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又怎麼樣,疾風他們的攻擊連對手的本體都是傷不到,我們現在該怎麼辦,等死嗎?」小白說道。

「疾風他們的攻擊對於幽冥之主的本體,也就是世界樹的本身的確是沒有太大的殺傷力。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們對於幽冥之主的本體就是毫無辦法。」大祭司沉聲說道。

「小白,你仔細看。雖然剛才疾風對幽冥之主的本體沒有辦法,但是幽冥之主利用自己的本體延伸出來的那些樹枝卻是沒有辦法抵擋疾風的能力。」雪兒在這個時候來到了小白的身邊說道。

「哦。」小白心中一動,然後就是向著剛才疾風所在的地方看去,只見雖然幽冥之主仍然是好好的呆在那裡,好像是什麼事情都是沒有,但是他用來攻擊疾風的樹枝,卻是因為疾風撤退時產生的風力的席捲而變得傷痕纍纍。

「幽冥之主的本體你們的力量的確是傷不到什麼,但是幽冥自主利用自己的本體發動的攻擊,你們卻是可以把它擊破,因為延伸出來的部分並不是幽冥之主的本體,而是黑暗力量具象化形成的類似於樹榦的東西。」大祭司看著有些疑惑的小白,解釋道。

「這麼說,我們雖然拿他的本體沒什麼辦法,但是卻是可以應對他的攻擊了。」小白恍然大悟的說道。

「說的不錯,我承認你們現在比以前要強上很多,而且我利用本體的攻擊你們也是有辦法應對。但是前提是你們到底能夠應對多大範圍的攻擊。」幽冥之主看到僅僅是一個交鋒,自己攻擊的實質就是被大祭司看出了端倪,但是卻是絲毫的不惱怒。而是出乎眾人的意料對眾人的實力表示了贊同。可是這僅僅是開始,因為馬上幽冥之主就是發動了堪稱恐怖的攻擊。

「樹界降臨。」幽冥之主徹底的消失在了世界樹上,把所有的靈性都是集中到了自己的本體之上。在這之後,世界樹上就是開始冒出一絲絲的黑氣。然後整個世界樹之上就是出現了無數的細小的漆黑的枝杈,這些枝杈在剛出現的時候幾乎是小的可憐,但是在黑暗之力的灌注之下,它們馬上就是開始瘋長了起來,幾乎是在出現的下一刻就是變成的巨蟒大小,然後就是帶著一陣陣的呼嘯之聲向著疾風他們鋪天蓋地的攻了過來。

「大家一起上,讓幽冥之主見識一下我們的實力。」奔雷一個跨步來到了眾人的最前面,身為眾人之中相當於大哥的角色,奔雷在說了一句之後就是率先化作一道雷電衝了出去。

「雪兒,你小心一點。記住千萬不要使用自己的奧義,要是頂不住了就喊救命,姐姐一定過來救你。」碧水來到雪兒的身邊說道。這一次幽冥之主的攻擊來勢洶洶,所有的人都是要使出全力,但是身為姐姐,碧水卻是不想讓自己的妹妹身陷險境,因為在出關的時候,眾人就是相互交流了彼此領悟的奧義,所有人的奧義都可以說是無比的強大,但是只有雪兒一人是一個例外,因為她要是使用奧義的話所支付的不僅僅是力量,甚至一個不小心就是會搭上自己的性命。

「你姐姐說的不錯,千萬不要硬撐,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疾風也是來到雪兒的身邊輕聲的說道。

「你們放心,我是不會使用我的奧義的,而且就算是我不是用奧義,我也是不會比你們弱的。」雪兒看著姐姐還有疾風關切的目光,甜甜的一笑說道。

「那就好,就讓我們來見識一下,幽冥自主的實力究竟是有多麼的強。」碧水點了點頭,然後也是蓮步輕移消失在了原地。疾風還有雪兒也是沒有落後多少,緊跟著碧水沖了上去,不僅僅是他們幾個,青龍他們也是緊跟著攻了上去。一場空前的激戰在神聖天堂的最上空正式的爆發了。

「好強。」一座山峰之上,轉輪王很是讚歎的說道。疾風他們在上空和幽冥之主激戰的時候,神聖天堂下方的戰鬥也是拉開了帷幕。壽先生還有來自於蒼穹大陸上的強者都是集中在一座是視角最好的山峰之上,此時的他們還沒有參加戰鬥,而是仰頭看著神聖天堂上空的激戰。雖然因為距離太遠,而且有著大祭司生命守護的阻擋,身在下方的他們都是不能真實地感受到上面的人到底是有著多麼強大的力量,但是上面攻擊時產生的巨大的聲勢,還有那種任何事物都是沒有辦法隔絕的壓迫感,卻是讓眾人暗暗的乍舌。

「豈止是強,上面的那幾個人恐怕隨便一個就是能夠應付我們幾個人吧。」聽到轉輪王的讚歎,地陷王也是附和的說道。在大祭司安排戰鬥的時候,地陷王還因為自己被安排在下方有些不以為然,但是現在看來大祭司的安排一點都是沒有錯,憑著自己這幾個人的實力,就算是衝上去恐怕也是只有送死的份。

「好漂亮,碧水姐姐還有雪兒姐姐不僅僅是長得好看,就連戰鬥的時候也是這麼的美,真是讓人不得不迷戀呀!」在場的所有的人中,瞳兒可以說是唯一一個能夠真正看清上面戰鬥情況的人,但是可惜的是她關注的似乎並不是戰鬥的情況,而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是放在了碧水還有雪兒的身上。

「真是羨慕你呀,能夠看到兩位姐姐戰鬥時的模樣,可是我用盡全力也只能聽到爆炸的聲音,一點都不好玩。」朵兒一臉嫉妒的看著瞳兒說道,在她的眼睛裡面滿是羨慕,不知是對於瞳兒千里眼便利的能力很是渴望,還是在羨慕瞳兒能夠看到碧水還有雪兒。看到這對姐妹沒有任何壓力的樣子,所有的人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能夠在這種情況之下還是這麼的無憂無慮,沒有任何的煩惱,這也算是一種難得的才能了。 「我們的實力確實是比不上上面的那幾個人,但是即使是力量再有限,也是有著我們能做的事情。」這個時候,很是少言寡語的通靈王說話了,雖然她看起來對於什麼事情都是漠不關心,但是對於自己的恩人大祭司的安排卻是很是聽從。

