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才進入山洞,他直接進入祭壇空間中,看見蠻族元帥走了,只剩下血魂教主和百毒道人商量,然後離開,迅速抓住機會,發出致命一擊。

血魂教主和百毒道人做夢也沒想到,本來空空如野的山洞居然會又鑽出人來。

空間祭壇。

上空漂浮著許多血球,都是蠻族士兵,還有蠻族武道宗師的靈魂和鮮血精華。其中兩團最大血球卻是百毒道人和血魂教主。

但古塵沙現在管不了這麼多,立刻喝下天露,再用天露塗抹全身傷口,同時催動日月煉心法快速煉化藥力。

這次恢複比上次要快很多,不足半個時辰,他斷裂經脈和破裂皮膚,扭曲的骨骼又恢復,似乎身體比以前更加強壯。

這是他武功進步,日月煉日月變明顯精深而造成的體魄強化。

不過沒有天露輔助,他修行也不會如此之快。

看見自己傷勢恢復,他點燃蓍草,再次祭祀,把那些蠻族士兵還有血魂教主百毒道人的靈魂獻祭給天道。

頓時,祭壇上空再次漂浮出天露。

他全部收入葫蘆,估算了下,連上次剩下的,自己足足有五百多滴天露,如果賣出去,只怕世家都都沒有他富裕。

「熔血之刃,給我碎!」

接下來,他抓起熔血之刃,再次碎裂獻祭,在碎裂的剎那,把降魔之刃雛形拋了出去。

砰!那獻祭的巨大熔血之刃化為降魔之刃,和原來的雛形融合,構成了新的降魔之刃。

全新降魔之刃似棱形,三面都是鋒芒,長有三尺,上面構造成天然符文,用肉眼看上去就有恐怖切割能力。

「好,這降魔之刃又鋒利許多,但恐還是破不了那蠻族元帥的防禦,以蠻族元帥武功,我哪怕突然偷襲,都必敗無疑,只有晉陞道境,才有刺殺他的可能。」抓住降魔之刃,他又開始搜索百毒道人和血魂教主身上的財貨。

「果然,聖旨!」

兩道聖旨被搜出來。

都是大威王朝冊封伯爵的,上面浩浩蕩蕩天子之氣十分濃郁,古塵沙細細辨別,居然發現這天子之氣和大永王朝聖旨上強度不相上下,頓時心中暗暗震驚,知道大威王朝的國運只怕真的不輸於大永朝。

大永朝到天符年間,可謂是有史以來,國運最強之時,前面是諸多國家分裂,歷朝歷代許多皇帝相互攻擊,十年前大永朝滅百國大一統,國運鼎盛,如烈日熊熊。大威王朝到底是何等巨大,才能和大永抗衡?

「蒼天在上,臣古臣沙以天子之氣祭祀…….」古塵沙毫不猶豫,把聖旨祭祀。

頓時,祭壇空間出現全新變化,在上空隱隱約約出現朦朦朧朧的日和月,與此同時,莫名其妙意念進入他腦海深處。

「祭天符詔吸天子之氣可化為日月祭壇,天地祭壇,眾生祭壇………」

「原來如此。」古塵沙細細思索,消化諸多信息,終於明白,這祭天符詔今後的形態如何,只要吸收足夠天子之氣,符詔第一轉化就是日月祭壇。

日月祭壇一旦真正形成,妙處多多,比如在祭壇上空會出現日月投影,其中有日月精華,在投影中修行,日月精華一遍遍震蕩洗刷身軀,比在外面練功要好上不知道多少倍,除此之外,還有其它多種好處。

看著祭壇上空模糊的日月,古塵沙就知,現在祭天符詔還沒有真正化成日月祭壇,還需要更多天子之氣輸入。

熟悉祭壇變化,他再看血魂教主和百毒道人身上的財富。

那血影長鞭不知道是什麼,肯定也是件厲害兵器,暫時也就放著,除此之外,血魂教主身上也有本血影魔經,其中記載了很多邪惡之術,甚至和血神溝通之法,還有一些丹藥,看樣子都價值不菲。

「嗯,居然還有錢票。」

他從血魂教主身上最後摸出來一疊錢票,每張都是十萬數目,有二十八張,也就是二百八十萬之巨款。

這些錢票都是京城最大票號發行的,見票即兌。 「果然前來邊關作戰是明智選擇,我武藝得到極大磨練不說,還發了橫財,現在初略估計恐怕有五六百萬之多,建設府邸莊園,招攬高手,擴充勢力就再也不愁。」

身為皇子,開府建牙,稍微一動就是金山銀山,哪怕再節儉的皇子,每年開銷都是數十萬以上,如果要奢華享受,培養人才和死士,結黨縱橫,那就是無底洞,百萬都可花光,更別說修建陣法,購買寶貝這些。

