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洛辰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沈凌兒不解的仰起頭看著他問道。

「不知道,只是突然感覺很不好。」洛辰如實道。他也說不上來是什麼感覺,只是心裡突然很不安,強烈的不安才使得他突然停了下來。

「是不是累了?這裡並沒有什麼不對。別想太多了。」沈凌兒看看周圍,似乎沒有發現什麼異樣,於是手用力握了握洛辰的手道。

「嗯,走吧,也許是我想多了。」感覺到沈凌兒的安慰,洛辰心裡微微好了一點,溫柔的說。

卻在下一秒二人平地消失了,沈凌兒只覺得腳下一空,眼前便是一黑,因為來的太快,她根本來不及反應,究竟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覺得自己被一陣狂風捲走了。

感覺到自己整個人在風中翻滾,跌跌撞撞,想要進入空間根本就無法聯繫,更悲催的是身上的靈力似乎也被封印住了。此時她連想睜開眼睛的力氣都沒有。

「洛辰——」她大喊著,一塊木頭重重地砸在額頭上,她眼前閃現著紅光。

紅光,真正的紅光……

鮮血從額頭上流下來,模糊了她視線。

她拚命的想睜開眼睛,慢慢地,看見一雙寫滿擔憂的眼眸。

她的手忽然被人抓住,接著一陣紅光便籠罩住自己,一雙手臂把她緊緊抱在懷裡,抱著她的人身體微微的顫抖著,怕鬆開她就會消失一般。

淡淡的茶香的味道,縈繞在沈凌兒鼻端。

「抱著我。」洛辰在她耳邊說。

沈凌兒耳邊風聲嗡嗡作響,但還是本能地抱著他。

接下來,兩個人便一起被狂風卷進一個漆黑的類似一個球體一樣的漩渦里!

……。

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當沈凌兒恢復意識的時候,立刻因為身上的劇痛而痛呼出聲。

「嘶~」

天哪,比散了架還疼!

好像每一根骨頭都被人用鎚子使勁兒敲了幾十下。

「這……」她慢慢的睜開眼睛,入目所及的,是一片漆黑的樹林,黑漆漆的,什麼都看不見。

她在哪裡?這裡怎麼會這麼恐怖?

還有,她身下怎麼軟綿綿的,一陣熟悉的茶香味飄入鼻子里。這?是洛辰身上的味道。

「洛辰?」她驚呼,指尖連忙一簇火焰跳躍到半空。瞬間照亮她周圍的環境,看到洛辰整被她壓在身下。

此刻洛辰妖孽的臉上被划傷,眼睛緊閉,整個人已經昏迷不醒。

沈凌兒覺得心裡一痛,洛辰為了護住自己,才會傷的這裡厲害。這個男人,幾乎每次出現在她身邊,不是為救她而出手,就是為救她而受傷!

「洛辰。」沈凌兒拍拍他的臉,自己坐在地上,輕輕扶起他靠在自己身上。

「洛辰,你沒事吧,醒醒啊!」沈凌兒輕輕喚著,也不知道這究竟是什麼地方,連儲物戒指都無法使用。所有的丹藥都在戒指裡面,現在不能用,她根本一點辦法都沒有。

索性他不是真的有事,許久,洛辰慢慢睜開了眼睛,眉心一蹙,似乎相當痛苦。

沈凌兒終於鬆了一口氣,醒了就好。

洛辰眯起眼睛,突然見到亮光,他一時有些不適應。過了一會才慢慢看向沈凌兒。

「凌兒,你沒事吧?有沒有受傷?」洛辰擔心的問道,天知道剛才那突然的變故,他發現她的手脫離之後,自己有多害怕。真怕就那樣失去他的凌兒了。

「我沒事,你怎麼樣?」沈凌兒擔心的問道。眼中似乎有霧氣瀰漫。

明明是他傷的比較嚴重,可卻在醒來的時候,第一時間擔心自己怎麼樣?他是不是太傻了!

「我也沒事,我們先想辦法從這裡離開吧。」洛辰觸眉看著周圍陌生的環境說道。

沈凌兒點點頭,知道現在他們被卷進了一個莫名的地方,也不知道素顏姐等人怎麼樣了?

洛辰想站起身來,卻忽然一晃,又倒下來。

「你怎麼樣?」沈凌兒連忙扶[讀小說請進入「熱-門@小#說&網」]著他。

「先休息一會兒,可能是昏迷太久了,身體不適應。」沈凌兒說道。

「不……不對勁……」洛辰卻低著頭喃喃的說道。

沈凌兒不解地看著他,哪裡不對勁了?

