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寧,怎麼樣,坐在美女旁邊爽不爽。」

劉贛飛就將張寧拉到一邊,色呆的問道。

「爽,要不,我們換換?」

「算了,我可受不了,還是在最後一排舒服。」

「那你還問爽不爽。」

「嘿嘿,問問嘛,你又不是不知道沈佳宜可是我們班的班花,更是全校的校花。我喜歡她很久了……」

「那就去追嘍。」

「你倒說得容易,沈佳宜人長得漂亮,又學習好,我去追,不被人笑死。」

「那你還說喜歡。」

「靠,我喜歡我的,難道不行呀。」

「行,行,行,我有點困,先咪一會。」

昨天碼程序碼得太久,睡眠有一些不夠,張寧打算利用早自習的時間先睡一會。

沒有與劉贛飛過多閑聊,張寧來到桌位,就已趴到了桌上。

只是,正睡得起勁,沒想到,腰間又是傳來一陣微微的輕痛。

睜開眼,又是那根筆帽。

「好好複習。」

這是沈佳宜遞過來的紙條。

「這妹紙……」

張寧有些惱火,但看到那張淡定表情之下隱隱透露的關心,張寧忍著脾氣,拿起筆,在紙條上回復了一句,「昨天晚上複習太晚,有點困。」

「真的?」

紙條又被傳回。

「我向上帝發誓。」

「好,相信你了。不過,現在是早自習,再困也不要睡。跟大家一樣,只要大聲朗讀,一會就不困了。」

張寧可沒有按著同桌的要求去做,不過,這要繼續再睡也不可能。

只好拿出書,再度複習起來。

當然,張寧複習的速度很快。以一節課一本書的速度,不斷的翻閱著。畢竟,這一些知識他以前就學過。如果不是為了高考,為了以防萬一,他複習都懶得複習。直到,將各類科目複習的差不多。張寧拿出了幾張摸擬試卷,想看看自己能考多少分。

花了一下午的時間,張寧將所有科目的高考模擬試卷全部考完。

本想對答案看看考了多少分,但肚子有些餓了,也就將試卷收回,先填寶肚子再說。

只是,張寧不曾看見的是。在他走後,他的同桌沈佳宜,卻是很奇怪的盯著張寧的坐位,不知道在想什麼。過了一會,似乎是鼓起勇氣,沈佳宜將桌上張寧做的試卷拿了過來。

「不會吧,全部做完了。」

看著六大科目所有模擬試卷,沈佳宜很是驚訝。要知道,沈佳宜可是看著張寧在做試卷的。一個下午的時間,就算是老師,也不可能將六科做完吧。可是,事實就擺在眼前。

「難道是亂做的?」

帶著一絲絲疑惑,沈佳宜拿出答案,一個又一個對了起來。

「天吶,正確率95%%u3002」

不,準確的說,應該是95%%u4ee5上。因為,有一些題她也不敢確定是否是正確。但是,按上面的答案來看,至少正確率是在95%%u3002

這怎麼可能?

沈佳宜可是班上的學習委員,全班所有人的成績,她知道的一清二楚。張寧平時上課都不是很認真,加上有的時候又況課,成績一直是全班倒數。可是,現在這一些試卷居然被他全部做完了。而且,不但做完了,還達到了高分。

第一給沈佳宜的感覺,她是不相信。

張寧不可能這麼厲害,要是厲害,也不可能次次都考這麼差。

可是,這幾張試卷又是怎麼一回事?

難道,他是看了答案再做的?

