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麼來對比的話,大魔導師雖然強悍。但是在破壞力上,卻終究還是遠遠比不上核彈的。

看到許亦臉上似乎有些不以為然,薩摩伯爵有些納悶。

按說許亦自己就是一名天賦相當不錯的魔法師,現在更是已經成為了八級魔法師,在魔法師圈子裡也可以算是躋身高級魔法師行列,可是為什麼他卻對魔法的力量表現得如此不在意,甚至有些不屑呢?

不過這也不是薩摩伯爵關心的問題,見許亦對這個話題也不是特別感興趣,便轉口開始和許亦討論起了正事。

「看到河邊的這片地沒有?」薩摩伯爵指著兩人面前河邊一片寬闊的平地,伸出胳膊畫了一個大圈。「這裡整個地方都是我專門劃出來留給你們新飛商會用來建設生產基地用的,你覺得怎麼樣?」

許亦掃了一眼,滿意地點了點頭。

「非常好。城主大人您之前在邦塔城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替我們選擇的地方當然是非常合適的,我沒什麼意見。不過還有個小問題……」

「哦?什麼問題?」

「您看,瑟韋爾城這裡這麼冷,導致這條瑟拉河一入冬就會全面冰凍起來,就算生產基地放在河邊,只怕也無法利用這條河道,這實在是有些浪費。」

「這沒辦法,這裡畢竟是北方,和邦塔城那種南方氣候不同,在自然條件上沒辦法比。」薩摩伯爵無奈地道。「不過你們新飛商會的工廠生產也基本不會受氣候影響,應該也沒什麼問題吧。」

「嗯,大體上是沒影響,只是在一些小細節上需要做一些應對,我得和這裡的工作人員好好商討一下。」

許亦正要招手示意此時正在這片空地上負責現場勘查的商會評估人員過來,坎比卻從遠處大步奔了過來。

「會長,我發現一個怪東西,你看看。」坎比向薩摩伯爵點頭示意后,遞給許亦一個在這個寒冷天氣里居然散發著几絲熱氣、渾身透明,中間卻染成一片血紅色的晶體狀物品。

許亦接過來后,發現這個晶狀體居然入手有些軟軟的感覺,就好像是一坨果凍,而不是真正的水晶,並且表面溫熱,放在手上感覺很是舒服。

「這是我們這裡的特產軟泥魔力水晶,這塊是紅色的,應該是主要蘊藏火系魔力的水晶。」一旁的薩摩伯爵看了一眼,解釋道。

「這玩意居然還是魔力水晶?」許亦詫異地看了一眼手中紅色的軟泥一般的晶狀體。體內魔力微動。凝神檢測了一下。果然從這塊晶狀體中發現了魔力的震動,並且對火系魔力元素的反應最為強烈。

只不過這塊軟泥魔力水晶中的魔力含量很低,不僅遠遠無法和艾薇塔新近研究的經過體檢后的標準魔力水晶相比,甚至還比不上現在市面上隨處可見的那些普通魔力水晶。

「嗯,就是因為這玩意裡面的魔力太弱,所以沒人願意去開採。不然的話,這東西在瑟韋爾城外隨處可見,瑟韋爾城光靠賣這個早就發了。哪裡還用得著特地把你們新飛商會給請過來。」薩摩伯爵道。

許亦把玩了一下手中的軟泥魔力水晶,想了想,示意坎比和薩摩伯爵都離自己遠一些,然後體內魔力大量湧入。

「轟——」

一團濃烈的火苗衝天而起,瞬間升起數米高,竟是將許亦整個人都籠罩了進去。

一旁的坎比和薩摩伯爵嚇了一跳,剛要喊人,卻看到火苗陡然消失,許亦完好無損地再次在原地出現。

「呼……」坎比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會長,你快把我嚇死了。」

薩摩伯爵也皺眉道:「做魔法試驗也太危險了。你應該多注意一些。」

許亦哈哈一笑:「沒什麼好擔心的,我畢竟是個魔法師。怎麼會幹出玩火**這種蠢事。不過這個軟泥魔力水晶……還真是有點兒意思。」

薩摩伯爵和坎比一齊看向許亦的手心,卻發現那塊軟泥魔力水晶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許亦手心一團黑褐色的粉末,似乎是那塊軟泥魔力水晶留下的雜質。