「通靈王說的不錯,時間也是差不多了,我們應該出手了。大祭司大人還有幾位聖王和聖主在上面拚死戰鬥,我們在下面也是不能弱了我們蒼穹大陸的威風。」壽先生點了點頭說道,在備戰的這段時間內,壽先生已經是通過各種渠道,把疾風還有青龍他們塑造成了蒼穹大陸救星一般的人物,所以現在的神聖天堂之內的能力者們,幾乎都是知道在上面迎戰敵人首腦的乃是蒼穹大陸的聖主還有聖王大人們。

「我們先上。」靈氏三兄弟搶先一步走到了山峰的邊緣,身為擁有輔助能力的能力者,他們三兄弟沒有什麼正面戰鬥的能力,但是不能正面戰鬥並不代表他們不能夠戰鬥。

「速度之環,覆蓋。」

「防禦之環,覆蓋。」

「力量之環,覆蓋。」

靈氏三兄弟在山峰的邊緣,同時揮動著自己的雙手,一個個人頭大小的光圈不斷的從他們的手裡出現,然後就是接連不斷的覆蓋到了下方的能力者的身上。

「怎麼回事,我怎麼突然感覺到自己變強了好多。」能力者大軍之中,獅王還有虎王身為蒼穹大陸一方能力者中的強者,為了給大陸上的能力者掙個面子,所以在戰鬥的時候,他們兩個可以說是沖在了最前面,就像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捅進了傀儡大軍的中間。此時變身為千丈龐大的雄獅的獅王,在一抓撕碎了一片額頭之上只有一個血色光圈的傀儡,在這之後獅王就是突然感覺到自己的身子一震,不管是在速度、力量還是在防禦之上,都是感覺到了很是明顯的提高。

「看來是壽先生他們出手了,大家快上,有著壽先生他們給我們做後盾,大家放心沖吧,能殺多少是多少。」同樣施展能力變身成為巨獸的虎王回頭看了一下大後方光芒閃耀的山峰,很是振奮的對著能力者大軍吼道。

「殺。」所有的能力者都是沸騰了,在得到了靈氏三兄弟的能力加持之下,所有的能力者都是感覺到現在的自己是前所未有的強大,都是想著試一下現在自己的極限究竟是在哪裡,所以都是向著傀儡大軍發動了最為強勁的衝擊,一時之間傀儡大軍的防線都是崩潰了,身處在最前面的額頭之上只有一個血色光圈的傀儡在霎那之間就是被殺的落花流水。

「幹得好,有著三位的幫助,我們這一方的戰鬥力幾乎是可以增強一倍,這樣下去我們很快就是可以取得絕對的優勢。」山峰之上,壽先生對著靈氏三兄弟贊了一聲說道。

「這種大規模的輔助,以為我們兄弟的能力只能夠堅持很短的時間,大概一刻鐘的時間就是會失效吧,而且在那之後我們需要一段時間來恢復自己的體力。」靈速回過頭來說道,因為輔助的人數實在是太多,就算是以他們幾個的實力堅持一刻鐘已經是極限了。

「治癒之光。」在這個時候,三道翠綠色的光芒降臨到了靈氏三兄弟的身上,在綠色光芒的籠罩之下,三兄弟體內本來是極具消耗的能力竟然是緩了下來,不僅僅是如此,甚至還是有了一絲恢復的趨勢。雖然恢復的速度沒有消耗得快,但是即使是這樣,他們三兄弟能夠使用能力的時間也是變長了,別說是一刻鐘,就算是一個時辰他們兄弟也有自信能夠堅持下來。

「你們儘管使用自己的能力,回復的事情交給我就行了。」伴隨著治癒之光,安娜也是出現在了山峰之上,在她的身邊還跟著亞斯。

「安娜說的不錯,你們儘管使用自己的能力,安娜會幫助你們恢復。而且有我在這,不會讓任何的攻擊傷害到你們。」亞斯說道,只不過他天生就是一副慵懶的模樣,就算是現在語氣聽起來很是嚴肅,但是眾人對於他的話卻是不怎麼相信。

「亞斯的實力大家儘管放心,整個神聖天堂之中他的實力也是能夠排進前十,有他在這裡大家什麼都不用擔心,只要專心的輔助戰鬥就是可以了。」壽先生看到大家的樣子,苦笑一聲說道。看來還真是有著天生就是長得不可信的人呀。

「轉輪王,情況有些不對勁,我們兩個也出手吧。」在這個時候,地陷王突然對著轉輪王說道。因為在戰場之上,因為靈氏三兄弟的輔助,神聖天堂一方佔據了很大的優勢,一時之間使得幽冥之主的傀儡大軍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身處在神聖天堂上空的幽冥之主也是發現了這個情況,但是因為疾風他們的糾纏,現在的幽冥之主沒有任何分身的能力,所以便是通過世界樹對傀儡大軍做出了操控。

在幽冥之主的操控之下,本來還是身處在傀儡大軍中間偏後位置的最強的,也就是額頭之上有著三個光圈的傀儡同時行動了。雖然在傀儡之中這些傀儡所佔的比例很小,但是傀儡的基數實在是太大了,所以在這些擁有者破碎空間實力的傀儡行動起來的時候,神聖天堂一方的能力者才是有些驚恐的發現,在他們看來不堪一擊的傀儡之中,竟然還是擁有者幾乎是成千上萬的破碎空間之上的強者。

「怎麼可能?」沖在大軍最前面的獅王還有虎王看到這樣的情景在心裡都是呻吟了一聲,因為他們發現傀儡大軍之中升騰起來的那些傀儡每一個都是有著和他們同等級別的量,雖然他們兩個並不認為以他們的實力比傀儡弱,但是在巨大的數量優勢之下,這些傀儡完全可以瞬間就是把他們兩個轟成灰燼。

