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通神境界的小子,居然也想來英雄救美。這年頭居然真的有人不知死活,敢上來找死!」一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笑道。

這些血痕宗的化神高手,全部都是十分殘忍的角色,在他們看來,自己不殺人,已經是別人運氣好了。

結果居然還有人敢跟上來,那麼他們怎可能放過。

「通神境界的血。比孩童的血液更美味。可惜不如化神境界!」那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感慨道。

另一個黑袍人冷笑道:「就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想要和化神境界的血,等你什麼時候能夠達到化神中期再說吧。」

三個黑袍人,很明顯是以那個化神中期的修士為主,他冷冷的開口道:「事情還沒有辦完,你們吵什麼吵?」

「既然只有三個通神境界的小子跟過來,那就趕緊把他們解決掉。早點回宗門」

在他看來,三個通神境界的修士,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出手。

葉辰帶著步驚雲和聶風,也看到了對面三個黑袍人落在了地面,那個架勢很明顯是在等自己。

到了近前,葉辰更加是看出來了對面三人臉上的不屑和鄙夷。

葉辰也知道這不能夠怪對面三人,因為在正常人看來,通神境界趕來挑釁化神境界,實在是找死!

「器靈,如果你出手的話。需要幾息才能夠滅掉對面三人?」葉辰對著青銅寶座裡面的器靈問道。

聽到葉辰的話,器靈直接說道:「五息!」

之前殺屍陰宗那個化神中期的王林,器靈便用了三息的時間,如今再多少兩個化神前期,也只不過是五息而已。

這簡直就是一息殺一個化神境界修士,聽的葉辰倒吸了一口冷氣。

「殺兩個,留一個活口!」葉辰對著器靈說道。

「好!」器靈也是十分的乾脆。

器靈之前就對葉辰說過。青銅寶座吸收了上品宗門飛鶴宗的氣運,他大約可以出手十息。

如今殺三個化神境界的修士,只需要五息,也就是說還可以剩下五息的時間,留著日後出手。

而另一邊,三個黑袍人看到葉辰三人來臨之後,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立即說道:「你們兩個動作快點,將這三個小子弄死,然後我們繼續返回宗門。」

其中一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修士說道:「劉哥,對付三個毛頭小子,我一個人足夠了!」

說完,這個黑袍修士踏步走出,一臉冷傲和不屑的看向了葉辰的人。

對面葉辰三人,他二話不說,直接揮舞起衣袖,虛空中彷彿有一條血河出現,十分的駭人。

另外兩個黑袍人則是死死的架著林香茗,防止這個刻命宗的聖女逃走。

林香茗看到葉辰幾個人衝過來,臉上立即露出的擔憂的神情。

出手的黑袍人臉上帶著殘忍的笑意,眼神中已經有了嗜血的光芒,通神境界的修士之血,已經是極為難得的血液了,他很少有機會飲用。

如今三個愣頭青衝過來給自他送血,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死吧!」黑袍人嘴角噙著嘲笑,心跳已經開始加速,他似乎聞到了對面三人身體上血液的香味。

血痕宗的人,就如同是地球傳說中的吸血鬼一般,雖然是活生生的人,但是卻以吸血為生,但是論起來和那些地球傳說中的吸血惡魔已經沒有什麼區別。

黑袍人的頭頂,有一條由真氣演變而成的血色長河,這血河十分的生動,宛若是真實的一般,甚至於都能夠聞到河中的血腥氣息。

這就是血痕宗的恐怖之處,他們整日吸食血液,不僅自身變得煞氣十足,就連真氣中都蘊含著血腥的氣息,威力驚人,十分的詭異。

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們血痕宗修鍊的功法名為《嗜血真經》,而這條血河便是嗜血真經中一招,名為血流如河。

血痕宗的修士,修為的高深完全可以通過這條血河判斷出來。

出手的黑袍人血河已經能夠散發出血腥味,足以證明他對於嗜血真經的掌握達到了極高的層次。

看著這條血河,他知道自己這個手下應該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化神中期的境界了。

「不要浪費時間,速度將他們解決!」化神中期的黑袍人命令道。

這裡距離刻命宗雖然有段距離,但是不敢保證刻命宗會不會立刻追上來,所以還是早點回到血痕宗為妙。

「明白!」出手的黑袍人猛然一揮衣袖,然後趨勢著血河往葉辰他們落去。

這條血河,雖然是由真氣凝聚而成,但是卻已經擁有了一種極為驚人的腐蝕性。一旦被這條血河碰觸,化神境界之下必定會生受重傷,全身腐爛。如果修為差一點的,甚至會被這血河直接腐蝕成一堆骨頭。

而就在黑袍人出手的一瞬間,葉辰便已經將青銅寶座拿了出來,然後將皇天印嵌入了青銅寶座之上的那個凹槽裡面。

就在三個黑袍人準備看葉辰他們是如何慘死的時候,就在林香茗瞪大了眼睛留下淚水的時候,虛空中出現另一道火焰身影。

旱魃之靈!

