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瞧著秦文秀的模樣就忍不住想要發怒。

只是仙子阿這個時候他知道他還不能夠生氣,所以隱忍了下來。

「走跟我回去。」

瑜榮生氣的看著秦文秀。他知道自己不佔理要是繼續鬧下去只會丟臉,再者想到現在這麼多人都在看著,要是有熟人看見了實在是不好的。

秦文秀本來還有些生氣。但是現在聽見瑜榮發話了也不敢繼續說下去頓時規矩了下來。

秦文秀一規矩了圍著的人也覺得沒有什麼好戲看了,紛紛離開不一會剛才還擁堵的街上一下子空曠了起來。

瑜榮黑著臉看了秦文秀好幾眼,他實在是沒想到秦文秀會做這樣糊塗的事情,現在這個時候怎麼能夠找上門來。

有什麼話現在自然不可能當著袁家人說出來這樣也是很丟面子的事情,所以只能夠用眼神來警告秦文秀不要秦文秀繼續做傻事。

瑜榮實在是不知道因該怎麼來表達此刻他有些澎湃的心。

心裡雖然憤怒卻發不出火來,這樣的感覺簡直就是要人命的。

袁青河知道現在也不是吵鬧的時候,所以重重的嘆息了一聲。

「算了算了今天的事情大家都吃虧了也不要說別的了走吧我們進去。」

現在的他和瑜榮他們也有點勢同水火的感覺。所以說話這些也都沒有以前那麼親熱,能夠保持明面上的關係已經是很不錯的。

瑜榮知道現在也不是久待的時候,什麼話都沒說帶著秦文秀就直接離開。

一直走出了場口這才停下來有些憤怒的看著秦文秀:「你說你怎麼就這樣糊塗。現在這個時候幹什麼要去做這樣沒腦子的事情,你說你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來形容你了。」

秦文秀用手整理自己的頭髮,有些委屈的看著瑜榮:「本來事情已經在按照我心中的想法發展,那裡知道李勝群和袁青河他們來了。就連幼男那個丫頭現在但系也越來越大了。居然知道跟我嗆聲了。」

一想到瑜幼男跟她劍拔弩張的說那些話心中就難受得很。

瑜榮嘆息一聲:「算了算了現在跟你說這些也沒用,今天臉面是丟光了,你說你……。」

他真的沒想到這才分開一會兒居然就發生了這些事情,這是完全沒有想到的事情。

瑜子學臉色也不好:「媽你以後就不要惹事情了,現在老三的日子還沒我們好過呢,你別看著他們現在好像日子好過,也不看看現在究竟欠了多少帳。」

這也是他心中唯一覺得慶幸的事情,因為知道瑜子謙欠了多少錢。所以現在這個時候心裡才沒有以前那樣躁動不安羨慕。

「老二說得對,現在老三外面欠賬那麼多。日子是沒有我們好過你也不要去想別的了,安安靜靜的給我一段時間,還有這段時間千萬不要去給我惹事,老二過幾天要出去做工可能過年才會回來,這段時間我也會在附近做點小工。」

瑜子學已經決定下來便是想要出去做事情,如今這個時候不出去做事情完全就沒有辦法過日子了。

這一點瑜子學知道,主要還是心慌發現別人都出去了,想到外面有賺錢的機會那裡能夠放過了。

秦文秀一聽瑜子學已經想通了,居然要出去打工賺錢了,頓時臉上掛滿了笑容:「你說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要出去賺錢了。」

前兩天還在為這件事情在家裡爭吵過,現在就聽到瑜子學說要出去的話,這樣的事情絕對是驚喜中的驚喜。

瑜子學心中還是有些擔心,擔心的便是從以前到現在他還從來沒有出去過,但也有點點期待要是出去能賺錢也是好的。

總之在心中各種複雜的心情糾纏在一起。

秦文秀已經把頭髮重新盤好,雖然還是有些亂但比剛才好了很多,把衣服整理好了之後也不再提剛才吵鬧打架的事情。

而是問道:「你們說你們去看電視怎麼樣了,黑白電視貴不貴?」

瑜榮搖了頭:「我們是買不起了,就是黑白電視也比我們想的要貴很多,我們現在是買不起了只有等年後看看,反正自己拿出一點點骨氣好了,沒電視就不要看也別去別人家裡去看。」

他是覺得他自己丟不起那個臉面了,主要的還是因為隊上的人也都在說三道四的,還有人在賭他能夠堅持到什麼時候,堅持到什麼時候就要去袁青河家裡。

聽到這樣的話心中難免很生氣,但實在是也有些無可奈何,畢竟他們家現在比袁青河家差上很多了。

瑜子學心中還是痒痒的,這幾天隊上的人都在談論上海灘的劇情,說馮程程有多漂亮,說許文強有多霸氣,總之說了很多很多但這些跟他都沒有關係,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放了些什麼。

