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晴,我相信你,李夢涵的失蹤一定和你沒有任何關係。」

宋晴洛連連點頭,「是的,真的和我沒有關係!」

宋晴洛真的惹不起殷凱那一群人,殷凱和祁少瑾,還有陸羿辰,三個人聯合起來,碾死她就好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

她已經從宋家逃出來了,席初雲現在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

「我哪有時間策劃讓李夢涵失蹤啊!我現在就是初雲哥的人,怎麼還會和宋家有聯繫!」

「小晴,你聽我說,現在你應該證明,這件事和你沒關係。」

「怎麼證明?」

席初雲的臉色漸漸平和下來,眸色也變得更加疏淡。

「小晴,你畢竟是宋伯伯的女兒,應該回家。」

宋晴洛皺緊秀眉,實在想不通席初雲什麼意思。

席初雲薄唇輕啟,「你若能找到李夢涵的下落,抑或證明李夢涵現在不在宋家,你的清白自然也有人相信了。」

「初雲哥的意思是……」

「小蘭現在有孕在身,還需要住院,我實在無暇一直守著你。你得罪他們那一群人,畢竟不太好,想要安身立命,還要洗清你的嫌疑才行。」

宋晴洛緊緊握住席初雲的手,「初雲哥,我聽你的,你讓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席初雲緩緩俯身在宋晴洛的耳邊,聲音很低地說了一句話。

宋晴洛連連點頭。

「好好,我明白了。」

宋晴洛現在的表情,就好像在迷霧中,被人指引了方向一般清明。

慕容蘭緊緊靠在門上,沒有聽見席初雲對宋晴洛說了什麼,但也知道,席初雲一定告訴宋晴洛,讓她回席家去找線索。

能大搖大擺走入宋家,且能拿到最準確消息的人,宋晴洛確實是不二人選。

沒有人會比宋大小姐更合適。

李夢涵現在沒有落入宋成安之手固然好,若落入宋成安之手,只怕在現在的情況,只有死路一條了。

宋成安已經被祁少瑾激怒,不會那麼輕易放過與祁少瑾有關聯的人。

何況李夢涵還是祁少瑾的未婚妻!

宋成安已經失手幾次,一旦再有機會,斷然不會再失手。

席初雲找人護送宋晴洛離開了醫院。

慕容蘭也打開病房的門,看著站在門外的席初雲,看到他眉眼之間的疏淡,她輕輕問了他一句。

「你這樣利用她,真的好嗎?」

席初雲安靜的臉上,隱約浮現一抹哂笑。

在他的世界里,不被放在心上的人,再熟悉的人,也只是陌生人的存在,自然也不存在好不好的問題。

「你不是生氣了?」他現在更關心這個問題。

慕容蘭依舊冷著一張臉,「我無法原諒,我的男人與別的女人勾肩搭背。」

「你的男人?」

席初雲挑起眉峰,神色上帶了淺淺的笑意。

慕容蘭轉身,以冷冷的背影對著席初雲,「現在還不能證明,李夢涵是不是真的被宋成安抓走了,你讓宋晴洛回去,是不是賭的有點大了?她一旦回去,只怕回不來了。」

「這樣不是更好?」

「……」

慕容蘭猛地回頭看向席初雲,卻只看到他唇角掛著淡薄笑意,一點惋惜甚至留戀都沒有。

慕容蘭皺起眉。

她心下有些高興,也有些傷懷。

在這個男人的世界里,感情是奢侈品,且是他買不起的奢侈品。

他對宋晴洛固然如此,那麼對她的感情,又能有多少份量?

