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了這一族的人之後,許楓自然會栽贓到和血海古族有仇的人身上,身為西疆古族,要找和血海族古族有仇的太好找了。許楓很快就找到兩個惡貫滿盈的人身上,然後就開始追殺他們。

當然,追殺的時候『剛剛好』被血海族的高層長老看到,看到許楓的實力驚為天人。在許楓斬殺了這兩個合天之境后,血海宗的高層就找他。

許楓這時候就開始編謊話,說原本是血海族偏族的族人,因為兩個血海古族仇人報復,族人被殺的乾淨,他趕回來正好見到,於是追殺這兩人。

對於許楓的話,血海族高層很快就查實,許楓所說的偏族確實全族被殺。而這兩個許楓殺的合天之境也是恨血海族入骨的強者。加上許楓一手正宗的血海功法,他們再也沒有懷疑。就當許楓是那個偏族唯一活下來的強者,於是帶許楓回了血海主族。

以許楓的實力,出來接待這些古族的人是足夠了。於是,就有著這一幕。

許楓看著不少人對著他投來驚訝的目光,許楓嘴角帶著幾分笑意,喝著這些瓊漿玉液,感受到瓊漿中滲透進許楓肉身中的靈氣,有著舒暢。許楓心想,難怪古族的人修鍊快捷,就憑藉這些吃喝的東西,就要比起別人快個幾倍。

當然,這樣的瓊漿靈氣想要提升他實力是不可能了。

第二更,最近一段時間都頭疼,不知道是什麼緣故。就更到這裡吧。這裡會是一個大高.潮,同時,期待華夏血脈蘇醒的恐怖和震撼……另推薦朋友書,花都特工 「血長老,既然皇子要選隨從,不知道選出來了沒有?」許楓隨著血海古族長老陪著各大勢力強者,各大勢力中有巴結血海古族的,同樣有敵視血海古族的。而面前開口的這人許楓許楓也認識,把他帶回血海主族的長老和他說過,這是一直敵視血海古族的程家長老程平。

程家在西疆雖然比不上血海古族赫赫有名,但是也不容小視。當年也在圍殺華夏族中得到無窮好處,把以前同樣屬於三流世家的他們,一舉提到媲美現在古族的地位。

至於程家和血海古族的恩怨自然才從上古就存在,特別是在搶奪華夏族寶物的時候,血海古族陰了程家一把,讓程家一直狗咬狗。

所以,聽到程家的長老開口,血海族的人精神就繃緊了幾分,血海古族長老血遙更是笑道:「呵呵,這是我血海古族內部的事情,不急!」

程家長老搖搖頭道:「話可不是這樣說,程家和血海族相交這麼多年。關心一下不為過吧。呵呵,不過這麼多天過去了。皇子的隨從還未選出來,是不是血海族能做皇子隨從的人沒有啊?」

聽到這句話,血海古族長老瞬間就變的難看了起來。對方的言外之意是,你們血海族年輕一輩中無人!

見血遙不說話,程平更是哈哈大笑道:「不會真的沒有找到吧?是皇子眼光太高了,還是你們血海古族這一代人太弱了?」

「自然是皇子眼光太高了。」血遙哼了一聲,心中卻無奈至極。這皇子的要求也太高了一些,十個隨從居然都要達到名宿頂峰之上的實力!按理說,身為古族十個這樣的隨從應該不能找到!但是壞就壞在,這一屆的年少才俊都集中在血海古族的直系血脈中。身為直系血脈,他們這些人哪裡願意做別人的隨從,這才導致皇子的十個隨從沒有找齊。

也正是這個原因,他們才放寬條件,可以從外界招人!

