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瞳術修鍊起來,並不是那麼的順利,只因為要過心魔這一關。其他的瞳術,不是沒有心魔關,只是要少很多,也要輕鬆很多,所以,其他的瞳術師並沒有覺得心魔是一道難關。

心魔到來,一個應付不好,極有可能就真成了魔,万俟明曜艱險度過這麼多的心魔關,都是因為有一個愛他的父親,父親的關心雖然並不明顯,可卻早已滲透入平日里的點點滴滴。每一次成功醒來時,第一眼見到的都是父親,父親總是平淡地問上一句,「可還有哪裡不舒服?」,看到他搖頭后,這才起身去干自己的事情。

一想到父親,万俟明曜此時的狀態又好上幾分,再想到如今多了一個惹人疼的妹妹,万俟明曜雖然閉著眼睛,可臉上的笑容卻是暖如煦陽。

「哥哥這是怎麼了?」莞莞小聲問向宮堯煜,「莫不是,那種生物還能製造幻境?」

宮堯煜也覺得很奇怪,他實在是想不到,万俟明曜其實是在開小差,只能佯裝淡定地說了句,「你要相信你哥哥。」

曾芎卻在一旁嘆息著,「唉,這動靜也太小了吧,這還怎麼記研究數據啊。」

莞莞瞪過去,「你莫非還希望我哥哥也變得跟許龍夫婦一樣?」

曾芎趕忙擺著手,「哪敢,哪敢,我哪裡敢這麼想,我自然是想看到你哥哥戰勝001號的那一幕。那、那、那……」

曾芎正說著話呢,餘光卻看到史棋,呃,他的骨頭正在動?!見曾芎看過來,史棋的那張死人臉,竟扯出了一抹詭異的笑。曾芎一身的汗毛豎起,話都說不利索了。

眾人順著曾芎手指的方向,看過去,頂著完好頭顱的骷髏架子竟然以不可思議的速度站立起來,接下來,大家竟還看到一個骷髏架子在跑步?! 什麼情況?!皇甫景天和曾芎進來的時候都已經對那副骷髏架子做過檢查了,沒有生物跡象,也沒有氣息。不應該會有如此的反應啊。

只見他先奔著万俟明曜而去,快靠近時,突然又轉了個方向,竟向著控制室的右側跑去,這右側用肉眼看只是一道牆壁,莫非,是內有乾坤?

宮堯煜先一步追了上去,還剩一步的距離,骷髏便已經倒下了,宮堯煜仔細一看,骷髏的臉上正覆蓋著一隻冰藍色的生物。

「呀,還真有用?!」莞莞看了看手中的槍,又看了看被冰藍色生物糾纏住的骷髏架子,「這玩意兒竟然對骷髏也有用。」

曾芎此時已經小跑了過去,蹲在一旁,迅速進入了醫者的狀態。宮堯煜守在旁邊,他緊盯著骷髏的頭部,骷髏的頭部突然出現異動,宮堯煜立馬抓住曾芎的肩膀往後拽,一塊很小的深藍色物體從眉心處沖了出來,直奔曾芎而去,還不等宮堯煜有所動作。

冰藍色生物也突然有所動作,密密麻麻編織成網的觸角追了上來,眨眼功夫就將深藍色的物體給包裹住,做完這一切后,它便又回到了骷髏的身上。

曾芎嚇得半天都回不過神來,等回過神來后,竟說了一句,「莫非,這冰藍色生物正是001號的剋星?呀,剛剛那一幕怎麼就沒拍下來,就該慢動作回放一遍,這多有研究價值呀!」

曾芎說著,又回頭看了看万俟明曜,他特別想跟万俟明曜說一聲,能不能將001號留一點,給他做研究。可他也只敢想想,並不敢問出口。

万俟明曜沒過多久就睜開了眼睛,莞莞趕忙跑了過去,「哥,怎麼樣了?你有沒有事啊?」

万俟明曜的眼睛突然就藍了一下,莞莞嚇得立馬用生物槍對準他,万俟明曜笑著捂住槍口,「跟你鬧著玩兒呢。」

莞莞只是警惕地看著他,「說!你到底是不是我哥哥?」

「得,賴我,玩過頭了。丫頭,你這是不相信我能戰勝這麼個玩意兒?」

莞莞慢慢放下槍,「你真的是我哥哥吧,不許嚇我的~」

「哎喲,不要撅著嘴,好像要哭了似的。來,哥哥哄哄你。你先往後退一點。」

莞莞小小地退了一步。

「多退點。」

莞莞搖搖頭,堅定地站在原地。

「行,那就站著吧。我就是怕把你噁心到,要是看了受不了,就把眼睛閉上。」万俟明曜囑咐道。

「知道了。」

万俟明曜將手放在後腦勺處,手慢慢的往後拽,竟然還拽出了一團深藍色的生物,這扯拽的過程,確實是有些噁心。它還在動彈著,可顯然已經有氣無力了,它現在的體型也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一。