……

殷凱開著車,一路追著護送宋晴洛的車。他開的很快,為了搶最後一秒鐘的紅燈,車子直接撞上一輛大貨車。

殷凱在千鈞一髮之際,一把抱住副駕駛的喬輕雪。

喬輕雪只在耳邊聽見了一聲巨大的「哐」一聲,瞬時大腦一片空白。

「輕雪,你怎麼樣!」

喬輕雪整個人都呆傻了,腦海里不斷浮現,看到父母面目全非屍體的一幕,眼前好像不斷有血在流。

「輕雪,輕雪!」殷凱嚇壞了,不住搖著喬輕雪。

喬輕雪這才緩過神,目光怔怔地看向車窗外,只見大貨車已經翻車,燈火不住地閃爍,街上已經擁堵起來,不住響起刺耳的鳴笛。

喬輕雪雙耳發漲,半晌不能理清楚現在的思緒。

等她終於找回一些意識,趕緊抱住面前的殷凱,他居然在生死的關頭,擋在自己面前。

就好像爸爸,在死的時候,是用身體擋在媽媽的身前……

「殷凱,你怎麼樣?怎麼樣?」

喬輕雪嚇得聲音都哆嗦了,她真的好害怕,殷凱會出什麼事。

當喬輕雪的手上,沾滿了鮮血,整張臉慘白如紙。

「凱……」

「我沒事,你怎麼樣?」殷凱卻焦急地查看喬輕雪。

車門變形了,殷凱怎麼都打不開,倆人只能卡在一起,動彈不得。

「你別急,別哭,一會消防員就會趕到了。」

「千萬別怕,我沒事,我很好,有我在,你也沒事的對不對……」殷凱還在對喬輕雪笑,即便後背很痛,還在努力安慰著喬輕雪。

喬輕雪的眼淚簌簌地掉了下來。

「凱,你千萬不要有事,我打電話,我找人救我們……」喬輕雪用力伸手,卻怎麼都夠不到掉在地上的手機。

「凱,你堅持住,堅持住……」

「傻丫頭,我都說我沒事了,你怎麼還哭!我不會有事的!你不是也說,禍害遺千年,我這樣的禍害,怎麼能輕易……」

喬輕雪趕緊吻上殷凱的嘴唇,堵住他後半句話。

「不要說話,保存體力!你到底傷到哪裡了?是不是很痛,告訴我……凱,你怎麼能擋在我身前,我不要你出事啊……」

殷凱的臉色越來越白,聲音也越來越無力。

他即便努力笑著,依舊看出來他的虛弱,還有啞忍疼痛的艱難。

「輕雪……若我……我真的出事了……你一定要照顧好我們的孩子,還有就是……」

殷凱的聲音帶著一種對死亡的恐懼,「不許你找別的男人!就算守寡,我也要你一輩子為我守著!聽見沒有!」

喬輕雪「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嗚嗚……聽見了,聽見了……」 「爺?」小廝名叫岳楓,跟隨了端木冷珏有好多年了,從沒有見過端木冷珏笑過,偶爾的一絲弧度也是得知沒有瑤兒姑娘的消息的時候的苦澀。岳楓也曾努力的勸過端木冷珏去找一個福晉,得到的是端木冷珏的一個杯子,現在看自家爺的情況,怕是不能了!如果在找不到瑤兒姑娘,估計自家的也得瘋掉了!

端木冷珏起身,朝著大門走去,夜深了,自己不適合再呆著這裡,剛才會進來完全是因為看到了飛雪跳舞,那靈動的感覺跟當初的瑤兒一般。現在看來是自己弄錯了。

——「冷珏哥哥,剛才瑤兒學會了一支新的舞,瑤兒跳給冷珏哥哥看好不好?」瑤兒的聲音還在腦海里,可是現在卻什麼都沒有了!端木冷珏的心在一次冰冷了起來。瑤兒,你到底在哪裡?你知不知道冷珏哥哥一直在找你?

飛雪輕輕地捂著胸口,這是什麼感覺,這心悸是怎麼回事?飛雪明明檢查過這具身體的情況,卻沒有檢查出她有心臟病啊!要是真的有的話,飛雪就得注意點兒了,不能動怒,不能生氣。朝著外面看了看,睡意全無。

月華拿了一件披風給飛雪披上「冷月姐姐,你這是睡不著嗎?」月華一直守在外面,花滿樓的人很多,畢竟是妓院,人雜得很,月華不放心現在的飛雪獨自一個人呆著。

飛雪攏了攏身上的披風「我想出去轉轉,這裡太吵鬧了,睡不著」飛雪沒有告訴月華是因為自己感覺到了心悸才想著出去轉轉,要不以這個姑娘的小心思一定會去找媽媽給自己看病的,飛雪還不想讓別人接觸自己,自己的毒術很高,醫術也不錯,雖不算是神醫卻是個神毒手。這是上官家族的其他人所不知道的,也是飛雪最後的活命本錢,至於自身的靈力,飛雪還不想展示出來。在這個時代,飛雪不知道自己展示了出來會不會被當做妖怪給一把火給燒了。不過想想,火呀,自己還不怕呢!

