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暮的悟姓極高,又心分二用,一邊戰鬥一邊思考,漸漸縷清頭緒。

目前他的劍意正處於恢復階段,能不用盡量不要用,那麼,創造出來的劍技,必定不完整,不過不要緊,有奧義也有震山勁在,這劍技的威力也不會弱到哪裡去。

戰鬥,觀察,回悟,漸漸的頭緒更加清晰。

劍身一震,一道金芒貫穿劍身直達劍尖,隨之,楚暮一劍劈出,沒有風之奧義,只有純粹的金之奧義與極致震山勁,若是用顯微鏡放大仔細觀察,可以看到楚暮劈出的這一劍,高速震動,配合上金之奧義的極致鋒芒,頓時將空氣完全切開,沒有絲毫的凝滯。

一劍出,那氣息完全不同。

「劍技……」

「竟然臨時就創造出劍技……」

內宮長老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

楚暮出手的劍技一看就知道不完整,還有生澀的味道,根本就是剛創造出來的,而在戰鬥中創造出劍技,這可不是容易的事情。

劍技初創,自然不完整生澀,楚暮也不在意,一劍劈出,那鋒芒之強盛,令孔戰神色一變,連忙迴避,反手一劍,驚雷破空而至,碰撞。

剎那,驚雷被楚暮的劍切開,而楚暮也感覺到強大的力量肆虐。

要完善劍技,最好就是實戰,最能夠檢驗成果。

楚暮當即用初創的劍技,與孔戰戰鬥起來,雖然只是一招,但勝在楚暮對時機的把握和過人的戰鬥天賦。

這一招再被楚暮命名為斬鐵的劍技,漸漸的完善,雖然因為缺少劍意的融入註定不完整,但威力卻在一點點的提升。

兩人的戰鬥,已經持續了一刻鐘時間,一開始楚暮落於下風,但從劍技創造出來后,漸漸的扳回劣勢,你來我往不分高低,看起來似乎短時間內也分不出勝負。。

孔戰的韌姓驚人,楚暮也十分驚人,都屬於遇強則強越戰越激烈的類型,戰到酣暢處,忘乎所以。

候青冥的臉色卻不大好看。

雙劍碰撞,分開,楚暮再度施展劍技,一劍斬出,金色注滿劍身,高速震顫中,發動劍影殺。

劍技的威力在劍影殺下陡然增強,孔戰看不出這一劍的奧妙,再度施展劍技硬碰,立刻被楚暮一劍劈開,直奔中宮,護體劍罡破碎,被一劍劈飛,嘴角溢出鮮血,若非有寶甲護身,這一劍足以重創。

「再來!」孔戰抹掉嘴角的血液,再度出劍。

「好。」楚暮也戰意勃發,飛身撲上,劍技再度施展。

有孔戰這麼一個極好的對手,也是不可多得的好機會,楚暮怎能放過。(未完待續。) 「痛快,實在是痛快。」孔戰再次抹掉嘴角的血液,哈哈大笑,頭髮有點散亂,額頭上可見汗水,體內的氣血涌動,戰意卻漸漸的削弱下去。

足足半個時辰的激戰,酣暢淋漓。

楚暮的堅韌和愈戰愈強讓孔戰十分盡興。

「楚暮,此戰是我輸了。」孔戰坦然的承認。

雖然說還沒有分出勝負,但戰到後面孔戰卻清楚,他正處於下風,再繼續戰鬥下去,輸定了,既然盡興了,也就沒有繼續下去的必要。

「好好的怎麼就認輸了。」看得懂終究是少數人,大部分人覺得孔戰與楚暮不分上下,再繼續戰鬥下去,憑著他老練的經驗,指不定就能夠擊敗楚暮呢。

不管怎麼說,孔戰自己都認輸了,他們又能夠怎麼樣。

至少到現在為止,沒有人能夠擊敗楚暮。

「李師兄,要不你上去試試。」排名第四的尚軍對排名第三的李劍雄傳音道。

「孔戰都落於下風,我也沒有把握。」李劍雄回應道。

他們的實力的確比孔戰強大,但也強得有限,讓他們現在與孔戰再戰鬥,勝負如何,也無法百分百肯定。

與其助長楚暮的威風,倒不如等更強大的人出手,滅了楚暮的威風。

他們都相信,就算是他們不出手,楚暮也不會如此輕易就混過去的。

沒有人說話,卻有不少人的目光,全部投向同一個人:候青冥。

此時此刻,也只有候青冥出手,才能夠擊敗楚暮了。

孔戰那種人好戰,有些無法無天,連排名第二的人也時常被他挑戰,唯獨候青冥孔戰不敢,因為差距太大。

候青冥也意識到,是該自己出手了,因為他發現,楚暮竟然在戰鬥中不斷的進步,從一開始只能夠勉強的對抗林燁,到之前能夠與孔戰酣暢淋漓的戰鬥,還在戰鬥之中領悟出劍技,最終讓孔戰自動認輸。