沈佳宜猜測著。

這倒有這個可能。因為這一些模擬試卷是發給學生們自己做的,而且,上面也有答案。為的是讓學生們在自己做完的時候可以一一對照。可是,想到答案的時候。沈佳宜又搖了搖頭,這幾份模擬試卷雖然有答案,但是,答案也僅僅征對的是一些選擇題,填空填。

對於一些要寫出步驟的解答題,模擬試卷只有一個答案,沒有步驟。可是,看看張寧的試卷,不但這一些題目全部做完,而且,不管是這一些解答題,還是其他沒有標準答案的題目,張寧都解答的清清楚楚,就算是自己,似乎也比不上……唯一的缺點,那就是字太丑了。

難道,張寧其實一直以來都學得很好,只不過,他並沒有表現而已。

心裏面一邊想著,這時,班主任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教室。

「沈佳宜,這兩天張寧表現怎麼樣?」

楊小琴算得上是一個好老師。現在臨近高考,她希望所有的學生都能考一個好的大學。

前些天給張寧換了位置,楊小琴便順帶問起了沈佳宜。

「楊老師,這兩天張寧還是挺認真的。」

「那就好。」

楊小琴點點頭,這兩天她上課也看到張寧比平時認真了一些。

可能,邊上都是一些女同學。或者,邊上像沈佳宜這一些認真讀書的同學影響了他吧。

為此,楊小琴不得不佩服自己給張寧換座的決定。

在他想來,張寧邊上一堆人都在認真讀書,張寧就算是不好好讀,也不可能的。

「對了,沈佳宜,你也要好好努力。如果有空的話,可以幫助下張寧,大家都是同學嘛。」

「好的。」

沈佳宜點頭,但又想起剛才張寧做的幾張模擬試卷,「楊老師,我怕沒這個能力。」

只是,楊小琴似乎誤會了沈佳宜的意思,「放心,佳宜,老師相信你的。」

「可,可是老師。我感覺張寧學習挺好的,我有好幾道難題,他都做出來了。」

沈佳宜本想說試卷的事,但覺得這太過於離奇,最後還是不說。

「是么?」

只是楊小琴並沒有太過於再意,沖著沈佳宜笑了笑,「總之,你多多幫助張寧就是了。」

「那好吧。」

有一些無奈,沈佳宜只好點頭。不過,她心中已經決定,有時間試試張寧。

最新章節由創世首發,白憂閣轉載! >「咦,怎麼回事?」

正在編寫代碼的張寧突然之間發現電腦異樣,只是一瞬間,張寧就知道,自己的電腦被黑了。

當然,說是被黑。倒沒有像傳說中的那樣,電腦直接黑頻,或者掛掉。這個被黑,事實上,是被黑客入侵了。

「我靠,有人來黑我。」

張寧有些鬱悶,沒想到,自己安安穩穩的上網,居然有人來黑自己。

「好,我就來看看,到底是哪位黑客。」

帶著一絲邪笑,張寧並沒有關機,也沒有拔開網線,而是查看了一下電腦現在的情況。

原來是抓肉機的。

肉機相當於跳板。一名黑客在入侵他人之前,一般都會抓一些肉機做為跳板。這樣,哪怕入侵失敗了,他也可以將肉機摧毀,從而讓自己完全逃脫。

不過,看到這樣的情況,張寧更是笑了。

「這樣的技術,也敢來抓我當肉機。」

雖然98系統比較多漏洞,而且,這一段時間張寧也一直在編寫即時通訊,沒有時間打上補丁。但是,以張寧前世身為計算機程序員的他,對於黑客入侵,可是有著相當豐富的經驗。雖然張寧知道,自己在前世的黑客手段也排不上號。但是,自己卻是有比這個世界領先15年的黑客技術。有這樣的技術,在2000年,恐怕整個地球都沒有人是他的對手。

更何況,來抓自己電腦做為肉機的那個傢伙,說實話,技術真的很一般。

沒有拔掉網線,也沒有關機,張寧直接就在電腦上面關掉了幾個埠。

這樣做的目的有兩個,一是張寧暫時不想讓對方發現自己,發現了他的入侵。第二,張寧關掉這幾個埠也不想讓這位黑客過多的控制自己電腦。最起碼,只讓他控制一部分,不讓他拿到最高控制許可權。

