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汐莞翻白眼。

她以前就喜歡美酒,今天這麼多花花綠綠的酒擺放在自己面前,居然只能看的份兒?!

他們三個人這麼看上去無所事事的穿梭在人群中。

準確說是喬汐莞無所事事,顧子臣和高嵩一直在觀察這個室的保鏢有多少,有些穿著制服的,有些便裝。似乎是打量完畢,顧子臣和高嵩心領神會。

果然不是一個輕易來的地方,如果被發現了什麼異動,按照現在的架勢,應該是走不出去的。

眼眸微動,到目前為止似乎還沒有看到,基地的其他人員。

趁著這個時間,顧子臣帶著喬汐莞往裡面走去。

現在宴會還未真正開始,至少主人是還沒有出現,只是來的賓客較多而已。

宴會大廳一共有三層,樓中樓格局。

顧子臣的腳步停在第二層,遠遠可以看到走廊上黑衣保鏢盡頭有一扇緊閉的大門。

喬汐莞想那個所謂的哈森。阿貝德應該就在這裡面。

顧子臣這麼看上去只是隨意走走的停在那裡,眼眸往那邊有意無意的打量著,然後又這麼隨意的帶著喬汐莞和高嵩離開。

喬汐莞是不太懂顧子臣在做什麼?!亦或者是他們習慣性的到了一個地方后就會這兒熟悉那個地方的環境,以便應對後面一系列的突如其來。

回到最熱鬧的一層,底樓。

偌大的宴會大廳放著勁爆的音樂,來來往往的賓客不自覺得扭動著身體,還算勁爆的一幕一幕。

不知道過了多久。

大廳中的音樂突然消失。

所有人似乎都突然從興奮點平靜下來,看著2樓紅地毯盡頭的一個阿拉伯男人,他沒有穿阿拉伯的衣服,今天選了一件黑色的西裝,他左手身邊挽著他的妻子穿了一件黑色的晚禮服,他右手邊挽著的女兒穿著一件銀白色超低胸後背還鏤空的一件緊身的短擺晚禮服。

三個人在聚光燈下,一步一步走下來。

現場響起掌聲。

阿拉伯男人的腳步停在賓客之中,很自然的被賓客圍成了一圈,成為了一個中心點,他拿起黑色保鏢遞給他的用純黃金打造的專用話筒,用阿拉伯語說道,「謝謝各位來參加我哈森。阿貝德的私人派對,今天各位均不需要拘禮,該怎麼玩怎麼玩,玩得不夠盡興的儘管提出來,高興最重要。」

喬汐莞就聽著高嵩在他們耳邊翻譯著哈森。阿貝德說的一字一句。

就知道他們聽得到阿拉伯語。

只是顧子臣是聽不懂嗎?!

看錶情是非常認真的在聽高嵩的翻譯。

哈森。阿貝德簡單得幾句講完之後,就放開他的妻子和女兒,自己拿著專用酒杯盛滿他最喜歡的雞尾酒坐在沙發上,心情似乎很好的打量著宴會大廳的一切。

每3個月他就要舉行一次這樣的私人派對。

他給外人的感覺是,這就是一個簡單的比家宴稍微大一點點的party而已,其實這裡面隱藏著太多別有洞天的事情,他的請帖一般都是發給全世界比較有錢有勢的人,在多認識一些人的情況下,加上現在自己的地位,從而或得更多的利潤。

他漆黑的眼珠突然往上抬了抬。

「你好,阿貝德先生。」是一個用有些蹩腳的阿拉伯語在對他打招呼的人,身邊挽著一個穿著火紅色禮服的女人,以及還有一個助理跟在身邊。

哈森。阿貝德看了一眼他,「你好,你是?」

顧子臣把自己的名片遞過去,依然用有些生澀的阿拉伯語說著,「這是我的名片,我叫本,法國人。」

「本。布魯克。」哈森。阿貝德重複,「蘇伊士集團的CEO。你好。」

哈森。阿貝德突然站起來,握手。

「你好。」顧子臣溫和的一笑,對著身邊的高嵩使了個眼神。

高嵩連忙恭敬無比的說著,「你好阿貝德先生,我是布魯克先生的助理兼翻譯,布魯克先生非常榮幸的能夠接到您的邀請,並真誠的向您問好。」

哈森。阿貝德點頭,「請坐。」

高嵩對著顧子臣的耳邊翻譯者。

顧子臣帶著喬汐莞坐在哈森。阿貝德的旁邊。

「阿貝德先生,都知道S特國是石油大國,對外銷售石油較多,是其他國家羨慕不來的上帝留下來的最美的禮物。蘇伊士集團現在準備對歐洲地區進行石油貿易銷售,不知道阿貝德先生能否有興趣,讓我們蘇伊士集團和你合作,從而創造更大的利潤價值?」顧子臣用法語說,高嵩翻譯。

