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麗娜冷冷的說道:「你們是想車輪戰?一個一個來?那我就成全你們!」

這個女人比剛才那個女人年紀稍微小一些,容貌卻沒有受到太大的破壞,可惜就是皮膚有些太過黝黑就好像非洲人一樣。她一字一頓道:「沒錯,就是車輪戰,因為我們擁有這樣的實力,可惜你們那邊沒有這樣的能力,除了你和那個男人以外,其他四個都是廢物!」

古麗娜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廢話少說,接招吧!」她張開雙手,朝著對方的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卻見到一股股強大的寒流已經朝著對方的身體纏繞過去。

這個女人臉龐上面流露出一抹嬌媚的表情,道:「你除了這一招之外,還有什麼招數呢?你能夠成功一次,成功兩次,難道還要成功第三次嗎?那我們幾個也太廢物了吧?」她身影急速一閃,已經躲避開古麗娜這一掌的進攻,然後已經朝著不遠處的唐軒和阿金沖了過去。

聲東擊西!

就和剛才古麗娜使用的招數一模一樣!

如果古麗娜此時放棄唐軒和阿金,那他們兩人就會被這個女人殺死,可是如果她去保護她們兩個人,那就會徹底打破她的計劃,對於她來說,是極其不利的。

古麗娜根本就沒有任何的猶豫,便急速朝著對方沖了過去。

這個女人看到古麗娜果然追了過來,心裡暗喜不已,急忙轉身,朝著她的胸口狠狠拍去。

古麗娜雖然已經提防對方的偷襲,可是因為兩個人的距離越來越近,所以她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能抬起雙手,拚命的擋了過去。

「轟轟轟!」

古麗娜因為沒有及時釋放出自己身體裡面的寒流,所以內勁方面是遠遠不如對方的。她只感覺到自己的胸口處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整個人已經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這個女人看到古麗娜被自己一掌擊傷,登時大笑起來:「我看你的實力也不過如此,竟然還想著對付我們六個人,也太不自量了!我現在就先殺死他們兩個人,再殺死你!」她說著這句話的同時,抬起右掌,朝著唐軒的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

本書源自看書罓 古麗娜眼睜睜看到唐軒即將被這個女人殺死,臉色驟然大變,想要去阻止對方,可是自己距離太遠,而且受傷頗重,想要攔住對方,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可是就在那個女人的右手距離唐軒的天靈蓋只有十幾厘米的時候,卻忽然發現眼前的兩個男人突然不見了,這讓她臉色大變,可是緊接著自己的小腹處傳來一陣陣劇烈的疼痛。她難以置信的低下頭,卻發現自己的小腹處插著一把寶劍,鮮血已經順著傷口處涌了出來,猶如開閘的洪水,根本就停不下來。

「這,這是為什麼?」這個女人有些驚駭的失聲叫道。

阿金輕輕咳嗽了好幾聲,道:「你一直都把注意力放在古麗娜的身上,卻根本就沒有把我們放在眼裡,所以活該你倒霉!」剛才正是他把寶劍刺中對方小腹處的。

「是,是你?你不是受傷了嗎?怎麼可能刺出那一劍呢?」那個女人看到自己竟然是被這麼一個小人物刺傷,驚訝的都有些不敢相信了。

「沒錯,我是受傷了,但是我還沒死呢!」阿金一臉堅定的說道。

那個女人伸出左手,緊緊握著自己小腹處的傷口,又怒又痛的叫道:「我的確是有些小看你們兩人了,不過,不過我還是會親手殺死你們的!」

原來剛才這個女人快要殺死唐軒的時候,唐軒已經抱著阿金,使用天魔八步,躲避開她這一掌的進攻,而阿金卻趁機給了對方一劍。他們兩人以前從來都沒有配合過,可是這次卻配合的天衣無縫,而且還重創了對方,也算是十分難得的。