「或許是吧!」程平笑道,「只不過我倒是聽到謠言,說你們古族無人,吸引古族之外的玄者來做皇子的隨從。不知道有沒有這回事情?」

「只是給外人一個機會!並不是我族無人。」血遙說道。

「那就好!」程平輕呼了一口氣道,「不過謠言一直傳下去也不像樣。不如我幫你一個忙吧,把這謠言洗清楚,告訴別人,血海古族的年輕一輩還是人才濟濟的。程勇,你去!」

「是!長老!」

在這一句話落下,在程平的身邊,一個青年起身騰空而起,遠處的一塊空地,對著眾人拱手說道:「求血海古族各位師兄弟賜教。」

「程平,你這是做什麼?」血遙怒瞪著程平。

程平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道:「我幫你們杜絕謠言,難道你還責怪我不成?或者說,你們血海古族如同外界說的那樣無人?要是不是,那為什麼不敢和程勇一戰?」

「你……」聽到這句話,血遙氣的面色鐵青。深吸了一口氣,看向皇子所在的位置,血海皇子負手而立。他陪著幾個重量級人物,當然以他的實力也能聽到程平和血遙的對話。

目光掃了程平一眼,程平瞬間感覺到自己入了冰窖一樣,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既然程家願意玩,那就接下吧。」血海皇子的話落到了血遙的耳朵裡面,不大的聲音卻讓血遙恭敬稱是。對著身邊的一眾血海族年輕一輩說道,「你們誰先上去?」

血海古族的人見世敵居然敢挑釁他們。早就怒火中燒了,此時聽到血遙的話,其中一個年少俊才終於忍不住,騰空而起,落到了程勇的對面:「我先來!」

「哈哈!血海古族果然有膽氣!」程平哈哈大笑道,「我們兩家的年輕一輩好久沒有切磋了。這一次就接著這個機會,好好切磋一番如何?」

血遙得到了皇子的話,自然不會怕程平,哼了一聲說道:「如你所願又如何?」

程平大笑,對著場中的程勇喊道:「程勇,不用留手,生死有命。」

說完這句話,程平轉頭看向血遙:「血遙長老認為呢?既然要打,難免收不住手腳。既然這樣,還不如讓他們隨意發揮,生死有命。」

「自然!」血遙哼了一聲,他已經看出來了。程家是來攪局的,而且看另外幾家長老也蠢蠢欲動的模樣,怕早就和程家商量好了來落血海古族的面子。

……

前來血海古族的外族人見到這一幕,一個個打起了精神,眼睛閃動著亮光看向針鋒相對的程勇和血家青年。任誰都知道,程家和血海古族兩家不對頭,此時這一幕代表著有好戲看了。

「程勇,你幫血海族皇子殿下選選侍衛。」程平笑眯眯的說道。

「是!長老!」程勇對著程平的方向拱了拱手,隨即看向他對面的青年說道:「世兄!請出招!」

「哼!」血海族青年也是一個桀驁不馴的人物,雖然比不上直系的那些變態。可是在偏族之中也算不錯,才二十五歲不到的年紀,就達到了霸主頂峰的層次。儘管離皇子殿下隨從的條件相差甚遠。可是慢慢修鍊下去,將來在古族混個長老的地位還是不難得。

可是面前青年的囂張讓他怒火中燒,全身的力量湧上拳身,一拳撕裂空間。牽動天地,狠狠的砸向程勇:「今日就告訴你,血海族不是你能挑釁的了的。」

程勇見到對方轟來的這一拳,嘆了一口氣搖搖頭說道:「就這樣的實力也敢上台,難道血海族真的無人不成。咳,要是真如此的話,那真是可惜了。」

在程勇說完這句,他一掌輕輕的推了出去,這一拳沒有多大的威勢。可是這一掌和對方的氣勢如虹的拳頭碰撞在一起。對方的拳頭上瞬間就傳來了骨裂之聲,隨著這聲骨裂之聲的響起,血海族青年拋飛出去,砸在地上毫無慘叫一聲,股股血液從嘴角湧出,整個身體被血液染紅,骨頭斷裂聲音不斷。這一招居然把一個霸主之境全身骨頭都給震碎。對方死於非命!

