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凌楓看兩個女人這麼豪邁,也沒多說什麼的,就這麼幹了。

喬汐莞抿著唇的嘴角,其實那一刻是沒有笑的。

有些不能控制的臉色,在齊慧芬突然的聲音下,才不會那麼尷尬,「年輕就是好,像我這種上了歲數的人,就不敢這麼喝酒了。」

齊凌楓笑著說,「姨媽你一點都不老。」

「老了老了,老到就盼著你能夠快點結婚生子,怕是自己這把歲數都等不到了。」齊慧芬又是故意的說著。

葉嫵只是低頭笑著,那一刻總覺得,頭是有些暈的。

或許是喝得太猛了!

她沒有留意太多。

齊凌楓也覺得頭有些暈,但想著可能是剛剛確實喝急了點,也沒有表現出來,最裡面還用無比清醒的聲音說著,「姨媽,你放心,我的孩子,我還盼著你能夠幫我照顧。」

「這樣當然更好,所以我就勸著你們早點生,我早點養。」齊慧芬說,嘴角的笑容越來越明顯。

而齊林楓和葉嫵眼前的視線越來越模糊。

耳邊似乎聽到一些聲音,一些遠近交叉的聲音,總覺得有些虛無縹緲,總覺得自己好好像置身在一個說不出來的迷幻空間,想要使勁又完全沒有力氣般,想要說話,也說不出口,顯得那樣的,無能為力……

「姨媽也是為了你好,凌楓。」

耳邊似乎還能夠回蕩著一些聲音,但總覺得這些聲音不是在自己耳邊,而是從天際那邊傳過來的,很空洞。

……

江皇大酒店奢華的飯廳包房。

璀璨的水晶吊燈將房間照耀得剔透無比。

齊凌楓和葉嫵已經趴在飯桌上,眼眸似乎是在動的,但明顯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意識。

現在應該就是,藥性生效了。

真的來的很猛,很快。

喬汐莞抿著唇,看著面前兩人,這麼的毫無反抗之力。

「莞莞,你還呆坐在哪裡做什麼,趕緊的,你護著齊凌楓,我扶著葉嫵去樓上客房。」齊慧芬招呼著。

喬汐莞抿了抿唇,走向齊凌楓。

齊凌楓此刻眼神渙散,身體不受控制,她這麼扶著他起來,他也就順從的在她的攙扶下,腳步不穩的,跟著她的腳步混亂的走著,似乎是已經沒有了自己的意識一般,她把他拖到哪裡,就是哪裡。

喬汐莞扶著齊凌楓走進電梯。

齊慧芬也扶著葉嫵走進電梯。

電梯裡面金黃色的鏡片模糊投射著她自己有些慘白的臉頰,她能夠感覺到齊凌楓重重的呼吸,一點一點的扑打子啊她的臉上,很明顯的觸感。

電梯到達目的地,打開。

喬汐莞和齊慧芬分別扶著齊凌楓和葉嫵到達指定的包房,刷開房卡。

兩個人費勁的把他們放在大床上。

江皇酒店的情侶套房確實奢華,偌大的空間,滿是浪漫的房間。

齊慧芬有些氣喘吁吁,畢竟這麼大歲數,這麼拖著一個人走了這麼長的距離,還是有些吃不消的,她狠狠的喘了口氣,轉頭問喬汐莞,「其他藥性是半個小時后發作?!」

「嗯。」喬汐莞點頭。

「正好,讓他們自己睡一會兒。」齊慧芬動了動身體,「我們先走了。」

喬汐莞跟著齊慧芬的腳步,轉眸看了一眼大床上的兩個人。

看著齊凌楓有些潮紅的臉頰。

曾經自己那麼迫切想要得到的男人,曾經那個她覺得乾淨剔透到毫無雜質的男人,此刻她卻這麼的把他送到了另外一個女人的床上,其實……

她知道齊凌楓很不幹凈,和楚以薰,和其他女人,還和男人……

可所有一切,都只是自己在想象,自己聽說的一個事實而已。

但此刻。

她卻是真的,把這個男人,把自己曾經愛到怕傷害了一點點的男人,送到了另外一個女人的床上,她隱忍著的身體在那一刻也有點不受控制的,發抖。

她其實不知道,今晚之後會發生什麼變化。

她只是覺得,心裡有那麼一點難受而已。

不是對齊凌楓還存在感情,她確信她不可能再愛個男人!

