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眼底的嫉恨之意卻愈發加重。

「看來小師妹還真是厲害,不如就讓我這個學姐來領教領教你吧……」

東方凌薇抬起頭,看向滿面虛假的風可柔,眉眼一挑。

果然是她!

風、可、柔!

看來,她沒猜錯。

這一切,果真都是風可柔在搞鬼!

她直直地看向風可柔,私下底,卻是神識與紫靈草溝通著。

「紫靈草,她的等級如何?」

「主人,對方不過是五十級的靈宗稱號的靈師罷了,不算厲害的。」

「才五十級?」東方凌薇唇角一勾,「倒是有幾分真本事,也不枉她如此之狂。」

這麼年紀輕輕就是靈宗了,難怪她會這麼狂。

可是誰能想到,東方凌薇也是剛突破四十級靈尊的靈師,此時已經達到了靈宗稱號!

在加上雙靈體,那可是和對方平起平坐了。

「不過主人,她的等級看上去達到了靈宗,其實很虛的。」紫靈草在一番探究后,繼續說道,突然,在探究到了什麼之後,紫靈草低呼!

「哇哇哇,這個女人還真是兇殘啊,為了升級,用了無數的葯,以致於她的修為都是藥物堆砌起來的,只怕真正的實力,連四十級的靈尊稱號都比不上。」

「是嗎?」東方凌薇眸中閃過几絲笑意。

如此,那真是再好不過了,方才還在擔心一旦交手會真的打不過她,可是照現在的情況看來,這事,一點都不需要她擔心了。

東方凌薇修鍊的方式並非普通辦法。

當初她的經脈被重組之後,體內流通的靈氣可是都是瘋子師父用藥水重新泡出來的。

再加上擁有藍冰槍這樣的血繼靈體,她的實力可是很好。

戰鬥力很強的。

勾唇,輕笑,東方凌薇看著對方,冷冷笑著。「師姐,你真逗,怎麼找我打呢?」

一邊的風可柔見著東方凌薇遲遲不回答,嗤笑,「怎樣?小學妹怕了?我還以為小學妹你膽子夠大呢!連……」

她話還沒說完,卻是聽得一陣清冽的嗓音響起。

「誰說我不答應的?」

那一副大無畏自信滿滿的表情再是刺激了風可柔。

風可柔咬牙,「好,東方凌薇,你千萬別怪我不客氣!」

東方凌薇眉頭猛地一挑。

她還真的想看看這個風可柔的實力呢!

「好。」她淡然地說出這幾個字,一身白衣,清瘦的身子在風中顯得更是嬌弱不已。

那張絕色清冷的臉上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來。凌薇遲遲不回答,嗤笑,「怎樣?小學妹怕了?我還以為小學妹你膽子夠大呢!連……」

她話還沒說完,卻是聽得一陣清冽的嗓音響起。

「誰說我不答應的?」

那一副大無畏自信滿滿的表情再是刺激了風可柔。

風可柔咬牙,「好,東方凌薇,你千萬別怪我不客氣!」

東方凌薇眉頭猛地一挑。

她還真的想看看這個風可柔的實力呢!

「好。」她淡然地說出這幾個字,一身白衣,清瘦的身子在風中顯得更是嬌弱不已。

那張絕色清冷的臉上勾起了一絲淡淡的笑來。

… 她,冰冷,絕美。

周邊的人,在見著這笑之時,也怔愣在了原地。

突然,一道響亮的聲響,將眾人的思緒拉回。

「來來,大家都過來,難得一班的兩位美女比試,大家都來下注了……」

「我賭可柔學姐贏!她可是高玄六級!」

「對!一個新生而已,雖然有兩把刷子,但怎麼可能贏過可柔學姐?」

「哈哈哈……我也來……」

不過是片刻的功夫,幾乎大家都賭風可柔贏。

也對,一個新生而已,怎麼會贏過已經在靈殿深造了六年的風可柔?

可是,他們並不知道,東方凌薇的實力也是非比尋常的!

也就在這時,底下,傳來一陣清亮的聲音。

「你們就等著輸吧!我賭東方凌薇贏!」

說話的人,不正是跟著來看熱鬧的荊樂游,又是誰?

押完賭局之後,荊樂游又尖叫出聲。「東方凌薇,把這個醜女人給打趴下!記得,你是最棒滴,我看好你喲!」

他深邃的藍眼睛閃爍著激動。

才不管那些人怎麼說他是吊車尾呢!他要的是東方凌薇贏了這次!