「……」

眾人目瞪口呆,一個個獃獃的看著程勇,他們也沒有想到。這程勇恐怖到這種地步,一招把一個霸主頂峰滅殺。他怕是不只是名宿。

「哎呀!你們血海古族的人怎麼這麼不經打,程勇才這麼輕輕的一拳就把他給殺了。你不會怪他吧?」程平笑眯眯的看著血遙,雖然口中詢問,但是得意之色卻不可抑制。

「不會!」血遙咬牙切齒的說道,隨即看了一眼身邊的年輕一輩,對著他們說道,「你們誰上去幹掉他?」

原本一個個氣憤暴怒的血海族年少才俊,這時候卻一個個閉上了嘴巴。避開血遙的眼神,不敢看血遙。程勇太過強悍,不是他們能時對付的。

「我來!」就在血遙氣急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眾人看過去。卻見是皇子內定了一個青年,名血豹,正如他的名字一樣,脾氣暴躁嗜血,實力也極其恐怖,達到了名宿頂峰的層次。更有傳言,他斬殺過一個合天之境。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真的,這都足以證明血豹的強悍。

見到血豹走出來,血遙點了點笑道:「廢掉他,讓他苟延殘息活著。」

「是!長老!」

血豹不說二話,走了出去站在程勇的對面:「血豹!請賜教!」

「呵呵!你就是血豹啊,僥倖殺了一個合天之境的血豹?」程勇笑眯眯的看著對面的青年說道。

「正是!」

這一句話讓眾人一片嘩然,一個個獃滯的看著血豹。沒有想到血豹未到合天,居然就殺了合天之境。他居然能跨越一個級別相戰。

「不錯!這樣的對手才值得我看上一眼。」程鵬笑道,「依舊讓你出手,希望你能多出幾招,不會死的太難看。」

「哼!」如此蔑視讓血豹怒急,血氣從體內噴涌而出,血氣凝聚成一頭巨大的豹子,豹子猙獰兇殘,撕裂空間,空間在豹子的氣勢中被鎮壓。恐怖的力量衝擊而出,撲向程勇。

程勇搖了搖頭:「比起一般的名宿頂峰要強上三分,但是不知道你是如何殺了合天之境的。破……」

在程勇的話音下,整個空間蠕動了起來,空間之力震蕩而出,轟擊在程勇的血豹上,氣勢如虹的血豹居然瞬間被擊的粉碎,這粉碎的同時,程勇的手掌也按到了血豹的胸前,一掌按下,血豹身體內響起了骨裂之聲,整個人飛了出去。

而程勇顯然不準備放過對方,身影閃動,一腳飛了出去,再次響起一連串骨裂聲,一腳把血豹踹進了泥土被埋葬,死於非命!

這一幕,讓所有人都使勁的吞著唾沫。獃獃的注視著程勇。一個曾經殺過合天之境的存在,也在他一招下死亡。那他的實力多強?合天中階?高階?或者更高!

在主峰最高處和幾個威嚴的人在一起的血海族皇子這時候也忍不住看了這邊一眼,隨即皺了皺眉頭。但卻沒有說什麼!繼續轉頭,和幾個和他坐在一起的人談笑風生。

血遙也沒有想到,這個程勇居然這麼強。能一招滅殺了血豹,他的實力最低也有合天中階。這樣的玄者,要是不動血海主族的那些年少才俊,怕是應對不了。可是,主族的那些年少才俊一出手,他們血海族的面子就丟大了。對方隨便派出一人都要動用古族的核心人物,程家不作文章才怪。

想到這,血遙死死的盯著程平,這老傢伙早就計劃好了。偏偏自己等人不得不入套! 「你們可以一起上!」在血遙面色難看的時候,程鵬突然淡淡的說了一句。

這一句話,讓血遙的臉色更加的難看。看向血海古族青年才俊,一個個怒瞪著程鵬,義憤填膺。

「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你們要是有本事,就上來把我干翻。要是不敢,以後碰到我就繞路走如何?」程鵬笑眯眯的說道。

「你找死!」血海古族心高氣傲的一群人哪裡忍的主,一眾人激射而出,把程鵬圍困在中間。

程鵬見到哈哈大笑了起來:「血海古族雖然沒有幾個人才,不過勇氣還是有幾分。」

血遙聽著程鵬帶著譏諷嘲笑的聲音,臉色一片鐵青,死死的盯著程平。

程平對於血遙的怒視絲毫不在意,反而異常的得意。程鵬在程家是一個另類,作為一個偏族的弟子,實力卻媲美主族的弟子。而最重要的是,他們偏族這一代人才輩出,程鵬算不得最接觸的。有人甚至超過了主族的弟子!