再搜索百毒道人,發現此人身上也就本毒經,還有些毒藥,除此之外再無其它,估計他的財物是儲存在別的地方,沒有隨身攜帶。

全部收拾好,古塵沙也沒心思計較這些,立刻從空間中出來,再次奔向大路。

蠻族元帥和蠻兵都消失不見,大路上馬蹄顯現並未前進,而是退兵後撤。

「蠻兵居然後撤了?」古塵沙心中大喜:「看來蠻族元帥找不到我,又找不到血魂教主和百毒道人,心中也慌,他應該知道兩人凶多吉少,怕有高手埋伏。」

兩大道境二變的魔頭說消失就消失,就算那蠻族元帥武功再強,也心頭打鼓,撤兵理所當然,鎮上危機解除,古塵沙也自然要回去看看。

回到鎮上,居然這裡也有戰鬥,地上血跡斑斑,到處都是屍體,有蠻兵也有邪教徒。

「十九爺,你回來了?」劉羽五人渾身浴血,到處都是傷痕,精神氣質卻還好,飛掠而來:「你剛剛走,就有蠻兵和邪教徒前來襲擊,還好人數不是很多,被我們殺退了。」

「看來很多股蠻兵四處遊走,鎮子也不安全。」古塵沙環顧四周:「在大路上我看見蠻族騎兵數千,殺掉了幾百,把他們引開,但估計拖延不了多久,你們要立刻收拾,護送鄉親去獻都,這是二十萬錢票,足可以安置鄉親族人在獻都暫時安居,等戰事完畢,你們再回來。」

「多謝十九爺大恩大德。」五人幾乎感動得要哭出來,鎮子上萬百姓就算去了獻都,也舉目無親,大多數走得匆忙,財貨都未帶,吃飯都成問題,現在有了二十萬,起碼可以緩解很大困境。

當下,五人跪下:「十九爺可謂對我們鎮子有救命之恩,從此之後,風裡來雨里去,就一句話,我們誓死報效。」

「起來,這都是行善積德,必有福運。」古塵沙示意五人起來:「你們五人有大奇遇,我有意把你們培養成國之棟樑,切不可自誤。」

「是!」

「鎮子里現在有多少能戰青年?」

「二百四十三人。」賈亮彙報:「他們都很精壯,平時也喜練武打獵,手上有些功夫,一對一也就未必比普通士兵差。」

「好,你把他們聚集起來,要訓練成士兵,剝掉蠻兵的鎧甲和武器,自己裝備上。」古塵沙道:「從現在開始,以軍法整頓。」

「是!」

五人連忙去忙活。

古塵沙則回到院落中,把從蠻族神廟寶庫中繳獲的部分強血丸拿出來,準備充當軍糧。

這強血丸是蠻族貴族弟子才可獲得的寶貴丹藥,吃一枚足夠三天所需,這裡有強壯青年,每天吃飯是大問題,但有強血丸一切都可迎刃而解。

還有一點就是自己府邸中缺少真正幫手,也不敢胡亂去招,那會有無數姦細混入,而現在這裡兩百多人都身家清白,何不培養下,以後帶回去也算羽翼豐滿了。

獻都。

是整個獻朝當年都城,也是邊關最大城市。

樓拜月,三皇子都在這裡發號司令,密切注意霸南省的動靜。

「最近老十九那邊動靜如何?」樓拜月聽取下屬的情報,她最近修為越發深沉,似乎服用百劫金丹之後,整個人都產生了經歷千世百劫之滄桑,誰都看透不了她修為究竟如何。

每多一日,她就更強大一些。

「啟稟郡主,十九殿還是救下那個鎮子,上萬鎮民已經向獻都附近轉移,而他自己從鎮民中抽調出精壯,加緊訓練,似乎想在最前線抵擋邪教和蠻族。」還是玉香在彙報:「至於霸南巡撫,則是加緊向三殿下求援,力保省城不丟失,三殿下已經派了幾位高手前去,似也有動作。」

「老三那邊也就幾個套路。」樓拜月用手指敲擊桌面:「倒是老十九,就開始培養自己心腹,真不可小視。」

「臨時拉起壯丁就可以培養出來?這是兒戲吧。」玉香發表自己看法。

「不,他有虎狼丹,哪怕懦弱之人服用了,也立成虎狼之士。」樓拜月皺眉:「我就想不通,他是哪裡來的這丹藥?倒是想法從他身上多獲得一些來培養我樓家弟子。」

「郡主上次發布命令,讓十九殿下和霸南巡撫在月內剿滅邪教,眼下這月就要將近,邪教剿滅遙遙無期,是不是要懲罰?」玉香再次詢問。

「我本來規定期限是想逼獻朝餘孽現身,想不到老十九居然沒有和他們勾結,做事可謂滴水不漏,而且這次他擊殺了黑煞蝙蝠,陰陽秀士,已有功勞。」樓拜月思量著:「若我做得太過,朝廷那邊恐有非議。但我倒是要看看他的底牌如何,逼還是要逼一下。」