「噗嗤!」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包括盧志雄在內的其他六個人也都相繼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了幾分,看起來也受了相當嚴重的傷。

唐軒看到這一幕之後,先是一愣,緊接著大笑起來:「我說你們怎麼沒有暗勁境界的本事,卻能夠發揮出暗勁境界的實力,原來你們六個人是相互聯繫在一起的,或者說是把六個人的實力集中到一個人的身上,才能夠讓一個人的手裡短時間裡面達到暗勁境界,這也就是為什麼你們每次只能夠一個人攻擊我們,其他幾個人都要乖乖的站在那裡,因為其他幾個人和廢物一樣,根本就沒有任何的實力,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在她受傷以後,你們也會跟著受傷,果然是一種十分神奇的功法,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什麼?他們六個人的實力集中到一個人的身上?難怪阿金說他們六個人的情況有些特殊,格老子的,這到底是什麼東東,竟然這麼變態,」遠處的張豪勇也聽到了唐軒的這番解釋,登時破口大罵起來,「那豈不是說我剛才偷襲其他人的話,那豈不是一巴掌拍死一個?老子怎麼就錯過這麼一個大好機會呢?」

閻柔和亞力昆兩人也都明白了這六個人最大的秘密,雖然心裡還是有些擔憂,但是已經比剛才輕鬆了許多。畢竟一個暗勁境界高手和六個暗勁境界高手是截然不同的。

他們六個人聽到唐軒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這幾個人最大的秘密,臉色都是大變。他們六個人的弱點一旦被他們這些人發現的話,那自己這邊的優勢便會瞬間蕩然無存,接下來面對的將會是他們這些人的反擊。

那個女人登時緊咬著牙齒,大聲叫道:「你休要胡說,根本就不是這樣的。」

唐軒卻是要臉不屑的說道:「哦?既然不是這樣的話,那不如我們來試試好了!」他右手還握著阿金的右手腕,便抬起左手,朝著她的胸口狠狠的拍了過去。

與此同時,古麗娜也縱身躍起,沖著盧志雄的後背狠狠的拍了過去。

他們兩個人都是臉色大變,急忙叫道:「不要,不要這樣!」

「嘭!」

唐軒和那個女人的掌心對到一起,發出一陣巨大的轟鳴聲,緊接著他和阿金兩個人也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口一張,一口鮮血已經噴洒出來,可是他臉上非但沒有任何的沮喪,反而還多了幾分沾沾自喜,大笑起來:「果然如此!」

原來他看到古麗娜那一掌竟然輕輕鬆鬆的打在盧志雄的後背上面,把對方打飛五六米遠,口噴鮮血,眼看就要活不長了。

那個女人看到這一幕之後,臉色瞬間蒼白了幾分,顫聲說道:「為什麼,為什麼會是這樣呢?我們,我們精心布置下的這一切,結果全部被你發覺了,你果然厲害。」

他們六個人是楊清精心挑選出來,專門用來訓練這種詭異的神功。楊清先是在這塊土地的下面活埋了幾千個無辜的生命,然後讓他們六個人在這裡打坐修鍊,使得他們六個人身上沾染著大量的死氣和怨氣。時間一長的話,他們的皮膚也會跟著腐爛,看起來就像是一具具的屍體,說不出的恐怖可怕。可是這麼做也不是沒有一點好處,他們六個人經過一年多的殘酷訓練,竟然都紛紛達到明勁五重境界,甚至是更高的境界,這是普通人修鍊三五年都無法達到的境界,而他們六個人聯合起來,卻能夠達到暗勁境界,這才是更可怕的地方。

這也就是為什麼阿金感覺到這塊土地似乎透著一絲詭異的地方,因為這裡是一個巨大的墳場,每天都會有大量的怨氣釋放出來,絕對不適合人類居住的!

