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斯萊頓不知道怎麼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真的是膚淺的人類啊……」說著用手使勁搓著自己的太陽穴,感到一陣頭疼,他有些好奇周昂到底是憑藉著什麼才能活到今天,要是在自己的那個時代,就算是他有著和自己一樣高貴的身份,強壯的身體也是不可能活到二十七歲,甚至馬上都要迎來自己二十八歲的生日了。想到這裡,勞斯萊頓眼神中透露出一絲寂寞,想想自己以前的那個時代,那麼多和自己要好的兄弟姐妹,雖然他們的感情並沒有多麼深厚,但是至少也是兄妹啊,雖然任何一個人有什麼壞事都巴不得火上澆油,傷口上撒鹽,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給你背後來上一刀,然後假惺惺的關心你是否有事,需不需要他的幫忙,但是這都是他們身份所帶來的必然的結果。就像是身為皇宮裡的皇子們整天都在勾心鬥角,皇子與皇子之間只有利益關係,而且這種關係是一直持續到其中的某個人成功繼位成為皇帝,並且這還不算完,當上皇帝的那個人總會想著各種方法殺死或者是放逐自己的兄弟,但是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是身為皇帝,總得擔心一下自己屁股下面的凳子是不是能夠坐穩。

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比現在好啊,現在勞斯萊頓能夠清楚的感受到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一個成功蘇醒,其他的同類都還在沉睡中,這種世人皆醉我獨醒的感受真的是很不好,十分的不好,讓勞斯萊頓這個高貴的皇族吸血鬼感到很寂寞,他想加速同族蘇醒的速度但是又無能為力,自己這樣的皇族都沒有辦法,更不用說比自己能力還要弱的普通血族了,他們可能還需要繼續沉睡,直到人類滅絕或者是人類的壽命被延長,只有這兩種情況發生,自己的同族才有可能蘇醒過來,自己才能再次感受到被同族擁護推崇的感覺,那種感覺實在是太久沒有感受到了啊。

想到這裡,勞斯萊頓不由得轉念一想,自己到底是怎麼樣才蘇醒過來的呢,按理說自己這種高貴的皇族要蘇醒的時間應該更長也更需要寄主的強大啊,但是眼前這個周昂並不屬於這一範疇啊,而且還這麼傻,那麼到底是什麼力量使得自己蘇醒過來呢?而且自己的腦海中好像從自己蘇醒以來就多了一份不屬於自己的記憶,最重要的是,以勞斯萊頓的力量還不能打開這段記憶,要麼就只能說明這段記憶的主人十分強大,強大到自己三分之一的力量都無法戰勝。

千萬不要以為勞斯萊頓三分之一的力量不足以重視,其實並不是這樣的,因為勞斯萊頓感受了一下現在所處的這個世界的強度,居然還不如自己以前所處的世界的空間的強度的百分之一,這讓勞斯萊頓十分驚訝,同時這也讓勞斯萊頓十分驚訝,因為他知道,只有發生一些很嚴重的事情后,這個世界的空間的強度才會改變,所以他十分迫切的想要知道在他沉睡的期間,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這讓得勞斯萊頓有些惆悵,能讓這個世界空間強度發生變化的事情一定不會是什麼好事情。

而且這個世界空間強度變弱過後,這個世界只會變得更加脆弱,甚至面臨著崩毀的危險。仔細想想過後,勞斯萊頓有些不寒而慄,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勞斯萊頓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未知的事情,他喜歡將一切都掌握在手中,那種感覺很棒。而自從他第一天當上血族的王的時候他就迷戀起了這種感覺。

而轉念一想,這個世界如果真的是面臨著崩潰的危機了的話,那麼人類這個種族這麼孱弱也就不是那麼不可理解的事情了,並且要是這是最後一個時代的話,那麼以前消失的文明,消失的種族就會一個個就出現,這大概就是叫做最後的昌盛吧。