一定要給對方嘗一嘗好的。

「我也賭東方姑娘贏。」

伴隨著溫柔的聲音,只見著一錠金銖飛了過來。

轉頭望去,只見得一身淺灰色衣裳的宮政沉香。

他的眸中明明儘是擔憂,但還是說出了這樣的話來。

「還有我呢!」北堂胤也是丟了一錠金銖出去。

「我的。」赫連夜唱不愧是土豪,直接把金卡都拿出來了,那可是相當於十萬金銖啊!

東方凌薇看著他們,心底一閃而逝的暖意……

這些人……這些人……

她激動地咬唇,心底更加有了底氣。

她不會輸的,她代表的不僅僅是她一個人!

她的身後還有這麼多支持她的人。

東方凌薇高高地抬起頭來,臉上帶著幾分輕淺微笑。

倏然而立,決然於世,不染塵埃。

這一刻,站在她跟前的風可柔,完全黯然失色,仿若塵埃一般,再是不起眼。

風可柔同樣察覺到了這一點,不由心中更怒,身體四周的氣流,仿似靜止了一般。

她抬起手,掌心處匯聚了綠色的光芒,帶著要毀滅一切的攻勢,抬起了手,直接指向了東方凌薇。

風可柔眸中儘是殺意。

她心底暗喝。

「去死吧!」

只聽得「砰——」一聲響,一道猛烈的光芒閃現。

原先東方凌薇站著的位置,直直地升起了無數的白煙。

只一刻,全場瞬時鴉雀無聲。

所有人的歡呼聲,都卡在了喉嚨口。

不知過了多久,當眾人回過神來時,眸中儘是驚駭。

「不是吧!結束了?」

「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啊啊啊啊!無語了,我無語了!怎麼可以這樣,簡直是秒殺啊!!」

不錯,就是秒殺……

道道聲音叫喊,而一眼看台上,只見似乎沒有任何變化的驚駭依舊站立在其中,只是位置換了,現在的她站著的地方正是剛剛風可柔所站的地方。

而方才氣焰囂張的風可柔,此刻正倒在地上,被東方凌薇直接踩在腳下。

不知過了多久,當眾人回過神來時,眸中儘是驚駭。

「不是吧!結束了?」

「一定是我眼花了,一定是我眼花了……」

「啊啊啊啊!無語了,我無語了!怎麼可以這樣,簡直是秒殺啊!!」

不錯,就是秒殺……

道道聲音叫喊,而一眼看台上,只見似乎沒有任何變化的驚駭依舊站立在其中,只是位置換了,現在的她站著的地方正是剛剛風可柔所站的地方。

而方才氣焰囂張的風可柔,此刻正倒在地上,被東方凌薇直接踩在腳下。

… 眾人驚駭,紛紛看著東方凌薇,眼底射出道道震驚的眼神。

「哇,不是吧?這才一招啊!」

「你們看到她怎麼出招的嗎?可柔師姐怎麼就倒地上了,這也太強悍了吧?」一人說道。

「那麼快,我怎麼看到的啊?」

「可柔師姐可是木系的五行靈師啊,竟然都輸了,難道說……這個小丫頭的實力那麼的強悍!」

「我看啊……八成是走了****運吧?」另一人說道。

而就在這個時候,東方凌薇發出一聲戲謔的笑容。

看著在地上躺著如同爛泥的瘋風可柔,眾人都驚訝的表情,東方凌薇視而不見。

「風可柔,你知道為什麼你會輸么?」

風可柔臉色煞白,死氣沉沉的盯著東方凌薇看,臉色很是難看。

「你……為什麼……」打死她也不相信,這個曾經萬人口中的廢物,竟然會是這麼厲害。

她還真以為東方凌薇能夠進入一班是院長放水了,可是現在看來,是她錯了。

怪她自視清高。

沒想到對方的實力那麼厲害,可是她仍是不明白,她到底用了什麼法子來對抗。

「為什麼?」東方凌薇冷笑:「你現在才來問我為什麼,是不是太遲了些?」

「……」

風可柔臉色難看。

她做錯什麼了嗎?

「風可柔,你知道嗎?從一開始你便輸了,因為你太輕敵了。」東方凌薇冷哼一聲,眼睛輕輕的勾起,那樣子就好像是在嘲諷。

淡漠的眼神,輕輕地掃過躺在地上,已經毫無氣焰的風可柔,東方凌薇勾起唇角,很是滿意。

不過,剛才付出的代價也挺大的。

她可是花了好多力氣,一下子迸發了藍冰槍的爆炸實力。

這還是東方凌薇第一次知道,藍冰槍還能有爆炸的靈式來著。

試一試,果真非同凡響!

可就是太浪費自己的體力了,現在她雙手都有點抖呢,只不過為了不讓人知道,所以雙手負在身後,看著十足的有女俠風範。

當然,這一局要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