只有旱魃之靈出現在青銅王座之外的時候,葉辰才能夠感覺到器靈的那股絕世霸氣,那股赤地千里的狂暴身影。

在青銅寶座裡面的時候,器靈就像是個老媽子一樣,嘰嘰哇哇的實在是讓葉辰煩躁。

可是器靈一出現在外界,那種氣概蒼穹的身影,真的很具有震懾力。

「吼~~~~」似乎是在青銅王座裡面憋太悶,所以旱魃之靈每次出現的時候,都會爆發出一種驚天動地的怒吼聲。

葉辰並不知道,其實這不是發些,而是一種旱魃絕技,用怒吼操控虛空中的火焰之靈。

隨著旱魃之靈的這聲怒吼,那道血河猛然間化為了一道道的血色霧氣,就好像是被憑空蒸發一般。

傳說之中,旱魃一旦出現,千里之力都是大旱不止,連一滴水都看不到,更別說河了。

黑袍人爆發出的這條血河,幾乎在旱魃之靈出現的一瞬間,就被蒸幹了,憑空消失。

不管你是水河還是血河,只要裡面有水分,都抵擋不住旱魃的火焰。

踏步廢墟,赤地千里,可不是說說的那麼簡單!

並且伴隨著旱魃之靈的這聲怒吼,虛空中陡然有三道火焰憑空出現,燃燒了起來。

這火焰來去無蹤,真的是憑空出現,毫無根據的就這麼出現了,神出鬼沒。

而這三團火焰出現的地方,正好是三個黑袍人的身上,從外人的目光看去,就如同是三個黑袍人身體突然著火了,並且這著火的源頭似乎是他們的身體之內。

「啊~~~」一聲凄厲的嚎叫聲響起,一個黑袍人化為了焦炭,生命氣息全無。

與此同時,另一個黑袍人,連痛苦的嚎叫聲都沒有發出,就變成了一堆骨灰。

這一切,都是出現在一瞬之間,快到讓人不可思議。

五息。

一息不多,也一息不少,精準無比。

旱魃之靈再次消失了,如同之前一樣,僅僅是發出了發出了一聲驚天動地的怒吼,便消失不見。

葉辰看看了一眼面前的青銅寶座,突然感覺有點無奈,甚至於有點同情旱魃之靈。如果是他,數千年被困在一個椅子中,不能夠見天日,或許真的是生不如死吧?

成為了器靈你就算是想要自殺,都做不到!

「唉……」葉辰一聲嘆息,然後往最後一個黑袍人的方向走去。

旱魃之靈聽從葉辰之前的囑託,只殺兩個人,留下了一個活口。它不知道葉辰想要幹嘛,但是卻照做了。(未完待續~^~) 最終葉辰還是出手了,因為在他看來這個叫做林香茗的聖女值得自己出手,他也不知道為什麼,可就是決定出手了。

因為看上了這個女人?自然不是,葉辰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

因為器靈的慫恿,決定把這個女人搶到天靈宗,為了日後自己的心魔做準備?

依舊不是,因為葉辰並不懼怕什麼心魔,相反葉辰認為那個所謂的心魔能夠更加的淬鍊自己,讓自己修為更進一步。

那為什麼想要救人?

沒有為什麼,一個人一生中總會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葉辰承認,自己被這個善良的女人打動了。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葉辰扯出了一個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

三個黑袍人劫持者林香茗,向望都城之外飛去。整個望都城中,都沒有幾個通神境界的高手,所以沒有幾個人能夠御空飛行。

黑袍人一走,葉辰對著幾位長老說道:「你們回酒樓等我們!」

說完,葉辰帶著步驚雲和聶風也往望都城之外疾馳而去。

天靈宗的幾位長老,都只是煉神境界,根本就無法御空飛行。如果帶著他們,肯定就追不上了,所以葉辰自然也就沒有辦法帶著他們。

望都城外,三個黑袍人突然停了下來,因為他們感覺到背後有人追了過來。

「還真是有人不怕死啊!」黑袍人下來之後便落在了地面上,雖然他們是通神境界。但是御空飛行也需要話費極大的消耗,所以他們知道背後有人之後,便落地了。

「三個通神境界的小子。居然也想來英雄救美,這年頭居然真的有人不知死活,敢上來找死!」一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笑道。

這些血痕宗的化神高手,全部都是十分殘忍的角色,在他們看來,自己不殺人,已經是別人運氣好了。

結果居然還有人敢跟上來。那麼他們怎可能放過。

「通神境界的血,比孩童的血液更美味,可惜不如化神境界!」那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人感慨道。