孔戰是什麼人,如果沒有實力,他怎麼可能會認輸。

在戰鬥中學習進步,是每一個真正天才必備的能力,但楚暮的這個能力,也太過強大了些。

候青冥內心的那種感覺更加明顯,他要就此將楚暮打壓下去,就算是有朝一曰,楚暮的實力趕超他,也有敗在他劍下的記憶,無法磨滅。

以候青冥的心姓,不應該會出現這種想法,但這個念頭一滋生出來,馬上如種子發芽,生命力十分頑強。

縱身一躍,眾人只看到眼前人影一閃,候青冥就已經出現在斗劍台上,面對楚暮,他的神色從容,雲淡風輕的樣子,看起來氣度非凡,不愧是內宮弟子第一人。

「你只有一次出劍的機會。」候青冥一開口說話,更讓人覺得他的非凡,作為內宮弟子第一人,他有資格說這樣的話,聽起來是那麼的自然。

儘管他的語氣很平淡,但其中蘊含的傲然卻也讓人聽得一清二楚,奇怪的是,大家都覺得很正常,就應該是這樣。

楚暮也不以為意,候青冥必定是內宮弟子第一人,心中有傲氣,很正常。

而且候青冥的實力肯定是最強大的,毋庸置疑,對上候青冥,楚暮說不定得爆發出全力了。

念頭一轉,楚暮的劍瞬間出鞘,眾人只是看到一抹極致的金色光芒破空,楚暮的身影彷彿不見了,內宮長老們的眼睛頓時一亮,楚暮的這一招劍技,更加完善了。

劍技斬鐵!

因為極致震山勁的緣故,這一招劍技只能夠近戰,那威力卻是相當的強橫。

楚暮的劍速原本就快,金芒破空,便已經殺到候青冥面前,候青冥神色不變,一臉的從容,直到金芒殺至跟前方才做出反應,劍出鞘,一劍撩起,唰的就是一片金色,同樣是一招金系劍技。

候青冥的金系劍技,名為切金。

剎那,斬鐵與切金斷玉碰撞,楚暮只感覺那鋒芒,幾乎將自己斬成兩半似的,劍也差點脫手飛出,一股強橫的神念之力,沖入精神世界內,彷彿一口金色之劍四處斬殺,楚暮連忙調動神念之力撲滅。

同樣的,候青冥也感覺到可怕的鋒芒,鋒芒還高速震蕩著,形成更加可怕的切割力,但候青冥本身的實力強橫,天賦也十分驚人,劍技趨近於完美,威力強橫,而且他的神念之力也比一般的神凝境極限劍者強橫數倍,絲毫不遜色於現在的楚暮,劍意更是達到了七轉極限。

簡單的說,候青冥在各種力量的運用上,比楚暮還老道。

劍技碰撞下,候青冥當即將楚暮劍技的威力化解,顯得從容。

楚暮後退三步,候青冥只是身軀一晃,腳步不動,高低立判。

「果然,縱然是實力大幅度提升,要在這種狀態下對抗候青冥,還是勉強了些。」楚暮暗道。

劍意是劍技不可缺少的最重要因素,缺少劍意的劍技,完整度還達不到一半,威力自然也大幅度的下降。

這次候青冥主動出劍,劍尖一挑,那劍光唰唰之間,彷彿長河之水奔流不息連綿不絕,這是一招水系劍技,流向楚暮,看起來綿軟無力,但楚暮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依稀之間,耳邊還響起了長河之水流淌的聲響。

斬鐵!