唐軒經過這幾分鐘的治療,已經把阿金的傷勢徹底穩固住。雖然對方還沒有徹底痊癒,但是多少已經恢復了五六成的實力,所以他鬆開對方,一臉微笑的說道:「不是我太厲害,而是你們的這個邪功缺點太嚴重,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世界上沒有兩全其美的事情,如果楊清他很聰明的話,就不會這麼急迫的讓你們出來了。如果你們再修鍊一年左右,每個人都真正達到暗勁境界的話,那就真沒有幾個人是你們的對手了!」

那個女人緊咬著貝齒,大聲說道:「你說的沒錯,我們修鍊的神功時間還不夠,只有一年多。如果再給我們幾個月的話,你們肯定會統統死在這裡。我們的主人的確不想讓我們這麼早出現在世人的面前,可是你們之前表現的太厲害了,他才不得不讓我們出來,可惜我們還是沒有攔住你們,讓主人失望了,但是,但是你不要高興的太早,我們就是,也不會讓你好過的!」她說完這句話之後,抬起右掌,朝著自己的天靈蓋狠狠的拍了過去。

「嘭!」

腦漿迸出!

這個女人竟然以這種方法來選擇死亡的方式,可見她對楊清還是十分忠心的,可惜她選擇錯了效忠的對象,不能不讓人感覺到惋惜。

其他五個人看到這一幕之後,也都紛紛抬起右掌,朝著自己的天靈蓋拍了過去。

「嘭嘭嘭!」

他們五個人也都以這種變態的方式來選擇自己的死亡。

前後不過幾秒鐘,他們六個人全部都倒在地上,停止了呼吸。

張豪勇、閻柔和亞力昆他們三個人也已經跑了過來,看到這一幕之後,也都是臉色大變,道:「他們這也太瘋狂了吧?竟然選擇了這種方式,難道死亡就這麼容易嗎?」

閻柔微微搖了搖頭,道;「也幸虧他們修鍊這種邪功時間很短,要不然的話,我們想要對付他們,還是很難得。我就有點不明白了,這個楊清到底要做什麼呢?竟然鬧出這麼大的事情,如果只是想要顛覆一個小國家的話,似乎沒有這麼複雜的。」

「難道他想要消滅m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張豪勇搖了搖頭,否定了她的說法。

亞力昆卻是輕輕嘆息了一口氣,道:「能夠有這樣的人效忠於他,如果我是這個假冒楊清的話,心裡也會舒服許多的,只可惜他為了自己額事情,卻死了這麼多的人,我都不知道他這麼做到底對不對,或許正如他說的那話,他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擦,管他呢,反正我們這一關已經闖過去了,接下來已經沒有什麼人能夠擋得住我們了!」張豪勇想到連續闖過的三關,心裡便感覺到萬分的憋屈,自己除了第一關稍微出了一點力氣之外,其他時候都是打醬油的,實在是太丟人了。

亞力昆看了他一眼,大笑起來:「看來這個地下宮殿對於我們來說,也算是一種經歷,能夠見識到各種各樣的敵人,我亞力昆活了這麼大,還沒有今年晚上這麼精彩呢!」

「我覺得那個假冒的楊清純粹就是一個變態!」張豪勇很不屑的說道。

唐軒伸了伸懶腰,道:「我也覺得他是一個變態,只不過他這些年的努力遇到我們之後,真的要徹底泡湯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後悔的撞牆呢?」他看了阿金一眼,道,「我先給你療傷,等你的傷勢痊癒之後,我們再繼續前進。」

可是阿金卻搖了搖頭,道:「你們先別管我了,先管好眼前好了,因為我們的危機還沒有結束,更強大的敵人正朝著我們一步一步走過來。」

「更強大的敵人?哪兒有?」張豪勇朝著周圍掃了幾眼,一臉愕然道。

「他們六個人並沒有死!」阿金卻是一臉堅定的說道,「而是充當了祭品!」

「什麼?祭品?你說什麼呢?」張豪勇感覺到更加的糊塗了。

阿金跌跌撞撞的走到一個土坑的前面,指了指裡面,道:「你們看看這是什麼?」

他們幾個人也都跟了過來,看到土坑裡面竟然是一堆白森森的骨頭,最起碼也是三四個人的屍骨,而且其他幾個土坑裡面也都有好幾具的屍骨,由此可以看出,這塊土地的下面竟然掩埋著無數的屍骨,這簡直是駭人聽聞。