等勞斯萊頓回過神來,突然發現一隻手正在自己的眼前晃過來晃過去,順著這隻手看出,不出所料的是周昂這個傻逼。「你幹什麼?」勞斯萊頓不耐煩的說道。

「咦?終於回過神來了?我差點以為你掛掉了,或者是你睡著了,要是你睡著了的話,那就很神奇了,你就和魚一樣了,是睜著眼睛睡覺的誒,對了你還沒說那個中藥店的位置呢,你一定是在騙我,哼,一定是說不出來!」周昂肯定地說道。 王涵倩從被李天救下開始,一直發愣到現在,她被李天的實力完全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她被李天給救了。

那根本不是屬於李天的力量,可能別人不知道,但王涵倩卻是非常清楚,她算是李天來到落日帝國后,最了解他的人了。

其實整個過程都只在電光石火之間,從李天擊殺大皇子,到再擊敗虎大將軍,不過才經過十來個呼吸的時間。

現在虎大將軍突然攻擊王涵倩,她根本就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被虎大將軍給控制住了。

其實就算反應過來了,她也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以她的實力隨便一個元素師都未必能應付,何況一個巔峰元素統帥?

「天哥……」王涵倩只來得及喊了一聲天哥,然後她就被虎大將軍封印了全身力量,連說話都說不出來了。

李天眼看著這一切發生卻是沒有辦法,事情太過突然,就是輪迴都沒想到虎大將軍會攻擊王涵倩,他還以為這虎大將軍會攻擊他。

「輪迴,想辦法救救他。」李天只能讓輪迴想辦法,落到虎大將軍手中的人,就是寒大將軍都救不了,只有輪迴才有一線希望。

「我知道!」輪迴冷冰冰地回應道。

李天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輪迴似乎和剛才不一樣了,至於哪裡不一樣他還不太清楚。

「放了她!」輪迴的聲音不大,但在虎大將軍耳朵里,卻是震耳欲聾。

這是輪迴以特殊的方法在說話,他的聲音在虎大將軍耳朵里會放大上百倍,在別人聽來則是正常水平。

虎大將軍頓時笑了,他抓住王涵倩,就是因為剛才看到李天變得強大是因為她,他猜測李天和這女人肯定關係不一般,應該能抓住威脅李天。

「你果然和這女人有關,現在他在我手中,你覺得我會就這麼放了嗎?」虎大將軍冷笑道,在他看來他已經抓到李天的弱點了,他完全可以利用王涵倩來威脅李天。

「我說了,放開她!」輪迴這次是動了真怒,李天能清晰感覺到他的怒火,畢竟輪迴現在是控制著他的身體,他也能感應到輪迴的情緒波動。

還好沒有徹底失去理智,不過李天感覺也差不多了,如果再受一點刺激,完全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這時李天猛然想起,當初輪迴發狂之前,口中似乎叫出了「涵倩」這個名字,當時李天還不認識王涵倩,就沒有想太多。

難道是和王涵倩相關?可是當初受傷的是許涵雨。

想了一會,李天還是沒想明白,乾脆也不再去想,現在他很擔心王涵倩的安全,也沒有功夫去想別的。

見輪迴怒了,虎大將軍更是笑得大聲了起來,輪迴越憤怒說明他的猜測越靠譜,只要輪迴越捨不得王涵倩,他就越有資格和他談條件。

「小子,放了她不成問題,不過你必須把你掌握的元素技告訴我,你突然擁有如此實力,就是王級元素技也不可能做到,難道你有傳說中的帝級元素技?」其實問這話,虎大將自己都不怎麼相信,帝級元素技早就是傳說了,李天怎麼可能有?

可不這樣解釋的話,他又不知道如何解釋現在李天的實力,只能推測他有逆天的元素技在身。輪迴臉上看不出任何錶情,只是一直死死盯著虎大將軍,手中緊握死神鐮刀。

「你要的我沒有,我再說最後一次,放了她!」李天相信,輪迴這一次肯定是最後的警告,因為他已經感應到死神鐮刀中恐怖到極致的暗屬性元素力量,這麼強的力量已經完全超越了巔峰元素統帥,這是接近元素帝皇的力量。

