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志遠就把自己給謝老看病,取出彈片,後來參加了特戰隊的過程說了一遍。

霍老聽完后,看著志遠道:「志遠呀,近年來,國外強大的反動勢力,十分猖狂,他們唯恐咱們們國家的經濟實力和軍事實力趕上他們,他們瘋狂的對咱們打壓、禁運、制裁和破壞,保家衛國,是咱們每個中國人的責任,你能參加特戰隊,我很欣慰,我支持你。」

邱老道:「現在,表面上的和平,已經不存在了,特別是咱們周邊國家特戰隊的暗中衝突,十分的激烈,志遠參加特戰隊,很危險呀。」

霍老沉聲道:「危險?有衝突就有流血犧牲,志遠也是咱們霍家的人了,咱們霍家的人,什麼時候害怕過危險?當年我一把大砍刀,衝進嗷嗷撲來的日本鬼子人群中,子彈嗖嗖的在我耳旁飛過,我都不怕什麼危險。」

邱老笑道:「你個老東西,激動個啥?我只是說危險,又沒有讓志遠退出特戰隊。」

歐陽志遠笑道:「爺爺、奶奶,參加特戰隊雖然危險,但是,我會注意安全的,請您們放心。」

霍老道:「志遠呀,你離開湖西市有一個星期了,儘快回西吧,湖西市的工作,離不開市長。」

歐陽志遠道:「爺爺,我已經訂了明天早晨的飛機票。」

霍老道:「明天早晨回去也可以,蕭眉回南州了,我聽說,她要去南韓?」

歐陽志遠道:「蕭眉想把美容養顏膏打進韓國的市場,說是去參加一個國際化妝品展銷會。」

霍老道:「到什麼地方,都是安全第一,蕭眉去南韓,我不放心。」

歐陽志遠道:「爺爺,我給蕭眉找了十名特戰隊退役的戰士,做了她的保鏢,安全應該沒有問題,您放心好了。」

霍老一聽歐陽志遠給自己的孫女找了保鏢,而且是特戰隊退役下來的戰士,他放下心來道:「盡量小心點。」

歐陽志遠晚上沒有出去,陪著爺爺和奶奶說話。

晚上,蕭眉打來了電話,她擔心志遠的安全,當她聽到,志遠已經回到了燕京的時候,蕭眉終於放下心來。

湖西市海陽不凍港附近的一座別墅。

八重俊雄坐在沙發上,喝了一杯清酒。

美惠子快步走了進來,低聲道:「父親,得到可靠情報,中國人最新式的核潛艇,這幾天就要下水了。」

「噌!」正在喝酒的八重俊雄一下子站了起來,他的一雙小眼睛,露出興奮的亮光。

中國人果然在實驗最新式的核潛艇。他們的核潛艇,對我們的國家,威脅最大。

他看著美惠子道:「好消息,一定要監測出中國人核潛艇的動向和數據,咱們的監測系統調試的怎麼樣了?」

美惠子低聲道:「正在加緊調試。」

「八嘎!這麼長時間了,怎麼還沒有調試好?你是想等到中國人的核潛艇消失了蹤影后,才能調試好嗎?」八重俊雄咆哮著,兩眼死死的盯著八重惠子。

八重惠子道:「父親,海陽不凍港正在加緊施工進度,就是夜裡,他們也在施工,整個港口燈火輝煌,而且幾個質量監督員,經常在大堤上巡查,我們不敢調試,害怕被他們發覺。」

八重俊雄冷笑道:「你們在水下調試,他們在大壩上巡視,能看到你們?」

八重美智子道:「父親,蛙人在水下調試,呼吸器能翻出水花,水花在表面上很大,很容易讓人看到。」

八重俊雄冷笑道:「這不是理由,我要的是結果,在中國人實驗核潛艇之前,你們要是調試不好水下監測器,統統的切腹自殺。」