「城主大人,除了這個對火系魔法元素感應特彆強的火系軟泥魔力水晶之外,還有其它種類嗎?」許亦問道。

「上次聽手下介紹說是有,具體怎麼樣我不太清楚。」薩摩伯爵搖搖頭。

「那好吧,坎比,你去交代一聲,讓他們勘查的時候,去收集一些這樣的軟泥魔力水晶來,什麼樣子和顏色的都盡量拿一些回來,我想帶回去做做相關的實驗。」

看到坎比領命離去,薩摩伯爵好奇地問道:「怎麼?你覺得這東西會有用?」

「現在還沒辦法下結論,但是從剛才的實驗來看,我覺得這東西可能會有些用處。」許亦點頭道。

「哦?如果真的有用那就太好了。」薩摩伯爵高興地道。「這東西在這裡遍地都是,如果能夠值錢的話,那就相當於給瑟韋爾城多開闢了一個豐富的財源,對整個城市的發展大有好處。」

許亦哈哈大笑:「城主大人,您現在是不是發展城市上癮了,在邦塔城還不滿足,就跑到瑟韋爾城裡來過足癮呢?」

薩摩伯爵卻沒有說笑的樣子,輕嘆道:「能夠有能力改變治下子民們的生活,讓他們都過上好日子的話,又有哪個城主不願意這麼做呢?」

許亦沉默下來,因為他想起之前遇到的巴特魯城城主隆利伯爵。

雖然政治立場不同,但因為抱著和薩摩伯爵同樣的想法,隆利伯爵卻拼著背上叛徒的名聲,卻也想要邀請新飛商會進入巴特魯城進行投資建設,還提出可以全力配合。

他所為的,不就是希望改變巴特魯城的貧窮狀況,讓之下的子民們過上更好的生活嘛。

「這個去年才接任爵位的小隆利我有過一次接觸。看得出來,他是個有想法的人,和他父親不太一樣。」聽到許亦提起這件事,薩摩伯爵點點頭表示了對隆利伯爵的讚賞。「如果他真的能夠這麼做的話,那麼對巴特魯城是一件好事。但是這件事情……卻不是他想這麼做就一定能做到的。還要看他怎麼處理和艾瑞克王子之間的關係了。」

許亦苦笑道:「我擔心的就是這個。」

薩摩伯爵瞥了許亦一眼:「你也一樣。想要和巴特魯城合作,你最好和王女殿下好好溝通一下。」

許亦點頭:「這是自然。」(未完待續。。)u 對場外的預留土地進行完初步考察,已經是一個上午過去。===23wx=

坎比等人繼續留在原地進行詳細考察,許亦卻和薩摩伯爵先一步回到了瑟韋爾城。

原本薩摩伯爵準備讓許亦回到城主府和他共進午餐,順便商量一下這個生產基地的建設進度安排,誰知剛一進城,卻碰到了瑟韋爾城內商業聯合會派來的代表,邀請許亦赴宴。

「你去吧,和城內的同行們好好聊聊也是好的。」

看著薩摩伯爵丟下一句話后徑直離開,許亦聳了聳肩,示意代錶帶路,來到了瑟韋爾城內最大的酒樓。

今天中午,這裡整座酒樓都被瑟韋爾城商業聯合會包了下來,城內幾乎所有有點兒地位的商人盡數到場,所請的客人,卻僅僅只有許亦一個而已。

看到這幅架勢,許亦自然是心知肚明,和眾人客客氣氣地應付著,姿態表現得極為謙遜。

待到觥籌交錯,宴席過半,和許亦共坐一桌的瑟韋爾城商業聯合會會長,同時也是瑟韋爾城內最大的美爾達貿易商會會長拉迪斯?桑普森向許亦舉起酒杯,然後一口喝盡,臉上露出親切的笑容。

「許會長,你們新飛商會在我們瑟韋爾城創建這個生產基地,我和城內所有的同行們都是極力歡迎。早就聽說邦塔城的大大小小商會們,最近幾年內和新飛商會合作,大家都發達起來。只是不知道這次你來到我們瑟韋爾城后,會不會也像幫助邦塔城的其它商會一般,提攜一下我們瑟韋爾城內這些同行們呢?」