如果虎大將軍被擊中,就是不死也得脫層皮,起碼也會暫時失去戰鬥力。虎大將軍見輪迴完全沒有答應他的意思,當時也怒了。

他可不是什麼善茬,當時就以劍架在了王涵倩的脖子上。

「哼,少在那裝神弄鬼,我數三聲,你要是不能給我肯定的答覆,這個女人就下去陪大殿下吧!」

虎大將軍說到做到,當時就開始計數。

「一……二……」輪迴聽到這時,再也無法控制情緒,突然間一股更加狂暴的暗屬性元素力量從他身上爆發出來,這股力量比剛才的輪迴要更強一些。

不過現在的輪迴明顯和剛才不一樣了,李天發現他的眼睛都是血紅色,他的氣息極為狂暴波動也極為劇烈,體內暗屬性元素力量更是幾乎失控。

這樣的狀態,沒有走火入魔就是奇迹了,這和上次輪迴失去理智亂殺人的情況幾乎一樣。

「你,該死!」輪迴說話一向很簡單,這一次他說的話都不一般,他的話音中都蘊含有暗元素力量,這是李天頭一次見到音殺之術。

虎大將軍根本沒有防備,「該死」兩個字一出,虎大將軍只覺得胸口一悶,差點直接吐出一口鮮血。

他的內臟在輪迴的音殺攻擊中被震傷,好在他實力強大強行壓制住了體內的傷勢,不過就是趁這一點時間,輪迴如同瞬間移動一般出現在他面前,死神鐮刀高高舉起。

「敢傷她者,都要去死!」死神鐮刀中的毀滅性力量,讓虎大將軍當時就絕望了,他沒想到輪迴竟然強到了這個地步,僅僅憑藉一句話就震傷了他的內臟,然後在他壓制內傷瞬間就要置他於死地。

關鍵是他竟然發現自己無法逃出去,一股無形的力量將他給束縛住使他無法動彈,他現在只能眼睜睜看著死神鐮刀距離自己越來越近。

「不可能,你到底是誰?你不是那小子,就算是傳說中的帝級元素技也不可能如此強大!」在死亡前一刻,虎大將軍終於知道輪迴並不是李天。

不過這時知道也沒用了,他的結局已經註定,這種情況下任何一個巔峰元素統帥都逃不了,這是實力再次增強后,輪迴的真正實力。

絕對強悍,擊殺巔峰元素統帥如同殺雞,如果讓他再次對戰林風,他也可以輕鬆擊敗甚至殺死林風。< 「滾,離我越遠越好。」勞斯萊頓因為想到這些讓人不寒而慄的事情而心情變得十分煩躁,他是越想越煩,但是就在這個時候,周昂突然衝上來讓自己很不爽,「果然是個傻逼,一點察言觀色的技術都沒有。」勞斯萊頓不耐煩的想著。

「誒,你不要這個樣子好不好,怎麼就出了個神就變成這樣子了,和先前的你完全不是一個樣子的好嗎?你倒是說啊,說說那個中藥店到底是怎麼怎麼去的,方向和位置都給我說出來啊,要不然你就是在騙人,那我以後就不會再相信你任何的話了。」周昂說道。

「你真的是……」勞斯萊頓感覺自己已經到了極度忍耐的邊緣,馬上就快要爆發了,但是所幸,活得久始終還是有好處的,良好的修養最終還是讓勞斯萊頓冷靜下來,深吸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算了,你不是想要知道往哪邊走嗎?好,我告訴你,就是從這個小區出去然後一直直走,走到一個三鹿奶粉店,然後向右邊走差不多一百五十米,然後看見一個警察局的時候,再向左轉走個一百米就到了,怎麼樣?我說的對嗎?」

「哇!你是怎麼知道的呢,你不是說你沒法掙脫這個能量藤蔓,不能走動嗎?那為什麼你還知道那個中藥店的位置呢?」周昂滿眼亮晶晶地問道。

「呵呵,這就不是你能理解的東西了,你不過還是一個螻蟻罷了。」勞斯萊頓說道,他突然感覺自己的心情因為周昂而變得好了很多,但是他現在仍然有一些擔憂。

「你說吧,我聽著呢。」周昂回答道。

「……」勞斯萊頓有些無語,但是還是開口說道「我不久前不是和你說過嗎,我們現在是一個共同的整體,所以說我能通過我的一點特殊能力知道你的行蹤,你的想法,你所看見的每一個人我都能看得到,你身上有什麼東西,我也能看到,所以說你在我面前說謊其實就沒有什麼用的,我一眼就能夠看穿。」