「這裡到底掩埋著多少屍骨?簡直就是萬人坑!」張豪勇說話都有些結巴了。

「這才是他們最大的殺招!」阿金一臉凝重的說道。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惘 阿金說完這句話之後,又朝著那六具屍體掃了一眼,道:「他們的鮮血融入到這塊土地裡面,會發生什麼樣的變化呢?我一直都感覺到這塊土地有些不一樣,現在才發現他們六個人並不是真正的殺招,而是這些地下的屍骨。」

張豪勇的臉色微微一變,失聲道:「這麼多的屍骨?那豈不是和那些喪屍一模一樣了?如果他們也復活的話,那我們豈不是要被活活包圍住了?」

「的確是這個意思!」阿金使勁點頭道。

張豪勇使勁咽了咽口水,道:「我說阿金,雖然你的感覺有些靈敏,也有些神奇,可是你這次說的是不是也太過火了?之前我們遇到的那些喪屍最起碼還有一具屍體,可是現在這些已經變成白骨,他們能夠做什麼呢?難道他們也能夠復活嗎?太,太誇張了吧?」

「是不是誇張,我們很快就會知道的!」阿金一臉自信的說道。

張豪勇朝著周圍掃了幾眼,也隱隱感覺到這塊土地真的有些不對勁,微微顫抖著,好像有什麼東西從裡面冒出來一般。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道:「老大,要不我們趕緊離開這裡好了,這麼多的屍骨,萬一真的出現什麼事情,我們還真的不容易對付呢。」

唐軒卻是冷冷的一笑:「你覺得我們能夠輕易離開這裡嗎?」

「可是,可是我們豈不是要被包餃子了?」張豪勇有些驚訝的叫道。

「那就要看看他們有沒有這個實力了!」唐軒右手緊緊握著短刀,然後低吼一聲,暗暗催動著身體裡面的內勁,朝著前面狠狠的劈了下來。

「轟!」

他這一刀的威力極其的強悍,殺傷力也是極大,竟然把地面劈出一道足足有二十多米長,四五米寬的溝壑,卻見到裡面也都是白森森的屍骨,看起來數量最少也有上百具,由此可以看出這裡的地下的確掩埋著無數的屍骨。

「這個假冒的楊清難道就不怕遭到報應嗎?竟然弄死這麼多的人,閻王爺肯定要和他算賬的!」張豪勇看到那些白森森的骨頭之後,只感覺到冷汗直流,後背都有些發涼。

雖然他那些年也殺過不少的人,其中也有一些無辜的民眾,但是面對著這麼多屍骨的時候,他還是感覺到這個楊清瘋狂起來的時候,的確比自己厲害幾十倍,不管怎麼說,自己也不可能殺死這麼多的人,這簡直就是造孽。

亞力昆的右手也緊緊握著自己的寶劍,一字一頓道:「他會怕報應嗎?如果他害怕的話,就不會殺死這麼多人了,這還是我們只看到這個地下宮殿的一部分,如果全部都算起來的話,只怕足足有好幾萬把性命斷送在這裡。」

「他真的太瘋狂了!」張豪勇咽了咽口水,臉色有些難看的說道。

「轟轟轟!」

就在這個時候,整個地面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了,就好像發生五六級大地震一般,使得他們六個人都有些站不穩了,緊接著卻看到那六個巨大的柱子發出一道道黑色的光芒,把整個地面都統統的籠罩起來,看起來就像是進入另外一個世界一般。