「轟……」這些傀儡在升空之後,幾乎是在瞬間就是來到了傀儡大軍的最前方,然後他們就是很是整齊的揮出了自己的雙拳。同時用力的向著前方的虛空搗了出去。他們每一個都是擁有著破碎空間的實力,在他們的攻擊之下,前方的虛空立馬就是發出了不堪重負的吱呀之聲。

「大家快退,這片空間要破碎了。」在神聖天堂的這一方看來,在傀儡們出手攻擊之後,他們前方的空間就是出現了像是蜘蛛網一樣的裂痕,所有的人一看就是知道,恐怕用不了片刻,這一片的空間就是會徹底被破壞,而緊隨著空間大規模破碎產生的空間風暴就是會把神聖天堂一方的能力者都是席捲進去。面對著這樣的攻擊,獅王還有虎王等少數的強者,因為有著破碎空間的實力,所以並不會有任何的畏懼,但是他們後面的那些普通的能力者可就是沒有這樣的實力了,所以獅王他們馬上就是向著後面的人嘶吼道。

「空間轉移。」在這個時候,在就要破碎的那片空間之前,轉輪王的身影出現了,然後以他的身體為中心,他的能力就是覆蓋了所有發動攻擊的傀儡連帶著即將破碎的空間在內的區域,在一瞬間就是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就彷彿之前的一切都是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但是在下一刻又是有著一個人代替轉輪王他們出現在了眾人的身前。 「地陷之力。」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正是地陷王,在穩定了身形之後,地陷王就是落到了下上,並且狠狠地一腳踹到了地面之上。

在他出腳之後,從他的腳下開始,前方的地面竟然是變得像是麵條一般,層層疊疊的波動了起來,然後在不斷的波動之中變成了像是爛泥一樣的狀態,把位於前方的傀儡們的腳都是沒到了泥土之中,並且在傀儡們設法抽出自己的腳之前就是撤去了能力,土地又變成了堅硬的狀態,換一句話說,現在的傀儡們相當於是被地陷王定在了原地。

「看來進行得很順利呀。」這時,剛才消失不見的轉輪王也是回到了地陷王的身邊,看著地陷王的成果贊了一句說道。

「你那邊呢,完成的怎麼樣?」地陷王一笑說道。

「你看一下後邊。」轉輪王很是得意的一指傀儡大軍的後方說道,此時在傀儡大軍的後方,擁有者破碎空間實力的傀儡已經是被轉移到了那裡,伴隨著他們一同到達那裡的還有他們已經完成的攻擊。

「轟。」在傀儡大軍之中,大範圍的空間瞬間破碎了,連片的實力比較底下的傀儡沒有任何反抗能力就是被空間風暴吞噬了。在空間風暴的肆虐之下,傀儡大軍的中央部分甚至是被清除了一大片的空地,在空地之內再也是沒有任何的傀儡存在,畢竟上萬名擁有破碎空間實力的強者同時破碎空間,那種強大的破壞力是絕對不用質疑的。

「幹得好。」在山峰之上,壽先生擺手笑道。在戰鬥開始之前,壽先生就是跟轉輪王說過了,這一次的敵人只是傀儡,他們並沒有生命力存在,所以絕對算不上什麼有生命的生靈,這一點對於轉輪王能力的施展有著很大的限制。但是沒有想到轉輪王想出來的應對的措施也是這麼的直接,那就是借用一個擁有破碎空間實力之上的同伴的力量。

在傀儡們的攻擊要發動的時候,轉輪王來到了他們的攻擊之前,因為有著他的存在,所以包括他和傀儡以及已經開始破碎的空間這一大片區域就是能夠被他的能力覆蓋了。而在他來到這裡的同時,地陷王也是通過破碎空間來到了傀儡大軍偏後方的地方,既保證了自己所在的地方在地陷王的能力作用的範圍之內,也保證了在這一片空間之內有著活物的存在。所以轉輪王才是能夠順利的發動自己的能力,在千鈞一髮的時刻把傀儡們的攻擊通過空間置換轉移到了後方,並且在攻擊爆發之前通過破碎空間回到了安全的地方,這樣一來不僅僅是解了神聖天堂一方的危機,還使得傀儡一方因為自己的攻擊而吃了一個大虧。

「通靈王,你還在等什麼,現在他們都是動不了了,你還不快出手。」地陷王看到自己還有轉輪王的計策成功了,馬上就是轉頭對著山峰之上喊道,雖然距離太遠他的聲音傳不到哪裡去,但是不要忘了山峰之上還是有著一個擁有著順風耳能力的朵兒存在。

「他們在叫你出手,通靈王姐姐。」果然朵兒在第一時間就是聽到了地陷王的話,然後就是告訴給了一直靜靜地站在原地的通靈王。

「真是兩個愛吵鬧的人。」聽到朵兒轉告的話語,通靈王冷冷地說了一聲便是消失在了原地,然後就是出現在了地陷王還有轉輪王的身邊。

「怎麼樣,讓我們兩個見識一下你的能力吧。」轉輪王看到通靈王來了,一笑說道。對於通靈王召喚的能力,他們一直都是很好奇,但是卻是一直沒有機會見識一下。

「寄居在幽林之中的猛獸們,聽從我的召喚,跨越空間來到我的身邊吧。」通靈王張開雙臂,很是虔誠的說道。在她說話的時候,她的能力也是正式的發動了,在神聖天堂一方能力者的前方,一道巨大的門扉出現在了,在大門之中不斷的傳出一陣陣的嘶吼之聲,然後不計其數的猛獸就是從大門之中涌了出來,這些猛獸再出現之後,就是向著被地陷王定在原地的傀儡們撲了上去,在它們的利齒還有勾爪之下,被定住的傀儡們幾乎是在一瞬間就是被撕成了碎片。

「好強。」獅王還有虎王等一眾能力者大軍之中的強者,看著在瞬息之間就是把傀儡大軍搞得灰頭土面的轉輪王、地陷王還有通靈王三個人,都是感覺到一陣無比的崇敬,他們很明白要是單打獨鬥,自己和轉輪王他們並沒有什麼差距,甚至是還能夠佔到上風,但是在這樣的戰鬥環境之中,能力上的差異就是顯現出來了,因為就是有著那樣的能力者,雖然個體戰鬥力不強,可是在戰鬥之中他們的能力對於敵人來說卻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漂浮之力。」就在眾人驚呆的時候,一件讓他們更是驚嘆的事情發生了,在神聖天堂一方的能力者的後方,一個巨大的陰影漂浮了過來。陰影的面積很是龐大,遮天蔽日的以一種很快的速度向著大軍的最前方飛了過來。