八重俊雄下了死命令。如果自己監測不到中國人的核潛艇,上司也會讓自己切腹自殺的。

美惠子低聲道:「好的,父親。」

八重俊雄一揮手道:「你去監督。」

美惠子道:「是,父親。」

藤田下俊低聲道:「八重君,你還是小心一點為妙,不要抱暴露了,免得前功盡棄。」

八重俊雄道:「都是廢物,飯桶。」

藤田俊霞道:「三島株式會社的藤田一夫,仍舊不加入咱們。」

八重俊雄的眼裡,露出了一抹寒芒,他沉聲道:「所有不加入咱們的人,都不是大倭國的子民,都要清洗掉。」

藤田俊下的眼睛露出灼熱的神采,他早就想幹掉堂兄藤田一夫,把三島株式會社抓到自己的手裡,八重俊雄一直沒有同意,現在,八重俊雄竟然同意了,太好了。

藤田一夫一死,三島株式會社,就是自己的了。

八重俊雄看著藤田俊下高興地樣子,他沉聲道:「下手乾淨一點。」

藤田俊下道:「八重君,歐陽志遠就要回來了。」

八重俊雄十分忌憚歐陽志遠,他一聽歐陽志遠要回來了,他的眉頭皺了起來。

自己派去的人,和三輪家族都沒有幹掉歐陽志遠,真是讓人失望呀。

八重俊雄道:「水下監測系統,一定要在歐陽志遠回來之前,調試成功。」

藤田俊下道:「歐陽志遠這個人,真不好對付,要想個辦法,即使干不掉他,也讓他當不成湖西市的市長,他對咱們的威脅,太厲害了。」

八重俊雄道:「藤田俊下,你有什麼辦法?」

藤田下俊道:「八重君,讓我好好的想想。」

城建局質量監察科的監督組長李強和張虎,今天值夜班。

整個海陽不凍港的建設,進入了加快期,很多建設項目,都是白天黑夜的不停工。

李強和張虎在工地上巡查。

兩人轉了一圈,看到很多質量監督員都在盯著工程,兩人頓時放下心來。

李強道:「張虎,走,到大堤上走走,透透氣。」

張虎道:「好呀,走吧。」

兩人抽著煙,上了大堤。

站在高高的大堤上,微風吹來,帶著海腥的水汽,讓人精神一震。

張虎晚上喝了點啤酒,這時候,有了尿意,他向前走去道:「李強,你在這裡等一下,我去方便一下。」

李強笑道:「不讓你喝啤酒,你不聽,呵呵,喝多了啤酒,就是尿多。」

張虎道:「我不能喝白酒,一喝就上臉。」

張虎說著話,走到遠處的大壩上,對著大海開始釋放。

他看到一個很大的水花,從下面翻上來,嚇了他一跳。

他媽的,這麼大的水花,下面一定有條很大的魚。

張虎連忙提上褲子,趴在大堤上,仔細的看著還在向上翻著水花的地方,他撿起一根廢棄的鋼筋,瞄準了翻水花的地方,狠狠的插了下去。

尖細的鋼筋,狠狠的射進了水裡。

「咕嚕!」一聲怪響,一道黑影從水裡翻出來。

「啊!好大的魚。」

沒等張虎說完這句話,一道寒芒射進了他的嘴裡,射進了他的咽喉。

張虎一聲悶哼,一頭栽進了大海里。

李強聽到了撲通一聲,連忙跑了過來,大壩上已經沒有了張虎的蹤影。

李強就知道不好,他用手電筒照著大壩錢的海面,沒有發現張虎的身影。

不好,張虎掉下去了。

冷汗唰的一下,濕透了李強的後背。

李強看了看四下無人,他沒有喊人。張虎是和自己一起喝的酒,現在掉進了海里,自己不會游泳,又不能救他,要是喊人,等別人趕過來,張虎早就死了。這要追究下來,自己就完蛋了,自己肯定要被撤職開除。