而這一代的血海古族,傑出的人物都是主族,偏族中並沒有幾人出彩。程平有信心憑藉著程鵬一人,就能把他們都挑了。

「各位!出手吧!」程鵬看著圍困著他的眾位玄者,淡淡的說道,「十招之內你們能站著。就算我輸!」

這一句話徹底激怒了血海古族的玄者,一個個怒吼道:「你找死!」

一眾血海古族的玄者對望了一眼,凝聚出一個陣法,力量匯聚在一起,撕裂空間,衝擊程鵬而去,力量霸道狂暴,震動空間,有著排山倒海之力。

程鵬卻哈哈大笑了起來:「要是達到合天之境施展如此陣法我還怕,可是你們當中卻只有三個名宿,如何能撼動的了我?」

在他話音落下,他手臂甩動,一道道力量爆射出去。短短時間內,所有的力量就徹底的暴動起來,一股股力量從他體內震動而出,恐怖的力量牽動空間之力,空間之力化作巨大的牢籠,鎮壓而下。

「合天高階!這怎麼可能?」

血遙瞪圓眼睛看著如同江河奔騰而出的空間之力,瞪大眼睛的看著程鵬,帶著不敢置信。這個青年居然達到了如此高的境界,難怪他敢在這裡耀武揚威了。

在血遙的驚駭之中,爆涌而下的空間力量把眾人合力一擊給轟的粉碎,他的身影如同疾風一樣,激射進入場中,拳身橫掃,拳影爆發出恐怖的力量,在這一道道拳影爆射轟擊下,血海古族十多人被一拳拳放倒。

看著或殘或死的血海古族弟子,一個個面面相窺的對望了一眼。任誰都沒有想到,程家的偏族弟子居然有強悍到這種地步的人物。

「程家漸漸有趕超血海古族的趨勢,現在看來果真如此。」

「是啊!一個偏族弟子都這麼強,那主族的精英核心又有多強?說不定能和血海古族的皇子媲美。」

「嘖嘖!血海古族這回臉丟大了,想不到在自己的地盤上都贏不了程鵬。」

「嘿嘿!難道要請主族的弟子出場不成?咳,血海古族落魄了,連皇子的十個隨從都被找不齊。」

「丟臉啊……」

「……」

一句句議論聲讓血海族人面色難看到極點,甚至高高在上和一眾尊貴人物談笑風生的血海皇子都忍不住皺了皺眉頭。

「還有人敢上來嗎?要是沒有!那就算了!哈哈……」程鵬哈哈大笑,「我看你們血海古族確實沒有適合做皇子隨從的人物。咳,可惜了。」

血遙看向身後的血海古族青年,但是知道程鵬身為合天高階,他們如何敢上去挑釁,都低著頭不敢看血遙。

血遙氣急,但是也無可奈何。

錯愛總裁難自拔 「沒有人是不是?我……」程鵬大笑,眼中滿是鄙夷之色。

程平等一眾人這時候也笑了起來,笑的很得意,挑釁的看著血遙,讓血遙整個人面色難道到極致。血海皇子要出世,可是卻被人抽了他一巴掌,這鬧得轟轟動動的出世儀式還有什麼用?這在別人看來就是一個笑話,不僅不能讓血海古族聲名大振,反而會跌入谷底。

眾人也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心想血海古族也不過爾爾。

就在程家一眾人得意,血海古族人一片怨恨的時候,一個淡淡的聲音響起:「讓我試試怎麼樣?」

這一句話讓四周一片寂靜,目光看向說話的方向,卻見一個少年緩緩的走出來。站到了程鵬的面前!

看著這個看似還有著幾分青澀的少年,眾人獃滯之後,突然猛的大笑了起來:「血海古族還真是無人了,居然讓這樣一個少年前來。」

血遙見許楓站出來,他也皺了皺眉頭。他知道這個少年很強,畢竟殺了兩個合天之境。但是,這難道能奈何的了高階合天嗎?

