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可惜啊,秋選賽上的規則並沒有說不準借用戰台陣法的能量,所以我這麼做,完全是被允許的!」慕雲平臉色蒼白道。他的身體並沒有素銘那麼好,所以在剛才的爆炸中,他受的傷比素銘更重。

但是慕雲平在微笑,爆炸造成的破壞力已經過去,殘破的戰台陣法開始修復。

「你輸了!」慕雲平大笑道,他艱難的站了起來,不再掩飾,雙手輕輕抬起,陣法上的青色能量竟然在緩緩流進他的體內!

要是讓他完成對陣法能量的吸收,到時候素銘絕對任他拿捏!

素銘臉色一冷,他怎會不知曉這時候必須要打斷慕雲平?他手在地上用力一撐,整個身子在空中飛起來,反轉騰挪,站穩身體,一腳跨過戰台的巨大裂縫,來到左邊戰台之上。

「我絕不會給你機會!」素銘冷喝一聲,一股狂暴的紫火延燒出來,直逼慕雲平的胸口。

慕雲平雙掌一開一合,一道青色能量屏障隔絕在眼前,擋住紫火。紫火呲呲地緩慢燃燒著青色能量,但是這種程度還不夠,必須要將屏障打破才行。

「你的陣法有弱點,必須站在特定位置才能夠吸收戰台陣法能量。只要你移動,你就輸定了!」素銘腳重重在地上一跺,整個人飛在空中,隨即一擊重拳死力砸在青色屏障之上,青色能量屏障立碎!

慕雲平眼神一厲,手掌再次開合,再起三道屏障。而三道屏障升起來之後,他的氣息再度萎靡,看來這屏障對他靈力的消耗頗大。

「待我把你的烏龜殼砸完,我再來砸你!」素銘一個箭步橫衝,來到第一道屏障前面。手中紫火包裹著拳頭,再砸!呲呲,屏障反抗著,素銘再加力,第一道屏障碎!

慕雲平氣色好了一些。

素銘繼續向前沖,拳頭再砸,這一次不知道是素銘有些力竭,還是因為這一道屏障力量較厚,素銘竟是一擊不破。

既然直接用拳頭打不破,那就消耗點靈力把他打破。他手中拳頭一滯,空氣中靈力頓時一凝,三倍拳勁爆發,正是他許久都沒用過的靈素拳。

隨著素銘實力修為的增加,靈素拳已經不再是素銘與人戰鬥的武技,因為它的威力相對於御風四絕來說,根本不足為道。但是現在不同,現在素銘體內的靈力已經不多了,必須省著點花,而靈素拳正好滿足這一要求。

靈素拳激蕩在青色能量屏障上,第二道屏障破!

慕雲平的起色似乎比剛在又好了。

「沒完沒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絕對會被活活耗死」,素銘心一橫,不再試圖擊碎第三道屏障,因為來不及了,要是等他擊碎了第三道,恐怕慕雲平又有靈力設起三道了。

一念及此,素銘繼續拉近距離,來到第三道屏障之前,將身體內的所有靈力壓榨而出。

「風神指!」

素銘輕喝,一縷縷極其精純的能量纏繞在素銘右手食指之上,將他的手指染成墨青色。他用力一指點出,戰台上頓時再次風起雲湧。一股極為強悍的力量迅速衝破第三道屏障,直射慕雲平而去。

慕雲平臉色變幻,這一招直接硬扛,肯定扛不過去,必須閃。

「閃一次又何妨,此招一出,你就等於是個廢人了!」慕雲平寒聲道,一邊就欲往旁邊閃去。但是他剛一閃,素銘就已經衝到他的身邊。

不由分說,一拳狠狠地砸在慕雲平胸口。這一拳不含一點靈力,威力卻相當於一個三階武技。

慕雲平胸口一時受創,再吐一口血。

素銘再打,慕雲平再吐。

素銘依舊打,慕雲平大喊認輸。

慕雲平認輸之言一出,素銘微咧著嘴對著慕雲平一笑,暈倒過去。

最後一指,原本素銘就要暈倒過去,但是他突然想起了台上的蘇卿卿。一種不甘湧上心頭,使得他竟是拼著一股執念沖了上去,然後憑藉著本能擊打慕雲平。

慕雲平震撼,教習震撼,全場震撼。

蘇卿卿一時眼神複雜,她感覺到素銘出最後一指時看了她一眼,然後就如同行屍般痛砸慕雲平。而素銘每出一拳,蘇卿卿就覺得心口一痛,似乎素銘打得不是慕雲平,而是她。

「你就這麼恨我嗎?」蘇卿卿深鎖眉頭問道。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戰台上素銘暈倒了過去,但是毫無疑問,他已經取得了勝利。