「你發現身上的靈力了嗎?」洛辰忽然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

「發現了,之前就感覺到靈力似乎被壓制了,根本不能用。」沈凌兒說道,她在之前掉下來時候,就發現這裡不能用靈力了。

「不只是不能用靈力那麼簡單,如果我沒感覺錯的話,此時我們身上的靈力正在慢慢的消失,彷彿被什麼東西吸走了。」洛辰解釋道。雖然吸走他身上的靈力的波動非常細微,但他還是感覺到了。

聞言,沈凌兒怔了一下,心中忽然有了不妙的預感。

「你是說……」

沈凌兒抬頭髮現,火焰照到的空間有限,除了她和洛辰所在的這一圈小範圍的光亮之外,遠處依舊是茫茫無邊的黑暗。

「我們的靈力正緩緩地被吸走。」沈凌兒微微蹙眉道,抬起頭,看向四周。她也感覺到了,自己身上的靈力真的如洛辰說的那般在慢慢消失。

她的實力本就不如洛辰,現在經洛辰這麼一說,她似乎也能感覺到,體內的靈力緩緩的在流失。

雖然那種速度很慢很慢,和平日靈力在體內流動的速度一模一樣,然而她還是能察覺到。

靈力在消失……

而被他們察覺到之後,消失的速度似乎加快了!

沈凌兒想辦法調動內息,控制著體內靈力,然而卻沒有任何辦法。

她越是調動體內的靈力,靈力流失的速度就越快。

「有什麼辦法嗎?」沈凌兒看著洛辰問道。

「沒有。」洛辰不禁搖搖頭道。

「唔唔,看來我們只有等死了!」沈凌兒有些無奈道。靈力一旦完全流光,到時候若是遇上一隻普通的靈獸,他們都要喪命。

洛辰屏息觀察著四周,兩人此刻都不敢亂動,因為一旦運轉靈力,就會讓靈力流失的速度越快。現在他們還沒想到辦法,只能暫時靜觀其變!

洛辰讓沈凌兒靠在他身邊,避免有任何危險情況發生。沈凌兒控制著頭頂的火焰向著遠處飛去。

「嘭」的一聲,似乎是撞到了什麼結界上面。火焰在空中顫了顫繼續撞過去,結果都被彈了回來。沈凌兒的臉色已經有點蒼白。

只能看清楚這裡是一片樹林,只不過又好像是在一個巨大的山洞裡面,山洞的四面,有一些很小的洞窟。

這山洞很大,所以那一片樹林看起來無邊無際。

樹林里,有一些詭異的地方似乎在動,又似乎在盯著他們,卻又不敢靠近。

沈凌兒覺得後背一涼,這地方,就好像古代羅馬的斗獸場一樣!

她和洛辰就彷彿是被抓來這裡,要進行一場生死之戰似的。

洛辰抬起頭,看著他們頭頂上方一個旋轉著的,類似旋風一樣的漩渦。

沈凌兒也看到了,她記得昏迷之前,便是被卷進這樣一個漩渦里。

上方的漩渦緩緩旋轉,安靜無聲,卻給沈凌兒一種非常不好的感覺。

忽然,兩隻粉紅色的蝴蝶從裡面翩翩飛出來,翅膀上的花粉緩緩抖落下來。

洛辰眯起眼,屏住呼吸,在兩隻蝴蝶飛下來的時候,出手如電。

嗖——嗖兩聲!

兩隻蝴蝶便掉落在地上,身體四分五裂。

然後下一秒,漩渦之中便湧出無數的粉色蝴蝶!

呼啦啦——

無數翅膀煽動的聲音,如同奏響了來自地獄的樂曲!

沈凌兒睜大眼睛,看著無數蝴蝶在眼前飛舞,她捂住口鼻,將靠近的每一隻蝴蝶都殺死!

「凌兒,離開我身邊,等會有機會就想辦法逃走,知道嗎!」洛辰忽然說道。

沈凌兒不明所以的看向洛辰,他閉著眼睛,手中飛快地發動攻擊。

她本來不明白洛辰為何突然說讓自己離開的話語,但是當她感覺到身體內突然湧起的一股熱流,和小腹處瞬間的空虛感,她突然明白了。這些粉色的蝴蝶,竟然是傳說中的媚碟!