「你終於是出手了,我還以為你被哪陣風給吹走了呢。」在等到陰影來到眾人的近處的時候,所有的人才是發現飛過來的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山峰。轉輪王他們看到山峰的時候,就是明白了山峰會飛起來的緣由,不由得是對著山峰之上說道。

「剛才我圍著神聖天堂轉了一圈,但是沒有想到神聖天堂之內雖然有不少的山峰,但是卻是以小山為主,根本就是沒有多大的殺傷力,中間的那五座山倒是很合適,但是以我的能力又是搬不過來,所以只能到比較遠的地方找了這麼一座山來。」山峰之上,漂浮王的聲音傳了出來。原來他之所以在現在才是出手,是為了找合適的山峰去了,並且以自己漂浮的能力把合適的山峰給搬了回來。

「那現在合適的山峰找到了,你打算怎麼辦。整個的扔下去嗎。」轉輪王問道,雖然漂浮王找到的這個山不小,但是要是直接扔下去的話,造成個攻擊範圍還是有些不夠,根本就是不值得他花費這麼長的時間來尋找。

「我要做的就是扔下去,至於攻擊範圍的事情我不用擔心。」漂浮王說了一句,然後就是把整座山峰向著傀儡大軍之中扔了出去,並且在山峰到達傀儡大軍上方內部位置的時候就是解除了自己的能力。在這種情況之下,瞬間就是恢復原本重量的山峰呼嘯著就是向著下方的傀儡砸了下去。

面對著這樣直接的攻擊,傀儡大軍也是在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擁有著破碎空間實力的傀儡再次出手了,只不過他們這一次的攻擊目標不再是神聖天堂的能力者,而是在他們頭頂的山峰。他們的目的也是很簡單,那就是在山峰砸下來之前,就是用蠻力把山峰毀掉。

「漂浮王這是在逼我出手呀,可是下里沒有活人存在的話,我的能力不起作用呀。」看到很是乾脆就是出手的漂浮王,不知何時來到了正在下降的山峰之上的轉輪王苦笑一聲說道。漂浮王的意思很明顯,那就是他只負責扔下去,至於能夠造成多大的破壞力就不是他管的事情了,這樣撂挑子的舉動讓眾人都是很無語。而在這種情況之下,能夠派上用場的就只有轉輪王的能力了,可是現在轉輪王來到了山峰之上,才是很悲劇的發現竟然是只有自己沖了過來,現在不僅僅自己的能力沒辦法發動,下面更是有著一群實力高強的傀儡等著要自己的命。 「你儘管發動能力,下面有我在。」就在轉輪王毫無辦法準備逃走的時候,亞斯突然出現在了轉輪王的身邊,再跟他說了一句之後便是消失在山峰之上,再次出現已經是來到了正在發動攻擊的傀儡們的中間。

「空間置換。」轉輪王神情一振,亞斯的出現使得自己的能力有了發動的條件,但是亞斯就這樣衝到最強的一群傀儡們的中間,在轉輪王看來是很危險的,畢竟想要發動攻擊的傀儡們都是有著強大的實力,轉輪王雖然沒有見過亞斯的能力,但是卻是不認為亞斯能夠在傀儡們中間存活太長的時間,所以也是不敢耽誤,馬上就是發動了自己的能力。

在轉輪王的能力的作用之下,山峰和準備攻擊的傀儡們在方位上來了一個徹底的置換,本來還是想要在下方摧毀山峰的傀儡們卻是來到了山峰的上方,而他們的攻擊也是變成了煙花,只是攻擊到了空無一物的天空。

「亞斯回來了嗎。」在完成能力的一瞬間,轉輪王就是回到了漂浮王他們的身邊,但是在他回來之後,他才是發現亞斯竟然是沒有回來。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漂浮王還有地陷王他們沒有回答轉輪王,而是指著前方說道。

「怎麼可能?」轉輪王向前一看頓時就是驚呆了。亞斯正如他想象的一樣,並沒有在第一時間趕回安全的地方,但是原因卻並不是因為他遭遇了甚麼不測,而是因為他竟然是在無數傀儡的包圍之下展開了攻擊。

「粉碎之網。」在轉輪王的作用之下,亞斯還有傀儡們都是來到了山峰上方。在看到轉輪王第一時間就是離開了之後,亞斯並沒有選擇離開,而是伸手向下一探,一道巨大的白色的光網就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下,然後就是順著山峰劃了下去。山峰完全是由堅硬的石頭構成,但是在亞斯粉碎的能力之下,卻是像豆腐一樣被粉碎成了一個個的小塊,而這也是使得山峰的攻擊範圍一下便是增大了數倍,方圓千丈範圍之內的傀儡們都是成為了石塊的攻擊對象,一時之間連片的傀儡被石塊砸成了肉醬。

在這個時候,傀儡們也是發現了在他們中間的外來者,所以所有的傀儡馬上就是把亞斯包圍在了半空之中,然後就是同時向著亞斯發動了攻擊。在傀儡們強大力量的撼動之下,圍繞著亞斯的空間全部都是被打破了,此時在攻擊中心的亞斯就像是一個漂浮在大浪之中的小舟,好像稍有不慎就是會被大浪給完全吞沒。但是遺憾的是,亞斯的實力決定了打絕對不會是一葉小舟。

「給我碎。」即使是遭受到了強大的攻擊包圍,亞斯仍舊是絲毫不亂。他抬起了自己的雙手,然後圍著自己的身子畫了一個圓,四道白色的光網就是以他的身體為中心出現了,光網之上存在的只有亞斯的粉碎之力,在他能力的作用之下,因為空間破碎形成的空間裂縫的切割還有空間風暴的吹刮都是被粉碎了,並且光網在粉碎了這些之後仍舊是不斷的行進著,很快就是延伸到了傀儡們的身邊。