「啊?那我不是在你面前就沒有什麼隱私了嗎?」周昂驚訝道。

「可以說是這樣的。」勞斯萊頓沒有一點反應。淡淡的說道。

「那我可真慘,一點自由都沒有了……」周昂有些遺憾地說道。

「你放心,我不能和其他人交流,只能聽別人說,只能和你一個人交流。」勞斯萊頓說道。

「那麼這些事情就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別人不知咯?」周昂說道。

「是的,只有我們兩個知道,但如果你想告訴其他人的話我也無所謂,就算是你告訴別人我的存在也無所謂,說不定別人還以為你有病,然後就把你送進精神病醫院了……」勞斯萊頓說道。

「哦,這樣啊,嗯……你之前不是說那什麼葯嗎?能不能告訴我到底有哪些啊?我等會醒了就去找找。」周昂問道。

「嗯,太多了,我就挑幾種效果特別好的吧,比如說千年雪蓮,千年樹芝,千年靈參果等等之類的。」勞斯萊頓想了想說道。

「怎麼都是千年的啊,沒有萬年的嗎?還是說千年的比萬年的效果更加好?」周昂疑惑的問道。

「你是個傻子嗎?萬年的當然比千年的效果好,而且不止好了一倍。」勞斯萊頓有點不耐煩的說道。

「噢,那為什麼你不說有萬年的呢,我還真就差點以為千年的效果沒有萬年的效果好。」周昂摸了摸下巴說道。

「噢,我的天啊,你特么是真的傻啊,我就算是告訴你了你能找到嗎?萬年的好葯,那都是已經成了精的,除非它像你一樣傻,不然你是永遠不可能找到的,嗯,如果是巔峰實力的我,動用一些能力,找到它也不是不可能,幾率也還是挺大的,但是你嘛,或者說是你們人類嘛,就不要想了,這一點都不現實。」勞斯萊頓思考著說。

「那你把我送出去吧,我去幫你問問。」周昂說道。

「什麼叫幫我問問,這難道不是在幫你嗎?你是真傻嗎?吃了那些東西你的身體素質至少能夠瞬間飆升到一百倍左右,你說你眼不眼紅?」勞斯萊頓笑了,看著周昂說。

周昂的眼睛都快要紅了,「一百倍,真的是想想就爽啊,要是我直接飆升一百倍,那麼這個世界上還有誰是我的對手,到時候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誰還能管我?哈哈哈哈哈哈……」

勞斯萊頓像看著傻逼一樣看著周昂,不忍心打斷這個傻逼的癲狂狀態,反而有點慶幸,這傢伙就這麼癲狂下去吧,至少不會來煩自己。

勞斯萊頓隨後又想到了一個事情,那就是,自己蘇醒的有些奇怪,不光是多了一段記憶自己解不開,而且剛剛一蘇醒就回復了自己三分之一的巔峰力量,這也有點不可思議,自己以前每次蘇醒都是只能回復十分之一的巔峰力量,既然自己這邊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那麼出現問題的就一定是周昂了。

難道說這傢伙還有著什麼秘密嗎?難道自己還沒有發現嗎?而且到底是什麼秘密能讓自己如此奇迹一般的回復了三分之一的巔峰力量,這讓勞斯萊頓省去了不少時間來回復能量,衝破能量藤蔓。漸漸地一直想著想著,勞斯萊頓有些出神。

周昂看似很癲狂,實際上他卻一點都不癲狂,他現在很清醒,他覺得這一切都有些超過自己的理解範圍,而且這看上去並不像是一個夢,因為這實在是太真實了,而且如果是夢的話也不可能一直重複這麼久,還是同一個場景。並且那個能量藤蔓的顏色每次看見的書就都會變淡一些,這讓周昂覺得這就是真的,「要是這真的是一個夢那該多好啊!」周昂忍不住感嘆道。

過了一會,勞斯萊頓回過神來,想了想然後開始將周昂送出自己所在的特殊空間。

周昂又感覺到一陣吸力,然後兩眼一黑…… 一個巔峰元素統帥,就這麼被殺死了,無論是三皇子還是寒大將軍,或者是朱雀和玄武兩大傭兵戰隊,個個都看呆了。

這是什麼樣的實力?看得出虎大將軍毫無還手之力,恐怕也只有元素帝皇才有這樣的實力吧?