「終於到正題了。」

許亦微微一笑。左右看了一圈。見到桌上幾個瑟韋爾城內大商會的代表都是露出一臉關切。

「桑普森會長你太言重了。我們新飛商會是初來乍到。有很多方面都要向你們這些瑟韋爾城內的老商會請教,還提什麼提攜不提攜,我們也沒有那麼資格不是嗎?」

「不不不,在魔法機械這方面,你們新飛商會當然有資格。甚至整個蘭帕里王國,乃至這整片大陸,也沒有哪個商會能說在這方面比得上你們新飛商會的。」桑普森會長立即擺手道。

「是啊,許會長。你們新飛商會在魔法機械這個行當上那是當之無愧的領頭人。我們這些小商會嘛,也就是希望能夠和你們合作,從里賣弄分那麼一點兒殘羹冷炙罷了。」另一邊的一名商會會長附和道。

「就是就是。」

「桑普森會長說得沒錯,既然你們來到了瑟韋爾城,那麼大家都是同班,理應互相幫助不是嗎?」

「對。大家合作愉快,都有好處拿的話,那對誰都好,你說是不是呢,許會長?」

……

看著周圍各大商會的代表紛紛附和起來。許亦笑了起來。

這些人有的動之以情,有的曉之以理。有的雖然話語並不是那麼直接,但裡面的含義卻是很明顯的是在脅之以迫了。

不管是那種說法,卻都透露出同一個意思,那就是想從新飛商會經營的魔法機械中分一杯羹。

許亦對此早有心理準備,並且其實就算不用他們說,也早就有打算想要讓瑟韋爾城內的其它商會也參與進來。

他一貫的想法就是魔法工業體系的創建不能由新飛商會一家商會來完成,所以對於其它商會想要加入到這個行業的意願,從來都是十分支持的。

「我很理解大家的想法,所以這次來到瑟韋爾城之前,我在用書信和城主大人交流的時候,就已經表示過,我希望我們新飛商會的到來,能夠帶動整個瑟韋爾城的魔法工業發展,而不僅僅只是我們新飛商會一家商會在賺錢,這並不符合我的意願。」許亦微笑道。

聽到這段話,周圍眾人都是眼前一亮。

桑普森會長立即追問道:「這麼說……許會長,你打算轉讓給我們這些商會一些技術,好讓我們也進入魔法工業行列嗎?」

「當然。為什麼不呢?」許亦點了點頭,從懷裡摸出一個小冊子遞給了桑普森會長。「這上面是我們新飛商會這次有意願轉讓的和生產魔法機械相關的技術。桑普森會長和瑟韋爾城內的朋友們可以好好看看。如果你們對其中哪一項或者是很多項技術感興趣的話,可以隨時和我們商會進行商談。」

桑普森會長迫不及待地接過冊子翻閱了起來。

周圍幾名其它商會的會長更是等不及,直接起身湊到了桑普森會長旁邊,低著頭一齊看向了他手中的小冊子。

聽著連通桑普森會長在內的各大商會會長的呼吸聲變得越來越沉重,許亦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濃烈起來。

瑟韋爾城因為距離邦塔城足足有接近一千公里遠,這麼遠的距離,對於交通運輸和消息傳遞都很不便利的賽恩斯大陸來說,基本上可以說是遠在天邊。

所以儘管邦塔城和周圍一些城市的魔法工業其實已經發展得有木有樣了,瑟韋爾城到現在為止,卻沒有看到絲毫魔法工業的影子。

就連整個城內的魔法機械,也是在薩摩伯爵來擔任城主以後,才逐漸多了起來。

但是就算這樣,依然遠遠不能和邦塔城相比,甚至還不能王國內其它很多已經有了一些魔法工業基礎的城市相比。

但是無論如何,瑟韋爾城內這些商會的消息終究比普通人要靈通得多,自然知道魔法工業在王國內其它地方的火熱,知道這一行現在可以算是王國內新興的最有前途的行業,當然也希望能參與進來。