面對著亞斯強大的能力,傀儡們也是不敢輕纓其鋒,在光網臨身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反抗就是開始四處的逃竄。但是仍舊是有著少數的傀儡因為躲閃不及,在亞斯的光網之下毫無法抗能力的被切成了肉塊。

「好強,竟然是能夠秒殺這麼多擁有著破碎空間實力的傀儡,難怪他敢獨自一人衝到傀儡們的中間。」看到亞斯驚世絕倫的表現,轉輪王咽了一口唾沫說道。

「這就是所謂的藝高人膽大吧,沒有想到神聖天堂之中竟然是有著這麼多的絕世的強者。」漂浮王嘆了一口氣說道。看著在傀儡大軍中間仍舊是絕世無敵的亞斯,在場的所有的人心中都是驚嘆不已。

「亞斯他怎麼了,怎麼突然就是衝出去了。不過他的實力好強,究竟是什麼樣的能力,那些傀儡在他的面前就像是豆腐一樣,一切就碎了。」後方的山峰之上,瞳兒看著亞斯的表現說道。剛才亞斯突然之間就是沖了出去,在場的所有的人都是沒有來得及阻止他。

「亞斯,你這是在抒發你心中的不滿嗎?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你為什麼這麼的自責。」壽先生嘆了一口氣說道,他和大祭司之所以不讓亞斯參加上面的戰鬥,並不是因為亞斯的實力不夠,而是怕亞斯在戰鬥的時候不會按照計劃行事,所以才是強行把他留在了下面,但是沒有想到,亞斯雖然沒有任何的意見就是答應了,可是到了真正戰鬥的時候卻是失控了。

「讓他去吧,現在的他需要發泄一下,而且我們也是沒有那麼脆弱,就算是沒有別人保護也是有著自保的能力。」安娜輕聲說道,只不過在他的話裡面壽先生卻是聽不到任何寬慰的意思,反而是充斥著深深的傷心。

「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這個老頭子管不了,也是不想管。只是希望你們好好地活著就行了。」壽先生搖了搖頭說道。

雖然下面的戰鬥因為亞斯的突然爆發出了一點意料之外的事情,但是也正是因為如此,傀儡之中最強大的一部分戰鬥力也是被他給牽制住了。而其他的傀儡,在神聖天堂還有蒼穹大陸之上能力者的共同奮戰,還有幾位強大的輔助能力者的強力幫助之下,一時之間被打的是節節敗退,雖然戰鬥開始的時間還是不怎麼長,但是戰鬥的結局卻是基本上是被註定了,也就是說只要疾風他們在上面的戰鬥之中獲勝,那麼蒼穹大陸就是可以徹底的解除幽冥之主這一個心頭大患。

「可惡。」神聖天堂的高空之上,幽冥之主也是知道了下面的戰鬥已經是輸定了,所以也是很是不甘心的罵了一句,同時也是放棄了分心去控制下面的傀儡,讓傀儡們只是憑藉著本能去戰鬥。所有精神都是集中在了眼前的戰鬥之上,在他看來蒼穹大陸之上最為強大的幾個人都是在這裡,只要自己在這裡取得勝利,殺了這幾個人,那麼蒼穹大陸仍舊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此時神聖天堂上空的戰鬥也是陷入了僵持的狀態,在黑暗之力的灌輸之下,從世界樹上伸展出來的枝條好像是無窮無盡一般,不管疾風他們怎麼去攻擊,擋在他們面前的枝條卻是絲毫不減少。而幽冥之主也是因為要持續的給世界樹灌輸力量,完全進入了依靠本體戰鬥的狀態,雖然說是擋住了疾風他們的攻勢,可是也是失去了集中攻擊疾風他們當中任何一個人的可能。至於大祭司,在撐起了生命守護把這片戰場隔絕了之後,就是站在原地在刻畫著什麼,好像是在準備著什麼東西。

「雷神霸天戟。」在戰場的中間部位,一道璀璨的雷光衝天而起,然後就是形成了一把巨大的雷電之戟。雷電之戟在形成之後,就是在原地來了一個很是霸氣的橫掃,在雷電之力的轟炸之下,那一片區域之內的樹枝也是被暫時的清空了,但是遺憾的是,在那片區域的前方又是有著鋪天蓋地的樹枝沖了過來。

「這樣下去會沒完沒了的,我們可是沒有時間在這裡浪費,大家不用去管這些樹枝,擊中一點突破,只要我們把那個黑乎乎的傢伙揍飛了,那這一切就結束了。」趁著短暫的喘息的時間,奔雷大聲的說道。對於這樣煎熬式得戰鬥奔雷已經是受夠了,在喊了一句之後,奔雷的身上就是出現了一絲絲的雷電,看他的樣子竟然是想直接通過空間移動去和幽冥之主正面戰鬥。 「想要空間移動,白日做夢。」幽冥之主也是發現了奔雷的意圖,但是卻是絲毫的不著急,而是嗤笑一聲說道。

「黑暗空間。」幽冥之主雙手上揚,一道道黑色的光線就是想煙花一樣在他的手心飛散了出來,只不過光線並沒有對眾人發動攻擊,而是直接順著生命守護的覆蓋範圍,沒入到了生命守護的邊緣地帶。

「怎麼可能,沒有辦法空間移動。」光線在沒入到生命守護的邊緣地帶之後,整片空間就是模糊了一下,而在這瞬間的模糊之中,奔雷本來就要消失的身子也是又現了出來,雖然不知道幽冥之主到底是做了什麼樣的手腳,但是奔雷的空間移動卻是因為受到某種干擾失敗了。

「你們就不要妄想通過空間移動來到我的身邊了,在黑暗空間之中,雖然你們的力量不會受到影響,但是因為黑暗之力的加固,這一片的空間已經是變得比別的地方要堅固得多,只要你們的力量屬性在我的黑暗之力之下,那麼就休想再使用空間移動。」幽冥之主狂笑道。

「混蛋。」奔雷罵了一句,現在這片空間已經被黑暗之力加固了,而他們的力量屬性卻是在黑暗之力之下,也就是說他們根本就是不能夠再使用空間移動。要想攻擊到幽冥之主的本體,就只能夠是一步步的向前挪,但是看眼前的狀況,他們要是想到達幽冥之主的身邊可是要花費很大的力氣,而這樣的事情他們是不願意去做的,因為他們還要留著足夠的力量來進行大祭司的計劃。