秋風呼號,如同一曲秋笛,吹盪在雲天宗廣場之上。雲天宗以修習風屬性功法為主,所以在選址建造時,故意把廣場對著大山風口處,為的就是能讓弟子得到更好的修鍊。

戰台陣法一打開,隔絕外界的青色能量消失,勁風無遮無閉地灌入素銘的體內,給他本來昏睡的意識交上一抹清涼。他醒了過來,然後迅速恢復著。風是他補充靈力的最佳良藥,這一點,他還是在頻繁使用千風絕的過程中,慢慢體悟出來的。

千風絕原理就是將風中所包含的能量強勢吸入自己的體內以暫時提升自身的修為,但是這樣對施用者的身體會造成莫大的負擔,一不小心,或者說貪婪過度,甚至會包體而亡。可如果把吸入體內的風力控制在不傷害自身的範圍內,就會成為恢復身體的極好方式。

素銘一動不動地躺在地上,超負荷使用靈力讓他的身體有些糟糕。

兩個執事抬著擔架迅速跑上戰台,將兩人同時送往專門的醫務室療養。

慕雲平此時也是深受重傷,他的身體不如素銘,所以在靈力枯竭的時候,他就顯得更加虛弱。若不是在素銘打碎三道能量屏障時,他已經從陣法中吸取了不少的靈力覆蓋在自己的身體上,不然當素銘第一拳打在他的身上時,他就得認輸投降。

此時他開始對素銘心生敬佩,能有這般大毅力的人,將來的成就必定非同凡響。況且素銘的天賦卓絕,眾多高階武技集於一身,際遇也不是一般的好。他輸在素銘手上,心服口服。

躺在醫務室內,兩個人不再管秋選賽上的事,十二組各組第一名的最終決戰被安排在下午,所以素銘有的是時間回復,至於慕雲平,他輸了,秋選賽就更不關他的事。

醫務室離廣場並不遠,他們還能聽到廣場人群的大聲喝彩。

「你的陣法是從哪裡學來的?看起來在陣術造詣上還挺高,居然能將二級頂峰的戰台能量陣破解,納為己用。」素銘躺在床上有些無聊問道。

慕雲平有些愕然,隨即有些不好意思道:「雲天宗內沒有專門的陣師教習,但是宗內的藏書閣卻有不少關於陣法的書,我對陣法很有興趣,所以研究起來比較熱心,時間久了,就有些融會貫通而已。至於破解戰台陣法,我還沒那麼大本事,我還只能借用一部分力量。」

「你當然沒那麼大本事,要是你真的完全破解那青色能量陣,恐怕現在只有我一個人躺在這裡嘍。」素銘開玩笑道。

「秋選賽結束,你也應該要離開雲天宗了吧?」素銘突然沒頭沒尾地問道。

「二十五歲就要過了,這的確是我弟子生涯的最後一年,不過我還想試試看能否成為宗內的教習,因為我還沒有將宗內的陣法書籍看完。」慕雲平很老實地回答道。

見慕雲平如此,素銘有些吃力地從納戒里掏出一本書遞給他,而這本書正是在迷迷谷時自動掉出來的那本陣書。

「你若願意跟我走,我就把這本書送給你」,素銘直截了當的說道。慕雲平是一個人才,無師自通,二十五歲就已經成為二級陣師,如果多加培養,說不定能夠在他身邊發揮出很大的作用。而這次去廉州,陣師能發出的能量估計很大,所以他才想要收買慕雲平。

慕雲平接過書,並沒有直接答應,而是開始翻閱起來。他要看一下此陣書的價值有多大,若是連雲天宗藏書閣里的陣書都不如,他當然不會答應。

他翻閱第一頁,眉頭微皺,又連續翻了好幾頁,眉頭更是深鎖,因為裡面的內容基本上都是陣法的基礎知識,雖然有些地方與他看的陣書有些不同,但差別也不大。如果想拿一本基礎的陣書就要他跟著素銘走,那他的價值是不是太低了點?