如果不是許亦這次來是被薩摩伯爵親自邀請前來,獲得了薩摩伯爵的全力支持,使得他們這些本地商會不敢亂動,恐怕今天就遠不是只邀請許亦前來赴宴,並委婉提出自己的想法這麼簡單,還不知道會有多少手段沖著許亦而來。

想到這裡,許亦忽然覺得自己還是非常幸運的。

三年多前在邦塔城創辦新飛商會的時候,遇到了一個開明的城主薩摩伯爵,使得新飛商會可以順利地發展壯大了起來。

雖然中間經歷了斯塔克伯爵擔任城主后那一年多的艱難日子,但是那段時間的新飛商會卻已經有了足夠厚實的基礎,再加上瑟維尼王女殿下的支持,最後不僅堅持了下來,甚至還硬生生轉變了一點兒斯塔克伯爵的想法。

現在來到瑟韋爾城,同樣有薩摩伯爵的大力支持,使得他可以不去考慮這些暗地裡的瑣碎事情,全力考慮該如何發展。

許亦在這邊思考著這些問題,那邊桑普森會長和一眾商會代表已經粗略地翻看完冊子上的各種條目。

桑普森會長將冊子交給其他人繼續觀看,想了想,向許亦問道:「許會長,這上面所列出來的技術項目,你們新飛商會全部都願意轉讓嗎?」

「是的。除了一些特別標註出來,只會用來合作共同開發生產的技術項目外,其它所有的技術項目都可以毫無保留地進行技術轉讓。」許亦點點頭道。「桑普森會長,你有什麼疑問嗎?」

「嗯……許會長,能借一步說話嗎?」

許亦會意,和桑普森會長一齊起身,來到酒樓外的一個僻靜的陽台上。

關上身後的門,立即將房間內所有的聲音都隔在外面。

這個酒樓雖然不高,但站在三層的陽台上,被外面的冷風一吹,卻還是顯得有些寒冷。

看到許亦縮了縮脖子的樣子,桑普森會長歉意的笑道:「不好意思,許會長,我這個問題不想被別人聽到,讓你受累了。」

「這是小事,不用在意。」許亦擺了擺手。「不知道桑普森會長你有什麼問題呢?」

桑普森會長沉吟片刻道:「許會長,我剛才認真地看了一遍你在那本小冊子上列出來的技術項目,發現上面全都是和家用魔力機械相關的技術,卻沒有其它方面和魔法機械相關的技術。」

「哦?」許亦有些意外地看著他,心想這個桑普森會長對新飛商會倒是有過一番詳細調查,居然清楚那些技術項目全都是和家用魔力機械有關。「桑普森會長,你對其它技術也有興趣?」

桑普森會長笑道:「事實上,我對你們商會其它和魔法機械有關的技術更有興趣。比如說……鍊鋼技術。」

許亦微微眯起眼睛,重新打量了一下這個看起來瘦瘦小小,從外表看只是一個很普通的乾瘦老頭的桑普森會長,心想他的眼光倒是極其敏銳,居然直接將目光放在了代表工業基礎的鍊鋼上。

見許亦不說話,桑普森會長續道:「許會長,聽說你們新飛商會在轉讓家用魔力機械相關技術的時候,一項技術的轉讓費用多為數十萬金幣,最貴的好像也沒有超過五十萬金幣?」

「沒錯。」

許亦愈發肯定了,這個桑普森會長一定對新飛商會進行過無比詳盡的調查,不然不會知道得這麼清楚。

想到這裡,許亦也對這個桑普森會長生出了一絲警惕。

他調查得這麼清楚,還指明了鍊鋼技術,目的倒是什麼呢?