輪迴可沒有理會其他人,現在最關鍵的是王涵倩,他也只關心王涵倩。

王涵倩愣愣地看著眼前的「李天」,她感覺這個「李天」並不是他認識的李天,雖然長得一模一樣,可給她的感覺明顯不一樣。

「涵倩,你沒事吧?」輪迴走近王涵倩,王涵倩下意識後退了一步,她不知為何心裡感覺有點害怕,她自己都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沒……沒事。」王涵倩回答得很勉強,不過還是沒能逃過輪迴的眼睛。

他走近了才看出來,王涵倩的脖子上有一道細微的劍痕,甚至還有一絲血跡。顯然,這是虎大將軍的傑作。

輪迴見了,當時就氣勢大變,無比恐怖的氣息籠罩了整片區域,在他眼中幾乎看不到生機,他彷彿看一切都是死物。

李天暗叫糟糕,輪迴這下徹底和上次一樣了,上次也是這樣才大開殺戒的,那這一次……

他想阻止也不可能,發狂之下的輪迴是不會聽進去任何話的,現在李天只是擔心朱雀和玄武戰隊可能會被無辜牽連,如果真的這樣,他又會和上一次一樣逃亡了。

「你們都該死,都給我去死!」輪迴以閃電般的速度沖向大皇子的侍衛中,僅僅幾個呼吸的時間,大皇子帶來的侍衛便全部躺在了地上,眼看一個都活不成了。

看到瘋狂的輪迴,寒大將軍本能覺得不妙,讓寒江雪和三皇子先行離開,朱雀玄武戰隊等為了安全起見,也要迅速離開此地。

沒人有願意和一個瘋狂的屠夫呆在一起,即使輪迴殺死的是大皇子的人,現在三皇子和朱雀玄武兩大戰隊都在撤離。

輪迴擊殺大皇子的侍衛后,又盯上了正在戰鬥的兩大初級元素統帥。這兩大強者一人是秘密保護三皇子的,一人是秘密保護大皇子的,兩人實力相當,從一開始一直打到現在。

輪迴直接就沖了過去,二話不說同時攻擊兩人,兩大元素統帥當時都驚呆了,輪迴竟然一招就把兩大強者都打得重傷在地。不過更讓人震驚的還在後面,輪迴根本就不管是敵是友,接連殺死了兩大元素統帥。

「他已經殺紅了眼,你們動作快一點,他現在已經不認識你們了。」寒大將軍催促玄武戰隊立即走人,他清楚知道現在並不是李天在掌控他的身體,而是李天體內的神秘靈魂。

至於他體內為什麼還有一個靈魂,那個靈魂生前到底有多強大,寒大將軍都不得而知。

果然如寒大將軍所料,殺死兩大元素統帥這后,輪迴就瞄準了傭兵戰隊,還好朱雀和玄武戰隊得到寒大將軍的提醒,先一步撤離了,而四大傭兵戰隊的另外兩家就沒那麼幸運了。

因為逃跑方向和朱雀玄武兩戰隊不一樣,另兩個戰隊也沒有和三皇子在一起,他們都不知道三皇子這邊發生了什麼。待他們趕回來時,正好遇到了殺紅眼的輪迴。

輪迴現在誰也不認識,看到兩個傭兵戰隊后便殺了過去,任由李天怎麼勸他都沒有任何反應。

「完了,這樣一來,我就沒法呆在落日帝國了,果然讓他幫忙不靠譜,還讓我背上一大堆罵名。」李天暗暗叫苦,輪迴做的事,別人肯定會算在他身上,畢竟身體確實是他的,他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兩個傭兵戰隊都只是普通的元素師,最強的也不過是和蕭戰一樣的高級元素師,對於超越元素統帥的輪迴完全無法抗衡,輪迴幾乎就像在捏螞蟻一樣瘋狂殺戮。

