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屋子是她的,可是也不能這般過分吧?金熙氣的內傷,可是還是不得不招待她!

不僅僅是因為她雖然沒了大權了,可還是大長公主,尊貴無比,更是因為如今齊傾需要她給請最好的太醫,當然了,也有褚隨之這尊門神似得大人物有關係!

沒了相位的褚隨之還是褚隨之,誰也不敢輕視!

沒了大權,還是這般的讓人不敢冒犯,還不用累的跟狗似得,這兩人的日子比之前過得更好了!

金熙想若是他們早知道了,估計早便不管輕鬆自在地過日子了!

大權在握有什麼好?

皇帝大過年的還累死累活便是一個好例子!

「來,喝!」

「阿傾懷孕不能喝酒!」金熙臉又黑了一些,都幾次了?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存心要害人!

明昭是喝的有些醉了,靠著褚隨之笑呵呵的,「想不想知道那個什麼韓什麼的告訴你,齊傾手裡我的致命把柄是什麼?」

「明昭!」齊傾聲音有些沉,也有些急。

明昭笑眯眯地看著她,「怎麼?怕你家這位知道了之後不要你了?」

「你便不怕?」

「我怕什麼?我明昭天不怕地不怕!」

「你喝醉了!」

金熙握住了她的手,有些不安。

「明昭,你喝醉了。」褚隨之也道,第一次不想知道那個所謂的秘密,「我們回去吧。」

「你會不要我嗎?」明昭看著他,問道。

褚隨之道:「自然不會!」

「那你怕什麼?!」

「明昭……」

「我們來自同一個地方。」齊傾開口了,不等明昭說她便先自己說了,低著頭,看著金熙握著她的手,「或者該說,是來自同一個時空。」

褚隨之的臉色一變。

「阿傾……」

齊傾抬起了頭,看向金熙不安的臉,「她怎麼來的我不知道,不過我就是那般睡了一覺,醒來之後便成了一個孩子了,或許是我真的死了,只是忘了喝孟婆湯,又或許是借屍還魂。」

金熙瞪大了眼睛。

「當年那家人說我殺了他們的女兒,真的要計算起來也不算是錯,或許真的是因為我的到來,他們的女兒才會死。」

「阿傾……」

「因為我本就不是一個孩子,所以,我會找上你父親,會許多孩子不該會的,所謂的多智近妖,或許便是說我這般的人吧,哦,對了,嚴格來說,我不僅僅大你六歲,我來這裡的時候,年紀跟現在的差不了多少。」說完,不等金熙反應,便看向褚隨之,「這便是我們的秘密,也是那所謂的可以至明昭於死地的把柄。」

褚隨之走了,扔下了一句管好你的嘴便抱著明昭走了。

屋子裡只剩下了夫妻二人,死一般的沉寂。

齊傾拿起了酒壺給自己倒了一杯酒,只是酒到了嘴邊卻被攔住了。

「你做

「你做什麼?!」金熙有些氣急敗壞。

齊傾看向他,笑著道:「喝酒啊?」

「喝什麼酒?她瘋你也瘋啊?」金熙奪過了她的酒杯,「要喝便喝水!」說著,便給她倒了一杯。

齊傾沒有接過,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金熙亦然。

夫妻二人便這般的對視,許久許久,金熙方才開口,聲音卻是顫抖的:「你還會離開嗎?」

「怕我嗎?」

「怕,我怕你會跟來的時候一般忽然間便又離去。」

「傻瓜,孩子都給你生了,現在肚子里還有一個,我還能去哪裡?」

「這般說來,這兩個混小子還是有些用處的!」

「所以往後對他們好點。」

金熙扔了茶杯緊緊的抱著她,「我愛你!」我會很愛很愛你,一輩子都愛你,所以,別走,千萬別走!

「我也愛你。」真的愛你,即便隔了年齡,隔了思想,我還是愛你,這輩子遇到你,我不枉此生,「金熙,我也愛你。」

「嗯!」金熙哭了,哭的像是個孩子。

……

二月初七,瓜熟蒂落。

便是太醫再三保證齊傾這一胎懷的很好,便是穩婆是全京城最好的,便是齊傾從陣痛到進產房都是精神十足,可金熙還是怕,怕的雙腿一直打顫著,從齊傾進產房開始,他便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的溫度。

他怕!

很怕很怕!

他想進去陪她的,可是她卻不肯,說他進去看了她生產的醜樣子便會嫌棄她,說他堅持進去,便是想找借口嫌棄她不要她,說他就是嫌棄她是一個老妖怪。

可是,他真的害怕!

阿傾阿傾阿傾——

時間在這一刻對他來說就是煎熬,每一刻都過得十分的漫長十分的痛苦,產房中那撕心裂肺的喊聲更是如利刃一般割著他的心,一刀一刀地隔著,如同凌遲。

阿傾阿傾阿傾——

終於,孩子的啼哭聲響起了。

「生了!」明昭高興的沖了進去。

金熙卻邁不開腳了,恍恍惚惚的,他似乎聽到了生了生了的話,生了個大胖小子,母子平安……

母子平安!?