上面三令五申不讓上班之前喝酒。

李強一下子坐在了大堤上,不敢再動。

要是上面問起張虎幹什麼去了,自己就說不知道,兩人分開了巡邏的。

第二天,歐陽志遠離開了燕京,飛機降落到南州的時候,是上午十點多。他到機場停車場,開出來越野車。

志遠撥通了蕭眉的電話。

「眉兒,你在哪裡?」歐陽志遠輕聲的問道。

蕭眉昨天給志遠打完電話,就去了龍海傅山縣。

為了參加韓國國際化妝品展銷會,傅山縣的新老中藥廠,要加班加點的生產出來養顏美容膏。

總經理王福齊已經提前去了南韓,做宣傳去了。

蕭眉正在辦公室里,看生產的進度表,就接到了歐陽志遠的電話。

蕭眉輕聲道:「志遠,你回來了?」

歐陽志遠笑道:「我在南州,剛下飛機,就給你打電話了。」

蕭眉笑道:「志遠,我昨天來到了傅山縣。」

歐陽志遠道:「我以為你在南州,呵呵,你不在南州,我就直接回湖西市了。」

蕭眉道:「你快回湖西吧,你都一個星期沒有上班了。」

歐陽志遠道:「那好吧,眉兒,我回湖西。」

歐陽志遠掛上電話,開車上了高速,直奔湖西市。

湖西市土地資源管理局長丁偉,坐在沙發上,正看文件,秘書敲門。

丁偉低聲道:「進來吧。」

秘書走了進來,輕聲道:「丁局長,永順集團董事長姚文盛到了。」

丁局長一聽姚文盛到了,他的眉頭皺了起來,臉色很不好看。 第四百一十九章阻止

第四百一十九章阻止

姚文盛要的那三塊地,自己看了,那是歐陽市長專門給煤化工企業留下來的,沒有他的批示,誰也不能動那的土地。[`小說`]

現在,歐陽市長不在家,常務副市長唐建勇竟然把那三塊地給了姚文盛。

丁偉知道,自己現在是進退兩難,唐副市長和盧副市長都簽了字,自己能不簽字嗎?

自己要是不簽字,就會得罪唐建勇,唐建勇拿下自己,很輕鬆。

自己要是簽了字,就會得罪歐陽市長,歐陽市長拿下自己,同樣很輕鬆。

這件事,不好辦呀。弄不好,自己簽字還是不簽字,都要完蛋。

秘書李新低聲道:「丁局長,這件事,要請示歐陽市長。」

丁偉看了一眼李新,低聲道:「你給歐陽市長打個電話,請示一下,等姚文盛進來后,你在外面打。」

秘書李新道:「好的,丁局長。」

李新和丁偉的關係很好,這個小夥子,很會辦事,思維機敏,丁偉碰到很多難事,李新都會給丁偉出主意。

丁偉知道,只要李新向歐陽市長彙報這個問題,歐陽市長馬上就會給自己打電話,阻止自己簽字。嘿嘿,只要姚文盛聽到歐陽市長阻止簽字的電話,這件事,就和自己無關了。

嘿嘿,這個主意不錯。

丁偉狠狠的抽了一口煙,低聲道:「請姚董事長進來。」

秘書道:「好的,丁局長。」

姚文盛在新工業城的三塊地手續,就要辦好了,就等著土地資源局長丁偉簽字就可以了。

常務副市長唐建勇和主管國土資源的副市長盧永水都簽了字,只要丁局長簽完字,手續就齊全了,那三塊地,就拿到手了。

姚文盛高興極了,只要這三塊地到手,自己就賺了。再加上湖西市飛機場的投資,自己要在湖西市,大賺特賺。

為了這三塊地,自己已經花費了幾百萬了。

原來自己向歐陽志遠要這三塊地,但被歐陽志遠一口回絕。現在,歐陽志遠不在湖西市,自己正好辦完土地使用的手續,就是歐陽志遠回來了,又能如何?

姚文盛走進了丁偉的辦公室。

姚文盛伸出了手,笑道:「丁局長,您好。」

丁偉站了起來,握住了姚文盛的手道:「姚總,您來了,快請坐。」

姚文盛笑道:「謝謝丁局長。」

秘書李新給姚文盛倒上茶,輕聲道:「姚董事長,您請。」

姚文盛笑道:「謝謝。」

秘書退了出去,關好門。

丁偉笑道:「姚董事長,您怎麼有時間來我這裡啊?」

姚文盛一愣,看著丁偉心道,副市長唐建勇不是給這傢伙打電話了,這不是明知故問嗎?難道丁偉故意裝著不知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