慕雲平耐著性子繼續往後翻,因為他還有一點期待,畢竟素銘一身的宗階功法,拿出來的東西看起來卻如此小意,實在有些說不過去。

等他翻到中間時,眼睛頓時一亮,因為裡面開始畫了一些低級陣法圖,有一級和二級的。再往後翻,開始出現三級陣圖,他有些激動。再往後,四級陣圖赫然出現在眼前,他開始狂喜。繼續翻,宗級陣圖散發著古老奇異的光暈,讓他頭暈腦脹,眼前一黑。

「我跟你去,無論上刀山下油鍋」,良久,他的心情已復歸鎮靜,但是仍然有些難以自控地說道。這陣圖對他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即便藏書閣裡面的那些,也不過三級而已,再往上,已經是宗內秘寶,不是他這個普通的青衣弟子所能接觸到的。

「不過為什麼會選擇我,以你這本書的價值,即使是要一個四級陣師跟你走,都不是很難的事。我只是一個半調子的二級陣師,能幫你的忙恐怕不大。」慕雲平疑惑地問道。

素銘笑道:「你我也算是師兄弟,肥水不流外人田,況且好書也要配上有資格拿的人。四級陣師雖然強大,但他們無一不是已經老朽。我看慕師兄的資質,將來必定是要成為宗級陣師,甚至是超越宗級陣師的存在。」

慕雲平點點頭道:「就沖著你這句話,讓我出生入死我都毫無怨言。」

「的確是出生入死啊」,素銘嘆道,想到之後要去廉州這種危險的地方,一不小心,說不定真的會丟掉性命。不過富貴險中求,想讓他一輩子凡脈,他絕不答應!

「那能和素師弟一起出生入死,也是一件十分快意的事。」慕雲平豪氣說道。

不知過了多久,譚瀟衣衫破爛地走了進來。

「怎麼樣,等下還能不能打?」譚瀟眼光火熱地看著素銘道。

見譚瀟這副模樣,他還想著和自己打,素銘也是有些忍俊不禁。

「當然能打,不過像你這樣,我很好奇,你每天得換多少件衣服?」素銘笑著調侃道。

「平時嘛兩件,像今天這樣,起碼得四五件。」

「四五件?算起來今天不過三場比賽,你為什麼要換四五件?」素銘問道。

「我從很早之前起,就給自己定下了一條規矩,每天都要殺一隻後山上與自己同等階的妖獸。一直以來,這個規矩從未間斷過。」

「重傷也未間斷?」素銘更加好奇,甚至開始對譚瀟有些佩服。

「我極少重傷,因為碰到我難以應對的妖獸時我會逃。」

「能逃得掉,那也要極大的本事了。」素銘有些凝重,看來他下午的對手果然不好對付。

「不和你閑聊了,由於戰台破壞,我們的決戰一個小時候開始。從剛才開始,我就一直期盼著能和你打一場,你可不要讓我掃興。」譚瀟狂放地笑著走了出去,只留下素銘和慕雲平面面相覷。

譚瀟剛走,馮曲婉卻有走了進來。她搖擺著豐腴的身姿,俏臉嫩白如雪,胸前風姿綽約,溫潤的紅唇如初熟得蜜桃,只是一隻空袖飄蕩,讓她少了一份嬌媚,多了一些堅韌。

「你怎麼會在這裡,你不是去了聊關嗎?」馮曲婉彎著身子柔聲問道,那可愛嫩滑的臉頰極為靠近素銘的小嘴,溫軟的胸脯也靠的很近。

素銘不小心瞥見那衣衫處深深的溝壑,臉一紅,有些不好意思。

「突然想起這裡有些事要辦,所以就來了。」素銘乾笑道。

「還以為你是要來雲天郡看我呢,弄得我在家打扮了好半天。」馮曲婉挑逗道。

素銘白了馮曲婉一眼道:「你是今天上午才知道我在這裡,怎麼可能在家裡打扮了好半天?」

「那神秘人是不是你?」馮曲婉紅唇湊到素銘的耳邊悄聲問道。由於靠的極近,那份飽滿溫軟已經貼到素銘的耳朵,素銘耳根頓時桃花一片。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神秘人?我不懂你什麼意思。」素銘裝傻道,不過,他倒是有些享受這份親近。