「這,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們怎麼會突然進到沙漠裡面呢?」

唐軒他們幾個人忽然發現眼前一黑,緊接著便發現自己出現在一個一望無際的沙漠裡面,頭頂上是一顆火辣辣的太陽,把整個地面烤的都已經冒起一縷縷的白煙,好像把把大帝熔化掉一般,就是他們六個人,也感覺到酷熱難耐,連呼吸都急促了許多。

張豪勇罵罵咧咧的叫道:「我們剛才不是在那個地下宮殿裡面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個沙漠裡面呢?難道他會時空傳送不成?」

亞力昆也是眉頭微微一皺,道:「唐,你看出這是什麼東西了嗎?」

唐軒皺了皺眉頭,蹲下身子,抓起地上的一把沙子,緩緩的從自己的掌心裏面流淌而過,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道:「我知道我們遇到的是什麼樣的情況了。」

「哦?是什麼情況?」張豪勇急忙問道。

「我們進入對方的陣法裡面了!」唐軒一臉凝重的說道,「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我們現在中的是幻境,讓我們出現在虛幻的時空裡面,把我們活活的困死,而且,」他說到這裡,略微停頓片刻,道,「這種陣法十分的厲害,一些虛幻的東西看起來就和真的一樣,所以如果出現什麼敵人的話,我們是有可能被殺死的。」

「什麼?幻境裡面?這也太荒唐了吧?」張豪勇朝著周圍掃了幾眼,使勁咽了咽口水,道,「幻象和真的一模一樣?那我們該如何從這個陣法裡面出去呢?我感覺到自己幾乎都要熟了,再這麼下去的話,即便不被他們打死,也會被烤死的。」

唐軒腦海裡面閃過自己進入這裡之後,所看到的的那一幕,登時大笑了起來:「看來楊清的手段的確不錯,竟然能夠讓我們品嘗一下這個陣法的威力,也算是長點見識,不過他錯就錯在一開始就讓我們發現了某些東西,這麼一來的話,我們想要破解這個陣法就容易多了,也算是他失策了。」

「哦?老大,到底是什麼東西?」張豪勇有些好奇的問道。

「自然是那六根柱子了!」唐軒笑著解釋道,「每一個陣法都會有陣眼的存在,也就是一個陣法的核心,如果把這六個陣眼破壞掉的話,那整個陣法也就不存在了。」

「那六個柱子?」張豪勇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連連點頭道,「我一開始就覺得那六根有些不對勁,現在看來,的確有些名堂,可是我們現在根本就找不到那六根柱子在什麼地方,那我們又該怎麼找尋呢?」

唐軒抬起頭,看了一眼頭頂的那顆太陽,嘴角微微勾起一抹邪惡的笑容,道:「那就找那些很不對勁的東西就可以了!」他說著這句話的同時,右手的短刀順勢甩了出去。

「嘭!」

唐軒手裡面的短刀就像是激射出去的流星,硬生生打在那個太陽上面,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鳴聲,緊接著他們幾個人卻發現自己眼前的景色忽然又發生了變化,瞬間從炎熱的沙漠進入到一個綠色的森林裡面,到處都是鬱鬱蔥蔥的參天大樹,還能夠聽到各種各樣的鳥叫聲。

「媽的,這簡直就是在拍電影,一會一個景色,好牛逼!」張豪勇連連驚嘆道。

唐軒的臉色卻變得陰沉下來,緊咬著牙齒,一臉生氣的說道:「媽的,我竟然上當了。」

「什麼?上當了?」張豪勇有些驚異的叫道。

「這個太陽根本就不是陣眼,而是控制著陣法改變的樞紐,我剛才攻擊到這個太陽,直接導致陣法發生了巨大的改變,我們如果想要找到真正的陣眼,就會變得更加困難了!」唐軒朝著周圍掃了幾眼,臉色變得更加的難看。剛才那個沙漠裡面,除了沙子就是沙子,想要找到那六根柱子要簡單一些,可是現在出現在這個森林裡面,到處都是參天大樹和野草,想要找到那六根柱子就要變得更加的複雜。