月華替飛雪換了一件衣服,一件很是素凈的衣服。就聽到月華喃喃道「冷月姐姐還是這麼喜歡獨自一個人在夜裡散步,從前你一直不讓月華陪著,可是現在冷月姐姐不記得這裡的事情了,月華就陪著冷月姐姐到處走走吧!」

醫女小當家 「飛雪」飛雪淡淡的開口。

月華驚了一下「冷月姐姐還記得自己的本名?」

飛雪很是驚訝的看著月華,來到這裡這麼久她只聽到過大家叫她冷月,卻從不知道這具身體的本名。難道她也叫做飛雪?這麼巧的事情未免也太讓人匪夷所思了吧!

月華看著飛雪的表情,嘆了一口氣「也是,冷月姐姐怎麼會記得自己的名字呢?」

飛雪靜靜地聽著月華的描述,原來這具身體的主人原本也叫做飛雪,在花滿樓的藝名叫做冷月。其他的,月華知道的很少了。飛雪勾了勾唇角,也罷,這也免去了自己改名字的必要了,至於這個姑娘姓什麼飛雪都不在乎了,是不是姓上官飛雪都不在乎。名字是父母取得,上官這個姓氏卻是飛雪所討厭的!

飛雪看著鏡子中的美人,跟自己的前世長得不是很像,可是也是個水靈靈的大美人。飛雪嘆了一口氣,就見月華拿出藥水在自己的臉上塗了一層藥水,月華的臉隱隱的有毀容的跡象。月華扶著飛雪就要下樓,飛雪知道那個是用來去除月華臉上易容藥水的藥水,也就放心了。

來到樓下,月華輕車熟路的避開了人來人往的人流,帶著飛雪來到了花滿樓的後院,對於這個後院,飛雪不得不讚歎,這是誰改的啊!也太符合飛雪的口味了吧!古香古色的味道,亭台樓榭都有,還有小溪緩緩的流淌著,魚兒自由自在得游著,這裡就是一出世外桃源。

月華扶著飛雪緩緩地向前走著,飛雪停下腳步,看著月華漸漸恢復的容貌,果然和自己相像的一樣,那沒演過真是個美人胚子,尤其是眉毛,彎彎的柳葉眉非常好看。飛雪伸出手輕輕地描摹著月華的眉毛「真是俊俏的人兒」

月華的小臉一紅,羞澀的說道「小姐這是說的哪裡的話?」

飛雪朝前走著,卻被月華拉住「小姐的臉上有著一層面具,就這樣出去會被認出來的,還是讓我來幫小姐揭下來吧!」

飛雪轉身,揚了揚手裡的面具,她早就知道了這張酷似自己的臉的面具是為什麼貼上去的了!自己本來的容貌要比這面具還沒上幾千倍,丹鳳眼即使不笑也很是勾人,小巧的嘴巴紅潤的很,還有就是皮膚好的沒話說。飛雪滿意的看著月華的表現「我為什麼要讓別人認出來呢?」

月華朝著飛雪笑了笑「月華,你的本名叫做什麼?」月華這個名字應該也是她的藝名吧!

月華卻笑了笑「月華自從四歲被小姐撿回去,就不再記得自己的名字了。」

看著月華有些苦瓜的笑臉,飛雪笑著揉了揉月華的腦袋「那就叫做漣漪可好?很是清純與肅靜的感覺!」飛雪也在想著,這麼一個漂亮姑娘就這麼跟著自己也是太可惜了,以後有機會一定要將她給家出去!