馮曲婉卻立刻直起身,嘆了口氣說道:「我猜也不是你,你怎麼可能有那麼大本事。若你有那麼強,你就不會在這裡躺著了。」

嫣然一笑,香腮兩邊還抹上了一層紅暈,她又道:「說好的,你要到我們家來做客,你可不許反悔喲。」

「嗯,一定,等我在雲天宗的事情忙完,我就去你家,到時候我也有悄悄話對你說。」素銘學著馮曲婉的樣子調戲著,絲毫沒看見一旁的慕雲平有些聽不下去,偏過頭,朝著另一面睡過去。

「那我等你」,馮曲婉玉手不經意在胸前一劃,然後笑著轉身走了出去。

看見馮曲婉走,慕雲平立刻轉回身,不懷好意道:「師弟,你的艷福不淺吶。她是你的相好?雖然年紀似乎比你大些,但人長的確實好看,你可要珍惜啊。」

素銘搖搖頭,感覺身體已經好了許多,他開始坐起來,運轉靈氣療愈傷勢。

最後一場決賽由於分量重,所以雲天宗廣場上只安排了一個巨大戰台,戰台由四個小戰台拼合而成,戰台陣法也做了一些改動,水晶石柱更是比之前粗壯了三倍。

譚瀟戰意高昂地看著素銘,他甚至已經迫不及待地要第一個登上台去。可是很遺憾,素銘是第七組,所以按照規矩,六場比賽后,才能輪到他們。

「不知道其他組的人實力怎麼樣,雖然同為青衣十班,但是平時已經是各練各的,我對其他人還真不了解。」譚瀟在觀眾台上看著戰台之上的第一組成員舔著舌頭說道。

「看來你很有信心贏過我啊,不過我也在這裡聲明,第一名我勢在必得。」素銘笑道,緊握的拳頭髮出吱嘎吱噶響聲。

譚瀟沒想到素銘還挺介意他的話,遂說道:「我對自己還是有一定信心。你還年輕,才十七歲,這一次不行,以後至少還有七八次機會,但是我卻不行,我只有這一次機會了。所以這一次,誰也攔不住我!」

「我也只有一次機會」,素銘漠然道。

譚瀟一愣,也沒問素銘為什麼只有一次,只是戰氣十足道:「那就戰台上見真章吧!」說著,一抹銀色電弧瑩瑩亮起,宣示著自己不可戰勝。

戰台上激斗還在繼續,青白色的風罡在戰台上四處飄舞。到了這一層次,台上的每一個人都會擁有著自己最強力的絕招,而這絕招,至少也得是宗階低級。如果沒有絕招,那也必定是有宗品靈器。

觀眾台上呼喊聲喝彩聲一浪接著一浪,有些激動的弟子甚至嗓子都喊啞了。平時他們可見不到這麼精彩的打鬥,所以此時各個都看得目瞪口呆。

第六場比賽結束,一個幹練的女弟子贏得了比賽,她也是在前六場中唯一獲得勝利的女弟子。

「第七場比賽,雜衣七班弟子素銘對陣青衣十班譚瀟。」蘇重昗面無表情的高喊道。

「什麼,雜衣弟子居然也能戰到現在?雲天宗的雜衣弟子不是都是凡脈么,任憑他們再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在二十五歲之前達到玄士五階啊。」觀眾席上一片嘩然,特別是那些來觀看世家子弟,都在懷疑自己有沒有聽錯。

突然,觀眾台上又是一片驚呼,因為他們看到那水晶石柱上顯示的骨齡是十七歲。十七歲的玄士五階,怎麼可能?這已經不是驚訝那麼簡單了,而是完全超出了他們的認知。在他們認知里,一般十七歲的凡脈弟子再優秀,也只能達到玄者五階巔峰。