張豪勇的臉色也變了,急忙叫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只能是在最短的時間裡面找到那六根柱子了,不然的話,還會有其他事情發生!」唐軒說到這裡之後,便急忙朝著前面跑去,開始找尋那六根柱子的蹤跡。

其他人也知道現在想要闖出這個陣法,必須要找到那六根柱子,也只能緊緊跟隨在唐軒的身後,不斷的朝著周圍看去,希望能夠有一些新的發現。

「滋滋滋……」

唐軒他們幾個人剛剛衝出去幾十米遠,卻聽到右側不遠處的灌木叢裡面傳來一陣陣動物爬動的聲音,速度很快。這讓他們六個人都是臉色大變,急忙扭過頭,朝著右側看去。

「呼啦!」

卻見到一條巨大的蟒蛇憑空躍起,足足有十幾米高,猶如一座五六層高的樓房。它張開血盆大口,朝著沖在最前面的唐軒吞了過去。

「小心!」閻柔看到這一幕之後,急忙大聲叫道。

唐軒雙腳猛地一踩地面,整個人已經凌空飛起兩米多高,手裡面的短刀已經順勢朝著這條巨蟒的嘴巴甩了出去。只聽到「嘭!」的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那把短刀已經飛進巨蟒的嘴巴裡面,緊接著便飛濺出無數的鮮血,把他們六個人都徹底淋透了。

「媽的,這是幻象嗎?簡直和真的一模一樣,如果不是你說這是陣法裡面的話,我還以為自己真的到了這個原始森林裡面了,這個陣法還真不是一般的厲害!」張豪勇聞到自己身上都是一股股刺鼻的血腥氣味,登時大聲咒罵起來。

「這就是這個陣法厲害的地方,讓你無法覺察真實還是虛幻!」亞力昆也是低聲說道。

「這個假冒的楊清真是一個混蛋,他弄出這些東西做什麼?肯定要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張豪勇想到這一切都是楊清搗鼓出來的,心裡的怒火便不由自主的爆發出來,順便慰問了一下他家裡的所有女性。

「小心!」旁邊的亞力昆忽然大叫了一聲。

原來這條巨蟒被唐軒扔出去的短刀刺傷之後,狂性大發,竟然舞動著尾巴,朝著他們六個人橫掃過來,簡直就像是秋風掃落葉一般,威力極大。

張豪勇正準備躍身躲開,卻發現阿金受傷頗重,行動有所不便,只怕難以躲避這條巨蟒的進攻,所以一把拽住對方的胳膊,急速朝著旁邊躲閃過去。也幸虧他的實力也著實不錯,才險險的避開對方的攻擊,不過他也驚得是冷汗直流:「媽的,這個巨蟒也太變態了吧?被它的尾巴碰到的話,我們還能夠活命嗎?」

「謝謝你了!」阿金一臉微笑的說道。

「小事一件,算不得什麼!」張豪勇十分裝逼的說道。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旁邊的唐軒已經縱身躍起,右手擺出一副手刀的姿勢,暗暗蓄積著身體裡面的內勁,狠狠的朝著前面的那條巨蟒狠狠的劈了下來。

他這一次使用的還是「石破天驚」!

只見一道巨大的刀芒憑空出現,捲動著一股強大的勁風,朝著那條巨蟒狂劈了過去。

那條巨蟒又如何是他這一招的對手?登時傳來一陣巨大的轟鳴聲,緊接著便看到這條巨蟒被劈的四分五裂,就連剛才飛到它肚子裡面的那把短刀也掉落在地上。

張豪勇忍不住驚嘆道:「老大,還是你厲害,前面劈開了那面牆壁,現在又劈死了這條巨蟒,如果沒有你的話,我們肯定要被他們活活吞掉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