「郡主!」

就在樓拜月要有所動作之時,妙香匆匆忙忙進來:「十九殿下又擊殺了兩大老魔頭,血魂教主和百毒真人,屍體已經由霸南巡撫派人專門運送到行宮內。除此之外,他斬首四百蠻族騎兵,還有三四百邪教徒。」

「什麼?」樓拜月拍案而起:「黑煞蝙蝠,陰陽秀士,血魂教主,百毒真人都被他殺死,為禍的邪教魔頭全部死在他手中,此等功勞,只怕我都沒有理由再逼他,從某方面來說,他已經剿滅了邪教。而且他還堅守在一線練兵,任何情況都挑不出錯來。著實就沒辦法。」

「是的,他現在名聲很好,救了一鎮子上萬人,現在那些人到處宣傳他的好,已經吹得萬家生佛似的,可見他很是會運作。」妙香提醒樓拜月應該警惕。

「早知他不是等閑之輩,還是小瞧了,一出京城,他就龍歸大海,接二連三做出不可思議之事,你看他行事頗有章法,收攏民心,刺殺魔頭,練兵強勢,這些事情,在很多年前,皇上曾經干過。」樓拜月看著遠方,似乎在思索很關鍵的東西。

幾個侍女也不敢打擾她。

良久之後,她開口:「老十那邊呢?他帶了那麼多兵馬,氣勢洶洶,難道一點成績都沒做出來?」

「十殿下去了茶縣,和蠻族兵馬交手幾次,斬首四五百,損失五十三名士兵。」妙香拿出張情報單子:「這是十殿下自己寫的奏章抄本。」

「老十真沒出息,才斬首這麼點,自己損失不少,居然就要邀功請賞。」樓拜月幾乎笑了起來:「你把古塵沙的戰功寫出節略,飛鷹傳書過去,我看老十臉往哪裡放。」

離茶縣百里開外的一座縣城,叫回縣,此時縣城裡面空無人煙,到處都是血跡,顯然發生過大戰。

在城牆上還有身穿全身鎧甲,漆黑沉沉,散發出巨獸氣息的戰士,每個戰士都威猛兇悍,隨時可以撕裂虎豹。

十皇子古震沙卻在城中衙門內端坐,縣衙已經破損,縣官和各種小吏衙役都被邪教抓走獻祭,整個縣城早被血洗過一次,他來的時候是座空城,卻在這裡駐紮軍隊,要擊破蠻族和邪教軍隊。

「朝廷的鎧甲和火符槍還沒有撥下來,老七那邊怎麼說?一定要卡我?」古震沙詢問旁邊的家將。

「朝廷說根本沒那麼多鎧甲和火符槍,不過天工院正在加緊趕工。另外我們斬首蠻兵的功績已經上報。」家將恭恭敬敬的說著。

「樓拜月麾下的軍隊,清一色火符槍,我就不相信天工院沒有庫存!」古震沙冷哼:「父皇閉關,老七監國,他不敢得罪樓拜月,卻就敢得罪我。」

「那當然,你是皇子,有資格和他爭位。」聲音從背後傳來,卻是那個神秘蚩先生:「樓拜月再怎麼說也只是個女子,雖然受寵,卻對七殿下沒有本質威脅,拉攏她,打壓你理所當然。」

「蚩先生,想不到這次蠻族軍隊居然如此強橫,遠處茶縣神廟中居然還有蠻族元帥,要不是你暗中出手保護我,只怕我凶多吉少。」古震沙也暗暗心驚。

「我也只能做到如此,剩下的路還是你自己走下去,否則你永遠不可能得到巫道青睞,既然你踏入道境,我也應該就留不了多久,還要去培養另外的傳人。」蚩先生這話說得**裸,不過上古巫道本來也就是弱肉強食。

古震沙聽見這話眼皮跳動,殺氣就冒出來,但他還是按捺住:「既然如此,先生什麼時候走?」

「大約也不急,到了該走之時就會走。」蚩先生突然退後,隱藏在黑暗中,再也不復存在。

「我這次斬殺了數百蠻兵,大大小小是個功勞,朝廷如沒賞賜下來,也說不過去,必須要給我把火符槍運來。」古震沙站起來,稍微跺腳,地面裂開縫隙,現在出他心中憤怒。

這時,天上飛下來獵鷹,落到個家將手中,那家將取下來書信交給他。

他結過之後,稍微一看,臉已氣得發紫。

「該死,該死!古塵沙,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他對天大吼。 「出刀!」

古塵沙在小鎮內的平地上大吼,操練士兵。

在場是二百四十三人,加上劉羽五人,總共是二百四十八,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拚命操練,抵抗時不時前來侵犯之蠻兵和邪教徒。