這樣的感覺就像是被人拋棄了一樣,真心的有些不好受。

但又有什麼辦法,瑜榮說的事情也都是真的,隊上的人一個個是在看他們的笑話,要是真的去了是很沒有面子的事情。

「媽我們家究竟有多少錢?」

瑜子學從來都沒有管過家裡的事情,也不知道家裡究竟有多少錢,現在自然想要問問也想要知道老底。

秦文秀看了一眼瑜榮,見瑜榮示意她說出來橫了一下心才說道:「能夠有多少錢,之前子謙還回來的四十塊錢你也知道其實是我們家的,一年到頭除掉開支也沒剩下多少也就四五百塊錢,這一大家人的嚼用都在裡面。」

要是瑜子謙在這裡聽到這話一定會氣得吐血。

畢竟是真的被騙了,之前秦文秀一直說的欠賬,就連分家還故意分四十塊錢的欠賬其實是子虛烏有的,瑜家不並沒有多少欠賬在外面,也就是當初周轉不開借了十幾塊錢,秦文秀是擔心袁文君叫她給錢給瑜幼男念書,故意說的借了很多錢,實際上卻沒有那樣的事情。

反而瑜家其實是有存款的,就算是分家袁文君和瑜子謙也不應該分欠賬,這些只不過是秦文秀算計了瑜子謙和袁文君罷了。

瑜子學撇撇嘴道:「才這點錢,子青離開的時候你給錢沒有。」他是懷疑秦文秀在瑜子青走的時候偷偷給了瑜子青錢,這句話秦文秀怎麼聽不懂有些生氣的看著瑜子學道:「你這是不相信媽媽說的話是不是,家裡就那麼多錢賬本就在家裡你要看可以給你看,本來還要多一些的,給你家兩個孩子交了都快一百塊錢的學費,那裡還剩下多少了。」

瑜子學還是想要聽實話:「那你究竟有沒有給子青那丫頭錢?」

「沒有,那個丫頭的錢都是自己存起來的,聽說還有瑜幼男釣黃鱔賺來的錢,另外袁青河也借了一點錢給子青。」

瑜子學聽到這些話心中好受一點點:「我就說媽你沒有那樣糊塗,子青那丫頭我看就是胳膊肘往外拐的,你說這麼久從來都沒有為家裡想過居然腦子裡面想到的都是袁文君她們。」

瑜榮臉色不好:「都是你妹妹說什麼話,以後這樣的話最好不要說出來影響兄妹自家的感情。」

秦文秀見父子兩人又要爭吵起來,忙在中間講和:「算了算了一個人少說一句,糟了。」

秦文秀突然想起瑜子謙甩給她一個包,剛才走的時候也沒有提走,裡面還有兩包白糖一塊紅糖呢。

這一聲糟了倒是把瑜榮嚇著了,有些擔心的看著秦文秀:「怎麼了?又出了什麼事情?」(未完待續……) 秦文秀後悔不迭的說道:「剛才子謙甩給我一個包說是給我包的白糖和紅糖,我都忘記拿了。」

一說到這裡秦文秀就後悔的很,好歹也值幾塊錢不是忘記了是有些可惜了。

瑜子學也有些惋惜:「是有些可惜了要是拿到過兩天走親戚也有送的了。」

瑜榮倒也想得開勸解道:「算了算了忘記了就忘記了,也不是什麼大事情我們自己花錢買就是了,以後記得就是了。」

秦文秀聽到這話好歹是好受了一點點。

這邊袁青河把扔在地上的布包撿了起來,嘆息一聲走向幾人:「走吧有什麼話我們都進去說也別在外面了,今天這件事情真的丟臉,幼男你臉上不疼了吧,以後遇到秦文秀就躲遠一點你不是不知道她。」

袁青河是很心疼瑜幼男的,看見瑜幼男被打心裡也不好受只是他並沒有那麼善於表達。

瑜幼男臉已經沒有那麼疼了,搖搖頭:「已經不疼了外公別擔心,媽媽遇到他們跟你們吵鬧你們就回嘴,雖說要孝順這個女兒也知道,但若是說對外公外婆孝順我是半句話都不會多說的,但是對她們你看看他們是怎麼對我的。」

瑜子謙也覺得今天的事情要是之前他們就反擊的話,說不定也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我們還是太軟弱了導致他們對我們越來越肆無忌憚,也罷以後我們小心一點就好了。」