「當然,這是我邀請你來的目的。」哈森。阿貝德說道,「我們的石油是富裕的,主要出口給亞洲及美洲,但在歐洲市場的開闢上少了些有利途徑,導致現在歐洲市場的涉及貧瘠,反而是讓其他阿拉伯國家的資源流入到歐洲這塊肥沃的市場。」

「很高興您能夠想到我來問您打開歐洲這道貿易大門。」顧子臣一直都用著非常恭敬但又不顯得地位的口吻表述著,「我們蘇伊士集團一定會助力S特國的經濟發展之路。」

「希望如此。」哈森。阿貝德說道,轉頭四處看了看,又道,「今天是我的私人派對,主要是來讓大家玩耍和放鬆的,合作的事情我們後續再談。請布魯克先生自便,玩得開心一點。」

「謝謝阿貝德先生。後續,我再來預約見您。」

「嗯。」哈森。阿貝德點頭。

顧子臣嘴角含笑的帶著喬汐莞和高嵩離開,離開的一瞬間,顧子臣低頭對著高嵩說著,「看看阿貝德用嘴型在和他的手下說什麼!」

高嵩點頭,看似面對著顧子臣在彙報工作,眼眸卻是有意無意的看著那個在他們剛剛走後,哈森。阿貝德就招來的一個男人,那個男人恭敬的低著頭,聽著哈森。阿貝德的吩咐,一絲不苟。

高嵩根據哈森。阿貝德的口型說著,「去查查剛剛那幾個人的身份,證實是不是蘇伊士集團的CEO,這幾天找人盯著他們……」

哈森。阿貝德吩咐完畢。

高嵩眼眸一轉,「果然是個謹慎的人。」

「嗯。」顧子臣點頭。

儘管他們順利的出現在了這裡,似乎也不能說明什麼。

「我們現在繼續待在這裡?」高嵩問道。

「把宴會參加完。」顧子臣說,「你想辦法接近哈森。阿貝德的妻子阿迪萊。阿貝德。他喜歡外國友人,非常喜歡聽各國有趣的一些風俗習慣。」

「是。」高嵩點頭,離開。

喬汐莞看著高嵩走了之後,忍不住問道,「我們現在做什麼?」

「累了嗎?」顧子臣低低的嗓音問道。

「不累,就是緊張。」喬汐莞說,「手心都是汗。總覺得冒充著別人的身份渾身不只在。就怕一不留神被穿幫。」

「沒什麼,目前為止我們還是安全的。」

「哦。」喬汐莞點頭,轉眸,「莫梳來了。」

「眼神不要放在他的身上,往這邊,我帶你去洗手間。」

「哦。」喬汐莞莫名其妙,跟著顧子臣走出宴會大廳,往一邊比較冷清的地方走去。

眼眸微轉,似乎是感覺到一些視線。

顧子臣表現得非常的淡定。

「洗手間在裡面,進去吧。」顧子臣用法語說道。

喬汐莞詫異,還是聽話的走了進去。

偌大的洗手間,喬汐莞這才真的是開了眼界。

以前吧覺得自己生活得也挺好的,也算有錢人,也會享受,卻真的沒有想到,這麼一個小國家這麼一棟樓裡面這麼一個衛生間可以讓她震撼到說不出來一句話的地步。

她實在不敢相信,這個廁所貼著的磚都是用黃金特殊打磨的,洗手台上面的按鈕都是鑽石切成,她捉摸著隨便帶走這裡面任何一個東西,都價值連城。

她突然覺得她的屁股比她的人更加有身份。

故意拖慢腳步的上完廁所,依依不捨的離開這麼奢華的地方,剛走出去。

顧子臣突然大手拉過她,「壁咚」靠在牆壁上,一個火辣辣的吻熱情似火的印在了她的唇瓣上,喬汐莞還處於茫然狀態時,那雙修長的大手已經撫摸著她的身體輪廓,即使隔著衣服,手指也在她敏感的地方不停地打轉,激。情昂揚。

這是什麼情況?!