月華笑著謝過飛雪「漣漪謝過小姐。」漣漪是知道小姐的一部分事情的,對小姐也從沒有過二心,因為從小一起長大,小姐都是將東西分給她一份,自己只是一個被撿回來的小丫鬟,能夠得到小姐的疼愛真是三生有幸!漣漪早就在心裡暗暗發誓一定要一直陪著小姐了!

飛雪和漣漪手挽手出了花滿樓的大門,就被一群人給盯住了。

一群混混痞子看著飛雪和漣漪都這麼漂亮,不由得起了色心,「這麼美得小美人晚上出門是不是太寂寞了呢?」痞子頭頭攔住了飛雪的路,沖著飛雪擠眉弄眼,咸豬手想要去抓飛雪的胳膊。飛雪卻不動聲色的閃開了,對於這樣的人,前世見得太多了,要不是飛雪不想動手,這些人早就死了。飛雪斜視著這些人「讓開」

漣漪知道小姐是學過武的,這幾個小混混還不是小姐的對手「你們要是不想死的話就快點兒走,等會兒小姐發飆了你們可是吃不了兜著走!」漣漪的聲音不算高,卻也是很嚴厲。

小痞子哈哈大笑起來「爺幾個就喜歡潑辣的小妞,來,讓爺好好的疼愛一番!」說著小痞子就湊到了飛雪的臉前,飛雪風輕雲淡的挪開的步子,順道拉著漣漪一起朝著角落裡移去,到一個偏僻的角落裡面,你們就等著死吧!飛雪面色很是平穩,漣漪看到如此神情的飛雪,也定下了心神,小姐一定是有分寸的,自己不能亂了小姐的計劃。

「爺,你快看那裡有兩位姑娘被小流氓欺負。」說著小廝不忘看看自自家公子的臉色,只見三皇子端木葉璇把玩著手中的銀杯,饒有興趣的看著兩位小妞被這一群地痞流氓調戲。天色已經暗了,這個兩個姑娘還出來,難道是約會情郎的?不過這一群地痞流氓可是端木葉璇的手下,專門替端木葉璇尋找漂亮的女子,端木葉璇可是比太子更荒唐。整個端木王朝,整個上清國都知道太子沉迷酒色,直接帶軍進入妓院,可是卻很少有人知道三皇子端木葉璇害了多少的少女,她們都是冰清玉潔,卻被端木葉璇玩弄。到最後所有的事情都不了了之,尤其是這一段時間一直纏著端木葉璇的木青瓷,她可是尚書大人的親孫女,就這麼被端木葉璇給霸佔了,無奈,木尚書去給韓學士家退了婚,只說是木青瓷得了不治之症,就要不久於人世。

上清的皇帝病危,對太子這般的不問不顧全是因為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差了。二整個上清可以給予厚望的只有王爺端木冷珏——皇帝的二兒子,只可惜了,冷麵王爺現在無心朝政,只是一直深居簡出,大家都只知道他神龍見首不見尾,卻也不好多說什麼。

木青瓷這會兒正在裡屋裡面,等著端木葉璇。祖父被端木葉璇威脅說是如果不將木青瓷讓他玩幾天,就要殺了整個尚書府。木青瓷也知道自己已不再是完璧之身,就算找個人家嫁了也是那種上不了檯面的,更有甚自己要去做妾。為了家族,木青瓷來到了端木葉璇的身邊,眼裡就算有淚水也要忍著!

這會兒,端木葉璇沒有心思去管那傳說中的上清第一美人兒木青瓷,而是一門心思看著被痞子們圍在中間的飛雪和漣漪。

飛雪明顯感受到了一道很是強烈的目光朝著自己看著,朝著端木葉璇的方向看了看,端木葉璇終於看清了美人的羊毛。果真比木青瓷要好看上幾千幾萬倍,扔下銀杯就朝著飛雪飛了過去。今天晚上這就是他的獵物。