他們還不知道素銘實力只有玄士四階,要是他們知道素銘越階挑戰了那麼多的玄士五階高手,他們臉上的表情肯定精彩到無與倫比。

馮曲婉也是萬分驚訝地看著素銘,這並不是因為素銘年紀輕輕就達到了玄士四階,而是素銘居然是凡品靈脈,她之前還一直以為他是天脈來著。

一位身著紅衣緊身長袍的少女坐在蕭瑟秋風中,用怨毒的目光看著素銘。從第一場比賽開始,她就期待著素銘戰死在戰台上。但是一場又一場,一連戰了四場,她仍然沒有看到這個少年失敗。

之前在素銘對戰慕雲平時,她十分高興,甚至是激動萬分,因為她看到了素銘快要支撐不住了。但是隨即她嬌軀變得冰冷,無力的倚倒在座位上,因為素銘反敗為勝。

「對戰譚瀟,你死定了」,她笑著,嘴上翹起誘人的弧度,但內心仍然忐忑不安,她要看到素銘死,她才會安心。

「菲菲師妹,你放心,任那素銘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是譚瀟的對手。」一名男子安慰道。

戰台上,素銘一身黑色緊身長袍,挺直了身子,英姿颯爽。譚瀟一身青衣,短髮衝天,十分精悍幹練。

一抹無形之力在戰台上幽幽浮起,那是新的戰台陣法,為的是讓觀眾看得更加清晰,同時也增強了陣法的強度。

「我要開始了!」譚瀟熱血高漲,原本古銅色的皮膚,此刻有些通紅。他沉聲說道,隨即一抹電光閃起,伴隨著飄渺之風,毫無聲息地來到素銘背後。

「好快的速度!」背後涼風嗖嗖,素銘一驚,千風絕立刻運起,右腳一旋,整個人半倒在空中,躲過譚瀟的猛力一拳。 月華庭 然後左腳轟然上踢,腿風呼嘯間,眼見踢中譚瀟的胸口,但是腳上仍是感覺像是踢到空氣一般。

不是感覺,是的確踢到了空氣!素銘恍然醒悟,他一腳踢中的是譚瀟的殘影。

「確實是很可怕的速度,但是我不信我沒你快!」素銘心一沉,風影絕再運,達到巔峰速度。一團狂暴的火球在手中旋轉,下一刻,素銘就來到譚瀟的身前一尺。

「焚火球!」素銘喝道,手中紫火球往前一送一捏,火球轟然爆炸,暴熱的火浪炸得譚瀟一退,身上的電弧更加的繁密,將他變成了一個電人。

這一招差點就將他擊中。但是差一點就是差一點,這一點到底有多少,誰也說不清,但是很明顯,將千風絕發揮到極致的素銘,仍然沒有眼前的譚瀟快!

「你知道世界上最快的是什麼速度嗎?除了光就是電吶!所謂風馳電掣,我一身集有風電之力,你如何跟我比速度!」譚瀟嗤笑道。

素銘臉色一暗,既然速度比不過,那就不拼速度。他靜立不動,本源風種鼓起的風力將他的黑色勁裝舞得獵獵作響。他等著譚瀟來攻擊自己,以靜制動,他還要看看在力量方面誰更強!

似乎是察覺了素銘的心思,譚瀟一腳後撤,隨即極速發力,銀色電弧在拳頭上閃耀,他飆射而出,以直線沖向素銘。

素銘手一握,風罡繚繞,待到譚瀟衝到身前還有半臂長時,他猛然發力,拳上可怕的勁氣竟然比風罡還要強悍。

轟!兩拳對轟,沒有任何的靈力外泄,所有的力量全都釋放在對方身上。不存在什麼氣浪,不存在什麼陣法能量波動,有的只是兩隻拳頭的剛猛交擊。

時間彷彿凝固了一瞬,眾人全都屏息以待。一瞬之後,素銘退後七步,譚瀟退後七步,竟是平分秋色!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天火大帝》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天火大帝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廣場上一瞬安靜,一瞬爆發出驚天的歡呼,戰台之上,十七歲凡脈的雜衣弟子素銘竟然戰平二十五歲地脈的青衣弟子譚瀟!世家子弟臉不斷抽搐,自尊心都有些受打擊。而雲天宗弟子更是睜大了眼睛,確認兩人都是退了七步之後,心臟都有些受不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