喬汐莞被顧子臣吻得有些回不過神,現在是根本就反應不過來,只感覺到唇瓣間不停的被他親吻著,不停的被深入深入,讓她有那麼一瞬間覺得自己根本就是要窒息。

遠遠的地方似乎有黑色保鏢走過,意味深長的笑了笑離開他們之間。

喬汐莞覺得顧子臣此刻肯定又在拿她當誘餌的,做著些什麼事情。

2分鐘的激烈擁吻。

顧子臣離開喬汐莞的唇瓣,看著她原本擦了口紅的紅顏嘴唇,此刻更是有些微微腫起,有些滑稽,卻更是誘人,所以顧子臣忍不住俯身又在她唇上舔了舔。

喬汐莞心裡一窒,心跳加速,「你是在引誘孕婦嗎?」

顧子臣笑得非常的溫和,而這樣的笑容反而讓喬汐莞毛骨悚然。

最受不了就是顧子臣這麼一副腹黑的模樣。

「差不多該走了。」顧子臣說。

整個過程,他們全部都是用法語在交流。

「是回酒店嗎?」喬汐莞問道。

「嗯。」

喬汐莞情不自禁的鬆了口氣。

重生足球之巔 總算可以離開了。

雖然這裡豪華得恨不得屬於自己,可相對於財富而言,她還是覺得生命誠可貴。

喬汐莞挽著顧子臣的手臂,往大廳外走去。

突然。

「哐」的一聲。

迎面而來的服務員將手上托著的那幾個酒杯一下子倒在了地上,似乎是因為他們的突然出現導致了這麼一個「杯具」的發生,喬汐莞的晚禮服被雞尾酒打濕。

「對不起,客人對不起……」服務員緊張的不停的用阿拉伯語說著。

喬汐莞臉色微微有些變化,卻還是表現出了該有的日本禮節,並用日語回復道,「是我自己不小心,你不用在意……」

顧子臣拿起服務員手上乾淨的手帕給喬汐莞擦拭著禮服。

旁邊似乎是有些目光掃過。

顧子臣將手帕還給服務員,「下次小心點。」

服務員也聽不太懂,只是點頭。

顧子臣帶著喬汐莞離開,在她耳邊輕咬著,曖昧的說道,「反應很快。」

「我腦袋很聰明,我說過!」喬汐莞嘴角一勾,自豪的一笑。

這裡的服務員絕對不可能會這麼冒冒失失到會和客人相撞,即使撞上了,也絕對不可能把酒水全部都灑在了她的衣服上。所以就算不是誰的指使反正都是故意的,而這樣故意的行為無疑就是想要試探一下他們的身份。人在第一時間遇到突發其來的事情時,本能的會條件反射用自己習慣的動作和語言。如果她剛剛突然用中文說了句什麼,顧子臣估計會掐死她。

兩個人往宴會大廳外走去。

高嵩看著他們的身影,非常恭敬的對著面前的阿拉萊。阿貝德欠身一笑,得到那邊戀戀不捨的告別詞之後,才走向了顧子臣和喬汐莞。

顧子臣和喬汐莞剛剛在大廳中引起的點點動靜只有小部分人注意到,畢竟這裡面音響效果太好,大家玩的太嗨,即使有人注意到也沒什麼興趣多看,當然,除了有心人。

離開宴會大廳。

顧子臣帶著喬汐莞和高嵩坐著電梯往下。

全透明電梯,觀賞著整個S特國獨有的夜色風情。

如果只是一次單純的旅遊,她會覺得,顧子臣選了一個讓她心意的地方。

但。

喬汐莞轉頭看著顧子臣,看著他高高在上挺拔的身體,看著他似乎是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垂眸看著她。

兩個人四目相對。

緩緩,又離開。

國際大廈外連著紅地毯的地方,那輛超豪華的加長林肯已經在此等候。

三個人坐在林肯車上,一路上話都不太多,偶爾零星幾句話,都是法語交流。

很快到達7星級大酒店。

車門打開,顧子臣摟著喬汐莞往他們的總統套房走去。

高嵩一直跟在後面。

房門打開,關過來。

顧子臣的手一松,轉頭對著高嵩,剛剛那個一臉漫不經心的男人臉色突然一變,「哈森。阿貝德是個謹慎的人,對我們的防備理所當然。我剛剛跟蹤了哈森。阿貝德身邊的親信,也就是馬上著手查我們的人。我放了一個微型的跟蹤器在他身上,高嵩你把接聽器拿出來,這幾天注意他的一舉一動,讓葉嫵負責執行。」

「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