沈凌兒心裡一沉,她本來就是百毒不侵的體質,但是媚蝶卻可以說似毒非毒,因為自己體質的關係,所以之前才沒有感覺。

------題外話------

謝謝:jiweian投了1票(5熱度)

謝謝:陶麗雅投了1票

謝謝:z410y03投了3票

謝謝:jiweian投了1票

謝謝:aa123aa123aabb投了1票

謝謝:anjing1975投了3票

謝謝:anjing1975投了2票

謝謝:15928741077送了5朵鮮花 沈凌兒因為體內的溫度飆升,額頭已經滿是汗水,她慢慢抬起頭,看向洛辰。

他的身邊圍繞著許多蝴蝶,一隻一隻粉色的蝶,翩然飛舞。

他白色的衣衫上,落滿了粉色的蝴蝶,那畫面太美好,無法用言語來形容,沈凌兒一時竟然看的一些痴了。

洛辰身上隱約有著紅光,時明時暗,慢慢的正在逐漸消失……

他慢慢的睜開眼睛,忽然和沈凌兒對視,一秒,他眼中有著壓抑的痛苦和混亂。

他身體的控制力,也因為媚蝶的香氣而逐漸崩潰著,眼中充斥著迷亂的*。

這種媚蝶能將人心底最深處,最最深切的感情勾出來,就算是神界之人也無法抵擋的!

「洛辰……」沈凌兒輕聲呼喚道,他額頭上的汗水大顆大顆的滾下來,幾乎浸濕了身上的衣服。

「凌兒,離我遠一點,我快堅持不住了!」洛辰對她大喊。

沈凌兒的心一陣緊縮,她當然知道他忍的多痛苦,就連她自己有著百毒不侵的體質,都對著媚蝶沒有辦法,又何況是他!

可是這個時候,他竟然要她走開。她明白,那不是因為不愛她,而是因為太愛她,所以才不想在這種情況下跟她……

可是現在的情況,就算她想走開,也已經不能,別說她無法走出這裡,就算此刻她能離開,也不會丟下他一人在這裡。

此時的洛辰眼眸忽然睜開。他漆黑的眼眸中,只映出一個人的身影!

凌兒……

洛辰的身體一動,落在他雪白衣衫上的蝴蝶忽然紛紛飛起來,圍繞在他身邊飛舞。

他的身體前傾,忽然像一頭充滿力量的獵豹,朝著沈凌兒爬了過來。

剛才洛辰一把推開沈凌兒,現在他們之間距離只有四五步,他一伸手,便抓住她的肩膀。

他用雙臂緊緊困住她,灼熱的呼吸噴在她臉頰上,他只遵循心中的渴望而靠近她。動作有些瘋狂,已經失去理智,無法控制自己!

洛辰抱著她壓在結界上,痛苦的壓抑,讓他額頭上冒出大顆大顆的汗水,他的手按在結界上,卻遲遲沒有動作。

有種感情,拚命壓抑,只會越來越強烈,一旦爆發,便控制不住。

只是唯一的一絲理智尚存,他不能這樣對待他的凌兒,雖然他是孤身的一個人。

但是凌兒卻不是,她有家人。他愛她勝過自己的命,所以他不能,他希望能給她一個名正言順的婚禮。他想把最好的都給她,絕對不在這裡。

洛辰狠下心,咬破嘴唇讓自己恢復清醒,用力的把沈凌兒從他懷中推離。

看著洛辰漲紅的膚色,和因為壓抑而咬破的嘴唇,沈凌兒忽然微微一笑。

她既然已經認定了這個男人,那麼何必在意那些俗世的規矩呢?她本就是來自21世紀的靈魂,這種事情又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沈凌兒不顧洛辰的拒絕,一把扯過洛辰,雙手環住他的脖子,對著洛辰帶著血跡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當她的唇,碰觸到他的唇上,那種觸電般,讓人飄飄欲仙的感覺好好……

可是洛辰這個時候,卻不想要要這美妙欲仙的感覺,他不想破壞沈凌兒的美好。絕對不要在這種時候,就算是死都不會。

已經處於迷離邊緣的洛辰,極力保持著清醒,將沈凌兒的唇和自己的唇分開,雙手捧著她泛紅的小臉,聲音沙啞地說道:

「凌兒,我真的沒事……咳咳……我不想在這裡……你知道嗎?我要給你最好的,絕對不會在這裡對你……你離我遠一點……我一點不會有事,凌兒,乖!去一邊等我!」洛辰紅著眼睛對沈凌兒說道。

也不管沈凌兒答不答應,用力把沈凌兒推離自己身邊。他轉過身體不起看沈凌兒,拚命壓抑著體內的狂亂升起的燥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