桑普森會長忽然湊近了許亦一步,壓低了聲音,用許亦僅能聽到的聲音悄聲道:「許會長,如果你肯轉讓一項鍊鋼技術給我們商會,那麼我最低也會向你們支付一百萬金幣的轉讓費用。你看怎麼樣?」(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 「一百萬金幣?」薩摩伯爵重重地哼了一聲。,,「這個桑普森,上回我因為瑟韋爾城改造的事情找他商議,想讓他帶頭拿出一部分錢來投入到改造工程中去,結果他百般推脫,口口聲聲說著他們美爾達貿易商會沒錢。現在倒好,為了一項技術,居然就肯拿出足足一百萬金幣!」

許亦微笑道:「城主大人,城市改造工程畢竟不是他們商會自己的事情,他當然不願意掏錢。至於這個鍊鋼技術嘛……實際上我還覺得他開出的一百萬金幣價格太低了呢。」

「一百萬金幣你還嫌低?」薩摩伯爵訝然看向許亦。「鍊鋼技術就這麼值錢?」

「當然。」許亦肯定地點了點頭。「城主大人,您應該知道我們商會在落雨谷地里的兩座鍊鋼廠吧?」

「嗯,我走之前你們第二座鍊鋼廠不是剛剛在建嘛。怎麼?現在已經正式投入生產了?」薩摩伯爵反問道。

「對。」許亦露出一個略顯得意的笑容。「城主大人,您不妨猜猜看,這兩座鍊鋼廠去年一年給我們商會帶來了多少利潤?」

薩摩伯爵皺起眉頭,略一沉吟道:「看你這小子得意的樣子,恐怕不少。一年的話……之前你們那座鍊鋼廠一個月的利潤好像也就是十來萬金幣吧。那麼這座鍊鋼廠就算比之前那座大一點兒,算作一個月二十萬,那麼一年下來……」

在腦海中略微計算了一下后,薩摩伯爵悚然一驚。

因為他忽然發現,如果按照這麼計算的話。新飛商會光是兩座鍊鋼廠每個月的利潤就要超過三十萬金幣。甚至接近四十萬金幣!

而一年如果都能保持這樣的利潤。那麼算下來的話,一年豈不是光是憑藉這兩座鍊鋼廠,新飛商會就能足足獲得四百到五百萬金幣的恐怖利潤?

薩摩伯爵被這個數字徹底驚到了。

之前那兩年他還在擔任邦塔城城主的時候,新飛商會雖然發展迅速,但是在他看來,底蘊和實力終究還是不能和邦塔城內那些老牌的大商會相提並論。

但是現在這麼一算,他卻發現新飛商會或許會因為成立時間太短,在底蘊上有所不及。但是在代表商會實力的最大因素——利潤上,卻恐怕已經遠遠超過了邦塔城內其它的所有商會!

光是兩座鍊鋼廠就能給新飛商會一年帶來四百到五百萬的利潤,那麼再加上新飛商會其它生產的各種魔法機械同樣大賣,利潤極其恐怖,這豈不是說新飛商會現在一年的利潤搞不好要接近一千萬金幣?

「這個嘛……利潤雖然還不錯,但是城主大人,我們商會花錢的地方也很多嘛。」許亦仰天打了個哈哈,含糊地道:「您看,光是這一次到瑟韋爾城來投資,我初步預計就要投入一百萬金幣。後續加起來的話,我想最少也需要花費接近五百萬金幣的樣子。」

薩摩伯爵瞥了他一眼。冷哼道:「我還不了解你?憑你小子的本事,投資多少,一定會加好幾倍賺回來。」

許亦嘿嘿笑了笑,並沒有反駁。

薩摩伯爵擺了擺手:「行了,你們新飛商會能夠越賺錢越好,對我有好處,我倒是希望你們能夠賺得越來越多。不過許亦,你打算把鍊鋼技術轉讓給美爾達貿易商會嗎?」

許亦輕輕搖頭:「不,我剛才說過了,一百萬金幣的轉讓費太少了。這個桑普森會長雖然也算是有魄力和遠見,但是他依然沒有真正看清楚鍊鋼技術將來會帶來多大的利潤。」

「那他要是再加價呢?你會賣吧?」

「仍然不會。」許亦笑了笑,正色道:「對於我們新飛商會來說,有很多技術都可以轉讓,但是有幾方面的技術卻是絕對不會轉讓的。其中之一,就是鍊鋼技術。」

薩摩伯爵有些奇怪:「為什麼?我倒是覺得鍊鋼技術很單一,遠不如那些家用魔力機械的技術複雜和難以研究,為什麼你可以輕易轉讓家用魔力機械的相關技術,但卻不願意轉讓鍊鋼技術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