這話像是給他的身體注入了能量似得,終於讓他邁開了腳了,他沖了進去,衝到了床邊,看著臉色蒼白而疲憊,但是卻是活的好好的齊傾,繃緊的心弦終於鬆了,「沒事就好。」

「嗯,我沒事。」

「不要生了好不好?」

「嗯。」哪裡還能再生啊。

金熙這次發誓不管用什麼樣的法子一定要弄到一張一了百了的方子!

金家老二沒有缺胳膊少腿的,腦子聰不聰明暫且還看不出來,不過這還沒滿月便跟父親搶媽媽的舉動來看,應該不會笨不哪裡去!

金熙就知道這兒子就是來討債的,其他人抱他的時候一個勁地哭,到了他媽媽的懷裡了,就乖乖的,就是要黏著媽媽!

便是明昭也不要!

金熙決定了一定不能再生了!

一定!

齊傾這次生產很順利,身子也恢復的很快,只是坐了三十天月子便出月了,孩子的滿月宴也沒辦便決定啟程回蓉城了。

有了老二,可也不能忘了老大!

小昶一個人在蓉城該有多害怕?

金熙本來不同意,雖然他也擔心蓉城的情況,但是怎麼也拗不過齊傾,只好同意了,至於老二能不能支撐的住,便不在他的考慮範圍了。

離京前的一日,宮裡來人了,召了金熙進宮,一個時辰之後,金熙便回來了,齊傾還沒來得及擔心。

「皇上跟你說什麼了?」齊傾一邊給老二餵奶一邊問道。

金熙瞪著吃的正歡的老二一眼,「沒什麼,就是問了問我明昭打算什麼時候回宮。」

「他還是忌憚明昭?」齊傾問道。

金熙搖了搖頭,「應該不是。」

「那是什麼?」

金熙懶得去看那小子,想了會兒,「似乎擔心明昭不回去。」

「呃……」齊傾沒有再問下去,他們大人物的世界不是他們這等小人物可以理解的,「都收拾好了嗎?」

「嗯。」金熙還是忍不住瞪了老二一眼,「這小子怎麼這麼能吃?!」

「能吃不好嗎?」

金熙理直氣壯,「他吃完了那我……」

「你胡說什麼?!」齊傾狠狠地瞪了過去,惱羞成怒,「給我閉嘴!」

金熙閉嘴了。

……

因為帶著一個才滿月的兒子,又因為顧及齊傾的身子,這一路走的很慢,比當初帶著小昶回來的時候走的還要慢,等回到了蓉城已經入夏了。

而這一次,明昭沒有來送行。

不過金熙沒有開心,因為明昭說過些日子她便來蓉城做客,所以便不送來送去了,金熙有些後悔當初進宮為什麼不讓皇帝儘快把人給接回皇宮去好好供養!

「媽媽!媽媽!你終於回來了!」小昶高興壞了,撲到了媽媽的懷裡抱著不肯放手。

齊傾滿心的愧疚,伸手將兒子抱起,「啊,小昶長高了也長胖了,媽媽都要抱不動了!」

「媽媽放我下來,不要累壞自己!」

「不累,媽媽再抱抱!讓媽媽好好看看你!」

「媽媽,小昶好想好想你。」小昶膩在了母親的懷

了母親的懷裡,再也不想當什麼男子漢了,就像一輩子這樣抱著媽媽,「媽媽,你終於回來了……」

「對不起小昶。」

「不!小昶沒事!小昶好的很了!」小昶忙笑著道,「媽媽也讓小昶好好看看,有沒有胖了?父親有沒有好好照顧你?」

「你說呢?」金熙陰陽怪氣地開口,手裡還抱著終於施捨肯讓他抱抱的老二。

小昶啊了一聲,「父親你也在啊!」

「你——」

「啊!」小昶又啊了一聲,不過卻不是氣父親的,而是盯著父親懷裡的襁褓,「這就是弟弟嗎?媽媽你放我下來,我要抱弟弟!」

他只是在信上聽媽媽說過生的是弟弟,還沒見過哩!

「好。」齊傾笑著,放下了老大。

小昶趕緊跑過去,「父親,你讓我抱抱弟弟!」

金熙真的給了,絲毫不擔心老大摔了老二似得。

齊傾有些擔心,不過還是沒阻止老大。

小昶穩穩地抱著,看著弟弟的小臉,笑的更開心了,「媽媽,弟弟長得像媽媽!」

「嗯。」齊傾也笑道,「小昶長得像父親,弟弟長得像媽媽,正好一對。」

「嗯!」還好,沒說出小昶不喜歡長得像父親的話,「媽媽,我抱弟弟進去,你快去休息!以後我來照顧弟弟!」

「好!」金熙趕緊開口了,「小昶真乖。」

齊傾瞪了他一眼,「弟弟還小,還是需要媽媽照顧的,小昶若是想看弟弟便來就是了。」

「這樣啊……」

「等弟弟大些了再讓小昶帶。」

「好吧。」小昶點頭,低著頭對弟弟道:「那弟弟你要聽媽媽的話,不要累壞媽媽,知道嗎?」

金老二很給這個老大面子,沒回答,但是也沒有哭,笑呵呵的。

「媽媽,弟弟笑了!」

「當然了,小昶抱著他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