隨後,張寧將剛才正在編寫的即時通訊軟體停了下來,開始快速的編寫另一個軟體。

半個小時之後,張寧將這一個軟體編寫好了。

「美人魚」

這一個軟體的名字叫做美人魚。

他有著很美很美的外表,不過,在她的美麗外表之下,誰也不知道隱藏著多少危險。

簡單的說,這一個被叫做「美人魚」的軟體,就是一款餡阱軟體。他可以產生一個虛擬系統,讓這一個虛擬系統偽裝成自己的電腦完全被對方控制,並且,秘密查找對方的ip地址。

果然,當張寧將美人魚軟體開部運行之後,對方似乎發現了自己已經取得了張寧電腦的最高控制許可權。並且,這位黑客還在張寧電腦上面做出了其他的種種設置,甚至,還在這一台電腦當中植入了各類黑客軟體。

從這一些設置以及黑客軟體當中,張寧發現,這傢伙似乎準備大幹一場。

如果不是,也不可能弄這麼多黑客軟體,這絕對是要火拚的節奏。

不過,張寧呆在一邊冷冷的注視,對方是肯定不知道的。他現在還沉醉於張寧偽造出來的虛擬系統當中,但張寧肯定不會提醒他,就讓他在自己的虛擬系統當中任意設置。而接下來的張寧,卻是慢慢延著入侵自己的這一個ip,開始了反入侵。

沒錯。

張寧雖然並不想當什麼黑客,但有人黑到自己頭上了,張寧可不會善罷甘休。而且,他還想讓入侵自己黑客的那個傢伙付出慘重的代價。

一層又一層,張寧慢慢延著這條線,不斷的摸索起來。

幾個小時過去,在張寧翻過了7層跳板之後,終於,張寧找到了對方的真實ip。

紐約州。

原來是美國的ip。

而且,從這一個段ip當中,張寧還發現了十幾台串連在一起的電腦。

這是一個有組織的黑客軍團。

這讓張寧想起了之前劉贛飛說的中美黑客大戰。

算算時間,明天應該是兩方約戰的時間。

難怪。

既然是兩個國家的黑客大戰,自然得做一些準備。

這要不要管呢?

張寧從對方的電腦當中悄然的退了出來。

其實張寧並不想介入這一場黑客之戰,因為他知道,以美國的黑客實力,中國完全不是對手。而且,從前世的記錄來看。中美黑客大戰,中方也損私慘重。幾乎是中國本土一二線的網站,全部都遭受到了攻擊,並且,在很長的一段時間之內都沒有恢復。

如果不是後來領導人出面,恐怕,那個時候所有的中國互聯網網站,都要滅掉。

這是一場慘痛的戰爭。

這是一場讓國內領導人徹底發現信息技術重要性的戰爭。

這也是一場,讓中國黑客徹底失去信心的黑客戰爭。

腦海里閃現著各種想法,但張寧的雙手又開始敲擊起了鍵盤。

他在編寫一個病毒程序。

這是一個來自前世非常知名的病毒——熊貓燒香。

前世2006年熊貓燒香開發出來之時,在短短一個星期之內,就此感染了幾千萬台電腦。並且,當時全球所有的殺毒軟體公司,都拿這一個病毒沒有辦法。

編寫完畢,張寧開始將這一個病毒發送了出去。

張寧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要這麼做。

明明自己並不想當黑客,明明自己並不想管什麼中美黑客大戰,但他還是介入了這場戰爭。雖然,這一場戰爭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開打。

或許,這是剛才那人入侵自己電腦吧。

張寧自己給自己找了一個理由。雖然他知道,這看上去並不是一個非常完美的理由。因為,剛才哪怕對方入侵了自己。張寧最多是反入侵他們,或者,完全摧毀他們的電腦。但是,張寧也不可能製作出如此暴力的病毒。要知道,以現在張寧領先全球15年的技術。在他手中製作的熊貓燒香,他將會在數小時之內讓全美大部分的電腦感染,並且,系統完全崩潰。

這哪裡是小小的反擊,這簡直是一場對整個美國無情的報復。

但是,這又怎麼樣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