數天過去,劉羽五人因為服用天露,又在古塵沙靜心指點下,成功踏入武學宗師境界,催動劍光,鋪天蓋地,殺伐凌厲,有上古之氣息。

五人本來就是武學大師,出神入化。掌中劍乃上古奇兵,和自身氣血溝通,人養劍,劍養人,隨著自己武功提升,氣血精純,最後甚至人劍合一都不稀奇。

五口劍的潛力之大,連龍骨劍都比不上。

龍骨劍屬於千年鍛造的神兵利器,但這五口劍,卻是真正來自於太古,有五季的時代誕生的,因為年深久遠,其中靈氣消散,這才變得平淡無奇,顯現不出真正威能,但古塵沙冥冥中感覺,五劍似乎是某種規則之化身。

這五人是寶貝,居然被他撿到,也是運氣。

鏘!

隨著他發令,剩下的二百四十三人同時抽刀,整齊一致,殺氣直衝雲霄,居然隱隱約約有軍威雄壯的味道了。

本來整個獻州民風就好武,大大小小鄉村青年都會幾手,因為這裡靠近邊關蠻族,在未修建巨石長城之前,時常有蠻族長驅直入,若不會武功,恐難生存,這也是以前整個獻朝信仰巨靈神原因。

人人都希望力大無窮,斬殺蠻族,保自己平安。

這二百四十三個青年底子很好,加上每日服用「強血丸」,體能就越來越強,古塵沙傳授他們的是巨靈神功,他們也本身信仰巨靈神,修行此功相得益彰。

殺!殺!殺!

二百四十三個青年同時怒吼,連續出刀,刀光電影,吼聲霹靂,頓時場中就有飛沙走石之感,他們把巨靈刀法施展出來,招法樸實無華,實戰極強。

古塵沙一面觀看,一面點頭,這些天他練兵頗有成效,這些青年都可以比得上精銳。因為哪怕是朝廷精銳,也不會有「強血丸」這種東西服用,小武官也沒有,除非是到了那種手握實權,統轄數千人乃至於萬人的將軍,或許有這種待遇。

「春四,春十一,夏九,夏十五,炎五,炎六,秋七,秋二十,冬八,冬十三出列!」

古塵沙看了會兒,大吼發出命令。

「是!」

十個青年躍到他面前,站立得筆直,精氣神也似刀一般,鋒芒畢露,漸漸養出軍人殺氣來了,他們都殺過蠻兵,上過戰場,受過熏陶,立刻就已不是原來的鎮上青年。

古塵沙叫的是他們代號。

這些青年分為五組,分別由劉羽五人統領。

劉羽五人修鍊的是五季劍術,分別是春,夏,炎,秋,冬,春是雨,夏是雷,炎是火,秋是霜,冬是雪。以五季為代號,清楚明白。

「你們十人最近奮勇殺敵,斬首最多,修為更是精進,勤學苦練,我現在獎勵你們,這是十枚丹藥,各自服用了。」古塵沙拿出十枚丹藥。

「謝十九爺。」十人接過丹藥,單膝跪下,毫不猶豫吞服下去,也不問是什麼,由此可見他們已經懂得誓死服從命令,這是軍法所必須,練兵之必備。

十人服下之後,人人身上爆發出猛獸似氣息,肌肉鼓起,全身勁道相互糾纏,比起剛才更勇猛了十倍,除此之外,他們的精神氣質明顯不同,真正就是猛虎豺狼,兇狠凌厲。

他們服用的是虎狼丹。

這些天古塵沙抽空去周圍山林狩獵,斬殺虎狼祭祀,煉製了十枚,剛好培養十個傑出青年。

要不是附近山林中虎狼不多,他肯定會煉製出兩百多枚出來,人人服用,那樣才真正可以形成戰鬥力,不輸於那些世家培養訓練數十年的死士。

不過虎狼丹這種寶貝也只能先賞賜有功勞,忠心之臣。不能全部發下去。

「這是什麼丹藥。」劉羽五人瞪大眼睛,幾不敢相信,只覺得那些連武士都不是的士兵服用之後,體能已經成了武學大師,只是修為上差一些,但精神氣質都改變,虎之威嚴,狼之堅韌。

「你們已經成就武學宗師,此丹對你們無用,此丹乃奠基之丹。」古塵沙解釋,等那十人氣息平靜下來,「你們還需要狠狠操練,徹底煉化體內藥力。」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