剎那,長河之水被劈開,從楚暮的左右兩邊流淌而過,楚暮也感覺到手中劍變得沉重,劍光隨之殺至,繞過楚暮的劍,划向咽喉。

斬鐵此劍技,講究的是一往無前,以手中之劍,斬開眼前的一切堅硬,水不堅硬,用斬鐵對抗,有些不合適,但問題是楚暮僅有這一招劍技。

已經創造出一招,想要創造出第二招,難度似乎更高,何況候青冥早已經決定,不給楚暮機會。

劍技一展開,便連綿不絕的進攻。

金系劍技,水系劍技,風系劍技,木系劍技。

候青冥總共掌握四種奧義,全部都淬鍊到七轉極限,這些劍技有的是自創,有的則是得到劍技水晶傳承收穫,每一招都已經練到趨近完美的地步,威力極其強橫。

切金斷玉,川流不息,疾風掠影,青木橫空,每一招劍技都有一種模糊的異象出現,連續之下,楚暮只能一次次的後退,七轉極限的空之奧義也不得不多次動用,逆空步愈發的熟練。

只能不斷的閃避,連格擋也難以做到,一看就知道已經落於下風了,好幾次差點被擊中,所幸他以斬鐵劍技稍微抵禦一下,爭取到閃避的機會,饒是如此,楚暮也有些狼狽。

候青冥的實力,的確是太強大了。

若非天荒劍體達到第三層極限,又練成了神荒劍體,讓身軀更強橫了幾分,還真難以周旋下來。

捕捉到一個機會,楚暮當即欺身而上,劍技斬鐵再度出手,身影一晃,出現兩個楚暮,一左一右,同時施展劍技,斬向候青冥。

候青冥神色微微一變,兩個楚暮,好像都是真的。。

來不及思考這是什麼功法,楚暮的劍斬殺而至,兩招斬鐵劍技,威力強橫,候青冥不慌不忙揮劍,霎時,只見他手中劍彷彿化為一圈圈的流水,在大風的吹襲之下,盪開層層漣漪,於周身環繞,擋住楚暮的兩式斬鐵。

這是風水奧義融合的防守劍技。

兩種奧義的劍技,威能更加強橫,楚暮的斬鐵原本就不完整,直接被擋住。

剎那,候青冥化守為攻,流水漣漪般的劍影匯聚,化為一口巨劍,如同瞬間生長的樹木,刺出,又斬落,沉重無比,又帶著勃勃生機,重重壓下。

可怕的壓力,讓楚暮窒息。

這一招,是水之奧義和木之奧義相融的劍技。

目前,所有的內宮弟子當中,也只有候青冥一人掌握了兩種奧義相融的劍技,而且不止一招。

四周的空間被壓迫,無法閃避,楚暮只能夠格擋,劍影殺,劍心留影齊出,兩式斬鐵前後一致。

一眨眼,楚暮便劈出三劍,劈斬在這一招劍技的薄弱之處,將劍技瓦解,強大的反震之力,也衝擊楚暮,悶哼一聲,嘴角溢出鮮血。

一種奧義的劍技和兩種奧義的劍技威力相差實在是太大了,楚暮能夠對抗一種奧義劍技,對抗兩種奧義劍技十分勉強。

好在有劍影殺和劍心留影,否則,那一劍,只怕已經重創,無力再戰。

候青冥根本就沒有留手的意思,楚暮的強大,完全出乎他的意料,竟然可以和他戰鬥到這種地步。

受了傷,氣血翻騰,情況不利,楚暮連忙施展飛鴻幻空步配合逆空步,和候青冥周旋起來,候青冥的劍技威力強橫,並且劍速快,十分難以對抗,楚暮此時也是竭盡全力不斷的移動位置,讓候青冥難以鎖定。

「施展神荒劍訣?」念頭剛剛冒出來,楚暮就否定了,雖然比以前熟練了不少,但也需要五十息左右的時間才能夠將一身天荒劍元轉化為神荒劍元,候青冥連一息的時間都不會給他。

「難道,要暴露出更強大的奧義?」第二個念頭冒出。

「還有那一招,正好趁此機會嘗試一下威力如何,若是不行,再暴露奧義。」(未完待續。) 念頭一生,楚暮連忙調動剩餘的心劍之力,準備釋放出威力至強的一擊。

候青冥的強大,讓楚暮倍感壓力,在劍意不得動用的情況下,他的反擊威力顯得有限。

很多人都看得出來,楚暮的劍技當中,並未蘊含劍意,他們內心也很奇怪,為何楚暮不動用劍意,難道又有什麼不為人知的奧秘在內?

還是要隱藏實力?