「這是?」

「留下了一些。」

「二哥,那,你這是成功了?」

万俟明曜嗔怪道,「丫頭,你這話有些多餘了,自然是成功了。」

莞莞走到哥哥的身後,看看他的後腦勺,「一點傷口都沒有耶。」

「這有什麼可驚訝的。」

「還有其他的五分之四,都已經被你融入體內了?」

「嗯。」

莞莞好奇的問道,「有什麼作用呢?」

「這得等我以後慢慢摸索,剛融合,我現在也說不明白。」

「要不,以後我也這樣試試。」

「莞莞,不要學我。」

「可是,你能做我為何不能做?」

「這種修鍊方法,是我好幾次碰到危險,為了活著,才逼不得已琢磨出來的,哪怕是我做起來,也得小心謹慎。你呀,就乖乖聽你師父的話,按部就班的來,千萬別學我。」

「我墨瞳術這一塊,確實是要弱上不少。紅紅不喜歡我學這些,那個師父,他好像有什麼事,都好久沒有聯繫過我了,我也挺擔心他的……」

「你師父非常人,不會有事的。」万俟明曜安慰道,「丫頭,介紹個朋友給你認識?」

「啊?」

万俟明曜一笑,莞莞的面前就出現了一頭長得有些像鹿的黑色動物,它大約才到莞莞的膝蓋處,體型健美,身上一根雜毛都沒有,毛色發亮,忽閃忽閃的大眼睛,靈氣十足,又透著些許的溫柔。莞莞一下子就喜歡上了,「二哥,這是你的靈獸。」

万俟明曜點了點頭,將手中的那一團深藍色的生物遞給了小獸。小獸沒有讓它鑽進自己的皮膚,而是張開了嘴,打算一口吞下去。

「等等!」憋了半天的曾芎實在是忍不住了,「你們,也給我留一點兒吧,一點點就好。」

小獸看了曾芎一眼,繼續著之前的吞咽動作,不過,還真是在万俟明曜的手心處留下了一小團。万俟明曜直接將剩下的丟給宮堯煜,便不再理會了。

「它能吃這些嗎?」

「放心,我融入過什麼,它就融入過什麼。」

小獸吞下去后,跟沒事兒似的,依舊站在原地,用溫柔的眼睛看著万俟明曜,「哥,它融入的比你好。」

「它一直如此,可能是體質的問題吧。」

「那它是什麼動物?鹿?」

「我不知道它是什麼,父親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它肯定不是鹿。」

「那他叫什麼?」

「極夜。」

「啊?」

「你這是什麼表情啊?不能叫極夜嗎?」

「宮堯煜的那一隻,叫極光。」

万俟明曜聽到這話,笑了,「我跟他還真是有緣呀,怪不得瞧他這麼順眼。」

「二哥,我能抱抱它嗎?」

莞莞很是喜歡這隻安靜、吃相優雅的小獸,那一身光亮的毛髮特別的惹眼。

「丫頭,可別被它的表象給騙了。」

「啊?」

「也罷,反正我在這裡,它也不會傷害你。」万俟明曜和極夜商量著,「她是我妹妹,親妹妹,我倆關係好著呢。你給個面子,讓她抱抱,可好。」

極夜朝著莞莞走近了幾步,先用鼻子嗅了嗅,這才自己乖順的卧了下來,莞莞順勢將它抱了起來。抱起來后,又不敢隨意動彈,生怕冒犯了它。

「你可以摸摸我的。」極夜竟然開口說話了,清冷略帶可愛的童音,感覺有一些小酷。 莞莞摸了上去,手感極好,光滑似錦緞,柔軟中又帶著些許溫熱……

「你是在撓我痒痒嗎?」極夜略帶不滿的聲音傳來。

「我這不是怕手重傷著你嘛?」

「我皮糙也肉厚,你才傷不著我呢。」

「皮糙肉厚?哪有女孩子家家的,這麼說自己的。」

「我才不是女孩子呢,我是男孩子!」

莞莞看了看這隻靈獸的身體特徵,沒錯啊,就是女孩子啊,莞莞又疑惑地看向万俟明曜,万俟明曜撇撇嘴,攤攤手。這個小東西剛碰到的時候,就對自己的性別認知不明,認定了自己就是男孩子,他也糾正了好多次,可這小東西就是改不過來,他還能怎麼辦,只能先慣著,再慢慢教著唄。

「呃,那咱們還是不要討論性別的問題了,我摸重些哈。」

這隻小靈獸,貌似很喜歡人類的觸摸,這才摸了幾下,它便舒服的眯著眼睛,喉嚨里發出「咕嚕咕嚕」的叫喚聲,屁股後面的小尾巴,還一翹一翹的。

「你喜歡被人摸?」莞莞笑道。

「那得看摸得好不好。」

「那,不知道,我有沒有把您伺候舒服啊?」

「還行吧,你的手往左邊一些……」

「好嘞!」莞莞自然是如了她的意,這還是只驕傲的小公主呢,莞莞沖哥哥擠擠眼,万俟明曜只是一臉無奈地笑著。

曾芎正將藥水灑在冰藍色生物的身上,等它迅速收縮后,又很小心地將它包圍住的深藍色的那一小團收進玻璃籠子中。儘管有宮堯煜在一旁守著,他也不敢再輕舉妄動了,心有餘悸的問道,「這個骷髏還能動嗎?」