而是。

自己曾經堅持了那麼多年的感情,就真的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破碎了,由自己親手撕碎……

「莞莞。你在磨蹭什麼?!」齊慧芬看喬汐莞明顯慢下去的腳步,狠狠的說著。

喬汐莞不著痕迹的深呼吸一口氣,嘴角微微一笑,「只是在想,明早醒來,他們倆會怎麼樣?」

「能怎麼樣?!當然是結婚。」齊慧芬很肯定的說著。

其實這個社會,未婚同居的比比皆是。

當然。

她還是相信齊慧芬有那個能力,讓他們發生關係后,就逼著他們結婚。

……

情侶套房。

兩個有些昏睡的人突然都像是醒了一般的扭動著身體。

身體很熱。

是從內而外的,一種燥熱。

齊凌楓皺著眉頭,睜開眼睛,看著天旋地轉的天花板,腦子有些反應不過來,他甚至不知道這是個什麼地方,而自己又在這裡做什麼,他迷糊的轉頭,看著身邊躺著的人,他揉了揉眼睛,眨了眨,卻怎麼都看不清楚是誰。

他修長的手指不自覺得摸了摸她的臉蛋。

柔軟的觸感。

而那個有些昏睡的人兒似乎在他的觸碰下,也睜開了眼睛,跟他一樣的感覺,覺得天旋地轉,甚至不敢想太多,總覺得一想事情,就會把自己想吐,腦袋就會劇痛。

她慢慢的從床上爬起來,一步一步爬到齊凌楓的面前,似乎也是想要看清楚,面前這個人是誰?!

眼前好暈眩。

就像很多次做夢那樣,想要看清楚面前的人,卻怎麼都模糊一片,想要大叫,卻怎麼都發不出聲音。

「子臣?」她開口,似乎是發出了一點聲音,輕輕柔柔的,嗓音。

齊林楓怔了一下。

她在叫誰?!

仿若也不知道這個名字一般是誰的一般,甚至有點恍惚不清楚,自己叫什麼名字。

就像置身在不是自己的世界一般,全部都是幻象。

「子臣。」突然有些哭腔的聲音,面前的女人低頭,一個吻重重的印在他的唇瓣上,然後纏綿悱惻。

齊凌楓就這麼躺在床上,感受著唇瓣間傳來一陣一陣說不出來的感受……

他微閉上眼睛。

反手抱著這個女人,兩個人狠狠的吻在一起,翻滾。

「好想你,好想你的身體……」耳邊一直是那個女人不停呢喃的聲音。

而自己,似乎也看到了一張,讓他怦然心動的臉龐。

喬汐莞。

……

喬汐莞和齊慧芬一起回到顧家。

齊慧芬似乎是累了,而且現在也不早了,折騰了這麼一個晚上,聲音有些虛弱的說著,「今晚上的事情,誰都不要說。」

喬汐莞點頭。

她還沒有這麼愚蠢的說出來。

到時候顧耀其怪罪下來,她也擔不起這個責任。

「我累了,先回房了。」

「嗯。」喬汐莞點頭。

兩個人各自回到房間。

喬汐莞推開顧子臣的房門,看著顧子臣坐在床頭,頭頂上一盞昏黃色的燈光,如是溫暖的光線,讓他整個人看上去都,暖和了很多。

「不是說早點回來嗎?」顧子臣臉色有些沉,聲音很冷。

喬汐莞忍不住一笑。

「你笑什麼?」顧子臣皺眉。

「我在想,你是不是在等我回家?」

顧子臣看著她。

「想到你這麼等我,就忍不住想笑。」喬汐莞一字一句,「然後覺得,很溫暖。」

至少讓此刻有些透亮的心,漸漸地,有了些溫度。

------題外話------

話說……

明天或許,子臣撲到莞莞……

所以。

嗯,小宅就不多說了。



交流,吐槽,傍上書院大神,人生贏家都在瀟湘書院微信號xxsynovel(微信添加朋友-公眾號-輸入xxsynovel) 夜晚的顧家大院。

顧子臣卧室。

「想到你這麼等我,就忍不住想笑。」喬汐莞嘴角一直掛著笑意,一字一句很認真的說著,「然後覺得,很溫暖。」

顧子臣就這麼直直的看著她,似乎是沒有什麼表情,也似乎是在昏黃燈光的籠罩下讓原本有些僵硬的輪廓變得溫和起來。

喬汐莞走過去,走到他面前,彎腰,眼對眼,嘴對嘴。

顧子臣眼眸微動,依然這麼淡淡然的看著她今晚有些說不出來的異樣情緒。

「今晚做了些,不太好的事情。」喬汐莞突然開口。

「什麼事?」顧子臣問。

很難得這廝突然這麼的關心她。

以前應該會說,關我屁事!

她站直了身體,突然讓自己看上去很放鬆的伸了伸懶腰,「我去洗澡。」

然後轉身,走進了浴室。

顧子臣眼眸倏然一緊,看著浴室的方向。

喬汐莞看著浴室中大大鏡面玻璃下的自己,她看上去很平靜,那張已經不能算陌生的臉頰此刻毫無情緒,恍惚覺得,就只有那雙漆黑而大眼睛在眨巴著一般的,還能看出來她是活物。

她深呼吸一口氣,走進浴缸,躺在裡面,望著頭頂上的天花板,呆如木雞。

她第一次洗澡時間特別長。

似乎是在裡面躺了1個小時,亦或者更久,她自己也不太清楚。

還好是恆溫浴缸,否則此刻也不知道水是不是都變得透涼了。

她轉眸,聽著浴室門被敲響的方向。

她承認今晚她真的很反常,因為心裏面壓抑的那些事情……

「喬汐莞!」門外傳來顧子臣有些低沉而有力的男性嗓音,口吻中帶著一些怒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