「血瘋!你能對付他?」血遙皺著眉頭,擔心卻有著幾分期望。

許楓笑了笑說道:「他一招能敗別人,我同樣能一招敗他。」

一句話,讓眾人一片嘩然,一個個瞪圓眼睛看著許楓,心想這少年吹牛太會吹了。這是什麼話?一個高階合天他想一招敗了?他當自己是大能不成?就算是合天頂峰,也不可能一招敗了高階合天。

血遙也皺眉,心想這個少年太過猖狂了。想要說什麼,卻終究沒有開口。畢竟此時沒有人能抵擋程鵬了,只能活馬當死馬醫!

許楓站在程鵬的對面,嘴角揚起了一道笑容。許楓之所以等到現在才出手,那是因為這兩族都是殺戮華夏族的兇手,讓他們狗咬狗也好。現在血海古族的人不送死了,那隻能自己來殺程家的人了。

「好大的口氣!」程鵬看著面前這個十八左右的少年,嘴角帶著幾分不屑。

許楓笑了笑並不說話,原本他以為自己不能藉助血骨舍利。可是知道道玄經能把血煉神功練出的血氣都轉化為精純的靈氣后,他就抽取血骨舍利的力量。

血骨舍利的力量配合星陣圖的無窮力量,又有著九疊乾坤訣,許楓在這一個月的時間內。實力居然再有突破,步入了高階合天。

這種瘋狂的修鍊速度簡直是他無法想象的,一個月晉級一階。常人要是聽到,定然會駭然。

反倒是許楓不覺得什麼,畢竟當初他煉化玄雷的時候,可是幾階幾階的跳。

「口氣大不大,試試不就知道了。」許楓笑眯眯的看著程鵬說道,「你一個人或許不是我的對手,要不要把你同伴交出來。免得真的被我一巴掌扇出去,你面子上不好看。」

「不必!還是擔心你會不會一巴掌被扇出去吧。」程鵬盯著許楓說道。

許楓嘆了一口氣道:「果真好人做不得,我提醒你居然不聽。也罷,就送你去死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許楓一巴掌就這樣淡淡的掃了出去,許楓這一巴掌扇出去不快,和正常人一樣,同樣也沒有一點威勢。

眾人看著這一幕,一個個面面相窺。心想這少年就這樣一巴掌還想對付程鵬?

程鵬看著這柔弱無力的一巴掌同樣錯愕失笑,但馬上嘴角就閃過一絲狠辣,一巴掌同樣向著許楓扇了過去,力量滂湃,想要把這個不知死活的傢伙一巴掌扇死。

眾人以為這一戰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了,都已經看到了這個少年被扇死的模樣了。

但就在眾人這麼以為的時候,程鵬卻面色大變。眾人還未反應過來,就見程鵬身影閃動,向著身後瘋狂的退後,速度快如疾風。

可是儘管他如此快的速度,卻依舊避不開許楓那看似軟綿綿的一巴掌,一巴掌毫無懸念的扇在了程鵬的臉上,一聲啪的聲音,讓眾人駭然不敢相信的是。

這一巴掌並不是把程鵬扇飛,也不是在程鵬臉上留下一個巴掌印。而是程鵬的腦袋生生的被扇的脫離了身體,血液從他脖頸處噴涌而出,射了三丈多高。

「咳!真不經扇的,一巴掌就把你扇成這樣了。」許楓嘆了一口氣。

這一句讓所有人深吸了一口涼氣,都獃獃的看著許楓,使勁的吞著唾沫,駭然至極。

「空間之力!」程平也不敢置信的看著許楓,這個少年對於空間之力的掌控達到了非人的地步,空間覆蓋在他的巴掌上,所有的力量都蘊含在巴掌的空間之中,那看似簡單的一巴掌,卻蘊含著無窮的力量。

程鵬小看了對方,所以根本就來不及抵擋,顧著逃跑的他被這一巴掌扇在臉上,就這樣丟掉了性命,丟的很冤!

血遙獃滯之後,也哈哈大笑了起來:「好!好!好!」

血遙連叫了三聲好,想不到他帶回來的這個少年強到這種地步。儘管他對空間力量的掌控精妙到一種恐怖的境地,但是血遙很清楚,要是沒有合天中階的實力,也不可能一巴掌把對方的腦袋扇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