另一個黑袍人冷笑道:「就你這點三腳貓的功夫。還想要和化神境界的血,等你什麼時候能夠達到化神中期再說。」

三個黑袍人,很明顯是以那個化神中期的修士為主,他冷冷的開口道:「事情還沒有辦完。你們吵什麼吵?」

「既然只有三個通神境界的小子跟過來。那就趕緊把他們解決掉,早點回宗門」

在他看來,三個通神境界的修士,根本就不值得自己出手。

葉辰帶著步驚雲和聶風,也看到了對面三個黑袍人落在了地面,那個架勢很明顯是在等自己。

到了近前,葉辰更加是看出來了對面三人臉上的不屑和鄙夷。

葉辰也知道這不能夠怪對面三人,因為在正常人看來。通神境界趕來挑釁化神境界,實在是找死!

「器靈。如果你出手的話,需要幾息才能夠滅掉對面三人?」葉辰對著青銅寶座裡面的器靈問道。

聽到葉辰的話,器靈直接說道:「五息!」

之前殺屍陰宗那個化神中期的王林,器靈便用了三息的時間,如今再多少兩個化神前期,也只不過是五息而已。

這簡直就是一息殺一個化神境界修士,聽的葉辰倒吸了一口冷氣。

「殺兩個,留一個活口!」葉辰對著器靈說道。

「好!」器靈也是十分的乾脆。

器靈之前就對葉辰說過,青銅寶座吸收了上品宗門飛鶴宗的氣運,他大約可以出手十息。

如今殺三個化神境界的修士,只需要五息,也就是說還可以剩下五息的時間,留著日後出手。

而另一邊,三個黑袍人看到葉辰三人來臨之後,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立即說道:「你們兩個動作快點,將這三個小子弄死,然後我們繼續返回宗門。」

其中一個化神前期的黑袍修士說道:「劉哥,對付三個毛頭小子,我一個人足夠了!」

說完,這個黑袍修士踏步走出,一臉冷傲和不屑的看向了葉辰的人。

對面葉辰三人,他二話不說,直接揮舞起衣袖,虛空中彷彿有一條血河出現,十分的駭人。

另外兩個黑袍人則是死死的架著林香茗,防止這個刻命宗的聖女逃走。

林香茗看到葉辰幾個人衝過來,臉上立即露出的擔憂的神情。

出手的黑袍人臉上帶著殘忍的笑意,眼神中已經有了嗜血的光芒,通神境界的修士之血,已經是極為難得的血液了,他很少有機會飲用。

如今三個愣頭青衝過來給自他送血,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死!」黑袍人嘴角噙著嘲笑,心跳已經開始加速,他似乎聞到了對面三人身體上血液的香味。

血痕宗的人,就如同是地球傳說中的吸血鬼一般,雖然是活生生的人,但是卻以吸血為生,但是論起來和那些地球傳說中的吸血惡魔已經沒有什麼區別。

黑袍人的頭頂,有一條由真氣演變而成的血色長河,這血河十分的生動,宛若是真實的一般,甚至於都能夠聞到河中的血腥氣息。

這就是血痕宗的恐怖之處,他們整日吸食血液,不僅自身變得煞氣十足,就連真氣中都蘊含著血腥的氣息,威力驚人,十分的詭異。

那個化神中期的黑袍人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他們血痕宗修鍊的功法名為《嗜血真經》,而這條血河便是嗜血真經中一招,名為血流如河。

血痕宗的修士,修為的高深完全可以通過這條血河判斷出來。

出手的黑袍人血河已經能夠散發出血腥味,足以證明他對於嗜血真經的掌握達到了極高的層次。

看著這條血河,他知道自己這個手下應該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突破到化神中期的境界了。

「不要浪費時間,速度將他們解決!」化神中期的黑袍人命令道。

這裡距離刻命宗雖然有段距離,但是不敢保證刻命宗會不會立刻追上來,所以還是早點回到血痕宗為妙。

「明白!」出手的黑袍人猛然一揮衣袖,然後趨勢著血河往葉辰他們落去。

這條血河,雖然是由真氣凝聚而成,但是卻已經擁有了一種極為驚人的腐蝕性。一旦被這條血河碰觸,化神境界之下必定會生受重傷,全身腐爛。如果修為差一點的,甚至會被這血河直接腐蝕成一堆骨頭。

而就在黑袍人出手的一瞬間,葉辰便已經將青銅寶座拿了出來,然後將皇天印嵌入了青銅寶座之上的那個凹槽裡面。

就在三個黑袍人準備看葉辰他們是如何慘死的時候,就在林香茗瞪大了眼睛留下淚水的時候,虛空中出現另一道火焰身影。

旱魃之靈!

只有旱魃之靈出現在青銅王座之外的時候,葉辰才能夠感覺到器靈的那股絕世霸氣,那股赤地千里的狂暴身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