不放,只好悠然的坐起了身,眸光淡水無痕的看著一臉得意之色的若水。

「這成親是一聲之中的大事,哪能的就能在這露天之中舉行呢?這未免的是太對不起姐姐這樣的人了,倒是不如將這婚禮的日子后推十天,等到尋找到了合適房子在成親也是可以的……姐姐,想來不是很急這十天的吧?」 「我絕不會允許你這樣的魔族,留在慕顏身邊!」

雲若寒的心一點點往下沉。

寧煦!

是最恨魔族的絕命公子寧煦!

無論雲若寒有怎樣的理由,無論他奪舍雲吉峰身體的時候,雲吉峰是不是已經死了。

奪舍,終究是邪魔之道。

只看當初寧煦為了魑吻是魔獸的事情,就死咬著小師叔不放,就知道,他也絕不會放過自己。

而此時的雲若寒,三魂七魄俱損。

又剛剛與雲吉峰的身體重新融合,想要再次脫離,唯有魂飛魄散一途。

面對寧煦,他連半分的勝算都沒有。

雲若寒低下頭,看向滿身血污,依舊在昏睡的落雨。

緊握成拳的雙手緩緩鬆開,嘴角勾勒出一個釋然的笑容。

「我,確實是奪舍重生的邪魔。」

他抬起頭,看向已經緩緩落地的寧煦,聲音沙啞而平靜:「但小七不是,他是堂堂正正的靈修,他是無辜的。」

「你可以殺了我,但求你,把小七送回小師妹身邊,讓小師妹救他。」

寧煦冷酷無情道:「只要證明他不是魔修,也不會包庇邪魔,我自然會把他送到慕顏身邊醫治。」

雲若寒最後看了一眼落雨,伸手輕輕將他臉上的草屑拂去。

「小七,對不起,大哥再也不能守著你了。」

他淺淺笑了笑,隨後抬頭閉上眼睛,平靜地等待寧煦取走他的性命。

嗡——!

弒魔劍發齣劇烈的嗡鳴,驟然出竅,朝著雲若寒的心臟直襲而去。

然而,預期中的疼痛沒有襲來。

雲若寒整個人都被撞飛出去。

他猛一睜開眼,才發現落雨竟不知何時醒過來,擋在他面前。

生生用那雙早就血肉模糊的手,擋住了寧煦的弒魔劍。

當然,這也是寧煦發現落雨撲過來,才收了附著在弒魔劍上靈力的緣故。

否則落雨這雙手,早就直接被廢了。

「絕命公子,你幹什麼?!」

落雨顧不得去看一眼自己鑽心般疼痛的雙手,狠狠瞪向寧煦:「我大師兄招你惹你了,你要對他下殺手?!」

寧煦握住飛回來的弒魔劍,冷冷道:「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誅之。從他奪舍旁人身體開始,就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落雨冷笑:「分明是這具身體主人先死了,我大師兄才借用的。生死之際,別無選擇,又不損人利己,怎麼就算邪魔了?絕命公子你該不會每日執著於誅殺魔族,執著的都魔怔了吧?」

寧煦嗤笑一聲:「奪舍乃魔修之道,無論是否奪人性命,錯就是錯,邪道就是邪道!我寧煦立誓斬盡天下魔族,今日豈容他從我手中溜走。」

「更何況,如這等邪魔,竟然還潛伏在慕顏身邊,究竟有什麼企圖?」

說到這裡,寧煦眼中翻湧起瘋狂的殺意。

額頭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眼底紅血絲翻湧。

整張臉瞬間變得瘋狂而猙獰:「我絕不會容許你將慕顏誘入歧途,我絕不會容許這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藍落雨,你包庇雲若寒,是要與這魔修同流合污了嗎?」 恆州,方家。

大乾有名千年的世家,詩書傳家,底蘊深厚,亭台樓閣,殿宇廊檐,綿延數里的牆面上盡皆鐫刻文章道理,諸子文篇。

方圓數里內,便可聞朗朗書聲入耳。

僕婦豪奴儀態規整,進退有度,目不斜視,各司其職,行事一絲不苟,盡皆彰顯世家豪門的氣度風範。

方家祖宅,方家發跡之根本,世家祖廟之所在。

幾座瓦房,兩處院落,青苔石上走,壁虎牆中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