飛雪勾了勾唇,果真是有計劃有預謀的啊,這些痞子流氓應該也是這個人的吧!飛雪仰起頭,很是出乎意料的滑到了,捎帶著拉著漣漪一起滑倒在地。端木葉璇伸手就要扶起飛雪,卻被痞子們摔倒的腿給絆了一下,一個站不穩就撂倒了。飛雪暗自笑了笑,不是別的原因,而是飛雪在端木葉璇的腳下弄出了一片水,捎帶著弄成了冰。端木葉璇的摔倒是必須的!而且,飛雪還送了他一個大大的禮物——就比如,剛才的痞子頭頭和端木葉璇來了噶大大的kiss。飛雪連忙站起身,張大了嘴巴,瞪大了眼睛看著端木葉璇,漣漪很是識相的大聲地叫了出來「啊!」

刺耳的聲音出現在了端木冷珏的耳邊,端木冷珏不悅的皺了皺眉,這聲音真是刺耳!是不是又有哪裡出現了騷動?良家婦女又被自己的弟弟給玩弄了?這個端木葉璇也不知道節制一點兒,等到他的了花柳梅毒也就清凈了!

岳楓眼見的看到了站在痞子中間一臉驚慌的飛雪,現在的飛雪可是裝的非常成功,花容失色。「爺,你看那位姑娘長得挺漂亮的,比冷月姑娘還要漂亮上幾分呢。」

端木冷珏朝著飛雪的方向看去,像,太像了!那眉眼明明就是瑤兒長大后的模樣。可惡,難道端木葉璇將她給——想到可能的情況,端木冷珏的臉色就更陰沉了,大步的朝著飛雪的方向走去。

周圍漸漸的聚集滿了人,大家都在看著這兩個如此漂亮的姑娘被這一群地痞流氓給圍住了,無一不嘆息。可是他們都是知道的,這群地痞流氓是三皇子端木葉璇的手下,這兩個姑娘是被端木葉璇給看上了。眾人無一不用一種同情的目光看著飛雪和漣漪。

飛雪適時的柔弱,趴在漣漪的身上小聲地哭泣了起來。眾人更是很同情飛雪和漣漪了!不過看著姑娘穿戴整齊應該還沒有遭受毒手吧!上清現在可是人人自危,誰也不想給自己找惹麻煩。

端木冷珏看到倒在痞子中間的端木葉璇,冷聲說道:「還不回府?在這裡呆著幹什麼?讓別人看笑話嗎?」端木冷珏的目光有意無意的飄向飛雪,飛雪卻仍舊花容失色的趴在漣漪的身上。知道這個姑娘是真的被嚇壞了,端木冷珏的聲音更冷了「你們還不快點兒扶著自己的主子回去?」

冷漠的聲音讓眾人知道這是救星來了,於是紛紛的散開了,剛才的一摔足夠端木葉璇吃上一壺的了,飛雪可是沒有給他絲毫的思考時間,就想辦法摔斷了他的腿,那個吻就當是個小禮物了!估計這幾天端木葉璇都要好好的漱口了,估計對女的親吻都會想起這個男的,哈哈,想到可能的情況飛雪就想笑。可是她不能笑,現在還有人在看著呢!

「姑娘,你叫什麼名字?可否讓我家爺送你回去?」岳楓看端木冷珏看著飛雪的目光就知道自家爺是真的將這個姑娘當做瑤兒姑娘了。

本書由瀟湘書院首發,請勿轉載! 第1412章1412:還不接受教訓!

殷凱被抬上救護車。

喬輕雪站在街上,到處一片混亂,四處都是警笛的鳴叫聲,還有人來人往的救援。

她覺得自己看見了父母車禍時的現場,看到了父母滿身是血……

當年,她在念書,等到接到父母車禍的時候,父母的屍體已經停置在冰冷的太平間。

她沒有看到當年車禍現場的慘烈,卻在此刻覺得當時的場景和現在差不多,到處充滿了死亡的氣息。

她轉頭看向歪倒在路旁的大貨車,當消防人員,將大貨車的司機救下來的時候,看到那個大貨車司機還能自己走路,只是頭部正在不住流血。

喬輕雪懸著的一顆心,終於稍稍落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