「都去死吧!」輪迴的死神鐮刀在瘋狂收割著靈魂,李天都能感應到死神鐮刀中的靈魂之力越來越強,這也意味著輪迴殺的人越來越多。

就在這時,死神鐮刀突然停在了空中,在死神鐮刀的另一端,則是王涵倩的身影。

「天哥,你到底是怎麼了?這一定不是你,你到底是誰,你把天哥怎麼了?」面對王涵倩的質問,瘋狂中的輪迴終於清醒了過來。

他可以不認識任何人,但不可能不認識王涵倩。

「輪迴,你終於清醒過來了,你看看你又給我惹了多少貨,趕緊離開我的身體!」李天也不客氣,剛才他指望輪迴能幫忙,現在他是怕了,輪迴要是再不離開他的身體,這兩個傭兵戰隊就要被他全滅了。

輪迴看了看周圍死傷慘重的兩大傭兵戰隊,沒有再多說什麼,主動退出了李天的身體,回到了死神鐮刀中。

「抱歉,我也不知道剛才是怎麼了,和上一次一樣,這個女人讓我想起了曾經一些事情。」輪迴也說不清楚,李天一陣鬱悶。

這鍋他是背定了,好在不是第一次,他好歹還能接受。

「真是怕了你了,你知道你這次殺了多少人嗎?起碼有上百人,有大皇子那邊的人,也我們這邊的人,這下我又只能逃亡了。」

三皇子是不會讓李天再呆在落日帝國的,他是即將登基的新皇帝,如果容忍一個殺死數十個傭兵戰隊之人留在落日帝國,會對他還不穩定的新政權造成不小衝擊,很有可能有不服他的人藉此發難。

無奈感嘆了一聲后,李天看向在面前的哭泣的王涵倩,現在除了她一人外,別的人都已經逃了,沒人願意和一個不分敵有的殺人魔在一起,唯獨她不怕。

「你怎麼這麼傻,剛才要是他最後收手,你可是會死的。」李天很是感動,王涵倩不但沒有逃跑,還留下來喚醒了他阻止了輪迴的殺戮,要知道她可是拿自己的生命在賭,畢竟她並不知道輪迴和李天的關係。

聽到李天說話,王涵倩彷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可以確定眼前之人絕對是李天。< 過了一會,周昂睜開眼睛,那是一雙深邃,帶著一種鷹一般的銳利的眼睛,揉了揉腦袋,周昂坐起身來,打開手機一看,離自己上床睡覺只過去了兩個半小時。

周昂點燃一支煙,看著煙盒裡只剩下的四隻煙,想到,「要去買煙了啊,明天去買吧。」

慢慢吸著煙,周昂開始整理今晚上發生的事情,這些事情實在有些讓他摸不著頭腦,謝冬青的事情也被他淡化了,他現在滿腦子裡想的都是勞斯萊頓的事情,如果都像是勞斯萊頓說的那樣,那麼他身體里一定會有一些奇怪的東西,不然勞斯萊頓怎麼會蘇醒的這麼快呢?並且按照勞斯萊頓說的,他還是血族中的皇族,難道自己有這麼厲害嗎?自己的身體還蘊藏了如此多的能量嗎?

想到這裡,周昂認不認揉了揉自己的臉,看著外面的天空,昏昏沉沉的,不見一點光,周昂對自己也以後的人生產生了懷疑,難不成自己以後都要和一個血族共用一個身體嗎?這種感覺可不是很好受,想想自己以後的日子不管自己做了什麼事,總會有一雙眼睛在暗處看著自己,周昂有些煩躁,抽完最後一口煙,用力的把煙頭向窗外面丟去。

「這麼真的是太累了,還要偽裝出一副讓勞斯萊頓以為我是傻逼的樣子,明明自己這麼聰明可是卻被勞斯萊頓以為是個傻子,不管這樣也好,讓勞斯萊頓打消對自己的戒心,還不知道勞斯萊頓出來過後會有什麼動作呢,萬一他剛剛說的那些全都是編出來給我聽的的話,那麼這一切就有點可怕了,討厭啊,這種未知的感覺真的是很讓人煩躁,我到底該怎麼辦?」周昂自言自語地說著說著突然開始變得煩躁起來。

其實從某種角度來說,周昂和勞斯萊頓有很多相似之處,只是兩人都沒有察覺,並且彼此都認為對方像個傻逼,是個傻子一般,自己能夠隨便捉弄,然而卻並不是這樣的,這兩人都十分聰明。