「不能空間移動又怎麼樣,突破這些煩人的東西只不過是時間問題。」這時熾火的聲音響了起來,對於幽冥之主封印了他們的空間移動,他不僅絲毫的不惱,反而是充滿了鬥志。

「烈焰刀。」熾火單手一招,一把竄著火苗的大刀就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然後雙手緊緊地握著刀柄,把大刀高舉到頭頂之上。

「火神斬。」在把大刀舉到最高處的時候,熾火深吸一口氣狠狠地把刀向著前方的樹枝劈了下來,一道火舌也是順著下滑的刀尖噴射了出來,並且是化作了一道火線向著前方的樹枝劃了過去。火線的速度很快,只是一閃之間就是深入到了樹枝的深處,然後被它掠過的地方才是因為極度的高溫產生了連片的爆炎。在火焰的灼燒之下,在密布的樹枝之中暫時的出現了一條火道,而這個時候熾火也是沒有再等著樹枝補上來,而是直接一個飛躍竄進了火道之中。

「這個吃貨還真是魯莽呀,不過看來現在只能這麼做了。」疾風看到率先出手的熾火,無奈的一笑說道。雖然他們想盡量的保存力量,但是現在看來卻是沒有必要了,因為時間拖得越長,他們的力量消耗就是越大。

「暴風風刃。」一道只有數丈大小的風刃出現在了疾風的身邊,並且是圍著疾風的身體開始滴溜溜的打轉。這一道風刃雖然也是銀光閃耀,但是在破壞力上卻是比一般的風刃要強上不止百倍,因為構成這道風刃的不是簡單的風元素,而是由風元素壓縮形成的暴風針構成的。也就是說這道風刃雖然外表不起眼,但是在它的內部卻是有著無數的擁有著極強破壞力的暴風針。在疾風衝到樹枝當中去的時候,儘管是有著樹枝不斷地對著疾風發起衝擊,但是無論是什麼樣的樹枝,這道風刃都是會在第一時間把它絞成粉末。

「不死心的傢伙,我倒要看看你們到底有多少可以使用的力量。」幽冥之主看著使出不同的招式開始向著自己衝擊的疾風還有熾火,在惱火的同時,也是把攻擊的力度集中到了兩人的身上,霎那之間,受到攻擊壓迫的兩人前進的速度就是慢了下來。但是在這時,幽冥之主的麻煩又來了。

「萬里雪飄。」在這時,天空之上突然是開始飄落起一片片的雪花,呈六芒星狀的雪花看起來很輕很美,但是在落到樹枝上的時候,卻是瞬間爆發出強烈的寒氣,凡是被雪花碰到的樹枝都是在寒氣的作用之下結了一層薄冰,這是使得樹枝的攻擊速度在一定程度之上慢了下來。

「幹得好,雪兒。」奔雷欣喜的說了一聲,有著雪兒能力上的冰凍的效果,他們突破樹枝的包圍就是會變得簡單得多,並且還是能夠省下不少的力氣。

「神雷一指。」奔雷也是看準時機發動了自己的衝擊,只見他伸出了一隻手指,在他的手指之上開始有著雷電不斷的凝聚,這也是使得他的手指因為雷電的充斥而變成了紫色,而且在雷電的不斷的凝聚之中,紫色變得越來越深。終於當奔雷的手指因為雷電的過渡凝聚,開始由紫色變得有些發黑的時候,他的攻擊發動了。

此時在眾人的眼中,奔雷在攻擊的時候已經是化作了一道凌厲的閃電。而在雷電的最前端就是奔雷那已經是發黑的手指,便隨著絲毫不輸於空間移動的速度,奔雷整個人都是竄了出去,在雷電的衝擊之下,擋在他前面的樹枝就像是紙糊的一般,沒有任何抵抗的能力就是在雷電之中消失了。

「不知死活。」幽冥之主看到在雪兒的能力影響之下,自己的攻擊速度竟然是慢到了對於奔雷的衝擊毫無反應的能力,也是在一次的發動了黑暗之力。在黑暗之力的又一輪的灌輸之中,世界樹上又是開始出現新的樹枝,這一次樹枝並沒有在出現之後就去攻擊向著自己前進的疾風他們,而是把攻擊的對象定為了凝結在前方樹枝上的冰雪。在樹枝的攻擊之下,本來就是不怎麼厚的冰雪很快就是被抽打的支離破碎,在這種情況之下,樹枝的攻擊速度又是開始變快了,疾風他們前進的速度也是因為樹枝恢復力道的衝擊開始慢了起來。

「雪兒不要怕,我來幫助你。」在幽冥之主的反擊之下,雪兒開始有些維持不住自己的優勢了,恐怕是再過一會兒就是束縛不住幽冥之主的攻擊了。 花心簡少痴心愛 碧水也是發現了妹妹的困難,所以馬上就是來到了妹妹的身邊。

「碧波蕩漾。」碧水在第一時間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在整片戰場的上空招出了一片寬闊的水域,雪兒的能力是冰,能夠以雪花的狀態發動自己的能力,就是因為她能夠使用自己的寒氣使得天地之中的水元素凝結,在本源之上和碧水的能力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只不過是表現的方式不一樣。

「謝謝姐姐。」得到了姐姐的幫助,雪兒在召喚冰雪的時候無疑是省下了很大的力氣,瞬間就是找回了優勢。因為已經是有著大片的水域存在,所以雪兒要做的就只剩下了把水變成雪花。所以她也是不在保守的站在原地發動能力。而是直接衝進了整片水域之中,然後衝天的寒氣就是把整片水域都是籠罩在了裡面,一場鵝毛大雪也是很快的籠罩了整片戰鬥區域,在雪兒還有碧水的合力攻擊之下,幽冥之主的攻擊又是被束縛住了,雖然這樣不能給幽冥之主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但是卻是使得疾風他們靠近幽冥之主的速度變得快了起來。