曾芎求助的目光看向皇甫景天。

皇甫景天只是掃了一眼,「本就不能動,剛剛也只是因為001號在它的體內留了一手。留著它說不定是個禍害,宮堯煜,把它毀了吧。」

宮堯煜點點頭,熊熊烈火瞬間就將骷髏燒成了灰。

做完這一切后,他走到右側的牆壁前,上下摸索著,很快就找到了一個隱藏按鈕,按下去后,牆面上,凹陷下去一個20厘米見寬的小隔層。

大家往裡一看,竟然是一個按鈕和一個計時器,計時器上顯示的倒計時只剩下二十九分鐘十七秒了。眾人不太清楚它是做什麼的,旁邊也沒有說明。

莞莞猜道,「不會是自毀裝置吧,電視里都是這麼演的。」

「小烏鴉嘴,」万俟明曜吐槽了一句,「可是,我怎麼也覺得它是自毀裝置呢。」

宮堯煜從空間里拿出了一台電腦,一番操作之後,「還真是,兩個小時之前啟動的。」

「那它旁邊的這個按鈕是幹嘛的?」

「提前引爆。」

「呵,這個001號,居然是想跟我們同歸於盡啊。誰啟動的自毀裝置?」

「可以遠程操控。」

「喲,這上頭的人還留了一手啊。宮堯煜,我聽說,有那什麼反追蹤?你會嗎?」

「會,可是,我已經試過了,對方比我厲害太多。」

「誒,白白錯過了這麼一個好機會,你以後,可得好好深入研究這一行。」

「正有此意。」

「唉呀,」万俟明曜看了下時間,「這才說了幾句話,就只剩下二十四分鐘了,好像有些來不及呀。」万俟明曜淡定地說道。

「我可以從技術上想辦法,把時間拖延一些,剩下的就交給時韓了,讓大家準備撤離,安排所有的空間瞳術師殿後吧。」

「得嘞,聽您的吩咐。」

阿洛和宮堯煜被留在了這裡,其他人都匆匆往回趕,一路上,万俟明曜在對講中下了好幾道命令。

「哥哥,咱們怎麼上水面呀?小水一次承不住這麼多人。」

「放心,我早有安排。有哥哥操心這些事兒呢,你就別擔心啦。就是哥哥出事了,也不會讓你有事的。」

「呸呸呸,你說的這都是些什麼話呀?!也太不吉利了吧。」

「是我的不是了,這話就不應該說。我這初衷啊,就是想讓你放心。看你這麼喜歡極夜,就抱著它,站在一旁便是。」万俟明曜說著話,餘光往後一看,怎麼還跟著個尾巴呀,「哪裡來的丑狗?!」

莞莞也往後一看,還真是丑呀,不過,從它頭上那隻萌萌噠的小角,可以辨認出,它,正是極光。難怪之前躲著不願意出來,這小東西褪毛期應該是過了,正處於長毛期,長出來的毛特別的短,都能看到粉粉的皮膚和它微胖的體型。沒有長毛的覆蓋,確實是丑!

它的眼睛只盯著極夜,一眨不眨的。

莞莞蹲下了身子,「你怎麼出來了?不是要等身上的毛長好,你才肯出來嗎?」

「我想什麼時候出來,就什麼時候出來。抱!」

「抱? 豪門盛寵之暖婚霸愛 幾年前跟你說幾句話,你就哭哭啼啼的,我還以為你不喜歡我呢。」

「胡扯!誰哭哭啼啼的了?!」極光瞪了莞莞一眼,又小心翼翼地看向極夜,「你抱它了,為什麼不能抱我?」

莞莞還以為這是一出幼獸之間爭風吃醋的戲碼呢,可等她將極光抱起來后,才發現,她想的實在是太簡單了。

「你好,我叫極光。」極光有些靦腆地打著招呼。

極夜根本就不想搭理它,確切地說,還有些煩它。明明主人的妹妹可以一隻手抱著它,一隻手撫摸它。結果,女孩的另一隻手被這麼一個丑不拉嘰的東西霸佔了。極夜沒有顯露出生氣,已經很不錯了。

「那個,」極光繼續羞羞答答的說著,「我還是第一次見,除我以外的靈獸呢……」

莞莞翻了個白眼兒,撒謊,它明明還見過紅譎嘛。

只聽他繼續說道,「我有一點小激動,妹妹,你叫……」

極光話還沒說完呢,小身子突然向後飛去,還撞碎了一道又一道的玻璃牆。莞莞看了看已經飛遠的極光,又看了看懷裡正慢慢收回後腿的極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