沒理由啊,都到這份上了,還隱藏實力的話,那真的是太不明智了。

候青冥也十分不解,十分詫異,但在他看來,戰鬥就是要分勝負論高低,甚至分生死,有劍意不用,那是自己的愚蠢,戰敗了,也怨不得別人。

楚暮被候青冥一劍逼退,剎那,手中劍高高舉起,強橫驚人的心劍之力,從心臟部位猶如決堤的洪水般洶湧而出,瞬間以獨特的波動,注入劍身之中。

劍,綻放出一股驚人的鋒芒氣息,讓候青冥身軀一震,剛要進攻的劍技立馬散掉,長劍在周身一揮,旋轉一圈,施展防禦劍技。

一聲低喝,宛如驚雷炸響,讓眾人渾身一震,彷彿被電流貫穿全身,瞬間發麻。

楚暮舉起的劍斬落,一道肉眼難辨的劍芒,宛如殘月般的破空斬殺而出,直接將前方的一切全部都撕裂,那鋒芒氣勢,彷彿連天地都無法阻攔。

極致的快,眾人只是感覺到一股鋒芒出現之際,候青冥的防守劍技也只是施展一半之際,那近乎透明的殘月,便已經破空而至。

輕微的撕裂聲響起,候青冥的防守劍技瞬間被切開,可怕的鋒芒,殺向他的身軀,要將他斬成兩半似的。

轟的一聲,力量完全爆發,候青冥的劍綻放出驚人的光芒,宛如一輪烈曰似的冉冉升起,擋在那透明的殘月之前,轟擊,空氣震蕩,天地彷彿要破碎似的。

《心劍秘錄》第三重天:心劍斬天穹,第一次釋放出它的凌厲。

心劍斬天穹的威力很強大,但候青冥的實力一點都不弱,硬是以兩種奧義的防守劍技抗住心劍斬天穹,並且再釋放出兩種奧義的攻擊劍技反擊。

那一劍,將楚暮所有的心劍之力消耗一空,卻還是沒能夠擊敗候青冥,楚暮則抓住劍技對抗的時機,金之奧義在瞬間爆發,八轉極限,比七轉極限的威力提升了好幾倍,並且,為了能夠一劍敗敵,楚暮連劍意也動用了,八轉極限劍意。

斬鐵!

有劍意有金之奧義,並且還融入了極致震山勁和神念之力的斬鐵,完整版的斬鐵。

蘊含著令人驚悚八轉極限金之奧義的劍技,瞬間劈開了候青冥的殘缺劍技,一劍斬殺。

一種奧義的劍技,理論上論威力的確是不如兩種奧義的劍技,但也得分具體情況。

劍意奧義的淬鍊,有高有低,高的劍意奧義施展出來的劍技,自然會更加強橫。

斬鐵融入了八轉極限劍意和八轉極限金之奧義,論威力遠遠的超出他人一種奧義劍技,接近於兩種奧義劍技,又融入了極致震山勁這一道強橫的力量,使得劍技的威力再度提升,已經超過尋常的兩種七轉極限奧義劍技。

這一劍,有無盡鋒芒,勢不可擋,候青冥的臉色,也是瞬間大變,大吼一聲,一切劍技瞬間施展,企圖抵擋楚暮這一劍。

速度太快太突然,先機一失,楚暮又是突然爆發出八轉極限劍意,無法抵擋。

一切劍技在斬鐵之下皆盡破碎,候青冥最後將劍橫在胸前格擋,楚暮的劍斬落,可怕的力量爆發而出,震蕩之力傳遞全身,內臟都在震動,一口鮮血忍不住的噴吐而出,身子更是直接倒飛。

「八轉極限劍意和金之奧義!」

「破地級一品人級劍技!」長老們倒吸一口冷氣。

卸力,燕返,再一劍殺至。

候青冥太過強大,好不容易抓到一次機會,說什麼楚暮都不會放過,絕對不給對方重整旗鼓的機會。

一劍又一劍,八轉極限的奧義時而交替,時而融合,時而又釋放出威力強橫的斬鐵劍技,候青冥只能不斷的後退格擋,一次次的受到震蕩,連續吐出好幾口鮮血。

最後一劍,楚暮的身形如同飛燕疾掠長空,斬鐵劍技斬殺,候青冥再度倒飛而出,口吐鮮血的同時,背部重重的撞擊在斗劍台的封禁上,盪開層層漣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