「我們也不要看著了,我要讓那個混蛋見識一下,自己做過的事情會給他帶來多大的災難。」在疾風他們發動衝擊的時候,小白還有青龍他們幾個也是沒有閑著,一直都是忙著清理著自己身邊的樹枝,現在看到疾風他們沖了上去,樹枝的衝擊速度在雪兒還有碧水的能力之下也是慢了下來,小白再也是沒有辦法壓制自己的憤怒,也是開始對著幽冥之主的本體發動了衝擊。 小白的性子很是火爆,所以在衝擊的時候,她也是沒有像疾風他們那樣採用一點突破的方法,而是採用了最為原始和粗暴的方法,那就是把擋在自己前面的樹枝都是砸個粉碎。頭頂著毛茸茸的兔子耳朵的小白,控制著一顆巨大的胡蘿蔔,以一種很是狂暴的方式,狠狠地砸著自己前進道路上的障礙,而樹枝因為在速度之上受到了不小的限制,衝擊的速度根本就是跟不上小白毀滅的速度。所以雖然小白採用的方法比較笨,但是也是在確確實實的向著幽冥之主靠近。

「我們好歹也是蒼穹大陸上的聖王,可不能落後他們太多。」青龍沉聲說道。白虎他們也是點了點頭。然後四位變化者的王者就是開始了他們的衝擊。在一陣嘹亮的龍吟,凌厲的虎嘯,清亮的鳳鳴,還有低沉的龜吼之後。身為變化者王者的青龍他們也是使出了在突破到變化者最後一步之後獲得的力量。

再發動了能力之後,青龍的頭上長出了一對鋒利的龍角。這也是青龍自己選擇的使用二次覺醒之後獲得的新能力的時候的狀態。因為龍角可以說是青龍變身之後身體之上攻擊力最強的地方,他保持著這樣的狀態可以最大限度的發揮自己的戰鬥力。

「讓你見識一下龍的力量。」青龍身子向下微微一躬,然後一個足足有著千丈龐大的巨龍的虛影就是出現在了青龍的身後。在虛影出現之後青龍向上一躍就是來到了龍頭的位置。在青龍就位之後,巨龍的虛影就像是活過來一樣,向著前方的樹枝發動了衝擊。鋒利的龍爪,龐大的身軀都是巨龍的攻擊方式,在直接的力量上的碾壓之下,擋在青龍前方的樹枝也是紛紛崩潰。

在青龍完成變身發動攻擊的同時,白虎聖王他們也是完成了衝擊的準備。和青龍不同的是,白虎聖王在完成變身之後,在後背之上多出了一對碩大的翅膀;朱雀聖王則是在秀髮之上多出了一頂完全由七彩的羽毛編製的王冠;至於玄武聖王則是最為搞笑,因為他竟然是選擇了在自己的後背之上變化出一個碩大的龜殼來作為自己發動能力時的狀態。但是不管他們變成了什麼樣的狀態,他們和青龍一樣都是沒有在第一時間就是使用自己的新力量,而是使用巨大化的虛影來作為攻擊時的狀態。

「大家都是這樣衝上去了,那就讓身為男子漢的我來為大家殿後吧。」所有的人都是衝到了最前方,留在原地的就只剩下了厚土一人。厚土雖然長的很粗狂,但是在戰鬥的時候,他卻是眾人之中最為細膩的一個。所以在所有的人都是沖了上去的時候,他卻是選擇了留在原地。

「土之牆壁。」厚土選擇留在原地,並不是因為他不敢衝到前面。而是因為他想最大限度的保持大家的戰鬥成果。現在的幽冥之主在攻擊的速度之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所以面對著眾人的衝擊也是不能做出最為及時的反應,但是厚土卻是知道這樣的情況不會一直持續下去。不管是疾風他們順利的到達了幽冥之主的本體之處,還是幽冥之主想出了應對現在這種狀態的策略,雪兒她們的能力都是有被解除的時候,而到了那個時候,幽冥之主的攻擊速度就是會恢復到之前的狀態,萬一眾人不能在短時間內結束戰鬥,那麼唯一的結局就是會被再一次的打回原地,那麼這場戰鬥就是沒有結束的時候了。所以厚土想要做的就是趁現在把戰鬥的區域儘可能的縮小。而他的方法也是很簡單,那就是跟著大家衝擊的速度,在後面用自己的土之牆壁把戰鬥的區域不斷地變小。

「黑暗之力,巨樹凝結。」厚土的意圖幽冥之主在第一時間就是察覺了,被逼無奈之下,幽冥之主不得不做出選擇,那就是放棄對眾人的全面阻攔,而是把力量集中到一起攻擊少數的幾個人。所以漫天的樹枝在蠕動了一段時間之後,便是形成了五棵很是巨大的樹木。

「給我消失在黑暗之力中吧。」出乎眾人的意料,幽冥之主這一次的攻擊對象並不是沖在最前方的疾風他們,而是把攻擊的目標定為了小白還有青龍他們五個變化者。或許在幽冥之主的心中,是想儘可能的減少敵人的數量,而實現這個想法的最簡單的方法,就是集中力量攻擊看起來最弱的幾個人。

「想要攻擊老娘,想都別想。」五棵巨大的樹木在形成之後,就是在第一時間擋在了小白他們前進的道路之上。在樹上也是開始蔓延出一些很是粗壯的枝條,這些枝條像觸手一樣蠕動著,似乎是在等待著自己的獵物來到自己的身邊。

「小白轟天錘。」看到擋在自己身前的大樹,小白的速度絲毫不減,仍舊是保持著很是快速的前進方式。很快就是來到了大樹之下,而大樹也是在小白來到它的攻擊範圍之內的時候,就是對小白髮動了攻擊。因為大樹之上擊中了更多的黑暗之力,所以它的攻擊速度並沒有因為雪兒的能力受到很大的影響,粗壯的枝條帶著一陣呼嘯之聲就是向著小白抽了下來。在枝條攻擊的時候,巨大的衝擊之力甚至是使得這一片受到幽冥之主黑暗之力加固過的空間都是變得有些扭曲。