袁文君對今天的事情也很生氣。回頭就看著瑜子謙問道:「那你說我們要怎麼小心?今天都鬧到店鋪上來了,我惹不起我躲沒想到躲著還要來這裡找我們麻煩。」

這件事情是很讓人生氣的,躲著都還要遇到麻煩。

幾人已經走進了裡屋中。袁文秀在外面收拾鋪子,瑜幼男還有瑜子謙幾人進了後面的屋子。

後面的屋子很小畢竟只要二十來個平方還有很多地方堆放了雜物,煮飯也就一個煤球爐子。

幾個人擠在屋中坐著,瑜幼男靠在袁文君的懷中微微一笑道:「媽媽我當班長了。」

已經有好幾天沒進城了,加上這些都是瑜子謙進城后發生的事情,袁青河也沒進城過所以不知道。

袁文君還真的沒有聽到這件事情,現在聽到瑜幼男這樣說心中很歡喜。含笑摸著瑜幼男的頭:「我們幼男還真厲害居然都當班長了。」

瑜幼男心中嘚瑟,頭一仰傲嬌的說道:「是啊我都做班長了,媽媽我以後會給你長臉的。我這個學期就要跳級很多三年級的題我都會做了呢。」

瑜子謙也給袁文君說了瑜幼男成績很好,所以袁文君在心中早就有了心理準備,現在聽到瑜幼男這樣說也覺得有準備。

「只要能考得過你跳級就跳級好了,最近一段時間爸爸媽媽都不在家。你少到你奶奶那裡去知不知道。」

其實這一點袁文君根本就不用擔心。因為瑜幼男根本就不可能去那裡,畢竟要知道她自己就不喜歡跟瑜榮一家接觸,要說以前瑜子青還在這件事情還好說,現在瑜子謙不在了這件事情根本就沒有什麼可以說的,她是絕對不會去那裡的。

「媽你放心我知道的,我不會去他們那裡的就算是請我去我也不會去。」

她又不是傻子,去了明明知道會受到白眼,她若是還傻乎乎的去那就真的是傻蛋了。

袁文君站起身來出去拿了兩顆水果糖進來:「你最喜歡吃的水果糖。」

瑜幼男並沒有接:「媽媽留著賣吧我現在又不是小孩子怎麼還吃這些東西。」

她自己是不想吃糖了。這兩顆糖好歹也值幾分錢,袁文君賺錢不容易能節約就節約吧。

袁文君見瑜幼男不要似乎知道瑜幼男心中在想什麼。說實話真心的有些感動,畢竟是自己的女兒這樣乖巧的模樣看著心中也是舒服的。

「吃吧,媽媽賺錢不也是給你用的,還有你有個同學姓謝是不是。」

這件事情袁文君早就想要問了,要是袁青河今天不帶著瑜幼男到這裡來,她自己也打算回家一趟把事情問清楚。

瑜幼男點點頭想到了班上唯一姓謝的也就只有謝小林。

「有一個我同桌謝小林,是不是他來我們這裡買東西了,還是他爸爸來過了?」

一想到袁青河說謝小林的爸爸來頭不簡單,她其實還是擔心上門找麻煩,她是不指望謝小林的面子有多大,大到他爸爸要聽他的意見。

袁文君鬆了一口氣,明顯的輕鬆了很多臉上掛著笑說道:「你這同學好呢下一次你看見他的時候一定要代我給他說聲謝謝。」

瑜幼男點了頭答應了下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袁青河和李勝群也好奇起來想要知道究竟會發生了什麼事情。

「是啊文君是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瞧著你高興的模樣是喜事?」李勝群試探性的問了一句。

袁文君笑著點了頭看向了瑜幼男說道:「這一次多虧了幼男這個同學了,你也知道這城中表面上看著是太平,但是暗地裡可不是那個樣子,前幾日隔壁店鋪的大姐都還在說城中有混子要來收錢,我也在心中擔心呢,那裡知道昨天就來了但卻沒有收錢,領頭的還說因為他們老大說他的兒子跟你是同學還說姓謝,我就想到要問問你這件事情,我就擔心這件事情中間有什麼隱情,現在聽到你解釋清楚了我也放心了。」

她心中擔心了一晚上,好在這件事情沒有什麼貓膩現在想想也完全安心了。

瑜幼男心中對謝小林也感激起來,好歹是免去了袁文君的麻煩。

「我後天上學一定要好好感謝感謝他。」

瑜幼男保證的說了一句,這件事情的確要好好感謝謝小林。

袁文君笑道:「等會走的時候帶一點吃的東西走,星期一的時候請你這個同學吃謝謝他求情。」

因為瑜幼男同學這一茬子,她是免去了很多的麻煩,至少現在不用擔心有人會上門來收錢。

瑜幼男含笑道:「媽媽你就安心好了不會有什麼事情的,以後治安會越來越好。」

袁青河來這裡也是為了跟袁文君商量另外一件事情的,看了一眼李勝群,李勝群就示意出去了,不一會袁文秀從外面進來,茫然的看著袁青河道:「爸爸你有什麼話要說剛才媽媽說你有話要對我說?究竟是什麼事情?」