周昂越想越煩躁,起身穿好了衣服然後走到窗邊,又點燃一支煙,一口一口的抽了起來,周昂掏出手機看了看時間,凌晨四點,想了想,可能再過六七個小時,梁鴻卓那小子就要來了,還不知道他到底發現了什麼有用的消息,從消息中看得出來,梁鴻卓那小子很激動很興奮而且帶有一點驚訝,周昂怎麼想也想不到梁鴻卓那小子到底發現了什麼。

周昂抽著抽著,突然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有幾天都沒有好好睡過覺了,每次都是凌晨就醒過來了,這大概都是勞斯萊頓搞的鬼吧,本來自己以前可是擁有著嬰兒般的睡眠,雖然屬於那種雷打不醒的類型,但是周昂有自己的生物鐘啊,每次一到了七點整,周昂總是自己就醒了,完全不需要別人來叫他起床。

但是最奇怪的不是這個,最奇怪的是周昂即使這段時間天天都是凌晨就醒了,但是卻不覺得自己有多麼睏倦,反正愈發覺得自己精神抖擻,就連走起路來也是虎虎生風。這大概也是勞斯萊頓的原因吧,所以說勞斯萊頓的存在讓得周昂是喜憂參半,並且勞斯萊頓口中所說的體質的增強周昂也確確實實的感受到了,就在昨天訓練的時候,那股暖流讓自己很舒服,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這讓得周昂不得不感嘆勞斯萊頓的神奇。

周昂又想到勞斯萊頓所說的那些藥材,真的是一個比一個更加的讓周昂吃驚,那些東西不是都只有在玄幻小說中才會有的嗎?自己長這麼大,還就從來沒有聽說過哪裡有賣這些東西的,除了以前自己住的那條老街上成天交喝的街邊小攤,周昂對這些東西還真就一點印象也沒有,勞斯萊頓讓自己去找,自己哪裡找得到啊,而且就算是找到了,這些只存在於傳說之中的東西,周昂買得起嗎?

就一他現有的資產來說,就連那些藥材周圍的土,自己都買不起好嗎?周昂最近老是很煩躁,就連他自己都覺得自己要是再這樣下去,是絕對會得焦慮症的。

周昂想了想決定躺下身來繼續睡覺,不管自己精神多麼抖擻,他也覺得自己的身體經不住這樣的消耗,一定要注意休息,不然哪天自己猝死了都沒有人關心自己,梁鴻卓那小子可能會傷心一段時間,至於這一段時間到底有多長,周昂就不得而知了,小吉的話……應該是會傷心很長一段時間的吧,但是周昂不能確定,畢竟小吉只是個機器人,據周昂了解,這個世界上好像還沒有研發出那種帶有情感色彩的機器人呢,想著想著,周昂決定不想了,還不如多用點時間來睡覺,把自己的身體養好。

周昂在床上翻過來翻過去就是睡不著,整個人就像是打了雞血一般,甚至比這還要嚴重,就像是打了雞血還吃了興奮劑外加一大口袋的可可豆一樣,周昂確定自己什麼都沒有想,腦袋一直空閑著,卻怎麼也睡不著。

「睡不著這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們這個種族是不會睡覺的,就算是睡覺那也是為了延長壽命,讓自己的身體機能降到最低,以此來延長自己的壽命,不過我記得除了族中的一個從世界開始從混沌中到我出生的時候,活了如此長歲月的一個族中長老外,還沒有哪個同族睡過覺呢……」勞斯萊頓在那個神聖廣場上低聲說道,而周昂並不知道,「不過這螻蟻也馬上變成我族人了,還真是有點不習慣啊,可是為什麼他會發生這種變化呢?這完全不合常理,算了,這小子身上不合常理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到現在都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蘇醒的這麼快……」勞斯萊頓說著說著就不在開口低聲呢喃,閉上了眼睛像是在休息,其實是在收集能量,好讓自己早日突破能量藤蔓…… 剛才王涵倩可以確定不是李天,現在突然又變成了真正的李天,她完全不知道這其中是怎麼回事。

「天哥?真的是你?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突然像變了一個人一樣?」王涵倩一口氣問了很多問題,全都是她疑惑不解的問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