要是一般的強者,面對著這樣的攻擊或許是會趕到很是棘手,但是在小白的字典裡面就是沒有懼怕這個詞。即使是面對著這樣的攻擊,小白仍舊是直直的沖了上去。但是就在樹枝要攻擊到她的時候,小白卻是一個彈跳來到了大樹的上方,然後就是伸手一招,一連串的絲毫不比大樹小上半分的胡蘿蔔就是出現在了她的身前。

「給老娘碎。」小白大吼一聲,然後所有的胡蘿蔔就是同時的散發出一陣粉紅色的光芒。在粉紅色的光芒的籠罩之中,胡蘿蔔以一種很快的速度接連出現在小白的手中,並且被小白以同樣的速度向著下方狠狠地砸了下去。

這一次小白的攻擊速度很快,大樹的樹枝在第一次的攻擊落空之後,還沒有來得及做出第二次的攻擊就是被小白的攻擊給擊中了。在巨大的胡蘿蔔接二連三的快速的攻擊之下,大樹根本就是沒有任何躲閃的機會,便是被小白以一種最是強勢的姿態給砸得粉碎。小白這一邊很是快速的就是解決掉了幽冥之主的攻擊,但是四位聖王那裡卻是好像進行的不是怎麼順利,因為就在小白完成攻擊的時候,在青龍他們所在的地方就是傳出了一陣陣憤怒的吼叫,顯然是被幽冥之主的攻擊給擊中了。但是深知他們幾個實力的小白卻是沒有任何的擔心,也是沒有做出任何救援的動作,而仍舊是直接向著幽冥之主攻了過去。

「看來幽冥之主是把我們幾個當成軟柿子捏了。」此時青龍所在的地方,因為他一開始沖的比較得快,而且在沒有辦法使用空間移動的情況之下,他那龐大的身軀也是成為了幽冥之主最好的攻擊目標,所以以召喚出來的巨龍虛影形態戰鬥的青龍不出所料的被大樹的攻擊給擊中了。雖然巨龍只是虛影的狀態,並沒有任何的實體,即使是被擊中了青龍也是不會受到什麼實際的傷害。但是黑暗之力的強大是超乎常規的,在被包含黑暗之力的樹枝攻擊到之後,青龍他們很是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能力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就好像是黑暗之力的攻擊通過樹枝直接攻擊到了他們的本體。 「但是,這種被人小瞧的感覺還真是不好受呀。」現在的巨龍虛影已經是整個都是被樹枝給纏繞住了,因為受到黑暗之力的束縛,身處在虛影之中的青龍也是被困在了樹枝之中,看起來青龍似乎是遭受了很是糟糕的情況。這一次的攻擊要是換做之前的青龍肯定是抵擋不住,但是遺憾的是現在的青龍可不是什麼軟柿子,這種程度的攻擊自然也是不能夠讓他陷入絕境。

「幽冥之主,現在我就讓你見識一下,在突破了變化者最後一步之後,我們獲得的力量。」身處在巨龍虛影之中的青龍,看起來並沒有直接靠蠻力突破樹枝的想法,而是靜靜地呆在原地,似乎是在醞釀著什麼強大的攻擊。

就在青龍在虛影靜站的時候,一絲很是讓眾人熟悉的波動出現在了青龍的周身,至於產生波動的原因,在場的所有的人都是能夠第一時間說出準確的答案,因為那種波動的根源竟然是風元素的波動,是本來只有疾風能夠操控的風元素的波動。

「龍從風。」風元素在青龍的身邊不停的凝聚,但是風元素在不斷的凝聚之中,卻是並沒有形成什麼強大的攻擊,反而是源源不斷的灌輸到了青龍的身體之內,在風元素的不斷地灌輸之中,青龍的身體竟然也是慢慢的變得虛幻了起來,就好像是在風元素的同化之下,青龍自己本身也是變成了一陣清風一樣。終於在幾個呼吸之後,青龍輕輕地喝了一聲,然後他的身體就真的是化為了一陣清風消失在了樹枝的包圍之中,再次出現已經是在前方很遠的地方,而且巨龍的虛影也是跟隨者青龍的本體一同脫離了樹枝的包圍,雖然不知道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毫無疑問的是,幽冥之主針對青龍的攻擊也是徹底的落空了。

「你速度挺快的嘛,青龍。(本章節由網網友上傳)」由於青龍在一瞬間就是前進了很大一段距離,所以他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是很接近先行一步的小白了。而小白在看到青龍不出所料的脫離了幽冥之主的攻擊,也很是滿意的讚賞了青龍一句。

「多謝誇獎。」青龍很是真摯的向著小白一拱手說道,因為他心中很是清楚,要是沒有小白的傾囊相授,自己可是沒有任何把握能夠達到今天這種境界。

「謝我幹什麼,你能夠有今天靠的是你自己,我只不過是給你們提供了一條捷徑而已。」小白笑了一下說道,然後就是不在拖沓,又是揮舞著手中的大蘿蔔向著前方沖了過去。

「幹得不錯。」一直呆在大後方準備著什麼的大祭司也是看到了青龍的表現,早在青龍他們出關的時候,大祭司就是知道了青龍他們獲得的新能力,但是真正的看到他們使用卻是頭一次。青龍達到變化者最後一步之後,獲得的能力很是特殊,因為他獲得的能力,沒有任何的攻擊性,跟小白的純屬狂暴攻擊的能力不同,青龍獲得的能力是一種用來防禦的絕佳的手段,因為青龍的新能力可以使得青龍的身體在一定的時間之內,沒有任何的實體。

在獲得新能力之後,青龍可以憑藉著新能力的特性,操控一定範圍之內的風元素,但是他並竟不是風之掌控者,所以並不能藉助風元素髮動攻擊。但是卻是可以把風元素暫時的填充到自己的體內,而且在風元素填充到一定的程度之後,青龍就是可以利用自己體內的風元素使得自己的身體在很短的時間之內,變成沒有任何實體的清風。雖然這種狀態並不能持續很長的時間,但是在戰鬥的時候卻是有著很重要的意義,因為這個能力可以使得青龍在一定的時間之內擁有相當於不死之身的能力。

在青龍發動新能力,很是輕鬆的避開的幽冥之主攻擊的同時。同樣遭受到樹枝攻擊的白虎聖王也是發動了自己的新能力。但是他的能力卻是不像青龍的這樣溫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