袁青河示意袁文秀坐下這才說道:「我是想去市裡一趟你們也知道我以前走南闖北倒也結交了幾個朋友,前段時間也收到了一個以前生死老兄弟的信,說是他那裡正好有發財的生意我是想去看看。」

這話還沒有說完袁文秀就拒絕了:「爸爸你現在就留在家裡好好享福好了,怎麼還到處去闖蕩,生下來的事情有我和妹妹就行了,過幾年弟弟也畢業了到時候你更加輕鬆你還奮鬥什麼啊,你就等著我們養你唄。」

袁文君也覺得袁青河這樣做有些折騰了:「是啊爸爸你就安心的留在家裡好了,外面賺錢的事情就留給我們來做,你又不是缺錢,就算是缺錢我們也能夠幫著你想辦法的,你何必……。」

瑜幼男卻嘟嘴接話道:「你們聽外公說完再說好了,外公是遇到好門道了。」

袁青河笑了起來指著瑜幼男就說道:「文君啊你家這個丫頭倒是聰明得很,我給你說……。」

接著袁青河就把瑜幼男說的話都說了出來,弄得瑜子謙和袁文秀姐妹都有些衝動。

「怎麼樣這件事情你們怎麼看,都把自己想要說的話都說出來好了。」

袁青河示意三人把心中想要說的都說出來也是因為想要聽聽三人的意見。

瑜幼男雖然沒有出去過,但也知道衣食住行的重要,特別是住這個問題:「我倒是覺得爸爸時候的事情可行,你們想想現在住很重要的,幼男說得對隨著城市的人口越來越多。城裡的人越來越多,所以我想以後肯定有很多人願意留在城裡,那麼事情也就出來了你們想住的地方沒有怎麼留在城裡,自然就會買房子,買房子當然要蓋房子蓋房子需要地啊,現在爸爸想要投資地我看可行,只是我們現在也沒那麼多錢啊,這事情需要的錢可不是一點點啊。」

這件事情很容易想明白的,買地需要的就是大把大把的錢,但是現在袁青河借了那麼多錢給他們,那裡還有錢投資。

袁青河笑了起來意味深長的說道:「我說了對方是我的好友,我自己也有點錢我去說服他之後到時候我們就可以一起投資,這樣的話能買地就多買一點,這一次子謙就跟著我去好了,要是這件事情成了你也別跟著出去做工了。」

要做就要大膽,因為之後大膽才能夠成事情最後也才能夠賺到錢。

至少在袁青河的心中是這樣想的,以前離開單位在外面闖蕩的時候,他自己可是費了很多功夫的,人生地不熟想要生存下來當然要比別人更用心,正是因為這樣他人一直都不笨。 星期五有鬼 (未完待續……) 只是回到村子之後因為身邊的人不一樣了,自然也會有一點點的轉變,所以人也變得老實木訥起來。

現在的袁青河之所以要這樣,其實也是受到了袁文君和瑜子謙的影響,現在她們兩人什麼都沒有,但還是對未來充滿了希望,這樣的感覺很好有種形容不出來的感覺。

就像是看見了燦爛的眼光一般。

這也是為什麼他打算出去闖蕩一下,再繼續拼搏一下,實際上也是因為想要再一次創造奇迹。

瑜子謙沒想到袁青河會讓他陪著,心裡歡喜不已:「爸爸你說的是真的,你真的要我陪著你一起去?」

袁青河點點頭笑了起來:「是啊,你跟著我一起去正好要是這件事情成了,以後你也不用那麼累了,這件事情你們還有什麼意見沒有?」

意見現在自然是沒有了既然讓瑜子謙陪著一起去,那就真的沒有什麼意見。

袁文君和袁文秀都搖了頭:「算了爸爸你要做什麼就去做好了。」

有瑜子謙陪著她們也可以稍微安心,至少身邊有人陪著。

瑜幼男也想去市裡,特別是想要去見一下袁青河說的這個神秘的朋友,但是最近要上學……。

「我們就趁著十月一號去好了到時候帶著幼男一起去,也好讓幼男好好見識見識外面。」說話的是袁青河。

袁青河主要還是想要帶著瑜幼男出去見見世面,所以才會提出這樣的要求。

瑜幼男歡喜得很立刻高興的跳了起來:「太好了我可以去市裡了。」這完全遂了她的心愿。這簡直就是心想事成啊。

這樣的事情那裡有不開心的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